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权术
    “好了,兰儿,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慕容雅也是一个有义气的,虽然不知道苏兰芷这么做是何意,不过见着苏兰芷不想说,她也没多问就是了。

    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总觉得今日,太不太平了些了。

    往日进宫,可都不是这样子的,只是为何,兰儿进宫,倒是百般的不顺呢?

    “雅姐姐,谢谢你!”见着慕容雅贴心的没有再问,苏兰芷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其实她还真的担心,以慕容雅的性子,会一直问个不停了。

    看来,对方真的长大了不少了,只是这样子的代价,倒是大了些了。

    突然有些怀念当初那个,无忧无虑,没有什么烦恼的慕容雅了。

    “好了,别说了,只是今日实在是太险了些,以后啊,你还是要注意些了,可别这么莽撞了!”如今虽然是险险的避过了这一劫了,可是还是要当心才是。

    毕竟,好运,可不是每天都有的,更何况这宫里的人,实在是有些不好相与就是了,一个不好,那可就是大罪了!

    她每一次进宫,可是小心又小心的!

    “嗯,放心吧,我省得的!”今日,也算是冒险了,不过苏兰芷赌赢了,不是吗?

    “你呀,总是不晓得你在想些什么,母亲叫我们了,我们赶紧过去吧,可别又走丢了,免得又被麻烦找上了!”两人在一旁说悄悄话,自然是避开了席乐荣的,这会儿,席乐荣倒是找他们了。

    “好!”和慕容雅一起往席乐荣的方向走去,苏兰芷瞧着静妃那高傲的背影,眼中,波光粼粼。

    今日的事情,苏兰芷知道,全是静妃所为,想来这静妃定然是因为白芯的事情,迁怒于她了,以前是见不着她,今日见着了,自然是要百般为难的,也好敲打敲打,免得她太过得意了!

    只是,在这其中,皇后也是推波助澜的,不然,静妃的爪子,怎么就能伸进皇后的凤清宫了?

    心里是憋了一股子的气了的,可是如今在宫中,苏兰芷第一次进宫,什么根基都没有,也只好忍着。

    可是,她忍着,不代表,她就是无所谓了!

    静妃今日,百般的刁难,让她好生烦躁,既然对方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记得前世,白珠可是嫁给了南昌侯的世子,这南昌侯家境殷实,百年望族,而且和南王妃也沾了点亲,当时静妃也是靠着这一点,和南王妃倒是拉近了关系,倒是获得了一大助力!后来接着又拉拢了许多势力,给五皇子秦墨角逐那皇位更是做足了准备了!

    如果苏兰芷记得没错,再过不久,白珠就要和那世子定亲了,而等到白珠及笄,便是两人成婚之时。今日南昌侯夫人也是在场的,苏兰芷就是故意那么做,让白珠颜面尽毁,让南昌侯夫人看到白珠如此鄙夷的做法,生生的毁了静妃的布局和打算!

    别人不让她痛快,她如何会让别人痛快!

    今日,她也是回击静妃对她所做的一切,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下一次这人要再对付自己,那么,就不是坏一个布局那么简单了!

    她不管前世,还是今世,和元武侯,和静妃,注定了是敌人了,今日,也只是斗争的开始,苏兰芷知道,经过了今日之事,静妃和她,更是水火不容了。

    不过,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与其让对方算计陷害自己,那么主动出击,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尤其是如今,她倒是发现了一个同盟了……

    想着皇后刚才的作为,苏兰芷可是知道,这位皇后可是一点都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雍容大方了,相反,皇后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为了她的后位,还有二皇子秦墨的皇位,这皇后,前世可是煞费苦心,做了不少腌臜事情,想来今世,也不会有太多的改变吧?

    苏兰芷刚才对皇后的试探,也是知道,皇后虽然忌惮她,可是更加的忌惮静妃,所以,刚才才会选择打了静妃的脸,阻断了静妃的打算,生生的坏了静妃的一盘好棋了。

    也正是因为自己的赌赢了,苏兰芷也知道,以后如果要对付静妃,这皇后,可就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帮手了。

    只希望,对方不要让自己失望才好!

