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母子间隙
    苏兰芷倒是没有想到秦王妃对秦之衍倒是如此的嫌弃,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乖乖的坐在马车上,听秦王妃闲聊了。

    “苏小姐,你都不知道,我多么想要一个女儿啊。还是女儿好,贴心,就像母亲的小棉袄一样的,我可以教她许多,每日还可以和她说说话。不像儿子,一天到晚都不着家,和我也不贴心,老是嫌弃我烦!”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抱怨秦之衍上瘾了,秦王妃也是有趣,明知道秦之衍就在外面听着,也明知道眼前的女子或许是秦之衍所在意的女子,却偏偏是说秦之衍的不好,也不知道秦王妃这样子,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就是了。

    苏兰芷瞧见秦王妃如此嫌弃秦之衍,倒是觉得蛮好笑的,看着秦王妃一脸还想抱怨的样子,苏兰芷倒是赶忙就打住了,“王妃,男子和女子本就是不一样的,男儿志在四方,自然和我们女子是不一样的,武成王乃是人中龙凤,所追求的,当然也不是我们这些小女子可以比拟的。”

    不管是谁,作为一个母亲,都是喜欢听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儿子的,秦王妃也是不例外的,见着苏兰芷倒是毫不吝啬对秦之衍的夸赞,秦王妃的眼中划过一抹喜色,心想着苏兰芷对秦之衍的印象不差,那这机会,倒是又大了些了,“苏小姐这话倒是客气了,可别这么夸他,一会儿他可就上天了。”虽然知道秦之衍倒是不会的,不过秦王妃今日高兴,倒也乐得说笑就是。

    “我说的是实情,王妃有个好儿子!”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苏兰芷都是听说过秦王和这秦王妃的事情的,镇国公乃是开国功臣,先帝为了拉拢镇国公,便给镇国公的嫡长女赐了婚,也就是当时的三皇子秦王了。

    不过当时这秦王骁勇善战,加上年少气盛,经常在部队里打拼,加上他本就不喜欢闺中女子的矫揉造作,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很抗拒这门婚事的,当年弱冠以后,也总是借口部队繁忙,不肯回京,婚事也就一直耽搁了。

    不过那上官无忧也是一个痴情的,一直等着秦王,一颗芳心就只在秦王的身上,只期待秦王可以早日回京娶她入门。只是却不曾想,秦王在一次和南诏交战的时候,偶然得见长公主落阳公主,一见倾心,就好像是着了魔一样的,想尽了办法的去见落阳公主,经历了种种,终于是获取了佳人的芳心。

    事后秦王甚至为了娶到落阳公主,违抗先帝的圣旨,非卿不娶,差点就被先帝下令处斩!而当时南诏和大苍的关系本就紧张,先帝资质平庸,南诏皇帝疼爱妹妹,愿意双方联姻,缔结友好同盟,最后先帝思虑再三,也熬不过秦王的固执,也只好点头同意。

    秦王一心求娶落阳公主,只肯给落阳公主正妃之位,而历来的帝王正妻哪里可以是别国公主?更何况南诏和大苍之前的关系,可也并不好!

    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来炙手可热的秦王,倒是与那帝位失之交臂了,不过好在秦王本就不在乎这些,一心辅佐自己的皇兄继位,倒是也很得文帝的信任。只是,这文帝的心里,当真是一点都不介意吗?

    苏兰芷倒是记得前世秦王的结局的,这一府的繁荣昌盛,似乎在秦之衍少年早逝的时候开始,便走向了下坡路了。

    苏兰芷一直都没有弄清楚秦王府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这秦之衍如今看起来倒是健康的很,前世怎么就……

    想来这里面,定然是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吧?只是不知道这暗中操控的手,到底是谁呢?

    到底还是没有弄得明白,苏兰芷也觉得以自己的力量,倒是无法改变这一家人的结局的,此时此刻看着秦王妃对自己那么友善和蔼的样子,苏兰芷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了。

    虽然对方对自己的好是有目的的,可是,她可以感觉得出,这秦王妃是对她,是真心的。

    这样的人儿,难道真的就是印证了那红颜薄命的传说吗?

    思虑纷纷,苏兰芷静静的看着秦王妃,听着对方说话,倒是安静的紧,弄得秦王妃都有些不大适应了,“苏小姐,可是我说的太多了?你怎么都不说话?”难道自己的热情,倒是有些吓到对方了吗?

