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真能和平共处?
    章节名:第一百四十一章 真能和平共处?

    秦墨见着秦之衍和秦墨都要走了,自然也是跟着就走了,三个风景一般的男子,突然的来了,又突然的走了。|i葵*莎@文(学^虽然停留的时间很短,可是三人都是人中龙凤,在场的名门闺秀,自然也是有些动心的了。

    他们出生世家大族,从小接受的教养,那便是三从四德,将来嫁一个好夫婿,相夫教子。甚至他们中的许多,可以说都是家族的棋子,家族培养了他们,为的也是让他们将来可以加入豪门,帮衬着家里,维持家族的繁荣昌盛就是。

    女子一生,命运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从来都没办法决定自己的人生,甚至自己还是被家族算计的对象,将来的婚姻,都不能自主,更有可能是被家族牺牲掉,为的,就是成全家族的利益了。

    所以,眼瞧着秦之衍三人,虽然没能近距离的接触,可是,这三人如此尊贵的身份,又是如此俊逸的相貌,少女怀春,自然有许多人都是梦想嫁给三人中的其中一人的。

    皇亲贵胄,谁不想当呢?

    那该是如何高贵的身份!

    瞧着三人离开了视线,有些人的目光倒是有些恋恋不舍的,偷偷的透过眼角看过去,只恨不得自己可以和对方亲密的接触,最好可以得到对方的青睐,嫁给对方了。

    苏兰芷自然是感觉到了在场许多人都有些心不在焉了,不过她并不介意这回事,只是感激到秦之衍离开之前,那扫过自己的目光,再想着秦焰那冰冷刺骨的目光,苏兰芷只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了。

    那个男人,还是没有放弃打她的主意吗?

    苏兰芷非常不喜欢秦焰那冰冷灼热的眼神,总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对方的猎物一般的,让苏兰芷实在的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

    这个男人……

    眉头有些轻皱,苏兰芷对秦焰一直都是忌惮的,那个男人,心思缜密难猜,性子又是极其的冷酷,她实在是担心,对方会做出什么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正想间,突然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拉住了,满含关切的声音,倒是直接就进入了苏兰芷的耳膜了,“兰儿,你怎么样了?可是还好?”慕容雅刚才瞧着苏兰芷孤零零的站在皇后的面前,心里都担心死了,可是她又不敢造次,只好在一旁焦虑不安了,这会儿见着苏兰芷终于是走了过来,慕容雅赶忙就拉住了对方,担忧的询问了。

    “兰儿,你还好吧?紧张吗?要不要喝杯茶?”席乐荣刚才也是很担心的,慕容雅将苏兰芷交给她,她也答应的好好的,明明今天自己是要好好的照顾苏兰芷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到宫里的时候,竟然是得知苏兰芷已经进宫去了,她只好赶忙也进来,结果却发现,苏兰芷根本不就还没有进宫!

    本来想折回去看看,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们几个都被绊住了,脱不开身,派去打听苏兰芷消息的人好像也是石沉大海一般的,什么消息都没有探查回来,倒是让席乐荣好生自责了!

    小姑将孩子交给她,她实在是有负所望!

    “大舅母,我没事,别担心!”看着席乐荣脸上愧疚的神色,苏兰芷笑了笑,可不想让对方担心了。

    “兰儿,对不起,说好了在宫门口等你的,只是我们来的时候,却有人告诉我们你已经被皇后娘娘宣进宫来了。我们也没多想,便也跟着进来了,只是没有想到……”如今想来,席乐荣倒是后悔死了,也不知道苏兰芷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孤单的进宫,心里怕成什么样子了!

    “大舅母,你是说……”倒是没有想到,连席乐荣他们都是被忽悠进宫的,苏兰芷想着那人的大胆,倒是一阵的心寒!

    这人为了对付自己,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兰儿,先不说这些了,你一路上可是还好,进宫有没有人刁难你?”如今苏兰芷倒是准时来了,席乐荣看苏兰芷倒是没什么事情,心里也是放下了心的,只是想着对方刻意的支开了他们,席乐荣的心里,怎么都是有些担心的。

    “大舅母,放心吧,我这不是完好的来了吗?我也没什么事情。”既然自己安全的到了,苏兰芷也不想让席乐荣担心了,也免得席乐荣过于的自责了。

    “哎,都是我不好,太不小心了,着了别人的道了!”席乐荣本来就是直爽的性子,靖北侯府倒也算是和谐,平日里这些花花肠子倒是少些,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进宫,竟然有人敢给她使绊子!

