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就是故意的!
    熟悉的声音,却是带着让人讨厌的刺味,苏兰芷和慕容雅转过身去看着对方那明明美丽的脸,可是却因为嫉妒,那脸上带着刻薄的神色,还真的是生生的破坏了对方的美感了。

    “白小姐你这是嫉妒吗?刚才我瞧见你也是想往秦王妃身边凑的,只是秦王妃似乎都没有看到你,你是吃味了吗?”苏兰芷瞧着白珠总是喜欢找自己的麻烦,自然也不能就那么被人欺负了去了,今天她进宫遭遇的这些,已经一肚子的火了,却发不得,如今这白珠自己愿意往她的火上浇油,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

    白珠瞧着苏兰芷脸上那抹讽刺的笑容,听着对方如此毫不避讳的话,面色倒是白了一阵青了一阵的,伸出手指了指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兰芷此刻,倒像是一个刺猬一样的,她就说了一句,对方却好像不会放过她一样的,“你,你……”

    手都抖了,白珠在家里向来受宠,家里的庶子庶女也是被她欺负惯了,倒是没几个人敢反抗她的,只是自从遇见了苏兰芷,白珠才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受挫了。

    指了苏兰芷半天,白珠的面色也越发的红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就是了。

    “你别胡说!”到底是找出了几个字,白珠咬牙切齿的看着苏兰芷,那样子还真的是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了!

    这个苏兰芷,怎么就那么伶牙利嘴的,偏偏秦王妃还对她那么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白珠这真的是血淋漓的嫉妒了!

    “白小姐,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看着白珠气急败坏的样子,苏兰芷倒是觉得解气,拉着慕容雅就准备走了,可不想被一个疯子缠着就是了。

    只是白珠并不是那么识趣的人,在苏兰芷这里吃了钉子,她自然是不会轻易的就放过苏兰芷的,见苏兰芷要走,白珠只以为对方是怕了,赶忙就拦住了对方了,“你给我站住,别走!”凶狠狠的就拦着对方,白珠今日受了委屈了,自然是要出气的。

    在这宫里,可比不得上一次在南王府了,如果她的小姑姑可是在这宫里呢,而且她刚才也是瞧见了,她的小姑姑对苏兰芷也是不喜欢的,所以此刻的白珠可是底气十足的!

    “好狗不挡道,白小姐,你这样子,可就不好了!”上一次白珠对自己恶语相向的,苏兰芷心里早就不喜对方了,今日静妃也给了她刁难,此时此刻瞧着白珠,苏兰芷更是觉得这元武侯府的人实在是欺负人了,哪里真的就退缩了,让人以为她好欺负不是?

    她虽然年幼,可是,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你,你骂我是狗!”白珠这辈子都还没有受过这样子的欺负了,见着大家的目光都有些扫了过来,白珠心里更是气急,自然是更加的不肯落于下风了!

    “白小姐,我可没那么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她只说了“好狗不挡道”,却也没有指名道姓,是眼前的人自己对号入座,那就怪不得她了。

    “苏兰芷,你!”那眼睛都已经瞪成了圆珠了,再瞪,怕是都要掉出来了,苏兰芷瞧着白珠如此气急败坏的样子,倒是好像在看笑话一般的,看的白珠心里更是气了。

    “白小姐,还是请你让开的好,你这可是挡着别人的道了!”有人的注意力已经往这边转了,苏兰芷的话语倒是变得和气了许多,再也不似刚才那般的咄咄逼人,可是苏兰芷眼角的嘲讽,却是让白珠心里更加的气了,此刻的白珠,只觉得苏兰芷脸上的笑容就好像在嘲笑自己如那小丑一般的,让她觉得看起来十分的厌恶,恨不得生生的毁掉了对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才好!

    对,毁掉,看她还笑得出来!

    心里想着,白珠也是被苏兰芷气到了,几次在苏兰芷的面前都讨不到好,上次在南王府,她回去还被罚了,心里对苏兰芷早就生了一股子的怨恨,此刻,倒是新仇旧恨全部都来了,白珠也不犹豫,就由着冲动抬起手,就准备打下去了!

