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留活口!
    章节名:第一百四十五章 留活口!

    那太监的话一出口,文帝的面色倒是划过一抹诧异,而皇后则是低下了头,等到她再一次抬头的时候,也是满脸的诧异了,“你说的可是真?莫不是就是为了脱罪,随便找了借口了?”

    皇后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那太监瞧着眼前的两人,心下倒是划过点点的寒意,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这样做了,“皇上,皇后娘娘,奴才所说,句句属实,半点都不敢欺瞒,还望皇上和皇后娘娘为奴才做主!”

    “这……”瞧见那太监十分的坚定,皇后只好看了文帝一眼,然后看了那太监,“你今日只是匆匆的扫过,为何就能记得了?此人乃是静妃宫中的人,你也知道,冤枉主子,是什么罪吗?”

    “奴才,奴才知道,可是奴才句句实言,还望皇上和娘娘明鉴!”这奴才说罢深深的磕了几个头,不大一会儿那头就破了,看起来,还真的不像是作假了。%&*葵(~莎.^文#<学";

    “皇上,您看……”见着那人目光倒是没有闪烁,一脸的坚定,皇后此刻倒是有些信了,只是这事情牵扯到了静妃,皇后还是不好轻易的就做了决断了。

    如今文帝对五皇子倒是宠爱的紧,江南那么重要的任务都交给了五皇子,让皇后终于是感觉到了危机了,今日之事,皇后自然是决定了不会轻易的就那么过了,只是如今,她得试探一下,皇上的意思就是,也免得她随便发落,倒是让皇上对她有了芥蒂了。

    文帝知道皇后的顾虑,倒是给了皇后一个安慰的眼神,看着那被指出来的太监,文帝的眼中,满是冷意了,“你,可是静妃宫中的?”

    “回,回皇上的话,奴才,奴才正是在朝霞宫当差的!”这太监浑身都抖了,脸上也是惨白的,可见吓得不轻了。

    “报上名来!”文帝的声音不怒而威,此刻虽然不见有大动作,可是那声音里有股子的冷意,倒是让小李子有些怕了,“奴才,奴才小李子!”

    “今日早晨,你可是来了澄园,做了什么事情?”

    “奴才,奴才不曾来过澄园,奴才,奴才什么事情都没做!”这小李子也不傻,倒是没有很快就承认,只是来个死不认账了。

    “哦,是吗?”见那小李子不承认,文帝也是料到了,接着看了眼另外一个太监,“你可是确定是这人,有什么证据?”

    “回皇上,当时奴才虽然只是远远地瞧着,可是这人的身形和长相,奴才倒是记得很清楚,奴才以项上人头担保,奴才不会认错的!”这如果真的是认错了,那么再来一个“欺君”的罪名,他今日可是真的就交代在这里了!

    “小李子是吗?如今有人指证你在澄园做了些事情,你到底是认,还是不认?”

    “奴才,奴才不知道这人在说什么,奴才今日身子不适,在朝霞宫歇着,怎么可能来了这里?还望皇上不要听信谗言!”小李子见自己如今处于下风,也是猛地磕头表面自己的清白,文帝见了,也不想啰嗦,直接就吩咐人带着下去,打了,“先打五十大板,如果再不说,继续打就是!”

    文帝虽然不是残暴之人,只是今日的事情也是让文帝好生恼怒的,这不好生的惩罚一下,这宫里面,怕是又得有些血雨腥风了,文帝不得不严格处理了才是!

    “皇上,饶命啊,皇上,皇上……”被人拖着下去了,小李子一路上都求饶,倒是有些怕了。

    这宫里的板子,那颗是实打实的,如果真的一直打下去,他今日就别想活了!

    “先捂住他的嘴!”有些烦躁,文帝摆了摆手,倒是让人将那小李子捂住了嘴巴,也免得自己听着烦躁了,皇后见着文帝心情不虞,有些担心了,“皇上,这事情既然牵扯到静妃,看在五皇子的份上,要不就算了吧?这里面,许是有些什么误会也不一定,静妃倒也不是歹毒之人!”

    明着是帮静妃说话,可是如今都这样子了,文帝怎么可能就这么罢了?

