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卷三:缘起,暗香浮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 秦王妃送礼
    “好了,雅儿,事情都过去了,已经没事了,别哭了!”本来是准备好训话的,这会儿见慕容雅自己都自责难过的不得了,席乐荣倒是改变了策略,将慕容雅颤抖的身子抱在怀里,想给女儿一些安慰了。

    “母亲,我刚才真的好怕,我看着皇上叫我和兰儿出去,真的都快吓死了,我好怕皇上会责怪,会把这事情算在我们的头上,到时候,我真的就害了家里人,也害了小姑姑一家了!都是我太任性了!”慕容雅也不是个傻子,宫里的这些事情,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如果文帝当时不想追究宫里的人,或者是对相府和靖北侯府有所忌惮,当时肯定就是直接让他们做了替罪羔羊了。这样子的话,他们可是连个反驳的机会都是没有的!

    不过还好,还好有惊无险,不然她真的就是这个家族的罪人了。

    “好了,别哭了,都过去了,没事了啊,别怕……”轻柔的抱着慕容雅,看着自家女儿今日的确是受惊了,席乐荣心里非常的不忍心,此时此刻,倒是没有再责骂,反而是一直都在安慰了。

    “母亲,对不起,我的任性,差点就连累了家人了!”慕容雅如今可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刚才那一刹那间的害怕,还有内疚后悔种种情绪交织着,她实在是觉得难受极了。

    祖母和母亲他们说得对,自己的性子,的确是该改改了,今日的教训,她该记着了。

    “雅儿,这不是没事吗?你不要多想了,以后注意些就是了,听话!”见着女儿实在是被吓得不轻,席乐荣也是有些后悔刚才责备了。

    女儿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受了,她这个做母亲的,该是好好的安慰,可不是再责备了,瞧瞧,女儿都哭成什么样子了。

    “可是我还是难受,如果刚才不是我任性的拉着兰儿到处走,也不会扯出那么多事情来了。”也不会让自己此时此刻,那么愧疚了。

    想着那么一个小生命就那么没了,再想着苏婕妤那如花的生命就那么凋谢了,慕容雅的心情,还真的是说不好了。

    这宫里,如果可以,她是真的再也不想来了。

    “好了,孩子,吃些茶吧,压压惊!”看着慕容雅哭红的眼睛,身子还是一颤一颤的,席乐荣这会儿赶忙倒了茶,拿了点心给慕容雅吃了,好不容易让慕容雅的心情稍微恢复些,席乐荣这才叹了口气,到了嘴边的话,最后都没有说了。

    哎,看来回去,还是得让这孩子好好压压惊,不然被吓出病了,那就不好了。

    ……

    相比于慕容雅这边的伤怀,苏兰芷那边,倒是好了许多了,一脸淡定的跟着苏青岚上了马车,苏兰芷找了个地方坐下,苏青岚这会儿仔细瞧了一下苏兰芷,发现苏兰芷一切正常,倒是放下了心了,“兰儿,刚才送你们出来的小太监,是皇后娘娘派来送你们出来的吗?怎么他没有过来就走了?”看着刚才那小太监到了门口就走了,苏青岚觉得有些眼熟,便就问了。

    “爹爹,那小太监不是你派了去接我们的吗?”还以为是苏青岚不放心去派人接了他们的,如今看来,莫非不是这么一回事?

    “没有啊,我从乾清宫出来的时候,就直接来门口等你们了,倒是没有派人去接的!”苏青岚也是想着苏兰芷和席乐荣在一起,应该是没事的,自己如果不放心让人群接,倒是显得自己有些信不过了,倒是不好,所以也没去让人接了。

    可是如今听苏兰芷的口气,倒好像是自己派人去接了的,这是怎么回事?

    诧异的看着苏兰芷,苏青岚有些迷糊了,而苏兰芷瞧见苏青岚倒是一脸的不解的样子,赶忙就问了,“爹爹,那小太监说是您派了人去接我们出来的,莫非不是?”如果不是爹爹,那会是谁?

    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就划过一抹绛紫的颜色,俊逸非凡,尤其是那唇间那抹如沐春风的浅笑,倒是让人不自己的就生出一抹好感来了。

    奇怪,自己怎么就想到了他了?

