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路上被困
    到了慕容嫣的住处,郑姨娘瞧着烟云阁并没有太多人走动,安安静静的,每个人做事情都小心翼翼的,并不发出什么声响,郑姨娘想着好几次自己撺掇了别人来这里,可是都被打发走了,心里有些不安,只是想着如今的行事,郑姨娘实在是顾不得这许多了。

    唇亡齿寒,如果她在观望下去,那她真的就糟糕了。

    许是牵扯到了自己的利益,郑姨娘倒是很难得的没有像以前那样子的明哲保身,赶忙来到了院子的门口,可是还没有进去,就被守门的婆子拦住了,“郑姨娘,夫人需要静养,闲杂人等,不许打扰夫人。”

    平日里除了苏青岚和苏兰芷,别人都是不被允许进去看慕容嫣的,这婆子谨遵规矩,哪里敢随便的放人进去了?

    “我要见夫人,你进去通传一声,说我有事求夫人!”对守门的婆子,郑姨娘也是没有什么恭敬的,直接就吩咐了,结果那婆子倒是不以为意,“郑姨娘,老爷可是已经吩咐了,夫人需要静养,姨娘还是不要打扰的好,免得让夫人劳神了。”

    虽然只是一个守门的婆子,但是如今慕容嫣重新得了苏青岚的重视,这府里各个都是人精似的,可是眼尖的紧呢!

    一个是受宠的正妻,一个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姨娘,两者一比较,谁都会知道该选谁了!

    “我有事情找夫人,你进去通传一声!”倒是没有想到一个守门的婆子都敢跟自己耍脸色看,郑姨娘心里憋了一股子的气,心里更是恨极了苏兰芷刚才的不给面子了。

    “姨娘,奴才还是劝你赶紧走吧,叨扰了夫人,可不是好受的!”最近慕容嫣院子里的人被处罚了好几个了,大家可是谨慎的紧,哪里会继续犯错误让人抓着把柄了?

    前面几位的下场,那可是很不好的!

    “你!”一个守门的婆子而已,竟然敢那么不给自己面子,郑姨娘有气出不得,换做平日,她早就甩手走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她也只能耐着性子了。

    见着那婆子一脸油光满面的,郑姨娘想了想,最后笑了笑,倒是很大方的拿出了一块碎银子来了,“劳烦嬷嬷了,通传一声吧!”这块碎银子,也是这婆子三个月的收入了,很是丰盛,郑姨娘本来以为那婆子会心动,却不曾想,那婆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却压根都不在意的样子,“姨娘还是不要为难奴婢的好!”

    拒绝的倒是干脆,郑姨娘无奈,只好又拿出了一块,“嬷嬷,劳烦你走一趟吧!”态度比起之前倒是好了许多了,郑姨娘也知道自己如今求人办事,不好拿架子了,心里虽然百般不悦,觉得有失身份,却也不得不如此了。

    那婆子看了那两块碎银子,可是差不多有半两了,心里有些心动,不过看着郑姨娘,倒是没有马上就应了,“姨娘,老爷的吩咐,奴婢不敢不听啊!”这话明显的是有些放软了,郑姨娘见着有戏,咬了咬牙,再拿出了一块碎银子,“嬷嬷,我知道这事情你为难,我只需要你代为通传一声,成不成,我不怪你!”

    “这……”三块碎银子了,再来一块,就是一两了。她只是一个守门的婆子,月俸一吊铜板都不到,这一两银子可是一个大数目啊!

    那婆子眼睛有些发光,郑姨娘见着有戏,再拿出了一块,“嬷嬷,你也知道我生活的艰苦,如今就那么多了,嬷嬷能帮就帮,不能帮,我再想想办法把!”

    “呵呵,姨娘既然有急事,奴婢去通传一声就是!”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婆子想着反正不是放郑姨娘进去,只是通传一声,应该也没有大碍,收了那一两的碎银子,对着郑姨娘谄媚的笑了笑,就进去了。

    郑姨娘见着那婆子果然是心动了,心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过想着那婆子轻而易举的就得了一两银子,她心里就格外的不舒服了。

    她一个姨娘,一个月的月俸也才十两,这婆子可真贪心!

    不过也怪不得谁,如果她得了苏青岚的宠爱,哪里会如此的被人敲诈?