    “既然要查,就一定得查出来,只是今日是你的寿宴,还让你劳心,朕心里有愧!”人家是寿宴,可是却偏偏总是血光冲撞,文帝的心里,倒是有些过不去的,“明日让云来寺的住持进宫来给你念些佛经,免得你被这些事情所累了。”

    “皇上有心了,臣妾没事的,只是今日宫中宾客众多,如今我们倒是将人给撂一边了,倒是我们做主人的有些怠慢了。”此刻想着还在澄园的人,皇后就觉得对不住了。

    “无碍,很快就有结果了!”这板子效果倒是很快,不大一会儿,那个叫做小李子的就被人抬上来了,背上一点血都没见,可是人已经虚弱无力了,可见文帝今日倒是照顾了皇后的情绪,让人只打,却没有打出血来,可是这样子看不到伤口的责罚,却是比看得见伤口的,要来的更为严重了。

    如今,怕是都伤到内里了,也难怪,那小李子这会儿,倒是疼的浑身都抽了。

    “如今,你可是想起了什么?”瞧着那小李子,文帝倒是一点同情都没有的,作为这个国家的主宰,这个国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文帝的,这宫中的宫女太监也不过都是下人,是他的附属物,文帝自然是不在意的。

    今日,他要的,只是一个结果而已,所以,不管用什么办法,他都是要去查出来的。

    “皇上,奴才,奴才想起来了,奴才想起来了!”也是怕了,这五十板虽然不见血,可是如今那太监却觉得自己大半条命都去了一半了,哪里还敢不招呢?

    这要是真的不招,再来五十大板,他这条贱命,可是都交代了去了,实在是划不来!

    “说!”一个字下来,那太监倒是将事情都说了,“皇上,今早上奴奉了静妃娘娘的命令,偷偷的溜来澄园,趁人不注意,将一块打磨好的雪块放在去兰花亭的必经之路,那雪块极其的光滑,而且奴才放的很隐秘,只是奴才真的不知,张美人会去啊!”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子,他怕是也没有胆子如此做了吧?

    “你说,这事情是静妃做下的?”见那太监招了,文帝的面色有些阴沉,怒气噌噌噌的就上来了。

    “皇上,奴才是朝霞宫的人,自然是听静妃娘娘的差遣,静妃娘娘许诺奴才事成之后给奴才一大笔赏钱,奴才,奴才只以为静妃娘娘是要整治人,却不曾想,静妃娘娘是要谋害龙胎啊,这给奴才是个胆子,奴才都不敢啊!”太监都快哭出来了,看起来真的是有些怕怕的,文帝见着对方这样子,的确像是不知情的,只是这人的确是做了这腌臜事情,倒是留不得了,“把他带走,来人啊,摆架!”

    脸上阴沉的可怕了,文帝立马就起来,吩咐人往澄园去了,皇后见了,倒是有些犹豫,“皇上,今日是臣妾的寿宴,那么多大臣的夫人小姐都已经在了,我们这会儿过去,岂不是让静妃颜面无存?她虽然做错了事情,可是怎么说都是五皇子的生母,可是元武侯府的人,皇上,要不要等大家都散了,再秘密处理此事?”

    皇后这话虽然是劝文帝要给静妃面子,只是文帝此刻已经气急了,想着自己的孩子就在这争斗中成了一滩的血水,文帝这会儿,自然是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她如果真的做下这事情了,那就应该接受惩罚,今日的事情,那么多大臣家眷看着,就是藏着捏着,他们也都看在眼里,与其让他们私下议论,不如就当着大家的面,一块儿处理了,也免得越传越离谱!孰是孰非,朕自然会给一个交代!”流言的力量,文帝是知道的,所以更加的不好耽搁,让人带着相关的证人,直接就走了。%&*葵(~莎.^文#<学";

    皇后见状,嘴角划过一抹莫名的笑容,最后倒是满脸的担忧,也跟着去了。

    当然,一路上,皇后也不忘记明着求情,实际上火上浇油,等文帝到了澄园的时候,气温徒然就低了好几度!