    ……

    许是因为白珠的事情,静妃倒是安分了许多,接下来的寿宴,皇后带着大家赏玩了澄园,偶尔会让一些千金小姐出来问话,吟诗作对的,那目光,好像在审视什么一样的,倒是让人好不好意思了。

    皇后少有举办宴会,今日对各家的千金小姐也是颇为照顾,甚至明令下旨,让一品大员的家眷也跟着入宫,甚至只能是嫡母嫡女,这样子的安排,自然会让有心人抓住些什么了。

    如果成年的几位皇子,可是还有没有娶妻的,甚至就是二皇子秦墨,也只是娶了一个正妃而已,那侧妃的位置,可也是空着的,如果将来,这二皇子真的登上了那九五之尊的位置,那么他们,作为他的侧妃,不也水涨船高,整个家族,也会因此受益吗?

    许多大家族对于女儿,虽然从小锦衣玉食,悉心培养,将女儿家养得娇贵优雅大方,可是却也是存了用女儿的婚事,巩固家族,拉拢势力的工具罢了,所以在这些人看来,本就没有女儿幸不幸福而言,只有带给家族多少荣誉罢了。

    所以,哪怕是一品大员给人做妾,他们也是乐意的!

    试问,谁不愿意和皇家结亲呢?那可是无上的光荣,但凡真的结了亲了,那么将来,这一家族,自然也是飞黄腾达了。

    也是看出了些苗条,这些夫人们纷纷带着自己的女儿和皇后套近乎,当然了,有些心眼更大的,便是瞧准了静妃了,这五皇子可是还没有娶正妃的,这个位置,自然也是很诱人的!

    如今呼声最高的就是二皇子和五皇子了,秦焰虽然很得文帝信赖,只是他母族已经落败,母亲也是早逝,这样一个孤立无援的皇子,许多人,自然也是采取了观望的态度的。

    苏兰芷将这些人的心思瞧在眼里,看着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有些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可是却好像被人当成货物一般的,推销着,苏兰芷的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抹悲凉了。

    女子本就凄苦,当姑娘的时候还好,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可是一旦嫁的不好,那么这辈子,也就都毁了。

    尤其是公卿世族家的女子,万万是不允许休妻的,所以,但凡嫁了,为了家族的荣誉,纵然是过的不幸福,那也只能忍了。

    看着那一张张向往的脸,苏兰芷也不知道这些人知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知不知道,自己就算是嫁的豪门,如果那人不是良人,结局会如何了。

    荣华富贵,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苏兰芷真的不明白,有些人,为何会那么在意呢?

    突然有些庆幸,自己的父母都是真心的疼爱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幸福的,比起许多像她一样身份的女子来说,她的确,幸福了许多了。至少,她不用担心,会被人当成货物一样的,做交易了。

    人各有志,苏兰芷自己的想法,她知道许多人都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她也只是静静的瞧着那些人往皇后身边凑,极尽全能的去谄媚讨好,她却只是静静的在一旁,好似一个局外人一般的,完全就不在意了。

    恰巧这时,慕容雅倒是拉住了她了,“兰儿,我们过去走走吧,这里倒是闷得紧了!”慕容雅其实也是不大明白的,这些人,怎么就那么喜欢巴结皇后和静妃呢?甚至有的总是将自己的女儿推出来,让女儿吟诗什么的,虽然极为风雅,可是慕容雅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

    今日不是皇后娘娘的寿宴吗?怎么就变成了诗会了?

    好在自家娘亲没有让她去吟诗,不然,她真的就头疼了。

    心里也是不喜欢这样子的氛围的,慕容雅有些想要开溜了。

    苏兰芷自然是看出了慕容雅的不耐烦了,她知道,慕容雅这人对这些诗书兴趣不大,此刻,定然是烦躁了,笑了笑,她也是不喜欢这样子的氛围的,“也好,皇后娘娘这里人许多,我们过去走走也好,只是得告诉大舅母一声才是!”