    心里很是不甘,郑姨娘焦急的等在门口,只希望那婆子将话给带到了,只是可惜,那婆子才刚刚进去了二门,就被赵嬷嬷拦住了,“李婆子,你不守门,随意的进来作甚?”这越是深门大院,规矩也就越多,每个下人只需要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本职工作,这守门的三等婆子不经传唤,那可是不许随便的进去主院的!

    “呵呵,赵嬷嬷,郑姨娘想见见夫人,说是有要紧事,奴婢瞧着她着急,便进来问问夫人的意思了。”见着是赵嬷嬷,那李婆子也不敢撒谎,正巧赵嬷嬷是可以近身伺候慕容嫣的,她当然也就紧巴巴的求上了。

    “夫人可是你随意可以见的?你可别忘了规矩了!”三等的丫鬟婆子都只能在外院伺候,可是万万不能进来主院的!

    “奴婢,奴婢自然是知道的,只是郑姨娘她……”听着赵嬷嬷那警告的话,李婆子吓了一跳,心里突然就有些后悔了。

    “好了,你回去守门吧,告诉郑姨娘,夫人在休息,让她有事情去找大小姐!”慕容嫣不喜那些姨娘们,赵嬷嬷当然是知道的,她哪里会让郑姨娘到慕容嫣面前来惹慕容嫣的不喜呢?

    “是是,奴婢这就去!”可不敢再进去了,相府的规矩严格,她只是一个三等丫鬟而已,哪里能够真的就去见了主子了?

    她可比不得在主子身边近身伺候的人啊!

    “以后不要随意的就进来了!”

    “是是!”知道自己犯了错了,那李婆子屁颠屁颠的就出去了,只觉得炎炎冬日,自己的头顶都冒了不少的细汗了。

    赶忙回到自己的岗位,那李婆子见着郑姨娘,二话不说,就给了对方冷脸了,“夫人已经睡下了,郑姨娘,你有事情还是去找大小姐吧,夫人这里,需要静养!”

    “睡了?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真的见到了夫人了?”这主院和外院的距离,可也还是有的,怎么可能那么快!

    “奴婢只是一个三等守门的婆子,哪里就能随便去见了夫人了?不过奴婢已经将话带去给了赵嬷嬷,赵嬷嬷说夫人休息了,让你去找大小姐!”

    “你!”想着苏兰芷和慕容嫣推三阻四的,郑姨娘窝了一肚子的火,实在是觉得不爽极了。

    这不是明着欺负她吗?

    实在是太过分了!

    “郑姨娘,你赶紧走吧,可别耽搁了奴婢做事情了!”想着赵嬷嬷刚才的话,这李婆子倒是有些后怕了,赶忙催促郑姨娘离开,可是那郑姨娘,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

    “你可是收了我的银子的,你就这样子办事情?你如果不好好办,你就还我银子!”她月俸也就十两,可是她并不受宠,其他的收入并不多,每个月靠着这点银子,平日里还要打点下人,接济家里,手头上可是很紧的!

    “郑姨娘,你刚才可是说了,奴婢只要带话去就好,是办不成也不怪奴婢,怎么这么一转眼你就不认账了?可是出尔反尔,郑姨娘你好歹也是半个主子,就那么言而无信?还是你舍不得那一两银子?”几句话说得郑姨娘面红耳赤的,等着那李婆子的目光都快要出血了,那李婆子也是个贪的,到手了的银子,哪里有退换回去的道理,于是也不管郑姨娘的眼神,直接就催人走了,“奴婢劝姨娘哈还是早早的就走了吧,在这里和奴婢大呼小叫的,也有失姨娘你的身份!”

    “你!”这李婆子嘴倒是厉害,郑姨娘被堵得哑口无言的,也不好再让对方将银子还给自己了,免得让人说她小气,将来在相府的日子,也就更加的艰难了。

    正在犹豫间,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身影,郑姨娘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赶忙换上了一抹戚戚然的样子了,“嬷嬷,我求你了,你就再帮我一回,让我见见夫人吧,我真的是有急事,家母病了,我实在是担心啊!”

