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重刁难
    不远处的男子,玉冠束发,身材高大,五官俊美,周身散发这一股子亲和之气,看起来倒挺平易近人的就是,总觉得这人很好相处,脾气也很好的样子。

    只是这皇家的人,有几个是真的好相与的?

    苏兰芷瞅着眼前的男子,倒是也不陌生的,此人便是皇后的儿子,当今的二皇子,秦墨了。

    都说这二皇子神似皇后,继承了皇后的端庄大方,其容貌也和皇后有几分相似,故而此人的面容倒是偏向阴柔,整个人看起来,倒是少了一份硬朗,多了一份俊秀就是。

    如今看来,也的确是如此,前世的苏兰芷,和这秦墨也是接触过的,彼此之间甚至有过激烈的较量,苏兰芷怎么会不记得对方呢?

    再一次见着这个容貌比女子还美的男子,苏兰芷的脑海里划过最后那悲怆的一幕,倒是感概万分的。

    不过,今世的自己,和这二皇子倒是无缘相见,故而苏兰芷只是静静的跟着秦之衍,静观其变了。不过苏兰芷没有想到的就是,秦墨似乎在等人的样子,见着他们了,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不过倒是很快的就回过了神来,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了,“衍弟,你可是来了,再不来,可就迟了!”对秦之衍倒也亲切,两人也算是很亲的堂兄弟了,秦墨比秦之衍倒是年长几岁,对待秦之衍,也宛若一个哥哥一般的,秦之衍见着对方亲密的样子,笑了笑,态度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墨王爷!”

    纵然人家对秦之衍是亲和的,不过秦之衍这人倒也没有因为对方的亲和有所改变,对待对方,态度恭敬,没有逾越就是。

    “衍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何必那么客气呢?”见着秦之衍对自己态度疏离,秦墨眼底自然是有些不悦的,不过他知道,秦之衍这人很难拉拢,而且秦之衍对待几位皇子好像都是差不多的,他如今,也只好尽力而为了。

    “墨王爷,这使不得,礼不可废!”秦之衍一向来都把自己和几位皇子的身份看得很清楚,他也知道秦王府如今的地位,是每个皇子都想要拉拢的对象,可是他们忠诚的是文帝,自然不会和谁过分的亲近,也免得引起文帝的猜忌了。

    如今文帝身子尚还健朗,还不是拉帮结派的时候,他们静观其变是最好。

    “衍弟果然是遵守礼法之人,倒是我逾越了,哈哈……”见着秦之衍依旧是如此油盐不进的,对待自己的示好和拉拢总是视而不见的,偏偏对自己客气有加,秦墨心里好生不爽,却也无可奈何就是了。

    罢了罢了,这人向来如此,看起来一副好相处的样子,平易近人的,可是真正的要和这人亲近,倒是难得很了!

    真不知道他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心里在想些什么就是!

    此时见着秦之衍对待自己还是一样的态度,秦墨也早已经习惯,打了招呼,这会儿好像是刚刚注意到苏兰芷一样的,看着苏兰芷,倒是有些诧异了,“衍弟,从前从来不见你身边有女子出现,如今这位佳人,可是哪家的千金,让衍弟你亲睐有加?”也别说秦墨会误会了,平日里秦之衍周围五步以内出现个女子都是难的,更何况刚才秦墨是瞧着秦之衍和苏兰芷一起走的。

    虽然秦之衍和苏兰芷两人隔得些距离,可是两人如果不是一起来的,步伐怎么就一致?而且还会有交谈呢?

    此刻,秦墨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倒是有些探究和诧异了,他本来以为,苏兰芷是一个人的,怎么就……

    心里的想法,秦墨倒也没有表达出来,只是笑嘻嘻的看着秦之衍,那眼神中,好像有些兴趣就是。

    秦之衍见着秦墨的调慨,倒是笑了笑,一副不大在意的样子了,“墨王爷多虑了,我是男子,倒是不好玷了苏小姐的名誉了。刚才苏小姐迷了路,恰巧碰到了我,我只不过是带个路罢了。”

    说得倒是风轻云淡的,不过秦之衍如果真的只是带路的话,如果要避嫌,完全是可以指了路就行了的,可是偏偏两人是一处走的,这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

