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三十章 自作自受
    作为一个母亲,南王妃本来就因为安宁郡主落水心里着急了,恨不得找出这幕后真凶,好好整治的好,哪里还能忍受有人在女儿姓名危在旦夕的时候,这样子斥责自己的女儿?

    心里气愤,南王妃自然也不是那么让人好拿捏的软柿子了,瞧着南王一脸怒气的样子,南王妃也不是吃素的,可不会因为南王的几句话,就唯唯诺诺的,敢怒不敢言了,“王爷,安宁是妾身的女儿,可也是你的女儿,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安宁如今命在旦夕,却只顾着责骂,一点都不关心她吗?这可是冬日,那湖水都能结冰的,安宁她落水,万一要是染了风寒,这可如何是好?王爷就不担心吗?只是在这里责骂,安宁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让王爷如此不顾父女情意?”

    南王妃也知道安宁郡主作为南王妃唯一的嫡女,身份尊贵,将来的婚事自然也会是南王的一个助力,加上安宁本就长得美丽,素日也聪慧乖巧,南王自然也是很在意的,所以往日也算是疼爱有佳。

    南王妃正是把握住了这一点,所以纵然知道南王此时此刻心里有气,安宁可能是做了什么恼怒南王的事情。不过她还是巧妙的避重就轻,先勾起南王对安宁郡主的疼惜,再徐徐图之了。

    果然,听到南王妃的话,南王的怒气倒是压制了些,看着南王妃,面色虽然依旧不悦,不过也算是克制住了,“王妃,你该好生的管管安宁了,不然到时候捅出了篓子,那就不是你和本王可以收拾的了!她这样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性子,将来怕也是一个麻烦,你如果真的为了她好,以后还是多多约束的好!”

    南王倒是很少会管安宁郡主的事情,今日一直如此严厉,南王妃倒是觉察到了不妙了,只是她刚才一直都在招待宾客,也确实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了,“王爷只是责怪安宁,可是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妾身并不知晓,也并不知道安宁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还望王爷告知!”女儿的性子,南王妃自然是清楚的,安宁郡主的确是有些骄纵,也因为天生的优越感,性子里还是有些傲慢的,这些,南王妃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是他们特有的身份和权力,他们有这个资格骄傲。

    “什么事情?还不是你那好女儿做的好事情?素日里你和玉侧妃明争暗斗的,本王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安宁是晚辈,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些事情,是她能管的吗?小小年纪就做下这腌臜事情,传出去了,可不是说她心思歹毒,对长辈不敬?这样子岂不是丢尽了南王府的脸面了?”妻妾间的争斗,自古都有,而且只要有妻妾的地方,也免不了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这些,南王很清楚,所以南王妃和府中的其他女人争宠,只要不伤大雅,他是能够容忍的,可是今日,却是他所不允许的!

    “今日是什么日子?那么多的宾客,而且都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人。今日的事情如果传了出去,以后别人怎么说我们南王府,怎么说安宁?王妃,这些事情,你作为当家的主母,难道会不清楚后果吗?”这为人子女的,孝顺父母就好,哪家的子女会管父母的事情?这样子的名声一旦传出去了,谁还会上门求娶安宁郡主?

    “王爷说的的确是对的,只是这跟安宁,到底有些什么关系?安宁是什么性子,王爷难道不知道吗?她一向来都是懂礼,也懂得分寸的,王爷可不要听信了小人的谗言!”看着南王生气,南王妃自然是要想办法将安宁郡主从这里面摘出去了,也免得南王对安宁郡主不满,影响了安宁郡主在府中的地位了。

    她也就一子一女,失去了安宁这个臂膀,将来,也是会很麻烦的!

    “小人的谗言?本王今日,可是不曾听到有人说什么,倒是亲口听到安宁说了什么!今日那么多的大家小姐都在,她竟然对玉侧妃无礼,她这样子,哪里还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王妃你平日就是这样子教她的吗?目无尊长,甚至心思歹毒的想要害了玉侧妃肚子里的孩子?那孩子可也是本王的骨血,也是她的亲弟弟!”南王也是气急了,这安宁郡主今日做的实在是太过了,甚至还差点将苏兰芷拉下水,到时候如果苏兰芷真的将玉侧妃拖入了水里,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这人是没脑子不是?苏兰芷是她可以轻易的就去算计的吗?

