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手帕交
    慕容雅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目光会被苏兰芷看见,面色划过一抹尴尬,随即笑了笑,倒是不想说这事情了,“没事的,我就随意看看!”

    她偷偷的看苏兰芷的事情,当然还是不要让对方知道的好了,慕容雅可不想苏兰芷知道她的那点点的小心事了。

    这些,还是藏在她的心里就好,不管将来的结局如何,她都觉得这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其他的人知道的好。

    “呵呵,是吗?”见着慕容雅面色上的尴尬,苏兰芷也知道,慕容雅说的不是实话,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和小秘密,苏兰芷虽然并不知道慕容雅刚才在想什么,不过从对方的眼神来看,倒是少有的复杂。

    真希望,他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慕容雅是个正直善良的女孩子,希望对方,可以想开些吧,不要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影响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了,不然到时候,娘亲和外祖母,想来也是很为难的了。

    “嗯,兰儿,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的明媚动人了,想来再过几年,等你五官都张开了,怕是要迷倒不少的人吧?”看着苏兰芷的面容,慕容雅突然心里就有些自卑了。

    这样子的情绪,以前的她大大咧咧的,还真的是没有过的。

    果然啊,这人的,长大了,就真的会有许多的烦恼了。哎……

    “雅儿姐姐,说什么呢?你不也很美吗?”其实慕容嫣长得也是不错的,只是少了份女子的温婉罢了,倒是有些英气,苏兰芷倒是很喜欢慕容雅的长相,觉得要是对方的样子才不会显得太过文弱了。

    只是有些人怕是很难会懂得欣赏这样的美吧?只是慕容雅以前对这些好像都不是很在意,可是现在……

    瞧着慕容雅今日精致的妆容和打扮,和平日不修边幅的她倒是有些大相径庭了,苏兰芷倒是觉得有些不大习惯就是了。

    “我真的美吗?”听到苏兰芷的赞扬,连日来有些受挫的慕容雅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心里倒是有些好奇了。

    她真的美吗?

    以前她没觉得怎么的,可是为何她最近觉得自己长得不过一般般呢?尤其是在苏兰芷和安宁郡主的面前,自己实在是有些不起眼了。

    “雅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越发的不自信了起来,这可不像你了。”只觉得慕容雅长大的方式很奇怪,特别的注意自己的长相,而且心里也没了以前的自信了。

    这个武成王,还真的是一个让人自卑的存在了。这世间的女子,但凡迷恋他的,怕都是觉得自己容貌是比不得的吧?不过这能怪谁呢?那人长得如此的俊美无铸,有几个人是比得过的?

    “大姐,你这几日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都好像不大认识你了一样的,你还是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比在乎的大姐吗?”慕容香早就有些受不了慕容雅的改变了,两姐妹以前无话不谈,而且每日切磋武艺,可是最近慕容雅倒是迷上了刺绣了,让慕容香觉得好生诡异。

    她的姐姐,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见着妹妹有些陌生的目光,慕容雅也知道自己最近是变得太过小心翼翼了,被慕容香这么一说,慕容雅倒是有些回过神来了,“香儿,说什么呢,我当然是你的大姐啊,怎么,难道还不许我文静一些啊?”

    其实女红什么的,慕容雅还真的是不喜欢,可是她马上就要及笄,要嫁人了,祖母和娘亲都说她不会,会被夫家嫌弃了,最近压力有些大,加上慕容雅连番的遭人打击,还真的是变得有些唉声叹气了的,别说是慕容香了,就是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变得有些不是自己了。

    “哎,大姐,其实我觉得吧,你不喜欢的,你也不必要强逼着自己去做,我看你最近脸上笑容都少了许多了,这样子,何必呢?”慕容香倒是小孩子脾气,也没有想太多,这话倒是给了慕容雅许多的启发了。