    秦墨此人想来心思就多,哪里就会相信了秦之衍的话了?此刻瞧着苏兰芷,秦墨的眼中有些懊恼之色,不过倒是笑了笑,好像有些诧异的样子了,“原来是这位苏小姐迷路了?只是想来夫人小姐进宫,都有太监带路的,苏小姐,怎生就迷路了?”心里或许是知道些什么的,不过秦墨此时,倒是装作不知道了。

    “回墨王爷的话,刚才小女子进宫的时候,的确是有个太监接了小女子的,只是后来小女子走得有些累了,就去歇了一会儿,那太监说去给小女子拿些吃食,就走了,小女子等了许久,担心耽搁了皇后娘娘的寿宴,便自己离开了。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人,如若不是武成王,小女子今日,怕是真的要在这宫中走丢了。”苏兰芷自从刚才瞧见秦墨了,心里就生了份警惕,刚才瞧着秦墨眼中偶尔划过的眼神,苏兰芷就知道,刚才那太监故意离开,等着自己的,想必就是眼前的人了。

    只是有一点苏兰芷不明白,那太监,是秦墨派去的,还是秦墨只是坐享其成呢?

    心下不解,苏兰芷的话语里,就多了几分试探的意味,说话间眼角注意观察秦墨,倒是发现对方的脸上划过一抹恼色,不过倒是很快就收住了,“哦,竟然有这回事?苏小姐且告诉本王那太监是谁,竟然如此怠慢了贵客?”

    话语里倒是有些要为苏兰芷出头的意思,苏兰芷瞧见对方的摸样,心里倒是有了几份底,“那太监自称是小李子,墨王爷还是不要责罚的好,他许是临时有了事情,耽搁了也不一定!”

    “这宫中派去接待贵客的太监可是就那一项任务,他怎么会临时有了事情?定然是他偷懒了,才让苏小姐久等,差点就误了时辰,如此不懂规矩的奴才,定然是要好生惩治一番才是!”看样子倒是挺为苏兰芷出头的,苏兰芷见着对方如此,倒是笑了笑,没有在意就是了。

    秦墨见苏兰芷不说话,以为苏兰芷是害羞,赶忙做了保证,“苏小姐放心吧,本王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的,也免得你初次进宫,就被人怠慢了去了!”佳人就在眼前,倒是美极了,秦墨本以为苏兰芷是那等木讷的女子,却不曾想,倒是如此的超凡脱俗了。

    这还没有及笄,就已经是这副光景,这长大了,岂不是……

    “墨王爷严重了……”对方的好意,苏兰芷可不想就领了,只是笑了笑,便没再说话了。

    “呵呵,母后的寿宴该是开始了,我们也赶紧进去吧,迟了母后该责罚了!”见着苏兰芷似乎没有跟自己多说话的心思,秦墨也不想自讨没趣,唐突了佳人了,更何况此刻秦之衍也在,秦墨自然也不好太过殷勤,免得让人怀疑了。

    “衍弟,苏小姐,我们走吧!”让开了些距离,秦墨也不好耽搁了别人的时间了,倒也识趣。

    “墨王爷,请!”此时的秦之衍,面色虽然依旧温和,不过明显比刚才要冷了几分,苏兰芷觉得有些怪异,看了对方一眼,发现对方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倒是好生奇怪了。

    他怎么了?怎么好像突然就不高兴了?

    “衍弟,许久不见,我们两兄弟倒是许久都没有好好说说话了,改日我们好好聚聚,煮酒聊天如何?”虽然是想和苏兰芷说话的,不过秦墨也不好唐突了佳人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和秦之衍说话了。

    “最近倒是匆忙,有机会再说吧!”没有说个准信,一般这样子,也都是推脱之词,这点,秦之衍心里明白,秦墨虽然也知道秦之衍这只是礼貌的说法,不过对方既然答应了,以后也要有个借口就是。

    “如此,那就说定了,改日有时间,我们好好聚聚!”这秦墨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了,身为皇后的儿子,身份尊贵,在朝堂上也是有一定的支持和影响的,尤其是在顽固一派大多数都是赞成立嫡子的,所以这二皇子秦墨,如今也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

    皇位,也就那么一个,二皇子有嫡子那么一个最好的先天条件,长子又是一个不得宠的,他自然也要好生的为自己谋划谋划就是。这拉拢权臣,自然也是其中最有效的办法之一,不过如今文帝正直壮年,身子健朗,他们也不会做太过分就是了。

    “嗯!”点了点头,二皇子秦墨是什么心思,秦之衍一直都知道,而且他也知道,不仅仅是秦墨有这种心思,其他的皇子也是有的。但是这些都跟他没有太大关系就是,因为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秦王府是不会参与到这事情中来的。

    自古皇权交替,都是建立在无数的鲜血之上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如果站对了队伍,胜利的一方自然是功勋卓越,享得富贵,可是那失败的一方呢?

