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安宁落水
    弃后重生之风华129_弃后重生之风华全文免费阅读_第一百二十九章 安宁落水来自天天书吧(www.ttshu8.com)

    任哪个男子听了玉侧妃这样子恳求的话,看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怕是都说不出口拒绝的话的,南王本来就对这玉侧妃疼爱有加,此刻见着玉侧妃这么说,南王自然也不大好拒绝就是,“那你就先和他们坐一会儿,只是觉得累了,或者是不舒服了,就要早早的回去,知道吗?别让我担心!”他的子嗣,在贵族之间,算是少了的,府中除了南王妃和这玉侧妃,其他的侧妃姬妾所出很少,南王是个风流的人,也是一个注重子嗣的人,他和许多人的看法是一样的,子嗣的繁荣,就是家族的兴旺,所以,他是很希望自己可以多几个儿子的。【天天书吧 高品质更新 www.ttshu8.com】

    玉侧妃如今能怀上孩子,南王自然是小心再小心了。

    “王爷放心吧,妾身省得的!”娇滴滴的应了一声,玉侧妃似乎挺开心的,连带着语气都变得欢快了许多了。

    “嗯,那本王还有些事情,你就在这儿好生坐会儿吧!”刚才担心才会来,此时见着玉侧妃似乎没事,南王的眼中划过些什么,不过此时,不是他发作的时候就是了。

    “是,王爷慢走!”轻轻的服了服礼,玉侧妃知道南王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这会儿倒是先服软了。

    “安宁,好生照顾玉侧妃,知道吗?”瞧见一直沉默不语的安宁郡主,虽然对方是低垂着头,可是南王知道,安宁郡主定然是不甘心的。而他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想好生的警告一下安宁郡主了。

    对方虽然是他的女儿,可是,还轮不到对方来教训他的女人了。

    “父王放心吧,女儿明白的!”压下心里的不甘,安宁郡主甚至能感觉到玉侧妃那边的得意,只是此刻面对着南王,安宁郡主也只能如此答应了。

    “好,那就交给你了,别让她累着了。”今日有客,南王也不好耽误太久,这会儿赶忙就走了。

    他这一走,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不过看了这一场戏,大家的心里都和不是滋味,有些不想久待了就是了。

    别人家的闲事,还是少管的好,免得惹祸上身,那就不妙了。

    在场的也就是几个小女孩子,对这些事情,当然是没有太多的兴趣,他们可比不得年岁较大一些的妇人,喜欢嚼人舌根,特别喜欢看热闹。所以这会儿,一个两个的,倒是都想走了,不过是没有人最先开口,谁也不想去做那出头鸟就是了。

    气氛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沉闷了,大家都没有说话,而安宁郡主则是冷着一张脸,怎么都想不明白,她本来以为玉侧妃是说笑的,打定了主意南王不会来。就是来了,也会被她派去的人截住,可是怎么南王偏偏就来了呢?

    心下满是不解和愤怒,安宁郡主这会儿倒是看到竹香小心翼翼的回来了,安宁郡主气得恨不得当场给了这个办事不力的丫鬟几个巴掌才好,免得这些人总是办不好事情!

    只是那么多的人看着,安宁郡主也不想落得一个苛待下人的罪名,只好硬生生的冷着了,只是瞪了竹香一眼,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愤怒,那竹香也是被安宁郡主吓坏了,赶忙凑到安宁郡主的耳边,便将事情解释清楚了,“郡主,奴婢刚才本来是在门口准备拦着南王的,也不许玉侧妃派了人出去,只是没有想到,奴婢没见人出去,等了一会儿见到王爷来了,奴婢本来想拖住对方,可是王爷丝毫都没有听奴婢说话,只是一直就往这边赶,奴婢,奴婢实在是拦不住啊!”

    这倒是将自己没能办好差事给解释清楚了,竹香也是一个机灵的,这事情她已经尽力了,可不想因为这事情,还被罚了。

    听了竹香的话,安宁郡主倒是稍微的冷静了,“那你可是知道父王怎么非要坚持进来?”南王不是那么不懂分寸的人,今日府上客人那么多,南王妃在内院招待女眷,那南王自然是要在外院招待男子的,怎么会?

    安宁郡主只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古怪的!