    “雅姐姐,香儿说的很对,我们自由的日子很少,做姑娘的时候是最快乐也最自由的日子慕容雅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目光会被苏兰芷看见,面色划过一抹尴尬,随即笑了笑,倒是不想说这事情了,”没事的,我就随意看看!“

    她偷偷的看苏兰芷的事情,当然还是不要让对方知道的好了,慕容雅可不想苏兰芷知道她的那点点的小心事了。

    这些,还是藏在她的心里就好,不管将来的结局如何,她都觉得这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其他的人知道的好。

    ”呵呵,是吗?“见着慕容雅面色上的尴尬,苏兰芷也知道,慕容雅说的不是实话,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和小秘密,苏兰芷虽然并不知道慕容雅刚才在想什么,不过从对方的眼神来看,倒是少有的复杂。

    真希望,他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慕容雅是个正直善良的女孩子,希望对方,可以想开些吧,不要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影响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了,不然到时候,娘亲和外祖母,想来也是很为难的了。

    ”嗯,兰儿,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的明媚动人了,想来再过几年,等你五官都张开了,怕是要迷倒不少的人吧?“看着苏兰芷的面容,慕容雅突然心里就有些自卑了。

    这样子的情绪,以前的她大大咧咧的,还真的是没有过的。

    果然啊,这人的,长大了,就真的会有许多的烦恼了。哎……

    ”雅儿姐姐,说什么呢?你不也很美吗?“其实慕容嫣长得也是不错的,只是少了份女子的温婉罢了,倒是有些英气,苏兰芷倒是很喜欢慕容雅的长相,觉得要是对方的样子才不会显得太过文弱了。

    只是有些人怕是很难会懂得欣赏这样的美吧?只是慕容雅以前对这些好像都不是很在意,可是现在……

    瞧着慕容雅今日精致的妆容和打扮,和平日不修边幅的她倒是有些大相径庭了,苏兰芷倒是觉得有些不大习惯就是了。

    ”我真的美吗?“听到苏兰芷的赞扬,连日来有些受挫的慕容雅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心里倒是有些好奇了。

    她真的美吗?

    以前她没觉得怎么的,可是为何她最近觉得自己长得不过一般般呢?尤其是在苏兰芷和安宁郡主的面前,自己实在是有些不起眼了。

    ”雅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越发的不自信了起来,这可不像你了。“只觉得慕容雅长大的方式很奇怪,特别的注意自己的长相,而且心里也没了以前的自信了。

    这个武成王,还真的是一个让人自卑的存在了。这世间的女子,但凡迷恋他的,怕都是觉得自己容貌是比不得的吧?不过这能怪谁呢?那人长得如此的俊美无铸,有几个人是比得过的?

    ”大姐,你这几日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都好像不大认识你了一样的,你还是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比在乎的大姐吗?“慕容香早就有些受不了慕容雅的改变了,两姐妹以前无话不谈,而且每日切磋武艺,可是最近慕容雅倒是迷上了刺绣了,让慕容香觉得好生诡异。

    她的姐姐,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见着妹妹有些陌生的目光,慕容雅也知道自己最近是变得太过小心翼翼了,被慕容香这么一说,慕容雅倒是有些回过神来了,”香儿,说什么呢,我当然是你的大姐啊,怎么,难道还不许我文静一些啊?“

    其实女红什么的,慕容雅还真的是不喜欢,可是她马上就要及笄,要嫁人了,祖母和娘亲都说她不会,会被夫家嫌弃了,最近压力有些大,加上慕容雅连番的遭人打击,还真的是变得有些唉声叹气了的,别说是慕容香了,就是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变得有些不是自己了。

    ”哎,大姐,其实我觉得吧,你不喜欢的,你也不必要强逼着自己去做,我看你最近脸上笑容都少了许多了,这样子,何必呢?“慕容香倒是小孩子脾气,也没有想太多,这话倒是给了慕容雅许多的启发了。

