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戏
    慕容雅突然就想起了刚才大家议论的内容,隐约的就是南王妃想跟秦王结亲的消息了,慕容雅此刻有些担忧的看着走在前面的安宁郡主,瞧着对方美丽的容颜,雍容大方的气度,因着出生皇族,又是在江南长大,整个人倒是有着比京都的女子多了一份江南女子的温婉和娟秀,皮肤莹白如玉,放佛滴的出水来了,那如水般的美丽,更能打动男子的心了。而且对方小小年纪,待人接物都十分的老道,身份尊贵,气度不凡,这样的女子,怕才是配得上那样完美的男子了吧?

    此时此刻看着自己,虽然长得不错,但是比起安宁郡主倒是差了一截了,更是没有安宁郡主的那股子女人味,倒是多了几分英气,所以她完全就没有一个女子温婉的样子,整个就是一还没长大的孩子,性子也偏向男子气,这样的自己,配得上那样高贵俊雅的男子吗?

    情窦初开的女子,面对着心爱的男子,都是有太多的不固定和忐忑,慕容雅素日里虽然大大咧咧的,可是女儿家家的长大了,自然也就有了心事了,这些日子,慕容雅暗恋着秦之衍,一颗心也渐渐的落在了秦之衍的身上,可是见着那人就仿佛那明星般的耀眼夺目,越发的觉得自己在对方的光辉中,显得渺小而黯淡无光了。

    之前见着秦之衍对苏兰芷倒是有些特别,慕容雅顿时就觉得自己比不过苏兰芷,此时此刻又知道安宁郡主对秦之衍有意,慕容雅的心情,也是可想而知了。

    这会儿心里一片的黯然,慕容雅又担心自己的小心思被人知道,尤其是被安宁郡主知道,给自己,也给侯府惹来麻烦,故而制止了慕容香,语气,也是难得的严肃,“香儿,这里是南王府,说话得万分谨慎,不可像我们素日里在家里一般的随意,知道吗?”

    她一个女子,魂不守舍的,这话如果落在有心人的耳朵里,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她呢!

    这女子的清誉,可是最重要的了。

    香儿也实在是太冒失了。

    “姐,我……”看着慕容雅似乎有些生气了,慕容香这会儿觉得有些委屈,她刚才也只是关心对方而已啊,怎么就那么凶呢?

    “香儿,你也不小了,以后说话,也要好好想想再说,知道吗?”如果安宁郡主真的对武成王有意,两家想要结亲的话,那么自己,怕是一点点的机会都没有了吧?

    心里虽然失落,可是慕容雅也知道,这也是无可避免的,对方是郡主,是皇族,而自己,只是一个侯府千金,还是一个跳脱的性子,的确很多方面,都比不得八面玲珑的安宁郡主了。

    “姐,我知道了。”总觉得自己的姐姐最近是变了许多了,人比以前沉默了些,也没有以前活泼了,慕容香很不明白,问了席乐荣,席乐荣却只是说慕容雅长大了,慕容香一听到席乐荣这样子说,顿时觉得长大了很不好了。

    如果长大要有那么多的烦恼,那她倒是宁愿不长大了。

    “嗯,知道了就好!”见着慕容香一副委屈的样子,慕容雅也知道自己说话有些重了,不想妹妹心里留下什么阴影,便拉住了对方了,“好了,我们感激的走吧,别落下太多了!”见安宁郡主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慕容雅倒是放下了心了。

    还好,还好,不然她也有得担心了。

    “好!”见着慕容雅的语气缓和了些,慕容香倒是笑了笑,看着慕容雅,还是有些怕怕的,不过还是乖乖的跟着慕容雅就是了。

    “雅姐姐,我们走吧!”苏兰芷将慕容雅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下也是一片叹息了。

    情之一事,果然是最伤人的,想着慕容雅以前那样子跳脱单纯的性子,如今倒是变得安静了许多,苏兰芷只觉得格外的可惜了。

    不过慕容雅年岁不大,希望她对秦之衍的,只是少女时代的懵懂情怀,并不是那真挚深刻的动情吧,这样或许,时间久了,等到慕容雅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男子,会慢慢的便会曾经的她就是了。

    只是,丢失的快乐,真的可以找回来吗?