    ……

    大家本来都是心不在焉的喝茶聊天,可是空气中突然传来的声音,倒是让大家的心里,都有了更大的不安了,“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众人行礼,见着文帝带着一脸的冰寒而来,再看着皇后那一脸的忧心,心里有着许多的猜测,却也并不明白,今日这唱的是哪一出了。

    “平身吧!”文帝直接就坐在了上位,皇后也便坐在了旁边,文帝这会儿倒是古怪的看了静妃一眼,“今日张美人之事,倒是让大家受惊了,如今朕查到了些头绪,静妃,你们一会儿听听,看是怎么回事吧!”

    “是!”不明白文帝这么大张旗鼓的是为何,静妃有些不解,却在看到被人拖上来的小李子的时候,静妃的脸色突然就变了,文帝将静妃的脸色看在眼里,眼中划过一抹暗流,倒是看着那小李子,说道,“小李子,你且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一遍吧!”

    “是……”那小李子知道自己今日是逃不过去了,如今他也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将功补过,苟延馋喘了,是以将事情说得特别的详细,众人倒是没有想到,今日张美人流产之事竟然跟静妃有关,就是苏兰芷那边,慕容雅听了,也是一脸的诧异了,“兰儿,真的是静妃吗?”

    “再看看吧!”苏兰芷瞧着静妃,见对方虽然是有些诧异,不过倒是不见惊慌,再看了看皇后,对方就更是镇定了,苏兰芷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这一次皇后和静妃的斗法,谁胜谁负了。

    ……

    “静妃,这小李子的话,你可是都听到了?”文帝很耐心的再听了一遍,这会儿看着静妃的眼神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那静妃见状,也知道自己今日不好好的解释,那么自己如今的地位,怕是不保,于是马上就起身,直接就跪在了文帝的面前了,“皇上,此事臣妾完全不知情,臣妾连张美人什么时候怀了身子都不知道,臣妾怎么会未卜先知,做了这事情呢?”

    静妃这会儿倒是不似之前的跋扈了,整个人满是委屈,甚至用手帕擦了擦眼角,这样子,还真的让人说不好了。

    苏兰芷瞧见之前咄咄逼人的静妃此刻倒是温顺,再看看上位的文帝,虽然年岁大了,可是风采不减当年,甚至因为长期处于上位,那股子的威严和霸气,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学得来的。

    也难怪,宫里的这些妃子,对文帝总是温顺了,谁让对方掌控了整个大苍人的生死,也掌控了这些妃子的母族生死存亡呢?

    权力这东西,的确,让人迷恋,甚至也是惧怕了。

    瞧着文帝此刻那突然就看不出喜怒的样子,苏兰芷越发的觉得,这个文帝,心思难猜了。

    前世接触过文帝,苏兰芷也是知道,此人心思缜密,虽然算得上是一个励精图治的好皇帝,可是年岁大了些,为人倒是有些多疑了,只是不知道,此人今日,会作何感想?

    正想着,那文帝倒是开口了,这会儿,倒是不死之前的怒气冲冲,变得颇为平缓了,可是这样子突然的改变,实在是让人很不适应就是,“静妃如此说,可是觉得自己冤枉?”

    “皇上,臣妾的确是冤枉的。这人虽然在臣妾的宫中做事情,只是臣妾的朝霞宫出入的人很多,臣妾如果要让人做这事情,定然是让身边信得过的人做,这人不过是一个外间的杂扫太监,臣妾怎么会让他做这等事情?”静妃倒是一脸的笃定,苏兰芷瞧着对方那淡定的神色,倒是有些诧异了。

    今日之事,明显是静妃和皇后两人的棋局,只是这事情是静妃在操作,而皇后只是推波助澜,坐收渔翁之利,怎么如今,这静妃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莫非,这静妃,还有后招不是?

    苏兰芷此刻瞧着静妃的脸色,倒是多了几分试探了,之前还觉得这静妃性子骄纵,喜怒都摆在脸上,倒是比较好对付,可是如今看来,她或许是低估了对方了。

    不过也是,能在皇后的眼皮子底下诞下皇子,而且皇子平安长大,这静妃如果真的只是表面那么肤浅,怕是早就被吞得骨头都不剩了吧?

    看来,这宫里的人,她是各个都不能小觑了,别人不知道这皇后是什么样子的人,她经历了前世的事情,怎么能不知道呢?

    这皇后如果真的贤明,那么文帝如今,成年的皇子,也不会就那么几个了。甚至生母出生高的,也是少之又少,这,难道不是有意为之吗?