    话语里满是悲切和诚恳,眼中甚至含了点点的泪光,真真是我见犹怜,那李婆子见了都有些愣住了,“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可是李婆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了一袭藏青色的身影,“你们这是在作甚?不是早就吩咐下去了吗?夫人这里,不许闲杂人等吵闹!”声音带了点点的薄怒,平日里那亲和的样子,倒是有些消散了。

    “老,老爷!”见着是苏青岚,两人赶忙就行了礼了,面色都有些惶恐,那李婆子暗中瞪了郑姨娘一眼,只觉得这人,实在是有些不安分了。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打扰了夫人静养,你们担当的起吗?”如今对慕容嫣可是小心又小心了,慕容嫣怀着身子本就不易,却也因为年岁大了,有些危险,苏青岚如今也算是草木皆兵了,实在是恨不得将慕容嫣给造了一副铜墙铁壁,免得慕容嫣受了伤了。

    “老爷息怒,奴婢,奴婢知道错了!”李婆子心里恨极了郑姨娘刚才的嚷嚷了,赶忙将事情都推脱了出去,免得自己受罪,“奴婢不是有意的,只是这郑姨娘非得见夫人,奴婢拦着,所以,所以……”剩下的话,不说,可是却让人只觉得一切都是郑姨娘的错了,这李婆子也算是在大宅院里当差的久了的,当然知道说话的艺术了。

    就是要这样子,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可免得自己遭罪了。

    郑姨娘也不是个傻子,当然知道这李婆子是要让自己顶罪了,也赶忙的解释道,“老爷,婢妾只是想见见夫人,婢妾家中母亲病重,婢妾之前去找大小姐,大小姐说她无法做主,非得让婢妾来找夫人,婢妾,婢妾也是无法啊,老爷,还望老爷恕罪!”解释了自己的行为,顺带也把苏兰芷撤出来了,郑姨娘话语里面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那就是她最先不是来这里的,是苏兰芷非得让她来的,她也是担心自己的母亲,没办法才来打扰慕容嫣的,所以,这事情真的不怪她,要怪,就怪苏兰芷了。

    几句话就将自己摘得倒是干净,郑姨娘对苏兰芷是存了一肚子的怨气了,这会儿当然不留余地的将事情都推到苏兰芷的身上了,“婢妾求了大小姐好久,可是大小姐就是不肯,让婢妾来找夫人,婢妾,婢妾实在是……”说一半留一半的艺术,这郑姨娘也掌握的不错,有些话,不需要完整的说出来,给人想象,倒是比说出来,更加的让人信服就是。

    但是郑姨娘却忘了,她这样说,如果想要算计苏兰芷,那也得看苏青岚的心,到底是不是站在她这边的。

    一时之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郑姨娘如今,也只能吃苦了。

    “你一个姨娘,岂能随随便便的就回去家中了?兰儿这样做是对的,只是我早就说过,让你们不可打扰夫人,你为何就是不听?难道府中的规矩在你的眼中,都不成规矩吗?”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而每一样事情,都让苏青岚对老庆王妃的心,寒了几分,想着郑姨娘是老庆王妃的人,如今又听着对方故意在自己面前泼苏兰芷的脏水,苏青岚怎能不气?

    这妾侍就是妾侍,只是属于男人的物品,哪里可以有太多的自由,当初给他当了妾,就该知道,不能随便回家的,不然像什么话!

    再说了,如今府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苏青岚一直都是想尽了办法的瞒着庆王府的人,这郑姨娘的身份敏感,苏青岚怎么可能会让郑姨娘出府去?

    这风险,他可不会冒!

    “老爷,婢妾的母亲病危,婢妾,婢妾实在是忧心……”倒是没有想到素日里亲和的苏青岚听到自己的话,非但没有同情,也没有责怪苏兰芷,却反而过来责怪自己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郑姨娘百思不得其解了。

    “你如果忧心,那我就立刻遣了你回去,你以后日日照顾你母亲就是,不必回相府了!”这话的意思倒是狠绝,没有给郑姨娘一丝情面可讲了。

    如果是以前,碍着老庆王妃的面子,这郑姨娘好歹也是老庆王妃的远房亲戚,苏青岚也是不会轻易的就动了郑姨娘了,只是今时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苏青岚对老庆王妃,实在是失望透顶了。

    振华这孩子,可是母妃和哥哥想办法让自己接回来的,可是他做了这样的事情,母妃和哥哥,是不是都是知道的呢?

