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宫中盛宴
    心里也是没有之前般对老庆王妃信任了,今日叶嬷嬷一来,苏青岚瞧见苏兰芷那么早就找了自己,心里也是料定了肯定是有些什么事情的,不然苏兰芷也不会来打扰他了。

    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苏青岚想着自己的母妃已经瘫痪在床上了,还是如此,心痛,自然是难免的。

    只是如今的他,不再是之前的他了,他知道,自己还有妻儿需要守护,自然不会碍于母子的情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兰芷倒是不知道苏青岚的心里变化的,只是见着自己一进来苏青岚就问了叶嬷嬷的事情,心里有些诧异苏青岚的敏感,不过也觉得苏青岚直接说了,倒是省了她找机会再说的借口了,倒是也没有迟疑,直接就将叶嬷嬷的目的说了,“爹爹,叶嬷嬷今日来,说是祖母想我们了,意思是我们许久没有去看她,想让我们去了。”

    知道老庆王妃是苏青岚的亲生母亲,苏兰芷也知道,自己如果一开口就说出叶嬷嬷最终的目的,怕是苏青岚会受不了,这会儿只好先说些话,做铺垫了。

    不过,苏青岚自然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老庆王妃派人过来,不可能就是简简单单的想他了,定然是还有别的目的,“她可是还说了些什么?”曾经碍于母子情分,他许多事情都忍着,可是结果呢?

    如果总是这样子,那他,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叶嬷嬷还说,月儿妹妹在王府待得久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希望我们可以接了她回来,和弟弟也好有个照应!”这个,估计就是叶嬷嬷今日最主要的目的了,如今老庆王妃完全没有了相府的消息,想来也是着急的。

    而苏玲月自然是比姨娘们好多了,姨娘们做事情,很多时候都会被限制自由,可是苏玲月就不一样了。

    苏玲月这是相府的小姐,是主子,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束缚和顾忌了,到时候相府真的有了什么事情,那苏玲月也是好回去给他们报个信的!

    “兰儿,这事情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处理的!”这里面的歪歪肠子,苏兰芷知道,苏青岚自然也是知道的,如今柳姨娘没了,苏振华也被送去了庄子,这些事情暂时都是瞒着老庆王妃的,可是如果苏玲月回来了,那想瞒着,就难了。

    如今慕容嫣胎儿未稳,苏青岚自然也是不想有麻烦上门的,和苏兰芷一样的,苏青岚的办法自然也是托了。

    “爹爹,早膳炖了些粥,你要不要喝些?”转移了话题,苏兰芷亲耳听到苏青岚说会处理,心里也放下了,对这事情也没多问,反正,她是相信苏青岚的。

    “出门之前已经吃过了,如今也不是特别的饿,一会儿我和你们一起用膳吧!”倒是拒绝了苏兰芷的好意了,如今年关过了,苏青岚也开始忙起来了,哪里顾得上喝粥?

    苏兰芷瞧出苏青岚公务繁忙,便也没打扰,寻了个借口就走了,“爹爹既然忙,那我就先回去了,午膳的时候我再让人来通知爹爹!”

    “也好!”

    ……

    这事情也不知道苏青岚是怎么处理的,反正苏兰芷只知道,第二天苏青岚比往日回来的晚了些,据说是去了庆王府了,也不知道苏青岚和庆王妃说了些什么,苏玲月倒是暂时没有回来就是。

    苏兰芷见着事情暂时解决了,心里的大石也算是放下了些,这几日都好生的照顾着慕容嫣,就希望慕容嫣的身子可以早些好起来。

    好在在苏兰芷和孙太医的努力下,慕容嫣的胎儿倒是渐渐的稳定了,苏兰芷还来不及高兴,结果这一日,倒是接到了宫中的旨意了。

    皇宫寿宴,虽然不是整寿,却也是想热闹一番,美其名曰是让宫中热闹热闹,可是谁知道,这皇后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呢?