    “奴婢已经让人去问了,好像是王爷听说玉侧妃身子不好了,才会急匆匆的回来的。”

    “哦,是吗?可是她那样子,哪里是身子不好呢?”

    “可不是吗?王爷平日也不喜欢几位娘娘做这些事情,最是讨厌欺骗,如今这玉侧妃倒是犯了王爷的大忌,王爷却没有责罚,郡主,你看……”南王的态度,不得不让人担心啊!

    这玉侧妃可不是一般的侧妃啊,她身份尊贵,如果不是当年比南王妃早一点嫁给南王,怕也是有机会坐上南王妃的位置的就是。

    “父王今日的态度倒是有些偏袒她了,不过,如果父王知道玉侧妃是在骗人,也不知道父王该是多么的震怒!”南王虽然表面看起来不羁,行事都有些怪异,不顾礼法,可是南王却也最讲究规矩了,非常不喜欢后院子里的腌臜事,在南王看来,女人家吃点小醋,小打小闹的是可以的,但是不可以闹太大动静,耍阴险就是!

    “那郡主打算怎么做呢?”

    “让人将今日的事情,好好的让父王知道!”“好好”二字,苏兰芷的语气倒是有些重了,竹香得令,倒也应了。

    ……

    两人正在说着,那边的玉侧妃见着两人说话,倒是插(禁词)进来了,“郡主,你和竹香在说些什么呢?倒是把客人都怠慢了!”意思是安宁郡主这个女主人做的不好了,玉侧妃倒是很喜欢打击安宁郡主,安宁郡主经过刚才南王的事情,倒是镇定了许多了,“侧妃娘娘,我只是在想,大家在这儿也是坐的有些累了,想着带大家都去走走,免得闷得慌了,刚才只是让竹香去准备就是。”

    “哦,原来是这样,郡主倒是想得周到!”看着安宁郡主想走了,玉侧妃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安宁郡主的目光,好像是那胜利者一般的,弄得安宁郡主非常的不舒服就是了。

    “今日我帮着娘亲招待客人,自然是不能怠慢了的。侧妃娘娘身子不适,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也是见着大家都想走了,安宁郡主也不想让大家没了耐心,这会儿倒是要带大家再去走走,只是玉侧妃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她吗?

    “郡主,我如今有些乏了,也是想回去休息一会儿,只是我身边没几个可靠的人,郡主可否帮我一个忙?”已经是笑嘻嘻的看着安宁郡主,那笑容,倒是让安宁郡主的心里,有些不安了,“侧妃娘娘看是要作甚?”直觉的玉侧妃没安好心,只是刚才南王吩咐让她好生照顾对方,安宁郡主可不敢大意了。

    如果自己拒绝了,到时候出事了,那可也是她的责任了。

    “也没什么,只是能不能劳烦郡主送我回去一趟?郡主也知道这天冷路滑的,我今日出门也没带多少人,刚才王爷说的话,让我好生后怕,如今要回去了,我很担心。”

    “侧妃娘娘多虑了,一会儿我多让几个人送侧妃娘娘就是!”虽然是很痛恨玉侧妃肚子里的孩子的,安宁郡主巴不得不在了就好,可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如今,也只能是甘看着,不敢去动作,更不敢去接近了。

    谁知道这玉侧妃会有什么手段!

    “我知道我这样要求是唐突了郡主了,只是刚才王爷也说了,让郡主好生的照顾我,我也是担心,万一一个不小心,那郡主,怕是也难逃干系的!”这话语里面,不是有很明显的威胁了吗?但凡安宁郡主拒绝了,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事情,那可就是安宁郡主的责任了。

    安宁郡主听着玉侧妃那听起来漫不经心,可是却让人觉得心里不安的话,此时此刻,真的是恨不得将那玉侧妃给大卸八块了,也免得总是气得她吐血!

    忍着冲过去好生揍对方一番的冲动,安宁郡主稳了稳自己的怒气,倒是很快就恢复了笑脸了,“侧妃娘娘说的极是,我还是应该好生照顾才是!只是我一个人,也难免照顾不周的,侧妃娘娘刚才对苏小姐青睐有加,不如就让苏小姐一起吧,这样一路上,也好有个伴!”玉侧妃给的这个套子,安宁郡主倒是不得不钻了,不过,她可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就自己钻了!

    有个人在一旁,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自己见机行事就是了!