    秦王妃作为母亲,看着自家的儿子如此的不近女色,心里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难得看到秦之衍上心的一个人,有些激动,那也是难免的就是了。

    “王妃,我在听您说呢!”苏兰芷本就不是话多的人,很多情况下,她倒是比较愿意选择安静的倾听的。

    “你呀,小女孩子一个,怎么性子倒是有些太静了些了,你们这个年纪,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可是该高兴才是,活泼些的好。”秦王妃自己就是一个性子爽朗的人,当然也喜欢热闹些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她特别遗憾自己就秦之衍那么一个儿子了。

    哎,如果她当年不是伤了身子,倒是可以多生几个孩子,府中也不至于那么冷清了,她实在是有些对不起阿海了。别的王爷在他这样子的年龄地位,哪个不是儿孙成群了呢?只有他,因为自己,子嗣上太过稀少了。

    每每想起这个,秦王妃的心里,就特别的不好受了。

    苏兰芷似乎感觉到秦王妃有一刹那的难过,倒是笑了笑,“王妃说的极是,以后我会注意的。”

    “呵呵,女孩子家家的,开心就好,负担不要太重了。”相府的情景,秦王妃也是知道的,自然也是知道苏兰芷的处境,当然也明白苏兰芷这样子性格的原因了。

    “嗯,我明白的。”

    ……

    两人倒是有说有笑的,秦之衍在外面听着两人的话,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得软和了几分,那双总是让人看不到边的眸子里面,此刻倒是喜色一片,看得出,他此时的心情是不错的。

    “王妃,到这里就可以了,王妃还是不要再送了,也免得麻烦。”秦王妃已经快将她送回家去了,苏兰芷可不想真的就让秦王妃送她回家了。

    “已经快到相府了吗?”掀开帘子看了看,似乎是这么回事。

    “王妃,秦王府和相府方向正好是相反的,到了这里就可以了,再走,王妃一会儿回去,也该晚了。”

    “倒是挺快,今日我也没准备什么,冒昧的打扰也不好,苏小姐,那就此别过吧!还有麻烦转告苏相和苏夫人一声,过些日子我再亲自登门来访!”如果秦王妃和相府的来往也是刚刚起步,两家还没有熟到可以随意走动的地步了。秦王妃又是一个讲究规矩的人,尤其是苏兰芷在她看来可是自己未来儿媳妇的人选,秦王妃自然是重视,这会儿倒也没有坚持,冒昧的就去苏府,免得给人不好的印象。于是,她就送苏兰芷下了马车,便也走了,“苏小姐告辞!”

    “王妃慢走!”看着秦王妃的马车终于是走了,苏兰芷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苏兰芷赶忙就吩咐马车走了,“云珠,让老马快些吧,免得回去晚了,爹爹和娘着急!”其实心里是想避开那道目光的吧?

    “是,小姐!”

    ……

    苏兰芷的马车很快的就消失在了马路上,秦王妃坐在马车里面,见着秦之衍还在马车外面赶车,没有进来,而且马车的速度极慢,秦王妃便打趣道,“衍儿啊,人可是都已经走了,还没有看够啊?你再这样子慢下去,到时候回去的迟了,你可得当心你父王责怪你了。”

    儿子今日虽然表现的很平淡,可是知子莫若母,秦王妃岂会不知到,秦之衍看似淡然的表面,心底里,其实是很开心的呢?

    “母妃……”语气颇有些无奈,秦之衍见着再也看不到苏兰芷的马车了,这才将赶马车的任务交给了别人,进去了马车,见着秦王妃那一脸打趣的脸,倒是无奈的紧了,“道路颠簸,还是慢些的好,免得母妃觉得不适了。”

    “呵呵,是吗?可是我瞧着这道路挺平坦的,也没觉得颠簸?难道是我看错了?”说完就要掀开帘子去看,秦之衍见了,赶忙就阻止了,叹了口气,“母妃,还是注意些的好。”

    “你这孩子啊。”瞧见秦之衍那满脸的无奈,秦王妃问道,“你今日可是看够了?可觉得还想多看看?”如果可以,秦王妃倒是恨不得立马将苏兰芷给娶进王府了,也免得夜长梦多的,只是可惜了,人家才十三岁,有得等了。

