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刁难之意
    本就尖细的声音,此刻又是带着讽刺,就更是让人听着不舒服了,大伙儿往那声源处望去,便看到了一个穿着鹅黄色袄子的女子,那女子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十四五岁的样子,从她的发髻来看,也是及笄了的,头上戴着华丽的簪子,倒是显得身份不俗,只是她此刻脸上的笑容带着点点的讽刺,让她的面容有些扭曲,倒是生生的破坏了她的美感了。舒榒駑襻

    苏兰芷看着这人,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又说不上来熟悉在哪里,见着对方满口的讽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自己难堪,苏兰芷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自然也是猜出了这人是谁了,只是她却装作不知道了,“这位小姐长得好生面熟,我们认识吗?不知道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三句话,倒是引得那人面红耳赤的,自己讽刺对方,给对方难堪,可是对方竟然都不知道自己,这岂不是让人懊恼不已?

    “哼!”也不好就说出自己的名字,白珠总觉得这样会没了面子,只是恨恨的瞪了苏兰芷一眼,总觉得对方是故意给自己难堪的!

    安宁郡主见状,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倒是有了点点的诡色,“苏小姐想来是少有出门,所以没有见着这白小姐了,算起来你们也算是亲戚,她是元武侯的嫡长孙女,可是侯府的千金呢!”人家怎么也是亲戚,苏兰芷却不知道,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了,安宁郡主这话让人觉得苏兰芷的目中无人,大家本就对苏兰芷不满,此刻听了安宁郡主的话,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倒是越发的不善了。

    两家可是姻亲,真的就不认得?

    这,可能吗?

    苏兰芷笑嘻嘻的看着安宁郡主,此时此刻,越发的肯定这安宁郡主对自己的敌意了,此时此刻,看了看那白珠一眼,苏兰芷倒是有些恍然大悟了,“原来是白小姐,难怪我刚才觉得眼熟呢,原来是白姨娘的侄女,和白姨娘倒是有几分相似,也难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苏兰芷说道“白姨娘”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倒是放缓了不少,让人想不去注意这三个字都难,尤其是她讲到白珠和白姨娘长得有些相似的时候,白珠的一张脸,顿时气得青一片紫一片的了。

    “你!”瞪了瞪苏兰芷,白珠此人想来心高气傲的,身为侯府千金,还是他父亲的嫡长女,父亲又是祖父的嫡长子,她的身份尊贵,平日里谁见了她不是恭恭敬敬的,此刻苏兰芷那么明摆着拿她跟一个姨娘比较,这不是存了心的当着众人的面,降低了她的身份吗?

    虽然白芯是她的小姑姑不错,可是对方身为侯府的嫡女,却甘愿给人为妾,白珠倒是不知道这里面的花花肠子,对白芯也是不屑一顾的,只觉得自己这小姑姑放着好端端的正妻不做,却去做那下贱的妾,自甘堕落了。

    可是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白芯怎么都是他们侯府的人,也是她的小姑姑,前些日子突然就给打死了,她心里哪里能不气?只觉得相府和庆王府实在是太不给他们元武侯府面子了,憋屈了好些日子,白珠早就想出口恶气了,所以刚才看见苏兰芷来了,还看到对方那么得到南王妃的厚爱,白珠心里的气就更大了,自然也就由着性子发作了起来了。

    逞了一时之快,本来是想看到苏兰芷被人排挤的样子,坏了苏兰芷在圈中的名声,让大家以为她是一个苛待庶妹的,可是没有想到,对方压根就好像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似的,偏偏装作一副不认识的样子,如今又这样子,岂不是把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了吗?

    心下可是恨死了苏兰芷了,在白珠看来,白芯就好像是他们元武侯的耻辱一样的,让她堂堂一个嫡女,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来!

    感觉到大家的目光,带着点点的嘲讽,白珠一向来心高气傲,见着苏兰芷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好像也在嘲讽自己一般似的,素来被宠坏了的她,下意识的就想要过去狠狠的打苏兰芷一巴掌了!