    本就是凭着一股子的气做事情,白珠下手自然也是快而且狠的,猛地就往前冲,本以为可以打到那张让她看着嫉妒的脸,却不曾想,苏兰芷早就洞察了她的意图,倒是在她快要接触到对方脸的时候,突然就往后退了。白珠一个不查,用力太大,身子往前倾,也是收不住力道,猛地就往前冲,来了个狗爬式了。

    地上的积雪倒是被人扫了,只是这大冷的天,白珠就那么猛的摔倒在地,还是以那么屈辱的姿势,白珠觉得胸口就好像是被人撵了一般的疼,眼泪水都快出来了。手也划破了皮了,她本来就是细皮嫩肉的,倒是疼得紧!

    可是这还不是最让她难受的,耳边那讥笑的声音,似乎在嘲笑她的幼稚和狼狈,白珠此刻看着自己趴在地上,而苏兰芷就站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好似也是嘲笑自己的狼狈一般的,白珠那张脸,还真的是要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了。

    “苏兰芷,你!”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白珠此刻也是气得没有了理智了,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子的屈辱,她赶忙就起来往苏兰芷冲过去,想要将苏兰芷也推倒在地,报复回去了!

    可是她还没有触碰到苏兰芷呢,苏兰芷倒好像是被吓坏了一样的,拉着慕容雅就小跑了起来,“白小姐,你,你要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啊!”

    诚惶诚恐的样子,苏兰芷人本来就长得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这样子的女子,本来就会给人一种无法亵渎的感觉,更何况苏兰芷此刻的脸上满是惊惧,她身边的慕容雅也好像被吓到了一样的,两个女子不停的往后退,身子瑟瑟发抖的,走路还是一颤一颤的,好像走不稳要摔倒一样的,倒是让人看着各位的可怜了。而反观白珠,那本来还算美丽的脸上,此刻倒是被愤怒所扭曲,那不顾形象的冲过去的样子,还真的是让人觉得厌恶了。

    “苏兰芷,你有本事别走!”白珠性子本来就骄纵,平日里也是无法无天惯了,自然是没有觉察到苏兰芷眼底的暗流,只是看着苏兰芷不停的往后退,突然就变了态度,心里以为对方是怕了自己了,正准备找苏兰芷算账呢,倒是突然就一道严厉的声音吓住了,“住手,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那声音满是威严的神色,中气十足,白珠一听,浑身都只觉得划过点点的惧怕,还没有动作,倒是很快就有人把她给拉住了,“皇后娘娘恕罪!”

    说话间,赵氏已经狠狠的拉住了白珠,看着女儿脸上的愤怒之色,想着女儿刚才竟然如此的不识大体,心里倒是气急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子,她刚才就看好女儿的,也免得她去闯祸了!

    “白夫人,本宫倒是没有想到,你们元武侯府,倒是好家教!”皇后想来都是端庄高贵的,自然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白珠刚才的所言所行,让皇后非常的不悦了。

    今日是她的寿宴,虽然她是有自己的目的,但是今天毕竟是她的生辰,她自然是不喜欢有人给她触霉头的。

    这样不好,很不好!

    “皇后娘娘恕罪,小女,小女只是最近病了,精神恍惚,倒是不小心得罪了苏小姐,还望皇后娘娘见谅!”一直以来都是知道眼前的这位皇后虽然看起来大方得体,高贵典雅,可是却也是一个宫斗高手,和自家的静妃那也是面和心不合了的,赵氏心里恨极了白珠的不小心了,在哪里闯祸不好,偏偏是在这里,倒是让她好生懊恼了!

    到时候回去,别说是婆婆和公公了,就是丈夫和静妃娘娘这里,她都是不好交代的!

    白珠这会儿反应过来,也是知道自己闯祸了,可是这事情是苏兰芷引起的,白珠可不想给对方背黑锅了,“皇后娘娘,臣女也不是有意的,只是这苏小姐口出恶言,诋毁臣女,甚至辱骂臣女,臣女心里气不过去,才会想找个说法的!还望皇后娘娘明鉴!”说话间眼角的余线倒是得意洋洋的看着苏兰芷,白珠倒是想要看看,皇后知道苏兰芷那些辱骂的话,会怎么反应了!

    她要让对方名声尽毁!

