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就是他!
    瞧着那太监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衣衫都有些凌乱了,眼神里满是惊惧,在场的人见了,心里,纷纷都有些不安了。

    在这宫里,大事小事的,也都见怪不怪了,这太监如此慌张,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瞧着那太监,大家的心里纷纷猜测起来,倒是看着上位的几人,想要看看,可是能看出什么了。

    只是皇后依旧是那副雍容华贵的模样,倒是一点都不被影响似的,瞧着那太监慌慌张张的进来,皇后也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语气,颇有些不悦了,“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平日里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莫不是要重新去学了再来当差?”

    这皇后想来治人严谨,素日里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倒是一点都没见紊乱,由此就可见皇后的心思缜密,倒是比常人更是多了一分谨慎了。

    这凤清宫平日里也没几个人敢随意喧哗,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哪里曾见到如此的场面?

    大家心里有些疑虑,总觉得这事情透着不寻常,按理说,皇后今日寿宴,定然是不许人来打乱的,怎么这人却出现了,也没人拦着呢?

    豪门争斗,大家也是习以为常了,这后宫自然是个中翘楚,危机四伏,可是比起豪门大院来,更是残忍,杀人都不见血了。

    彼此心里明白,如今怕是又有一场血雨腥风来了,大家很自觉地保持沉默,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甚至希望,自己可以早点回去,也免得被这等子的事情,弄得烦躁了。

    而那太监刚才是慌乱,此刻听着皇后那带着点点怒气和不满的语气,也是知道自己今日的鲁莽了,只是发生的事情,还是得赶紧的汇报,也免得出了问题了,“皇后娘娘,张美人她,她摔着了,流了好多的血!”

    太监这话一说完,顿时四座皆是诧异,皇后似乎也是有些没有想到的样子,赶忙就问了,“怎么会流许多的血?可是请了太医了?”

    “回皇后娘娘,太医已经在路上了,奴才见着张美人一直捂着肚子,说‘孩子,孩子’什么的,怕是不好啊……”剩下的话,这太监想来是不说,大家也是猜出这意思了。

    皇后满脸的诧异,赶忙就起身,此刻,也是顾不得其他了,“事情都这样子了,还不快去催催太医,一定要让孙太医过来,还有,张美人如今在何处?可有抬进屋?”

    “皇后娘娘,刚才事发突然,也只是将张美人抬进了亭子,不敢叨扰了皇后娘娘的寿宴了!”张美人如今满身的血,皇后今日可是寿星,冲撞了,他们可是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都这个时候了,还顾着这些作甚?还不快将张美人抬进暖阁去,那里有地龙!”皇后倒是不顾及这些,此刻心里着急,告辞了众人,倒是火急火燎的就出去了,剩下众人面面相觑的,倒是心里十分的诧异了。

    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宫里如此的不太平,这皇后生辰,竟然接二连三的出事情,如今更是闹出了人命了,还真的是……

    寿宴最讲究的就是喜庆了,如今皇后这一身的喜庆生生的就被这血光所冲撞了,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了。

    这如果是无意的,那也顶多就是冲撞了些,到时候做做法,驱散一下就是,可那如果是无意,那这宫里,怕是开始不太平了。

    ……

    妃嫔间的争斗,皇子间的争宠,古往今来,这也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帝王之家最是薄情,权力的争斗和欲望,倒是让亲人变成了仇人,甚至都可以刀剑相向了。

    何其可悲!

    慕容雅这会儿面色都有些白了,拉了拉苏兰芷,总觉得这张美人这事情,跟那块雪有关联了,“兰儿,你说是不是……”话还没有说完,苏兰芷直接就制止了,“雅姐姐,这事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必须记住这一点,不然我们都逃不了干系!”

    如今,苏兰芷倒是明白了那块雪的用意了,想着张美人刚才的样子和反应,苏兰芷自己在慕容嫣的身上看到了许多,如今也能猜到对方的怀孕了。

    文帝这也算是老来得子了,如果张美人真的生下了皇子,以这张美人如今受宠的状势来看,这个皇子,定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如此来看,也难怪有些妃子,对张美人怀孕一事,如此的忌惮了。

    只是今日是皇后的千秋之日,苏兰芷还真的不知道,这里面参与的人,到底有多少了,更有甚者,这皇后今日,是借刀杀人吗?举办了这一次的宴会,目的,或许就是给人提供机会?