    如今秦王府已经是鼎盛,定然是要更加小心谨慎才是,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他们只要不沾边,将来,也没有几个人可以撼动他们!

    秦之衍和秦王都不是傻子,如今文帝身子健朗,他们自然是不会轻举妄动,给自己招来猜忌和灾祸了。

    “衍弟如今,倒是越发的丰神俊朗了,如今你马上就要弱冠了,可是该娶媳妇了。我可是听说皇叔和皇叔母已经在给你物色大家闺秀了,只是不知道衍弟你心中,可是有了人选了?”许是见着秦之衍对自己的态度淡淡的,恭敬有加,却也不过分亲近。这样子恰到好处的距离,让秦墨的心里倒是微微的有些不爽起来,倒是没话找话了。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等自然是不好非议的!”一句话倒是让秦墨本来准备诺耶的说辞给堵没了。不过秦之衍对男女之事向来都不上心,许多人都是知道的,秦墨自然也不例外。

    此刻见着秦之衍毫不在意的样子,秦墨倒是好笑了,“衍弟你如今是还没有娶妻,不知道其中的滋味了,等你娶了妻子回家,你就会觉得,家中有美妻,是一件极美的事情了!”当然,美妻美妾,自然就更美了,不过这话,因着旁边还有一个人,秦墨倒是不好多说的。

    “或许吧!”秦墨这话,倒是让秦之衍想起了什么,眼中划过点点的暖色,秦墨倒是很快就抓住了,“衍弟你年纪也不小了,瞧你刚才这神色,莫不是有了意中人了?”秦之衍平日里倒是正经的很,洁身自好,大多数的男子在秦之衍这个年纪都已经有了不少的通房了,这也是大苍的传统,免得男子在成婚之时什么都不懂,手忙脚乱的,倒是对妻子的不尊重了。

    不过这秦之衍倒是异类,素日里不近女色还不说,倒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通房,不过这也是秦之衍的私密事,秦墨也不好过多的打听就是。

    秦之衍看着秦墨一脸八卦的样子,倒是挺无语的,“墨王爷,你多虑的,但凡女子,声明最为重要,这事情,还是不要随便乱说的好!”

    “呵呵,你说的极是,倒是我想多了!”见着秦之衍一本真经的,秦墨也不好开玩笑了,面色有些尴尬,只觉得自己一心拉拢对方的玩笑话,在对方看来,倒好像自己就是一个风流浪子一样的,这样的感觉,倒是让人很不爽了。

    ……

    一路上秦墨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秦之衍聊天,偶尔会将苏兰芷扯进来,不过秦之衍和苏兰芷都不大喜欢和秦墨说话,往往回复的内容,都是让人无法接下句的,倒是弄得秦墨好生尴尬了。

    许是秦之衍不想苏兰芷被秦墨弄得烦了,也或许是为了苏兰芷的闺名着想,当快到了凤清宫的时候,秦之衍倒是停下来了,“苏小姐,凤清宫就在前面,苏小姐还是先行进去,我们一会儿再进去吧!”

    话语里面的避嫌意思倒是非常的明显,苏兰芷感觉到对方的细心和关心,心里暖暖的,倒是谢过了,“今日多谢武成王了!”多余的话,她也不好多说,不过今日如果不是秦之衍,她虽然也是能找到这里,却也难免让人多想就是,有了秦之衍这个借口,倒也是极好的。

    “苏小姐无须客气,你先行一步,我们随后就到!”也是担心自己和苏兰芷一起进去太扎眼,太引人注目,给苏兰芷带来了麻烦,加上身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秦墨,秦之衍也只能忍着不舍,让苏兰芷离开了。