    不过自家儿子这品味,还真的是有些……

    秦王妃不是说苏兰芷不好,只是苏兰芷看起来就七八岁的样子,实在是太小了,秦之衍这么一个稳重懂事的男子,比同龄人都成熟许多,秦王妃本来还以为,秦之衍喜欢的,应该是那种同样成熟稳重的女子了,倒是没有想到,秦之衍竟然喜欢的,是看起来那么幼小的苏兰芷。

    自家儿子这品味,秦王妃有的时候想了想,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

    不过反正她是只要秦之衍愿意娶妻就好,年纪小些,秦王妃倒也不是特别在意就是。

    顶多就是多等几年,也没什么的。

    “母妃,你在说什么呢?”对秦王妃的话,秦之衍回复的便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情了,好像压根都不知道秦王妃在说什么就是,弄得秦王妃准备好的话,倒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这人,在跟自己玩太极呢,打量着她不知道是吧?

    “哦,原来你刚才一直在外面,不是在看苏小姐啊?那你为何没有马上就进来了?还眼巴巴的在外面赶马车?还是你喜欢吹冷风?”瞧着自家死鸭子嘴硬的儿子,秦王妃觉得自家儿子,原来也是有那么可爱的时候了。

    “母妃,您说什么呢?苏小姐可是姑娘家,母妃这样子说,可是会玷了她的清白的。”苏兰芷如今还那么小,是需要慢慢的呵护的,秦之衍知道自己慢慢的心动了,甚至每见到苏兰芷一次,他对对方的在意,就深了一份。尤其是今日,那样子悸动的感觉,他这一生,还真的是第一次。

    以前,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女子可以让他有这样子的感觉,他甚至以为将来也不会有,但是今日,他终于是知道,那个让他失神的女子,终于是出现在了他的世界了。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见秦之衍对苏兰芷的清白在意,秦王妃自然也就不说了。

    女子的清白可是比性命更加重要的,苏兰芷如今虽然年幼,可是那名声,也还是得注意的,不然到时候,也是麻烦。

    “不过,我得问你一句话,你对那苏小姐,可是和平日里见到的那些女子是一样的?还是有不一样的心思?”秦王妃也不是那种喜欢耍花花肠子的人,有什么话,便也直接就问了,也免得总是担心。

    “母妃……”从第一眼见到苏兰芷开始,他似乎就有些被吸引住了,总觉得对方的身上,有着不属于一般少女该有的天真和快乐,每一次看着那双幽深似古井般的眸子,他就觉得那里面好像藏了许久的秘密一般的,总是让他有种想要去窥探的感觉了。

    正是因为这样子的心思,他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去观察对方,可是越发的观察,自己的心,也就越发的失控了。

    这些话,秦之衍心里很清楚,但是面对自己的母亲,秦之衍还是不知道怎么说的。

    “衍儿,你有什么心里话不能告诉母妃吗?母妃可以帮你的!”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一个有分寸的人,从小到大都不让她操心,懂事的让人心疼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子,秦王妃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为秦之衍做些什么,免得总是让儿子一个人承受太多了。

    “母妃,我没事的,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不是不想告诉秦王妃自己的心情,只是秦之衍如今还没有最终确定自己对苏兰芷的心意到底有几分,也不想让秦王妃有了希望,再失望就是了。

    而且如今苏兰芷才十三岁,他至少都得等两年多,何必早早的告诉秦王妃,让对方担忧呢?

    秦王妃见着秦之衍没有说,心下说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知道,秦之衍不说,就有对方的道理,所以也不着急就是,“哎,我明白了。”

    “母妃,您放心,哪一日如果我真的想要娶一个女子,我会告诉您的。”这也算是一个宽慰和承诺了,秦王妃见着秦之衍这么说,也只好扯了扯嘴角笑了笑,不过也不是特别的开心就是了,“哎,这话你都说了好些年了,别的世家大族的男子,在你这个年纪都可以娶妻了的,只有你,一直拖,你以前是说你还没有弱冠,不想太早的成亲,我和你父王也依了你了。只是你没多久就要弱冠了,到时候,就是我们不催你,你皇伯伯,还有别的世家大族,可是都时时刻刻关注你的,你到时候,可是如何应付?”