    想到这个可能,纵然是苏兰芷今世冷清了许多,也不由得觉得背脊发凉了。

    看来,这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最擅长的,就是利用权术,借刀杀人!

    慕容雅似乎感觉到苏兰芷身上的寒气,浑身抖了抖,面色,满是担心了,“兰儿,这事情,该如何是好?”如今慕容雅可是后悔死了自己刚才的冲动了,早知道会预见这样子的事情,她就不拉着苏兰芷出去了,也免得弄得自己如今又是后悔又是担忧的。

    刚才他们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如果有人看见了,会不会有人拉着他们下水垫背呢?

    慕容雅也不是傻子,宫里是什么地方,她可是一直都避之若浼的,恨不得从来都不要来了才好,如今又有了这样一个大麻烦,慕容雅也吓坏了。

    “雅姐姐,暂时别担心,我们如今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有人想要拉着我们垫背,我们到时候也是完全不知道就是,我们只是在里面随意的走了走,没有看到那雪块。”事已至此,如果到时候真的追究起来,他们也只能是来个抵死不认账了。

    反正刚才也就他们四个人,银叶和云珠都是信得过的,苏兰芷倒也不担心有人会拆穿他们。

    “可是这样子好吗?我刚才瞧着那张美人,倒是一个柔弱的女子,我们明明知道后面不对劲,可是……兰儿,我总觉得,这事情,是我们做错了,如果我们刚才出言提醒,会不会,她就没事了?”生命对慕容雅来说,还是很珍贵的,而且她刚才看张美人,模样脾气都是极好的,心里也是有些不忍心了。

    如果,如果他们刚才提醒那么一点点,是不是那人,就不会有事情?还有那个孩子……

    怎么说,那都是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啊!

    “雅姐姐,这事情,我们是帮不了的,首先,我们并不知道她就一定会去兰花亭,而且我们怎么知道,她是有身子的人?你刚才怕也是瞧见了,皇后娘娘非常的震惊,想来她有了身子这事情,怕是没人知道的。”也正是没人知道,所以,也更方便有人下手。

    这张美人本来是想好好的保护自己和腹中的孩儿,不过却是忘了,在这宫里能够生存下来的人,难道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这张美人如果将事情公开了,大家做事情,怕是还要留几分余地,只是如今,她瞒着,今日的事情,也只能作为一个意外了。

    谁让大家都不知道张美人怀孕了呢?这样子,就是查,到时候,也不至于重罚了,不知者无罪,不是吗?

    此刻的苏兰芷,倒是突然为这个张美人觉得悲哀了,孤身无缘,所能依靠的,也只是皇帝那点点的恩宠而已,如今,连孩子也都没了,怕是姓名堪忧吧?

    慕容雅瞧着苏兰芷的脸色,自然也是知道,这事情,他们只能烂在肚子里了,不过慕容雅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子残酷的事情,面色一直都是苍白的,“兰儿,我总觉得,我的心里,很不安!”

    见死不救,在慕容雅看来,心里的确是很难受的。

    她向来尊重生命,如今瞧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手指间溜走,慕容雅的内心,几经挣扎,实在是难以得到平静。

    “雅姐姐,这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只是恰好遇见了而已,可是纵然是遇见了,我们也是无法改变什么的,那个孩子,如果真的有人容不得,极是今日侥幸躲过了,以后,还是会遇到同样的事情的。更何况,我们今日只是凑巧,如果不凑巧,这事情一样会发生的,我们无力改变什么,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所以你无需自责了,雅姐姐,这不是你的错!”慕容雅还是太善良了,从小都被保护的很好,苏兰芷真的有些担心,将来有一日,慕容雅失去了家人的庇佑,可不可以安然的成长了?