    “珠儿,住口!”赵氏倒是没有想到白珠竟然还为自己辩解,此刻瞧着皇后那张脸黑了不少了,赵氏也不是傻子,和苏兰芷接触过几次,也是知道苏兰芷年岁虽然小,但是,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更何况刚才他们在一旁看着,可都是白珠在欺负苏兰芷,苏兰芷孤立无援的,这白珠说什么,谁会信!

    可是纵然她是想制止白珠的,白珠却是一副无谓的样子,那样子看起来还真的是受了什么委屈了,皇后见了,眼中划过点点的暗光,倒是也没有急着就定了白珠的罪了,“白小姐,你说苏小姐对你辱骂,那你说说,她到底说了什么,让你如此的大失分寸,连女子的闺名形象都不顾了?”

    这女子的形象可是万分重要的,更何况今日那么多的贵族夫人小姐都在,那么多人看着呢,如果一个人的名声毁了,那将来要想嫁个好人家,可就难上加难了!

    尤其是这些贵族夫人小姐素日里无聊,就喜欢嚼舌根了,这有什么秘密,是可以藏得住的?

    “皇后娘娘,臣女刚才只是见着苏小姐和慕容小姐一起,想要过去打招呼,可是苏小姐不知道怎么的,对臣女误会极深,臣女一过去,她就让臣女好狗不挡道,甚至恶语相向,说臣女这样子不配和她说话,臣女好心过去打招呼,她却如此对待臣女。甚至将臣女推倒,臣女实在是气不过去,才会一时之间失了分寸,还望皇后娘娘明察!”白珠素日在家里也是欺负惯了家里的庶女了,平日里她说什么,赵氏倒也不计较,反正赵氏也是看那些庶女不满意,也由着白珠去了,这便让白珠养成了越发刁钻的性子,如今,倒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白珠颠倒是非的能力,也是练了许多次了的,素日里赵氏没有拆穿她,甚至顺着她走,倒是让她好不得意,所以今日,她也以为皇后会顺着她的话走,然后好好的惩罚苏兰芷,也好让苏兰芷知道,得罪她的下场了,只是,她倒是没有想到,皇后毕竟不是她的母亲,怎么可能会由着她胡闹呢?

    更何况,皇后向来爱惜自己的名声,素日里就算是心里再嫉妒,再不甘心,她都是一副雍容大方的样子,从来都不捻风吃醋,对谁都是一片和气的。这样子的她,怎么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那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罚了苏兰芷呢?

    不过皇后到底对苏兰芷是有些芥蒂的,虽然没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罚了,不过听了白珠这话,倒是看着一旁一脸委屈的苏兰芷,瞧着对方倒是淡定的神色,皇后倒是觉得,此人小小年纪,就不简单了,“苏小姐,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白小姐两人,如何就吵起来了?”很简单的问话,可是皇后这样子的语气,倒是让人有些深思了。

    是啊,两个人也不算是熟悉,怎么就吵起来了呢?

    众人瞧着苏兰芷倒是一副怕怕的样子,再敲了敲白珠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白珠是欺负人的那一个了。

    这个世上,贼喊捉贼的,也不是没有的,只是不知道,这白小姐,到底的怎么回事了就是。

    苏兰芷和白珠的身份,大家也都清楚,自然也是不好多做议论,免得不小心得罪了谁,倒是不好了。

    所以大家倒是静观其变,瞧着苏兰芷,倒是想知道,苏兰芷面临这样子的情况,会如何回答了。

    虽然说苏兰芷和白珠的身份,都是不相上下的,可是苏兰芷今日毕竟是孤家寡人的一个,小小年纪的一个女孩,父母又没在身边,哪里比得过白珠呢?

    瞧瞧人家,宫中有个做妃子的姑姑,这后台,可是大着呢!