    只是,她才刚刚走了一步,就被人抓住了,“珠儿,不许胡闹!”抓住她的人声音带着严厉,三十左右的年纪,五官长得也很美,和白珠倒是有几分相似,这人,想来就是白珠的母亲,赵氏了。

    此时,她紧紧的抓住白珠,可不想女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了。

    心里有些后悔平日里太过溺爱女儿,赵氏给了白珠一个警告,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倒也算是和气,“苏小姐,珠儿年幼,说话做事情少些分寸,刚刚多有得罪,苏小姐别和她计较了!”

    如今元武侯府可不能和相府翻脸,不然到时候五皇子少了一个帮手,岂不是缺了左膀右臂了?

    赵氏可是很清楚元武侯的打算的,此时此刻,倒是一副做和事老的样子了,对待苏兰芷,格外的和气了。

    苏兰芷见着对方说这样子的话,心里嗤之以鼻,不过面上,还是过得去的,“赵夫人放心吧,白姐姐刚才说的话,我不会在意的!”刻意说了“白姐姐”,这不是就在反驳赵氏说白珠年幼的话吗?

    这白珠可是明显的比苏兰芷年长啊,这话,也好意思说?

    有些人听出了苏兰芷话语里的意思,倒是有些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赵氏听了,面色划过一抹尴尬,眼中倒是一抹不喜,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苏小姐不计较就好,这孩子啊,被我宠坏了,虽然是及笄了,可是总跟个孩子一样的,倒是不如苏小姐老持稳重了!”这话说的,不就是苏兰芷小小年纪,就过于心思深沉了吗?赵氏这也可谓是以牙还牙,苏兰芷倒也没有在意对方的讽刺,只是笑了笑,“赵夫人过奖了。”坦然的接受了赵氏的话,让赵氏本来讽刺的话当成赞美,赵氏见着苏兰芷那么淡定的样子,眼中划过一抹冷意,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呵呵,苏小姐年纪轻轻,倒是可以独当一面了,苏夫人可是教导有方啊!”其实谁都知道,慕容嫣这些年一心礼服,不问世事,这教导一说,当然存不存在,也不一定了。

    “呵呵,赵夫人谦虚了,我瞧着白姐姐落落大方的,可比我优秀多了!”当着大家的面,抬高了白珠,贬低了自己,这话如果换做是平常,倒也没什么,只是刚刚白珠才那么做,这会儿苏兰芷这么一说,倒是让人嗤之以鼻了。

    “呵呵,苏小姐果然是能说会道,真真让人欢喜的紧啊!”心里气死了苏兰芷半点面子不给,可是赵氏是长辈,哪里能跟一个晚辈计较呢?

    这不是有失她长辈的身份吗?

    心里憋了一口气,赵氏面色不大好,一旁的白珠见母亲吃了瘪,有些忍不住了,“苏兰芷你什么意思?”刚才苏兰芷的话,白珠可是听在眼里的,听着周围有人在发笑,那不是在笑她不是?

    一向来被宠坏了的白珠,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一开口对苏兰芷的语气就满是不满,不过苏兰芷倒是笑嘻嘻的看着对方,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语气,而有所不悦了,“呵呵,白姐姐怎么了?我不懂。”这会儿倒是会装白痴了,白珠见着苏兰芷那笑容,只觉得对方在嘲笑自己一般的,非常的生气,“你,你别给我装,你……”

    “住口!”硬生生的打算了白珠的话,赵氏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有些骄纵了,面色有些不虞,“珠儿,跟苏小姐道歉!”

    “娘,我不要!”想都没想就拒绝,白珠想来心高气傲的,平日里也没几个人敢跟她作对,所以今日碰到苏兰芷那么不给她面子,她哪里能不生气呢?

    “给我道歉!”声音冷了一分,赵氏看着女儿那倔强的样子,真的是恨铁不成钢了。

    元武侯府这一代的女儿不多,白珠作为唯一的嫡长女,当然要受宠些,只是没有想到,倒是养成了对方那么骄纵的性子了。

    “娘,我没错,不道歉!”也是性子被激上来了,白珠很不服气,觉得苏兰芷就是她的仇人,她哪里会跟自己的仇人道歉?

    她才不蠢!这道歉了,今天她不是颜面无存了吗?