    这个年代的男子,弱冠了就是成年了,可以娶妻生子,但是有些男子也会在十八岁就娶妻的,那是娶得早的。许多大家族的男子,就算是没有娶妻,身边也是抬了通房的,也就只有秦之衍了,身边倒是一个女子都没有,让秦王和秦王妃倒是好生担忧了。

    “母妃放心吧,我会注意的。”他不想娶妻,也没人可以强迫得了他就是了。

    “哎,你也别不放在心上,你是什么身份,你该清楚,就光只是你父王如今的地位,想来许多人都是想和我们牵上线的,你如今不娶个正经的王妃帮你管着,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塞人给你!”这也是秦王妃担忧的地方,随着秦之衍弱冠的日子越发的近了,那些送礼的,给她托关系的,想着法子的让她见到别人的女儿的……

    如此种种的,秦王妃真的担心防不胜防。

    她的幸福始终都是有残缺的,她希望儿子倒是可以随心些,可不要像她这样子,有遗憾了。

    “母妃放心吧,我省得的。”那些女人,他是一个都不想要的,所以那些人别说是近他的屋子了,就是近他的身,都是极难的。

    “哎,你知道就好,我只是劝你早些娶个正经的王妃回家,这样子将来有些你不好出面的事情,你的王妃给你出面,也是极好的。”

    “嗯,母妃别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你呀,每一次跟你说这事情你就这样子说,真不知道你这样子敷衍下去,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白了秦之衍一眼,秦王妃想着许多人在她这个年纪都是有孙子的人了,倒是羡慕的紧了。

    “母妃别着急,孙子这事情,急不来的!”

    “是急不来,可是你都不给我娶个媳妇回家,那孙子岂不是一点影子都没有?”人啊,到了一定的年纪,就喜欢抱孙子了,秦王妃也是不例外的。

    “母妃,我答应你一定会让您抱上孙子的,可好?”

    “那要等多久?”秦之衍如今,也不算小了,秦王妃瞧着秦之衍这一副不近女色的样子,还真的是担心了。

    本来以为秦之衍对苏兰芷有那么一点意思,可是秦之衍什么都不说,秦王妃如今,倒还真的是有些把握不准了。

    自己这儿子啊,想瞒的事情,她这个做母妃的,也还真的是一点都摸不到风的。

    “母妃,反正一定让您抱上就是,您别着急了,这事情,也急不来的!”如果自己真的是对那个小女子起了这样子的心思了,那可有的等了,所以秦之衍如今,倒是要给秦王妃灌输这样子淡定的想法了,不然到时候他的头都得被秦王妃念得烦了。

    “你呀,其他的事情总是不让**心,可是怎么就在这婚姻大事上,就那么让人操心呢?”

    “母妃,父王当年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不也没娶妻吗?可是最终不是娶了母妃这样一个天姿国色,才华横溢的好女子,所以啊,这好姻缘,也是急不来的。”说起秦王,秦王妃的面色终于是有些缓和了,想着当年秦王到了二十四了,在这个年代还没有娶妻,已经算是很晚了的,尤其是秦王还是洁身自好的,秦王妃的脸色,也有了点点的暖色了。

    那样子的男子,自己遇见了,真的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只是上天似乎总是太过残忍,似乎是见不得他们好,总是要给他们带来许多的考验和麻烦了。

    哎……

    生活中总是有太多的不如意了,秦王妃虽然也是渴求一人一事一双人的生活,可是她也知道,是自己夺走了本该属于别人的地位,所以心里,倒是一直都是内疚的,尤其当年还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使得秦王妃最终,不得不接受了上官无忧的存在了。

    这,或许就是她此生最大的遗憾吧?只是秦王妃都不敢去想这回事情,因为,她和秦王亏欠上官无忧的,也实在是太多了,这些,都是他们该偿还的。

    +++++++++++++我是秦王妃和秦之衍回到秦王府的分界线

    回到了秦王府,秦王妃今日买了许多的东西,心情倒是不错的,一回到自己的院子,很快的,就跑来了一个湖蓝色的身影了,“母妃!”