    “我知道,只是我的心里,还是不好受!”这事情,他们不知道还罢了,可是偏偏知道,慕容雅的心里真的就跟那猫爪子一样的,难受极了,“也不知道张美人怎么样了,她腹中的孩儿,能不能保住?”

    “这一切,就要看她的造化了!”只是既然见血了,想来也是保不住了。不过这话,苏兰芷是不会跟慕容雅说的,也免得慕容嫣更加的难过了。

    先给对方一个缓和的时间吧!

    “哎,希望她可以撑过这一关!”真心的希望对方可以没事的,这样子,慕容雅倒是可以稍微的心安了。

    “好了,雅姐姐,吃些点心吧,这样子,心情好些,别多想了,我们就是想再多,也是没用的!”早知道慕容雅会那么担心,苏兰芷倒是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将那雪的事情告诉慕容雅了。

    或许,她随便找一个借口敷衍了慕容雅,倒是会好很多了,至少对方是不用总是纠结这事情了。

    “嗯!”点了点头,慕容雅虽然有些难过,却也知道,这事情她不能总是提及了,也免得祸从口出。

    不过心里面,还是不舒服就是了。

    ……

    “兰儿,雅儿,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悄悄话呢?倒是入迷了?”席乐荣可是早就注意到两个孩子了,两人轻轻的说着话,面色有些不好,席乐荣很担心,却也知道两个孩子也是有些小秘密的,所以没有打扰就是了。

    不过看着两人倒是安静下来了,席乐荣也是想问问,是不是有什么大事了。

    “母亲,我们没事,就是说说话而已!”这事情,慕容雅如今也不好告诉席乐荣了,也免得席乐荣担心,所以她是打算烂在肚子里了。

    “大舅母,我和雅姐姐许久没见了,倒是想念的紧了,我就问问香儿他们怎么没来,大舅母你别担心了。”给了席乐荣一个安慰的眼神,苏兰芷倒是比慕容雅镇定许多了,席乐荣在苏兰芷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倒也没有再问了就是了。

    “香儿还小,淑儿她娘今日身子有些不好,便也没来了,你要是想他们的话,改日去府上玩,或者是让他们去你那里玩都是可以的!”席乐荣今日不带慕容香来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要照顾苏兰芷,她担心自己会照顾不来,便也没带慕容香来了,好在慕容香对这皇宫也是避之若浼的,自然也巴不得不来就是了。

    “呵呵,那我改日去找他们玩!”倒是很好的将话题岔开了,苏兰芷这会儿瞧着在座的人,倒是有许多面色都不如之前的坦然自若了,有些甚至有些紧张,看得出,皇后这一去,对大家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不过上座的几位娘娘倒是冷静,静妃依旧傲娇的坐在那儿,俯视着下面的人,那样子,倒是比皇后气派还大了,鸾妃倒是一直带着笑容,平静的面容上,好似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她都不知道一样的,让人看着觉得好生诡异了。再就是雪贵妃,作为地位仅次于皇后的贵妃,她身份尊贵,却也从不自持身份,为人也算是安静,不过她就坐在那儿,给人的感觉,依旧是无法忽视的就是。

    此刻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了上官无忧那张柔弱惹人怜爱的脸,苏兰芷瞧着在场的各位嫔妃,再看了看秦王妃那边,发现秦王妃的脸上也是有些担心的,而那上官无忧……

    将雪贵妃和上官无忧的面容比较起来,两人倒是非常相像的,只是雪贵妃在宫中的时日长了,多了一份自内而外的威严和高贵,而那上官无忧许是习惯用柔弱打动男子,两人虽然看着都是柔弱女子,惹人怜爱,不过那雪贵妃,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摸不透就是了。

    收回自己的视线,苏兰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就关心起上官无忧和这雪贵妃来了,不过她也知道,这雪贵妃向来得宠,因着秦王之前做错的事情,文帝作为哥哥,自然是帮了秦王安抚好镇国公,当年先帝封了上官无忧为郡主不说,后来文帝当了太子,便求娶了雪贵妃为侧妃,对雪贵妃倒是颇为照顾,这些年来一直都恩宠有加,即位以后,甚至将雪贵妃封为了贵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也是一种补偿了。

    只是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满足就是了。

    人啊,可是都是贪心的,有的时候,你给的越多,他们想要的,也就越多了。

    ……

    皇后走了,如今也就静妃几个人主持大局了,瞧着大家心里明显的有些不安,静妃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大家不要在意,今日的事情,也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相信张美人,会没事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人家都见血了,会没事吗?