    苏兰芷倒是有些怀疑的。

    “好!”看着苏兰芷,慕容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走了。

    “兰姐姐,大姐姐她……”慕容淑见着慕容雅的样子,也是有些担心的,悄悄的扯了扯苏兰芷的衣袖,只觉得慕容雅最近,似乎都不大高兴就是了。

    “淑儿,不要担心,她会好的!”慕容雅天生性子都是活泼开朗的,这样的人,往往比一般的人容易走出伤痛。

    只是慕容雅本来是可以快乐无忧的,如今却因为这件事情,提前长大了,这样对慕容雅,实在是有些残忍了些,苏兰芷真的不知道,靖北侯夫人是怎么想的了。

    那秦之衍虽然万般的好,可是并不适合慕容雅啊,外祖母她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这是为何呢?

    平日里看靖北侯夫人对慕容雅的疼爱不算假的,照理说会很为慕容雅的将来考虑,这秦之衍虽然优秀,只是这人深不可测,慕容雅倒是单纯许多,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真的幸福吗?

    更何况,她隐约的有种感觉,秦之衍那样子的男子,并不是如他表面那么好说话的,想要嫁给他,怕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就是如今的安宁郡主,苏兰芷都是不看好的。

    依稀记得前世这安宁郡主好像一直都在等着秦之衍,及笄了却迟迟都不肯出嫁,最后都熬成了老姑娘了。不过最后等来的,却只是一场空罢了。

    人啊,有些事情,真的是你越想抓住,就抓不住的,就好似那手中的细沙,你越发的用力,流走的,也便越快了。

    突然心里就有了点点的感慨,苏兰芷安安静静的走在后面,看着南王妃的繁华似锦,可是谁知道,在这表面的繁华下面,是些什么腌臜的事情呢?

    ……

    一直都走在后面,苏兰芷一向来都不是一个合群的人,甚至性子里有些孤僻的冷淡,今日前来,也只是不得不来,苏兰芷从来都不想让别人过度的关注自己,也免得麻烦,只是安宁郡主,却并不放过她就是了。

    “苏小姐,你们快些啊,你们落下好多了,赶紧的跟上!”见着苏兰芷都是越走越慢,安宁郡主这会儿倒是刻意的停了下来了,她这个做主人的停下来了,其他的人,自然也不好意思走了,纷纷都停了下来,见着安宁郡主为了苏兰芷刻意的放慢了步伐,心里对苏兰芷倒是越发的不满起来了。

    这天寒地冻的,还让大家都等着,这人,实在是过分了些了。

    “郡主,你们先走,我慢慢的跟上就是了!”可不想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了,苏兰芷本就不喜欢凑热闹,也不喜欢阿谀奉承,自然也不想拍安宁郡主的马屁,便只是慢慢的走着,也不想真的让大家等着就是了。

    “苏小姐,说的什么话呢,大家一起去耍,自然是要一起的,你快些吧,别让大家久等了,这外面也冷着呢!”安宁郡主此刻倒是好像跟苏兰芷卯上了一样的,就是不肯就走了的。

    “……”见着安宁郡主坚持,苏兰芷无法,只好和慕容雅几人走了过去了,安宁郡主见着几人走近了,倒是打趣道,“你们几个姐妹倒是自成一派了,在后面说什么呢?都不想和我们一处了,说来给大家听听?”说话间刻意的看了看慕容雅几人,安宁郡主这样子的用意,倒是让人有些摸不透了。

    不过慕容雅倒是面色一僵,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苏兰芷见了,便开口了,“郡主,我们只是瞧着王府的景致极美,一路上慢慢欣赏,所以慢了些了,还望郡主恕罪!”

    人都是喜欢被人称赞的,尤其是安宁郡主这样爱面子的人,听到苏兰芷那么说,倒也没有继续问了,“苏小姐过奖了,这里只是普通的而已,后面的院子,父王照着江南小筑的风格,倒是比这里精致许多,我们一会儿去看看吧!”

    安宁郡主没能在京中成长,这本来就是她的遗憾了,她素日里也是非常的注意自己的仪表神态的,生怕自己比不得京中的大家闺秀了。

    所以,她倒是很喜欢让大家觉得她的东西与众不同,这样子,她的遗憾,倒是有种被弥补的感觉了。

    她虽然没有生长在京都,可是她生活在富饶的江南水乡,那里的山水养人,她的皮肤比京都的大家闺秀要好许多,而且她的气质也多了一份温婉,这些,倒是京都的大家闺秀所比不上的就是了。

    这些,都是安宁郡主傲人的资本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见着苏兰芷,她总有一种被比下去的感觉了。

    而这样子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所以,她一定要证明自己比苏兰芷好!

