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叶嬷嬷来访目的
    乍一听到庆王府来人了,慕容嫣和苏兰芷都是有些诧异的。舒榒駑襻

    最近因着慕容嫣怀了身子,大家都很小心,所以也有好些日子没有去庆王府了,因着苏振华的事情,大家也都瞒着,担心庆王府那边知道消息了,会不好办。

    可是这会儿倒是来人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交换了一下眼神,都知道,事情是有些麻烦了。

    将心里的诧异隐藏,慕容嫣也不知道庆王府的人今日来是做什么,更加的不知道,今日来的人,是庆王派来的,还是老庆王妃派来的,“来的人是谁?”

    如果是苏青秀派来的,那还好说一些,但是,如果是老庆王妃派来的人,那就有些麻烦了。

    只是,很不凑巧的,有的时候,人们越是不想见到的事情,那就是越要遇到了,“回夫人,是老王妃身边的叶嬷嬷来了。”

    这叶嬷嬷来,那定然就是老庆王妃派来的人了。

    慕容嫣一直都知道老庆王妃不喜欢她,此刻见着叶嬷嬷来了,皱了皱眉,有些担心,“叶嬷嬷可是说了有何事?”老庆王妃肯定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叫人来的,此番前来,必定是有原因的就是。

    而想到老庆王妃的心思,慕容嫣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夫人,叶嬷嬷没说,只是求见夫人。”传来的话,张嬷嬷也不是很清楚的,不过也知道老庆王妃派人来定然是不安好心的,便也有些警惕了。

    “让她进来吧!”吩咐人撤了早点,慕容嫣便坐在了椅子上去,悠闲的和苏兰芷聊天,叶嬷嬷进来的时候,见着慕容嫣和苏兰芷有说有笑的,想着老庆王妃最近的气色倒是越发的差了,而且脾气也变得古怪了许多,有的时候甚至莫名其妙的就发脾气,甚至有的时候会说胡话。

    如若不是老庆王妃如今动弹不得,他们怕也是很不好受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嬷嬷自然是知道老庆王妃之前对慕容嫣下药的事情了,也知道慕容嫣不久于人世,可是如今慕容嫣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倒是老庆王妃,却有那药效发作时候的模样,叶嬷嬷今日,也算是来试探一番,顺便代替老庆王妃敲打敲打慕容嫣了。

    此刻瞧见慕容嫣虽然有些憔悴,但是精神还是不错的,叶嬷嬷压下心里的疑问,行了礼,“二夫人,小姐。”

    “嬷嬷今日来,可是有何事?”瞧见叶嬷嬷对自己倒是恭敬,慕容嫣也没有为难,态度也还算是可以的。

    “二夫人,老奴今日前来,是想问问,二老爷和二夫人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去王府了,老王妃想念的紧,想问问二老爷和二夫人可是最近繁忙的紧,所以没去了?”老庆王妃如今瘫痪在床,孙雪茹和老庆王妃结怨已久,如今老庆王妃只能躺着,孙雪茹直接就将管家的权利全部都揽了过去,对老庆王妃也有些怠慢,再也不似之前的恭敬,苏青秀又是一个不管事情的,老庆王妃如今动弹不得,也无力反抗,只能生生的受着,心里早就憋了一股子的气了。

    想出口恶气,可是苏青秀不管事,老庆王妃也没办法靠着苏青秀,如今,也只能靠着苏青岚了。

    只是苏青岚以前倒是常去看望她,最近倒是好些日子没去了,老庆王妃如今的生活,倒是越发的郁闷了,加上身体也出现了些怪异的地方,本该是属于慕容嫣的,这会儿倒是属于她了,老庆王妃心里害怕,便让叶嬷嬷来一探究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苏青岚一直都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老庆王妃病了,苏青岚之前经常都会去询问的,可是最近,都只是让人送药过去,老庆王妃心里有些不安,叶嬷嬷如今瞧着慕容嫣这个样子,也觉得有些不安了,瞧着慕容嫣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叶嬷嬷心里,就更是不安了,“二夫人,老王妃如今缠绵病榻,倒是有些想念二老爷和二夫人了,希望两位可以去看看老王妃,也免得老王妃总是想念了。”