    想到这点,席乐荣心里就是气的,别说她是靖北侯府的人,就是她本身是征西大将军的女儿,这宫里的人,谁敢不卖她一点面子?

    可是今日竟然敢如此的算计于她,害她辜负了慕容嫣所托,如果苏兰芷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回去跟自己的夫君交代,跟婆婆和公公交代,甚至跟慕容嫣交代?

    席乐荣如今想来就是一阵的后怕,她也是一个不能忍的,自然是气得不行了,“兰儿,你放心,这事情我不会那么算了的,我们靖北侯府的人,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让人欺负了去的!”

    这人都欺负到他们头上了,如果她还装作不知道,那以后,他们靖北侯府,岂不是被人踩在地上了不是?

    这事情,一定不能就这么算了,这背后的人,她一定要找出来!

    席乐荣是个不肯吃亏的主,也是一个正直的人,自然是见不得这些歪歪肠子的,想给苏兰芷出头,只是苏兰芷考虑到今日的情况,倒是拉住了席乐荣了,“大舅母,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寿宴,我们还是不要触碰了皇后娘娘的霉头,也免得惹得皇后娘娘不高兴了。到时候,外祖父外祖母他们也难做,你也不好做!”

    今日的事情,背后的人也是打着皇后的旗号的,苏兰芷敢肯定,皇后作为这后宫之主,一定是知道的,可是皇后却听之任之,这说明了什么?苏兰芷不用想都能明白!

    如今看来,府中发生的事情,皇后娘娘怕是知道了吧?今日,除了试探自己,怕也是存了心的要敲打自己,让自己懂得分寸的?

    看来,那个张姨娘,果然不简单!以后自己得小心应付才是!

    席乐荣本来想去给苏兰芷出气的,至少要让背后的人知道他们靖北侯府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此刻被苏兰芷劝住了,席乐荣也是知道其中的厉害,也有些犹豫了,“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兰儿,你的委屈,就那么白受了吗?你今次第一次进宫,那些人就敢如此的嚣张,这事情如果不处理好了,你以后岂不是被人踩在地上去了?”

    苏兰芷是苏青岚的唯一的女儿,还是靖北侯府的人,依着两府如今的尊宠,苏兰芷将来也是免不了要进宫的,这第一次如果就那么算了,那么以后,岂不是真的就被人欺负了去了?

    席乐荣虽然知道得罪了皇后,他们也是不好过的,可是想着苏兰芷年幼,还真的是不忍心就那么让苏兰芷忍了,让人以为苏兰芷只是一枚软柿子,任人揉捏!

    “大舅母,这事情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席乐荣的关心,苏兰芷很感激,也觉得被亲人爱护的感觉,很温暖。|i葵*莎@文(学^

    可是靖北侯府如今已经是极盛了,物极必反,想来如今靖北侯府也是一样的有无数双眼睛虎视眈眈的,苏兰芷不想因为自己,让靖北侯府也陷入困境了。

    今天的事情,她心里明白,也清楚是谁做的,她忍着,不是因为怕了对方,而且,她要等一个机会,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惹的!

    “兰儿,你……”看着苏兰芷如此的冷静睿智,小小年纪遇到这样子的事情,也不是想要出一口气,反而劝了自己,席乐荣此刻,欣慰的同时,也是觉得心疼的。

    难怪母亲总是说兰儿太懂事了,让人心疼,如今看来,还真的是如此!

    想着自己的女儿比苏兰芷大,性子却完全不如苏兰芷沉稳,甚至还比不过苏兰芷,都快及笄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的,席乐荣还真的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了。

    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有些复杂,再看看一旁的慕容雅,席乐荣有的时候庆幸,自己倒是幸运的,嫁给了慕容华了。

    “大舅母,我不想你们为了我为难,更不想你们因为我陷入困境了。”得罪皇后,还有这宫里的妃子,那可是都是不好做的,这点,苏兰芷很清楚,所以,她也不会去那么做!