    想着苏兰芷刚才看似紧张,却逻辑清楚的话语,南王心里就划过一阵后怕了。

    还好没出什么事情,不然,可有得安宁受的了!

    “王爷,说话要有证据,安宁只是一个女孩子,哪里就能做下这样子狠毒的事情?王爷切莫被人迷惑了的好,误听了谗言!”只以为是那玉侧妃挑拨离间,南王妃的脸色非常的不好,这话语里面的意思也是很明显了,就是暗指南王被玉侧妃迷惑了。南王听到南王妃依旧在偏袒安宁郡主,眼中划过一抹失望,突然对南王妃,就有了点点的厌恶了,“本王是没有脑子的人吗?真话假话都分不清楚?难道我就是那么轻易的就会被人蒙蔽了吗?”

    南王虽然风流,对内宅的事情不上心,但是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想王爷好生想想这事情,安宁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而已,哪里就有这许多的诡计了。这其中,肯定是有误会的,王爷还是查清楚的好,也免得安宁受委屈了!”自己的女儿,自己自然是要维护的,南王妃只以为是玉侧妃在南王那里说了什么,让南王如此责怪安宁,心里也是不爽的,当然是要争一口气!

    “是不是委屈,你一会儿自己问就是!”南王只觉得此刻的南王妃简直是不可理喻,完全不占理的事情,还偏偏死扛着,不肯认了,也没了说话的兴致,摆了摆手,就不想说了。

    南王妃见南王依旧笃定的样子,心里就更是料定玉侧妃是说了什么,让南王和她离了心,心下对那玉侧妃更是恨之入骨,恨不得那人立马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才好,尤其是想着对方肚子里如今又怀上了,南王妃那叫一个气啊!

    她一定会找到机会,除去那该死的贱(禁词)人!

    ……

    安宁郡主这一次算是吃了大亏了,不仅是让南王对她心存芥蒂,而且因为这事情,差点就丢了性命,好不容易捡回来一条命。可是身子却大好,染了严重的风寒,身体一下子就垮了,连着一两年都不好,一直都只能待在屋子里,不能吹风了。

    本来是想借着开春的机会,想办法让皇上赐婚的,可是如今她身子不得好,南王妃也只好暂时作罢,每日倒是想尽了办法的给安宁调养身子,最后迫于无奈将安宁送去了庄子上调养,这安宁郡主倒是消停了一两年了。

    这,是后话,当然在这期间,还是发生了许多的事情的。

    ……

    却说苏兰芷,今日的宴会,本来是美满的,可是因为安宁郡主落水,南王妃也没了兴致,撑着应付了大家,不过对安宁郡主的事情却也是不敢提的,免得影响了安宁郡主将来的婚配了。

    寻了个理由就结束了宴会,将大家送走,南王妃急急忙忙的就去看顾安宁郡主,看着安宁郡主命在旦夕,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了。

    苏兰芷看着南王妃倒是没了兴致,自然也是知道这安宁郡主怕是严重了,心里倒也没觉得后悔。

    这事情是安宁郡主自己先挑起来的,如果不是对方想要拉着她下水,不是对方想要先算计她,那么,安宁郡主也不会是这样子的结局了。

    如果她不反抗,那么此刻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命在旦夕的可就是她了。

    她身子本就偏寒,前些日子刚刚落水,去了半条命了。如果再落水,那么后果,苏兰芷可都不敢想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苏兰芷的原则。

    心软只会让别人更加的想要算计谋害她,所以,她完全不会心软的。

    反正这安宁郡主能不能撑过这一劫,那就是对方的造化了,与她无关,她只知道,人,要为自己的行为付代价!

    ……

    回去的时候,慕容雅几人担心苏兰芷一个人,便相约着一起送苏兰芷了,一路上几人倒是有说有笑的,格外的热闹了。大家似乎心照不宣的样子,对安宁郡主的事情,完全都没有提一个字。

    “兰儿,等过些日子天气好了,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好吗?成日待在家里,可是闷了!”也许是被开导了,慕容雅此时此刻倒是好多了,不再总是在那里玩深沉了,整个人倒是恢复了点点往日的活泼了。

    “好啊,只是如今天气冷着,得过些日子吧?”