    众人心里可是都跟那明镜一样的呢,食不知味的,此刻倒是恨不得离开这是非之地了,只是皇后还没有发话,他们自然也是走不得的了。

    正在愁呢,结果门口倒是传来了响动,“皇上驾到!”看来张美人摔倒这事情,连皇上都惊动了,大伙儿感觉出去接驾,苏兰芷再一次看到文帝,瞧着那威严的俊颜,赶忙也随着众人行礼了,“参加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都起来吧!”声音浑厚有力,带着一股子的温润,可见这皇帝,性子倒也算是温和之人。只是长期处于上位,那生意多了一股子的霸气,倒是让人听着,便肃然起敬了。

    “谢皇上!”大家纷纷起身,文帝瞧着静妃,直接就问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美人如何就摔倒了?”

    “回皇上,臣妾也不清楚,之前张美人只是身子不舒服,所以想要出去走走,没有想到,倒是突然传出她摔倒的消息了,如今皇后娘娘已经去了,臣妾本来也是想去的,只是今日那么多的宾客,臣妾也只好在这里招呼大家了!”静妃倒是很会说话,人家张美人出事了,她没去,那是因为她要招呼客人,文帝见状,也没有多说,只是心里担心,也顾不上这许多了,“今日有客,你且在这里招呼吧,朕过去看看!”

    “是!”恭敬地送了文帝离开,静妃这会儿见着文帝走了,很快就带着大家入座了,“大家不必惊慌,且坐就是!”

    语气倒是染上了点点的担忧,看来,这静妃可不想让人觉得她是毫不关心的。

    “兰儿,也不知道张美人怎么样了。”人家伤了,病了,他们也去不得,如今,也只能干巴巴的等着了。

    “等等吧,应该就有消息了!”苏兰芷瞧着皇上那匆忙的脚步,也是知道这皇帝心里是有那么点点的担心的,不然也不会那么急匆匆的就赶来了。

    也不知道这事情,会怎么处理了。

    皇上会不会追究?

    苏兰芷对文帝的了解,知道这人是权利大于感情的,这样的人,倒是冷静,处理事情来,很少带有私人感情。只是文帝此人很讨厌后宫中的权术争斗,今日的事情,文帝或许会追究也是不一定的。

    更何况,还有一个皇后虎视眈眈的,这事情如果和皇后无关,皇后怕是整人吧?

    +++++++++++++我是皇帝去看望张美人的分界线

    文帝一来到屋子门口,瞧着皇后,直接就问了,“皇后,如何了?张美人可是有事?”

    听着里面那撕心裂肺的声音,文帝的心里,还真的是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皇上,张美人不幸摔着了,肚子里两个多月的孩子,如今是保不得了……”皇后一脸的惋惜和沉痛,这样子就好像是她自己的孩子一般的,颇为惋惜了,“只是可惜了,宫中多年都没见喜事了,如今张美人肚子里好不容易有了皇上的骨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得了消息,他很快就来了,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还是没有保住就是了。

    却说文帝,他的子嗣虽然不算多,可是优秀的也是有的,这么些年下来了,他也知道自己年岁大了,倒是不大会添丁,如今突然听到自己要做父亲了,心里还是有些欢喜的。

    中年得子,倒是一大幸事,就是文帝这样子掌控天下人生死的人,也是一样的,会欢喜。

    只是这孩子在他还没有高兴够就没了,文帝也觉得挺可惜的。如今听着张美人那撕心裂肺的声音,文帝想起那个如浮柳般的女子,倒是颇为怜惜了。

    “皇上,这事情都怪臣妾,今日臣妾已经吩咐人将凤清宫里里外外都打扫个遍了,只是许是有人疏忽了,兰花亭外面倒是留了一块雪,张美人刚才身子不是,想要出去走走,臣妾也就让她去了,只是不知道,张美人却是往兰花亭的方向去的,她想去休息,却不曾想,倒是不小心踩着了那雪,滑到了!都是臣妾的错,还望皇上责罚!”脸上满是愧疚,皇后瞧着文帝,倒是自请责罚了,她这样子以进为退,倒是让文帝欣慰,却也不好责罚了,“皇后,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下人们疏忽了,该是好好的罚罚!”