    不然,又该担心了。

    “放心吧,银叶,你去告诉母亲,说我和兰儿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慕容雅本来就不喜欢进宫,觉得不自在,这会儿,能稍微开一下溜,对她来说,自然是极好的就是了。

    “这下子可以走了吧?”笑嘻嘻的拉着苏兰芷就想走了,慕容雅觉得许久没有见到苏兰芷了,倒是有些想念的紧了。

    “好,不过别走太远了,免得大舅母担心!”今日进宫,总是被人算计,苏兰芷也不想再单独行动了,也免得被人再一次的算计了去了。

    “放心啦,我们就随意的走走,不离开母亲的视线就是!”慕容雅也只是纯属觉得烦闷了,想避开一阵子就是,也免得总是被人盯着,感觉她好像是一块肥肉一样的,让她觉得那样子的目光很不舒服。

    慕容雅有这样子的感觉,那自然也不是假的,她马上就要及笄了,很快就可以嫁人了,她是侯府的嫡长女,父亲又是忠武将军,母亲还是征西大将军之女,她这样子的身份,有些世家大族的夫人想要娶她回去做媳妇,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有些妃子想要让慕容雅做了他们儿子的正妃,这样子也好拉拢靖北侯府,巩固自己儿子的势力,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就是了。

    综合种种,慕容雅其实也是一个很吃香的闺中女子了,靖北侯府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呢,谁不想和靖北侯拉上边呢?

    不过这些,倒不是在慕容雅的考虑范围之内,她只是觉得自己被人盯着很不舒服,便也任性的拉着苏兰芷脱离了那队伍,也免得透不过气来了。

    总是被人问这样,问那样的,她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还好席乐荣也是一个开明的母亲,见慕容雅不喜欢这样子的场合,也没有为难,只是让银叶和云珠好生的跟着,照顾就是了。

    ……

    慕容雅一脱离了人群,顿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轻松了许多,赶忙就叹了口气了,“哎,兰儿,你都不知道,要是再不出来,我真的就快要憋死了!”

    这真不是人干的活,难受啊!

    “雅姐姐,你总是这样子,可也不行的啊,你过不久就要及笄,嫁人了,到时候做了人家家里的媳妇,这样子的场面,可是少不了的!”苏兰芷倒是比慕容雅敏感一点,看出了那些人对慕容雅的兴趣,此刻瞧着慕容雅一副慢半拍的样子,苏兰芷倒是起了逗弄的兴趣了。

    “好了,兰儿,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让我先快活几年,这事情,以后再说好吗?”求救般的看着苏兰芷,慕容雅可是最怕这些事情了,她性子向来就是一根筋的,哪里喜欢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了。

    “雅姐姐,再过几年,你可就是老姑娘了,你不担心你到时候嫁不出去?”瞧着慕容雅都快跟自己作揖了,苏兰芷笑了笑,看着慕容雅如今倒是恢复了些活泼,心里也是开心的。

    “我的好妹妹,我求你了,别说了,哎。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可以多留在家里几年,侍奉父母了!”是啊,父母养育了她,可是她一及笄就要嫁人了,嫁了人,以后见父母的机会就少了,连个好生孝顺父母的机会都没有了,实在是可惜了。

    “雅姐姐可真孝顺,大舅舅和大舅母知道了,定然会欢喜!”其实她何尝不想多陪自己的父母几年呢?

    可是总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她也是无法就是了。

    “快别说了,我跟我娘说这些,她倒是好生的说了我一顿呢,还罚我绣鸳鸯,你说我冤不冤啊?”这会儿终于是找到诉苦了的,慕容雅恨不得将肚子里的苦水都让苏兰芷知道了,也好有个听众,不至于总是那么难过了。

    “大舅母也是为了你好!”这个世界对女子苛刻太多,年岁大的女子,如果嫁不出去,要想找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那就难了。

    纵然舍不得,可也不得不放手,不是吗?

    这就是他们的命运,也是他们的无奈了。

    “我知道母亲是为了我好,只是,我还没有准备好……”以前倒是以为自己会嫁给秦之衍,慕容雅情窦初开的年岁,瞧见那么一个丰神俊貌的人,自然是一颗芳心就遗落了,总觉得自己可以有幸嫁给那样子的男子,定然是幸福无比的,可是现在呢?