    瞧着慕容嫣的神色,叶嬷嬷有些疑惑,总觉得慕容嫣如今,有些什么地方,是不一样了,可是她又说不上来。

    慕容嫣瞧着叶嬷嬷偷偷看自己的神色,似乎若有所思,赶忙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免得叶嬷嬷看出了什么了,“嬷嬷多虑了,年关刚刚过,老爷如今,也是有许多的公事要处理,而我也是要管理这一家子的事情,所以一时半会儿,倒是没能来得及去看母妃,过些日子,我们会去的。”

    大苍最重孝道,如今老庆王妃是病了,而且瘫了,做儿子媳妇的,总是不去看,那也是说不过去的,慕容嫣也只能先是答应,等过些日子自己的肚子稳定了,再说就是了。

    “呵呵,老奴也是这么想的,二老爷和二夫人都是孝顺之人,怎么会不去管老王妃呢?如此,老奴倒是好回去回复了。”见慕容嫣是答应了,叶嬷嬷也松了口气,不过看慕容嫣的神色,叶嬷嬷总觉得有些地方是不对劲了的,“只是不知道二夫人和二老爷打算什么时候去看老王妃?老奴也好给个准信,让老王妃有个盼头了。”

    说得倒是老庆王妃有多么想慕容嫣和苏青岚似的,苏兰芷在一边都觉得唏嘘不已,她可不认为,这老庆王妃真的就会想念慕容嫣了。

    这会子,怕是想要做些什么事情吧?

    亏得这样子的借口,她也能想得出!

    “嬷嬷,最近事忙,而且你瞧我,最近倒是病了,也没什么精神,撑着去见母妃,倒是冲撞了母妃了,还是过些时日吧!”慕容嫣也不是傻子,她一直都知道老庆王妃不待见她,所以压根也没有将叶嬷嬷说的话当真,心里也是存了点警惕的,可不想再被老庆王妃算计了去了。

    她如今最重要的,可是保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了,这一次,容不得任何的闪失!

    “二夫人最近是病了吗?”听到慕容嫣说病了,叶嬷嬷倒是打起了几分精神,仔细的敲了敲慕容嫣,发现对方气色的确是不大好,而且似乎也瘦了些,便也信了对方的话了。

    难道,老王妃的药真的有了效果了?

    可是为何,老王妃自己如今好像也有些不大对劲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嬷嬷此刻倒是有些糊涂了。

    “嗯,是病了,有些日子了,如今我也只是呆在院子里,哪里都不去的,就是为了好好养病,免得病情恶化了。”见着叶嬷嬷对自己的关切,慕容嫣倒是打起了几分精神,小心的应付了。

    “夫人可知道怎么就病了的?”瞧着慕容嫣的脸色的确是不好的,叶嬷嬷此刻,倒是关切的询问了。

    “病的突然,也就不大清楚了,只是突然身子就不好了,最近食欲也不好,倒是越发的精瘦了。”说的也挺模糊的,慕容嫣知道叶嬷嬷是有经验的老人了,担心对方看出什么,自然也是不敢多说的,苏兰芷也是觉察到了这点,见叶嬷嬷再想问,便接口了,“嬷嬷,娘亲如今,倒是脾气有些不好了,许是最近烦心事情多了些了,娘亲心情总是不好,连带着饭量也不好了,所以瘦了些。”

    苏兰芷是知道那冥王花的功效的,说的和那冥王花也是有些类似,慕容嫣最近怀了身子,心情有的时候的确是有些暴躁,慕容嫣倒也觉得苏兰芷说的没错,自然也没有反驳,只是摸了摸自己有些疲惫的双眼,看着叶嬷嬷,倒是有些歉意了,“最近精神不济,看来是没办法好生招待嬷嬷了。”

