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争夺之战
    魏嬷嬷倒是不曾想到上官无忧执着至此,心下有些不悦,瞧着上官无忧,却也只能是劝慰了,“侧妃娘娘可是有什么事情?老奴可以代为转告,王妃乏了,怕是歇得有些久了,让侧妃娘娘一直等着,那也是不好的。”

    如果真的让对方等在这里,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这人可是总是打断王爷和王妃的独处,实在是让人不得不防!

    上官无忧见着魏嬷嬷丝毫都没用松口,将自己堵得死死的,心下本来是想要过去打扰秦王和秦王妃的独处的,这会儿被魏嬷嬷硬生生的拦着,却也是无法进去了。

    估摸着时间,自己如今进去,怕也是不顶事了,上官无忧压下了心里的不满和愤怒,袖口下的手紧紧的捏着,青筋都暴起了,然而纵然如此,她的面色依旧是平和的,瞧着魏嬷嬷,倒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气就是,看起来特别的好说话,“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嬷嬷转告姐姐一声,就说是我过来谢恩了,萱儿得了姐姐不少的好东西,倒是让姐姐破费了不少,我知道王妃姐姐是疼爱萱儿,可是孩子还小,姐姐太过惯着了,萱儿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上官无忧这话倒是说得非常的谦和,瞧着魏嬷嬷,眼神一片的真挚,就连常年在宫中混迹,见惯了这些阴险狡诈的魏嬷嬷,都差点被对方疑惑了,只觉得这上官无忧特别的有分寸,焦而不燥,倒是一个识趣懂礼的人了。

    别说,就是魏嬷嬷,当年也是被这上官无忧迷惑了不少,要不是因为这人进了府中,秦王妃就连连出事,甚至这人抢在秦王妃之前诞下了嫡子,还生下了一个女儿,反观秦王妃,却是滑了一胎,久久无法生育,后来更是因为生秦之衍的时候,太过危险,伤了身子,便只得了秦之衍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可是纵然如此,秦之衍从小到大都不太平,灾难不断,这才让魏嬷嬷起了疑心,开始防着上官无忧了。虽然她也提醒过秦王妃,只是秦王妃秉性善良,加之有欠了上官无忧一条人命,倒是也没有多想,偏偏秦王也是征战沙场之人,没有那么多歪歪场子,两人都是秉性正直的人,欠了上官无忧的人情,自然只有愧疚和纵容,魏嬷嬷知道自己主子的性子,倒也不好再说了。

    如今,她能做的,也只是帮着主子防着上官无忧了,至于其他的,她倒是希望秦之衍可以找到证据,不然一直这样子下去,谁知道会出现什么乱子!

    如今他们也只是怀疑啊,有了证据,一切,也就好办得多了。

    此时此刻,瞧着上官无忧那真诚的脸,魏嬷嬷心里一片的冷笑,倒是看着上官无语,表面的恭敬,从来都不会少的,“侧妃娘娘放心吧,老奴一会儿会将侧妃娘娘的话转告王妃的。”

    反正自己就算是不转告,这上官无忧也是会想办法告诉秦王妃的,魏嬷嬷当然不会瞒着就是,免得给了对方离间自己和王妃的借口了。

    “如此,那就有劳嬷嬷了,我也不打扰了。”笑嘻嘻的就走了,上官无忧倒是亲切的很,对魏嬷嬷也没有拿乔,看起来非常的友好,只让人觉得舒服,只是魏嬷嬷等到她走了以后,倒是冷哼了一声了。

    虽然没有找到证据,也没有什么实例证明什么,可是,以她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上官无忧,肯定是有问题的!

    只是善良的主子,倒是被对方所蒙蔽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如今唯一让魏嬷嬷庆幸的,那就是秦之衍没有继承了秦王和秦王妃的性子了,倒是显得更加的谨慎小心,如今魏嬷嬷也只是希望,秦之衍可以找出些蛛丝马迹吧?

    可是,这人向来谨慎,也从来都不会给人以把柄,也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去了!

    瞧着那紧闭的房门,魏嬷嬷倒是尽职尽责的守着,倒是庆幸秦王这些年对秦王妃的疼爱依旧,对上官无忧只是愧疚,倒也没有男女之情,这,也是让魏嬷嬷稍微欣慰的地方了。

    不然,她还真的是对不起太后娘娘和皇上了!

