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武成王半夜“暗访”闺房
    雪夜迷茫中,那一袭白色的身影飘然而来,像极了那自天际降落人间的仙人,飘逸脱俗,俊秀清雅,眉目如画,五官深邃,那双如那黑珍珠般圆润透亮的眸子,在这朦胧的夜色下,闪着深邃的光芒,让人只感觉好像望进了一汪一望无垠的迷洞中,再也无法挪开自己的目光了。舒榒駑襻

    秦王妃眼中的伤痛还来不及隐藏,便望进了那双眸子里,看着那熟悉的轮廓,秦王妃突然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了,瞧着秦之衍走来,秦王妃的眼神有些躲闪,并不想自己的伤心处被儿子见着了,也免得秦之衍担心,“衍儿,天色已晚,你怎么就不好生休息呢?怎么出来了?”

    漆黑如墨的眸子停留在秦王妃的脸上,秦之衍甚至可以看到秦王妃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闪动着的泪光,眼中划过流波般的波动,秦之衍心下划过一抹无奈和叹息,最后,笑了笑,仿若毫不所知一般的,慢慢的走进了秦王妃,并没有追问,秦王妃为何会自己一个人回来了,因为答案,他是早就料到了的,“母妃,用了晚膳有些积食,便出来走走,母妃是要回去吗?我送送您吧!”

    知道秦王妃心情不好,也知道这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什么,秦之衍心疼的同时,也只能装作一无所知了,也免得秦王妃更加的难堪了。

    自己的母亲,怕是不想自己担心的吧?

    只是母妃,您这是何必呢?这样子委屈自己,看得我真的好心疼!

    “你呀,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再走走,就回去吧,早些休息,明日还有许多事情,可别太累了。”秦王妃知道秦之衍是一个谨慎敏感的孩子,她担心秦之衍会看出什么,也免得自己在孩子面前,太过失态了,所以下意识的,就选择了逃避了,只是秦之衍并不会给秦王妃这个机会就是,“母妃,我也走了一会儿了,一会儿送了母妃回去,我再回去休息,也是差不多了。”笑了笑,秦之衍的目光依旧是柔和,眸子中就好似碎入了点点温和的柔光,让人看着,便很舒服,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你这孩子,可是也不嫌麻烦!”秦之衍如今也是大了,自然是不和秦王妃住一起的,不过秦王妃经常想见到儿子,倒是将秦之衍的住处没有安排的很远就是了。

    “母妃,这怎么会麻烦呢?我们一起,也好好好说说话,不是很好?”知道秦王妃此刻心情不好,甚至害怕一个人,秦之衍也是特意在这里等着的,就是不想让秦王妃想太多,免得心情更加的不好了。

    有些事情,他是无法改变的,但是,他会尽力。

    “你呀,走吧,可别耽搁了!”知道儿子孝顺,也是不想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秦王妃很感谢秦之衍什么都没问,倒是撑着笑了笑,和秦之衍有说有笑的回去了。

    “晚间可是吃了什么?吃得还好吗?”秦王妃本来是要和秦王还有秦之衍一起吃饭的,只是上官无忧请了他们两人去,几个长辈在一起,秦之衍倒是不好去了,所以秦之衍倒是没有去就是了。

    “还好,味道都不错,也都是我喜欢的,多谢母妃了。”知道这是秦王妃的安排,秦之衍当然是知道秦王妃对他的疼爱的,对秦王妃的心疼,也就更大了。

    母妃总是这样子善解人意,倒是宁愿委屈了自己,也要成全别人,母亲这样子的性子在王府,终究是要吃很多亏的。

    “你喜欢就好了,我还担心你一个人,吃不好,这样子,我倒是放心了。”秦王妃也是好久没有和秦之衍好好吃饭了,秦之衍如今越发的大了,也倒是越发的忙了,加上文帝非常的器重秦之衍,秦之衍倒是经常出去,秦王妃和秦之衍这几日,还真的是没有好生的见见了。

    “母妃别担心了,小心地上,路滑!”细心的拉着秦王妃,秦之衍一路上都挑着话题跟秦王妃说话,也免得秦王妃有别的时间去想那许多的伤心事了。

    “母妃,您还记得小时候我调皮,那一年才几岁,见着这漫天的白雪,半夜偷偷起来玩雪的事情吗?”故意的想要吸引秦王妃的注意力,秦之衍知道,秦王妃此刻的心情,也只有尽力的,让秦王妃开心了。