    “对了,兰儿,我可是听说过几日宫中皇后娘娘似乎要摆宴席呢,三品以上的官员和家属都要参加,到时候,你会去吗?”这个消息,如今已经传出来了,慕容雅知道苏兰芷不喜欢热闹,也不知道对方想不想去就是了。

    “皇后娘娘要摆宴席?可是为何?”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皇后娘娘,苏兰芷总是会想起府中的那个张姨娘,总觉得这事情,有些让人觉得怪异。

    “呵呵,兰儿,你不会不知道的吧?”奇怪的看了苏兰芷一眼,慕容雅倒是有些不相信了。

    “我应该要知道吗?”对皇宫里面的那些人,苏兰芷的兴趣不大,不过这会儿听慕容雅所说,苏兰芷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了。

    “兰儿啊,你还真的是不关心宫中的事情呢,皇后娘娘大寿啊,不然你以为皇后娘娘那么得闲,将我们都请了去啊?”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皇后的寿辰都不知道了,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宫中都会摆宴席的。

    “可是以前,皇后娘娘不是不那么大摆筵席的吗?”虽然对皇宫深痛欲绝,可是苏兰芷却也记得清楚,皇后一向来都不大高调,往日寿宴,也顶多只会邀请一些人去,不曾像今日这样子,大摆寿宴了。

    “你说的也对啊,以前皇后娘娘倒是很少会让三品的官员也去的……”想了想,慕容雅倒是想不出,干脆就不想了,“哎,谁知道呢,或许是因为皇后娘娘在宫中待久了,寂寞了吧?所以叫了我们一起去吧?不过这宫中规矩多,如果可以,我倒是不想去的。不过我听母亲说皇后这一次是想大办的意思,或许我们就是不想去,也得去吧?哎,实在是无趣的紧了。”虽然很多人都想进宫,觉得进去了就是荣耀,可是慕容雅倒是和苏兰芷差不多的,只觉得那宫中就是龙潭虎穴,实在是让人不想去了。

    “哎,可不是吗?宫中这样也不能说,那样也不能说,而且要规规矩矩的站着,还要磕头行礼,有的时候遇到刁难的,腿都会跪软了,实在是难受!”慕容香也是一个不喜欢拘束的,自然也是讨厌那些繁文缛节的就是。

    “呵呵,看你们的样子,倒是非常不想去的,那到时候你们随便寻一个理由,不去就是了。”见着两人一脸的不悦,苏兰芷倒是觉得好笑了。

    别人挤破了头都想去,可是他们,倒是避之若浼了。

    看来这皇宫,还真的不是那么诱人的地方了。

    “哎,如果可以,我当然是不想去的,只是我听母亲说这一次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大家一起去热闹热闹,到时候估计会下旨呢,这旨意下了,不去,那就是抗旨,怎么行呢?”还有一点就是慕容雅没说,她马上就要及笄了,自然是不能总是待在家里,她总得出去一下,让秦王妃见见,到时候,也好看看对方的意思了。

    想到家里给她想的一门亲事,慕容雅如今就只觉得头疼,现在,她干脆就不去想了,免得自寻烦恼。

    “这旨意还没有下来,皇后娘娘这些年一直也没有大办,或许也只是传闻就是了,别担心了。”话虽这么说,可是苏兰芷的心里,还是隐隐约约的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

    看来,她还是要早早的做准备的才好。

    “如今也只能这样子希望了,在宫中真的是让人提心吊胆的,实在是没意思了。”大家心里都觉得皇后这一次好像有些不合常理,不过慕容雅几人倒是没有深想就是了。

    “我倒是希望我们几个一起聚聚,也比去宫里的好,我去了几次,没一次是顺心的!”靖北侯府也算是天子近臣了,素日里自然也是会去宫里的,不过,大家都不觉得好玩就是。

    “呵呵,你们呀,这话可就在这里说说,如果当着伯母他们说,你们到时候,少不了得挨罚了!”越接触,苏兰芷就越发的喜欢慕容雅他们的真性情,自然也是希望对方可以一直这样子的。

    这个世间,像他们这样子纯粹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个我们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我们就在你这里发发牢骚啊,兰姐姐,好姐姐,你可别告诉母亲他们,不然我们就惨了!”慕容香倒是好笑,拉着苏兰芷的衣袖就是不停的恳求,弄得苏兰芷哭笑不得了。

    “好了啦,我不会说出去的!”