    “臣妾已经罚了那扫地的奴才了,只是那奴才坚持说已经扫好了,半点雪都是不见的,这扫雪的奴才向来细心,这凤清宫的确也是不见雪花,臣妾打了打了,罚也罚了,可是那奴才却是坚持,臣妾如今,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皇后这话,算什么呢?先是主动认错,这会儿倒是说了那雪的古怪,这不让人怀疑才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文帝皱了皱眉头,此刻也是听出了皇后话语里面的意思了,心里倒是多了一份气愤。

    “皇上,臣妾的意思,这事情莫不就算了?许是真的是那奴才不小心罢了,又害怕责罚,所以不肯承认,张美人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去了,再追究,怕是弄得人心惶惶的,不好了。”皇后这是从大局出发,想要息事宁人,可是文帝偏偏是个看不惯这些腌臜事情的,这会儿皇后越是这么说,他就越要追究了。

    而这时,躺在床上的张美人似乎听到了皇上的声音,赶忙就不顾阻挠,直接就跑出来了,“皇上,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的孩子,死得好冤枉啊,他还那么小,臣妾,臣妾心痛啊,皇上,这事情,皇上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

    凌乱的发丝,甚至还透着血腥的味道,在这冰冷的空气里,张美人的这幅样子,早就没有了往日的低调,倒好像是一个厉鬼一般的,那脸色苍白的,让人都觉得心惊了。

    “张美人,你怎么出来了?你这刚刚没了身子,最是虚弱,你们怎么照顾的,还不快扶着张美人回去!”见着张美人适当的出来帮自己加了一把火,皇后眼底滑过点点的幽光,吩咐人赶忙就将张美人扶回去了。

    只是那张美人刚才在屋中倒是听到了些窃窃私语,还听到皇后当着她的面处置那太监,那太监的话,她是听得很清楚的,知道那雪有蹊跷,就连她都没有想到,打扫干净的凤清宫会有那么一块雪,不大不小的,很是让人难以注意,而且比一般的雪要滑的许多,张美人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

    见着皇后要让人将自己扶回去,张美人痛失孩子,此刻,一心也只想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报仇了,看着文帝在,她自然是要对方帮自己讨个公道!

    “皇上,臣妾的孩子,实在是命苦啊,他还那么小,可是也已经成了一块肉了,皇上啊,臣妾向来小心,怎么会突然滑到了呢?皇上,皇上,那雪出现的蹊跷啊,不得不查!”孩子死了,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文帝已经不再年轻了,她这一胎本就不易,可是却那么掉了,以后她想要再怀上,怕是不可能了!

    所以,哪怕拼个鱼死网破,她都要让那幕后的人承受代价!

    也是心里伤心气急了,张美人此刻也顾不得仪态,只是哭求着文帝,文帝见着张美人这幅样子,再想起张美人素日里的温婉和气,心里也是有些怜香惜玉的,“好了,你且回去好好养着身子吧,这事情,朕心里有数!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的!”

    这张美人最近也是颇为受宠,文帝去她的去处倒是多了许多,她也是好运气,可以怀上了,却不曾想,还没有坐稳胎,就掉了。

    张美人本就瘦弱,如今这一折腾,命都去了一大半了,刚才也是凭借着一股子顽强的意志才称过来的,这会儿,听到文帝的话,她倒是再也支撑不住,晕倒了。

    文帝见状,眼中划过一抹怜惜,挥了挥手,“扶她回去歇着吧,好生照顾!”