    “我自然是记得的,那个时候你才五岁,大半夜的从窗户那里爬了出来,玩了大半夜的雪,第二日就病了,我瞧着你昏迷不醒的,都快担心死了,连忙审问到底是谁竟然让你受寒了,后来问了许久,这才是问出了些门道。后来你病好了,我将你禁足了三个月,连屋子都不许你出,就让你认错了。”想起秦之衍小时候,倒是调皮的紧,完全就管不着,秦王妃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秦之衍好像突然就长大了一样似的,再也没有曾经的调皮了,秦王妃当时还觉得挺诧异的。

    欣慰的同时,秦王妃的心里,隐约的,也是有些怪异的,看着儿子越大,心思就越难猜了,秦王妃的心里,还真的是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

    “可不是吗?我还记得当时母妃你气得都要打我了,只是瞧着我身子弱,倒是没有动手,不过事后虽然没有打我,却是罚我禁足了三个月,还让我每日都抄写五遍《弟子规》,那个时候我手都写软了,可是受够了教训了。”不得不说秦之衍小的时候和许多的男孩子一样的,非常的爱动,也却是是坐不住,秦王妃的这个处罚,的确也是让当时的秦之衍吃够了苦头,印象也是特别的深刻,可是不敢再这样子做了。

    “当然也是你太调皮了,定不下心来,我不好好的罚罚你,到时候翻了天了,岂不是了不得了?”也不知道秦之衍小的时候是随了谁的性子,整个人就是一个混世小魔王一样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整个人一天到晚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到处耍着,要不是秦之衍小的时候就孝顺,秦王妃还不知道怎么头疼呢!

    “呵呵,母妃罚得对,这不,我就记住教训了吗?从那以后,我也再也不敢就半夜偷偷的溜出来玩雪了。”秦王妃倒是很会教孩子,就是捡着秦之衍怕的地方罚,如果秦王妃仅仅是狠狠的打了秦之衍一顿,秦之衍当时那么调皮,估计也是打一顿,也就忘了的,反正他也不在意。

    “你呀,真不知道小时候你那么调皮,这性子怎么就突然转了一样的,如今倒是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秦之衍小时候算是一个性子跳脱,不让人省心的,但是如今,倒是让人省心的过头了。

    小小年纪,风姿卓越,才华横溢,不骄不躁,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子的沉稳,倒是比起其他稍显幼稚的世家大族子弟来说,秦之衍实在是好太多了。

    二十岁不到,可是整个人的思维行为却和三十岁一般的稳重,倒是让文帝好生信任,将许多的任务都交给了秦之衍了。

    这样子优秀的儿子,秦王妃欣慰的同时,有的时候还是很心疼的。

    这人啊,如果出生在一个相对和谐美满的家庭,那么性子就会显得比较柔软,人也相对会单纯一点,就好比是她,小时候被父王母后还有哥哥保护的很好,所以如今性子倒也还是没有变多少,可是秦之衍……

    秦王妃一直都希望可以给唯一的孩子最好的一切,让对方可以快快乐乐,幸福无忧的度过这一生,可是如今看来,似乎,她做的,依旧不是很好。

    “母妃,人总是要长大的,小时候我不懂事,后来渐渐长大了,知道母妃和父王都是为了我好,自然也就努力的改掉身上的坏毛病了。”如果府中没有那个人,那他的生活,怕是真的会单纯许多,也快乐幸福许多吧?

    他的父母感情极好,身份尊贵,如果府中真的没有其他的人干扰,他们一家,自然是热闹有幸福的,说不定,他还会有其他的兄弟姐们,倒是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子,有的时候,有些孤单了。

    “你这孩子……”宠溺的看着秦之衍,秦王妃知道,秦之衍一直都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小时候虽然调皮,但是秦之衍很有原则,从来都不会做过火的事情,对待下人也是很亲和的,也就是性子皮了些,但是那也是小孩子的天性,也没有太过就是了。

    而现在……

    秦王妃直觉觉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让秦之衍突然就懂事了,可是她问了很多次,都问不出查也没查出什么,秦王妃倒是特别的困惑了。