    ”雅姐姐,香儿说的很对,我们自由的日子很少,做姑娘的时候是最快乐也最自由的日子了,将来是什么光景,谁知道呢?谁都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不如就高高兴兴的,不是很好嘛?许多的事情,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其实不必要耿耿于怀的。“慕容雅最近倒是钻入了一个死胡同了,一直都没法出来,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今日既然说到了,苏兰芷也是想慕容雅可以看开些才是了。

    ”是啊,雅姐姐,我瞧着你最近总是不大开心,倒是一点都不像你了,我还是喜欢那个每日都嘻嘻哈哈的,只知道舞剑的雅姐姐。“许是慕容雅最近的变化,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就连年纪最小的慕容淑都感觉到了,三人一人一言的,说的慕容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我,我最近有那么不开心吗?“慕容雅向来不会隐藏自己的心事,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不过她自认为别人不知道就是了,其实她并不知道,大家其实都是知道的。

    ”当然,大姐,我每日和你一起,我都快受不了你了,叫你去过招吧,你说你要绣花,叫你去陪我练鞭子吧,你说你还要练字,我最近都快憋死了!“以前是两个人一处疯,这会儿是慕容香一个人疯,慕容香憋了很久了,这会儿真的是忍不住的,要说了。

    ”咳咳,没有吧?“看着自家小妹的抱怨,慕容雅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自家好像,最近,是这个样子的。

    ”怎么没有啊?不信你问淑儿,淑儿你说是不是,大姐最近都把自己关着,还连带着拉着我也关着,我最近骨头都快软了。“慕容香是个好动的人,你让她一直坐着,那岂不是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吗?

    ”雅姐姐,你最近的确是比我还要安静了许多,都不像你了。“也是慕容雅最近的行为引得大家都有些郁闷了,这会儿大家倒是都不吐不快了,直接就说出来,慕容雅听着,越发的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我还好吧?“她自己倒是真的没有发觉自己最近变了这许多了,听着身边的三人每个人都在说自己,慕容雅这会儿,有些弱弱的开口,那声音低得她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苏兰芷见着慕容雅一脸的懊恼,也是知道慕容雅是有些后悔了,笑了笑,便止住了慕容香和慕容淑的话了,”好了,你们也别这样子说了,雅姐姐马上就要及笄了,有些东西也的确是要学的,你们两个现在还小,倒是可以多玩玩,可是你们也别侥幸了,你们现在只是知道玩,将来的时候,你们怕是都得好生的学才是了,到时候,你们可能比雅姐姐还着急,还要闷呢!“打趣的话,倒是让慕容香和慕容淑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不过慕容香想着苏兰芷说的事情,倒是不以为然的,”我才不会呢,那女红有什么好的,一点都不好玩,我才不去学呢!“

    反正慕容香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里会想到,那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好啊,那我倒要看看,你过了几年,可是学呢,还是不学呢!“这慕容香可是比慕容雅更加的调皮,平日里那绣的花花草草就跟那杂草一样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苏兰芷倒是真的挺好奇,等着慕容香长大了,将来会不会和慕容雅一样的,因为情窦初开,渐渐的也去学习这许多的东西了。

    ”我可不是姐姐,那么听话!“也是因为是幼(禁词)女的关系,慕容香平日倒是更得到偏疼一些,性子也越发的不羁,平日里特别的喜欢看那些女侠的小故事,一直想的,都是那样子的生活,可是比慕容雅更加的让人头疼就是。

    ”呵呵,这可不一定呢,到时候等你长大了,许是会为了谁,去学呢!“故意的打趣慕容香,苏兰芷知道对方面皮子薄,果然,慕容香听到了,耳朵都红了,”兰姐姐,你说什么呢?我,我告诉祖母去,说你欺负我!“