    “二夫人严重了,二夫人既然病重,老奴也不打扰了,免得打扰了二夫人的静休了。二夫人还是好生养着身子才好,免得二老爷和老王妃跟着担心了。”叶嬷嬷说着就准备走了,慕容嫣自然也是不想留着对方,免得留下什么隐患了,倒也没说什么,“有劳嬷嬷走一趟了,倒是我这身子不争气,没办法去看望母妃,还望嬷嬷帮忙转达,说我过些日子好些了,再去给母妃赔罪了。”

    “二夫人放心吧,老王妃定能理解的,二夫人好生休息吧,老奴不打扰了。”

    “嬷嬷慢走,对了,前些日子皇上赐下了些补品,对母妃的身子也是极好的,里面有一个万年的灵芝,嬷嬷一会儿带回去吧,也算是老爷的一份心意了。”他们虽然人不去,但是这礼物,还是要送去的,免得被人编排不孝了。

    “二老爷和二夫人的心意,老王妃自然会明白的,二夫人,老王妃倒是有些想念华少爷了,不知道老奴可否去看看华少爷?”最近相府什么都没有传出去,老庆王妃也觉察些不对劲了,今日叶嬷嬷身上的任务,那也还是挺重的。

    “嬷嬷,可是有些不凑巧了,老爷给振华请了父子教学,如今正在学习呢,老爷对振华的功课,如今也是抓得很紧,嬷嬷这会儿子去,也是不好的。”这算是婉转的拒绝了叶嬷嬷的要求了,叶嬷嬷之前也是知道苏青岚自从苏振华回来,对苏振华比往日严格了许多,也的确是给苏振华请了父子,倒也没有疑心就是了。

    “既然华少爷正在学习,那老奴就不打扰了。”叶嬷嬷身份就算是再高,那也只是个奴婢,如今苏振华正在夫子处学习,她作为一个下人,哪里就能去打扰了主子的学习了?

    叶嬷嬷也是一个识趣的,自然也就没提了。

    “母妃对振华的关心和疼爱,我一会儿会让人转告给振华的,改日让振华去看看母妃,免得母妃总是念叨了。”苏兰芷这会儿在一旁看着慕容嫣说谎都不打草稿的,还是第一次,对自己的母亲佩服的紧了。

    她一直都以为,慕容嫣这些年吃斋念佛的,性子里定然是有些柔软善良的部分,对这些深宅大院里面的事情,很多都是不屑的。苏兰芷都已经做好了慕容嫣会和盘托出的准备了,却不曾想,慕容嫣倒是巧妙的避开了,完全没有给叶嬷嬷怀疑的可能了。

    娘亲这样子做,也是为了相府的安宁吧?还有肚子里的弟弟,娘亲是在保护他吗?

    看来,娘亲对这个孩子,的确是越发的在意了,这是好事。

    “华少爷如今如此用功,老王妃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只是华少爷如今苦读,想来素日里也是辛苦的,二夫人可是有打算接了月儿小姐回来?”叶嬷嬷今日也算是身兼数职了,一来要试探慕容嫣的身体状况,还得问问苏振华的情况,最重要的,就是要弄清楚,为何最近,都没人传消息出去给他们了。

    这会儿说起了苏玲月,也不过是想多安排一个人进来就是,也免得他们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如今母妃病重,兰儿自己身子也不好,我们这一房的人也没有人可以好好照顾母妃的,我心里本就愧疚,那日玲月主动要照顾母妃,我也是松了一口气的,玲月这孩子倒是极其的孝顺,我深感欣慰。”也没说接回来,更没说不接,叶嬷嬷听着慕容嫣这些有点没头脑的话,倒是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了。

    二夫人这是故意的吗?怎么岔开去了?