    想起秦焰,再想起前世的种种,苏兰芷突然之间只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这个凤清宫本来就承载了她前世太多的恨和悔,如今再来,她面色虽然如常,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底,颇为不宁静了。

    此刻瞧着静妃那一脸无辜和愤慨的样子,苏兰芷突然就很想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了。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这样的一幕幕,是她最为憎恨的,当年她自己,不也是葬送在这女人的嫉妒之中吗?

    今世发誓绝对不会再入宫,就是想避开那人所有的一切,却不曾想,自己有的时候,还真的是避无可避了。

    入宫可以,她真的不想来这个是非之地,让自己想起前世的狼狈和心伤了。

    可是纵然再是厌恶,此时此刻,苏兰芷还是不得不面对的,眼角的余光看了文帝一眼,发现对方眼中有股子阴霾,苏兰芷还瞧不真切的时候,文帝倒是突然就开口了,“静妃,这太监可是一口咬定是你的,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皇上,臣妾的确是冤枉的,皇上大可让人去询问臣妾宫里的宫女太监,甚至询问素日里和这小李子交好的人,看看他到底是为谁做事的!都说拿人钱财替人做事,皇上不如让人去搜搜这小李子的屋子,看看他那里,是不是有什么证据了!”这事情虽然是静妃主导的,但是她这一次学乖了,知道有人故意将张美人怀有身孕的消息透露给她,定然是想要拉她下水的。尤其是最近她做什么事情突然就方便了起来,甚至皇后还为她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静妃和皇后争斗多年,岂会觉察不出其中的猫腻?

    所以她这一次,只是和皇后一样的,推波助澜,可是却聪明的,没有亲自动手罢了!

    此刻瞧着皇后脸上划过的点点阴霾,静妃倒是在对方看得见的地方,给了对方一个得意的眼神,倒是弄得皇后差点就恨不得走过去狠狠的打静妃几巴掌了!

    这个静妃,如今,倒是越发的不安分了!今日之事,看来对方是早有准备,可惜了自己的一盘好棋了!

    将皇后那脸上的愤怒看在眼里,静妃好像唯恐天下不乱一样的,倒是若有所思的往苏兰芷的身上看了一眼,那神色,倒是满是恨意了,“皇上,今日来澄园的人众多,皇后娘娘也是早早的就将澄园打扫好了的,想来皇后娘娘向来心细,定然也是不会有所纰漏的,皇上不如查查今日有谁去过兰花亭,这样子,或许能查出真相!”

    说出这话,静妃虽然知道,苏兰芷不会如何,但是,静妃还是说了,就是想给苏兰芷一个警告,也是想好好的整治一下苏兰芷了!

    杀妹之仇,她不会不报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对自己那么有用处的妹妹,好不容易布在相府的棋,如今就那么毁了,虽然还有外甥在,可是两个孩子毕竟还小,要成气候,可有的等了!

    “皇上,臣妾真的冤枉,还望皇上明察,还臣妾一个清白!”这会儿跪着不起,静妃低着头,那样子,还真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文帝见了,自然是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发落了,便让人继续去找来小李子熟识的人,顺便让人去搜了小李子的屋子,还让在澄园伺候的人再一次来问了。

    “今日可是还有人去了兰花亭了?”文帝既然要查,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刚才静妃既然说出来了,文帝也不好无视,装作不知道了。

    他是明君,明君自然是要公正,这事情,他自然就要好好的查,不放过蛛丝马迹了。

    “回,回皇上,早间就那个叫做小李子的去了,然后,然后就是宴会的时候,有两个小姐倒是进去了一会儿……”这几人如今也是惊弓之鸟了,哪里还敢瞒着,该说的,都说了。

    “两位小姐?你们之前怎么没说?”文帝听到这几个字,眼中划过些什么,看着那回话的宫女,倒是好生的犀利,那宫女都快顶不住了,“奴婢,奴婢只是瞧见两位小姐进去的时间不长,走了没多久,突然就走了,两位小姐今日都是贵客,所以,所以奴婢也就没说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时间还短,人家又是客人,自然是更加不可能做这事情了,所以才会瞒着。

    话语里有替自己辩解的成分,文帝自然是听出来了的,只是他想着静妃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出这事情,倒是继续问了,“你可知道,是哪两位小姐?”