    啊,兰姐姐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好害羞。

    ”香儿,你想什么呢?怎么脸红了?我可没说什么啊!“这话可不是乱说的,苏兰芷瞧着慕容香那红得仿若那桃花一般的容颜,只觉得非常的好看了。

    ”兰姐姐,你,你好讨厌,不理你了!“见着自己被戏耍了一番,慕容香倒是十分的不好意思了,小小的年纪面皮子也的确是薄了些,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好恼羞成怒的瞪了苏兰芷一眼,倒是没说什么了。

    ”呵呵,雅儿姐姐,你说香儿想什么去了啊,我就说将来大伯母或者是祖母想要香儿亲手做的东西,香儿或许会想去学的,怎么她就生气了呢?“倒是很喜欢看着慕容香害羞的样子了,苏兰芷笑了笑,慕容雅听见了,也跟着笑了笑,”谁知道这鬼丫头呢,她平素也总是有些小心思,都不告诉我的,我这个做大姐的,也不一定知道呢。不过兰儿啊,我们的香儿如今可是恼羞成怒了,你可怎么好啊?“

    ”香儿妹妹,我错了,你可别生气了。“虽然是道歉,可是苏兰芷倒是没有什么诚意就是了。

    ”二姐姐,兰姐姐可不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气了!“几人这会儿倒是有些放开了心怀,慕容雅刚才被大家批斗了,也好了许多,不再总是一副忧思的样子,倒也恢复了点点往日的活泼了。

    或许,兰儿说得对,有些东西,强求不得,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侯府千金,哪里能期盼那许多呢?

    一切,顺其自然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香儿啊,你可不能小气了。“见着自家的妹妹被苏兰芷逗趣的面色红润的,慕容雅只觉得这样子的生活,其实才是她一直都喜欢的生活了。

    果然啊,她的性子还是属于开朗的,喜欢热闹,总是安安静静的,倒还的确不是她了。

    突然想起之前的自己,慕容雅倒是无奈的笑了笑,决定还是不要去多想了。

    ”是啊,香儿妹妹,无意间冒犯,你可别放心上!“倒是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苏兰芷瞧着慕容香那愤愤的盯着自己的脸,只觉得格外的好笑了。

    ”……“慕容香听着几个姐姐妹妹的话,倒是好生无语了,一旁的莫莹见了,倒是过来凑热闹了,”你们几个在说什么呢,那边刀光剑影的,你们几个在这里倒是快活。“

    莫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长得虽然不是很美,不过,她性子开朗,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嘴角有两个可爱的酒窝,让人觉得实在是可爱的紧。

    ”呵呵,莫莹,你来了,过来坐!“见着自己的好友过来了,慕容雅几人倒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和莫莹好好说说话,这会儿倒是赶忙给对方让了一个位置人,让莫莹坐在他们的身边了。

    ”你们几个啊,一点都不够朋友,偷偷在一边有说有笑的,倒是把我一个人弄一边去了,实在是不够意思!“见着几人脸色都带着笑容,莫莹也不扭捏,直接就坐了过去,瞧着几人倒是挺开心的就是了。

    ”哎呀,这不你坐的远,不好叫你过来吗?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边的两人让人拘束了!“用眼神示意了一边还在较量的安宁郡主和那玉侧妃,慕容雅拉着莫莹就道了歉,几人也是极好的朋友了,莫莹也只是随便说说,也没放心上就是了。

    ”这越是高门大户,这些腌臜事情就越多,今日我们倒是被人当箭靶子使了,如今也是进退不得,好不自在!“这莫莹也是一个敢说的,身为大将军的嫡长女,倒也的确是得了其真传了,一身的好武功不说,性子也是大大方方的,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腌臜事了。

    ”莫莹,小声点,这里比较是南王府!“慕容雅听着这莫莹倒是毫不避讳,扯了扯对方的衣摆,可不想好友因为言语不当,得罪了这南王府的人了。

    南王虽然是闲散王爷,没有什么实权,可是毕竟是皇亲国戚,还是当今圣上的表弟,这冒犯了皇族,罪名可不轻啊!