    “墨王爷,武成王,小女子先行一步,今日多谢了!”虽然秦墨没帮什么忙,可是对方也在,苏兰芷也不好无视的彻底的。

    “那苏小姐慢走!”心里虽然是舍不得苏兰芷就这样子走了的,不过秦之衍开口了,秦墨也不好挽留,只好看着苏兰芷就那么消失在自己的面前,看着那娇小的身姿,想着苏兰芷那张绝色倾城的脸,秦墨倒是有些心猿意马了。

    “衍弟,我们也进去?”秦墨大概以为秦之衍是为了避嫌,才让苏兰芷进去的,心里倒是挺开心的。

    还以为秦之衍对苏兰芷是不一样的,不过刚才一路上,他也没见秦之衍和苏兰芷说话,甚至看都没看对方一眼,这样,他倒是放心了。

    “好!”正准备进去,此刻不远处倒是疾步走来一道墨黑的身影,挺拔的身子,刀削般冰冷的容颜,衬着那一袭的黑衣,更是冷峻无比,在这寒冷的冬日,竟让人觉得有股子浸人心脾的寒冷了。

    “四皇弟,你来了?”看着秦焰那张冷冰冰的脸,却俊美的过分,秦墨有的时候都是嫉妒的。

    他虽然长得也是很俊美,只是多了一份子阴柔,倒是没有秦焰这只男子般的气魄,很多时候,秦墨都是有些嫉妒秦焰的容颜的。

    见着是秦墨和秦之衍在一起,秦焰的眼底滑过一抹轻不可见的诧异,不过倒是很快隐去,点了点头,“二皇兄,武成王!”比起秦墨对秦之衍的故作亲密,秦焰倒是诚实了许多,虽然秦之衍也是他想要拉拢的对象,不过他倒是一视同仁,从来也不会虚伪的过分亲近。

    他信奉的,永远都是自己,所以,哪怕是要拉拢别人,他秦焰用的也不是这表面的一套,他向来都能抓住那些人想要的东西,让对方甘愿为自己卖命!

    前世他对待苏兰芷是如此,对待薛灵芸是如此,今世,他用的,也无外乎是一样的就是!

    “四皇弟你今日可是来得迟了,一会儿可得好好的跟母后陪个不是了,走吧,我们也赶紧的进去,不然迟了,可就不好了!”秦焰一直都是那么冷冰冰的,秦墨也是习惯了,不过他真的听不明白的,秦焰的性子那么冰冷不讨喜,怎么文帝倒是对这人看重的很?许多重要的任务事情,都交给了对方去做了?

    这人的母族,明明已经没有几人了,也没有人支持,偏偏如今一点一点的建立起自己的力量,倒是让他好生的忌惮!

    “嗯!”秦焰一向来都不是话多的人,他是实干派,典型的少说多做,每一次的事情他都是谨慎小心的完成,这也是文帝信赖他的原因了。

    “如今我们三人一处,一会儿进去了,想来母后也是欢喜的!”今日明明是打算和苏兰芷来个邂逅的,帮助迷途的女子,让对方对自己有了一种少女的依赖和信任,可是半路跑出秦之衍这个程咬金,如今还碰到了自己一向来都讨厌的人,秦墨真的觉得头疼,心里也是气急了。

    不过他这人向来在外人面前就是一个亲切没有架子,心胸宽广之人,他当然不会自打耳光,让人看出什么了。

    尽管心里是说不出的烦躁和不悦,更不想和自己的敌人走在一处,可是他偏偏笑得一脸的坦诚,和秦之衍还有秦焰有说有笑的,好像生怕不知道他们兄友弟恭一样的。

    这是秦墨惯常用的手段,秦焰也是了解这人笑面虎的性子,表面无害,背地里耍阴招,正是秦焰最不齿的!

    心里一向来都对秦墨嗤之以鼻,秦焰也从来都没有刻意的去讨好对方,对秦墨一直都是冷淡的,不过他这人一向来都如此,倒也没有人觉察到什么就是了。

    三人就那么看似平和的样子进了凤清宫,一路上大家看着这三个相貌各异,却俊美非凡的男子,倒是频频侧目,有些不认识的,都在好奇,这三人到底是谁了。

    +++++++++++我是苏兰芷拜见皇后的分界线。

    苏兰芷告别了秦之衍几人,加快了脚步,赶忙就往里面去了,云珠见着苏兰芷就那么走了,倒是觉得有些可惜,只是这里是凤清宫,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跟着走进去了。

    刚到了中门,倒是有人拦住了,看着苏兰芷身上的气派,也知道苏兰芷并非一般的小姐,不过这例行的盘查,倒是要继续的,“请问小姐是哪府的小姐?”