    “那二夫人的意思……”瞧着慕容嫣没有发话,叶嬷嬷心里也是着急的。

    柳姨娘都有好些日子没有和他们联系了,叶嬷嬷也着急啊!

    “我本来是想让玲月尽孝的,不过玲月如今想回来照顾振华,那我过几日就去接了她回来吧!”想回来照顾苏振华,那意思不就是不想呆在老庆王妃的身边了吗?叶嬷嬷只觉得慕容嫣这话倒是很容易让人多想了,赶忙干笑了一下,解释到,“月儿小姐自然是孝敬的,只是华少爷如今还小,月儿小姐难免会有些担心华少爷了。”

    这算是替苏玲月解释了,只是叶嬷嬷也不好说的太明白了,毕竟这苏振华和苏玲月的姨娘的事情,还真的是个禁忌了。

    “振华这里,我和老爷都会照顾到的,玲月倒是可以不用担心。”这话倒是直接就将叶嬷嬷的话给堵回去了,叶嬷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非常亲和好说话的慕容嫣,今日好像有些不对劲一样的,总觉得对方怎么有些不明白她话里面的意思呢?

    目的没有达到,叶嬷嬷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只好再接再厉了,“二夫人,老王妃的意思是,月儿小姐如今还小,华少爷就更小了,两个孩子一起,也是有个伴了,老王妃身边有我们伺候也就够了,月儿小姐人也小,帮不上什么的,不如让她回来,和华少爷有个伴了。”

    这话的意思够明确了吧?叶嬷嬷就不信了,慕容嫣还可以装傻充愣。

    果然,听到叶嬷嬷的话,慕容嫣这会儿,倒是想了想,“嬷嬷说的,也是……”

    “二夫人,月儿小姐毕竟是相府的千金,总是在庆王府也是不好的,再说月儿小姐还小,在相府,有二夫人教导,这样也是好的,老王妃的意思就是让月儿小姐回来,不知道二夫人的意思……”剩下的,叶嬷嬷相信自己不用说,慕容嫣都会明白的。

    她刚才来的时候,已经在打探柳姨娘和郑姨娘的事情了,不过这府里的人各个嘴巴都严严实实的,她什么都问不出来,如今,也只好照着原计划走了。

    苏玲月已经在王府带了好些日子了,再不回来,也不是回事情了。

    “母妃的意思,我明白的,过几日我就让老爷去接了玲月回来,好生的教养。”慕容嫣知道,苏玲月作为苏青岚的女儿,怎么都不会真的一直就放在庆王府的,回来是早晚的问题,如今,也是避无可避,也只好拖一日是一日了。

    “如此,那就有劳二夫人了,月儿小姐是个懂事的孩子,二夫人好生教养,月儿小姐以后定然会孝敬二夫人的。”见慕容嫣松口了,叶嬷嬷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也不忘了替苏玲月说好话,也免得慕容嫣到时候对苏玲月不好了。

    这没了娘的孩子,如今相府又是慕容嫣把持,老王妃不担心才怪!

    “嬷嬷放心吧,玲月也是老爷的孩子,我会好生的让人教养的。”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慕容嫣可没那个闲工夫自己去教养了。

    “二夫人能这样子想,那就是月儿小姐的福气了,二夫人以后也会收获颇多的。”意思不就是慕容嫣只要好好的对待苏玲月,将来苏玲月也是会孝顺慕容嫣的吗?

    叶嬷嬷这样子说,也是担心苏玲月经常和慕容嫣接触,慕容嫣会跟苏玲月过不去了。

    苏玲月毕竟和苏振华的不同的,苏振华是男子,和慕容嫣的接触不多,但是苏玲月作为女儿,怕是免不了和慕容嫣的接触了。

    只是叶嬷嬷不想苏玲月过得不好就是了。

    “玲月是个孝顺的孩子。”笑了笑,苏玲月是怎样子的,慕容嫣虽然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接触了几次,慕容嫣还是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敌意的。

    这样子的一个女儿,将来真的会孝敬她吗?