    说话的是一个小女孩,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纪,长得很是粉嫩可爱,一张充满了稚气的脸上,那双眼睛又大又好看,整个人就好像一个纯洁的天使一般的,长得非常的讨喜,让人看着便心生一种欢喜了。

    “萱儿,慢点!”瞧着秦萱来了,秦王妃露出了点点的笑容,见着对方跑得着急,倒是拉住了对方,“路面滑,也不担心摔倒了?”话语里面虽然是有些责怪的,不过从秦王妃那宠爱的神色,倒是可以看得出,秦王妃对这个女子,倒是疼爱的紧的。

    “萱儿想母妃了嘛,母亲今日出去,都没有带上萱儿,萱儿等了母妃一天了。”有些委屈的看着秦王妃,这小女孩子喜欢热闹,那也是情有可原的,秦王妃见着秦萱一脸的委屈,赶忙拉住了对方,“好了,别难过了,母妃下一次带你出去可好?”

    秦王妃这样子一说,那女子马上就笑开了花了,“那可得说好了,母妃,下一次就带我去!”

    “好好,你呀,真是的,总想着出去玩,担心又生病了,你的病可是都还没有好呢!”

    “母妃,我已经好多了,真的!”

    “好好好,是好多了,可是也不能大意了,你可知道前些日子,你让我们都快担心死了。”看着秦萱那有些恢复了的脸色,秦王妃笑着拉着对方坐下,吩咐人将买好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秦萱见着满桌子的东西,眼底滑过一抹嫉妒,不过面上,倒是非常的羡慕和开心的,“哇,母妃,您今日买了好多东西,可以给我看看吗?”小女孩子见着好看的东西,都是欢喜的,秦王妃见着秦萱喜欢,倒是吩咐人将东西打开了,“好,我给你添置了些首饰,你看看喜不喜欢!”

    “好!”欢欢喜喜的看着秦王妃将盒子打开,先是一盒子漂亮的蓝色珠花,各种各样的都有,秦萱见着了,心里倒是欢喜的,“母妃,好漂亮啊!”

    “喜欢吗?”见着秦萱开心,秦王妃也是开心的,笑嘻嘻的打开了好几个盒子,里面都是漂亮的珠宝,看的秦萱眼睛都花了,“母妃,这些都是给萱儿的吗?可真好看!”

    “当然是给你的!”

    “可是会不会太贵重了?”

    “傻孩子,你如今也十二岁了,也是可以开始打扮打扮了,这些都拿去吧,对了,还有点心,可是你最喜欢的芙蓉糕,你尝尝吧!”

    听到吃食,秦萱的眼中划过些什么,赶忙就拒绝了,“呵呵,母妃,我中午的时候吃得撑了些,如今也是吃不下的,母妃,我一会儿再吃,好吗?”

    “那好,你一会儿拿回去就是了。”

    “多谢母妃!”笑嘻嘻的就收了秦王妃的礼物了,秦萱见着秦王妃面色有些疲惫,加上看着秦之衍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盯着自己,心里倒是很不舒服的,“二哥,你为何总是盯着我?是不喜欢我吗?”这样子明显的话,听得秦之衍心里十分的不悦,秦王妃担心秦萱不高兴,赶忙就解释,“萱儿,你二哥可不是不喜欢你呢,只是你二哥向来如此的,你别多想。”

    “是吗?可是母妃,为何二哥从来都不愿意和我说话呢?我之前找他说话,他都不理我?是我做得不够好吗?还是二哥本来就讨厌我?”很典型的挑拨离间,只是这秦萱看起来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谁会想到她的心机倒是如此的深沉呢?

    “萱儿可别这么想,你二哥真的不讨厌你,衍儿,你说是吗?”看着秦之衍一直没说话的样子,秦王妃倒是皱了皱眉头,可不想让秦萱觉得秦之衍真的是不喜欢她了。

    她亏欠上官无忧的太多了,能弥补的,她都会尽量的去弥补的,她可不想让上官无忧误会了什么了。

    “二哥哥,你真的讨厌我吗?如果你真的讨厌我,我会改的,我喜欢二哥哥,二哥哥别讨厌我好不好?”秦萱可怜巴巴的看着秦之衍,倒是一副小孩子讨糖吃的样子,秦之衍的心里倒是十分的厌恶,不过面上,依旧是维持着他优雅高贵的笑容,看起来,还真的是蛮亲切的,“萱儿,你想太多了,我没有讨厌你,相反,我很喜欢你呢,你那么可爱,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就算是讨厌,秦之衍也不会表现出来的,相反,他会表现的更加的亲密和友好。