    苏兰芷对皇后终究是有些芥蒂的,前世,她和秦焰是一路的,自然和皇后是仇人,今世虽然她没有和秦焰走到一处去,可是和这皇后,似乎也还是做不成朋友。

    想着府中的张姨娘是皇后送的,苏兰芷不由得觉得这皇后实在是多事,插手别人家的家务,放进来这么一个人,还真的是不好收拾了。

    其他的姨娘,倒是没有这张姨娘的背景,好处理多了,可是这张姨娘……

    想着这张姨娘最近越发的乖巧,苏兰芷心里越发的觉得此人不简单了。

    许是对方发现了什么,所以如今,正在韬光养晦吧?

    不过苏兰芷倒是不在意这张姨娘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是了,反正,她是不会对任何给他们造成威胁的人手下留情的!

    接到了旨意,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想着要再一次的进入那豪华庄严的宫殿,苏兰芷还真的是说不出是什么心情了。

    那里有太多她不堪的痛苦回忆,甚至皇后的宫殿,正是前世葬送她的地方,再一次去那里,自己,该是用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心里,倒是有些不平静的,不过,好在东西也都是准备好了的,苏兰芷如今,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

    慕容嫣瞧着苏兰芷,想着自己不能陪着去,倒是很担心的,“兰儿,明日进宫,你就和你大伯母他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知道吗?”

    “娘,这话您已经说了很多遍了。”知道自己不管是多么懂事,在父母看来,自己都只是一个孩子而已,苏兰芷也乐得当一个孩子,感受父母的关心和爱护了。

    “是说过很多遍了,可是宫中比不得家里,你万事都得小心,别人没有问到你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要说,免得惹祸上身,知道吗?记住,万事小心为上,千万不可出头。”知道自己的女儿谨慎,可是皇宫毕竟是一个是非之地,慕容嫣真的担心,苏兰芷会遇到危险了。

    他们相府如今也是如日中天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心生嫉妒,想要加害于他们呢?

    “娘,您放心吧,我省得的!”这些,就是慕容嫣不说,苏兰芷也会小心谨慎的。

    只是,这仅仅是她小心就可以避开的事情吗?

    这一次皇后突然就大摆寿宴,苏兰芷已经是觉得诧异了,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什么,是她所不知道的。可是躲不过的,她如今,也只能是面对了。

    希望,一切都可以顺利吧!

    “兰儿,明日去的人多,你可得步步跟着你大伯母,可别走散了,皇宫比相府倒是大了许多了,得注意些!”如果可以,慕容嫣还真的是不放心苏兰芷一个人进宫了。可是如今她身怀六甲,胎儿不稳,也去不得,也只能把能说的,都给苏兰芷说了,也免得苏兰芷担心就是。

    见着慕容嫣紧张,苏兰芷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可不想慕容嫣为了她担心了,“娘,您放心吧,爹爹不也去吗?没事的!”

    “你爹爹是男宾,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你还是跟着你大伯母好些!”慕容嫣这话说的对,苏青岚是男子,肯定和苏兰芷会分开的,所以慕容嫣倒是主要是想将苏兰芷交给席乐荣了。

    “好,好,娘,我会好好跟着大伯母的,您就放心吧!我和雅姐姐他们,都有伴的!”好在慕容雅他们也是要去的,苏兰芷挺开心。

    “你呀。”见苏兰芷倒是没有担心,慕容嫣只觉得自己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只是女儿都没有去过宫中,慕容嫣哪里能不担心呢?

    “娘,好了,您早早的睡觉吧,我也该睡了,不然明日起迟了,就真的不好了。”笑嘻嘻的哄着慕容嫣就去睡觉了,慕容嫣无法,只好又叮嘱了几句,这才不放心的去睡觉了。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院子,苏兰芷沐浴完毕,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有些薄弱的月光,想着明日的事情,虽然有些诧异,不过,经历了那么多,她倒是能够坦然面对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就是了。

    ……

    一夜,倒是好眠,因为第二日要早早的进宫,苏兰芷天没亮就起来了,不过人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任由着春暖他们摆弄着自己,苏兰芷逼着眼睛,还有些没睡醒了。

    这宫里的规矩就是麻烦,祝寿也挑那么早的时辰,她家距离宫里也有个把时辰的距离,还真的是要命了。

    想着苏青岚每日的早朝,苏兰芷也觉得实在是辛苦了,尤其是这寒冷的冬日,大家都猫在床上舍不得起来,这样子,还真的是有些难受了。

    难得的打扮,苏兰芷今日穿的是一件桃红色妆花绫子对襟小袄,白纱挑线织金裙子,脸上略施薄粉,整个人看起来明媚动人,看起来就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一般的,让人只觉得看到了那即将破茧成蝶的惊艳了!