    “小女子来自宰相府,姓苏!”报出自己的姓氏,那宫女倒是很快就变得愈发的恭敬了,“呵呵,原来是苏小姐,请随奴婢来吧!”给苏兰芷让了路,苏兰芷倒是赶忙就跟上了,“有劳了。”在宫里可是不敢托大的,苏兰芷知道这宫里的人各个都是盘根错节的,可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给自己带来麻烦就是。

    所以谨慎小心,那是必要的,在宫里面,她可半分都不敢怠慢了去。

    小心的跟着那宫女进去,苏兰芷可以感觉得出这宫女倒是刻意的加快了脚步,她身子本就娇小,那宫女比她倒是高了许多,步伐也有些大了,一直跟着,苏兰芷只觉得有些吃力了。

    这宫中的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省心,刚刚进宫就有人给自己使绊子,如今,还有人故意整自己,真不知道皇后娘娘到底知不知道,亦或者是,对方到底参与了多少?

    苏兰芷可不认为这偌大的皇宫,皇后位居这中宫之位,会被人蒙蔽了去了,更何况今日是皇后的寿宴,皇后定然会多番的整治监督才是,刚才如此大的纰漏,还真的不像是记忆中那个精明高贵的皇后会做的事情了。

    要知道,这皇后素来爱惜她自己的面子,从来都是高贵典雅的,做事情也是有条有理的,这些年将后宫搭理的极好,也没有听说这皇后对其他的嫔妃有何嫉妒之说,还真的是以为贤良淑德的皇后。

    试问,这样子的人,眼里容得下沙子吗?

    苏兰芷前世的和皇后接触过许多次的,也斗过不少的法,甚至也被皇后算计过,那些教训,苏兰芷可是都记得的。

    所以今次进宫,苏兰芷倒是谨慎小心,可不敢有任何的差错,被人抓住把柄了。

    此刻见着那宫女似乎越走越快,苏兰芷也知道自己是跟不上了,只好给云珠使了一个眼色,云珠对着那宫女的脚盘挥了一股子的真气过去,那宫女只觉得脚下突然就一软,摔倒了!

    “你,你没事吧?”见着那宫女摔倒了,苏兰芷赶忙跟了过去,一脸的关切了。

    “苏小姐,奴婢没事!”摇了摇头,那宫女觉得奇怪极了,她刚才怎么就突然觉得脚软,摔倒了呢?

    “那你能起来的吧?一会儿去迟了,可是不好的。”面色有些为难的看着那宫女,苏兰芷刚才那样子让云珠做,也是想教训一下这宫女了。

    虽然知道对方是听命行事,可是这样子整她,她如果真的要疾步的跟上去,这一会儿到了皇后的面前,岂不是面红气喘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去做了什么了呢!

    这样子有失颜面的事情,她才不会做!

    所以,也只能怪这宫女自己倒霉了。

    “奴婢,奴婢可以起来的,苏小姐别着急!”刚才脚似乎扭到了,那宫女瞧着苏兰芷面色着急,也是故意的拖一拖的,试了几次都没有起来,苏兰芷见了,倒也没有勉强就是,“这位姐姐,既然你脚伤了,不如你就告诉我怎么走吧,我自己去就好了。”

    “这,不好吧?”话虽然这么说,可是那宫女想的确是另外一回事了。

    自己如今也算是办砸了差事的,可怎么办才好呢?

    “可是姐姐你的脚伤了,你能带我去吗?”见着那宫女犹豫的样子,苏兰芷也知道对方是故意在耽搁时间了,不过苏兰芷不会让对方得逞就是。

    “那,好吧,奴婢给你指路,你往前面走,然后左拐……”这虽然也去皇后如今所在位置的路,不过倒是多转了几个弯了,“皇后娘娘如今就在那澄园,很快就到了的。”看得出这皇后也算是体贴的了,今日寿宴,倒是没有在正厅接待大家,也免得大家太过拘束就是了。

    “苏小姐你可是记住了?”瞧着苏兰芷,那宫女眼底滑过一抹诡异的光,苏兰芷只当做是没看见,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奴婢的腿实在的疼,无法送苏小姐去了,苏小姐还是赶紧的去吧,许多夫人小姐都是来了的,苏小姐去迟了,倒是让人非议了!”