    有些不明白秦之衍那张丰神俊貌的脸怎么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苏兰芷倒是很快就给挥开去了,只是瞧着苏青岚,希望苏青岚可以给些线索了,只是似乎,苏青岚要让她失望了,“那人不是我叫去的,你和你大舅母他们在一处,我倒是很放心的。而且这宫中人多嘴杂,我也不好随便的就支使哪个公共去做事情,也免得落人闲话!”苏青岚这话倒是没错的,如今他位高权重,本就是如履薄冰了,自然是要万分的小心才是了。

    宫中比不得家里,这里面的人,哪里是他可以随意使唤的呢?纵然是他使唤得动,他也不会轻易的就使唤了,也免得落人话柄,说他在宫内就太过随意放肆了些了。

    位置越是爬的高,他就越是要低调,这种事情,也不是大事,苏青岚自然是不好去劳烦这些公公宫女的。

    “那如果不是爹爹,会是谁呢?而且还是打着爹爹您的旗号?他会有什么目的?”刚才她的心里也是有些疑虑的,不过想着今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想来也没有人继续找他们的麻烦了,也就没有在在意,如今听苏青岚说并没有派人去接,苏兰芷的心里,倒是转了好几个弯了。

    只是,这事情,会是谁呢?是他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兰芷一想起这事情有关的人,就会想起秦之衍那张完美俊逸的脸,似笑非笑的,让苏兰芷好不懊恼了。

    苏青岚倒是想不出谁竟然会如此的好意,而且不留名,不过今日在外间的人有许多,可是能够肆无忌惮使唤那些宫女太监的,倒是没有几个,心里有些猜测,却没办法证实就是,所以苏青岚倒是索性的,不去想了,“既然那人借了我的名义,想来也是好意,只不过不想让我们知道对方就是。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要总是过问了,对方应该不是恶意!”如果是恶意,苏兰芷现在就不会还好了的。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也不想去深究,下意思的就觉得秦之衍跟这事情有关,而且总觉得对方这么做,也是因为自己以进宫就有的遭遇,所以刻意的让人来帮自己,也免得自己再一次被人整了。

    心里倒是觉得如果真的是秦之衍,对方的心思倒是细腻,而且也委婉,并没有直接道出自己的用意,反而转了一个弯,倒是保全了她的名声,也降低了她的芥蒂就是了。

    正想之间,马车突然就停了,老马这会儿掀开了帘子,“老爷,大小姐,秦王妃的马车就在前面,想跟老爷和大小姐打声招呼!”

    “秦王妃?”倒是没有想到,前面那辆低调却华贵的马车竟然是秦王妃的马车了,苏青岚倒是赶忙就拉着苏兰芷下了马车了,“下官参见秦王妃!”

    “呵呵,苏相,出门在外,就不需要讲究这些俗礼了。”秦王妃掀开了帘子,倒是一脸的和气,瞧着苏青岚,再瞧了瞧苏兰芷,脸上的笑容,倒是一直都没有变过,“我让人停下马车,只是因为苏小姐和慕容小姐走得急了,没有机会打个招呼,我听说苏夫人病了,可是严重?”

    “秦王妃放心,内子身子已经渐渐好转了。”

    “那就好,这里有一支皇后刚刚赏赐的血燕,我想着苏夫人身子不适,苏相可否代为转交苏夫人,也好给苏夫人好好的补补身子?”秦王妃也是个好心的,尤其是自家儿子似乎对苏兰芷不一般,秦王妃自然是要好好的和苏府的人处理好关系的。

    “王妃客气了,这,太贵重了!”瞧着那血燕,不管是颜色还是形状,可都是极正的,而且这血燕是一整颗完整的血燕,这样子的血燕,实在是难得了,更何况这血燕是燕窝中的珍品,这么一个,倒是价值不菲了。

    而且这还是皇后赏赐给秦王妃的,那就是御赐的,他贸然的拿了,也是不好的。

    “苏相无需客气了,苏小姐也是难得投了我的缘上一次见着她,拉着她赔了我许久,倒是一直没有好好道谢,如今能有这个机会,倒是好的。这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了,还望苏相不要拒绝!”秦王妃也没有因为苏青岚拒绝就不高兴,而是笑嘻嘻的吩咐秦之衍将东西给递过去,苏青岚见着秦之衍亲自下了马车递给了自己,瞧着对方那俊逸非凡的脸,还有那不同于一般男子的气概,倒是少年风华,态度倒是极其的平和,也不好推辞了,再推辞,那就是不敬,不识好歹了,“既然如此,那下官就谢谢王妃和武成王的一片厚爱了!”