    头上因为还没有及笄,只是简单的梳了两个少女发髻,高高的竖起来,上面镶嵌了一对玉质的梅花,洁白无瑕,而那中心是一颗红的圆润耀眼的红宝石,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了。

    红色的绸子在发髻的末端织成了两个漂亮的蝴蝶结,还留下了点点的绸带,风轻轻的吹过,倒是让人觉得苏兰芷整个人看起来都多了一份飘逸灵动之感。

    不得不说秋霜几人的手,的确是很巧,虽然没有过分的浓妆艳抹,却将苏兰芷那骨子里的气质,完全的释放了出来,让人都挪不开眼了。

    “小姐可真美啊!”饶是见惯了苏兰芷的春暖等人,此刻见着苏兰芷好生的装扮了,都有些愣神了。

    他们的小姐,如今可是出落的越发的美丽了,这种美,又是不同于寻常的美,倒是多了一份淡定从容,那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淡漠,让人看着,便没办法挪开眼睛了。

    苏兰芷瞧着几个丫鬟那惊艳的眼神,看着镜中的自己,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了。

    女人都是爱美的,只是如今,看着自己的脸,苏兰芷倒是希望自己可以平凡一些,这样子,至少,她想过自己平凡的日子,也是容易些了。

    “差不多了,去娘亲那里请安吧!”临走之前,还是要去慕容嫣那里看看,顺便一起吃早点的,不然到时候去了宫里,什么都束缚着,还不知道会不会饿。

    “是,小姐,今日就披这件白色的狐裘如何?”拿来了一件雪白色的狐裘,这可是雪狐的毛皮做的,洁白无瑕,一点瑕疵都没有,非常的暖和,也非常的华贵。

    “就这一件吧!”穿一件白色的狐裘,和里面的衣服搭配,也不至于太过鲜艳,苏兰芷倒是很喜欢的。

    “好,那奴婢给小姐披上!”

    一切准备就绪,苏兰芷便去给慕容嫣请安告辞,两人一起用了膳,慕容嫣百般的担心,最后,也都化成了一句话,“兰儿,万事谨慎。”

    “娘,放心吧,今日我可能会回来的晚些,娘您记得喝燕窝粥,可不能断了,还有,多吃些,我回来可是要检查的!”慕容嫣最近的胃口是好了些了,苏兰芷瞧着也欢喜,倒是放下心了不少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宫中去迟了不好的!”宫里人多嘴杂,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慕容嫣可不想苏兰芷被人拿了把柄了。

    “娘,那我走了!”刚走了几步,慕容嫣却好像不放心似的,叫住了苏兰芷了,“等一下!”

    “娘,怎么了?”

    “忘了跟你说了,宫中规矩多,今日虽然是赴宴,可是你定然会吃不饱的,带些点心去吃,还有这个食盒,里面放了一些吃食,这食盒可以保暖一阵子,你就放在马车里面,回来的路上如果饿了,就吃些。到时候如果冷了,你就让人给你热热。”这人去了宫里面,就算是面前摆了许多的吃食,哪里能一直吃个不停了?

    规矩多,大家的束缚也就多了,美味吃不得,慕容嫣还真的担心苏兰芷饿着了。

    “娘,带些点心就够了,这个……”苏兰芷的胃口本就不大,也不担心饿的,此刻见慕容嫣吃食都准备好了,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的。

    “你听我的,你没有进宫过,却是不大清楚的,你拿着,一会儿你饿了就知道了。”皇后的寿宴,想来也是一天的事情,回来都晚了,这一日都不得好好的吃东西,不饿才怪!

    见慕容嫣坚持,苏兰芷也不好驳了慕容嫣的好意了,接过了食盒,倒是笑了笑,“谢谢娘!”