    领着几人去了后面的院子,很有苏州园林的韵味,一进去,就有一座小桥,下面的流水却并没有如其他的小溪流一般的结了冰,几个闺秀见了,倒是觉得诧异了。

    “我家院子里的湖水倒是结冰了,倒是没有想到,王府的湖水,竟然是流动着的,这湖水倒是清澈,只是不知道为何没有结冰?”京都的冬日倒是极冷的,零下几十度,家中的人工湖,自然都是结冰了的,南王府这没有结冰的,倒是让人觉得诧异了。

    “是啊,我家的湖水结冰了,上面的荷花也都凋谢了,郡主这儿的,倒是让人觉得稀奇的紧了。”

    “呵呵,你们家里的湖水结冰了,那是因为水没有流动,我们这里的,一年四季这水都是在流动的,而且每日都有人在清扫,将那冰块给融化了,所以这小溪流,倒是一直流着的就是了。”

    “原来如此,只是这样子一来,怕是要耗费许多的功夫了吧?”而且开支定然是不少的,不然这小溪流,不可能一直畅流的。

    这想来也是一个大工程了,如此看来,南王这些年在江南,的确是积累了一大笔的财富了,府中无不透露着豪华,就连着园子,都是极其的精致的,这些,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造成的就是了。

    “母妃喜欢小桥流水,这些年我们在江南生活的习惯了,回到京都,倒是觉得冷的紧,父王担心娘亲会不习惯,所以特意花了份心思的,大家跟我走吧!”言语中便透露出了南王对南王妃的喜爱了,安宁郡主这样说,或许也只是为了掩饰一些什么东西,又或者,她实在告诉她自己,这是真的吧?

    在场的谁不知道,南王生性风流,府中姬妾成群呢?

    不过到底南王妃受不受宠,大家也撞死外人,谁又知道的那么清楚呢?

    各个心里也都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对安宁郡主所说,也都纷纷的附和了,“南王和南王妃伉俪情深,倒是一段佳话!”

    “南王对王妃,倒是一片的真心!”

    “郡主,好生让人羡慕呢!”

    ……

    对方毕竟是身份尊贵的郡主,大家可都不想得罪了,也只是纷纷的附和,安宁郡主倒是开心,引着大家过了小桥,“那边有一个长廊,里面倒是暖和,大家跟我来吧!”小主人的样子倒是做的很好的,只是安宁郡主带着几人来到长廊的时候,听到那悠扬着的琴声,安宁郡主的脸色,顿时就僵了。

    “这琴声甚是好听,只是不知道,是谁在弹奏?”有人倒是直肠子,想到什么就说了,可是说了,突然被身边的人拉了一下,那人见着安宁郡主虽然是笑着的,可是面色倒是有些莫测,心里顿时后悔极了,赶忙就装了小透明,不再说话了。

    哎,她怎么就那么蠢啊,这可不是她该说的!

    “郡主,我们如今,要不要进去?”里面有人了,还不知道是谁,几位小姐作为客人的,倒是不好打扰了。

    “进去,自然是要进去的!”安宁郡主的脸色虽然不好,但是却很快的就恢复了,吩咐了她身边的竹香,“竹香,你进去告诉玉侧妃,说今日府上有客,我要接待几位小姐,让玉侧妃暂时避一下!”安宁郡主这话倒是毫不客气了,虽然安宁郡主这话里面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对方毕竟是南王的侧妃,也是有品级的,几位小姐虽然身份尊贵,可是都没有品级的,怎好让人家让位?

    大家都知道,安宁郡主这是在拿他们当箭头使呢,心思各异,心里有些不满,可是却也不敢表露出来了。

    “是!”竹香倒是听出了安宁郡主的话进去了,将安宁郡主的话给转达给了那玉侧妃了,“侧妃娘娘,今日府中有贵客,如今几位高门千金都在外面,郡主希望,侧妃娘娘可以暂时避一下,让几位小姐进来坐坐,暖暖身子。”

    那玉侧妃果然是人如其名,长得倒是一副晶莹剔透的样子,整个人就好似那打磨的光滑的白玉一般的,美的不可方物,甚至有着一股子的妖娆之气,声音酥得让人只觉得骨子里都是软的,“竹香啊,虽然我是很想让的,只是,王爷一会儿得来呢,到时候王爷冲撞了几位小姐,倒是不好了。”笑嘻嘻的看着竹香,那玉侧妃也不是一个吃素的主,当着这些人的面,她好歹也是南王侧妃,哪里就能那么轻易的就离开了?