    “是,皇上!”大家看着张美人的目光也是有些怜惜的,想着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熬了多年终于是熬出头了,结果出了这事情,怕是以后,也没有什么气数了。

    这后宫美人无数,纵然文帝不沉溺于女色,可是宫中的妃子照着定律,也还是不少的,比张美人更美的也不在少数,这张美人经此一事,怕是要休养好些日子,难见圣颜,长此以往,怕是文帝,早就记不得这人的模样了吧?

    可惜了……

    ……

    瞧着张美人那么伤心欲绝的样子,好好的一个人似乎就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文帝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划过一抹阴霾,倒是不会就那么就放过这事情了,“皇后,这事情透着蹊跷,不能就这么算了!”张美人肚子里的,毕竟是他的孩子,文帝如今虽然并不缺皇子,也不缺继承人,可是到了这个年岁有了孩子,文帝还是有些期待的。

    “那皇上,您打算怎么办?”知道文帝不会就那么算了,皇后倒是提起了兴趣,想着静妃,皇后可是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的修理对方一番了!

    这些年,静妃越发的得意了,也越发的不把她看在眼里,实在是让她好生气愤!

    “查!”一句话,倒是让皇后的嘴角都不由得现出了点点的笑容,“臣妾遵命!臣妾这就查!来人啊,将负责兰花亭的人,统统都给本宫叫来!”

    人不大一会儿就到了,大家瞧着帝后都是一脸的不虞,心里都是突突的,十分的不自在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皇上,人都已经到了,皇上是否要现在就过问?”

    “后宫之事,一切都交给皇后做主!”意思就是自己不问,皇后问了,皇后见状,眼底倒是划过点点的笑意了,“臣妾遵旨!”随即转过身,瞧着在座的人,皇后的声音,徒然就变得严厉了,“今日之事,想来你们也都是知道的,张美人怀有龙胎,却因为你们的失误滑了,这事情你们都脱不了干系,本宫在这里给你们一个机会,将事情都说出来,本宫倒是可以让你买将功补过,否则……”剩下的话,皇后相信自己不说,大家也是知道,后果是什么了的。

    接下来,皇后倒是什么都没问,也没说了,只是悠闲坐下,甚至吩咐人准备了茶点,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一行人依旧是跪着的,皇后和文帝两人坐在上位,皇后对着文帝嫣然一笑,“皇上一路赶来,想来也是有些渴了,皇上,喝些茶水吧。”

    “嗯!”文帝倒也是配合,帝后两人非常悠闲的吃着茶水和点心,都好像是不知道那跪着的人一般的,倒是让一行跪着的人头顶上的汗水都出来了。

    “今日是皇后的千秋,朕倒是还来不及好好和皇后你说说话了,来,皇后,朕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这些年,你辛苦了!”

    “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笑了笑,感觉到文帝对自己的敬重,皇后虽然嫉妒这后宫里面的人,却也是觉得欣慰的。

    看来,自己这些年,做的的确是不错的,那么多的女人,眼前的人是这个国家的主宰,注定了不可能是她一个人的。

    她既然坐到了皇后这个位置,自然也得好生的打理着一切,既然无法求得专宠,那么她,就得好好的为自己谋划,为孩子谋划,力求在这宫中做那最尊贵,且最受尊重的人了。

    “皇后这些年的辛苦,朕很感激,这后宫交给你,朕倒是放心的!”瞧着眼前的人,虽然不是他的第一任皇后,也不是他最爱的人,可是这些年对方都做的不错,从来都不参与争宠的斗争,在这后宫,一直都是公平大度,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倒是让他可以放下心来,专心前朝之事了。

    所以他心里很欣慰,倒是很尊重皇后的,平日里对皇后,也算是信任,这些年来,倒也没有冷落了皇后就是。

    “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福分!”努力了那么久,如今好不容易得到的地位,皇后向来知道如何做,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呵呵,皇后倒是一直都如此,让朕宽心,有了皇后,朕这些年,倒是轻松许多!”至少,这后宫的事情,倒是很少会烦到他了。