    “好了,快去吧,别迟了!”苏兰芷接过了食盒,慕容嫣也松了一口气,便催促着苏兰芷离开了。

    ……

    因着苏兰芷年幼,慕容嫣和苏青岚都不放心,所以倒是让苏兰芷跟着席乐荣几人,只是两家有些距离,来来回回的,也是耽搁了时间,误了进宫的时辰,所以两家人都是商量好辰时在宫门口一起进宫,也好有个照应了。

    一路上,苏兰芷倒也太平,因着出门的早,到宫里的时间,也是早了些,便在宫门处等着席乐荣他们了。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人,苏兰芷倒也不着急,坐在马车里看书,听见来来往往的声音,却也是谨慎小心的。

    可是没大一会儿,便有人过来了,“大小姐,奴才刚才听说,靖北侯府的夫人小姐们都已经先被皇后娘娘召进宫去了,小姐,我们是不是还得等着?”

    “这个消息,可是准确?”明明是说好的,此刻听闻席乐荣他们已经进去了,苏兰芷倒是好些差异。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守门的侍卫见着相府的标记过来说的,说是侯府的夫人本来是打算等的,只是皇后娘娘召见,便先进去了,让小姐来了以后不必等着,直接进去就是了。小姐,你看……”老马在外面也是纠结的,他们小姐年幼,初次进宫,没有个照应怎么行呢?

    可是为何,倒是没有等小姐呢?

    “既然大舅母他们进去了,那我们便也一起进去吧!”人既然是进去了,苏兰芷自然也不用在外面等了,免得耽搁时辰。

    “小姐,奴婢扶你下去!”因着是进宫,带的人多了,也不方便,苏兰芷今日只带了会武功的云珠,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了。

    “嗯!”小心的下了马车,苏兰芷看着那高大的宫门,想着前世自己就如那折了翅膀的鸟儿一样被禁锢住了,苏兰芷顿时百感交集。

    来到宫门口,倒是见着早早的就有人候着了,苏兰芷把牌子递了过去,那人见着是相府的人,倒是顿时越发的恭敬来了,“原来是苏小姐,请跟着奴才来吧!”

    “有劳公公了。”在宫中自然是不敢托大的,苏兰芷态度也算是恭敬,那太监见着了,顿时谄媚的笑了笑,对待苏兰芷,也算是客气,“苏小姐,请!”恭敬的屈着身子给苏兰芷让路,苏兰芷吩咐老马在外面候着,自己和云珠便进去了。

    ……

    一路上瞧着这金碧辉煌的宫殿,初雪融化,那深红的墙漆显得庄严肃静,重重宫门之中,那琉璃瓦在阳光的照射下,倒是好似那金色的岛屿般,重重叠叠,让人肃然起敬了。

    这便是那政治权利的中心,在这儿,无数的生命或许悄悄的陨落,甚至这朱红的墙面上,也不知道铺上了多少鲜血,才铸造了这样的辉煌。

    皇宫,便是如此,外表光鲜亮丽,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可是她的内在呢?或许早已肮脏不堪了,不是吗?

    一入宫门深似海,多少无辜纯洁的灵魂,却在这里面悄然的腐化转变,最后变得面目全非了呢?

    许是这里留下了太多苏兰芷不好的回忆,此时此刻走在这藏青色的砖瓦上面,苏兰芷的心,倒是颇不平静的,也是因为如此,苏兰芷倒是没有注意到那小太监眼中划过的诡异神色,只是看着周围变换的景色,苏兰芷的眼神,好似被蒙了一股子的雾气,变得有些不真实了起来。

    走了好一会儿,苏兰芷这时却皱了皱眉,看着那些宫殿,苏兰芷倒是停住了脚步,“不知道公公如何称呼?”

    “奴才,奴才小李子。”倒是不知道苏兰芷刚才不问自己名字,怎么现在问了,那小李子面色划过点点的不安,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原来是小李子公公。”这话完了,苏兰芷倒是没有再说,弄得那小公公有些莫名其妙了,见着天色不早了,赶忙催促,“苏小姐怎么就停下来了?皇后娘娘今日寿宴,苏小姐还是早早去的好,如果迟了,难免皇后娘娘怪罪了!”这里面有些隐含的暗示和威胁的意思,苏兰芷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小李子公公,我们也走了些时日的,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宫殿还有多远?”别人不知道这宫中的布局,难道她会不知道吗?

    更何况是皇宫的中宫,前世的她,好歹也是在那里住过好些日子的,难道会不清楚,自己此刻,是被人乱带路了吗?