    +++++++++++分界线

    话说上官无忧一出了秦王妃的院子,马上就加快了脚步,回到自己的院子,吩咐人下去,便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那表面的亲和和友善,顿时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扭曲的嫉妒和恨意,倒是让她的脸,显得狰狞可怕了。

    “秦苍海,我是怎么对你的?而你呢?你又是怎么对我的?”双手死死的捏住,上官无忧本来长得柔弱动人,此刻倒是显得阴沉无比,整张脸都扭曲的可怕了,狠狠的拿起了茶杯,想要摔下去,可是想起了什么,她倒是突然笑了笑,将那茶杯小心的放下,可不想让人觉得她性格暴躁了。

    眼中在那一刹那划过些什么,上官无忧倒是诡异的笑了笑,坐在了梳妆台的面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手指抚摸着那道虽然消去了不少,可是依旧看得见的伤疤,上官无忧的脸色,顿时满是恨意了。

    “秦苍海,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落阳,你的位置也是我的,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夺回来的!”本来是先帝赐婚,她可以成为高贵的秦王妃,奈何落阳公主横插一脚,夺去了她的身份和位置,甚至是她心爱的男子,上官无忧哪里会不嫉妒,哪里会不恨呢?

    这事情搁谁身上,谁都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何况上官无忧本就身份尊贵,本来是国公嫡长女,就是嫁入皇宫,那也是身份尊贵的妃子,如今却只能做个侧妃,她哪里能不甘心,哪里能不嫉妒?哪里能不恨呢?

    此刻,上官无忧只是默默的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疤,她本就长得极美,可以引起男子的保护欲,如今却因为那人毁了容貌,她的恨,自然是更深了!

    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上官无忧最后拿出了擦脸的粉,将脸色弄得白了些,最后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的,那样子,倒是诡异的紧了。

    ……

    许是上官无忧进门就将自己关起来了,不让任何人伺候,外间的仆人倒是很紧张,尤其是秦萱,感觉上官无忧去秦王妃那里似乎并不快乐,倒是有些担心的,便赶忙的就来询问了,“娘,您没事吧?”

    “萱儿,我没事,你下去吧!”不想女儿看到自己这样子担心,上官无忧倒是将对方遣走了。

    “娘,要我进来陪您吗?”

    “不用了,你去玩吧,顺便练练字,女红可也别落下了!”不得不说,这上官无忧对两个孩子的教育倒是很严格的,一心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的她,自两个孩子年幼,都是花了很多的心思的,所以她的一双儿女,倒是很得秦王的喜爱了。

    “是,娘……”见着上官无忧只是将自己遣走,也没说什么,秦萱倒也没有勉强,只是乖乖的就走了。

    上官无忧见着女儿懂事,欣慰的一笑,心里倒是越发的坚定,一定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她的孩子,本就该是身份尊贵的嫡子嫡女,可不能因为那人一直压着她,阻碍了两个孩子的前程了!

    她的孩子那么优秀,她决不允许被别人瞧不起了!

    如此想着,上官无忧倒是一直如那雕像般的坐着,最后,吩咐人去准备了丰盛的晚膳,估摸着秦王和秦王妃差不多完事了,这会儿,便让人去请了两人过来用膳了。

    ……

    秦王妃被秦王折腾的够呛,这一觉睡得倒是沉了些,等到醒来的时候,也觉得肚子是饿了,秦王抱着秦王妃,瞧见对方那一脸被自己滋润的样子,好生心神荡漾的,倒是又紧紧的要了秦王妃一次,这才作罢了。

    “海,饶了我吧,我快撑不住了,一会儿还得用膳呢!”再来的话,她怕是都下不来地了。

    她可比不得秦王,每日都在部队里锻炼,精力充沛了,哪里承受得住如此多的雨露?

    “这一次就放过你,我们晚点继续!”也是瞧见秦王妃还是有些疲惫,秦王有些不忍心了,“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晚点再用膳?”