    一时之间,有些人对苏兰芷倒是有些同情起来了,赶过来的席乐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才那么一会儿,苏兰芷这边就又出事情了,心里满是自责,想过去帮苏兰芷说话,可是苏兰芷却制止了,瞧着皇后眼底的兴味,苏兰芷敢肯定,对方是知道真相的,只是故意在试探自己,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的人,将来也好应对了。

    得知皇后对相府的忌惮,可是又想拉拢,苏兰芷自然是知道,皇后不可能轻易的就动了她了,也不是很担心,倒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皇后娘娘,臣女不知道白小姐在说什么,刚才我和雅姐姐一起,本想去走走,看看这澄园的景色,却不曾想,白小姐倒是突然就拦住了我们,恶语相向。臣女本不想和她计较,所以拉着雅姐姐就走了,可是白小姐竟然拦住了我们,不许我们离开,臣女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白小姐了,好生劝阻。可是没有想到,白小姐倒是一时半会儿走不稳了,摔倒了,臣女来不及扶,她就恶狠狠的冲过来,臣女实在是不知道,臣女到底哪里得罪了她了,让她如此的怨恨于臣女!”

    倒是一脸委屈的样子,苏兰芷虽然不喜欢扮柔弱,可是有的时候,这一招,却是很有用的就是了。

    此刻她那满脸的不解,甚至瞧着白珠那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倒是好生的愧疚了,“白小姐,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好的地方,让你生气了,你可以跟我说的,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寿宴,如果因为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就让皇后娘娘觉得不快了,叨扰了娘娘的寿宴,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和白珠比起来,苏兰芷倒是乖巧懂事多了,这样子一说,大家看着白珠,都只觉得白珠十分的没礼貌了,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偏偏还赖在别人身上,这人,到底是何居心!

    “你,你别乱说,刚才明明是你骂了我的,我才会,才会……”白珠这会儿倒是气得脸都红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苏兰芷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瞧着苏兰芷这会儿委屈的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的,白珠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之前对自己如此的百般讽刺挖苦的人了!

    这人,还真的会做戏!

    “白小姐,我刚才真的什么都没说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可怜巴巴的看着白珠,苏兰芷瞧着对方气得身子都抖了,心里觉得特别的解气。

    静妃,你今日如此对我,我这就算是给你回个礼吧!

    送上门的炮灰,她不要,白不要!

    “你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你别耍赖!”白珠本来就是一个经不得激的性子,这会儿真的是快被苏兰芷弄疯了。

    “白小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雅姐姐,刚才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是不是我说了什么,让白小姐误会了,所以她才会那么生气?如果是,你告诉我,我跟白小姐道歉!”刚才也是瞅着身边没人,就只有他们三人,苏兰芷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这会儿苏兰芷有恃无恐,她是料定了白珠找不到证人了。

    慕容雅也不是傻子,这会儿苏兰芷问她了,她也是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也是一片的迷茫了,“好妹妹,刚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白小姐怎么突然就那么生气了?难道我们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可是,我们刚才,明明也只是想静静的去走走,不想让人跟着,白小姐怎么就生气了呢?”慕容雅这还真的是火上浇油了,这不就是说白珠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的,死皮赖脸的跟着他们,他们不许,所以对方恼羞成怒了吗?

    苏兰芷也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善良无害的慕容雅,今日说话,也会那么损了,如果不是那么多人在看着,苏兰芷估计就要鼓手拍掌了!

    雅姐姐,好样的,配合的可真默契啊!

    倒没有想到慕容雅如此的配合自己,苏兰芷这会儿,脸上倒是越发的困惑了,“白小姐,你看,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瞧着白珠那气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苏兰芷还是一脸的不解,白珠气得浑身都发抖了,“苏兰芷,你!”

    “白小姐,你别误会了,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什么,我跟你赔罪,你别生气了。今日是个喜日子,我们不做这些晦气的事情了!”苏兰芷这样子倒像是息事宁人的,可是白珠此时此刻吃了闷亏,哪里愿意放手呢?

    “苏兰芷,你,皇后娘娘,她说谎,她……”还没有说完,空气中突然就是巨大的“啪”的一声,须臾,白珠那白皙的脸上,立刻就出现了一道五指掌纹了。

    “母亲,您……”不可置信的看着赵氏,从小到大,赵氏都特别的疼她,从来都不会责罚打骂她的,可是因为这个苏兰芷,上一次在南王府是责怪她,这一次,竟然打她!

    白珠此刻,和苏兰芷,顿时就水火不容了,可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赵氏拉着她就猛地对着皇后跪下了,“皇后娘娘,小女这些日子身子不适,经常会出现幻觉,刚才许是小女误会了什么,倒是惊扰了皇后娘娘,也让苏小姐和慕容小姐受惊了,还望皇后娘娘责罚!”