    恭恭敬敬的接过了那血燕,苏青岚吩咐苏兰芷好生的拿好,秦王妃见着了,看了苏兰芷一眼,最后,倒也没多说了,“既然礼物送到了,也不好让苏相和苏小姐在这里吹冷风了,改日有机会,我定然登门造访,也好去看望一下苏夫人了!”

    “王妃能够莅临府上,下官欢迎至极!”秦王妃为人亲和,如今又是亲自送了补品,苏青岚虽然不缺这些东西,可是这血燕也是极好,也极难得的,如今慕容雅怀着身孕,吃些燕窝自然是最好,苏青岚倒是觉得秦王妃这个礼物,倒是送的很好了。

    “呵呵,那今日就先告辞了,苏相和苏小姐还是速速的上车吧,也免得冻着了,到时候就是我的不是了!”秦王妃瞧着两人站在马车下面,自然也没有那么不通人情的让两人一直站着了,倒是笑嘻嘻的告辞,苏青岚和苏兰芷这才是上了马车了。

    见着苏青岚和苏兰芷上了马车,自家的儿子倒像个傻子一般的站在那儿吹风,秦王妃笑了笑,眼中倒是一片的戏趣了,“衍儿,还不上车,你莫不是在看什么?”打趣着自家的儿子,秦王妃倒是不放过一丝丝的机会的。

    自己这个儿子啊,终于是正常了些了,有些人气的感觉了。

    虽然秦之衍一直都很懂事,在秦王妃的面前也算是孝顺,可是偏偏秦之衍性子有些冷,对谁,尤其是女子都是淡淡的,倒是让秦王妃好生担心了。

    如今见着秦之衍也是会关心人的,秦王妃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了。

    “母妃……”无奈的看着秦王妃那打趣的神情,秦之衍就知道,秦王妃刚才是故意让自己去将血燕递过去的。

    之前一直都担心苏兰芷今日会受委屈,可是他又不好说什么,更不好跟秦王妃说什么,也免得秦王妃多想了,好不容易挨到了宴会结束,他担心苏兰芷回去的时候又被人使绊子,也顾不得许多,让一个小太监冒充苏青岚的名义,送苏兰芷出去了,也免得他总是牵肠挂肚的。

    “上来吧,也免得外面冷了!”笑嘻嘻的招呼自家的儿子上来,秦王妃也是知道,秦之衍情窦初开,难免会有些不好意思,也没有勉强就是了,见着自家儿子上来了,秦王妃想着今日的事情,自然是要提点一番的,“衍儿,如果你真的对苏小姐有些心思,那有些事情,母妃不得不跟你说了。”

    脸色突然就严肃了起来,秦之衍见了,倒是心里有些不妙,“母妃,可是今日有人为难苏小姐了?”一副了然的样子,倒是听得秦王妃有些诧异了,“衍儿,你怎么知道?”据她所知,秦之衍貌似一直都在乾清宫和文帝在一起吧?怎么澄园发生的事情,秦之衍也知道?

    自家的儿子虽然是聪明之极,可是也不可能未卜先知吧?

    实在是奇了怪了。

    秦之衍自然是看出了秦王妃的疑虑,只是有些事情,秦之衍不想透漏过多的心思,也免得秦王妃太热情了,“母妃且说说,今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心里虽然担心,也关心,但是苏兰芷毕竟是女子,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秦之衍也是不好过问太多的。

    “哎,皇后和静妃似乎对苏小姐都是有些芥蒂的,皇后娘娘还好,今日倒是只是试探,可是静妃娘娘,似乎对苏小姐,有很大的敌意!”虽然她也是不在怕的,但是秦王妃有些担心,如果她真的想让苏兰芷做她的媳妇,将来怕是有些麻烦事情要处理了,而且,定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是了。

    “静妃的事情,母妃也是知道的,苏相府中以前有个白姨娘,可不就是静妃嫡亲的胞妹?如今人死了,这事情还是在老庆王妃寿辰那天,想来静妃娘娘将事情都怪在了苏相一家的身上吧?”白芯的事情,虽然有心人在隐瞒,可是有心人要查,还是可以查出蛛丝马迹的。