    秦王本就是强壮的人,需求自然也是大了些了,更何况和秦王妃倒是有些日子没有好生的温存了,一时之间有些失控,那也是难免的就是。

    刚才倒是一下子失了控制,由着欲望支配自己了,如今见着秦王妃倒是比刚才更加的疲惫了,秦王心里也是挺过意不去的,想要让秦王妃再休息一会儿,不过秦王妃拒绝了,“时辰也不早了,我们总是躺在床上也不好,还是起来吧!”经过了一场运动,秦王妃也是累了,吩咐人来准备热水沐浴,秦王倒是体贴的抱着秦王妃去沐浴了,等到两人纷纷收拾妥当,准备吩咐人传膳的时候,王嬷嬷便来了。

    “王爷,王妃,侧妃娘娘请您们过去坐坐,说是一家人许久没有好生聚聚,希望王爷和王妃过去一起用膳!”这样子的说辞,还真的是让人不好拒绝了,秦王见着那王嬷嬷好像是掐住了时间来的,有些不悦,而秦王妃见着王嬷嬷来了,想着自己刚才和秦王做的事情,倒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也不必要麻烦她了,过去也有些距离,让她好等,我们就在这里用膳了吧?”刚才好生的温存了一番,秦王妃如今脸上都还有着一股子被滋润的红润,那眼睛也是亮晶晶的,秦王妃实在是不好意思过去让上官无忧见着自己的模样了。

    “王妃,侧妃娘娘已经准备好了王爷和王妃喜欢的膳食了,如今侧妃娘娘也在等着,没有见着王爷和王妃,侧妃娘娘想来心里,也是不好过的。”王嬷嬷是奉了上官无忧的命令,一定是要将两人请去的,秦王妃本来还想拒绝的,只是看着王嬷嬷言辞恳切,也知道上官无忧的性子,倒是倔得很,便只好应了。

    “那等一下,我们这就去!”要出去的话,这一身倒是得换暖和些了。

    “老奴在门外候着!”规规矩矩的出去了,王嬷嬷见着秦王妃答应了,也是松了口气,不然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去交代了。

    ……

    “落儿,你不想去,便不去了吧?这路上也有些远了,你也别累着了。”秦王倒是疼爱秦王妃,舍不得秦王妃出去受冻了。

    “海,无碍的,我也好久没有和无忧妹妹好生说说话了,今日去,也是好的。”秦王妃对上官无忧的感情也是很复杂的,一方面,对方是她的情敌,按理说她是要愤怒的,可是另一方面,因着那些事情,她和秦王欠了对方良多,也无法偿还,如今,也只能就这样子了。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其实上官无忧的事情,秦王一直都是有愧的。

    他知道,秦王妃虽然什么都不说,可是心底里,也是介意的。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如果他不娶了上官无忧,对方还能嫁给谁呢?

    终究是他辜负了别人,浪费了上官无忧的青春年华,也葬送了一个女人的幸福了。

    只是他终究无法虚情假意的给了对方爱情,只能尽力的在别的地方弥补才是了。

    “王爷,走吧,别让无忧妹妹久等了!”秦王妃说完,倒是亲自给秦王拿了外套来穿了,给对方披了一件纯黑色的毛外套,自己也披了一件枚红色的外套,两人收拾好了,这才是准备出去了。

    “王爷,走吧!”将两人细细的都打点好,秦王妃确定彼此都不会冻着了,这才终于是准备要出门了。

    “走!”很自然的拉着秦王妃的手,在王府,秦王从来都没有掩饰过对秦王妃的宠爱了,也是因为秦王的宠爱和庇护,不然,秦王妃这样子的性子,怕是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下秦之衍,如今还好好的活着就是了。

    “王爷,外面很多人看着呢!”虽然是老夫老妻了,可是秦王妃还是有些少女的娇羞,也是因为她一颗不曾苍老的心,倒是让秦王对她,越发的宠爱和迷恋了。

    “怕什么,你是我的妻子,是王府的主人,谁敢说些什么!”秦王知道秦王妃生性善良,许多事情也都不去那么斤斤计较,这点和他很像,但是秦王也担心秦王妃会因为这个受委屈,所以倒是完全公开自己对秦王妃无微不至的宠爱,也免得有人真的敢打秦王妃的主意了。

    “可是王爷,王嬷嬷还在外面呢!”那王嬷嬷可是上官无忧的人,秦王妃还是有些芥蒂的。

    “好了,你手冷,我拉着你,你也可以暖和些,我们快些吧,别让上官侧妃久等了。”亲疏关系,从秦王的称呼都是能听得出的,秦王妃见着秦王坚持,倒也没有反对了就是,只是跟着秦王出去了。