    ……

    一路上秦之衍都尽量的和秦王妃说话,倒是让秦王妃心情好了许多了。

    等送了秦王妃回到院子,秦之衍也没有急着走,跟着进去和秦王妃聊了一会儿的天,说了些趣事,最后见着秦王妃倒是好不容易笑了,秦之衍这才松了口气,见着秦王妃已经面露疲色,倒是告辞了,“母妃既然累了,那我也不打扰了,母妃早些休息,我明日再来给母妃请安!”秦之衍一直都是一个孝顺,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倒是很少让她操心。

    秦王妃见着秦之衍今日为了哄她开心,一向来话不多的,今日倒是说了许多,心里满是感动和暖意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别累着了。”这孩子,总是那么贴心懂事,她这个做母亲的,还真的是做得太不好了,还让孩子为自己担心了。

    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也是她如今要和丈夫和儿子幸福一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她心甘情愿的,所以,她也不能总是怨天尤人的,谁让老天爷,总是喜欢跟他们开玩笑呢?

    “嗯,母妃,儿子告辞!”悄悄的就出去了,秦之衍出去的时候碰到了魏嬷嬷,倒是问起了今日的事情了,“嬷嬷,今日上官侧妃可是来过了?”

    今天上官无忧做出这么一出,怕也是意有所图吧?

    “小王爷你走了不多久,上官侧妃就来了,只是那个时候王妃已经歇下了,老奴便做主拦下了。”魏嬷嬷也是和秦之衍一样的,对上官无忧有些怀疑,只是那人一向来都做得很好,两人也找不出什么就是了。

    “嗯。”点了点头,秦之衍知道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不然上官无忧不会那么大张旗鼓的,“对了,上官侧妃今日来的时候,父王可是还在?”知道上官无忧对秦王的心思,秦之衍当然得好生的问问了。

    “王爷也在的,王妃在休息的时候,王爷一直都是陪着的。”有些话,当着秦之衍这个还没有开过荤的男子到是不好说,魏嬷嬷只是那么提了提,秦之衍瞧着魏嬷嬷脸上说到这事情的时候,划过点点的喜色,秦之衍虽然没有猜出什么,不过也知道秦王和秦王妃感情极好,秦王会陪着秦王妃,也是可以预料的就是了。

    许是父王陪着母妃又刺激到了她吧?

    “嗯,我知道了,你好生照顾母妃,夜间注意些,点些檀香,让母妃睡得好些,我担心母妃今日睡得会不安稳。”心情不好的时候,难免睡觉,也会不安的。

    “小王爷放心吧,老奴会亲自守着王妃的。”魏嬷嬷自然也是知道秦王没有跟着来意味着什么了,心下当然也是为了秦王妃而苦了。

    主子啊,还是太善良了,但凡可以狠下心来,不那么善良,那么自己这些年,就会痛快许多了。

    “嗯,有老嬷嬷了。”魏嬷嬷可是秦王妃身边的老人了,自由就照顾着秦王妃,是秦王妃从南诏带回来的老人了,自然是秦王妃极其信赖的对象就是了。

    “小王爷放心吧,这是老奴应该做的。时辰不早了,小王爷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嗯,那我走了!”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秦王妃,秦之衍最后倒是走了,走在路上,秦之衍想着上官无忧,心下,倒是是十分的复杂的。

    其实,秦之衍真的很不明白上官无忧对秦王的执着。

    当年先帝赐婚,秦王一直都避开,不肯娶了上官无忧,这样子拖了几年,上官无忧都是一个老姑娘了。

    本来是青春美貌,到了后来,倒是成了老姑娘,可是这人却依旧的等着,从来都没有提出过要接触婚约一说。

    后来秦王坚持要娶落阳公主,甚至甘愿放弃自己的王位,经历了种种磨难坎坷,秦王最后得偿所愿,可以和落阳公主双宿双栖。只是秦王愧疚,向帝王求了旨意,帝王也觉得耽搁了上官无忧的终身,为了安抚护国公,便封了这上官无忧为郡主,以作补偿,秦王也亲自上门道歉,允诺会给对方找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以作补偿。