    这样子,岂不是让人笑话了去了?

    对方要当着大家的面给自己难堪,她又不是泥捏的,难道就那么屈服了不成?

    “侧妃娘娘,王爷在外间招呼客人,怎么可能会来?奴婢知道侧妃娘娘想呆在这里,只是侧妃娘娘在,几位小姐想来也是不自在的,奴婢希望,侧妃娘娘看在客人的份上,还是暂且回避吧!”竹香是安宁郡主身边的人,自然是和安宁郡主同仇敌忾的,对于这个南王宠妃,不仅仅是南王妃忌惮,就是安宁郡主也是忌惮的。

    这玉侧妃身份也不凡,平日里南王妃都很忌讳,而且这玉侧妃有两子一女,倒是比南王妃的子嗣还多,对南王妃而言,这玉侧妃,可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了。

    “竹香,我已经说过了,王爷一会儿要来,可不是我不想让的,你还是让郡主带着几位小姐去别处吧,这院子里可是有不少好去处的!”虽然是有不少的好去处,但是这个长廊倒是可以将园中的景致都看个遍,是最好的观赏点了,而且这里很暖和,比别处好多了。

    竹香心里腹诽,只觉得这玉侧妃是故意的为难安宁郡主了,“侧妃娘娘,还请你看在贵客的份上,挪一下尊位吧!”如果这玉侧妃真的就不肯走了,那安宁郡主岂不是很没脸了?

    竹香深知这是两人在斗法呢,她当然也要努力一番的,不然连带着她,也会受罪的。

    “竹香,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是我不让,而是王爷真的要来,难道你的意思是让王爷绕道去别处吗?”说道这里的时候,那玉侧妃的声音突然就有些冷了,竹香只觉得有些惧意,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了,“那侧妃娘娘,王爷什么时候来呢?可否告知奴婢,奴婢也好跟郡主说清楚,免得几位小姐久等了!”料定了这玉侧妃是说谎的,竹香倒是想让玉侧妃当面没脸了,本来以为玉侧妃会就此罢手,却不曾想,那玉侧妃倒是笑了笑,完全不在意了,“王爷说了,他一会儿就来,竹香,你让郡主带着几位小姐去别处吧,也免得有王爷在,更加的不自在了!”

    “既然玉侧妃坚持,那奴婢,这就去回复了郡主了!”竹香忍着气,出去跟安宁郡主说明了情况,那安宁郡主听了,倒是笑了笑,眼中划过一抹诡异的光芒,“既然父王一会儿要来,我就等等吧,今日还没有好生的给父王请安的!”这话的意思,可是要当面揭开玉侧妃的谎言了,安宁郡主给了身边另外一个侍女一个眼色,那人得了命令,出去看着,免得玉侧妃说的是真的,她也好拦着南王了。

    “刚才大家不是觉得玉侧妃的琴声是极好的吗?这玉侧妃可是江南有名的才女呢,我们一起进去,里面暖和,也有些茶水吃食,大家一起赏赏景色吧!”安宁郡主一脸笃定的样子,带着大家进去了。

    虽然有些人知道自己被人拿刀失了,却也碍于安宁郡主的身份,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其中几个有些不悦,想要离开,不过安宁郡主倒是都安抚好了,引着大家进去,大家见了那玉侧妃,倒是被对方的美貌惊住了,纷纷行了礼,那玉侧妃倒也没有不悦,一脸和气的样子,“几位小姐冒着雨雪而来,倒是让我们王府蓬荜生辉了,大家坐吧,这里只是后院,大家不要太拘束的好,菊香,奉茶!”

    “是!”