    “好,那我先走了!”倒也没有再理会那小宫女,苏兰芷直接就走了,不过到第二个拐弯的时候,苏兰芷倒是没有往左拐,倒是往右拐了,弄得云珠好生诧异,“小姐,那宫女不是说往左拐吗?”

    云珠的记性倒是不错的,此刻当然也是记得那宫女说的是往左拐了。

    “云珠,刚才那宫女的神情,你可是注意了?”这凤清宫,没有人比她更熟悉了,前世她可是这里的主人,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被禁足在这里,那澄园,倒是她经常会去的地方,她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走,才是最近的?

    刚才那宫女明显就说谎了,指了最远的路,她今日本来就耽搁了,如果真的往那边走,那真的就迟到了。

    “小姐你的意思,是那宫女说谎?”云珠自然也是觉察到了那宫女不对劲的,不过她没有想到的,竟然是那宫女在这凤清宫,也是敢撒谎的!

    想起今日一进宫就遇到的事情,云珠此刻,也觉得遍体生寒了,“那小姐,我们该如何是好?那宫女说谎,可是我们哪里知道,她那一句是谎话?”也是,那宫女总不可能完全指出错的路,这路顶多就是远了些,肯定也是能到的,可是他们擅自改了路线,难道就能到了?

    “放心吧,这也没有几个拐弯,刚才我注意留意了她的神色,她就是说到第二个拐弯和第三个拐弯的时候眼神闪烁其他的倒是没有,应该就这两个撒谎了,事不宜迟,我们走吧!”如今也只有找这个借口了,好在云珠不是多话的人,见苏兰芷那么肯定,也没有问,只是跟着就走了。

    ……

    一进宫就遇到了波折,如今苏兰芷看着澄园就要近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会儿已经可以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苏兰芷倒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跟门口守门的侍女报告了自己的身份,那人便带着自己去了皇后的面前了。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中间一身正红色宫装的女子,那女子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穿着属于正妻所独有的正红色,上面用金线绣着展翅的凤凰,栩栩如生,耀眼夺目,她整个人就是静静的坐在那儿,也让人觉得威严无比了。

    此人年岁虽然是大了些,不过常年的养尊处优,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倒是不错,五官很美,每一笔都是恰到好处的,容颜也没有太过苍老,反而充满了成熟女子的魅力。隔得有些远,苏兰芷可以看到对方白皙的肌肤,头上的戴着的凤冠金灿夺目,上面镶嵌着一颗翡翠色的宝石,圆润无比,让人只觉得无比的华贵逼人了。

    这样子的女人,常年入住中宫,整个人的气质都是一般的女子所不能比拟的,雍容华贵,嘴角又总是嵌着那抹高雅无比的笑容,的确是让人觉得敬畏了。

    “民女参加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福寿安康!”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这些日子,苏青岚可是很担心苏兰芷的,宫中的礼仪,倒是好生的教了苏兰芷,苏兰芷如今运用起来的,虽然小胳膊小腿的,不过也极其的规范就是。

    坐在正中间的皇后,本来和周围的人说说笑笑的,此刻见着苏兰芷倒是按时来了,有些诧异就是,不过她想来都是端庄典雅的,瞧着苏兰芷,倒是笑了笑,“呵呵,可是苏相的女儿?抬起头来本宫看看!”从这声音来看,端庄大气,有着上位者的沉着和冷静,隐含着霸气,倒是让人心生畏惧了。

    苏兰芷听着对方那亲切的声音,心底里却怎么都觉得眼前的女人亲切不起来就是,不得不抬起头来,却是不敢去看对方的,也免得被人挑错就是。

    “呵呵,倒是好生模样,也难怪苏相藏得紧了,都不带来给本宫看看,难道还怕本宫夺了他的女儿不是?”瞧着苏兰芷的样貌,一向来自诩美貌的皇后倒是划过一抹惊艳,瞧着苏兰芷那稚嫩的脸上,不同于凡俗的美,赞叹之声,倒也毫不吝啬就是。