    上官无忧本就是极美,加上老护国公府嫡长女的身份,纵然年岁是大了些,可是有帝王做主,加上又是郡主身份,想要嫁得好,那不是不可能的,当时就有好些男子想要上门求娶,只是这上官无忧也不知道是因为心气高,还是谁都看不上,或者是一女不事二夫,倒是全部都拒绝了。

    这样子又过了一年,这一年秦王和秦王妃都很幸福,两人如胶似漆,不过也因为上官无忧,他们的心里,始终都是愧疚的。

    上官无忧始终都没有出嫁,转眼都已经二十了,最后到了一次秋猎,秦王被野兽围困,当时又有刺客伏击,秦王命在旦夕,也是上官无忧不计前嫌,不要命的冲了过去,挡住了野兽的袭击,还有那致命的一箭,于是这人情,便欠下了。

    这人情又牵扯到秦王的命,人情本就难还,这人命情,自然就更难还,尤其是这上官无忧什么都有,无论秦王送什么,上官无忧都拒绝了。

    那个时候的上官无忧毁了容,不肯见任何人,每日都将自己锁在屋子里,老护国公也是一个疼爱女儿的,见上官无忧如此消沉下去,甚至有一日割腕自尽,老护国公终于是气急了,当时就找了秦王,说秦王毁了他女儿的幸福,当初老护国公甚至都要跟秦王打起来了,两人闹到了御前,弄得先帝都颇为不耐。

    最后,还是上官无忧让人叫了老护国公回去,这事情才罢休,不过上官无忧毁容的消息倒是不胫而走,秦王实在是过意不去,想去探望,秦王妃也是感激上官无忧救了秦王,便也跟着去了。

    只是去的时候,老护国公夫人夫人突然就给两人跪下,求两人救救上官无忧,而老护国公见着女儿不成人形了,最后也拉下了脸皮一起求。

    秦王和秦王妃是做好了被人劈头大骂的准备,结果却碰到两个老人如此恳求的样子,实在是说不出狠心拒绝的话来。最后,实在是无法了,秦王也只好答应给上官无忧一个名分,也算是给护国公和上官无忧一个交代,也免得上官无忧这一辈子都凄惨无比了。

    终究,是秦王对不起上官无忧,秦王也只能如此做了。

    ……

    秦之衍想着这些年自己查到的事情,想着当年秦王和这上官无忧的纠葛,秦之衍还真的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了。

    当年上官无忧本来是不肯嫁给秦王的,说不想破坏了秦王和秦王妃的感情,只是她容貌已毁,加上年岁又大了,实在是没办法嫁给一个好的夫君,最后,老护国公和护国公夫人的劝说下,上官无忧实在是不想父母再为她“担心”,便嫁了。

    她本身就是护国公的嫡长女,后来又被封为了郡主,嫁给秦王,在秦王府,的确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了。

    尤其是上官无忧嫁了进来以后,虽然秦王不曾碰她,但是对她极其尊重,她本人也是非常的低调,不争不抢的,在秦王和秦王妃面前一向来都恪守本分,从不逾越,秦王和秦王妃对她的愧疚和敬重,倒是渐渐的多了。

    而后来渐渐的,上官无忧在府中的地位,倒是越来越稳了,以至于她如今,还真的是屹立不倒,除了只是侧妃这个头衔,秦王能给的,也都已经给了。

    想着这些头疼的事情,秦之衍也实在是无奈了。

    这些年他虽然觉察到上官无忧不对劲,可是他也知道,上官无忧如今既是郡主,又是秦王的侧妃,她身后还有一个护国公府,宫中也还有一位贵妃娘娘,如果真的想要动对方,秦之衍还真的是得好好的计划计划。

    只是以前是他年幼,如今渐渐的羽翼丰满,可是那些事情倒是过了很久很久了,上官无忧素来小心,秦之衍如今,还真的是无从下手了。

    更何况,他也只是怀疑,还真的是没有证据罢了。

    哎……

    其实秦之衍也知道,秦王的确是对不起上官无忧,当年的确是秦王不顾先帝的赐婚,执着避婚,后来更是悔婚想要娶了落阳公主。这样的行为,对一个女子,的确是致命的伤害了。

    虽然先帝和秦王都有弥补,可是女子的名声最大,一个女子被人退婚,不管是什么原因,将来嫁出去了,谁敢保证,她的夫君就不会介意呢?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站在亲疏的立场,秦王妃是他的母妃,而秦王和秦王妃本来就恩爱异常,秦之衍实在是觉得,上官无忧不应该如此执着的。

    因着这层关系,加上上官无忧当年的确也是救了秦王,也是救了他的,秦之衍也不是那等忘恩负义的人,所以这些年,一直都努力的保护秦王妃和自己,也确实是没有和上官无忧起正面冲突就是。

    只要对方有分寸,不到达他的底线,那他能忍,就忍吧!