    两人相依出来的样子,秦王妃院子里的人,自然是高兴的,谁都知道,不管秦王妃身份如何尊贵,在这秦王府,只有得到了秦王的宠爱和庇护,才是可以一生无忧的法宝了,所以院子里的大部分人,倒是都希望秦王妃可以得到秦王的宠爱,这样子,就连他们的日子,也是会好过许多了。

    倒是王嬷嬷见着秦王和秦王妃如此亲密的出来,眼中划过些什么,倒是有些阴暗,瞧着两人依旧那么甜蜜的样子,王嬷嬷也是老人了,自然是知道秦王和秦王妃两人刚才是干了些什么了,想着和秦王妃完全不同待遇的上官无忧,王嬷嬷倒是气得紧了。

    “王爷,王妃,可是可以走了?”压下心底里的不满,王嬷嬷倒是恭恭敬敬的,都不曾抬起头来看着两人,秦王便摆了摆手,“你去告诉上官侧妃,我们随后就到!”意思就是不让王嬷嬷跟着了,王嬷嬷瞧着两人亲密的模样,虽然是想跟着的,不过秦王都如此吩咐了,她也只好就去了,“是,王爷!”

    不甘心的离开,王嬷嬷回去以后,倒是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上官无忧听了,面色一沉,一脸的青色,“王爷对王妃,可是还是如此亲密?”

    为什么,为什么她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人就是吝啬的不肯给自己呢?难道自己就真的比不得那人了吗?

    “娘娘,您也别太气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娘娘放宽心,慢慢来就是了。”劝着上官无忧,王嬷嬷知道上官无忧心气本来就高,如今只能当了一个侧妃,倒是与那王妃之位失之交臂,心里的郁闷,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嬷嬷放心吧,我省得的。嬷嬷去看看厨房的饭菜都做的怎么样了,等王爷和姐姐一来,嬷嬷就吩咐人上菜吧,可别怠慢了。”上官无忧那么多年都忍过来了,这点事情,她自然也是一样的忍得住的。

    “是,娘娘!”见着上官无忧倒是很正常,王嬷嬷也放下了心了,便出去了。

    ……

    上官无忧等啊等啊,等到秦王和秦王妃终于的来了,瞧着两人脸上都是一副春光无限好的样子,看着两人脸上的笑脸,她只觉得刺眼极了,不过她还是赶忙就起身,给两人行礼了,“参见王爷,王妃!”

    秦王见了,倒是扶了她,“好了,在家里不要总是如此拘束,起来吧!”

    “是啊,无忧妹妹,如今也就我们几个,这些礼节,就免了就是,免得生分了。”每一次看到上官无忧,看着对方脸上的疤痕,秦王和秦王妃就会愧疚一分了,此刻看着对方脸色不好,秦王妃顿时满含关切,“妹妹的脸色有些白,是不是旧疾复发了?”

    “姐姐,妾身没事!”笑了笑,上官无忧看起来倒是俯首称臣的样子,恭敬的很了,一副完全不会跟秦王妃争夺什么一样的就是。

    秦王此刻看着上官无忧只是低着头,尽力的掩饰着脸上的疲惫和苍白,秦王只好拉着她坐下了,“你身子不好,就不要操这些心了,还是好生的养着才是。”

    “多谢王爷,妾身省得的!”当年秦王猎场遇刺,如果不是上官无忧挺身相救,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致命的一箭,抵住了野兽的袭击,秦王如今,怕也是一堆白骨了。

    秦王感激上官无忧的恩情,加之为了救秦王,上官无忧毁了容不说,还落下了心疾的毛病,加上等了秦王多年,当时都是快要二十的姑娘了,也是嫁不出去了。

    秦王愧疚,觉得自己耽搁了上官无忧的青春,最后在先帝的压力下,还有护国公的恳求下,秦王最后,也只能妥协了,不然最后看着上官无忧悲愤自尽,那他这一生,岂不是就要背负这债务,不得安宁了?

    只是,秦王本来只是想给上官无忧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给对方一个名分,却不曾想,最后,还是发生了那许多的事情,让本来只打算和对方做有名无实的夫妻的秦王,倒是不得不改变了初衷了。

    这些年来,秦王看着秦王妃偶尔的黯然神伤,心里其实也是很愧疚的,也无数次的问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对的,可是他除了这样子选择,还能怎样呢?