    想到这个可能,苏青岚就十分的寒心了,因此也更加的坚定,绝对不会轻易的放郑姨娘出去了。

    “老爷,您……”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好歹也是苏青岚名义上的姨娘,虽然对方并没有碰过她,可是该有的,却也没有少给她,她本来以为,苏青岚是生气老庆王妃没有经过苏青岚的同意就私自给她开了脸送了来,让苏青岚心生芥蒂,面子上过不去,所以不肯碰她。可是纵然如此,这些年待她,也还是不错的,除了不能给她夫妻生活,别的地方,也都是满足她的。

    本以为自己好生的努力,苏青岚最终会消除了芥蒂,然后好生的宠爱她,郑姨娘自持貌美,如今也还算年轻,也还等得起,可是怎么……

    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青岚,郑姨娘的眼中满是震惊,“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比起柳姨娘一个丫头身份,她好歹是老庆王妃的远方亲戚,也是良家女子,她向来觉得自己比柳姨娘身份尊贵,可是没有想到,原来在苏青岚的眼里,她似乎什么都不是!

    “你想回家,就不要再回相府,你自己看着办吧!”就给了对方两个选择,打了郑姨娘一个措手不及,郑姨娘虽然不甘,可是也舍不得相府的荣华富贵,也只能忍了,“婢妾,婢妾不回去了。”

    “嗯,你今日擅自来打扰夫人,罚你三个月的月俸吧,记住教训,以后自己守着规矩,下一次再犯,可不就是罚月俸那么简单了。”郑姨娘毕竟是他的妾,暂时也只能罚点银子,不能太过了。

    “是,老爷!”心里很不甘,可是她能怎么样呢?

    她可不想回到自己那窄小的屋子里去?每天都要做活!

    “以后没事情,你不要随意的出门了吧,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好生的静思己过!”这,算是变相的禁足了,郑姨娘没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倒是亏大了,“婢妾知道!”

    “好了,回去吧!”对郑姨娘可谓是无感了,苏青岚直接就打发了她走了,郑姨娘很不甘心的走了,偷偷的看了苏青岚一眼,那目光似嗔非怒,倒是迷人的紧,只是她这样子的诱惑,苏青岚压根就不去看就是了。

    心里十分的挫败,郑姨娘很不甘心的一步三回头的走了,那李婆子见着郑姨娘受了罚,心下松了一口气,满是得意,可是还没有到得意多久,苏青岚的话,倒是让她的笑容都僵硬在了脸上了,“你今日也是办事不力,差点就叨扰到夫人了,你也罚三个月的月俸,再有一次,决不轻饶!”

    “……”一下子脸都绿了,那李婆子一脸五彩缤纷的跪着,连苏青岚什么时候进去了都不知道了。

    ++++++++++++++++++++我是两日后,南王府宴会的分界线

    这事情也就那么不咸不淡的处理了,从此那李婆子也学了个乖,再也不敢让人跟她套近乎去见慕容嫣了,而郑姨娘想尽了办法都没能出府去,被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倒也算是安分。

    转眼间两日就那么过去了,这一日,倒是到了和安宁郡主越好去南王府的日子了。

    一大早的,苏兰芷就被春暖几人给拉了起来,开始给她梳妆了,苏兰芷看着几人明显兴高采烈的样子,倒是有些不以为然了,“只是去参加一个宴会而已,不必要那么隆重的,简单些吧!”素日里也不大爱梳妆打扮,都说女子为悦己者容,她已然没有了悦己者,哪里还会刻意的在乎自己的容颜呢?

    就算是前世,她那么在意自己的容颜,那么花心思的在那人面前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可是那人,不都是淡淡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如今想来,当初的自己,还真的傻,以为那样沉默寡言的男子,才是真正让人心安的男子,却不曾想,那人只是对自己不屑一顾,所以才懒得对付的吧?亏自己还以为,那是男子深沉的表现,真真是傻的可以!

    嘴角有些自嘲,苏兰芷拒绝了春暖几人给自己的梳妆打扮,春暖见了,赶忙劝道,“小姐,这可是年后你参加的第一个宴会,南王地位尊贵,今日去的人定然也是大家子弟,你要是穿得太朴素了,难免会被人轻视的,小姐,素日里在府中,奴婢们也由着小姐了,可是今日,是小姐第一次参加大型的宴会,还是慎重些的好!”