    只是,秦之衍依旧希望,秦王妃不要那么委屈自己了。

    他受些委屈可以,甚至可以代替秦王妃补偿,可是他不想秦王妃太辛苦了。

    所以,只要看着秦王妃在上官无忧那里受了委屈,秦之衍就无法忍受,真的恨不得代替秦王妃承受这一切才好了。

    什么时候,这一切,才是到头啊?

    ……

    心情有些郁闷,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秦之衍的心思是很复杂的,为了秦王妃,秦之衍对上官无忧心存芥蒂,可是又因着那份子的恩情,秦之衍却是不得不还的。

    内心纠结,秦之衍突然觉得心情倒是非常的烦躁,突然就不想呆在这个王府,也免得压抑了。

    心里这样子想的,秦之衍也的确就那么做了,悄悄的就回去自己的屋子,吩咐人睡了以后,秦之衍倒是从窗外溜出去了。

    借着轻功飞驰在路上,秦之衍走着走着,看着周身不断变化的景色,不知不觉的,竟然来到了相府了。

    他怎么会来到了这里?

    看着相府那两个金灿灿的大字,秦之衍的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渴望,悄悄的潜入了进去,估摸着苏兰芷的房间,竟然是突然就溜进去了。

    这会儿苏兰芷倒是准备睡觉了,回来就去回复了慕容嫣和苏青岚,苏兰芷便回到了自己的兰月阁,此刻,苏兰芷依旧沐浴洗漱完毕,点着灯光,躺在床上,在看书了。

    这是她重生一回养成的习惯,刚重生的时候,夜夜都睡不安稳,最后她找了些书看,渐渐的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睡觉之前看些书,倒是可以增加她的疲惫感,加上看书可以让她不去想拿许多的事情,这样子入睡的时候,倒是也能安然入眠了。

    今日的她,还是拿了一本医术,这医术是她前不久在苏青岚的书房里面找到的,是一本孤本,里面倒是讲解了许多的医理,还有许多她不曾见过的药材,苏兰芷此刻眉头有些皱着,这孤本里面的内容,苏兰芷接触的比较少,加上她的医术基本都是自学的,没有人指导,看起来,要费尽些。

    朦胧的灯光下,那韵黄色的灯光柔和的撒在苏兰芷的身上,让苏兰芷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飘渺,看起来倒是有些不大真实的感觉了。

    尤其是她此刻静静的躺着,偶尔翻动一下书页,眉头轻轻的皱着,屋子里面除了她,倒是没有别人了,安静的除了偶尔翻书的声音,倒是很静谧的感觉了。

    秦之衍来到苏兰芷外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子的画面了,躺在床上的女子,穿着里衣,披着厚厚的棉袄,盖着被子,安安静静的看着书,虽然看起来还很稚嫩,但是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的柔和,非常的舒服了。

    秦之衍的那颗浮躁不宁的心,也在此刻见到苏兰芷的时候,变得安静了许多,一直一动不动的站在外面,透过那微弱的光看着苏兰芷的身影,秦之衍的眸子也不由得就变得柔和了许多了,那颗不大宁静的心,也在此刻,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瞧着苏兰芷,秦之衍就好像在欣赏一幅画一样的,舍不得挪开自己的眼睛了。

    小小年纪,已经是这样子了,长大以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光景呢?