    慕容嫣并不是傻子,分不清楚真心和假意了。

    这苏玲月如果还小,或许自己是可以好生的教养对方,免得对方对自己总是那么含着敌意了,只是苏玲月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了,也有了对生母的记忆,她再做生母,也是徒劳了。

    苏振华的事情,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慕容嫣可不会真的善良到别人威胁到自己,她都不在意了。

    ……

    叶嬷嬷今日倒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见慕容嫣神色不好,也有些疲惫了,料定了慕容嫣此时此刻就是那药效发挥了效应,再看着慕容嫣的手腕上的确是戴着老庆王妃给的佛珠,叶嬷嬷完成了任务,倒也没必要久待了,“二夫人身子不好,老奴就不打扰了,老奴得回去照顾老王妃了。”

    一会儿还得去打听一下,看看柳姨娘和郑姨娘都怎么了,为何都没有传出去消息?

    “嬷嬷辛苦了,张嬷嬷送嬷嬷出去,顺便把那灵芝给嬷嬷带上。”吩咐人送叶嬷嬷出去,慕容嫣倒是有些歉意了,“劳烦嬷嬷辛苦一趟,嬷嬷回去,麻烦转达我的歉意了。”说完就给紫儿使了一个眼色,紫儿倒是机灵的就将三两银子给了叶嬷嬷了,那叶嬷嬷看着那足足三两的银子,可是她一个月的月俸了,赶忙笑嘻嘻的就接了,倒是高高兴兴的就走了。

    一路上,叶嬷嬷自然是不忘记对张嬷嬷打探府中的事情,“张嬷嬷,我瞧着府中怎么比往日里冷清了许多了?这大清早的,姨娘们难道都不来给二夫人请安的?这可是太没规矩了些!”

    叶嬷嬷刻意的挑了大清早的过来,就是想顺道见见柳姨娘或者是郑姨娘了,也好知道相府最近的动向,大清早就赶来了,掐着时间来见慕容嫣,却是没有想到,除了见到苏兰芷,倒是谁都没有见到了。

    “叶嬷嬷,夫人喜静,也不想几位姨娘太辛苦了,便面了几个姨娘的请安,只是让大家抄写佛经,免得来回的跑,冻着了。”张嬷嬷和叶嬷嬷不是同路的人,自然不会跟叶嬷嬷说出叶嬷嬷想要知道的话的,只是将这个借口摆出来,叶嬷嬷听了,顿时觉得慕容嫣实在是太过仁慈了,“二夫人这样子倒是体贴了他们,只是这姨娘们没有时时刻刻的敲打,实在是不像话了,到时候爬到主子的头上,那岂不是无法无天了?这早晨的请安,还是最好不要免了的好,我瞧着兰芷小姐都去给二夫人请安了,这些姨娘们难道还能大过了兰芷小姐去?”

    这话看起来是替慕容嫣着想,可是这叶嬷嬷哪里会那么好心?无非是想让大家都去慕容嫣那里混个眼熟,这样也方便去打探消息,顺便巧遇苏青岚了。

    张嬷嬷将对方的心思看在眼里,心下一片不屑,面上却也是和气的,“夫人仁慈,这是姨娘们的福气!”也没多说,张嬷嬷知道叶嬷嬷是老庆王妃的心腹,也是个精明的,可不想让叶嬷嬷看出什么来了。

    “二夫人一向来都太过仁慈了,只是这仁慈对有些人,那可就是放纵了。”意思就是撺掇张嬷嬷去劝慕容嫣,不过张嬷嬷却装作不懂,只是将那灵芝递给了叶嬷嬷,“叶嬷嬷,这是夫人吩咐的灵芝,这东西最是好了,你回去让人给老王妃入了药,对老王妃的身子倒是极好的。”