    突然发现,倒是她自寻烦恼了,那人那么优秀,想要什么样子的女子不可以呢?更何况,接触了几次,那人对自己,彬彬有礼,也只是把自己当成是朋友的妹妹,就没有过多的心思了,这点,慕容雅很清楚,自然是知道,秦之衍对她,是没有男女之情的。

    她虽然小,可是情窦初开,也是知晓了些事情的,一直以来见着自己的父母虽然见面很少,可是恩爱有佳,她就很是羡慕了,很想和自己的娘亲一样,嫁给爹爹那样子的人,对娘亲好,不会像二叔一般的,风流多情,院子里妻妾无数,让二婶伤心了。

    所以,几番求证,得知秦之衍对她并无多余的心思的时候,慕容雅心里很是难过,却也知道,缘分这一事情,是没办法勉强的就是了。

    只是毕竟是第一次心动的男子,她还是,放不开就是。

    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可以嫁给那个男子,可是,可能吗?

    眼神突然就有些忧伤了起来,为情所困的女子,其实很多,也都是傻子罢了。

    “雅姐姐,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见慕容雅眼中突然就划过种种思绪,最后化成了一抹忧伤,苏兰芷倒是很担心了。

    雅姐姐的心结,还是没有打开吗?

    “呵呵,我没事啦,对了,我知道这澄园有一个湖,我们过去坐坐可好?”不想让苏兰芷看出自己的那点点的小心事,慕容雅便笑了笑,掩饰了过去了。

    兰儿似乎,比自己幸运些,武成王对她,似乎,很好……

    “可是那里,会不会太远了?”离得太远了,苏兰芷有些担心就是。

    “不远的,我们让银叶和云珠好生跟着就是,很快就回来的,不用担心!”慕容雅此刻倒是想好好的走走,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给收好了就是了。

    “可是……”

    “好了,我们走吧,快些!”此刻很需要转移话题,也很需要有个空间让自己好生的想想一些事情,慕容雅二话不说就拉着苏兰芷走了。

    “雅姐姐,慢些!”知道慕容雅心情或许有些低落,苏兰芷也只好陪着了,给云珠使了一个眼神,让云珠好生的跟着,也免得出麻烦了。

    “好,我们慢慢走,这澄园的景致的确是不错,也难怪,那么多的人都挤破了头的想进宫里面来了。”比起相府,比起靖北侯府,这凤清宫的一草一木,的确都是巧夺天工了,布局十分的精妙,而且里面有着许多的真奇怪石,还有不少珍贵的花木,只是如今是冬季,倒是都凋谢了就是了。

    “宫中繁花似锦,百花争艳,都说乱花渐欲迷人眼,世人也不过是被这表面现象所迷惑罢了。”瞧着这一砖一瓦,苏兰芷想起了前世自己的遭遇,这凤清宫华丽无比,可是却也是一个巨大的牢笼,禁锢了她的灵魂,也禁锢了,她的自由了。

    以前不明白的事情,如今,倒是看透了许多,只是希望,这一世,她可以避免前世的许多错误了。

    “兰儿你说的极是,宫中虽然什么都是最好的,可以有着无尚的权力和地位,奈何一入宫门深似海,哪里还有自由可言呢?”她性子是个洒脱的,进了几次宫,无不都是被束缚着,她倒是生出一种不喜欢来了。

    只是也没办法,有的时候,必须进宫就是了,但是她总是希望,每一次进宫,都可以赶紧的结束,也免得自己总是提心吊胆的,束缚自己,不舒服了。

    “雅姐姐说的极是,我们过去坐坐吧!”指了指前面的亭子,名为兰花亭,曾经,是苏兰芷最喜欢待的亭子,坐在那儿,可以将这澄园的景致尽收眼底,甚至可以看到那门口处,迎面而来的身影,是苏兰芷总喜欢等着秦焰的地方。

    “好!”今日总是站着的,慕容雅也是累了,拉着苏兰芷就准备过去坐坐,可是苏兰芷却突然看到了什么,倒是拉住了慕容雅了,“等等!”

    “兰儿,怎么了?”奇怪的看了眼苏兰芷,慕容雅倒是不解了。

    “雅姐姐,我突然想起,我们也来了许久了,这毕竟是皇后娘娘的凤清宫,我们还是不要太过随意的好,我们还是赶紧的回去吧,也免得一会儿皇后娘娘想到了我们,问起来了!”死死的拉着慕容雅就走了,慕容雅被苏兰芷弄得莫名其妙的,倒是十分的不解了,“兰儿,你这是要做什么?不是说了去坐坐的吗?你怎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了?你这是拉着我要去哪里?”