    “你说的也是,静妃就是那睚眦必报的性子,只是既然你说那个白姨娘已经死了,而静妃因为这事情怕是怨恨上了苏府的人,想来元武侯府也是这个态度的。加上皇后娘娘今日来看似乎对苏小姐颇为忌惮,衍儿,看来这个苏小姐的处境,倒是不好的!以后的麻烦,怕是很多。”话虽然这么说,不过怕,秦王妃倒是不怕的,反正他们秦王府的身份和地位,秦王妃也不会怕几个人的。

    纵然是文帝,秦王妃也不在怕的就是了。

    天生的骄傲和高贵血统,注定了秦王妃这高傲的性子了,她虽然有的时候太过良善和单纯,但是毕竟是在宫中多年,而且对皇后和静妃又是颇为熟悉的,今日,她还是看出些花花肠子了的。

    今日之所以那么说,也不过是想看看秦之衍的态度,想要知道,苏兰芷再秦之衍心里的分量就是了。

    “母妃,这些我都知道!”秦之衍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苏兰芷的处境的,他这么说,虽然没有保证什么,不过却也说明了一切了。

    都知道了,却还是沉沦,那不是说,秦之衍也是不在意了吗?

    “你知道就好,不过你该知道,如今各方势力都盯着苏府,皇上的态度,也是有些摸不清的,就好像今日,他似乎想要责罚苏小姐和慕容小姐,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改变主意了,我是有些担心,衍儿,如果你真的心仪苏小姐,将来怕是不易!”那么多人想要拉拢苏青岚,苏兰芷作为苏青岚唯一的嫡女,还是如此受宠的,自然是大家争相想要娶的对象了。

    所以说,如果秦之衍到时候想要娶苏兰芷,怕是要费一番波折了,定然也会遇到许多阻碍的。

    “母妃,您放心吧,这些我都省得的。如今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她还不过十三岁而已!”虽然渐渐的确定自己的心意,不过秦之衍倒是一个耐心很好的人,自然是等得起的。

    “你呀,可别掉以轻心了,万一有人先下手为强了,你到时候可别后悔,我今日可是已经提醒过你了,你可别不当回事啊!”秦之衍对男女之事终究是不上心的,秦王妃虽然是看出了秦之衍对苏兰芷有那么点点的意思,却不知道,秦之衍有几分就是了。

    不过,秦王妃还真的担心,秦之衍的兴趣不大,不然到时候,她的儿媳妇,还真的是没有影子了。

    “母妃,您别操心了,这事情,我心里有数!”如果他真的在乎,自然是不会让任何人有窥觑苏兰芷的机会了。

    “好好,我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人,我就提醒你到这里了,其他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知道秦之衍是一个自主的人,不喜欢别人过多的插手他的事情,纵然是她这个做母妃的,插手多了,也难免会让秦之衍生出不奈,秦王妃也就点到为止了。

    “母妃,今日苏小姐她,可是还好?”终究是有些忍不住的问了,这事情他又不好问别人,免得影响了苏兰芷的声誉了,如今也只好问秦王妃了。

    “呵呵,你刚才瞧她,可是还好?”见儿子难得主动的问起苏兰芷的事情,还是那么关心的,秦王妃傲视故意的吊对方的胃口了。

    “刚才看起来她倒是还好,只是母妃刚才不是说……”

    “你呀,放心吧,苏小姐人很机灵,虽然是遇到了些麻烦,不过都过去了。”

    “母妃可否细细说说?”难得对一件事情那么感兴趣,秦王妃也是为了自己的孙子计划,这会儿倒是提起了兴趣,将今日的事情统统都说了,说得认真,秦王妃倒是没有注意到秦之衍听到最后,眼中划过的一抹阴霾了和狠意,如果秦王妃见到了,怕是会觉得不认识秦之衍了吧?

    毕竟秦之衍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温润如玉的,对谁都是笑着的,从来都没有过分的时候就是了。

    当然,其实这些,不过都是秦之衍的假面具罢了,为的,也不过是麻痹敌人,让敌人放松警惕就是了。

    ++++++++++++++我是情景转换到苏兰芷这边情况的分界线

    苏兰芷和苏青岚告辞了秦王妃,两人倒是没有想到秦王妃如此的客气,如此的亲切了,更不知道等到他们走了以后,秦王妃就在和秦之衍谈论苏兰芷的事情了,苏青岚如果知道苏兰芷今日所受的委屈,怕是恨不得下一次再也不带苏兰芷进宫,甚至要想办法替苏兰芷出口恶气了吧?