    “真的吗?可是你怎么都不和我说话?”秦萱这明显的是在找茬了,她是发现了秦之衍虽然每一次对着她都是笑嘻嘻的,但是从来都不会主动的和自己说话,小孩子的心思是最敏感的,她虽然说不上来,但是可以感觉到,秦之衍对她,并不似表面的那么亲和的就是。

    当然了,她今日刻意说出来,也是存了心的想要挑拨秦王妃和秦之衍的关系了。

    “萱儿,你想太多了,我只是看着你和母妃在说话挺开心的,也没有注意到我,所以没有插嘴就是。”秦之衍的这个借口倒也是让人无懈可击了,秦萱想了想,自己一进来似乎就只顾着讨好秦王妃了,倒是忘了秦之衍了,此时此刻听到秦之衍那么说出来,倒好像是自己有意忽视了对方,而还找对方的麻烦了,秦萱的心里顿时就着急了,赶忙解释,“对不起,二哥哥,是我误会了你了,我刚才只是看见了母妃,太开心了,所以……”

    “呵呵,我明白的,我知道你孝顺母妃,看不见我,我也习惯了。只是以后,可别误会了我就好了,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只是找不到机会跟你说话而已。”姜,还是老的辣,这秦萱也就是一个十二岁的毛丫头,哪里是秦之衍的对手?这不是自找没趣吗?

    秦萱只觉得秦之衍那善解人意的话,就好像一把刀刃一样的,将她的心思一点一点的解剖了出来,顿时脸上倒是精彩纷呈的,一时之间,有些下不来台了,就只是干笑,“呵呵,对不起,二哥,我以后一定不会了。二哥,这是我刚学做的香囊,给你赔罪可好?二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可别放心上了!”赶忙拿出自己心爱的香囊递给了秦之衍,那香囊虽然做的不是很好,但是对秦萱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来说,倒是很好了。

    “好了,我不怪你,你别想太多了,这香囊是你亲手做的,花了许多时间,可是要给父王的,我怎么好夺你所爱呢?”知道秦萱心里的打算,秦之衍倒是巧妙的拒绝了。

    他可不会给对方一丝一毫的机会算计他!

    “二哥,你……”很想说你怎么知道,可是秦萱倒是很及时的止住了自己的话了,心下只觉得自己这个二哥心思诡异的紧,自己好像完全的暴露在了对方的眼皮子底下一样的,弄得秦萱还真的是有些无处遁形了,赶忙笑了笑,算是打圆场了,“呵呵,二哥既然嫌弃这个做的不好,那我改日再给二哥做一个好的就是,到时候二哥可不能推辞了,不然我会以为二哥还在生我气的。”说完也没有勉强秦之衍,只是将那香囊收好了,秦萱倒是学了个乖,听话的靠着秦王妃,那样子,好像有些怕怕的,看得秦王妃倒是有些不忍心了。

    “好了,萱儿,我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外面冷,别呆太久了,免得又病了。”这算是给了秦萱一个说辞离开了,秦萱这会儿倒是巴不得走的,可不想被秦之衍气得半死,赶忙就起身,告辞了,“既然母妃累了,那我就不打扰母妃了,我晚点再来给母妃请安!”规规矩矩的行了礼,秦萱对秦王妃表面也还是尊重的,秦王妃见着秦萱那么单纯无害的样子,挥了挥手,便让对方走了。

    等都秦萱走了,秦王妃这才不赞同的看着秦之衍,觉得秦之衍刚才说的话,倒是有些过了,“衍儿,萱儿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你别欺负她了。”秦萱从小对秦王妃就很亲密,当初秦王妃正好没了孩子,伤心欲绝,上官无忧便抱着秦萱,说将自己的孩子过继给秦王妃,秦王妃不肯,上官无忧就抱着孩子跪在地上,秦王妃当时也是感动的很,知道上官无忧生下秦萱实属艰难,也不忍心夺人的孩子,没有应了就是。

    只是因为那事情,秦王妃对秦萱,就有了一种寄托的心思,对上官无忧,也越发的敬重和愧疚了。

    总觉得自己如果嫉妒秦王对上官无忧好,那她就是忘恩负义了,要知道,如果不是她,如今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就是上官无忧了。

    因着这一份愧疚,还有那许多的事情,秦王妃对上官无忧,倒是容忍的很,连带着对秦萱,也是宠爱有加的,这秦萱虽然只是侧妃的女儿,可是那定例和待遇,可都是王府嫡长女的待遇了,府上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轻慢了她就是。

    “母妃,我怎么会欺负了她呢?是她想多了而已。”秦之衍看着秦王妃对自己不赞同的话,心里划过一抹黯然,知道上官无忧就是秦王妃和秦王之间的死结,怎么都解不开了。

    可是,他好不甘啊!