    “雅姐姐,我们先离开,一会儿我再跟你说!”轻轻的跟慕容雅说了这话,苏兰芷的面色,倒是有些严肃了。

    如今,还是赶紧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

    “兰儿?”看着苏兰芷面色有些清冷,眉头也是轻轻的皱着,慕容雅也知道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也不好再说什么,赶忙就跟着苏兰芷走了。

    一路上,苏兰芷的步法倒是有些快的,很快就离开了兰花亭,不远处,就是皇后娘娘和一些朝廷大员的妻女了。

    “兰儿,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雅真的很不解了,怎么苏兰芷变得那么突然?

    “雅姐姐,我刚才看到那地上,有一块未化的雪……”今日皇后生辰,这澄园上上下下都已经打扫过了的,这边可是一点雪都不见的,怎么那里,倒是有了一块雪了?

    虽然不大,可是那雪倒是光滑的很,踩上去的话,岂不是就……

    苏兰芷就是想想,都觉得心悸!

    这,是谁在暗中操纵?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苏兰芷那严肃的神色,慕容雅倒是不知道,苏兰芷这是为何了,“兰儿,这冬日里有雪,也是正常的啊,前些日子不是日日都在下雪吗?”慕容雅倒是没有想太多的,瞧着苏兰芷,慕容雅十分的不解了。

    “雅姐姐,你仔细看看,我们这周围,可是有雪?”指了指自己附近,慕容雅看了看,的确是没有雪了,“嗯,是没有。可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许是宫女太监们忘了呢?”

    “兰姐姐,你说,你看到一点点的雪了吗?这边已经打扫的那么干净,那兰花亭,可是这澄园最重要的一个亭子,听说皇后娘娘都经常去那里坐坐,你说,刚才那个地方,是去兰花亭的必经之路,怎么可能会有雪?”而且是那么突兀的一块雪,很像是刻意放上去的,苏兰芷心里自然是有些疑虑的。

    有疑虑,苏兰芷自然就不敢轻易的就去查看了,也免得到时候,自己惹上了麻烦了。

    “兰儿,你是说,那雪是……”慕容雅倒是没有想到,在皇后的凤清宫,会出现这样子的事情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雪,又是怎么回事?

    这样子,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

    心里突然就有些不安了,慕容雅拉着苏兰芷,破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提出要去一旁走走了。

    感觉到慕容雅的害怕,苏兰芷的心里,何尝不害怕呢?

    只是慕容雅已经很害怕了,苏兰芷自然是不能让慕容雅更加的害怕了,安慰的拉了拉慕容雅的手,给了对方一个安定的神色,“雅姐姐,别担心,那雪离我们有些距离,我们刚才并没有走近,我们就忘了这事情吧,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那雪……”那么一块雪摆在那里,这,这是什么事情?

    慕容雅的心跳,顿时就快了许多了。

    “雅姐姐,这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如今,我们也只能装作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也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们了!

    这宫里的争宠争斗,那可是什么都有的,苏兰芷坚决不想趟这趟浑水!

    “兰儿,这样,好吗?”如果这里面真的有阴谋,那可就一定会有人受伤的!

    慕容雅虽然不知道受伤倒地是什么程度,但是她也知道,这事情,不简单!

    今日可是皇后的寿宴,这出了事情,那就……

    “雅姐姐,有些事情,我们是无法改变的,更何况,我们并不知道,这一次针对的是谁,如果贸然行动,我们可就得罪了那动手的人了,到时候,我们怕是自己也身处险境了!”苏兰芷的确是够冷静,经历了伤痛和背叛,她的心,早就已经成了那铁石一般的冰冷了,她犯不着,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让自己惹上大麻烦!

    所以,这事情,她就只能是烂在肚子了!

    “可是……”慕容雅终究做不到苏兰芷那么的冷清绝情了,她的心底里,总是有些柔软的,不知道还罢了,可是知道了,那……

    “雅姐姐,别多想了,这宫中的事情,不是你我可以插手的,再说,纵然我们今日解了这个结,将来呢?我们能帮的,不多,你要知道,这宫中,向来都是柔弱强食!”他们横插一脚,也只能惹得一身骚,何必呢?