    “你!”见着女儿如此不争气,赵氏正准备说些什么,南王妃见着场面不好,倒是出来和稀泥了,“赵夫人,别气了,小孩子家家的,也不懂事,那么生气作甚呢?苏小姐小人有大量,不会计较的,苏小姐,你说是不是?”

    一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样子,南王府素日都在江南,在京中的势力倒是小了些,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在京城,一点势力都不要的。所以,这人际关系,可不能处差了。

    如今也是南王府几年来难得一次的宴会,本来是想和各家的夫人小姐亲近亲近,免得京中的人倒是忘了他们南王府了。

    对这个宴会,南王妃自然是重视,前前后后忙了不少日子,今日请来的人,也都是二品以上的大员家中的夫人小姐,外间南王世子也请了不少的青年才俊,南王妃可不想因为这事情,闹得大家不愉快了,不然人家会说她这个做女主人的,不贤惠了。

    本来是想看苏兰芷的笑话的,却不曾想,倒是让人看了赵氏的笑话了,这元武侯府在宫中可是有人的,而且还有五皇子撑腰,他们虽然是不在怕的,但是这事情闹太过了,对南王府,终究是不好。

    权衡了一下,南王妃这会儿笑嘻嘻的一手拉着白珠的手,一手拉着苏兰芷的手,看着苏兰芷,说道,“苏小姐,白小姐也只是性子急了些,你们两家可是姻亲,可别因为这事情有了嫌忌了,你们就这样握手言和可好?”话虽然是在询问苏兰芷,可是那眼神倒是满是威胁,南王妃亲自让两人和好,她身份尊贵,如果拒绝了,岂不是藐视皇族?

    苏兰芷的嘴角划过一抹讽刺,很快,倒是恢复了一片的平和,倒是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王妃,您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懂呢?白姐姐做错了什么?我怎么会介意呢?”这完全显示出苏兰芷的大度了,人家完全不在乎这事情,你们一个两个的,却好像要将事情闹大一样的,这是存的什么居心?

    苏兰芷这话一说出来,不止是赵氏,就是南王妃,脸色都划过一抹尴尬了,尤其是南王妃,人家苏兰芷完全都不在乎,她这个和事老,这是当的什么?

    心里只觉得这苏兰芷太过不给她面子,南王妃的眼神划过一抹冷意,不过随即,倒是笑了笑,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苏小姐能这样子想,那就好了。你们也算是远房亲戚了,还有一层姻亲,以后来往密切些也是好的。”说话间倒是将白珠和苏兰芷的手放在一起,南王妃就不相信了,苏兰芷是真的不在意!

    这么小的姑娘,难道还真的能如此大度?

    她倒要看看,对方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只是说说而已了。

    “那是自然的!”只说自然,也没说其他,苏兰芷很不想碰到白珠的手,免得弄脏自己的手,见着南王妃的意图,倒是笑了笑,“白姐姐,以后我们可真的要好好相处了,白姐姐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呢!”

    一副笑面虎的样子,说道学习的时候,苏兰芷那眼神让白珠看了很不舒服,白珠见了,浑身的不自在,心下厌恶,倒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缩回去了。

    缩回去了,白珠顿时意识到什么,面色一白,看着南王妃明显不悦的神色,白珠急了,“南王妃,我……”

    “呵呵,今早上知道大家要来,本妃可以嘱咐厨房的人准备了些小点心,如今还没有到用膳的时候,大家舟车劳顿的,一起吃些点心吧!”对白珠如此不识抬举很是不满,南王妃也懒得再管这闲事了,直接拉着几人就过去亭子里面,用点心去了。

    白珠见着南王妃压根不理会自己,连带着许多人本来站在她身边的,都纷纷的离开了,白珠心里很是着急,又是担忧又是后悔的,心里对苏兰芷的恨意,就更深了,眼看着苏兰芷走到自己前面去了,白珠伸出自己的一条腿,想要将苏兰芷套滚,只是苏兰芷见着了,并没有上当,反而直接的踩了上去了。