    反正这苏兰芷,她一直都不怎么喜欢!

    心里打定了注意一定要将苏兰芷拖下水,安宁郡主此时此刻倒是坚持,玉侧妃本来以为安宁郡主很难妥协的,倒是没有想到安宁郡主那么快就妥协了,稍微愣了会儿,看着安宁郡主,倒是有些诧异,“郡主的意思,是让苏小姐陪伴吗?”

    “那是自然,我一个人毕竟年幼,万一路上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让玉侧妃遭遇了不幸,有个帮手也是极好的!”这说话倒是没有避讳,完全不在乎是否会冲撞到玉侧妃肚子里的孩子,影响那个孩子的出生了。

    玉侧妃听到安宁郡主毫不留情面的话,面色一片的不悦,语气似乎也有了点点的不爽快了,“郡主说的极是,只是苏小姐对王府人生地不熟的,一会儿去了,岂不也麻烦?不如郡主让竹香去吧?竹香可是比苏小姐更能清楚这地形了。”倒是不想苏兰芷去的,这玉侧妃可是打定了注意要整治安宁郡主一番,免得对方总是三番两次的找她的麻烦,给她添堵了。

    “我们走了,总得有人在这里招呼着,可免得大家觉得我这个做主人家的不好客了,倒是留着客人单独一起,也是不好的,竹香还是留下的好,可以给几位小姐端茶倒水,带些点心。”竹香是安宁郡主的丫鬟,在这里伺候着,也的确是说得过去的。

    “郡主既然坚持,那我们也得问问苏小姐的意见的,苏小姐,你愿意陪我走一趟吗?”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是这玉侧妃毕竟是有品级的,身份尊贵,此时此刻和苏兰芷打着商量,态度极好,还是苏兰芷的长辈,苏兰芷哪里能够拒绝呢?

    “侧妃娘娘需要的话,我倒是愿意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苏兰芷心下却觉得这安宁郡主实在是莫名其妙,总是喜欢将自己扯进去这些是是非非之中,让她好生烦闷!

    这一切,还都是因为那秦之衍,不过这安宁郡主,是不是也太无聊了点?总是将自己当做假想敌,有意思吗?

    面色倒是没有不虞,不过苏兰芷心里面倒是老大不乐意了,不过这玉侧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这个殊荣,如果自己拒绝了,岂不是不识好歹?

    怎么都是错,苏兰芷此刻,真的恨不得对着南王府的人退避三舍了,免得这些人总是像个神经病一样的,来找她麻烦!

    “既然苏小姐愿意,那就麻烦了!”其实玉侧妃也是不想苏兰芷跟着去的,不过安宁郡主都当面提出来了,她如果总是反驳,却也是不好的,也只能顺着安宁郡主的话说了。

    不过如今,她倒是越来越肯定,这安宁郡主跟苏兰芷,肯定关系不大好,两人应该是有什么忌讳的地方了,这,可是她好利用的地方了。

    “苏小姐,这个要求有些唐突了些,也非我所愿,希望苏小姐不要介意,就当做是走走路,散散心吧!这园中的景色倒是不错的,倒也值得一看!”这玉侧妃倒是很聪明的将事情都推给了安宁郡主了,反正让苏兰芷去,不是她提出的,所以,到时候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那也是安宁郡主的过错,不是她的了。

    “侧妃娘娘客气了!”不是你所愿,你拒绝就是,如果不是你非得拉着安宁郡主去,她用得着扯着一个人来垫背吗?

    “苏小姐,有劳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看来这玉侧妃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是有些唐突了,这会儿态度倒是很好,安宁郡主见着了,自然也不想别人觉得她是故意扯着苏兰芷下水了,“苏小姐,你就当做是陪我走走吧,自从上一次见到你,我就很想和你交个朋友,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罢了,今日倒是一个好机会!”

    这会儿倒是将她那卑鄙的想法给美化了,安宁郡主本来是想要拉着苏兰芷下水的,免得到时候出了事情,首当其冲的,就是她了。

    反正苏兰芷是客人,到时候遇到事情,拉着对方垫背,倒也是好的就是。

    不过她虽然有这样子的打算和想法,这会儿被她这么一说,她让苏兰芷陪同的意思就大不一样了。

    这可是会让人觉得,她是故意找个机会和苏兰芷拉近感情的,这样子虽然是唐突了,可是却让人觉得这苏兰芷好运气就是!