    苏兰芷以前很少出门,出门也是沉默寡言的,让人觉得木讷无趣的紧,所以苏兰芷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朋友,甚至在圈子内的风评不大好,这些,可是对苏兰芷很不好的。

    这女子,如果名声响亮一些,风评好些,将来及笄了,上门求娶的人会多些,选择的机会也多些,所以但凡世家大族的女子,无不都是在意自己的仪表形态,参见各种宴会,哪个不是打扮的美艳动人,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众人?

    之前苏兰芷虽然也参见了老庆王妃的寿宴,在靖北侯府也是见了些人的,但是这些都未能接触到更多尊贵的世家大族,今日的南王府可是真正的皇族权贵,去的人自然也是不少的,对苏兰芷来说,是一个改变大家对她看法的一个机会!

    春暖几人作为苏兰芷的贴身丫鬟,年岁也是比苏兰芷大一些,当然懂的,也比苏兰芷多一些,主子将来嫁得好,他们的日子也会舒坦一些,是以今日,几人更是卯足了劲的想要给苏兰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鸣惊人了。

    他们的小姐本来就不差,何必忍受那些白眼呢?

    几个丫鬟的心里都是这样子想的,所以对苏兰芷的话,各自都很不赞同,苏兰芷瞧着几人并不停手,有些无奈了,“我尚未及笄,装束不必太过繁杂,免得让人误会了。”尚未及笄的女子,也不能疏成人的发髻,苏兰芷如今这样子完全的一副幼(禁词)齿的样子,加上头上两个小姑娘的双髻,倒是让她看起来越发的晶莹透彻,脸也因为涨了些肉,倒是看起来可爱的紧了。

    “那,小姐,这双髻上戴个蝴蝶可好?”苏兰芷如今做事情完全一副大人的模样,倒是让几个丫鬟差点都忘记苏兰芷的年纪了,苏兰芷这么一提醒,几人倒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了。不过虽然话说尚未及笄的女子不必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但是他们还是想让苏兰芷漂漂亮亮的出去见人就是了。

    春暖说完就拿了一个五彩斑斓的蝴蝶,这蝴蝶是用纯金打造的,上面镶了各色的珠宝,蝴蝶栩栩如生,翅膀美丽极了,走在有光的下面,随着人的移动,倒是像两只展翅高飞的蝴蝶一般的,非常的动人美丽,倒是很适合苏兰芷这个年纪的。

    苏兰芷瞧着春暖递过来的蝴蝶,摸样倒是极好的,见着大家都期待的神色,苏兰芷也不好拒绝了,“好,就戴这个吧!”今日怎么说都是去南王府了,自己穿得太朴素了,也是不好的,苏兰芷想了想,对春暖几人的行为,倒也没有十分的排斥了。

    “好,小姐,奴婢给你戴上了!”将两只蝴蝶分别戴在苏兰芷的两个发髻上面,几人见着苏兰芷的发髻,几人觉得还是有些单调,就想给苏兰芷再戴一些珠花,只是苏兰芷拒绝了,“不必了,就用两根红绸子将这两个髻扎一下,下面留长一些,捆一个蝴蝶结就是!”红色也算是喜庆,小孩子戴了红稠,却是很好看,春暖几人听了,马上就给苏兰芷捆了。

    “小姐如今脸上多了些肉,倒是比以前看起来好看多了!”苏兰芷本来就长得极美,只是之前瘦了些,看起来有些柔弱了,如今稍微涨了点肉,气色好了不说,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的,实在是让人很想去咬一口了。

    “是啊,小姐如今也高了些呢,看起来倒是年岁大了些,奴婢想着再这样下去,小姐很快就能长高了!”

    “也变得更美了!”

    ……

    几人虽然是看惯了苏兰芷的美貌,如今再看,还是觉得被镇住了。

    素日里不打扮的苏兰芷已经是很美了,只是没有打扮的苏兰芷,多了一份沉静淡雅之气,如今这细心的打扮起来,小小年纪,还真的是让人移不开眼睛了。

    这还是因为少女的打扮所以没能将苏兰芷所有的美都体现出来,将来及笄了,那将会是怎样的光景啊?

    几人想想,都觉得自家的小姐将来及笄了,府中的门槛都会被人踏破的!