    “多谢侧妃娘娘!”大家见着那玉侧妃倒也好相处,并没有因此生气,心里倒是送了一口气了。

    玉侧妃见着几人拘束,倒是做起了东道主了,“今日王妃举办了宴会,想来今日也是热闹非凡的,只是我如今身子不利索,所以倒是没有去作陪,今日见着几位如花似玉的小姐,倒是觉得开心了。看着你们朝气蓬勃的样子,我倒是觉得自己的身子好了许多了。”那玉侧妃这样子说话,大家这才注意到那玉侧妃的气色不是很好,纷纷说道,“侧妃娘娘注意身子才是!”

    “呵呵,我也是身子不好,并不是不想让你们了,不然到时候我出了什么问题,倒是让大家过意不去了!”说话间,那玉侧妃摸了摸自己有些凸起的肚子,大家这会儿看到了玉侧妃的肚子,虽然都是未出阁的女子,可是家中还是有人怀孕了的,当然是看出这玉侧妃是有身孕了的。心里不由得觉得安宁郡主实在是有些过分了,竟然拿他们做靶子呢!

    这冰天雪地的,玉侧妃身子本来就不适,如果贸然的请了她出去,到时候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们脱得了干系吗?

    不得不说着玉侧妃倒是一个工于心计的,虽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几个动作,倒是让大家对安宁郡主都有些不满了起来了,如果不是碍于大庭广众,碍于对方的身份,大家或许早就不想理会了的。

    将大家的神色看在眼里,那玉侧妃笑了笑,眼中划过一抹流光,“大家不会介意吧?我这个主人,倒是占着地不让着客人了!”

    这玉侧妃能坐到如今的位置,在南王妃的眼皮子底下怀孕生子,甚至让安宁郡主如此忌惮,想来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了,苏兰芷瞧见眼前的女子,脑海中划过前世隐约的一些记忆,只是很快,让她有些抓不住就是了。

    这个玉侧妃……

    想要知道那划过的记忆是什么,只是苏兰芷前世对外界的事情都不怎么关心,也只是隐约的知道一些,来不及发觉前世的记忆就是,不过苏兰芷潜意识的觉得,这个玉侧妃似乎,并不简单!

    在苏兰芷还没有弄明白的时候,几位千金并不想摊这趟浑水,倒是纷纷表示自己不介意,那玉侧妃倒是早就了解了这状况了,笑了笑,看起来,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了,“大家吃点心吧,这是从江南带来的一些水果,这冬日里可是极难吃到的,也只有江南如今的气候,才有这些新鲜的水果了!”南王在江南多年,自然也是有了不少的钱财和势力,江南富饶,再往南就有许多的水果,纵然如今北方白雪皑皑,几乎都没有什么水果了,可是玉侧妃面前的水果,倒是很多的,从这就可以看出,南王对这玉侧妃的宠爱程度了。

    “这些都是南方新鲜上供的水果,味道到是不错的,大家尝尝!”介绍大家吃水果,玉侧妃倒也大方,如此难得的水果毫不吝啬,大家见着玉侧妃大方,本来是有些不抱意思的,最后,倒是纷纷的吃了,只觉得这水果格外的香甜,和平日里吃的许多的水果都不一样的了。

    “郡主,你也吃些吧,我可是听说,多吃些水果,对女子的肌肤是很好的!”玉侧妃见着安宁郡主气得坐着一句话都不说了,虽然对方的面色倒是平静,但是相处了多年,玉侧妃怎能不明白安宁的性子?

    这人如今,怕是气急了吧?不过一会儿,对方怕是会更气的!

    心下得意,玉侧妃招呼着大家吃,安宁郡主见着玉侧妃提到了自己,虽然很不想吃玉侧妃的东西,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安宁郡主也不想和玉侧妃撕破脸面,免得让大家看了他们南王府的笑话了。所以也只能忍着,忍着恶心吃了几口,玉侧妃见着安宁郡主憋着气的样子,倒是有些好笑,好像在看玩笑一样的看着安宁郡主,倒是不停的劝说对方吃东西了。

    “侧妃娘娘,这些水果倒是很稀有的,父王送给侧妃娘娘的也就那么多,侧妃娘娘可得紧着些吃了,免得吃得太快了,那就没有了!”这话是意思不是在说那玉侧妃打肿脸充胖子吗?安宁郡主最看不得那玉侧妃得意的样子了,这会儿的话,倒是说不出的刺了,不过那玉侧妃到底是年岁比安宁郡主大了些,姜还是老的辣,她倒是没有十分明显的表现就是了。

    “这点,郡主就无须担心了,到时候少不了得去王妃姐姐那儿讨点吃的!”这话倒是堵得安宁郡主无话可说了,她总不能说对方压根就不会去,而且就算是去了,王妃怕也是不会送对方的吧?