    ……

    上官无忧瞧着秦王眼中的一刹那的失神,嘴角勾出一抹笑容,最后看了看秦王妃,见着对方对自己一片和气的样子,赶忙就吩咐人去摆饭了,“王妃姐姐可别嫌弃妾身今日唐突了,只是王妃姐姐今日给了萱儿许多的东西,妾身见着了,想为萱儿谢谢王妃姐姐的厚爱,只是刚才去见王妃姐姐的时候,王妃姐姐歇下了,倒是没有机会,如今,也只能吩咐人做了王妃和王爷爱吃的小菜,希望王爷和王妃姐姐不要嫌弃的好。”

    上官无忧这话里面包含的意思可就多了,秦王妃听到上官无忧刚才去过了,想着刚才和秦王做那档子的事情,面色倒是划过一抹红晕,不过秦王妃很快就掩藏了就是,只是看着上官无忧的神情,倒是颇为不自在了。

    “无忧妹妹说什么呢,萱儿也算是我半个女儿,我疼爱她,也是应该的!”看着萱儿,秦王妃总是会想起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子,总觉得那个孩子会是一个女儿,长大了,也是如秦萱一般的可爱乖巧了,所以对秦萱,秦王妃一直以来,都是有些偏疼的。

    “王妃姐姐抬爱,总是送萱儿这些个好东西,妾身都担心她看花了眼,将来眼界太高了就不好了。”这意思倒也表达出上官无忧的不争不抢了,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凡些,这样子说,总是能在无形中,让人放下对她的芥蒂。

    “妹妹这话就不对了,萱儿可是王爷唯一的女儿,眼界高些,未尝不可?”秦王妃这人倒是直接,只要是她喜欢的,她觉得怎么都是好的,也该得到最好的,这秦萱也算是的了秦王妃的眼了,她自然也是会好好的为对方考虑就是。

    “王妃姐姐这样子倒是太过偏疼了,到时候让萱儿变得太过骄纵了,倒是对不住王妃姐姐的疼爱了。”在秦王和秦王妃面前,上官无忧倒是一直都是这副样子,软弱的模样,看起来也没有什么野心,只是想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心里很没有安全感,这样子的她,总是会让人生出点点的怜惜和保护欲了。

    “好了,无忧妹妹,你别担心了,萱儿可是王爷唯一的女儿,是我们秦王府的掌上明珠呢,当然是配得起这些的,更何况无忧妹妹你将孩子教养的极好,怎么会骄纵呢?”上官无忧本来就出生名门世家,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相也不俗,如果她想要一门好亲事,那是完全可以的。

    纵然当年秦王悔婚,以上官无忧的条件,还是可以嫁得很好的,只是这上官无忧也是痴情,一直苦守着,不肯嫁,所以耽搁了年华就是,最后,也成了老姑娘了。

    “王妃姐姐谬赞了,也是王妃姐姐请的师傅好,不然妾身一人之力,倒是也无法胜任的!”谦虚,谦虚再谦虚,上官无忧声音软绵绵的,加上她那副态度,还真的是一副小绵羊的样子,弱弱无害了。

    “你呀,总是太谦虚了……”上官无忧本身身份不差,教养也是极好的,秦王妃瞧着对方这样子,心里总是觉得愧疚了。

    如果不是自己,对方如今,怕也是海的妻子了吧?也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总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了。

    ……

    一顿饭,又让秦王和秦王妃对上官无忧的愧疚升了一层,饭后,上官无忧倒是要送秦王和秦王妃一起走,不过这个时候,秦萱倒是舍不得是抱住了秦王,让秦王也不好走了。

    “父王,您别走,好不好?”女儿家家的对父亲总是依恋的,秦萱这样子,倒也是人之常情,上官侧妃见了,面色突然就变了,“萱儿,你这是作甚?还不快放手?让你父王离开?”

    尽管上官无忧的语气特别的严厉,可是秦萱还是忍着惧意,死死的抱着秦王,很是不舍得了,“不要,我不要嘛,我想父王了,父王,您留下来陪陪我,陪陪娘,好不好?”眼中满是儒慕之情,秦王见着心爱的女儿的这份神情,很是不舍了,只是他已经答应了秦王妃,不好食言的,只好蹲下身来,抱着秦萱,好生的说了,“萱儿乖,父王还有些事情,明日再来看你,可好?”