    赵氏可不想白珠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如今瞧着女儿如此的没有头脑,被苏兰芷耍得团团转的,赵氏当机立断,让白珠承认了过错,也免得白珠继续被苏兰芷激怒,做下不可挽回的事情了!

    白珠此刻脑袋朦朦的,完全是一副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皇后见着了,似乎有些惋惜了,“静妃,这事情,你觉得如何?”谁都没问,偏偏是问了静妃,这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静妃看着皇后那双看不到边的眸子,多年的相处,静妃知道,皇后看起来是大方的,对谁都是极好,从来都参与宫中的争宠,可是偏偏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几十年来都没有人越过了她的位置去,不管宫里有了多少宠妃,她的地位,依旧都是岿然不动,屹立不倒的,而文帝对皇后,也是极其的尊重,每月的初一十五,都是会去皇后的宫中,这个定律,多年都不曾改变过!

    静妃这些年虽然因着受宠,有些骄纵,但是她始终都看不透眼前的人,自然她的心里,对皇后,还是有几分忌惮的。所以尽管心里是很想替代对方,坐上那女子最尊贵的位子,她和皇后表面依旧都是亲和的,从来都没有撕破过面皮!

    此刻见着皇后就那么直接的问了自己的看法,静妃心里倒是转了好些弯,最后,虽然舍不侄女受委屈,却也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太过维护了,所以她只是笑了笑,就将问题,抛回去了,“皇后娘娘英明,臣妾相信,皇后娘娘定然秉公处理!”

    这趟浑水,她是不能趟了,虽然心里也是恨极了苏兰芷的,恨不得今日让苏兰芷颜面扫地,可是如今那么多人看着,白珠明显就处于下风了,静妃可不是傻子,在这个档口,给人留下把柄了。

    “呵呵,静妃,如果本宫罚了你的侄女,你不会舍不得吧?”皇后此刻的心里,已经是有了决断了,这些年忍了静妃也是许久了,今日,也好趁此机会,敲打敲打对方,让对方知道,什么事情,是对方可以想的,什么事情,是对方不可以想的。

    “如果她犯了错,罚一罚,自然是无可厚非的,臣妾怎么会舍不得呢?”笑了笑,静妃眼底滑过一抹不甘,可是知道自己如今是不能护着白珠了,心里只觉得这个侄女蠢得可以,尽是给她惹麻烦了!

    “静妃倒是大公无私了,本宫瞧着这白小姐印堂发黑,怕是魔怔了,今日才会胡言乱语的,白夫人,白小姐这个病,可是要好好的看看了。到时候如果严重了,可就糟糕了!”这再严重下去,可不就是失心疯了吗?众人听着皇后这话,心里倒是打了几个突突,看着白珠的眼神,都破有些同情了。

    这女子魔怔了,都快得失心疯了,哪家的人愿意娶了这样子的媳妇回去惹麻烦?

    看来这白小姐这辈子,怕是都毁了!

    静妃倒是没有想到,皇后竟然那么狠,眼底滑过一抹恨意,此刻,倒是笑了笑,“皇后娘娘许是严重了,珠儿或许只是这几日着了风寒,所以有些神志不清了,嫂子,你也真是的,珠儿既然生病了,你怎么还带了她来呢?”

    作为元武侯府的嫡长孙女,这白珠可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了,嫁得好,那就是白家的助力,静妃还想靠着白珠的婚事拉拢些权贵呢,自然不会让白珠那么快就成了一枚废棋了,这会儿实在是忍不住,就开口了。

    赵氏见着静妃如此说,自然也是知道对方的意思的,赶忙就诚惶诚恐了起来,“静妃娘娘说的极是,皇后娘娘,小女最近的确是感染了风寒,身子有些不适了,所以难免会听错了些什么,还望皇后娘娘恕罪,小女不是有心的!”