    “母亲,您就听兰儿的吧!”慕容雅从两人的对话里面,也是听出了些猫腻的,知道苏兰芷今日是被人使绊子了,那心脏都被提到了嗓子眼了,着实是担心!

    虽然她也是个爽朗的性子,藏不住话,更受不得委屈,不过和苏兰芷接触的久了,加上最近因着自己的事情,她也懂事冷静了不少,此刻虽然看苏兰芷选择隐忍有些不解,也不甘,不过她也知道,苏兰芷虽然年幼,却也有自己的主张,她自然是要支持对方的。

    “哎,好吧,只是兰儿,今日你就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了,我不放心!”看来今日进宫,的确是不太平了,席乐荣当然是不放心苏兰芷一个人了。

    “大舅母,你放心吧,我省得的!”这话就是席乐荣不说,苏兰芷也是会跟着对方的,也免得自己落了单,再一次的被人算计了去了。

    “你呀,让我回去怎么跟你爹和你娘交代!”作为长辈,本来就应该照顾晚辈,可是席乐荣却觉得自己非常的失职了。

    “大舅母,这事情就不要告诉爹爹和娘亲了,我不想他们担心!”尤其是慕容嫣,如今怀着孕,身子本来就不好,苏兰芷可不想慕容嫣再为她操心了。

    “你呀,小小年纪,心思还是不要太重了。”在席乐荣看来,女孩子,在苏兰芷这个年纪,就该是和慕容雅一般的,天真活泼的,这样子才像个小女生了。

    “哎呀,娘,您就别说教了,兰儿这不也是没办法吗?”瞧着自家的母亲对苏兰芷的疼惜,慕容雅倒是拉着席乐荣,可不想席乐荣又来一番感慨了。

    这里可是宫里呢,大家都看着,有些话,他们回去说的好!

    “哎,也是,兰儿,倒是辛苦你了。”想着相府的那些事情,席乐荣有的时候也挺为慕容雅不值得的,在她看来,慕容雅什么都是极好的,也值得那些美好的一切!

    只是可惜了,所托非人!

    “大舅母,我不辛苦!”如果自己辛苦,可以让父母幸福,可以让他们这个家圆满,那她就是再辛苦,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这孩子……”懂事的孩子,总是让人心疼的,席乐荣瞧着苏兰芷小小年纪就有这那么一份不同于人的沉稳,到是生出了点点的怜惜了,“对了,你娘没事吧?母亲听到你娘病了,很是担心,差点就想上门去看望了。”

    如果不是大家拦着,靖北侯夫人怕还真的就去了。

    “娘亲倒是好些了,只是太医说还不宜出来走动,免得病情加重了。”

    “可是不小心染了风寒了?”这大冷的天,染上了风寒,倒也是常有的事情了。

    “偶尔吹了些风,有些不适了。”倒也没有正面的回答,对于长辈的关心,苏兰芷自然是不好欺骗的,只好堂塞过去了,好在席乐荣也是一个神经不是很细腻的人,倒也没有发觉,只以为苏兰芷的意思就是慕容嫣染了风寒了,脸上有些担心,“风寒最是要紧,的确是吹不得风的,府内有些人参灵芝,到时候,我让人送过去。”

    “大舅母,不必了。”这些日子,靖北侯府送去的东西,已经不少了。

    “要的要的,一家人,无须客气!”席乐荣倒是也算大方,不像一般的媳妇那样子的小气,苏兰芷瞧着对方满脸的关心,对那些物件倒不少特别的在意,心下划过点点的温暖,笑了笑,“那就谢谢大舅母了。”

    “好了,被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无须如此的!”席乐荣也是一个护短的,只要是她认定的家人,那她可是护得紧的。

    ……

    两人一来一往的,一旁的慕容雅倒是不乐意了,感觉自己被忽视了,倒是拉住了席乐荣了,“母亲,我们别总是站在这里啊,我们过去坐坐吧,瞧大家总是看我们呢!”难得又见到苏兰芷,慕容雅可想好好跟苏兰芷说说话,顺便好好地问问苏兰芷今日进宫的情况了,也免得心里总是牵挂着这事情,担心了。

    席乐荣瞧着慕容雅倒是一脸想和苏兰芷说话的样子,也知道自家小女儿的心思,笑了笑,倒是不当两人之间的灯泡了,“好好好,我们过去坐坐!”