    “哎,我们不说这个扫兴的话题了,我们说些别的,兰姐姐,你好久都没有来侯府玩了,我们三个都好想你,你过几天来玩好不好?”虽然几人才几天没见,可是感情很好,哪里舍得分开呢?

    “这不才几天吗?怎么就好几天了?而且,你有那么想我吗?”

    “当然啊,兰姐姐,你不去侯府,祖母脸上的笑容都少了,你和大姑姑多来玩玩嘛,大家一起,这才热闹!”

    “呵呵,有机会我们会去的!”慕容嫣短时间内是不好出门了,所以暂时是去不了侯府了,她也不好一个人去,所以,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要去,也得是一段时间以后去了。

    “那兰姐姐,你什么时候来啊?”

    “要不这样吧,你们过几日来相府玩吧,可好?”

    “那也是极好的,不过得去问问祖母才行。还有母亲肯放大姐出来!”想着慕容雅最近得学女红,慕容香也觉得自己少了些了。

    “大伯母那里,倒是可以说过来和我一起探讨一下女红的,这样子大家一起,也学得快些!”苏兰芷的女红很好,如果慕容雅可以和苏兰芷一起探讨,席乐荣想来也不会拒绝的。

    “呵呵,那好,我们就这样子跟母亲说!”

    “好!”

    “那,兰姐姐,可说好了,到时候我们三个人过来,你可得好生的招待!”

    “放心,一定的!”几人倒是没有好好来相府玩过,这样子,倒也不错。

    如今娘亲身子重,她也不放心,所以,还是几个人过来的好。

    “那到时候我们再叫了莫莹他们一起,人多些,也热闹些!”

    “好啊,不过这样的话,那就得商量一个日子了。皇后娘娘的寿辰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还是等寿辰过后再说吧!”这段时间,她也好准备准备!

    “也好!”

    ……

    几人就好似那闺中密友一般的,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后来不得不分开了,慕容雅几人还特别的舍不得,要不是苏兰芷催促他们走了,他们怕是真的想送苏兰芷回到相府的大门口了。

    好不容易将几人给打发了,苏兰芷一回到家里,自然马上就问了慕容嫣的情况了,“娘亲今日可好?”

    “小姐,夫人很好,用了午膳就睡了,这会儿应该还没醒!”赵嬷嬷可是受了苏兰芷的吩咐好生的关注慕容嫣的情况的,可半点都不敢含糊了。

    “娘亲今日的胃口可好了些了?”

    “还是老样子,吃什么吐什么,也没吃下什么!”

    “这样子倒是不好,娘亲如今有了身子,本就是有些危险的,总不吃东西,那可如何是好?”

    “可不是吗?老奴也劝着夫人多吃些,只是夫人的胃口不大好,吃了又吐,脸色都憔悴了。”

    “这样子不行,晚点我还是给娘亲煮些吃的吧,娘亲总不吃东西,身子会承受不住的。”

    “可是小姐,你是要下厨吗?”

    “嗯,我一会儿写个单子,你去看看厨房有没有这些东西,没有的话,就让人去买了,我晚点过去做!”

    “小姐,这些粗活,你吩咐下人做就好了,小姐这刚刚回来,也是累了,还是好生的休息一下吧!”看着苏兰芷,赵嬷嬷也是心疼啊。

    “没事的,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还有时间,我一会儿去就是了。”

    “那,好吧,小姐,可是要打水洗脸?”苏兰芷刚刚回来,身上沾了些寒气了,还是注意些的好。

    “嗯,让人打热水来!”走路的时候,也的确是吹了冷风的,苏兰芷此时此刻,也需要暖暖身子。

    “老奴这就去让人准备,小姐,这披风脱了吧,屋子里暖和。”

    “嗯!”披风虽然暖和,可是在室内就不必了,苏兰芷将披风脱了,外面的棉衣也换了,此刻身子觉得轻了许多,坐在暖暖的炉火旁边,将身子烤暖和,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还是家里好啊,外面实在是麻烦,真希望不用总是出去应付那些人!

    想着慕容雅刚才告诉自己的事情,苏兰芷洗了脸,坐了会儿,便去找苏青岚了。

    ……

    “老爷,大小姐来了!”