    “是,是那边的两位……”指了指苏兰芷和慕容雅的方向,那宫女生怕被责怪似的,倒是继续说了,“两位小姐许是想去亭子里面歇息,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走到亭子外面了,倒是突然就折回去了。”

    “哦?”这会儿倒是有些兴味了,文帝瞧着苏兰芷和慕容雅,觉得有些面熟,“你们且过来让朕看看!”

    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说出与这些事情有关联,苏兰芷和慕容雅今日倒是成为焦点了,感觉到大家投射过来的目光,有担忧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作为闺中女子,慕容雅平日里虽然是爽朗的性子,这会儿也是有些吓到了,苏兰芷还算镇定,见慕容雅脸上不好,拉了拉对方,倒是赶忙起身,上前行礼了。

    “臣女参加皇上!”

    “看着倒是眼熟,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闺女了。”文帝贵人事多,加上男女大防,文帝见着两人的机会也不多,自然也不记得苏兰芷和慕容雅了。

    “臣女苏兰芷,家父姓苏,名青岚!”

    “臣女慕容雅,家父单名一个华字!”

    两人纷纷报了自己的身份,慕容雅瞧见天颜,心里颇为害怕,尤其是大家的目光总是扫来,饶是慕容雅再大方,此刻也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静妃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单单将他们叫出来,是为了让他们难堪吗?

    想起那一块雪,慕容雅就有些担心,这事情本来也什么,可是如果有心人要陷害他们,那他们真的是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心下担心,慕容雅不由得看了苏兰芷一眼,希望有个可以给自己安定的人,苏兰芷给了慕容雅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便低着头,倒是什么都没说了,只是等着文帝发话,希望文帝倒是不要追究的才好。

    看来,自己的担忧,如今果然是成真了,这静妃,还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关注着她,半点都不肯放过她了!她是该庆幸呢?还是该郁闷呢?

    不得不说这种时时刻刻被人惦记的感觉,苏兰芷还是很不喜欢的。

    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如今这麻烦找上门来了,苏兰芷还是得应付就是了。

    文帝细细的瞧了这两人,不得不说,苏兰芷他还是有些印象的,隐约的记得那一日在庆王府的事情,这个女子心思缜密,倒是难得的聪慧了,想起苏兰芷是苏青岚唯一的嫡女,文帝的脸色,倒是好了些,“原来是苏相和慕容爱卿之女,今日你们,可是去过兰花亭了?”语气虽然是和蔼的,不过这问出来的话,倒是有些让人觉得心生寒意了。

    “回皇上,臣女今日只是想和雅姐姐一起走走,却不曾想倒是到了兰花亭了,是臣女们莽撞了。”恭敬的答话,苏兰芷知道,自己和慕容雅今日能不能避开这一关,靠的,就是眼前的人了。

    如果眼前的人要追究,他们也是逃不了的,如果自己和慕容雅让眼前的人开心了,不想追究了,那么他们就躲过一劫了。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苏兰芷此刻的态度,倒是越发的小心了。

    虽然苏青岚颇受圣恩,可是圣心向来难猜,苏兰芷也说不准这个虽然英明的皇帝会不会心底里对相府也是忌惮的,也把握不准文帝今日会不会借题发挥,如今倒是只能小心些了。

    自古皇帝对权臣,哪个不是信赖又忌惮的?苏兰芷知道相府如今如日中天,已经是鼎盛,稍有不慎,跌下来了,那就会有粉身碎骨的危险,所以,她必须小心了!

    “你们二人皆是年幼,想要单独走走,也说得过去。只是刚才那宫女所说,你们两人本来是打算进去兰花亭坐坐的,为何却不去了?可是发现了什么异常,所以避开了?”不得不说,文帝如今虽然年岁大了些,有的时候难免会有些疑心,但是他毕竟是一个英明的皇帝,这话一针见血,倒是让苏兰芷的心都不由得一悸!

    看来皇上或许知道些什么,只是不知道,他是大事化小呢?还是小事化大呢?