    一时之间只觉得这玉侧妃可恨的紧了,安宁郡主见着南王许久没来,突然就有些诧异了,“侧妃娘娘,不是说父王一会儿就来吗?可是怎么还没有来呢?”这话的意思,倒是在看玉侧妃的笑话了,安宁郡主本来是想给玉侧妃施压,让大家看到玉侧妃故意的拿乔托大,不过那玉侧妃倒是依旧平静的样子,“今日宾客众多,王爷被耽搁了也是常事,你们几个陪我说些话也好,连日来王爷都只需我在这儿活动,我倒是有些烦闷了!”

    话语里无不向大家透露了南王对她的宠爱,玉侧妃看着安宁郡主那憋屈的样子,就觉得舒服。这会儿似乎见着安宁郡主不开心了,玉侧妃想要更进一步的刺激安宁郡主一样的,看着一直沉默的苏兰芷,玉侧妃脸上的笑容,倒是格外的亲切的,“这位小姐倒是有些面生了些,只是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长得如此的水灵动人?我平日在江南,也是少有见到这样水灵的女子呢!”当着安宁郡主的面这样子说,这不是把安宁郡主也比下去了吗?

    这玉侧妃也只是想刺激安宁郡主,当然也不会在意苏兰芷的情况的,所以尽管自己的话再一次的让苏兰芷成了众矢之的,她却是丝毫都不在意的。

    “我瞧着你没怎么吃东西呢,可是这些东西不合胃口?我这里还有些,你尝尝吧!”给身边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对方便将玉侧妃面前的一碟子切好的水果恭敬的放在了苏兰芷的面前了,玉侧妃见着苏兰芷,笑了笑,“尝尝看,这水果可是南方特有的,味道很不错,很甜,也很水润!”

    “多谢侧妃娘娘!”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突然就那么看重自己,苏兰芷却只是默默的吃了些,虽然觉得很好吃,不过苏兰芷更好吃的都吃过,也没在意就是了。

    “如何?还不好吃?”

    “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些!”

    “侧妃娘娘,我一个人倒是不好,可否分给其他的人吃?”别人嫉妒的目光,苏兰芷倒是察觉到了,不想总是被人拿枪使,苏兰芷这会儿倒是并不买账就是。

    那玉侧妃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那么的不给自己面子,眼底滑过一抹不悦,倒是很快就恢复了笑容,“这位小姐倒是大方,大家一起吃吧!”

    倒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呢,都说苏相的嫡长女木讷沉默,如今看来,怕也不是这回事吧?

    玉侧妃之前虽然没去和南王妃一起接待众人,不过她也时时刻刻都在关注那边的情况的,当然是知道了南王妃对苏兰芷似乎有些敌意,对方对苏兰芷有敌意,她就偏偏要和对方交好为的,自然是跟南王妃作对了。

    不过如今看来,这人,倒是不是那么好拉拢的就是。

    “多些侧妃娘娘!”二话不说就将东西分给了自己周围的人,大家见着那水果长得倒是非常的诱人,玉侧妃又开口让大家都尝尝,便也都不客气,这样子一来,对苏兰芷的敌意,倒是少了些了。

    安宁郡主见玉侧妃如此行事,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故意的了,心下大怒,恨不得立刻就掀桌子走人了,只是当着众人的面,她要维持自己的形象,也只能装大方了。

    “侧妃娘娘倒是大方,这些水果,平日我去见侧妃娘娘的时候,都不曾见到侧妃娘娘舍得拿出来呢!”稀有的东西,自然也是珍贵的,珍贵,那就证明数目不多的,安宁郡主这话,倒是有说玉侧妃在故意做戏了。

    “呵呵,郡主每日可是吃了不少的,我这些,哪里好在你的面前班门弄斧呢?”玉侧妃这会儿倒是谦虚了,面对着安宁郡主的挑衅,她总是笑嘻嘻的,弄得安宁郡主的一口闷气,实在是没地方发了。