    刚才因为担心直接就过来找苏兰芷了,这会儿三人正准备回去呢,就看到不远处的秦王妃倒是让人过来找他们了,“慕容大夫人,我家王妃有请!”

    说起来秦王府和靖北侯府的交情的不错的,席乐荣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应了,“你回去告诉你们王妃,我们这就过去!”

    “是!”那人行了礼就规规矩矩的过去复命了,席乐荣也不知道苏兰芷是见过秦王妃的,担心苏兰芷不认识,倒是跟苏兰芷解释了,“兰儿,一会儿我们去见见秦王妃,秦王妃为人和善,上官侧妃也是极其好相处的,你别紧张!”

    虽然知道苏兰芷懂事,可是席乐荣也是担心苏兰芷初次见到这么多尊贵的人,会紧张了。

    苏兰芷见着席乐荣如此的照顾自己的情绪,倒是笑了笑,“大舅母放心吧,我见过秦王妃几次。”

    这话就是不想让席乐荣担心了,果然,席乐荣听到苏兰芷见过秦王妃,倒是笑了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既然你见过,那我也就放心了,我们府和秦王府来往也算是密切的,今日秦王妃既然来了,也派了人过来打招呼,我们自然是要过去见见的!”皇后如今倒是让大家自己赏景了,所以熟人倒是可以相互见见,席乐荣倒是领着苏兰芷和慕容雅就过去了。

    之前隔得远,此刻,苏兰芷瞧着秦王妃,今日的秦王妃,穿着一件大橙黄色的宫装,上面绣着百花齐放,倒是衬得秦王妃气质越发的雍容高雅,头上那赤金的菊花簪子闪着夺目的光芒,好似一朵绽放的金菊,让秦王妃整个人都觉得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了。

    难得见到秦王妃如此的盛装打扮,苏兰芷瞧着那绝美的容颜,略施粉黛,却是让人眼前一亮,任是她见惯了慕容嫣那样出尘高雅的美,再见秦王妃如此华丽的高贵,也不由得惊艳了。

    怕也是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生育那样子完美的男子吧?

    见着秦王妃,苏兰芷的脑海不由得出现一张和秦王妃有些相似的脸,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就有了这样子的感觉了。

    “参见秦王妃!”瞧着秦王妃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苏兰芷总觉得对方的眼神有些什么,不过苏兰芷倒是刻意的去忽视了,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倒是很规矩的和慕容雅站在一处,秦王妃见着苏兰芷,还真的是婆婆看媳妇,越看越满意了,笑嘻嘻的打量了苏兰芷一眼,倒是看着席乐荣,言语间的赞扬,一点都不吝啬,“慕容大夫人,慕容大小姐如今倒是出落的越发的大方得体了,还有这苏小姐,小小年纪,倒是沉稳的很,你们慕容家,倒是总是出这些妙人儿!”

    秦王妃身份尊贵,这样的日子,身边也是围了不少的人了,不过她却刻意的单独跟席乐荣说话,可见两家的关系,的确是不一般了。

    这份殊荣,是别人想有,都无法有的!

    “秦王妃倒是谬赞了!”谦虚,席乐荣自然也是要做做的,不然那么接受了,大家都不知道嫉妒成什么样子了。

    “慕容大夫人,你也别谦虚了。”笑着看着苏兰芷,秦王妃又看了看慕容雅,脸上的笑容,倒是有增无减,可见她对两人,的确是喜欢的,“有些日子没见了,这女儿家家的,果然是一天一个样子,越大,倒是越发的动人了,真不知道谁家有这样子的福气,倒是可以娶到这样两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了。”

    也是熟悉,秦王妃倒是打趣着,慕容雅和苏兰芷怎么都是女孩子,面皮都是有些薄的,脸顿时就有些泛红了。

    “呵呵,谁知道呢,兰儿倒是一个懂事的,只是我家那泼猴,还不知道将来如何呢!”对方是秦王妃,也算是知根知底,席乐荣也知道靖北侯夫人有跟秦王妃结亲的打算,倒也没有怎么避讳就是。

    “慕容大小姐那可是真性情,如今这样的女子,倒是难得了,慕容大夫人无须担心!”秦王妃还是很喜欢慕容雅的性子的,大方,不做作,也没有什么心机,其实她觉得做自己的媳妇也是不错的,她也不是特别挑剔的人,只好心眼不坏,对秦之衍好就行了。

    “也是王妃你大度,不去计较!”席乐荣也真的是想和秦王妃结亲的,秦王妃脾气好,而且不拘小节,这样子席乐荣就不用担心慕容雅将来嫁出去了,会受到婆婆的欺负了。

    只是这姻缘一事,谁能说得清楚呢?