    “啊,苏兰芷你干什么踩我的脚!”只觉得脚趾间是钻心刺骨的疼,白珠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兰芷没有给自己套滚,反而是狠狠的踩了自己的脚,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下意识的就要扯着苏兰芷问个明白,可是苏兰芷早就料到对方有那么的动作,倒是很快就避开了,还一副做错了事情赔小心的样子,“白姐姐,刚才那是你的腿吗?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还以为只是树枝呢,你的脚怎么就跑到我面前来了,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对不起对不起,踩着你了,你疼不疼啊?”一副认错的样子,苏兰芷的话倒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了。

    大家本来就在密切的关注苏兰芷这边的,这会儿听到苏兰芷这样子的话,也都明白了一二,有些人甚至刚才都看到白珠伸出脚去了的,只是想看笑话,没有吱声,这会儿见着白珠吃亏了,大家也乐得看笑话了。

    “呵呵,这白小姐可真的是有趣呢,明明是站在苏小姐的身边的,那脚怎么就跑到苏小姐的前面去了?”

    “就是啊,你们说,她是不是心里不舒服,故意报复啊?”

    “苏小姐,你踩着白小姐了,脚可疼啊?”

    “白小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好生走路不好吗?这脚放人家苏小姐面前去,这不是让人踩吗?”

    ……

    一个两个的,也都不是傻子,白珠做了什么,大家也都清楚,此刻见着白珠受伤了,眼中泪水都出来了,有些喜欢看热闹的人,也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拼了命的在一旁添油加醋,苏兰芷忍着笑,愣是憋着一脸愧疚的看着白珠,见着大家说了,也有些不解了,“是啊,白姐姐,你的脚怎么跑我前面去了?这人走路,不是直的吗?”

    大家闺秀走路,一向来就是讲究猫步的,走起路来,端端正正的,而且路线基本都是直的,不会偏离太多。做的好的女子,头上的饰品几乎都不会动,走起路来,声音都没有的,衣服的动作也是很小,这样子可以维持衣服的平整,也可以保持头发的端庄,那就是最标准的走路方式了,许多真正大家闺秀都是这样子的,白珠虽然还小,但是她已经及笄了,走个路成了这样子,偏差太远,还实在是有些不雅了。

    “我,我……”白珠这会儿骂苏兰芷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瞧见大家对着自己说的话,虽然很轻,但是白珠听到了,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剥了衣服一般的站在众人的面前,实在是羞愧,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正在着急的时候,赵氏赶忙走了过来,见着女儿委屈的样子,刚才的气早就没了,“珠儿,你没事吧?”看着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赵氏虽然生气白珠的不争气,可是却更加的恨苏兰芷的过分了。

    “娘,女儿脚疼!”刚才苏兰芷可是故意用力的踩的,几乎是用了苏兰芷所有的力气,这些日子苏兰芷可是注意保养,力气倒是比之前多了些了,白珠不疼才怪!

    “好了,别哭了,娘带你去看看!”见着女儿眼泪都在眼底打转了,可是倔强的不肯流出来,赵氏这会儿心疼死了,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倒是有了点点的责备了,“苏小姐,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原来走路,还是挺重的!”最后三个字,赵氏的语气倒是重了些,这样以来,不是说苏兰芷没有规矩,一个大家闺秀走路那么重,岂不是没有教养?如果苏兰芷解释,那她就可以说是苏兰芷故意的,这样子,不是毁了苏兰芷刚才建立起来的大度形象吗?

    小小年纪,心思如此歹毒,这样的女子,谁愿意结交?

    赵氏这是给苏兰芷下好了套子了,苏兰芷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她倒是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一脸的歉意,“赵夫人,真的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那是白姐姐的脚。”这样子说,倒是让赵氏有种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很无力了。

    虽然很想责备苏兰芷一番,只是这不是元武侯府,她又是长辈,赵氏不想让人觉得她是个不讲理的人,只好不去看苏兰芷,免得越看越气了,“南王妃,小女脚受伤了,我想带她去看看严不严重!”

    “怎么就受伤了呢?如此不小心?”南王妃本来是走到前面去了,听到后面的动静,她也没有马上就回来,赵氏问了她,她才赶忙就回来了,见着白珠一副忍着哭的样子,一张脸都有些苍白了,南王妃作为主人,当然要对客人负责的,“赵夫人不嫌弃的话,就去厢房坐坐,本妃让府中的大夫给白小姐看看,如果严重了,也好开药治疗才是,这女儿家的小脚,可是精贵的很!”