    “她回来了?快,快让她进来!”苏青岚本来在看公文,听着苏兰芷回来了,倒是很快的就放下了公文了,看着苏兰芷回来了,瞧见对方一脸的正常,倒是放下了心了,“兰儿,一路上可是还顺利?在南王府可是还好?没有人为难你吧?”

    “爹爹放心吧,我一切都好!”

    “来,坐在炉火边,烤烤火,一路上冻着了吧?”

    “还好,一路上都在走路,身子也不觉得冷。”

    “那就好,今日还开心吗?”女儿这也算是第一次一个人出门了,苏青岚还真的是不放心,只是他今日有事情,去不得,也实在是没办法。

    “还好,对了,爹爹,再过几日,是不是就是皇后娘娘的寿辰了?”今日来,就是要弄清楚这件事情的,苏兰芷此时此刻,还是隐约的,有些担心的。

    “嗯,是的。对了,说到这事情,我倒是有一件事情,忘记跟你说了。”

    “怎么了,爹爹?”看着苏青岚的样子,苏兰芷倒是知道,皇后娘娘这要让他们进宫,怕是已经定了的事情了。

    “这一次皇后娘娘大寿,京中三品以上的官员,怕是都要进宫祝寿的,而且你和你娘亲许是也要去的,可是你娘亲如今这个样子,去怕是不好,我也不放心,到时候,得找个理由推托。可是你娘亲不去的话,你就得去了,不然也说不过去。宫中的礼仪,我会找个嬷嬷来教你,到时候你好生的学。还有,你去宫中得重新置办一身衣服首饰,你明日出去一趟,让成衣店做一套吧!”作为一个父亲,苏青岚能考虑那么多,也实属难得了,“如果你有不懂的地方,就去问你娘亲,也别太紧张了,到时候我会让你跟着你大伯母他们,他们会照顾你的。”

    “爹爹,这事情已经是定下来了吗?”如果可以,苏兰芷现在,还是不大想进宫,那里面,有她太多太多不好的回忆了。

    而且去那里,还会遇见一些不得不遇见的人,苏兰芷实在是不想。

    “虽然正式的旨意还没有下达,但是皇上最近透露出来,皇后娘娘今年是有大办的意思,还是早些准备些的好。不过还有些日子,你别太担心,一切都来得及!”女儿虽然懂事,但是毕竟年幼,又没有去过宫中,苏青岚自然是担心苏兰芷会害怕的。

    “那爹爹,娘亲的事情,您可是想好了如何说了?”

    “你娘亲如今也是病了些时日了,到时候慢慢的传出风声就是,也免不得太突兀了。”这点,苏青岚早就想好了,反正慕容嫣这些年倒是深居简出的,也不怕有人会拿出来做文章就是。

    “那就好。”慕容嫣不去,苏兰芷倒是放心了不少,至于她自己,躲不过的,苏兰芷也只有面对了。

    反正,她会小心的就是!

    “对了,兰儿,你以后有时间还是多陪陪你娘亲吧,今日午膳的时候,她吃什么吐什么,我瞧着,也很担心!”其实苏青岚都在想要不要再让孙太医来看看了。

    “爹爹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娘亲的!”

    “你这傻孩子,倒是让你受累了!”

    “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只要娘亲健健康康的生下小弟弟,比什么都强!”

    “你呀!”看着女儿笑嘻嘻的,苏青岚摇了摇头,和苏兰芷两人说了会儿的话,便让苏兰芷回去了。

    只是依旧不放心苏兰芷去南王府的事情,苏青岚等到苏兰芷走了,便去叫了云珠来了。

    “老爷!”云珠倒是没有想到,苏青岚会叫她,赶忙就来了,恭恭敬敬的站着,也是猜到了苏青岚要问什么了。

    只是小姐交代了不许说的,那她,是该不该说呢?