    “还是二老爷和二夫人有心啊!”看着那灵芝,倒是大大的一个,年份很久了,的确是好东西,千金都难买了,叶嬷嬷心下叹息,对苏青岚的孝心,也是对苏青秀的冷淡有些不满了。

    “叶嬷嬷,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出去吧!”可不想叶嬷嬷再在这里弄出什么幺蛾子,张嬷嬷尽职尽责的要送叶嬷嬷出去了。

    不过叶嬷嬷还有自己的打算,却是拒绝了,“张嬷嬷,你要伺候二夫人,还要管理这院子里杂七杂八的事情,想来也是很忙的,这路我也认识,索性也不远,我自己去就好了。”刚才来的时候,也没问道什么,这会儿走了,她可得想办法问一下两个姨娘的情况,也免得出了什么事情,却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嬷嬷是想支开张嬷嬷,再寻着机会去看看两位姨娘,却是不想,张嬷嬷心里对叶嬷嬷本来就警惕,自然是防着她了,“叶嬷嬷,夫人已经吩咐让我好生送你回去,我自然是要送你上车的,也免得夫人责怪了。”

    “无碍的,也就一段路而已,我对这里也熟悉,张嬷嬷你就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好!”见张嬷嬷倒是不肯松口,叶嬷嬷有些着急了,她总觉得相府是有些不对劲的,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了。

    她得弄清楚才是了。

    不过张嬷嬷知道叶嬷嬷的心思,自然是不会妥协,倒是完全没得商量了,让叶嬷嬷好生懊恼,“叶嬷嬷,这是夫人吩咐的事情,你还是让我做好,才好回复夫人了,请吧!”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张嬷嬷这副坚定的样子,看的叶嬷嬷的心里一阵气急,想说什么,可是偏偏知道这张嬷嬷性子也是一个倔强的,自己说了也没用,只是不甘的看了身后一眼,不情不愿的转身跟着张嬷嬷走了。

    走了些路程,叶嬷嬷倒是找了借口跟张嬷嬷说话,想让张嬷嬷改变主意,只是张嬷嬷觉得叶嬷嬷这人行踪可疑,越发的不肯,弄得叶嬷嬷实在是好生无奈。

    一路上,叶嬷嬷都在想怎么避开张嬷嬷,正想着呢,转眼就看到了角落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叶嬷嬷倒是突然就想起了什么,倒是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了,“张嬷嬷,我,我想如厕……”面色看起来倒是颇有些隐忍了,叶嬷嬷这样子,倒是张嬷嬷始料不及的,站在那里,一时半会儿,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人家内急,她也不好逼着人家跟着自己走啊,这也过分了些了,只是,放对方离开,张嬷嬷也不大放心。

    刚才一路上,叶嬷嬷的意思就是想支开她,张嬷嬷瞧得清楚,自然不会轻易的就让叶嬷嬷走了。

    可是现在……

    瞧叶嬷嬷看起来挺难受的,张嬷嬷也不好做得太过了,毕竟叶嬷嬷也是老王妃的人,做过了,吃亏的,也是她,“那我陪你去吧!”

    “不了,我自己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回来!”好像急得不行了,叶嬷嬷赶忙就跑开了,张嬷嬷见着对方那么着急,想了想,还是决定跟过去了。

    ……

    而那边晴儿站在角落里,看见叶嬷嬷见着自己以后倒是假装要上厕所,晴儿也是心领神会,赶忙就等在路口处,准备将准备好的字条塞给叶嬷嬷,然后跑开了。

    可是她才刚刚准备走过去,却突然就看到了眼前有一双精致的绣鞋,看着那双小鞋,晴儿顺着那裙子往上面看去,只看到那一条绣着红梅的棉裙上面,是一件粉色的百蝶穿花银鼠厚缎袄,身上披着一件纯白色的大氅,整个人看起来,美极了,尤其是那精致小巧的五官,让人看着,便觉得眼前晃过一抹亮光。