    他们有这个意思,自然也是漏了几分的,只是秦王妃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就是,所以席乐荣倒是把握不住了。

    “如此可爱的女儿,慕容大夫人可是福气,我倒是羡慕还羡慕不来呢!”秦王妃一直都想要一个女儿,这也不是秘密,所以大家都知道,如果真的做了秦王妃的媳妇,相信对方肯定会对对方很好的,许多人也是存了这心思,都想跟秦王妃结亲了。

    这样子一个难得的婆婆,身份高贵不说,脾气也是好的,只要是疼爱女儿的,哪个不愿意将女儿嫁给秦之衍呢?更何况秦之衍本身也是人中龙凤,万里挑一的好夫婿人选啊!

    “那也是王妃抬爱,看得上了!”秦王妃会这样子想,那是因为秦王妃性子里本来就没有那么计较,可是别人,哪里会那么想呢?

    眼看着慕容雅越发的大了,说实在是,席乐荣还真的是挺担心的,总是担心女儿这样子的性子,将来嫁出去了,会吃苦,所以,她是非常赞成和秦王府的这门亲事的。

    “慕容大夫人总是谦虚了,我瞧着这慕容大小姐可是极好的!”拉着慕容雅就是有说有笑的,期间还不忘记把苏兰芷给扯上,秦王妃自然也不是傻子,想要亲近苏兰芷,也不好太过了,也免得苏兰芷会遭人抨击了。

    刚才的事情,她可是都看着呢,自家儿子看中的女子,似乎,处境还有些麻烦,看来,自己也得护一分了。

    ……

    “姐姐你就是偏疼女孩子,如今瞧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家家的,可是又爱不释手了!”见着秦王妃倒是嘻嘻呵呵的和席乐荣几人说话,一旁的女子倒是开口了,这女子的声音软绵绵的,让人听着非常的舒服,从这声音就可以感觉得出对方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让人很有保护的**了。

    苏兰芷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向来对别人都不关心的她,此刻倒是往那声源看去,看着这个一直都站在秦王妃身边的人,穿着打扮华丽却不失娇媚,而且身上的品级……

    玫瑰色的小棉袄,上面绣着百合,倒是精致,那人的身子纤细,比秦王妃娇小些,五官非常的柔和,非常的美,尤其是那双眼睛,淡淡的看着你,就好像含着泪水一般的,是那种很容易让男人就生出保护**的人了。

    苏兰芷看着对方,不用猜都能知道对方的身份了,秦王和秦王妃伉俪情深,秦王当年非卿不娶,奈何天意弄人,最后秦王不得不娶了镇国公的嫡长女上官无忧了。这上官无忧虽然只是个侧妃,可是却是一个异姓的郡主,身份尊贵不说,还生下了秦王的庶长子,甚至还有一个女儿,比起只有一个嫡子的秦王妃来说,这上官无忧在秦王府,还真的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了。

    皇后今日的寿宴,请的都是一品大员的官员和家眷,妾和庶子庶女是没有在邀请之内的,可是这上官无忧却来了,可见她的身份,的确是不凡的!

    不知道怎么的,苏兰芷瞧着上官无忧脸上那面具一般的和善笑容,心里倒是划过一抹异样,看着对方那友好善良的模样,看起来倒是娇弱的很,可是苏兰芷经历了那么多,凭着直觉,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只是,她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就是了。

    一个女子,爱秦王爱得那么疯狂,真的就那么心甘情愿的居于人下,给人做小吗?

    苏兰芷是知道上官无语的身份的,以对方的身份,做秦王的正妃也是足够的,甚至就算是当年秦王悔婚,她凭着自己的身份还是可以嫁得很好,可是她却选择了不嫁,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是太过痴情呢?还是心里有别的目的和想法?

    前世是见识过薛灵芸的残忍和疯狂,苏兰芷怎么会不明白,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哪里愿意和任何人分享呢?