    本来以为小孩子好哄,可是对方却偏过头去,完全不信了,“我不要,父王你每一次都那么说,可是总是不来陪我!”小嘴嘟着,小眉头皱着,秦萱这样子,倒是不会妥协了。

    “萱儿,听话,父王明天一定来看你!”这几日忙,秦王真的很想秦王妃,当然是想多陪陪秦王妃的,所以面对着女儿的请求,秦王也只好狠下心来了。

    “我不要,父王,我就要你今天陪我嘛,父王……”拉着秦王就一个劲的撒娇,秦王倒是满是无奈,上官无忧见着秦王没有松动,心里气急,赶忙就狠狠的扯过了秦萱了,“萱儿,听话,放开你父王,让你父王离开,不许打扰你父王,你父王还有正事要办呢!”上官无忧倒是一副很能理解的样子,不争不抢的,甚至帮着秦王说话,秦王见着上官无忧面色虽然不舍,还是坚持劝说秦萱,眼中划过些愧疚,而秦萱这时候,见着上官无忧都不帮自己说话,倒是突然就哭了,“娘,我想父王了,你为什么不让父王陪我?难道你不想父王吗?”

    “萱儿,住口!”似乎是急了,上官无忧捂住了秦萱的嘴,秦萱哭得可怜兮兮的,那样子,还真的让人没办法狠下心来了。

    “萱儿,听话,让你父王走!”上官无忧倒是没有强留秦王,一直在劝说秦萱,可是秦萱却没有听劝,一直死死的抱着秦王,不让秦王离开,“不,我不,我要让父王陪我!”

    “你,你放不放?”见着女儿那么不懂事,上官无忧举起了手,差点就要打下去了,秦萱倒是吓到了,顿时哇的一声,哭声越发的大了,“娘,你不喜欢我了,你要打我?”

    “我……”倒是没有想到惹得女儿哭了,上官无忧一时之间,倒是有些不知所措,秦王见着秦萱哭了,赶忙给她擦了擦眼泪,安慰道,“萱儿,别哭了,你娘不是要打你。”

    “呜呜,可是娘好凶,不让父王陪我!”

    “傻孩子,父王有事情,不能陪你,你要听话啊!”

    “父王,您都好些日子没有陪我了,您能不能陪陪我?”

    “萱儿……”看着女儿恳求的眼神,秦王实在也是不好说什么,秦萱见着秦王没有松口,这会儿只好看着秦王妃了,语气可怜巴巴的,满是恳求了,“母妃,您让父王陪我一天,好吗?我真的很想父王了。”

    这个要求从一个小女孩口中说了,倒是让人不好拒绝,秦王妃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上官侧妃便狠狠的瞪了秦萱一眼,语气,颇为不悦了,“萱儿,住口,谁允许你这样跟你母妃说话的?”语气里的责怪意思特别的明显了,秦萱见着上官无忧此时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些生气了,倒是张了张嘴,只是看着秦王妃,希望对方可以满足自己这个小小的要求,“母妃,您平日最疼我了……”

    还想再说点话,上官无忧却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就打断了,“萱儿!”语气里满是不赞同,秦萱这会儿倒是不敢再说了。

    上官无忧见终于是制止了秦萱,倒是歉意的看着秦王妃,“王妃姐姐不要介意,萱儿也只是小孩子心性,不懂事,一会儿妾身好好哄哄就是了。王妃姐姐和王爷还是赶紧的回去吧,一会儿天黑了,倒是不好走了。”说完就吩咐秦萱放下秦王,秦萱很不甘心,可是最后在上官无忧那不赞同的眼神下,终于是委屈的放开了,只是那双眼睛盈满了泪水,让人只觉得她受了好大的欺负一样的,可怜极了。

    秦王妃也是心地善良,见着秦萱可怜,也不好真的就叫秦王走了,最后,只好看着秦王,“王爷,既然萱儿想你了,你就在这里陪陪她吧。”人家都这样子了,秦王妃再强制的带秦王走,那就真的是太过狠心了。

    秦王妃一向来都是心善心软的人,哪里舍得看到秦萱难过呢?

    所以,她也只能自己难过了。

    “落儿,你……”秦王这一次好不容易狠下心来,却不曾想,秦王妃倒是把他给推出去了,看着对方那黯然神伤的样子,秦王的心里,满是不舍了。

    上官无忧见着秦王这样子,赶忙也说道,“王妃姐姐,这可使不得,王爷如今好不容易回来,该是多陪陪姐姐的,萱儿不懂事,王妃姐姐不要太过计较才是!萱儿,还不快跟王妃姐姐道歉!”