    这哪里是通往凤清宫的路,明明就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去的!

    这个小李子,有问题!

    那小李子见着苏兰芷此刻不肯走了,倒是盯着自己看,那古井般的眸子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好似他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了那双眸子里一样,弄得那小李子面色划过一抹慌乱,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苏小姐,皇后娘娘的凤清宫自然是不可能那么近的,苏小姐还是赶紧的跟着奴才走吧,免得误了时辰,到时候,别说是苏小姐了,就是奴才,也会被责罚的。”此刻倒是打出了同情牌,那小李子面露焦虑,看起来还真的像是那么回事了,苏兰芷如果不是熟悉宫中的地形,还真的会以为凤清宫真的很远,就被对方骗了。

    “小李子公公,我也只是一个弱女子,身子弱得很,此刻,倒是有些走不动了,小李子公公还是告诉我,还有多久的路程可好?我想休息一会儿。”反正现在是走错了地方了,再走,岂不是更错,还不如就拖一下,看看这人,到底打算怎么办!

    “苏小姐啊,这可是休息不得的,你还是坚持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到了!”那小李子见着苏兰芷要休息,心里自然是乐意的,不过还是装出一副着急的摸样,看起来,还真的像是怕受罚的样子了。

    “还有一会儿吗?可是我怎么觉得,还有很远呢?”锤了锤自己的腿,苏兰芷有些累了的找了个干净的地上坐了,云珠虽然不解苏兰芷这是为何,却也规规矩矩的跟着苏兰芷,一步都不离了。

    “苏小姐,皇后娘娘位分尊贵,所居的凤清宫自然也是有些远的,苏小姐还是坚持一下吧,不然到时候皇后娘娘责怪,倒是不好了。”瞧着苏兰芷果真是坐下了,小李子此时此刻,倒是有些愣头愣脑的,还是第一次发现一个初次进宫,还如此淡定从容的了。

    不是说这苏小姐第一次进宫吗?怎么他瞧着,对方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呢?

    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小李子公公,我瞧着距离实在是有些远,有些走不动了。”看样子,苏兰芷倒是被这长长的距离给吓坏了,那小李子也是看着苏兰芷到底年幼,便起了欺负的心思了,“苏小姐,这每个夫人小姐可都是这样子来的,苏小姐别着急就是,慢慢的走,总会到的。”

    “可是小李子公公,你总不给我一个时辰,我总觉得前面倒是好长一段路,有些吃不消了。”锤了锤自己的腿,苏兰芷这样子还真的像是累着了,她身子本就长得娇小,看起来不过七八岁,也是个孩子,难免会让人觉得她是小孩子心性了。

    “苏小姐,那你不进去见皇后娘娘了?”看着苏兰芷不想动了的样子,那小李子顿时觉得哭笑不得了。

    他是奉了命故意带着苏兰芷到处乱走,耽搁了苏兰芷去见皇后娘娘的时辰,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那么配合,此刻倒是直接就坐下了,这不是省了他许多的事情吗?

    不过这里还是有些人,得换一个地方,也免得被人看见了不好就是。

    “小李子公公,我可没说不去见皇后娘娘,我只是觉得好像还要走很久,所以休息一会儿,也免得一会儿去见了皇后娘娘,没有力气磕头了!”苏兰芷这话倒是好笑,那小李子公公见着了,也还是第一次见着这样子的女孩子,没有什么心机似的,比起这宫中的公主们,倒是好了许多了,“那苏小姐,你在这里坐着也不好,前面有个亭子,苏小姐过去坐,奴才去给你那些小点心,好好休息一下可好?”带着诱惑的声音,那小李子此刻也是把苏兰芷当成小孩子了,倒是又哄又骗的,苏兰芷瞧着对方那眼中的精光,倒是好笑,不过也答应了。

    “有劳公公了!”这会儿倒是乖乖的就起来了,跟着那李公公又走了些路程,那李公公见着苏兰芷听话,也是开心的。

    这样子也好,任务圆满完成,到时候赏银定然是不少的。

    带着苏兰芷真的就去了一个亭子了,那小李子赶忙也就找机会开溜了,“苏小姐,你在这里等着,奴才去给你找些点心来!”