    苏兰芷此刻听到文帝将自己的心思直接就说了出来,倒是有些没有预料到,心里正在盘算着该如何处理,一旁的慕容雅倒是吓到了,整个人都有些慌神,看着苏兰芷,倒是有些无助了。

    瞧着慕容雅被吓到了,苏兰芷也不想让人看出端倪,倒是侧了侧身子将慕容雅遮住,看着文帝,倒是不卑不亢了,“回皇上,臣女知道,臣女和雅姐姐擅自离开是不好的,本来是想去兰花亭坐坐,只是想起皇后娘娘那边还在玩耍,我们走了些时辰,倒是不好,便匆匆拉着雅姐姐回去了,也免得皇后娘娘见不着我们,倒是不好了!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寿宴,臣女们是来祝寿的,断断是不好让皇后娘娘失了雅兴了!”

    苏兰芷这话倒是说得滴水不漏的,的确,两个孩子不去好好的陪着皇后赏玩,却是偷偷的溜了,这倒是有些对皇后不尊重了,只是两人还小,不大习惯皇后身边的气氛,去透透气也是极好的,后来知道错了,赶忙回去,这也说得过去。

    如果不想追究的话,到这里,差不多就打住了,苏兰芷之所以那么说,其实也是想试探一下文帝,想知道,文帝对相府和靖北侯府,是持有什么态度了。

    如果是真的全心信任那倒是极好的,但是如果是有疑心的,那么自己以后,就得多注意了。

    想起前世相府的遭遇,苏兰芷也知道功高盖主的后果,想着相府如今的处境,苏兰芷一直都很担心文帝的态度。

    别的人还好,她是可以应付的,可是,如果那人是文帝呢?作为这个国家的主宰,如果相府如今的一切也是有文帝的作为的,那么他们,该怎么办?

    这是个问题!

    心里一直都是有些担心的,生怕文帝也是一股势力,苏兰芷今日,也是下定了决心,要知道在文帝这里,他们相府,是不是安全的了。

    此刻的苏兰芷,在等待文帝的决定之前,心里竟然是重生以来前所未有的紧张了,她很怕是另外一个自己害怕的结局了,那到时候,相府的灭亡,纵然不是前世的路子,今世不也一样的吗?

    权利再大,那你大得过皇权吗?

    心里忐忑之际,苏兰芷透过余角看着文帝,却发现文帝的嘴角带着一股子高深莫测的笑容,倒是让苏兰芷的一颗心,差点就提到了嗓子眼了,尤其是看着一旁静妃那得意的神色,苏兰芷恨不得将对方那张脸给打一拳才好了!

    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吗?

    心里正有些悲哀之际,文帝沉默了好一会儿,倒是终于开了金口了,“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小姐和慕容小姐两人,倒是妙人儿。皇后,他们到底年幼,许是有些不习惯宫中的氛围,想要散散心也是有的,皇后别责怪他们两个不守规矩就是。”对着皇后说的话,竟然也是帮着苏兰芷和慕容雅求情的,文帝的这一番话,倒是让苏兰芷那颗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徒然就回归了。

    还好,还好,这文帝刚才虽然有些咄咄相逼,但是终究,还是揭过去了。

    只是苏兰芷经此一事,也是知道,文帝对自家父亲,也不是完全的没有疑心的,这是帝王的通病,尤其是文帝如今年岁渐大,倒是没有了年轻时候的英明果断了,加上如今白芯死了,静妃对他们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吹些枕边风,那也不是不可能的。文帝听得多了,心里想来有些想法,也是应该的,不过不算严重,以后他们注意些,也就没事了。

    心里是打定了主意回去要将今日之事告诉苏青岚,也好让苏青岚心里有个底,平日里低调些,免得帝王的疑虑更深了。

    此刻看着静妃脸上那得意的表情僵硬了,苏兰芷知道,静妃之前,定然也是说了他们许多的坏话,想着静妃如今的刁难,苏兰芷心里也知道,静妃和他们,怕是水火不容了。

    他们虽然是天子近臣,可是还是比不过静妃的枕边风的,文帝是皇帝,虽然英明,可是有的时候,听得多了,难免就会相信了。

    看来,她是得在宫中帮自己找个盟友了,不然,还真的是麻烦!