    “……”知道苏兰芷说得对,慕容雅便也没有多说了,只是静静的跟着苏兰芷回到了人群中,两人刚才是悄悄的走的,这会儿也是悄悄的来,倒也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不过,一直关注苏兰芷的皇后和静妃,还有鸾妃,自然是注意到了的,见着两人回来了,慕容雅的脸上似乎有些慌乱,静妃的眼中闪过些什么,倒是皇后,眼中带着戏趣般的看了静妃一眼,最后,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招呼大家入席了。

    “今日大家难得进来陪本宫,本宫高兴的很,让御厨准备了些小菜吃食,大家一会儿好好尝尝,可别客气了才是!”皇后倒是和气,毫不摆架子,招呼大家做了,不大一会儿,菜很快就端上来了,每一样,都是热气腾腾的,色香味俱全的,让人好食欲!

    苏兰芷瞧着这些菜色,也可见御厨的手艺了,看着大家都是毕恭毕敬的,纵然皇后娘娘说了随意,大家还是没有吃太多,各个都在装淑女了。这会儿,苏兰芷终于是有些明白,慕容嫣临走之前,让她戴上食盒了。

    随意的吃了几样喜欢的小菜,苏兰芷吃的也不快,席间皇后倒是心情不错,一直劝着大家吃东西,最后,倒是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张美人了,“张美人,本宫瞧着你最近气色不大好,让人给你准备了燕窝,你尝尝吧!”说话间,皇后已经让人将燕窝给那张美人端去了,那张美人看起来有些局促,赶忙就谢恩了,“臣妾,臣妾谢过皇后娘娘!”

    “你如今得了皇上的喜爱,好生伺候皇上就是,无须客气,起来吧,你身子不好,可别伤着了!”这张美人是典型的扶柳之姿了,那身子纤细的可以,整个人带着江南的温婉,年岁不大,应该是刚刚进宫不久的。

    苏兰芷瞧着那张美人脸色有些苍白,眼睛下面也有些青色,整个人看起来瘦弱无骨的,很容易就激起男人的欲望了。

    不过,这人的身子好像不大好,苏兰芷瞧着张美人有些艰难的喝了那碗燕窝粥,脸上的表情,倒是非常的纠结了,苏兰芷皱了皱眉,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可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了。

    “多谢皇后娘娘赏赐!”逼着自己喝下了那碗燕窝粥,张美人眉头深深的皱着,气色倒是越发的不好了,可是偏偏忍着,皇后见着了,倒是满是关切,“可是还是不舒服,要不要请太医来给你看看?”

    关切的话,倒是很亲和的就说出口了,在大家看来,皇后对这宫中的嫔妃,果然都是一视同仁的,照顾的很好!

    “回皇后娘娘,臣妾,臣妾胸口有些闷,想走走!”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张美人倒是有些弱弱的开口,皇后见了,皱了皱眉,“你这样子不行,不然你先回去你宫里吧,让太医来看看!”

    “皇后娘娘,臣妾,臣妾无碍,臣妾走走就好了!”她在宫中的日子不多,也才那么几年而已,最近得到了恩宠,她是半点都不敢拿大的,也免得被人拿来做文章了。

    再说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寿宴,她是来祝寿的,这会儿提前回去了,别人会怎么说她?

    最近皇上去她那里去得比较勤,她知道,自己已经惹来了许多的嫉妒了,她不想再惹麻烦了。

    如今,她只要低调行事,平安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那样,她就不用害怕了。

    所以,如今的她,更是要低调再低调,可不能让人看出什么了。

    这张美人也不是傻子,知道前面已经有了好几个成年的皇子了,也颇为得宠,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算不得什么,但是,她想要的是有个依靠,也想站稳脚跟,自然,得好生的护着肚子里的孩子了。

    如今她虽然知道自己怀孕了,可是还没到三月,胎儿还未稳,她也是存了瞒着的心思,等到胎儿稳了,自己也可以放心些,所以她怀孕的事情,她是半点都不敢透露的。

    只是她不知道,这宫里的人,各个可都是人精了,能在那么多的争斗下活下来,甚至活得精彩的,哪个不是有几分眼力和手段的?她如今不将自己怀孕的事情说出来,更是给了一些人,有趁之机了。

    皇后见着张美人的模样,看着那么一副勾人犯罪的样子,眼底滑过一抹完全不属于刚才那亲热的厌恶,倒是点了点头,“好,那你就去走走,快些回来!”