    “是吗?”安宁郡主这话,明显是有些疑问的。

    “那是自然,郡主可是王爷的掌上明珠,所得,自然是最好的就是!郡主自然是不在意这些东西的!”是啊,你都不在意,那何必拿出来说呢?这不是显得有些……

    “侧妃娘娘倒是好口舌!”只觉得对方将自己的每一句话都堵得死死的,安宁郡主在玉侧妃这里总是要吃些亏,也是因为年幼,加上这玉侧妃压根就是一个笑面狐狸,实在是让人觉得可恨了。

    “郡主过奖了,王爷倒是喜欢我这张巧嘴呢!”当着人家女儿的面说人家的父亲疼爱自己,这玉侧妃倒也实在是强悍了,弄得安宁郡主脸色都快变了。

    “母妃可是爱极了侧妃娘娘的这张巧嘴呢!”这不是在说玉侧妃在主母面前不懂身份吗?安宁郡主这帽子扣得倒大。

    “呵呵,郡主真爱说笑!”

    ……

    两人倒是有一句每一句的来着,火药味十足,弄得在做的人倒是哥哥心里都有些不舒服了,只觉得自己就是被人拉来当炮灰的一样,人家的家务事,大家各个都是明哲保身的,哪里愿意多加干涉了?

    于是一个两个的,只是默默的吃着东西,一言不发,不过见着安宁郡主和玉侧妃这样子刀光剑影的说话,虽然两人都没有红脸,不过这说的话,倒是让人实在是觉得尴尬了。

    苏兰芷看着安宁郡主和玉侧妃各自讽刺的话,虽然两人都说的很隐晦,可是大家也不是傻子,哪里能够不明白呢?

    不过苏兰芷觉得奇怪,这玉侧妃看起来倒是一个聪明的人,怎么会和安宁郡主胡闹呢?而且今日,这玉侧妃倒是好像故意在激怒安宁郡主一样的,这是为何?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这南王更是皇亲国戚,家中之事,怕更是不想让外人知道,怎么这玉侧妃一点一点的给安宁郡主下套,让安宁郡主上当,说下这许多呢?

    对方,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兰芷瞧着安宁郡主,只觉得此时的安宁郡主,倒是真的被玉侧妃所控制住了,这安宁郡主平日里也算是精明的,只是毕竟年幼,哪里是玉侧妃的对手?

    将两人的表现收在眼底,苏兰芷倒是一言不发的坐着,她倒是镇定,反正这事情,也牵扯不到她就是,不过她身边的慕容雅几人,倒是没有那么镇定了。

    慕容雅这会儿倒是稍微恢复了些,见着安宁郡主和那玉侧妃说话,只觉得气氛非常的怪异了,看着苏兰芷还是那么淡定的样子,慕容雅只觉得苏兰芷好像知道什么一样的,“兰儿,这是怎么回事?郡主她怎么……”安宁郡主平日倒也算是稳重的一个人了,很少会这样子的,怎么今日倒是如此的不顾及场合了?

    “雅姐姐,这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好生的看戏就是!”给慕容雅递了一块点心,苏兰芷倒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反正她这人从来都不喜欢多管闲事。

    “兰儿,你……”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是这样子的态度了,慕容雅毕竟还是单纯了些,有些不大明白。

    “兰姐姐,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一旁的慕容香见着慕容雅说话,也悄悄的询问了起来。而向来沉默的慕容淑也是一脸好奇的样子,毕竟是孩子,当然是有些情不自禁的。

    “好了,收起你们的好奇心,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好生吃我们的东西,不要管就是了。”笑着给各自都递了些吃的,慕容香见着了,倒是不满的嘟起了自己的小嘴,“兰姐姐,你别瞒着啊,告诉我们嘛!”

    “好奇心不要太重了,吃东西,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估摸着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苏兰芷倒是不打算亲自告诉几人,也好给几人上一节课了。

    “什么嘛!”见苏兰芷还是在卖关子,慕容香翻了翻白眼,不过听苏兰芷说快知道了,也没多问就是。

    慕容雅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苏兰芷一眼,只觉得自己的这个表妹小小年纪,却好像什么都直到一样的,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也觉得佩服的紧了。

    或许自己真的是比不得的吧?

    心里突然划过这样子的想法,慕容雅倒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倒是有些复杂,苏兰芷见着了,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慕容雅,有些不解了,“雅姐姐,怎么了吗?那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