    秦萱听到上官无忧的话,也只好乖乖的对着秦王妃行了一个礼,道歉了,“母妃,对不起,萱儿刚才失控了,萱儿不该强留父王的,萱儿知错了,母妃不要责怪萱儿,萱儿这就将父王还给母妃……”上官无语从小就告诉秦萱要亲近秦王妃,秦萱虽然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不过自己母亲的话,她还是要听的。

    此时此刻虽然心里是不甘心的,可是面子上,却是十分的歉意的。

    秦王妃见着了,也知道孩子可怜,看着上官无忧完全不抢,还为了这事情把秦萱都弄哭了,也实在是不忍心了,也没有责怪,“萱儿,起来吧,我没有责怪你!”

    “母妃。真的吗?”欣喜的看着秦王妃,秦萱如今,就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等待受罚的孩子,本来忐忑不安,这会儿,倒是有些难以置信了。

    “真的,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孝心,今日让你父王陪你可好?”这话让秦萱的眼中划过一抹狂喜,只是瞧着上官无忧,秦萱还是有些顾忌,想着上官无忧之前嘱咐的话,秦萱倒是摇了摇头,“母妃,刚才是萱儿不懂事,父王和母妃多日没见了,应该是陪母妃的,萱儿刚才莽撞了,母妃不要介怀,母妃和父王一起回去吧,萱儿送你们!”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秦萱那眼里满是不舍,这样子,倒是让秦王妃真的没办法狠下心来了。

    “王爷,萱儿想你了,你就陪陪她吧!”咬了咬牙,秦王妃虽然心里也舍不得,可是此情此景,她要是还将秦王带走,就有些太残忍了。

    尤其是看着上官无忧脸上那狰狞的疤痕,再看着对方更白了一些的神色,秦王妃心里的愧疚,让她说不出狠心的话了。

    “落儿……”知道秦王妃的痛,秦王此刻,倒是好生为难了。

    上官无忧见状,赶忙说道,“王妃,这怎么使得呢?王爷今日,理应是陪着王妃的,王妃,萱儿不懂事,王妃不要介怀才好!”

    “我没有介怀,刚才王爷已经去了我那里了,这会儿,该是陪你了。好了,就这么说了,你们回去吧,魏嬷嬷,我们走!”很快的就转身走了,秦王妃并没有发现,等到她一转身,秦王眼中的痛和愧疚,还有上官无忧那脸上的得意和痛快了,甚至刚才还哭哭啼啼的秦萱,此刻脸上,倒是挂着得意的笑容,看起来倒是有些诡异了。

    不过秦王妃真的担心,再待下去,她会舍不得离开的,所以她都不曾回过头去。

    亲手将心爱的男子推出去,她的心,有多痛,眼睛里的泪水都快遮不住了,可是,她除了这样子,还能怎么做呢?

    有的时候,她还真的希望自己是一个坏女人,可以不去管上官无忧的付出,可以不去管对方对自己和秦王的恩情,这样子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和自己心爱的男子在一起,可是这样,可能吗?

    魏嬷嬷见着秦王妃忧伤,十分的不忍了,“王妃,您这是何苦呢?王爷他……”很想说王爷的心是在你这边的,你何必将他们推出去呢?

    “嬷嬷,你别说了……”打断了魏嬷嬷的话,秦王妃自然是知道对方的意思的,可是,她能那么自私吗?

    她夺去了本该属于上官无忧的位置,为了自己的丈夫,还让对方毁了容,得了病,让人家一个堂堂护国公的嫡长女压在她的下面,只能做妾。甚至为了自己,对方还失去过一个孩子,她能真的不管不顾吗?

    秦王妃真的无法做到冷心绝情,如今,她也只好尽力的去弥补了,毕竟没有对方,如今的她,怕也只是寡居,哪里还有秦之衍这个儿子,还能和心爱的男子在一起呢?

    心里虽然是明白的,可是为什么那么做了以后,心还是好痛!

    一路走得极快,秦王妃真的担心自己会后悔,所以没有给自己一丝一毫回转的余地,走着走着,迎面而来就看到一袭白色的身影,那身影像极了她心底里那个爱惨了的人,秦王妃见着对方,倒是有些诧异了,“衍儿,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