    只是这事情苏兰芷有意的隐瞒,苏青岚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是瞧着苏兰芷手上的血燕,苏青岚倒是皱了皱眉头了,“秦王妃似乎,太客气了些!”往年和秦王也不过是朝堂上的点头之交,两家向来也不亲厚,可是进来,不管是秦之衍还是秦王妃,甚至是秦王,对他们府上都是格外的亲切起来,这倒是让苏青岚的心里,有了点点不一样的猜测了。

    秦王府此举,这是为何?

    人家突然的亲密,苏青岚自然是不习惯的,心里自然,也是多番猜测和疑虑,只是苏青岚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就是了。

    当然了,如果苏青岚知道,秦王妃和秦之衍是在打他女儿的主意,怕是直接就拒绝了秦王妃的示好了吧?

    皇家的媳妇本来就是最难当的,苏青岚就那么一个女儿,自然是舍不得让苏兰芷受苦了。

    “爹爹,秦王妃一向来都是如此大方亲切的,刚才也是她问了女儿,得知娘亲身子有些不适,许是关心吧?”苏兰芷心里是有些猜得出秦王妃亲密的原因了,只是那个原因,是苏兰芷不想接触的,所以,她便只能假装不知道这一茬了。

    反正在她看来,她和秦之衍是两个截然相反不同世界的人,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而她,也是不想和皇室有任何的关系,所以,这件事情,她压根就不需要多想了。

    “或许吧,不过这血燕的确是好东西,平日也是极其难得的!”更何况这是御赐的,血燕更是又大又好,倒是千金难寻了。

    “既然是好东西,回去就给娘了吧,娘亲如今怀了身子,多吃些燕窝,总是好的!”刚才已经检查过了,这燕窝没事,苏兰芷倒是放心的。

    反正东西秦王妃已经送了,他们自然是要好好的利用了。

    “嗯,我也是这样子想的,只是秦王妃到底是客气了,我们得回礼才是,不然就是我们怠慢了!”这其实就是秦王妃的心思了,两家先是礼物来往,来往的多了,自然也就熟悉了,到时候,便可以常常串串门子了。

    “爹爹说的极是,女儿回去,就备一份回礼送去!”苏兰芷自然也是不想欠秦王妃太多的,她深知人情债是最难还的,自然是能不亏欠,就不亏钱了。

    “嗯,回礼你就看着办吧,精致些,但是秦王妃什么都有,最好可以特别一些,也免得落入俗套了,倒是不美!”

    “爹爹放心吧,女儿心里有数!”

    “最近,倒是辛苦你了,对了,你可是饿了?在席间吃的可是还好?”此刻突然注意到了马车里面的食盒,还在温着呢,苏青岚知道是慕容嫣给苏兰芷准备的,自然是要问问苏拦住的。

    “爹爹不说还好,说了我倒是有些饿了。”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苏兰芷不得不说,慕容嫣的考虑,的确是很周到的。

    看俩娘亲的确是准备充足的,今日宴会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都没有放开好好吃,还是早上随便吃了些出来的,这会儿自然是饿了。

    “既然饿了,就吃一些吧,垫垫肚子,回去再好好吃些!”父女两倒是单独坐这一辆马车,苏青岚倒是将食盒直接就打开了,顿时车内飘香四溢的,让人食指大动。

    “爹爹,您也吃些吧,兰儿一个人吃,怪没意思的!”作为女儿,一个人吃独食,苏兰芷还是做不过去的,便邀着苏青岚一块儿吃了。

    “好,我也吃些!”

    父女两开开心心的就吃饭了,苏青岚瞧着苏兰芷吃得香,只以为苏兰芷是在宴席上吃不饱了,“兰儿可是第一次进宫,不大适应,所以放不开,没吃什么?如今倒是饿得紧了?”看着苏兰芷如此,虽然苏兰芷什么都没说,只说一切顺利,但是苏青岚可是没有忘记,文帝离开过几个时辰,而且去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回来的时候,脸色就更差了,苏青岚的心里,还是有些疑虑的,总觉得苏兰芷和席乐荣的话,有所隐瞒。

    只是女儿大了,有主见,不告诉自己,苏青岚最后还是选择尊敬苏兰芷,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这事情,他还是要查查的,万一女儿受了委屈,他也不能就这样子算了,不然以后,女儿岂不是总是受委屈了?