    秦之衍不由得有些好奇了,嘴角的弧度也不由得上扬,倒是显出了他的好心情了。

    不过,他还没有看够,春暖倒是进去了,“小姐,不早了,你看了许久了,再看,眼睛会疼的,还是早早的歇息了吧,可别熬坏了眼睛了。”

    这夜晚看书,的确是很伤眼睛的,苏兰芷如今还小,春暖他们,倒是都很注意的。

    “嗯,好。”刚才一直都是在纠结这医书的事情,倒是忘记了时间了,这会儿见春暖进来了,苏兰芷也是知道不早了,打了个呵欠,倒是准备睡了。

    “小姐躺好,奴婢给你盖好被子,可别着凉了。”春暖小心的扶着苏兰芷躺下,给苏兰芷捻好了被子,将苏兰芷裹得严严实实的,确定苏兰芷不会冷着了,放下了心,“小姐,那窗户,可是要关了?夜里进风,会冷的。”

    “嗯,关了吧!”刚才让开着,也只是想透透屋子里面的浊气,如今要睡了,自然是不能总是开着的。

    自己的身子有多么弱,苏兰芷一直都是知道的,可不敢大意了。

    “那奴婢去关了!”春暖说完就走过去,关窗户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子淡淡的清香传来,春暖倒是好奇的往外看看了看,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怎么她觉得,好像有人呢?

    皱了皱眉,春暖细细的看了一个遍,也没有发现异常,最后只好好生的关了窗户,上了锁,可免得出问题了。

    不过她这样子一锁上,倒是阻隔了秦之衍的视线了,秦之衍此刻站在一棵大树是,瞧着屋内的风景被挡住了,心下不知道为什么,倒是有些失落的。

    “小姐,你睡了吧,奴婢就在外间,有什么事情,就叫奴婢!”苏兰芷也不是那种苛待下人的人,素日里睡觉,也没让人在她的屋子里打地地铺睡觉,倒是给守夜的人在门口准备了被子和软榻,也免得睡着不舒服了。

    大家也因为感激苏兰芷的照顾和细心,自然对苏兰芷的事情,也是格外的上心的。

    “你去休息吧!”苏兰芷倒是很少起夜,让人在外面守着,也是规矩,免得出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照应了。

    听着春暖悄悄的出去,小心的关上了门,苏兰芷看着一室的漆黑,那双眸子倒是显得格外的明亮了,就好似那繁星点点一般的,璀璨无比。

    盯着床头看了许久,不知道苏兰芷在想什么,不过最后,那双璀璨的眸子倒是闭上了,而此时的秦之衍,一直都站在窗户边,细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听着苏兰芷的呼吸均匀了,知道对方已经熟睡,秦之衍这才转身走了。

    漆黑的夜,那一抹白影掠过,好似一阵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的,倒是没有人发现,今日的兰月阁,倒是有陌生人闯入了。

    很快的就回到了自己的院落,秦之衍脑海里,始终都无法驱散那道倩影,想着苏兰芷半躺在床上看书的情景,灯光迷茫,在对方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让苏兰芷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那么的高贵圣洁,倒是一时之间,晃了他的眼了。

    心下所动,秦之衍二话不说就来到了屋子里的书桌旁边,赶紧的磨了墨,执起毛笔,倒是如那行云流水般的,开始将脑海中的画面都给画下来了。

    好似苏兰芷就在他的面前一样的,秦之衍将那样子的画面细细的画了下来,等到画完了,就完全就是刚才那样子的一幕,就真真切切的在秦之衍的面前了。

    秦之衍端详着那画,不明白从来都不画人物的自己,竟然会在今日破了这个规矩,瞧着画面上的人儿,精雕玉镯的,小小年纪,便已经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挪开眼睛的魅力了,如此淡定自若的神色,在对方这个年岁,倒是很少见的。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呢?

    秦之衍如今,还真的希望一点一点的探索进去苏兰芷的内心,知道苏兰芷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了。

    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抚摸着画面上的容颜,秦之衍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苏兰芷手上的那本书上了。

    那书看起来是有些旧了,甚至边角有些磨损,只是不知道,对方一个小女孩子,这是在看什么书呢?怎么好像,年代很久远的样子?

    此刻倒是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细细的去看这本天天书吧了,秦之衍因为练武,视力倒是极好的,极是是夜间,都能视物,刚才若要看,他滋润还是可以看得出是什么的。

    只是,可惜了……

    看着那画端详了许久,秦之衍最后倒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为自己今日如此冲动的行为,倒是颇为不解的。

    看着那画,秦之衍知道自己留着不好,毕竟这样子的画面,让外人知道了,对苏兰芷那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了。

    可是如果撕了,秦之衍又舍不得,最后,秦之衍倒是只好好生的收好,走到了一个暗格处,将那画好生的收着了。

    不过,他还真的是没想到,自己用来储放重要私密物件的地方,今日倒是放入了一个女子的画,这意味着什么呢?