    能得到郡主的另眼相待,甚至单独拉出去说话,这可是谁都愿意有的殊荣啊!

    不得不说,这安宁郡主的确也是够聪明的,本来一件为难人的事情,这会儿倒是让人巴不得去了,对苏兰芷更是充满了嫉妒,苏兰芷瞧着大家的眼神马上就变了,也不得不佩服这安宁郡主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了,“郡主抬爱,是我的福气!”如果可以,她还真的是不想和这人多待哪怕是一秒!

    “走吧!”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安宁郡主的眼中划过一抹诡色,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侧妃娘娘,郡主,请!”也不想浪费这些时间弄这些客套,苏兰芷倒是想知道,这安宁郡主是想干什么了。

    ……

    一路上,苏兰芷倒是谨守本分,尽量的隔开和玉侧妃,甚至和安宁郡主都保持距离,免得这两人都利用上她了。

    她如今可是那肉夹馍,小心些的好,可免得被夹得肉沫沫都不剩了。

    “苏小姐,你落下好多了,快些可好?”安宁郡主这一路上也是特别的小心的,生怕那玉侧妃有些动作,所以也不敢靠对方太近就是,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出了意外了。不过看着苏兰芷一直都在后面,安宁郡主有些不放心。

    总是要让对方在自己身边才是,也免得麻烦了。

    “郡主,等会儿,我有些累了。”苏兰芷长得娇娇弱弱的,的确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安宁郡主见着对方真的是累了,不得不停了下来,前面的玉侧妃见着两人是有些慢了,也得停了下来了。

    她还没有想好怎么整整安宁郡主,自然是不能隔得太远的就是。

    这边玉侧妃是想好好的整整安宁郡主,给对方一点教训,免得对方总是跟她作对,那边的安宁郡主今日在玉侧妃这里吃了亏,自然也是想讨回些利息的!

    几人走走停停的,始终都隔着距离,最后来到了一个湖的旁边,安宁郡主见着玉侧妃离那湖倒是很近,眼中划过一抹亮光,倒是拉着苏兰芷,加快了步伐了,“苏小姐,我们快些吧,已经落后许多了!”

    她今日就是要好好的整整对方,免得对方总是惹怒了自己了!

    “安宁郡主,慢些!”苏兰芷一直都在注意安宁郡主,自然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亮光了的,此刻心里存了一份小心,苏兰芷虽然被安宁郡主拉着加快了步伐,可是依旧保持着步伐的沉稳,可不想被安宁郡主算计了。

    “侧妃娘娘,你,啊……”走进了玉侧妃,安宁郡主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碰了苏兰芷一下,苏兰芷顿时就站不稳了,眼看着就要往玉侧妃的身上扑过去了。

    安宁郡主见着苏兰芷的模样,想着两人会一起落入那冰冷的湖水中,安宁郡主的脸上,就好生的得意,不过面上,却是一片的惊恐了,“苏小姐,你,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站不稳了,小心啊!”假装想要去拉对方一把,却不曾想苏兰芷突然就用力,安宁郡主一个转弯不稳,直接就往那冰冷的湖水倒去了!

    “啊!”尖锐的叫声响彻了湖面,苏兰芷这会儿顺势倒在了湖边,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映过来这状况了,而那玉侧妃因为离湖水较近,这会儿也被安宁郡主落水的湖水击中,身上倒是有些湿了,看着这样子的突然状况,倒是一时之间,还真的是没有反应过来了。

    苏兰芷看着安宁郡主在那冰冷的湖水里挣扎,看着玉侧妃浑身有些发冷,苏兰芷嘴角划过一抹轻嘲。

    如果不是这玉侧妃怀了身子,她担心惹麻烦,定然也会让对方好生尝尝这冰湖的滋味的!

    冬浴,其实也不错,不是吗?

    故意做出发呆的样子,苏兰芷可不想那么快就有人来救安宁郡主了,这安宁郡主三番五次的跟她作对,苏兰芷这口气,哪里咽得下去?