    “大,大小姐……”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会在这里,晴儿看着苏兰芷脸上浅笑的容颜,看起来倒是亲和,不过晴儿却觉得自己背后冷汗淋漓,只感觉自己内心的秘密和打算都全部被曝光了一样,晴儿的心里,很是不安了。

    大小姐怎么就出来了?往日这个时候,大小姐不是会陪着夫人说说话,坐好一会儿才会出来的吗?怎么今日……

    被苏兰芷那双古井般的眸子盯着,晴儿虽然年岁比苏兰芷大,可是还是觉得有种被人抓包的感觉,顿时只好低着头,生怕苏兰芷看出了什么了。

    苏兰芷见着晴儿那心虚的样子,倒是也没有责怪,只是漫不经心的说道,“晴儿,你不在院子里照顾郑姨娘,出来这里是作甚?”郑姨娘被禁足了,晴儿作为郑姨娘的丫鬟,虽然没有被禁足,可是她毕竟是郑姨娘贴身之人,随随便便的出来,自然是不可以的就是。

    更何况,这里是慕容嫣的院子附近,这晴儿来这里,似乎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大,大小姐,奴婢只是见郑姨娘这些日子没办法出来,想出来给郑姨娘带些红梅回去,也免得郑姨娘心里烦闷了。”慕容嫣院子附近有一大片的红梅,到了这个季节,开得极其的美艳,这晴儿也算是激灵,这样子蒙骗,倒是可以过关的。

    “哦,是吗?”笑嘻嘻的看着晴儿,苏兰芷自然是看着叶嬷嬷停留下来等待的身影,只是没有见着晴儿,瞧着张嬷嬷追了上去,只好继续走了,苏兰芷倒是好笑的看着那晴儿,“郑姨娘在院子里的确也是待得久了。你倒是一个有心的,云珠,去陪着晴儿摘些红梅,注意别弄坏了。”

    “是!”

    “大小姐,不必了,奴婢自己去就好了,不敢劳烦云珠!”如果让云珠陪着自己去,那自己岂不是找不到机会将消息告诉叶嬷嬷了吗?

    晴儿着急,自然是不能让云珠跟着去的,不过苏兰芷是早就知道对方的打算的,当然不会让晴儿得逞的,“你一个人去也是不好的,那园子有人守着,你也不一定进得去,有云珠陪着你,你也好采些好看的红梅给郑姨娘带回去,去吧!”

    “可是奴婢不敢麻烦云珠。”她虽然也是一等丫鬟,可是她只是一个姨娘的一等丫鬟,哪里比得上云珠的身份?

    这点自知之明,晴儿还是明白的,更何况她还要想办法让外面知道他们如今的处境,她和郑姨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当然也是要尽力的!

    “不麻烦的,云珠,顺便也给我采些!”完全没有在意晴儿那都快要哭出来却还假装笑着的样子,苏兰芷直接吩咐了云珠,云珠拉着不甘心的晴儿就走了。

    晴儿倒是真的没有想到,眼看着就可以将消息给了叶嬷嬷,让老庆王妃想办法来帮他们,如今却只能看着叶嬷嬷远去,失去了最好的机会,心里不由得对苏兰芷这个半路跑出来的程咬金恨得牙都紧了。

    苏兰芷瞧见晴儿眼底的不甘心,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了,“看来,相府要完全的安宁,还有好些事情没做呢!”