    “云珠,兰儿今日去南王府,可是还顺利?”苏兰芷以前都很少出门,所以外界对苏兰芷的误解很多,大多都说苏兰芷木讷无趣,苏青岚担心有人会刁难苏兰芷。

    “老爷,小姐很好。”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苏兰芷虽然说了没事,可是苏青岚却是不相信的。

    “也没有发现什么事情,老爷放心吧,小姐没有受人欺负!”反而是苏兰芷欺负别人倒是可能的。

    “真的?”倒是没有想到,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会放过苏兰芷了,苏青岚还是有些诧异的。

    “老爷,小姐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的,老爷放宽心就好!”她如今已经是苏兰芷的人了,云珠当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

    “我知道了,云珠,你做得很好。以后你都要记住,兰儿才是你唯一的主子,以后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她,忠诚她!”虽然云珠没说什么,不过苏青岚倒是对云珠越发的满意和放心了。

    本来还以为云珠的性子太强,苏兰芷会难得压制,如今看来,倒是极好的。

    “老爷,奴婢明白!”见苏青岚没有为难自己,云珠倒是松了一口气了。

    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前主子,云珠也不好做的太过了。

    “好了,回去吧!”

    “是!”

    今日也算是对云珠的考核和试探了,见着云珠没说什么,苏青岚倒是彻底的放心了。“看来兰儿倒是将云珠这头烈马给降服了,这样,我也稍微能放心了。只是……”皱了皱眉头,苏兰芷和云珠越说没事,苏青岚就越觉得有事情了,“去查查今日南王府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总觉得这安宁郡主邀请苏兰芷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了,苏青岚之前一直都存有疑虑,觉得很多地方都不合常理,今日苏兰芷回来又跟个没事人一样的,苏青岚不弄清楚,实在是很难真的放心的。

    希望,只是他多想了吧?

    ++++++++++++++++

    苏兰芷是个孝顺的孩子,从苏青岚那里回去以后,就直接去了小厨房,开始给慕容嫣做饭了。

    将准备好的药材都炖入了鸡汤里面,苏兰芷放了些止吐的药材,然后做了一些清淡的小菜,知道慕容嫣不喜欢吃肉,便也没放,菜也都是用蒸的,这样子保证了菜的原汁原味,又不至于油烟过重,倒是非常的适合慕容嫣这个孕妇吃了。

    也不知道慕容嫣如今到底喜欢吃什么,苏兰芷倒是做了八九个菜,一样一样的蒸好,放在食盒里,等到慕容嫣差不多醒了,该用晚膳的时候,苏兰芷便让人将菜都端上去了。

    慕容嫣一醒来就问苏兰芷回来了没有,听说苏兰芷在厨房忙,慕容嫣恨不得亲自过去让苏兰芷好好休息了,总觉得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让女儿操心,实在是有愧。

    只是她如今肚子精贵,也闪失不得,她派人去让苏兰芷休息,可是苏兰芷不肯,她也只好郁闷的坐着,等着苏兰芷来了。

    这会儿看着大家将菜都摆上来了,瞧见了苏兰芷,满是心疼了,“你今日都出去了,累了一天,就别进厨房了,让下人们做就行了,你看看你,弄得自己倒是一身的脏乱了,还不快去洗洗?”

    “娘,没事的!”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见女儿那么乖巧懂事,慕容嫣也知道苏兰芷是孝顺,不好说什么了,“紫儿,去给大小姐打水洗脸!”

    “是!”

    “娘,我就做个饭,没那么夸张的!”

    “厨房油烟重,这些事情,就交给下人们做吧,你每日要忙的事情也许多,不必要亲力亲为的。”

    “娘,我喜欢做饭,而且娘最近胃口不好,我想给娘做些好吃的,这样子娘吃得好了,身子才好,肚子里的弟弟也好了。”

    “你呀,快,洗洗然后过来吃饭了。”

    “好!”苏兰芷刚刚洗碗,苏青岚就好像是商量好了的,踩着时间来了,这些日子慕容嫣倒是习惯了,也没有给苏青岚冷脸了,不过依旧是不热情就是,“老爷坐吧,今日兰儿做了许多好吃的,一起尝尝。”

    “兰儿辛苦了!”瞧着桌子上的菜色,都是极好的,色香味俱全,而且看起来倒是清淡得宜,想来味道是不错的。

    “娘,爹爹,今日我没有炒菜,都是蒸的,娘您尝尝看如何,如果觉得好,以后可以让杨嬷嬷做给您吃!”