    南王妃都那么说了,赵氏也不好拒绝,赶忙就应了,“多谢王妃了!”

    “今日本妃是东道主,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我的心里也不好受,赵夫人你不怪罪就好!”就是不给赵氏面子,南王妃也是要给她身后的元武侯面子的。

    “王妃严重了,这只是一个意外!”说是意外,可是如果不是苏兰芷故意的,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受罪呢?

    人啊,终究是偏心的,赵氏此刻看着白珠如此疼,一点都不去想是白珠先要套滚苏兰芷才会被苏兰芷踩了,说到底也是白珠自作自受了,只是终究是她心爱的女儿,赵氏如今,哪里舍得责怪呢?

    “好了,赵夫人,白小姐的脚要紧,红玉,赶紧的扶白小姐去厢房,白玉,你去请大夫过来!”吩咐了自己身边两个得力的侍女,几人倒是都走了,这个闹剧,也就结束。

    “兰儿,你没事吧?”慕容雅虽然和苏兰芷在一起,但是她想来是个直肠子,刚才也被这王府的景致吸引了,倒是没有注意到白珠的小动作,如今见着了,很是担心苏兰芷。

    “我没事!”摇了摇头,苏兰芷笑了笑,刚才她可是用尽了全力去踩白珠的,想来她是要疼好几天了。

    “你没事就好,这白小姐也实在是过分了些!”慕容雅想着白珠的行为,一向来正义的她,此刻也为苏兰芷鸣不平了。

    “就是,实在是太过分了,兰姐姐你又没有招惹她,她却三番两次的来招惹兰姐姐你,实在是过分了!”慕容香也是见不惯白珠那种人的,想来单纯的她,喜欢的当然也是单纯善良的人了。

    “呵呵,不过如此她自作自受,也是她活该!”慕容淑小声的说着,几个女孩子刻意放慢了步伐,走在后面,说着话,都是对白珠的不满,只是还没说几句呢,安宁郡主在前面见着几人在后面有说有笑的,十分的不舒服,倒是走了过来了,“你们在说什么呢,那么好笑?说来我听听?”

    “我们在说……”慕容香是个直肠子,年纪又小,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苏兰芷可是知道安宁郡主刚才也是在看戏的,当然是不想让安宁郡主知道他们说些什么,所以在慕容香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直接接话了,“郡主,我们几个刚才在说南王府呢,这景致,可是美极了,有许多东西,都是我们少见的!”

    虽然知道苏兰芷说的肯定不是他们刚才在说的,不过听到有人赞扬自家的府邸,安宁郡主还是很开心的,“呵呵,父王的封地在江南,所以这王府有许多都是江南的装置,江南的亭台楼阁,倒是小巧精致,比起北方的大气来,不过是小家子气罢了。”这样自谦的话,可是就等着有人来赞扬了。

    “郡主倒是太谦虚了,府上可美了,比我们那里美多了。”

    “呵呵,慕容二小姐倒是说笑了,侯府倒是大气,我们也不过是求新取巧罢了。”

    “郡主总是太客气了!”

    ……

    +++++++++++++++++++++我是到了亭子的分界线

    亭子本就离举办宴会的地点不远,几人有说有笑的很快就到了,亭子倒是很大,桌子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点心,旁边还生了暖和的炉火,倒是让人觉得格外的舒服了。

    “大家尝尝这苏州的四色酥糖,还有这浙江金华的金华酥饼,灯芯糕……这些都是江南特色的小点心,你们尝尝看如何了?”主人家自然是希望大家都赞美自己的东西好的,这南王妃也是不例外的,常年在江南富饶之地生活,南王妃虽然远离京城,却也觉得江南的日子是非常的惬意舒适的。

    如今要不是为了安宁郡主和世子的婚事,南王妃这一次,也不会逗留这许多的日子了。

    不过这样子也好,多和京都的人来往,将来朝中有些什么事情,也不至于他们太过被动,什么都不知道了。

    招呼着大家吃点心,南王妃一直都是笑嘻嘻的,一副完全不在意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的样子,大家倒也放松了许多,吃着点心,话也聊开了。

    “都说江南的美食诱人,如今见着王妃桌子上的小点心,倒是比京都的好吃许多,这灯芯糕,甜而不腻,让人只吃了一口,还想再吃一口呢!”