    思虑间,苏兰芷的心思百转千回,只是瞧见皇后那张雍容华贵的脸,那笑容,苏兰芷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好像是一张完美的面具了,“皇上这说的是什么话?小孩子顽皮,臣妾莫不是还计较了去了?苏小姐和慕容小姐也只是在澄园走走,赏玩一番,倒是曾想,惹来了一身的麻烦,臣妾瞧着两个孩子都是有些受惊了,皇上,您可是吓着人家了!”

    刚才文帝的话,别说是静妃了,就是皇后,也以为文帝是要追究的,倒是没有想到,文帝最后竟然突然就转了话风了,倒是让皇后好些诧异。

    不过,这也是皇后乐意见到的就是,如果苏青岚真的遭到了文帝的怀疑,那么她的打算,倒是就没了,这样子,岂不是便宜了那静妃了?

    皇后可不想!

    当年就是凭着这股子不甘,将张姨娘送去相府的,这些年她的人都被白芯压着,皇后早就不满了,如今白芯没了,那就是证明静妃又失去了一张王牌,皇后如今可高兴了,自然不愿意静妃吃不着葡萄,还想要毁了葡萄架,让别人也吃不到了!

    “倒是朕的不是了,来人啊,给苏小姐和慕容小姐泡茶,就拿刚刚上供的雪莲茶,压压惊!”

    文帝这话一出来,静妃脸上就有些扭曲了,就是皇后也是诧异了,“两位小姐倒是好福气,这雪莲可是好东西呢!”雪莲,据说是可以延年益寿,美容养颜的,泡茶喝,倒是也只有文帝有这个享受了,宫中的妃子,能得到雪莲的,倒是极少,也难怪皇后会这样子说了。

    苏兰芷和慕容雅自然是听出了这雪莲茶的珍贵,赶忙起身谢恩了,“多谢皇上!”

    “坐吧!”见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文帝此刻脸上倒是多了一份亲和,苏兰芷和慕容雅倒是有些忐忑的喝了茶,顿时觉得唇齿留香的,而且有股子的清爽之感,倒是别的茶无法比拟的,相视一眼,彼此都喝出了这茶水的贵重,心,倒是终于是安下来了。

    慕容雅到底是藏不住心事的,刚才经过那么一吓,此刻喝了茶,终于是心安了,恨不得立马就倒下躺着了,也好放松。

    只是如今这里是宫里,慕容雅也不好放松,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眼里无不述说着自己的委屈了。

    “好姐姐,再忍忍吧,很快就可以回去了!”今日事情那么多,苏兰芷估摸着,找出了真凶,文帝和皇后怕也是没了心思,他们应该就快可以走了。

    放下手中的茶杯,苏兰芷刚才喝茶的时候,自然是知道这雪莲的珍贵的,千金难买,就算是在相府,也是见不着的,如今文帝却赐给了他们当茶喝,想来也是存了安抚的心思了。

    只是……

    想着文帝之前的一针见血的问话,苏兰芷的心里,虽然此刻是放心了,却也知道,文帝现在对他们,不是那么放心的就是。

    所以刚才,是在敲打吗?还是在试探?

    如今看来,自己是过了关了的,可是以后呢?

    看来这事情,还是得从长计议了。

    正在想着其中的歪歪肠道,苏兰芷这会儿倒是看到有人急匆匆的来了,那人通报了进来,文帝见状,直接就问了,“可是查出什么了?”

    “回皇上,奴才在小李子的床下,找到了这些东西,请皇上过目!”将手里包着的东西敞开,那里面郝然是一百两的银子还有一些打赏的金饰,看起来都是金灿灿的,可见价值不菲!

    这些东西加起来,可是有足足的五百两,这在寻常人家,那可是差不多大半辈子的开销了,这么一大笔钱,一个奴才,就是再得宠,哪里就能得了?

    文帝见了那些东西,气得将东西当场就摔了,那金黄的颜色顿时落入了众人的眼里,倒是看得大家都花了眼了,“说,这是谁给你的!”

    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和冷漠,那小李子见着自己的家当都被翻了出来,一张脸顿时就白了,心知自己今日怕是要脱一层皮了,担心不得善终,小李子也是想有个痛快,赶忙寻了一处撞,文帝见了,立马就让人拦住了,“拦住他,留活口!”

    感谢亲爱的清心静送的美美的花花,么么哒,╭(╯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