    “好了,你们再说下去,我们可是会迟了的!”前世的她,很在乎自己的脸,好不次差点被毁容,她都担心的夜夜难以安眠,甚至都不敢面对秦焰。

    可是经历了那么多,她对容颜倒是看淡了,如今看着自己越发美丽动人的脸,那双眸子漆黑明亮,实在是美极,不过她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就是了。

    终究只是皮相,再好,那也只是过眼云烟,将来荣华老去,这风华也是不再的,既然如此,何必那么在意呢?

    “呵呵,小姐说的极是,只是小姐,你要穿那一件衣服出门?”也知道时间耽搁不得,不然去得太晚了,倒是他们的不礼貌了。

    南王府可比不得靖北侯府,或者是庆王府,人家可是真正的皇亲国戚啊,规矩自然也多了许多了。

    “就穿那件粉色的袄子!”身上都是偏红的装束,穿粉色的,也是刚好的。

    “嗯,那件衣服可是夫人亲手给小姐做的,而且暖和,小姐今日穿,极好!”秋霜二话不说就去拿衣服了,几人给苏兰芷装扮好,带好了面纱,还给苏兰芷准备了一件貂绒的披风,这才去了慕容嫣处了。

    ……

    “我的兰儿打扮起来,可是一个小美人了,快来让我看看!”苏兰芷素日里穿得都素淡,头上也就用绸子扎了两个少女发髻,倒也没有像今日这样子装扮,慕容嫣瞧着眼前就一亮,看着越发出众的女儿,心里欣慰的同时,隐约的,也是有些担忧的。

    容貌太过出众了,有的时候,也是一件麻烦事啊。希望女儿不要因为容貌所累才好!

    “娘,兰儿一回去就要去南王府了,特来跟娘您请安的!”这事情慕容嫣虽然一早就知道了,可是今日出门,苏兰芷照着规矩,还是要来跟慕容嫣说一声的。

    “好,好,路上注意安全,早些回来,到了南王府自己小心些,南王府比不得相府,南王素日也少有在京城办宴会,今日去的人,应该很多。你万事留份心,见了南王和南王妃也不要紧张,他们都是很随和的人,不会为难你的!”虽然女儿是很懂事,可是作为母亲,终究是放不下心的,“按理说今日我也是应该去的,只是我如今也不好动,你一个人,小心些,多带几个人去,也好有个照应!”

    “娘,您放心吧,女儿省得的!”

    “我看就带云珠和秋霜两人吧,她两人平日也稳重!”

    “嗯!”

    “好了,去吧,我也不留你了,免得你去的迟了,倒是不好!”虽然不大放心苏兰芷一个人去,可是慕容嫣也得顾着自己的身子,只好交代再三,确定苏兰芷带去的人都是稳重信得过的,这才终于是放松了。

    “那,娘,我走了!”如果可以,苏兰芷今天还真的是不想去的,安宁郡主对她不怀好意,苏兰芷怎么会不知道呢?不过她也不能总是躲着,大家对她的误解很多,她虽然不在意,可是女子的名声注定了女子将来的命运,她也只能小心些了。

    “去吧!”不舍的看着女儿离开,慕容嫣瞧着苏兰芷沉稳的样子,对女儿的长大,心里感叹良多。

    虽然是舍不得让对方独自面对这一切,可是这对苏兰芷来说,是一个好机会,慕容嫣也只能忍着了。

    ……

    一路上,倒也平静,苏兰芷坐在马车里面,安安静静的,对外界也不是特别的关心,早上没有吃多少东西,这会儿马车里面准备了不少的东西,苏兰芷觉得有些饿了,便吃了起来。

    南王府离相府的距离不算是很远,苏兰芷也不着急,一路上让马车慢慢的行走,倒也算是惬意,只是那车夫突然就停住了马车,苏兰芷感觉到马车的颠簸,让秋霜下去询问了。

    “小姐,老马说车轮子卡住了,出不来。”秋霜倒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子的,倒是有些着急了。

    他们是女眷,也不好带太多的男子,跟着来的也大都是女子,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在这半路上,苏兰芷都不知道自己的运气竟然那么差了,“问问他可不可以想办法将轮子弄出来?”