    这是文帝希望看到的。

    “皇上忧心国事,已经是操劳了,臣妾能为皇上做些事情,臣妾很高兴!只是今日之事,倒是又让皇上费心了,是臣妾的不是,臣妾没有好好管理好这宫中的人,让皇上难过了。”说话间,皇后满脸的愧疚,文帝见状,倒是伸出了手,拉住了皇后的手了,“好了,皇后无需自责了,张美人的事情,不是你的错。”

    “可是还是臣妾的疏忽,臣妾不知道张美人怀了身子了,如果知道,臣妾断断是不会让张美人来了的,这样子,也就不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了。”皇后这话倒是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了,文帝见状,倒是叹了口气,“也是朕没有福分了,罢了罢了,将这幕后之人找出来,好生责罚就是。至于张美人,朕会让内务府赏些补品首饰,也算是给她一些补偿了。”文帝终究是皇帝,这后宫的女人也是太多了,他自然也是不可能各个都是费了心思的,对张美人,他虽然怜惜,却也没有过多的伤痛就是了。

    反正,他的孩子成年的也有那么几个了,孩子对他来说,倒也不是特别想的就是了。

    能有,那是更好,没有,文帝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臣妾也会好好开导她的,想来过些日子,张美人就会恢复了,她到底还年轻,说不定,还会有孩子的!”不过人家年轻,文帝却是也是五六十的人了,不再年轻,张美人要怀上,不容易了。

    “一切随缘吧,你好生让人照顾她就是!”

    “臣妾省得的。”

    ……

    大冷的冬天,文帝和皇后两人倒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下面跪着的一大片的人,这屋子里虽然是烧了炭火,可是地上却是依旧冰寒的,跪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了,大家瞧着文帝和皇后完全没有放过他们的样子,有些人有些撑不住了,只觉得膝盖处冷气直灌,整个膝盖都冷得刺骨了。

    而文帝和皇后丝毫都没有注意到大家惨白颤抖的模样,依旧是说着家常,完全都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最后,还是有人终于撑不住了,这会儿倒是赶忙的就磕头,真的不想生生将一条腿都跪断了,“皇上,皇后娘娘,奴才,奴才今日早晨瞧见有个小太监偷偷摸摸的从澄园出去,奴才瞧见的时候,本来是想追上去的,可是那人脚步倒是很快,奴才,奴才没有抓到!”

    “这事情,你怎么不早说?你存心瞒着不是?”皇后猛地就拍了一下桌子,看样子,那是气着了!

    “奴才,奴才刚才没瞧出什么异常,怕皇后娘娘您责怪,也就没说了。”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奴才,奴才不知道会出现这样子的事情,怕皇后责罚,所以,所以……”

    “谁允许你如此欺上瞒下的?来人啊,拖出去,打!”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饶命啊,奴才,奴才虽然是没有抓到那人,可是看到了那人的侧面,奴才,只要让奴才瞧见那人,奴才,奴才是可以知道那人是谁的!奴才可以将功补过,还望皇后娘娘给奴才一个机会!”

    “你说的,可是真的?”

    “是是,那人身材矮小,只有五尺左右(这里一尺大概是30。7cm),长得很是瘦小,当时天色虽然朦胧,不过奴才瞧见那人长得尖嘴猴腮的,倒是好认,记忆也是深刻的!”这样子,倒是将范围缩小了不少了,皇后见状,赶忙就让人去找人了,“带他去认人!”

    “是!”

    皇后和皇上等在里面,瞧着那太监在外面一波一波的认人,两人耐心倒是极好,喝着茶水,看起来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只是那些被叫来的人,倒是各个都胆战心惊的,宫里的消息传得快,如今张美人滑了龙胎的事情,大家也都是知道了的,这会儿见皇后让人一波一波的来,大家的心里,都是突突的,生怕自己被人认出来了。

    “回皇后娘娘,人都完了,只是他还是没有瞧见!”

    “可是有谁还没有来?”皱了皱眉头,皇后此刻,倒是有些疑虑的。

    “回皇后娘娘,还有就是静妃宫里的一个叫做小德子的,因为病了,倒是没有来的。”

    “让人将他带来!”

    “是!”

    等到那人一来,之前的那个太监倒是指了对方直接就跪下了,“皇上,皇后,就是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