    前世的她,不就是一个血淋漓的例子吗?

    那么,秦王妃和这个上官侧妃……

    也是今生太过谨慎小心了,苏兰芷看着秦王妃和上官侧妃和谐相处的画面,虽然看起来没有破绽,只是想着当初自己和薛灵芸也是这个样子,好得胜似亲姐妹了,可是最后呢?那样子蚀骨痛心的背叛,那样子的恨,怎能不让她心惊?怎能不让她忌惮?

    心里也是有了疙瘩,苏兰芷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想了,瞧着眼前这和谐无比的妻妾画面,倒是有种深深的违和感了。

    只是秦王妃完全不知道苏兰芷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见着上官无忧说话了,秦王妃也只是笑了笑,“这些千金小姐们一个一个如花似玉的,在这冬日,倒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总是让我想到当年的自己,可不就是在他们身上想找些自己当年的影子吗?”

    秦王妃为人和善,而且很喜欢女子,这在圈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上官无忧看见秦王妃的笑容,总是恨不得将那笑容给撕碎了,不过却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就是,“王妃姐姐可是光彩照人,风华依旧,多年来容颜都不曾改变,你这样子说,倒是让婢妾自惭形愧了。”

    上官无忧本来就比秦王妃年长,加上总是忧思过度,曾经脸上又是受过伤的,所以纵然她很注意保养,可是看起来,还是比秦王妃要大一些了,反观秦王妃,这些年和秦王恩爱有加,备受滋润,女人嘛,生活好了,和谐了,自然,也就老得慢了。更何况秦王和秦之衍都将秦王妃保护的很好,秦王妃这些年也没有什么忧愁,这人忧愁少了,烦恼少了,心态年轻了,容颜,自然也就显得年轻多了。

    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上官无忧每一次看到秦王妃那张高贵绝美的脸,看着对方二十几年如一日的青春美貌,再想想自己,眼角已经有了皱纹了,尤其是眉间,因为总是忧愁,倒是起了深深的褶皱,她能不嫉妒吗?

    只是,心里越嫉妒,上官无忧的脸上表现的就越是羡慕,她就是有这样子的演技,明明是恨不得将对方的脸给撕成碎片了,此刻,上官无忧却是一脸的羡慕,这样子一说,秦王妃的脸上倒是划过一抹尴尬,想着上官无忧的脸是因为秦王所毁,再想着上官无忧这些年受的委屈,脸上的愧疚,倒是让秦王妃的笑容都淡了些了,“无忧妹妹,你别这么说,你……”

    想说些什么,秦王妃却不知道从哪里安慰起,正准备说些好话,免得上官无忧伤怀了,上官无忧倒是体贴的岔开了话题了,“王妃姐姐,婢妾只是随便说说,王妃姐姐别往心里去。”一脸懊恼的样子,倒是看得秦王妃更加的愧疚了,只觉得自己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对方的痛苦之上的,脸上本来是带着笑容的,此刻,倒是烟消云散了。

    “好妹妹,我不是有心的,你……”

    “王妃姐姐,婢妾有些累了,想先去休息休息,王妃姐姐可否允许?”直接就岔开了话题了,上官无忧那样子的确是有些累了,秦王妃知道上官无忧心情不好,赶忙也就应了,“好,那你去休息吧,我一会儿过来!”此时此刻,她被那么多的人围着,还真的是走不开了。

    “好,婢妾先过去了!”上官无忧一直都谨遵自己的本妃,对自己的称呼也从来都没有用“我”,她这样子,总是让秦王妃自责,也让秦王妃内心的愧疚无法安歇了,不得不说,上官无忧的确是一个很懂人心的高手了!

    ……

    转身就走了,谁都没有看到,上官无忧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嘴角那抹阴狠讽刺的笑容了。

    落阳,你让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只要我在一日,我就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幸福,我就要让你这辈子都一直活在对我的愧疚和自责中,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不得不说,上官无忧这人的报复心的确是很重的,在她看来,秦王妃如今所有的一切本来都是她的,是秦王妃夺走了她的一切,所以,她一定要夺回来,而且,也一定不能让秦王妃好过!

    所以,只要秦王妃开心了,她就要想办法的提醒对方对自己的愧疚,让对方不得安宁,永远都没有办法和心爱的男子毫无芥蒂的在一起,永远永远都无法真正的双宿双飞!