    “可是刚才萱儿都快哭了,你也让着她些啊!”想着秦萱刚才那委屈的神色,秦王妃实在是觉得心疼了。

    “母妃,我刚才有说什么是欺负她的吗?母妃觉得,我是那样子以大欺小的人吗?”看着秦王妃,秦之衍的面色突然就冷了些了,秦王妃看秦之衍这样子,也知道秦之衍是有些生气了,想了想,也觉得是自己小题大做了,面色有些愧疚,“衍儿,我……”

    “母妃今日想来也是累了的,我先告退了。”心里说不失望,那是假的,秦萱怎么说也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秦之衍真的是受不了,秦王妃为了秦萱责怪他了。

    这些年上官无忧他们在秦王妃面前表现的极好,可是秦之衍不是傻子,自从渐渐长大懂事,他就发觉了不对劲了,于是对二房的人也有了警惕。

    可是秦王妃性子倒是单纯了些,加上对上官无忧的那份子愧疚,秦王妃对上官无忧倒是没有什么怀疑,也可以说纵然是有怀疑,那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是她夺了人家的位置呢?

    不过秦之衍对秦王妃这样子的做法,却是不赞同的,他始终都认为,秦王妃对上官无忧愧疚,可以用许多的方法弥补,可是用这样子的方法,却是最错的。

    人心,是最难测的,尤其是女人的嫉妒之心,秦之衍这些年看着秦王妃在上官无忧面前,总是受了委屈,却忍着,作为儿子,他怎么会不心疼呢?

    虽然上官无忧对他们是有恩,他们也的确是对不起上官无忧,更是欠对方良多,可是这样子补偿的方法,秦之衍始终都觉得,后患无穷!

    可是,纵然他是这样子想的,可是在秦王妃看来,始终都是觉得亏欠的,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在有些事情上面,却是异常的固执的,他是劝不过来的。

    秦之衍此刻,真的是有些生气秦王妃的软弱了,本来是打算走的,可是想起了秦王妃可能会伤心,最后,还是回过头来了,“母妃!”

    “衍儿,你,你不走了?”看秦之衍回过头来了,秦王妃脸上顿时划过一抹喜悦,脸上满是愧疚了,“我,我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好了,母妃,我知道,母妃也是不想让侧妃娘娘误会什么,我明白的。”笑了笑,可是那笑容有些虚无,秦王妃见了,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是伤了秦之衍了,心下越发的愧疚了,“衍儿,母妃对不起你,母妃以后不会这样子了。”

    自己的儿子,她怎么会不信赖呢?

    刚才是她太冲动了。

    “母妃,你要相信我,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看着秦王妃难过,忍着痛将心爱的男子推出去,秦之衍难道就不心疼吗?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衍儿,我知道,我刚才是冲动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责怪了你,你不会怪我吧?”小心翼翼的看着秦之衍,秦王妃还真的担心秦之衍会生气了。

    自己的儿子,她是知道的,脾气看起来是很好的,可是如果对方真的生气了,那可是很严重的。

    “母妃,我怎么会生母妃的气呢?我懂得母妃的苦和为难,我不会让母妃难做的!”至少表面,他不会让秦王妃为难的。

    见着秦之衍如此的贴心,秦王妃越发的觉得自己刚才是错怪了秦之衍了,眼中的愧疚就越发的深了,“衍儿,刚才是母妃说错了话了,你是我的儿子,我不该怀疑你的!”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1379565613 送的花花和钻钻哦,么么哒

    话说,今天云霄好倒霉啊,在网上买了材料做寿司,结果洗刀子的时候,竟然把手给划伤了,哎,最近可真倒霉,又是感冒,又是舌头上火的,疼死了,今天还受伤了,我最近是咋了?~(>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