    “好,小李子公公,我等着!”一副纯洁无暇的样子,那小李子看着苏兰芷那稚嫩的脸上,那抹牡丹花开般的笑容,顿时失了神,不过倒是很快,就恢复了,“苏小姐等着吧,奴才一会儿就来!”说完就急匆匆的去了,虽然看着苏兰芷一副单纯可爱的模样,有些舍不得,可是在宫里的人,早就练就了一颗铁石心肠了,哪里顾得了这许多呢?

    云珠见着那公公急匆匆的就走了,也是知道这公公有问题,赶忙问道,“小姐,要不要奴婢去看看?”也好知道,这人是谁派来的!

    “不必了,如今在宫中,我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你不能离开我的身边!”如今,倒是真的知道慕容嫣的担心了,她才刚刚入宫,就有人给她使绊子,今日可是还有一大天呢,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跟她作对了!

    “可是小姐,那个小李子公公……”就这么放过对方了,云珠也是不甘心啊!

    “放心吧,到时候自然会知道,是谁在暗中做手脚了!”这小李子也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说不定那名字都是假的,苏兰芷可不会傻傻的去深究了。

    反正她的敌人,她也是心里有数的就是,一会儿仔细的看看,不就知道了?

    “那小姐,我们现在……”皇后的寿宴时辰也是快到了,他们总是坐在这里,也不是回事啊!

    “我们走吧!”起身,苏兰芷刚才之所以那么做,也是想那小李子赶紧的离开,这样子,她也好避开了那小李子,可以自己去凤清宫了。

    “可是小姐,奴婢不知道去凤清宫的路!”云珠虽然是苏青岚身边的人,可是也是没有来过宫中的,她也知道苏兰芷这是第一次入宫,两人都是对这宫中的情景不了解,云珠此时,颇为担心了。

    “没事,我们走走看,今日来参加皇后娘娘寿宴的人许多,想来一路上的人也是不少的,我们就跟着人多的地方走就是了。”如今的她,也的确是没有进过宫的,苏兰芷自然不会说自己知道路,只好寻了个借口,到时候再一步一步的想办法就是。

    “可是小姐,我们已经被那小李子带偏了,如今怎么回去?”他们也是走了一段路了,云珠也不是傻子,刚才那小李子明显的就不对劲,而苏兰芷也不肯走了,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们如今,肯定没在对的路上!

    “放心吧,一路上我记着了,我们原路返回就是!”刚才也是觉得不对劲了,只是一时之间再来宫中,思绪有些复杂,所以也没有特别在意就是。

    看来她以后,还是得小心谨慎些,前尘往事,万万不可再影响到她了。

    “小姐,奴婢……”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比自己还谨慎,早早的就将路给记着了,云珠刚才也没有留心记路,此刻颇有些懊恼了。

    她怎么就猪脑子呢?夫人明明交代了进宫要万分仔细,她怎么才来,就掉以轻心了?

    “好了,别自责了,你也是没有想到不是?”谁知道一进来就有人使绊子,苏兰芷虽然也是料到了今日会不太平,却也不曾想,这一来就不太平!

    看来,有些人还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小姐,奴婢记住了,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这一次,是她疏忽了!

    “记住就好,我们快走吧,免得真的迟了,倒时候就更不好了。”赶忙就加快了步伐,刚才这么一来一往的耽搁,苏兰芷还真的担心自己会去迟了。

    看来,得走近路了,可是,该怎么跟云珠说呢?

    一路上倒是捡着近路走,苏兰芷也是知道云珠刚才没注意,这会儿也大着胆子的带路,不过倒也奇怪,一路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碰到,苏兰芷不得不佩服这个一来就给自己下马威的人了。

    这人还真的是让自己四处无援啊,先是调开了大舅母他们,然后又是让人带着她往反方向走,最后竟是扫清了这道路,让她求助无门,果然,是好心机,好手段!

    看来,自己今日,定然是很精彩的!

    一来就有人给自己送礼,苏兰芷今日,可是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也免得自己真的被人算计了去了!

    “小姐,怎么这一路上,都没有人呢?”云珠此刻,也是发现了不对劲了,偌大一个皇宫嫔妃无数,奴才们自然也是多不胜数,怎么他们走了这许久,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如此诡异的事情,这不是有心人刻意的吗?