    “皇后娘娘谬赞!”谦虚的垂下眼帘,苏兰芷可不想和皇后来个眼神的碰撞,免得让对方看出了什么了。

    “呵呵,倒是个机灵谦虚的,模样也是极好,倒是继承了苏相和苏夫人的优点了。静妃,你怎么看?”倒是直接就问了自己左下边的女子了,那女子生得好生相貌,和白芯有五分相似,不过或许是因为在宫中待得久了,沾染了这宫中的浮华之色,整个人显得比白芯倒是更加华贵大气了。枚红色的宫装下,窈窕的身姿并没有因为岁月的变迁而有变化,那张脸也依旧明媚动人,因着岁月的流逝,身上到有着一股子的妩媚之色,的确是迷人的紧了。

    这静妃便是白芯嫡亲的姐姐,也是元武侯的嫡长女,早年进宫,深得圣宠,加上又生下了五皇子秦炎,倒是水涨船高,多年来在宫中的地位屹立不倒。明明是三十好几的人了,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多,这宫中的女人,的确是保养的太好了些了。

    苏兰芷的眼角看着那记忆中憎恶的相似容颜,心里打了个突突,这皇后的意思,苏兰芷倒是值得推敲了。

    心里有些顾忌,苏兰芷此刻,也只是小心翼翼的低着头,从来都没有逾越的说什么,不过却也感觉到好几道目光投射到自己的身上,有担心的,有嫉妒的,也有一些敌意的……

    这些目光,苏兰芷就是不去看,也能知道是谁,不过此刻应对皇后才是最主要的,苏兰芷此刻,也只好扮演小绵羊了。

    感觉到投射在自己身上那股子最强烈的目光,好似要将她整个人给射穿一样的,苏兰芷心下有些担心,不过倒是没有想到,那目光倒是移开了,“皇后娘娘,这苏小姐倒是不凡,小小年纪有这气度,看来苏相和苏夫人倒是废了一份心意的!”最后的这句话,静妃咬得很重,也不知道是不是意有所指一样的,在场的人见着静妃对苏兰芷颇有敌意的样子,倒是对苏兰芷有些同情,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的就是。

    “静妃,你这话倒是没错的,苏相和苏夫人就得了那么一个宝贝女儿,不紧着些,倒是说不过去了!”见着静妃刚才脸上划过的阴霾,皇后自然是知道这静妃和苏府的渊源的,前些日子白芯突然就死了,虽然这事情双方都瞒得紧,但是有心人想要查,也不是查不出的。

    皇后正好就是这查出了的人之一了。

    “是啊,苏相倒是疼爱的紧!”这话明显的是有些针对了,静妃想着自己的亲妹妹就以那样子的方式惨死了,心里怎能不气?

    早就想找苏家的人算账了,如今苏兰芷正好给她当靶子,她不敲打,才怪!

    “呵呵,静妃姐姐,人家苏相和苏夫人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紧着的,你对五皇子,不也是百般疼爱吗?”苏兰芷正在尴尬处,皇后身边的鸾妃倒是开口了,语气倒是颇为和善。

    苏兰芷眼角看着鸾妃,知道这人是辅国公府的嫡长女,多年来深受皇恩,还真的如那“鸾”字一般的,声音就如那清脆的鸟声一般的,动听极了,加上她那明艳动人的长相,身上也是穿着艳丽的玫瑰紫,倒是让她整个人都显得光彩四溢,尤其是她头上那一副紫金面的头面,中间有一颗大大的紫珠,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更似那鸾鸟一般的,让人过目便觉惊艳了。

    瞧着此人,苏兰芷也算是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比花艳了,也明白,这鸾妃为何五子,却能多年如一日的享有圣宠了。

    这样子的美人,怕是没有男子,会不心动的吧?

    心里对对方的善意是感激的,不过苏兰芷也知道,这鸾妃从来都不做不利于己的事情,她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示好,也是为了将来做准备,苏兰芷的心里,倒是划过一抹刺痛了。

    果然,这个世间,的确是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

    心里有些发冷,苏兰芷此时真的很不想面对这些麻烦事情,只是如今,她已经是人家的靶子,当着皇后的面,她也只能低着头,一副小女子第一次进宫害怕的样子,抵消眼前几人的怀疑了。

    ……

    那静妃见着苏兰芷什么话都没说,一直低着头,只知道的苏兰芷被自己吓到了,此刻见着鸾妃出来替苏兰芷说话,心里倒是好生不悦,只觉得这鸾妃多事的紧,“鸾妃妹妹说的极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当然也是偏疼些的!”

    这一句话下来,那鸾妃的脸色,倒是突然就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