    “宴会上人太多了,只顾着说话去了,而且那些菜色虽然精致,却比不得家里的感觉,倒是没有什么胃口就是!”感觉到苏青岚审视的目光,苏兰芷倒是坦荡,时不时的给苏青岚夹一些菜,两人倒是吃得愉快。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远远的就有人在门口候着了,见到两人回来了,倒是高兴的迎上来了,“老爷和大小姐回来了,还不快去禀告夫人!”

    “是!”很快就有人拔腿就去报消息了,苏青岚和苏兰芷倒是相视一笑,让那人别着急了,“告诉夫人,让她别着急,我们换身衣服就去!”去宫里面,难免会好生打扮的,尤其是苏兰芷,戴的东西比往日多了些,此时此刻,去换个衣服,将那些贵重的首饰取下来,清清爽爽的去见慕容嫣,倒是好的。

    “是是是,奴才这就是回了夫人!”

    “兰儿,你先回屋去换件衣服吧,一会儿再去看你娘!”知道苏兰芷喜欢素净的妆扮,苏青岚倒是贴心的让苏兰芷先去换衣服,苏兰芷正有此意,和苏青岚倒是分开,直接往自己的兰月阁走去了。

    ……

    “小姐,今日事情,你真的就不打算告诉老爷了?”云珠一直藏着的话,这会儿,终于是问了,在她看来,苏青岚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就是苏兰芷什么都不说,苏青岚有疑虑,自己都会去查的,这样子苏兰芷说不说,好像意义都不大就是了。

    “云珠,你想说什么?”看着云珠,苏兰芷这些日子对云珠也算是着重培养了,云珠也没有让她失望。这会儿云珠突然这么说,定然是有对方的道理的。

    “小姐,老爷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奴婢觉得,你与其瞒着,让老爷自己去查,到时候生气担心,还不如你直接就告诉老爷的好!”在跟苏兰芷之前,云珠是跟着苏青岚的,对苏青岚,也算是了解,这才敢那么说的。

    “云珠,你放心吧,这事情,我有分寸!”她不想告诉苏青岚,不想对方担心是一回事,但是更多的,也是想让苏青岚自己去查清楚真相,到时候有些事情,自己说出来的时候,效果就更好了。

    作为男子,总是要立业的,这个时代许多男子都崇尚权力,穷尽一生都是想够那人生人的生活,苏兰芷不知道自己的爹爹,是不是也是那种贪恋权力的人,这一次,也算是苏兰芷的一个试探了。

    当然,这不是说她不信任苏青岚,只是权力太过诱人,而男子大多都追求于此,苏青岚不是这个时代的异类,自然很多事情,苏兰芷作为女子,是无法理解的。

    不过,苏兰芷依旧还是希望,苏青岚对权力,可以看淡一些,这样子,他们相府存活的几率,也会高些就是了。

    希望爹爹不要让她失望!

    “小姐既然有自己的考量,倒是奴婢多嘴了!”瞧见苏兰芷倒是一脸成足在胸的样子,云珠也知道自己是多话了,眼中划过点点的懊恼,苏兰芷是瞧见了,不过知道云珠这也是关心她,也没有怪罪就是,“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好了,我们赶紧的回去洗漱一番,一会儿还得清清爽爽的去见娘亲,也免得娘亲担心了!”

    “好!”

    ……

    很快回到自己的屋子,苏兰芷脱下一身的华服,穿上了一间嫩绿色的小棉袄,头上也去掉了那些簪子,只是用绸子扎着蝴蝶结,因着还没有及笄,苏兰芷倒也不想用过多的饰品了,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还是这样子舒服!”总觉得太多的金银首饰终究是负担,苏兰芷如今倒是有了切身的体会了。

    的确,戴着,可真重,而且还得时时刻刻担心着。

    “小姐啊,你这个年岁,正是喜欢打扮的时候,怎么小姐总是如此素净呢?一点金饰都不肯戴的,可是太素了些了,要不要用这个虫草簪子?”秋霜手里倒是拿着一对虫草簪子,只是苏兰芷今日进宫一天,也束缚了一天了,倒是不乐意了,“罢了,就这样吧,娘亲想来是久等了,我们赶紧的过去请安,也免得娘亲担心了。”

    “是!”见苏兰芷不肯,秋霜几人也是不好勉强的,只是陪着苏兰芷去了。

    ……

    来到烟云阁的时候,苏青岚早就来了,此时的苏青岚,也是换下了那庄重的朝服,换了一身墨绿色的长棉袄,绣着青松,倒是更加显得苏青岚挺拔的身姿了,苏兰芷瞧着苏青岚如此,不由得觉得眼前一亮,再看看自己的娘亲,虽然也是随意的妆扮,可是两人容貌皆是上层,只让人看的赏心悦目了,“爹爹,娘!”