    “今日是寿宴,许是大家都去帮忙了吧,我们走吧,可别迟了!”人都不在,可是苏兰芷倒是不相信了,他们会没有后招!

    一步一步的走着,步伐虽然是快,可是苏兰芷的心里,倒是不着急的,一路上总是挑着近路走,相信很快,她就可以到达凤清宫了。

    “小姐,这路,怎么有些不对呢?好像不是我们之前走过的路啊!”云珠一直跟着苏兰芷,虽然她刚才没有注意走过的路,可是还是有些印象的,苏兰芷这走的,的确是不是刚才的路啊!

    小姐这莫不是记错了?

    “云珠,别多问,我们赶紧才好!”找不到人,也看不到人流,苏兰芷此刻,也只好靠自己了,只是如此,难免云珠会有些怀疑,该怎么办呢?

    云珠虽然是她信任的人,可是她毕竟是没有进过宫的,如果真的就“误打误撞”的找到了去凤清宫的路,这,还是有些匪夷所思了些。

    正在想一个好办法呢,结果苏兰芷倒是远远的看到了一个紫衣男子,瞧着那人的背影,苏兰芷只觉得有些熟悉,那衣服上用金线绣着的白梅,精致典雅,行走间,那白梅好似活了一般的,生动无比,配着那人的身姿,可谓是卓越不凡。

    身材颀长,俊雅飘逸,虽然隔着些距离,苏兰芷还是认出了那人!

    正在思索要不要跟对方寻求帮助,却不曾想,那人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转过头来,那如画般的五官英俊无比,映入苏兰芷的颜面,只让人觉得春花绚烂般的,让人好似看到了一缕清风,整个人,都觉得舒爽无比了。

    躲不过,苏兰芷倒是很从容的走了过去,“武成王!”规规矩矩的行礼,苏兰芷在秦之衍的面前,一直都是恭敬有加,淡漠疏离,从来都是想隔开两人的距离,不想套近乎的。

    “苏小姐?”看着苏兰芷身边除了云珠,倒是没有其他的人,秦之衍心下划过一抹了然,倒是笑了笑,“我们倒是有缘!”

    说道有缘,秦之衍的语气极其的轻缓,而且那语气透着暖意,陪着他那双清澈黝黑的眼睛,倒是让人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了。

    “武成王,我初次进宫,不想却迷了路,不知道武成王可否帮个忙,告诉我凤清宫怎么走?”既然都遇到了,而且也就遇到这么一个人优哉游哉的,苏兰芷此刻,也只好求助于眼前的人了。

    “苏小姐迷路了吗?”想着苏兰芷来过的方向,这里明显也是去凤清宫的路,只是是近路,他也是不想跟其他人一处,免得总是被人盯着看,才选了这条路。这样子一路上,也算是清静,可以避开和不想接触的人说话。

    不过,眼前的女子,怎么也是走上了这条路?

    这是巧合?还是有什么深意?亦或者,对方其实是知道什么的?

    看了苏兰芷一眼,秦之衍心下不解,不过倒是很快就收下心里的疑虑,点了点头,“苏小姐,我正好也要去凤清宫,不如就一起吧!”很明显是误解了苏兰芷的意思,苏兰芷只是让对方指路,可是没让秦之衍陪着去的。

    心下有些囧,苏兰芷很想说,你只要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我自己去,可是此时,秦之衍压根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倒是直接就迈开了步伐走了,苏兰芷心下叹息,也只好跟上去了。

    一路上秦之衍倒是照顾她弱小的身子,步伐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倒是放慢了许多了,苏兰芷瞧着对方的侧面,那刀削的五官,真的就好似一座完美的画作,找不到一丝的瑕疵,如此完美的人,倒是世间少有,也难怪,会让人嫉妒了。

    许是见着路上两人都是有些沉默,秦之衍倒是开口了,“苏小姐,苏夫人今日怎么没有和苏小姐一起?”按理说,苏兰芷年幼,慕容嫣是该陪着来的,也免得苏兰芷一个小女孩,出了错了。

    “家母有些身子不适,来不了了。”

    “是吗?那苏夫人如今可是还好?身子好些了吗?”关切的话,不由自主的就说出了口,苏兰芷听着对方语气中的关切,倒是有些诧异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