    “原来白小姐是病了,白夫人倒是有心了,这白小姐既然病了,就在家里好生休息就是,怎么就来参加寿宴了呢?到时候病情加重了,那可就是本宫的不是了。”“寿宴”这两个字,皇后倒是说的很缓很慢的,这个借口虽然马马虎虎可以过去,可是今日可是皇后的寿宴,却有人带着病体而来,还扯出那么一出,这居心,何在啊?

    更何况这人还是和静妃有些关联的,这些年五皇子的呼声渐高,和二皇子渐渐的对立了起来,大家各个心里都跟那明镜一样的,难免不会想岔了。

    静妃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皇后竟然那么狠,揪着不放,心下不悦,可是却也不得不好生的站出来说话了,“皇后娘娘勿怪,珠儿前些日子病了,本以为是好些了,所以大嫂也就带了她进来,好沾沾皇后娘娘的喜气了,如今却适得其反,让皇后娘娘生气了,还希望皇后娘娘责罚才是!”

    “罢了罢了,既然身子不好,就早早的回去歇着吧,也免得到时候病重了!”那么明摆着的赶人,也实在是有些不给面子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皇后对白珠很不满意了,赵氏听着皇后如此说,面色也有些不好,感觉到大家越发的离自己远了,好像自己就是那瘟疫一样的,赵氏心里也是悔极了。

    哎,都是珠儿不懂事,连累了她,也连累了静妃和五皇子了。

    如今五皇子风头渐渐的忘了,倒是有角逐皇位之势,这皇后娘娘为了二皇子打算,如今,难道莫不是要开始对付他们了?

    心下有些忐忑和不安,赵氏很想继续求情,可是静妃却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瞧着皇后,倒是连连道歉了,“今日是臣妾的大嫂考虑不周了,让皇后娘娘受惊了,皇后娘娘不用看在臣妾的份上,直接责罚就是!”

    此刻倒是懂得伏小做低了,静妃能屈能伸,知道自己今日是被皇后摆了一道了,为了避免麻烦,也为了维持宫中暂时的平衡,她如今,也只能低头了。

    不过,她这头,不是白低的,以后她一定会讨回来的!

    “既然她是病了,本宫再责罚,倒是显得本宫有些不近人情了,还是让她回去歇着吧,好生抄抄女戒,也好静下心来!”坚持不罚白珠,皇后难得抓到静妃的把柄,自然是要好好的利用一番的。

    今日来的人可都是一品以上的大员,他们在朝中地位不凡,尤其是苏兰芷,自己今日卖了对方一个人情,也是希望,可以借此拉拢到苏青岚了。这样,也不免她多年的苦心了。

    “多谢皇后娘娘!”静妃见着皇后表面装大度,却给自己使绊子,让人以为今日的事情,是自己故意给皇后不虞的,心里倒是对白珠有了点意见,不过更多的,是对苏兰芷的不满了。

    她的这个侄女,虽然平日是骄纵了些,但是好歹也是知礼的,哪里会如此放肆?

    肯定是这苏兰芷做了什么,才让自家的侄女如此的失了颜面,这可如何是好?

    瞧着赵氏就那么孤零零的拉着白珠走了,静妃瞧着大家看两人的神色倒是多了几分不满,也知道白珠的名声,怕是从此就臭了,静妃的脸色,顿时就染上了一层阴霾了!

    皇后,果然好手段,自己多年花心思培养的侄女,如今,倒是废了,本来还想让她加入公卿世家,帮自己拉拢一派势力,如今看来,自己相中的人,怕是不得了!

    想着自己的打算,还没有实施,就被皇后给破坏了,静妃心下不甘极了,偏偏今日这个哑巴亏,她又不得不吃,实在是心里不悦!

    “好了,这事情就过去了,大家也别在意,过去用些点心吧,本宫已经让人准备了午膳,一会儿大家就入席吧!”皇后倒像是没事人一样的,一点都不在意刚才的事情,也没有了刚才的不悦了,此刻招呼大家入席,静妃瞧着皇后那春风得意的样子,手指死死的捏着真的恨不得撕了对方的那层虚伪的假面具了!

    多年的培养,竟然毁于一旦,甚至自己的计划都被打乱了,静妃实在不爽!

    皇后,你好样的,毁了我的一步好棋,也毁了我给珠儿安排好的好姻缘,实在是好,很好!

    不过,我不会那么放弃的!