    不过苏兰芷没开口,那玉侧妃被湖水击中了,浑身有些冷,当然是不能等了,“来人啊,来人啊,给我准备毛毯!”玉侧妃本来是离苏兰芷近的,只是苏兰芷接着安宁郡主拉她的缝隙,迅速的将两人换了位置,所以此时此刻,那玉侧妃倒是被安宁郡主落水给波及了,她自己倒是极好的,只是除了“摔”在了地上,其他的,都是还过得去的。

    “侧妃娘娘,您等等,奴婢,奴婢这就去!”那人正是玉侧妃身边的人,见玉侧妃只是说道毛毯,没说要救人,只是赶忙就呼唤,等到人来了,她却好像是才想起来一样的,想起了落水的安宁郡主了,“你们快去就救安宁郡主吧,她落水了!”这平日里落水还好,可是如今天寒地冻的,零下好多度,这要是冻着了,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那些婆子见着安宁郡主在水中挣扎的气息弱了,一个两个的,也是担心自己的身子,倒是有些畏畏缩缩的,最后,还是巡逻的侍卫听到了求救声,也顾不得这许多,其中的一个男子就将安宁郡主抱了起来。

    虽然是冬日,可是那宁郡主在水中挣扎了许久,那衣服也有些凌乱了,露出细嫩的脖颈,还有那纤细的手臂,甚至还有胸前隐约的风景,那侍卫见着了,赶忙就放下了安宁郡主,可不敢多看了。

    “这是怎么回事?”好在南王刚才带着几人来赏玩园子,倒是很快就赶到了,看到这边那么混乱,气就不打一处来!

    “王爷,郡主她,落水了,刚才被侍卫救了起来,妾身,妾身身子有些湿了,好冷!”抖了抖身子,南王见了,赶忙将自己的豹子毛披风就披在了玉侧妃的身上,见着玉侧妃身子瑟瑟发抖,让人赶忙送了那玉侧妃回去,吩咐太医来整治,顺便吩咐人将安宁郡主给抬回去好生的整治,这会儿看着一旁有些“吓坏”了的苏兰芷,还有那玉侧妃身边的仆人,南王的眼神,满是审视,“这是怎么回事?”

    “回,回王爷,刚才苏小姐许是被滑到了,郡主去扶,结果郡主倒是也站不稳,落入了湖水中了,郡主落水之前,也扯到了侧妃娘娘,不过奴婢好生的扶着侧妃娘娘,侧妃娘娘倒也没有牵扯进去。只是侧妃娘娘站得近,便被波及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快,这丫头自己也没看清楚就是了,只能凭着猜测和结果,说了。

    反正她没有看到苏兰芷动手,也只以为一切是意外罢了,不过,她当然是想往安宁郡主身上泼冷水就是了。

    “是这回事吗?”南王目光深邃的看着苏兰芷,那目光,和平日里的南王,倒是有些不一样的。

    “南王爷,是我不好,刚才侧妃娘娘累了,想回来休息,便叫上了郡主,郡主担心路上少个照应,就叫上了我。可是我身子弱,脚程慢,刚才郡主拉着我快走,我一下子脚步倒是不稳,差点就撞上了侧妃娘娘了,好在郡主及时的拉住了我,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只是连累郡主落水,连累侧妃娘娘受寒,是我的不是了!”苏兰芷这解释,倒是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南王不是傻子,虽然他素日里看起来风流不羁,是个闲散的王爷,但是,这也正是他的保护色,用来取得帝王信赖的手段。所以,他素日看起来不管事情,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听着苏兰芷的话,南王自然是想到了其中的一些花花肠子,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倒是有些兴味了,“你姓苏?”见过苏兰芷的人的确不多,南王常年在江南,又是外南,不认识苏兰芷,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是的,王爷!”

    “只是不知道是哪府的千金?”瞧着苏兰芷这女子倒是有趣,虽然没说什么颠倒是非,不过这说出了实情,倒是更能让人发觉其中的深意就是。

    “回王爷,小女子住在东区!”东区姓苏的人家,也就苏青岚这宰相一家了,苏兰芷说的倒是隐晦,没有炫耀的意思,南王一听就明白了,“哈哈,原来是苏相的女儿,本王倒是不知道,苏相的女儿倒是如此有趣了。刚才可是吓着了?”