    “钱夫人想吃,就多吃些,不要客气!”

    “我瞧着王妃这些年气色倒是越发的好了,想来江南的水土养人,也是真的,王妃如今倒是越发的年轻,也越发的美丽了。”

    “呵呵,上官夫人说笑了,上官夫人可不也依旧美丽动人吗?本妃也不过是保养得好罢了,比不得这些年轻人了。”南王妃在大家的面前,倒是很亲和谦虚了,如果不是苏兰芷看到南王妃之前对自己的下套,看到南王妃对自己的刁难,她也会以为眼前的女子,是个高贵大方,亲和可人的大家闺秀了。

    果然啊,人的外表,的确是很容易骗人的。

    “呵呵,说到这些小姑娘们,安宁郡主如今是及笄了吧?不知道王妃可是有看中的人选了?”

    “安宁年前刚刚及笄,本妃就那么一个女儿,也真的是舍不得,想多留她几年呢!”这话说得就是一向来落落大方的安宁郡主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面色泛着点点的桃红之色,看起来,也是害羞了。

    “这女儿可不能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安宁郡主如此天姿国色,这放眼整个大苍,能配得上安宁郡主的,可不就那么几个?不知道王妃是什么打算?”

    “呵呵,门第本妃也是不在意的,只是希望,她可以嫁个对她好的人就是了!”

    “母妃……”女儿家家的,毕竟面皮薄,安宁郡主见着大家都在说她的事情,脑袋里满满的都是秦之衍的身影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的紧了。

    “瞧瞧,这女儿大了,还真的知道害羞了!”见着自己女儿的羞怯,南王妃打趣了一番,众人都呵呵的笑了,一个两个心里也都跟明镜似的,这整个大苍地位尊贵的青年才俊也就那么几个,而其中呼声最高的,那便是那武成王秦之衍了。传言安宁郡主幼年时倒是很喜欢缠着秦之衍,如果传言属实,那么这南王妃相中的人,怕也就是那武成王了。

    这也算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男才女貌,果然是佳配啊!

    “安宁郡主如此天姿国色,将来所嫁的夫婿自然也是那般的俊雅之人啊,到时候,怕是又要传出一场佳话了。”

    “就是,能娶到安宁郡主,那可是福气啊!”

    ……

    南王虽然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但是江南富饶,今日来到南王府,通篇的富贵之气,想来这南王府也是极富的,大家自然也是有了亲近之意了。

    “呵呵,好了,你们也别说了,不然这小妮子倒是不敢出来见人了!”南王妃见着安宁郡主实在是害羞了,也不想女儿太过害羞,这会儿,倒是帮了安宁郡主的忙了。

    安宁郡主见着大人们在一起,谈论的就是这些子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害臊,刚想开口找借口离开,远远的就看到了一抹月白的身影,风姿卓越,卓尔不凡,一路走来,倒是让人觉得,春天仿佛都近了一般的。

    “那不是武成王吗?”

    “这武成王果然是得天独厚,越发的俊美了。”

    ……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秦之衍,赞美之词滔滔不绝的,见着秦之衍来了,有些知道些事情的人,倒是暧昧的看了看秦之衍,又看了看安宁郡主,里面的深意,安宁郡主纵然是喜欢秦之衍的,也不免有些不好意思的不敢抬起头来看对方了。

    “伯母好!”按着辈分,南王妃不就是秦之衍的伯母吗?虽然比起文帝要隔了几层,但是也好歹是亲戚了。

    “衍儿来了啊,来来,坐,吃些点心!”见着秦之衍,南王妃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了。

    “伯母,您知道的,我不喜欢吃甜食!”倒是礼貌的拒绝了,南王妃也不介意,看了眼秦之衍身边的男子,那男子长得也是非常的俊美,眉目和安宁郡主有些相似,看得出是兄妹了,这人便是南王世子,秦烈了。

    “母妃好!”给南王妃行了礼,秦烈和秦之衍站在一起,虽然也算得上是俊美之人了,只是站在秦之衍的面前,难免有些逊色了。

    “呵呵,你们两兄弟,倒是一块儿来了,坐吧!”