    “呵呵,瞧你,倒是最后才来了!”见着苏兰芷来了,慕容嫣招呼她就过去,仔细的看了看,见苏兰芷没什么事情,倒是松了一口气,“今日在宫中可是还好?还习惯,没有人为难你吧?”

    “娘,您放心吧,大舅母对我颇为照顾,我很好,如今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路上奔波,可是饿了?在宫里没有吃好吧?”宫里规矩多,没吃好也是正常的,慕容雅虽然给苏兰芷带去了吃食了,可是心里,还是担心的。

    “娘,放心吧,我在路上的时候,和爹爹已经把带去的吃食都吃了,这会儿,倒是不饿的!”

    “这就好!”

    “娘,您今日在家里,可是都还好?弟弟有没有闹腾,你有没有吃好?”见慕容嫣总是问自己,苏兰芷这会儿可是不想慕容嫣多问了,免得她总是有种欺骗自己母亲的罪恶感了,便直接就问起了慕容嫣今日的饮食起居了。

    “你放心吧,今日还算是好的,肚子也没怎么闹腾。”

    “那燕窝粥可是吃了?”

    “吃了。”

    “那胃口如何?吃得多吗?”

    “也是还行,吃了一碗,倒是没有吐了,看来过些日子,会更好的。”

    “那就好!”

    ……

    母女两倒是亲切的说话,苏青岚瞧着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满脸的喜色,虽然没有插上话,苏青岚也是开心的。

    不过苏兰芷可是舍不得自家的老爹一直被晾在一边的,这会儿见慕容嫣心情不错,苏兰芷倒是拉着苏青岚加入话题了,“对了,爹爹,刚才在路上,不是碰到了秦王妃吗?”这话,明显的是给苏青岚找话题了,苏青岚见着女儿调皮的模样,笑了笑,倒是也坐近了些,“嫣儿,倒是忘了说了,今日遇到秦王妃,她听说你身子不好,便将皇后娘娘赏赐的血燕转赠给你了,这血燕也是燕窝中的极品,对你的身子是极好的,以后每日都吃些吧,这燕窝很不错的!”说完就让人将燕窝拿上来给慕容嫣看,慕容嫣也是识货的,见着那燕窝的成色和形状都是极好的,而且还是一整只的燕窝,慕容嫣只觉得秦王妃太客气了,“这秦王妃倒是送了我们好多次的礼了,这一次,也还是要回一分的,不然我们也失礼了。”

    “嫣儿你说的极是,这事情我在路上的时候已经嘱咐兰儿了,最近你也不宜操劳,就让兰儿安排吧!”关心的话,总是让人觉得温暖,更何况这是苏青岚的真情流露,慕容嫣听着,也是觉得很舒服的,脸上倒也没有不悦就是。

    苏青岚见着慕容嫣心情不错,倒是胆子大了些了,“今日大舅嫂也是很担心你的身子,想来母亲也是担心的,过些日子等肚子里的胎儿稳定了,我们亲自上门去给母亲报这个喜讯吧,也好让母亲欢喜欢喜!”

    在已经失望甚至绝望的时候,这个孩子,无疑就是一道曙光,让苏青岚看到了更多的希望,也让慕容嫣有了更多的盼头了。

    这个孩子,来得其实真的很是时候,有了这个孩子之后,苏青岚和慕容嫣的关系,似乎也在慢慢的改善了。

    这点,苏兰芷可是一直都看在眼里的。

    “你说的是,想来母亲也是担心我的身子的,我想还是先让人送信去报平安,也免得母亲担心了,过些日子,我们再去侯府一趟,到时候宣布了这个好消息,想来父亲母亲,还有哥哥嫂子们,都是欢喜的!”

    “好,那就这样子定了!”

    难得的好气氛,也难得的一家三口相谈甚欢,苏青岚看着这样大的一个进展,心里,还真的是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