    “王爷,如今是好些了,只是担心郡主和侧妃娘娘……”

    “他们自有太医看着,你也受了惊吓了,去休息一会儿吧!”苏兰芷刚才话语里的意思,南王倒是明白了,此时肚子里一肚子的火不得发,这会儿,倒是想赶紧的将这些人给打发走,自己再去找人算账了。

    “可是郡主她是为我所累,我不放心……”苏兰芷越是这么说,南王心里就越气,只觉得安宁郡主这人,似乎有些歹毒了。

    苏相的女儿,也是她可以随随便便利用的吗?他虽然常年不在京都,可是却也知道,最近这苏相可是极其的疼爱其长女,这万一捅出了什么篓子,那颗如何是好?

    南王一向来觉得安宁郡主是个懂得分寸的人,所以这些年来也偏疼些,可是安宁郡主今日的行为,倒是让南王失望透顶了。

    “苏小姐放心吧,不会有大碍的,如今有太医看顾,苏小姐去了,也是担心,一会儿有了消息,本王会让人给苏小姐报个平安的。今日苏小姐是客人,倒是让苏小姐你受惊了,实在是我们的不对!”今天好好的一个宴会,宴请宾客,和京都的人打好关系,免得他们总是在江南,消息都闭塞了,可是这都是什么事情?乱七八糟的,这些人是真的在江南呆的久了,越发的没脑子了吗?

    “王爷严重了,郡主也是受我所累!”虽然觉得安宁郡主是活该,不过苏兰芷可不会就这么说的就是。

    这南王看起来是个聪明的人,也是个通透的,自己还是小心些的好,免得被看出什么了。

    “送苏小姐下去休息吧,给苏小姐熬一碗姜汤,去去寒!”

    “是!”

    苏兰芷被人领着就离开了,走到后面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苏兰芷见着对方投射过来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灼热无比,苏兰芷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想着自己今日有次横祸就是因为对方,倒是直接加快了脚步,不想被对方看见了。

    这人,始终都是一个麻烦,还是一个大麻烦,为了自己以后的安全,她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

    那人将苏兰芷带去了一间厢房,便说去给苏兰芷熬了姜汤走了,苏兰芷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倒是有些无聊了。

    其实她也没事情,真正有事情是怕是那安宁郡主,那么冷的天在湖水里挣扎了许久,想来是喝下去了不少冰水,受了冻了,想来自己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这人,也实在是好极了。

    等了不大一会儿,那人就端了姜汤来了,苏兰芷也知道自己的身子,二话不说就喝了,只是觉得这姜汤里面似乎多了一种东西,让她吃了,浑身都觉得暖和和的,非常的舒服了。

    “这里面是加了别的东西吗?怎么和平日里的姜汤不大一样?”姜汤苏兰芷也不是没喝过,不过都没有这个喝起来那么暖和就是了。

    这里面,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似乎很特别,不过苏兰芷倒是尝不出是什么就是了。

    “苏小姐,这就是普通的姜汤,没有加什么,只是姜放的多了些,是不是辣了些,你不大习惯?”

    “这倒也不是……”皱了皱眉,苏兰芷虽然会医术,但是很多都是她自己摸索,许多东西也是没有见过,这姜汤的姜味又太重了,将另外的一种味道掩盖了,苏兰芷还真的是尝不出那东西是什么。

    不过,是好东西就是,以前和姜汤,虽然觉得暖和,但是没有今日那么舒畅的感觉就是。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从头到脚都是暖暖的,整个人都非常的舒服。

    这,到底是什么呢?东西是谁加的?

    “对了,这姜汤是你自己熬的吗?”心下困惑,苏兰芷自然是想弄清楚怎么回事了。

    “是的,是奴婢去厨房熬的。”

    “里面都放了些什么?”

    “就放了去皮的姜,一些红糖还有葱白啊,苏小姐,可是有什么不对吗?”这丫头说的都是寻常的材料,也都是苏兰芷看得见的,苏兰芷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看着那剩下的,也没有特别之处,心里倒是有些诧异了。

    “你一直都是看着的吗?期间没有离开?”

    “没有啊,苏小姐,这姜汤有问题吗?”见苏兰芷一直都在问这个问题,那人倒是有些吓到了,“苏小姐,奴婢可没有做手脚啊,奴婢一直都是看着的,不会有问题的,苏小姐可千万要相信奴婢啊!”