    “母妃,您和几位夫人小姐一起,我们也不打扰了,我一会儿和表弟去逛逛,好好说说话,也免得你们不自在了!”这秦烈倒是有趣之人,见着女人太多,也不想多留,站了一会儿,便寻了借口,拉着秦之衍走了。

    安宁郡主见着秦之衍走了,没有见着对方,心里有些失落,眼角偷偷的看着秦之衍的背影,眼中的深情,倒是正好落入了苏兰芷的眼里了。

    看来,这秦之衍给自己,还真的是惹了不少的麻烦了。

    苏兰芷倒是没有想到秦之衍今天回来,只是看到了对方,苏兰芷潜意识的就觉得,自己今天,会有麻烦了。

    果然,刚刚有了这个想法,安宁郡主便寻了个理由,带着几个小姐,一起走了,南王妃也知道小孩子当着大人的面不自在,想安宁郡主借此多结交一些手帕交,将来也可以相互帮忙了,便也没拦着,祝福安宁郡主好生招待几人,便由着他们去了。

    慕容雅几人本来就是不喜欢拘束的,刚才有南王妃在,几人一直都是规规矩矩对坐着,话都不敢大声说,这会儿可以走了,慕容香几人倒是欢快了起来了,“兰儿,一会儿我给你介绍几位要好的朋友!”也是见着苏兰芷朋友少,慕容香几人想要帮忙了。

    “嗯,好!”对于朋友,苏兰芷这一世倒是看淡了许多了,在她看来,一个好的知心朋友,倒是比十个表面好的,暗地里算计的朋友要好了许多了。

    所以,对慕容香的话,苏兰芷心里倒是没有多大的看法,只是不想扫了慕容香的性了。

    “你放心吧,他们都是极好的人,很好相处的!”见着苏兰芷的兴趣不是很大,慕容香以为苏兰芷是担心接触新朋友,便说道,“他们和我们一样的,都是直率的人,而且都是武将的女儿,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的,总是喜欢耍心机了!”这慕容香几人也是妙人,自己性子大大咧咧的,结交的朋友也是照着这个来的,倒是让人有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感觉了。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见着慕容香此刻就好像是逃离了笼子的小鸟儿一样的,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许多,心里突然觉得,慕容香要是能够一直这样子下去,那该多好!

    人的纯真和善良,有几个,是可以一直保持的呢?

    真希望世道对这个善良的女孩不要太过残忍了,剥夺了她本来的性子。

    “诶,姐姐,大将军家的莫莹也来了,到时候我们让她也认识认识兰姐姐好不好?”拉了拉似乎在神游天外的慕容雅,慕容香倒是有些后知后觉的,这才发现了慕容雅好像在发呆了,“姐,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啊?你们在说什么?”少女情窦初开,遇见的又是那么一个完美俊逸的男子,也不怪慕容雅会心动了。

    再一次见到秦之衍,慕容雅刚才也是害羞,不敢去看对方,却又渴望对方看着自己,这样的感觉很矛盾,慕容雅刚才偷偷的看了秦之衍一眼,发现对方丝毫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心里还真的很不是滋味了。

    她一直都听人说祖母是想让自己嫁给武成王的,她见着那么丰神俊貌的男子也是欢喜的,自从知道了这事情,对秦之衍的关注也多了许多了,觉得嫁给这样子的男子是非常的幸福的。只是最近发现的一些事情,却让她的美梦,好像都破碎了一样的。

    没有见到秦之衍,慕容雅倒是可以用别的东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见到了,慕容雅的心思,难免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刚才一直在发呆,就是在想秦之衍到底对她,有没有心思了,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慕容香在说什么,此刻茫然的看着慕容香,慕容香倒是有些奇怪了,“姐,你怎么了啊?魂不守舍的?”

    这话说得慕容雅的脸顿时就红了,有些责怪自己的妹妹口无遮拦,“雅儿,你说什么呢?”这个妹妹,这话是随便乱说的吗?这要是在家里还好了,可是这是在南王府啊,而且她听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