    “小姐,那轮子陷得有些深,老马说,小姐得下来才行!”车子上有人,一会儿也不好操作,苏兰芷觉得有理,拿了面纱遮住脸,免得路上碰到了人就不好了,这才在云珠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了。

    “怎么回事?轮子怎么突然就陷进去了?”瞧着那陷进去一大半的轮子,苏兰芷实在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这老马驾车也是多年了,怎么那么大个缝隙,都没有看到?

    “大小姐,奴才刚才只感觉马突然就动了一下,就下去了,这轮子陷得很深,有些麻烦!”算是驾车的老手了,老马仔细的看了一下情况,也有些着急了。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还是几个女眷,实在是有些不好办啊!

    “那你可否将那轮子弄出来?”瞧着老马有些担忧的神色,苏兰芷只觉得不好,那老马也没有隐瞒,“不瞒大小姐,这个真的有点困难,轮子卡住了,陷得又身,奴才得好生的想想办法了。”眉头紧紧的皱着,那老马心里也有些自责,看着苏兰芷一个千金大小姐冒着冷风站在外面,满脸的愧疚了,“大小姐不如去一边等着,奴才尽快想办法将轮子弄出来!”

    “也好!”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苏兰芷也不好打扰了,吩咐云珠过去看看,自己和秋霜去一边坐着,等着结果了。

    “小姐,奴婢去给你拿披风来,这风冷,可别冻感冒了。”

    “嗯!”

    秋霜很快就拿来了披风,给苏兰芷披着,然后还给苏兰芷戴了帽子,甚至还拿出了马车里面的暖炉,苏兰芷瞧着秋霜如此的细心,将对方的手拉在暖炉上,“你也别冻着了。”

    “小姐,这,不好!”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苏兰芷却将对方按住,“好了,如今在外面,也别讲究这许多了,我平素也离不开你,你要是病了,我会很不习惯的!”苏兰芷这样子说,可是抬举了秋霜了,秋霜也不好拒绝,苏兰芷见了,满意的笑了笑,“风大,你也站得近些,我们两个一起,也暖和些!”

    “这……”犹豫了一下,秋霜始终都顾忌这主仆有别,但是见苏兰芷不高兴的样子,只好稍微靠近了些,可是不敢太过就是了。

    “再近一些,我有些冷,靠着你,暖和些!”这样说,秋霜倒是不好扭捏了,再靠得苏兰芷近了些,“小姐可是觉得暖和了些?”

    “嗯,好多了。”

    “小姐,要不要奴婢再去哪一张软凳过来,小姐一直站着,腿会酸的!”马车里面倒是都是齐全的,如今老马他们在弄马车,想来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秋霜担心苏兰芷累着了。

    “无碍的,在外面坐着反而会冷一些,不如站着吧,应该不会太久就是!”话虽然是这么说,只是那马车陷下去太多,老马和云珠几人倒还真的是有些麻烦了,好半天才弄起来了点点,看得人着急了。

    “小姐,这马车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奴才和云珠,拉不起来啊!”马车卡的很紧,老马想着宴会的时辰,实在是担心苏兰芷会迟到了。

    “没事的,慢慢来,看看有些什么办法!”马车被卡了,她无法按时到,一会儿好好解释就是,如今要做的,还是先把马车弄出来的好。

    “奴才再试试吧!”老马急得头上都冒汗水了,几人继续试,马车一点一点的出来,可是实在是有些深,半天都弄不出来了。

    “小姐,这样子下去,小姐该迟到了,不知道南王会不会怪罪!”南王毕竟是皇亲,第一次去南王府就迟到,有些不好,秋霜有些担心。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再等等吧,看看有没有马车经过的,如果有,就请人帮忙吧!”刚说完这句话,苏兰芷就看到远远的有马车过来了,那马车极为华丽,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人身份不凡,秋霜也是见着了,顿时有些犹豫,“小姐,这……”也是看出了那马车的主人怕是不好惹的,秋霜也不好决定,要不要去请人帮忙了。

    苏兰芷看着那马车走近,本来是想求人帮忙的,可是看到了什么,却改口了,眼神闪了闪,“再等等吧!”只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马车停在了自己的面前,马车帘子被掀开,入目的,便是那鬼斧神凿的一张俊脸了。

    ------题外话------

    哈哈,这人是谁呢?是谁呢?是谁呢?有人知道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