    郑姨娘如今,倒是越发的不安分了,看来自己,得找个好机会,除去对方才是。

    只是最近连番动作,苏兰芷也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如今,也只有徐徐图之了。

    还有那个张姨娘……

    想起张姨娘的表里不一,苏兰芷总觉得有些古怪,可是让云珠观察了好几天了,那张姨娘倒是一个谨慎的,到现在苏兰芷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真的是郁闷了。

    ……

    回到自己的院子,苏兰芷想着今日叶嬷嬷来的目的,想着叶嬷嬷对慕容嫣的试探,尤其对慕容嫣的身体格外的关注,心里也猜到了老庆王妃如今,估计是开始毒发了。

    照理说没有那么快的,只是老庆王妃最近连番受刺激,身子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加上或许瘫痪了,整个人的脾气也变得有些暴躁,那毒,自然也就提前的发了。

    看来再过些日子,自己或许得去好好看看,这人自作自受的结果了。

    只是如今,苏玲月马上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柳姨娘和苏振华的事情,怕是就瞒不住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如今娘亲还没有过三个月,胎还不稳定,还是不宜有操劳和打搅了,她该想个什么办法,推迟一下呢?

    这事情,能晚些让那边的人知道,就晚些的好,看来苏玲月,还是不要那么早接回来才是。

    只是,该怎么做呢?

    老庆王妃如今派了叶嬷嬷亲自上门说了,他们不去也是不好的,免得老庆王妃心里就更加的怀疑了。

    苏兰芷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将这事情交给苏青岚处理了。

    +++++++++++++++我是云珠回来了的分界线

    “小姐!”云珠这会儿手上拿着一株红梅,开的极其的艳丽,倒是让苏兰芷整间屋子都明亮了不少了。

    瞧着那火红的颜色,苏兰芷倒是笑了笑,吩咐云珠将红梅放好,这才开始询问了,“叶嬷嬷可是走了?”

    “小姐放心吧,叶嬷嬷已经走了。”

    “晴儿没见着她吧?”

    “奴婢一直跟着晴儿的,一路上都拉着她说话,后来甚至主动送了她回去了,她没有机会见到叶嬷嬷。”不得不说,云珠现在和苏兰芷配合的倒是越发的默契了,苏兰芷瞧着云珠,倒是越发的满意了。

    “这就好。”

    “小姐,这晴儿今日,倒是好安分,小姐是不是要想个办法,好好的处置了她了?”如今慕容嫣怀上了孩子,短期内是可以隐藏的,可是长此以往呢?到时候慕容嫣显怀了,可怎么办?

    “她是一定要处置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最近先后处置了苏振华和柳姨娘,动作都大了些,如果再惩治一个郑姨娘,难保老庆王妃不会狗急跳墙,又送了人进来了,苏兰芷如今,还是得从长计议。

    “只是小姐,奴婢今日瞧着那晴儿倒是一直都想甩开奴婢,看样子也是一个有主意的,这样子的人,留在府内,时间长了,还真的是一个大麻烦了。”

    “放心吧,她如今也蹦跶不出什么的,寻着个机会,会把她赶出去的!”相府也不是那么平静的,想来许多人都是在关注着他们,所以,动作太过频繁,引起了注意,就不好了。

    “小姐说的极是。”对苏兰芷,云珠如今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此时知道苏兰芷对晴儿已经存了要除去的心思,也就不着急了。

    “爹爹一会儿回来了,就让人通知我。”这事情,还得早些跟爹爹说才是,免得出事情了。

    “是!”

    “好了,也没什么事情,你下去吧!”苏兰芷倒是不大喜欢身边总是有人跟着,一般在自己屋子,苏兰芷比较喜欢一个人,看看书,绣绣花什么的。

    “是,小姐!”知道苏兰芷的习惯,云珠悄悄的就关了门出去了,苏兰芷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想着最近的事情,也有些头疼就是了。

    ……

    好不容易等到苏青岚回来了,苏兰芷赶忙就去书房见苏青岚了,苏青岚见着苏兰芷来了,自然也是知道叶嬷嬷今日来过的事情了,“兰儿,今日叶嬷嬷来,可是说了什么了?”

    如今苏青岚对老庆王妃,倒是大不如从前了,任谁被如此算计欺骗,心里都不是很好受的,更何况,那人还是他亲生的母亲!

    谁愿意被自己的亲生母亲算计欺骗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