    “我没有不相信你!”见那丫头急了,苏兰芷也知道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也只好不问了,只是心里一直都有些疑惑,得不到解决就是了。

    “苏小姐放心吧,这姜汤很好的,苏小姐喝了,身子就暖了。”见苏兰芷似乎没有责怪的意思,那人倒也放下了心了,赞扬了一下姜汤,看着苏兰芷还没有喝完,那人便催促了,“苏小姐多喝一些,这样效果好些。”

    “好!”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苏兰芷真的觉得这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只是她觉察不出就是了。

    喝完了姜汤,苏兰芷便回去之前的长廊了,慕容雅几人见着苏兰芷回来了,好生担心,“兰儿,你可是有事情?我听说郡主她落水了,就连侧妃娘娘也受了寒,你呢?你还好吗?”见着苏兰芷好不容易回来了,几人都拉着苏兰芷问个究竟,苏兰芷见到大家紧张,笑了笑。宽慰道,“放心吧,我没事,刚才只是王爷担心我冷着了,让人带我去喝了碗姜汤,所以回来的迟了,让你们担心了。”

    “哎,你没事就好啊,担心死我们了!”莫莹很快的就和苏兰芷成了朋友,此刻对苏兰芷,也是真心的关心的。

    “对了,母亲让我们过去了,说是一会儿要开饭了。我们担心你,所以一直在等你,你既然来了,我们就一起去吧!”

    “也好!”

    苏兰芷笑嘻嘻的跟着几人就走了,却并没有发现,等到她走了以后,暗处出来一抹身影,松竹般傲然挺立的身子,卓尔不凡,俊逸无双的容颜上,那双堪比夜空幽深般的眸子深若黑洞,一望无际,带着某种动人的魔力,直让人沉迷进去而难自拔。

    此人面如冠玉,谦谦君子,嘴角挂着那动人心魄的笑容,直让人在烈烈冬日感觉到了那春暖花开般的温暖和煦,直直的照进人的心田里去了。

    那人一直静静的看着苏兰芷离开的方向,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散发着琉璃光彩,比那烟花还要绚烂美丽,而直到苏兰芷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那份琉璃光彩才渐渐消失,男子也如那清风一般的,风过,便无痕了。

    ……

    苏兰芷走在前面,突然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的,猛地回过头来,却只看到那一片风过的痕迹,慕容雅见着苏兰芷突然回过头去,倒是有些不解了,“兰儿,看什么呢?”往后面看去,可是什么都没有啊,在看什么呢?好像,还挺入迷的样子?

    “哦,没什么,我们走吧!”刚才,是她的错觉吗?她怎么感觉,似乎有人在身后看着她呢?

    脑海中总是会浮现一抹身影,俊逸非凡,总是让人觉得温暖,可是苏兰芷知道,这样的温暖,从来都不属于她这种内心黑暗的女子,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去奢求!

    甩去脑海中不该有的思绪,苏兰芷倒是很快的就回到了宴席上,去的时候,南王妃因为安宁郡主落水的事情,也不在,苏兰芷倒是觉得好生的自在。

    不过苏兰芷自在,那边的安宁郡主,却是不那么自在了。

    昏昏沉沉的,安宁郡主只觉得浑身一阵冷,一阵热的,南王妃在外间看着,都揪心极了,“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安宁她,安宁她……”

    “这还不是你教导的好女儿!”南王的语气突然就有些讽刺了,南王妃听了,倒是好生诧异,“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最清楚,安宁这性子,倒是被你骄纵的不成样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难道就不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吗?”想到安宁郡主可能做得事情,南王虽然不能百分之一白的肯定,却也是有七成的把握的。

    这个女儿,实在是让人不省心!

    “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安宁落水了,如今命在旦夕,她可也是王爷你的孩子,王爷你非但不心疼,难道还要让她平白的受了这莫须有的罪名吗?她可还只是一个孩子!”女儿自由懂事乖巧,南王妃自然也偏疼些,所以造成了安宁郡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到也的确是偏激了。

    “平白无故?难道本王还冤枉了她不成?她还真的是本王的好女儿啊,还不都是你惯的!”南王也是要面子的人,安宁郡主今日做了这样子的事情,南王的面子上不好看,自然也没有了好脸色了!

    “王爷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今日得给妾身一个说法,我们的安宁,可是不能平白无故的就给人背黑锅的!”

    本天天书吧网首发,请勿转载!

    弃后重生之风华129_弃后重生之风华全文免费阅读_第一百二十九章 安宁落水更新完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