    ”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我们这都是自己人,只要你们不说,谁会知道啊?“这莫莹也是一个有趣的女子,见着慕容雅几人紧张,对着几人就是眨了眨眼睛,倒是一脸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了。

    ”你呀,还是这样子,唯恐天下不乱的,吓死我了。“这人还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从这莫莹的为人处事风格,便知道和慕容雅几人倒是有些相似的。也难怪,这几人能成为闺中好友了。

    ”呵呵,这也没什么,只是看不过而已,我们好歹也是客人,这样子,岂不是让大家都不自在了?“这人家的家务事,做客人的,本来就是没有权利去管的,可是偏偏却是这个样子,莫莹这也算是道出了大家的心声了。

    ”可不是吗?我们几个坐在这里,实在是有些不自在了。“慕容香非常的认可,当然也觉得这样子很不爽就是了。

    ”哎,不说这个了,反正我们是要一直看戏下去了,对了,雅,这位就是你那传说中的小表妹,闻名不如见面呢,也难怪你总是夸赞!“也不想总是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莫莹看着苏兰芷,笑眯眯的,对苏兰芷也算是和善了。

    ”是啊,对了,莫莹,忘了介绍了,这是我表妹,姓苏。兰儿,这是我跟你说的,大将军的嫡长女,姓莫。“女子的闺名,也不好随便的就告诉别人,虽然莫莹和慕容雅几人玩得倒是可以,不过和苏兰芷倒也不是很熟,所以如今,也只好告诉名字了。

    ”原来是苏小姐,久仰久仰。“莫莹这人倒也落落大方的,见着苏兰芷谈吐不俗,便也起了结交的心思了,对苏兰芷也算是和善。

    ”莫小姐,你好!“苏兰芷的性子向来也是淡淡的,此时此刻见着莫莹大方的样子,苏兰芷直觉的不觉得此人讨厌,也便礼貌的跟对方打了招呼,初次见面,苏兰芷不是话多之人,不过好在莫莹是个开朗的,一来一往的,也不至于冷场就是了。

    ”苏小姐以前怕是很少参加宴会吧?我觉得很眼生呢!“刚认识,也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避讳什么,莫莹倒是很会挑话题,捡着这些不大紧要的说了就是了。

    ”以前我身子不大好,所以不常出门!“这是对外的借口,苏兰芷这会儿也用了,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

    ”呵呵,苏小姐的身子的确是单薄了些了,我和雅他们都是好朋友,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也多呢,有时间来将军府玩!“

    ”好的!“简单直爽的人,苏兰芷觉得这类型的人没有什么心机,这个莫莹看起来倒是大大方方的,不像一般的大家闺秀一般的扭捏,苏兰芷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倒是很好的。

    ”好,那就这样子说定了,改日我寻个时间,邀你们去我家玩!“女儿家的闺中密友,也都是很慎重的,这些从小培养的感情,对将来嫁人也是有帮衬的,所以每个大家闺秀的小姐也都是发展了些手帕交的,平日里的来往也多,就是为了拉近彼此之间的感情了。

    ”嗯,好,这段时间家母身子不大好,等家母身子好了,我再邀你们一块儿去我家耍,到时候莫小姐可得赏脸就是!“朋友在精,不在多,苏兰芷觉得莫莹是个可以相交的人,自然也是起了心思的。

    ”呵呵,那是自然了。对了,罗佳也在呢,我叫她也过来,免得她一个人在那里坐不住了!“罗佳也是几人的朋友之一,莫莹很快就过去跟一个粉色衣服的女子说了几句话,那人就过来了。