    “好,好!”笑嘻嘻的就吃了,许是感觉到苏兰芷的心意,而且菜也却是不错,没有油烟味,慕容嫣倒是吃得下了。

    “娘,怎么样?还想不想吐?”今日也是刻意这样子做菜的,就是为了避免炒菜的油烟味了,这蒸菜也是很有营养的,比炒菜好许多,就是麻烦些就是了。

    “嗯,味道不错!”

    “呵呵,那就好,娘,这个鸡汤我可是顿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了,娘您先喝点,再吃饭!”这里面放了补药,对慕容嫣的身子很好。

    “嗯,好。”接过苏兰芷递过来的碗,慕容嫣轻轻的喝了一口,皱了皱眉,苏兰芷倒是紧张了,“娘,是不是不好喝?”

    “兰儿,这鸡汤里面,你是不是加了别东西?”虽然鸡汤里面看不出什么,可是慕容嫣如今怀孕了,味觉倒是灵敏了许多了。

    “呵呵,这都被娘您喝出来了?”这味道苏兰芷倒是很小心的遮盖了,还真的没有想到,慕容嫣竟然喝出来了,“我将一些补品放了进去,这样子娘也可以多多补充些营养了,免得身子太瘦弱了。”自从怀孕,慕容嫣胃口一直不大好,倒是瘦了许多了,这样子下去,可是很危险的。

    “你有心了。”看着女儿那么懂事,想事情想得那么周到,慕容嫣心下划过一抹愧疚,不过很快就掩盖了就是,“好了,你们也吃吧,这么多的菜,倒是吃不完了。”

    “好!”今日苏兰芷亲自下厨,慕容嫣倒是很给面子,一口都没有吐,吃了很多,苏青岚也是好胃口的吃了三碗饭,一家人倒是开开心心的,脸上一直都洋溢着笑容。

    吃完了饭,苏青岚坐了一会儿,就继续忙着公文去了,苏兰芷陪着慕容嫣坐了一会儿,又走了一会儿消食,看着慕容嫣没什么事情,苏兰芷这才回去了。

    一整天都在忙,苏兰芷也来不及关心两位姨娘的事情了,这会儿倒是有机会好生的问了问,“对了,嬷嬷,张姨娘和郑姨娘他们今日如何?”

    “两位姨娘最近倒是安静的很,郑姨娘被老爷禁足了,每日都在那里为夫人祈福,抄经念佛的,还让人每日送给老爷过目,说是诚信的悔过了,希望老爷解了她的禁足了,只是老爷不搭理。而那张姨娘最近除了偶尔去郑姨娘处坐坐,倒也没去别的地方串门子,倒也安分!”几个姨娘中,这张姨娘也是最为安宁的一个了,从来都不做出墙鸟,向来都是安安静静的,姨娘们的集体活动,她也没落下,都参加了,只不过貌似每一次,都是做那隐形人多就是了。

    所以,在苏兰芷看来,郑姨娘倒是比较好对付,但是这个张姨娘,却是不那么好对付了,虽然看起来也是一副为了苏青岚争风吃醋的样子,但是这人从来都没有主动的去争,甚至很多时候,都只是附和其他的姨娘们。这样的人,还真的是让苏兰芷不得不认真的对待了,总觉得张姨娘或许并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对方身后还有一个皇后娘娘,苏兰芷怎么想都觉得这一次皇后要大办生辰宴,就是因为这张姨娘的关系!

    看来这事情,她是该好好的想想了。

    “嬷嬷,让人准备热水,我要沐浴,让云珠进来伺候!”看来这个张姨娘,她是该小心些了。

    “是!”

    见着云珠进来了,苏兰芷倒也不急,“云珠,今日爹爹让你去,你可是说了什么?”

    “奴婢什么都没说。”

    “嗯,很好,对了,我让你注意张姨娘也有些日子了,你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吗?”为什么她总有一种感觉,这张姨娘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戏呢?

    “没有,那张姨娘生活很规律,平日也很少外出,以前她倒是偶尔会和其他的姨娘们串门子,如今只剩下郑姨娘了,她倒是出门的越发的少了,每日都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绣花,抄佛经,以前偶尔会和郑姨娘出来走走,但是如今郑姨娘被老爷禁足,她倒是出了郑姨娘处,别的地方很少会去了,每日倒也安分。”

    “呵呵,是吗?看来这个张姨娘,倒是一个有趣的人呢!”

    本书由天天书吧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