    无奈的笑了笑,秦之衍知道,自己似乎自从见着那双深若古井般的眸子的时候,心就不由自主了,如今倒是越发的沉迷,或许不久后,他真的就动心了,也无法自拔了吧?

    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一向来冷清冷心的他,还会有这样子怦然心动的机会了。

    将东西放好,还原了屋子,秦之衍感觉到纸间那残留的墨香,只觉得那墨香似乎传到了自己的心底一般的,整颗心,都划过一抹淡淡的,无与伦比的悸动了。

    笑了笑,出去一趟,收获颇多,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秦之衍倒是高兴的换了衣服躺在床上,脑海里划过刚才见着的那一幕,秦之衍知道,以后或许很多日子,自己就会想起这样子的一幕吧?

    这样子的记忆,怕是他这辈子,都是小心珍藏了。

    +++++++++++这一天终于是过去了,我是第二日的来临分界线

    美美的睡了一觉,苏兰芷今日起得比往日迟了些,她一醒来,外面的人听到动静,也就进来了,苏兰芷洗漱好,便和往常一样的,去了慕容嫣的烟云阁,去的时候,慕容嫣已经在坐着了,今日苏青岚去早朝,倒是没有那么快就回来就是。

    “娘,您是不是等很久了?我今日睡得沉了些,倒是起得迟了,娘,以后这样子的情况,您不用等我了,可别饿着了肚子了。”

    “没事的,索性我也是刚刚起来,也还不饿就是!”慕容嫣今日的心情倒是不错的,拉着苏兰芷坐下,两人说了会儿的话,早膳就上了。

    因为慕容嫣怀孕,早膳倒是丰富了许多,也是怕慕容嫣吃不下,这样子选择也多了些。

    今日光光是粥,就有白米粥,瘦肉粥,鱼片粥,燕窝粥,还有青菜粥了。

    除了粥,还有包子,馒头,油条,煎饼,甚至连面条都有,还有绿豆糕,梅花糕,等等的。一顿早饭,营养搭配,是苏兰芷特意为慕容嫣准备的,就是为了让慕容嫣更加的有胃口了。

    “兰儿,其实早点不需要那么多的,我们也就两个人,吃不完!”一桌子的早点,倒是比小户人家的午膳都丰富了,慕容嫣虽然出身大户人家,可也觉得有些浪费了些了。

    节俭,一直也是慕容嫣的美德了,尤其是开始礼佛以后,慕容嫣的生活,都素雅了许多,平日里开销也不大,都是能省则省,而那省出来的,慕容嫣倒是将很大一部分都捐了香油钱了。

    “娘,无碍的,您如今身子重,想吃什么,也没个定律,万一厨子做的不是你喜欢吃的,那你不是就不吃了吗?这可不行!”在这一点上,苏兰芷是很坚持的,如今没有什么,比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更加的重要了。

    “你呀,可是比我这个正主还紧张呢!”见女儿也是关心自己,慕容嫣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挑了自己喜欢吃的。不过也发现,自己往日里喜欢吃的,如今倒是真的不喜欢了,苏兰芷让人准备的这些早点,她也只是吃了很少的一部分,许多都是看了就没有胃口了。

    当然,这不是说东西不好吃,只是她如今的口味,越发的刁钻了就是。

    真不知道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一个闹腾的,自从怀孕起来,倒是让她变了许多了,以前的她,可是没有那么挑剔的。

    “娘,就不吃了吗?”见着慕容嫣只是吃了一小部分,苏兰芷看着慕容嫣瘦了一大圈的身子,实在是担心了。

    “差不多了,我也不是很饿,可以了,你多吃点。”苏兰芷也是一个瘦的,慕容嫣同样心疼。

    “娘,您多喝点燕麦粥吧,对您和孩子好!”

    “好,知道了。”对孩子好的,慕容嫣就是不喜欢,也是要喝的。

    ……

    母女两高兴的吃完了晚饭,刚刚的放下筷子,就有人来传话了,“夫人,大小姐,庆王府派人过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