    心里很是不甘和愤怒,可是静妃却不得不摆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免得让人觉得她对皇后不满,传出什么去了,不过看着苏兰芷,静妃倒是气就不打一处来,“苏小姐,本宫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是如此好手段!”

    走到苏兰芷的身边,看着苏兰芷,静妃那目光,就好像被猝了毒一样的,生冷无比了。

    尤其是想着自己的亲妹妹以那么悲惨的方式离开,静妃前仇旧恨,倒是一股脑的对苏兰芷发作了。

    “臣女不知道静妃娘娘在说些什么!”面色恭敬的低着头,尽管静妃的目光极其的锐利,恨不得将自己给活剥了,不过苏兰芷还是淡定自若的,低垂的头让人觉得她小心翼翼的,完全不似之前对付白珠一般的咄咄逼人了。

    “好,你很好,苏小姐,本宫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瞧着苏兰芷这幅样子,静妃也不好久待,免得别人以为自己欺负了对方去了,瞪了对方一眼,给了苏兰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静妃便离开了。

    ……

    见证的静妃离开了,慕容雅感觉到静妃的不善,看着苏兰芷,很担心了,“兰儿,你没事吧?”

    这个静妃,怎么对兰儿,如此的不善?兰儿什么时候得罪了她不是?

    慕容雅倒是觉得这宫里面的人,实在是有些诡异了些。

    “我没事!”摇了摇头,苏兰芷这才抬起头来,那张脸上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哪里有半点的害怕和委屈?

    “你没事就好,我刚才都担心死了,不过这静妃娘娘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看出什么了?”有些担心苏兰芷树敌,将来不好办,慕容雅一脸的关切了。

    “雅姐姐,别担心,就算是静妃知道了什么,那也于事无补了。”是啊,对方既然选择了和自己做敌人,那么自己,自然也不会客气了!

    “哎,你呀,都吓死我了,你平日可不是这样子的,你平日的脾气也是极好的,而且能忍,你刚才见着白小姐了,怎么就……”一早的疑问,慕容雅早就想问了,要知道,当初去了南王府,白珠也是刁难了苏兰芷了的,可是苏兰芷也没有说过什么重话,怎么今日,倒是一点都不顾及自己大家闺秀的身份,在皇宫都敢如此呢?

    在慕容雅的记忆里,苏兰芷向来都是谨慎小心的,而且极其的隐忍,今日又是在皇宫,苏兰芷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的,怎么就如此的大胆了呢?

    今日可是皇后娘娘的寿宴啊,皇后娘娘虽然脾气好,也不那么计较,可是今日毕竟是皇后娘娘的生辰,这样子要是惹得皇后娘娘不高兴了,责罚可怎么办?

    慕容雅刚才瞧着皇后不高兴就开始担心了,如今好不容易放下了心,心里的疑问,倒是一股脑儿的都问了出来了,“兰儿,你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雅姐姐,好姐姐,你不觉得那白珠,今日实在是过分吗?”的确是有些过分,可是苏兰芷平日,倒是喜欢绵里藏针,一点一点的化解,可不像今日那么激烈就是。

    “的确是过分了些,可是你今日怎么说那样子的话?”“好狗不挡道”,这是一个大家闺秀该说的话吗?

    慕容雅纵然是性子大方爽朗,也是有些接受不了的,顿时觉得苏兰芷有些彪悍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兰儿吗?记忆中的兰儿,性子很安静的,而且极其的稳重,从来都是大方得体的,母亲和祖母都对她夸赞有佳,怎么今日,好像变得她有些不认得了呢?

    慕容雅的确是有些地方,不明白了。

    “好了,雅姐姐,我刚才也只是一时气愤,有些口不择言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大舅母他们,不然回去,我该被责罚了!”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苏兰芷倒是可以肯定,她是故意的!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早在看到白珠的时候,她就故意当着对方的面笑嘻嘻的,瞧着白珠投过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她就对秦王妃格外的亲密,甚至有些挑衅,最后拉着慕容雅单独出来,也是瞧见了白珠眼底的不甘和嫉妒,她就是利用了这一点,一点一点的让白珠动怒,甚至最后,还对对方用了一点点的药,让对方更加容易动怒,不计后果的做了这些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