    这罗佳和莫莹倒是一个性子完全相反的人了,她长得不是特别的好看,不过很有韵味,那双眼睛好似月牙一般的,很美就是了。

    ”罗姐姐,你可终于是过来了,可是架子好大啊!“这罗佳是几人年级中最年长的,已经是及笄了,慕容雅素日里就喜欢叫对方姐姐,也显示亲切之意。

    ”你还说呢,我一个人坐在那儿,你们可都把我给忘了,这会儿想起我了,倒是好意思说我架子大了!“

    ”好姐姐,你别生气啊,这不是去叫了你吗?来,赶紧的来坐就是!我们赔罪还不行吗?“几个好友难得的见面,倒是很快就说开了,罗佳见着苏兰芷,和莫莹不一样的,倒是转了一个弯弯了,”哟,这是谁呢?怎么都不介绍一下?雅儿,你们还是藏起来了不是?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苏兰芷看起来确实比实际年纪小些,罗佳此刻倒也弄不清楚苏兰芷的年纪,这话一说出来,几人倒是笑开了怀了,弄得罗佳莫名其妙的,”你们笑什么呢?我可有说错什么了?“

    ”罗姐姐,兰儿今年可是都十三岁了,可也不算是小女孩了。“这时代的女子十五岁及笄就可以嫁人了,照这样子算,苏兰芷却是也是不小了的。

    ”呵呵,是吗?倒还真的看不出。“仔细瞧了瞧苏兰芷,罗佳也是难得见到这么一个精致的玉人儿,倒是一下子看得有些入迷了。

    ”罗姐姐,这是我表妹,姓苏!“

    ”呵呵,原来是苏小姐的,久仰久仰!“

    ”罗姐姐好!“不得不说慕容雅这几人倒是很会挑朋友的,不,或者是说,靖北侯夫人很会为这几个孙女考虑。

    这莫莹是大将军的女儿,罗佳是京都尉的女儿,这两家都是将领世家,各自的性子比起文臣来,倒是爽朗许多,而且跟靖北侯府的交情都是不错的,都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如今又到了这些孩子们的身上,这样子延续下去,将来岂不是代代都是相互扶持的关系了?

    苏兰芷以前也是听说过这两个人的,倒也都是可以结交的对象,是以此刻和对方认识的时候,苏兰芷说话也是非常的客气的。

    不过今日倒是没有见到慕容淑的手帕交,慕容淑因为年幼,加上她母亲又是太傅之女,所以慕容淑的手帕交便是那翰林院首的嫡长女,不过今日没来就是了。

    ……

    一下子多了两个人,苏兰芷这边就更加的热闹了,大家看着苏兰芷这边倒是多了两个重量级的千金,对苏兰芷当然也越发的嫉妒,不过也只是将那份子的心藏在心里,此时此刻,他们倒是没有这多余的心思来想这许多的问题了就是。

    反观安宁郡主那边,倒是越发的热闹了,那玉侧妃似乎就好像在逗弄安宁郡主一般的,两人有说有笑的,不过虽然没有撕破脸,可是两人很明显的说话语气怪腔怪调的就是,让人实在是觉得尴尬。

    在场的当然没有一个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一个两个的,都是明哲保身的,见着安宁郡主和那玉侧妃在斗法,他们一个两个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稀奇事情一般的,眼睛只是盯着完全不一样的方向,看着完全不一样的事情就是,好像那边的热闹,他们就完全没有见到一样的,一个两个的,倒也是挺有意思。

    安宁郡主见着大家那么识趣,自动装作没有听见,也是有些放心,和玉侧妃有说有笑的,话语间满是明朝暗讽的,各自也都乐此不疲,尤其是安宁郡主,想这南王还没有来,一心想让大家看那玉侧妃的笑话,便越发的得意,说话,也越发的没了往日的谨慎了。

    ”侧妃娘娘,你可是累了?要不要回去歇着?父王如今,怕是真的无暇分身了吧?您身子重,还是注意些的好,也免得到时候一个心气不顺的,伤了身子了,到时候,可就糟糕了。“本来是想看看对方变脸的,却不曾想,倒是听到了她以为不可能的声音了。

    ”你们这是在作甚?安宁,这怎么说话的?“这声音让安宁一阵后怕,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本书由天天书吧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