    “是,臣妾,臣妾告退!”胸口很不舒服,张美人也不好失了礼仪了,赶忙就出去了,一出去,倒是找了一个僻静处,很快就吐了。

    “小主,您没事吧?要不要宣太医来看看?”碧儿见着张美人那么难受,也是很担心了。

    他们娘娘熬了这些日子,好不容易怀上了,极其的不易,这胎儿如果可以平安的生下来,那么他们,倒是可以有个依靠了。

    碧儿一直都是跟着张美人的,自然是了解张美人的想法和苦楚,如今瞧着张美人难受,她也担心啊!

    “碧儿,放心吧,嬷嬷说过了,这只是正常的情况,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擦了擦嘴,张美人觉得整个人都特别的难受,很想回去休息,可是这半途的,谁都没走,她能走吗?

    “哎,皇后也不知道是存了什么心思了,刚才瞧见您明明没吃东西,怎么偏偏送您吃东西呢?这不是为难您吗?”作为张美人的人,碧儿的心,自然也是向着张美人的。

    “好了,这是凤清宫,不该说的话,可别乱说,到时候我都保不了你!”立刻就制止了碧儿,张美人这些年一直都是小心再小心,终于是得了圣宠,当然也就越发的小心了,尤其是如今肚子里有了孩子,她自然是更加的谨慎,半点都不敢疏忽了。

    “奴婢,奴婢知道了!”知道自己话多了,碧儿赶忙也就闭嘴了,见张美人神色不虞,碧儿小心的开口,“小主,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再进去?”

    里面满是菜香,还有那些夫人小姐身上的脂粉,混在一起,对张美人来说,的确是一种挑战了。

    张美人自然也是知道自己进去了,难免会更难受,到时候真的吐了,定然会让人怀疑,便摆了摆手,“我们走走吧!”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样子,心里也舒坦些。

    “是!”小心的扶着张美人,碧儿亦步亦趋的跟着了,“小主,您想去哪里走走?”

    “去亭子坐坐吧,我累了!”

    “奴婢记得,皇后娘娘这里有一个兰花亭,小主,我们去那儿可好?”兰花亭的确是个休憩的好地方,张美人也不反对,“好!”

    两人倒是一起就去了,殊不知,等到他们走了以后,后面倒是有个鬼鬼祟祟的太监,见着他们走过去了,倒是很快就回去了宴席上了。

    ……

    此时的皇后,见着从外面偷偷进来的人,倒是似笑非笑的看了静妃一眼,举起了杯中的酒了,倒是没说什么,静妃感觉到皇后投射过来的视线,赶忙举起了杯中的酒,“皇后娘娘,今日是您的寿宴,臣妾敬您一杯,愿皇后娘娘福寿安康!”

    “呵呵,静妃倒是有心了!”笑着就接受了静妃的敬酒,皇后看着静妃的表情,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倒是弄得静妃有些忐忑了。

    难道她,看出了什么吗?

    收回自己的思绪,静妃想起一些事情,心里满是嫉妒,自然是不会轻易的就收手了就是。

    “皇后娘娘,臣妾也敬您,愿皇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鸾妃也是一个嘴甜的,见着静妃和皇后之间有些微妙,倒是唯恐天下不乱一样的,举杯敬酒了。

    “看来今日,本宫是要醉了!”话虽然是如此说,皇后今日看起来心情倒是不错的,对敬酒倒是来着不拒,苏兰芷在下面瞧见几位妃子间的暗流波动,再想着刚才出去的张美人,心里是有些发憷的,总觉得有些什么要发生。

    一旁的慕容雅也是有些不安的,总是无法忘记那块雪块,瞧着刚才张美人突然就出去了,慕容雅也是有些担心的,“兰儿,你说,会不会是……”

    “雅姐姐,这事情,我们无法插手,你别想太多了,让人看出什么,我们怕是也脱不了干系!”

    “这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安,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着有人急匆匆的进来报告了,“皇后娘娘,不好了,皇后娘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