    落阳,这是你欠我的,你得一点一点的还!

    我不痛快,你也别想快活!

    心里倒是出了一口气了,上官无忧的步法有些快,背影有些忧伤,看在秦王妃的眼里,就是上官无忧有又想起了伤心事了,却要躲到一边去,秦王妃想起上官无忧这些年所受的苦和委屈,本来的好心情,倒是都没了,面对大家的巴结,秦王妃神色恹恹的,脸上的笑容,都有些清浅,看得出,秦王妃此时的心情,很糟糕了。

    苏兰芷将刚才的一幕收在眼底,此刻看着秦王妃明显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了,知道秦王妃心里不快活,心里就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想着秦王妃之前对她的善意,苏兰芷瞧着秦王妃,倒是有些不忍心了,“秦王妃,那日兰儿回府,将遇见您的事情跟家母说了,娘亲非常感谢您的照顾,约您改日去相府玩耍!”

    让人转移注意力,就是最好的让人忘记眼前事情的办法了,苏兰芷虽然不喜欢多管闲事,可是看着秦王妃那么善良的人,还是有些不忍心就是。

    “我倒是一直都想去的,只是找不到机会。对了,苏夫人呢?今日怎么没来?”早就注意到慕容嫣没有来了,秦王妃本来还想和慕容嫣见见面,说说话的,也好知道对方的性子到底是如何的,却没有这个机会就是了。

    “娘亲身子有些不适,倒是病了,没办法来。”其实苏兰芷也没说谎,慕容嫣身体的确不舒服,而且这怀孕了,也算是一种“病”了,不过是喜病就是了。

    “如今天冷地冻的,还真的是要注意了,前些日子安宁也是病了的,今日南王妃都因为担心她,倒是没有进宫了,你娘亲也是要注意些了,病了也不好受。”秦王妃和慕容嫣也没怎么见过面,可是因为苏兰芷的原因,秦王妃对慕容嫣还是很有好感的。

    在她看来,能教出苏兰芷那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那么那个母亲,定然也是识大体的,不然哪里能够教出这样子的女儿来呢?

    “王妃说的极是,这冬日还没有过去,的确是很容易就病了的。”苏兰芷也是知道安宁如今病得很重,命都去了大半了,不过苏兰芷没有同情就是了。

    如果那日不是她机灵,那如今躺床上的,可就是她了!

    “嗯!”也是因为和苏兰芷说话,转移了些注意力,秦王妃的心情好了些,两人正说着话呢,一旁的夫人们见秦王妃心情似乎好了些了,看着秦王妃对苏兰芷格外的和善,有些想要将女儿嫁给秦之衍的,心里也是着急,赶忙找了借口,就是和秦王妃套近乎了,这么一来一往间,倒是将秦王妃围得水泄不通,苏兰芷也不想被那些人挤着,便拉着慕容雅,两人暂时就退开了。

    “哎,这些人啊,还真的是……”慕容雅看着秦王妃被那些人围得一层一层的,顿时为对方觉得难受,她是不喜欢和那些虚伪的人来往的,自然也觉得秦王妃心情不好,还得和这些人虚与蛇尾,这样子尊荣的高贵,有的时候,也的确是个束缚了。

    这样子活着,可真累啊!

    突然就想着自己以后如果要嫁给秦之衍,怕也得如此,慕容雅如今,倒是有些想通了,这些日子是完全发现秦之衍对她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她倒是明白了许多,也不强求了。

    虽然心底里还是有些心动的,可是慕容雅还是希望自己所嫁的人是自己心爱的人,对于秦之衍,慕容雅知道,对方就是那天上的太阳,灼热无比,却让人可望而不可即,太过遥远的存在,的确,不是她能够肖想的!

    不得不说,那日苏兰芷他们的话,倒是给了慕容雅一些警醒,想着自己最近变得一点都不像是自己了,慕容雅还真的觉得那样子挺累的。

    她本就是洒脱的性子,如果真的要为了谁捆住了自己,她会开心吗?

    这几日一直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慕容雅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了。

    正想着,慕容雅和苏兰芷看着秦王妃那边,心里都是有些想法的,本想清静清静,可是却总是不能如愿就是了,“怎么,傍上了秦王妃,你们倒是好手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