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成何体统!
    章节名:第一百四十九章 成何体统!

    听到孙雪茹来了,慕容嫣倒是有些诧异了,苏兰芷听着下人的回话,心里也是转了几个弯,不知道这孙雪茹来,是要做什么了。%&*葵(~莎.^文#<学";

    “大嫂来了?可是有说是什么事情?”慕容嫣嫁给苏青岚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孙雪茹看出了些什么,对慕容嫣一直以来态度都是不怎么好的,两人的来往不多,以前在庆王府不得已的来往,也是极少,后来苏青岚搬出王府,孙雪茹倒是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主动来相府的,今日倒是没有什么事情,那么对方来,是为了什么呢?

    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慕容嫣觉得孙雪茹今日来的,的确是蹊跷了些了。

    “夫人,庆王妃是带着二小姐回来的,说是二小姐在庆王府照顾老王妃的也是久了,不想让二小姐总是离得父母太远了,所以亲自将二小姐送回来了。”下人倒是不敢有半点的隐瞒,倒是直接就说了,慕容嫣听说苏玲月回来了,眉头皱了皱,对于这个和自己关系不大的女儿,慕容嫣自然也不能说就会喜欢了。

    “是吗?让他们进来吧!”心下不解怎么孙雪茹突然就把苏玲月送来了,慕容嫣如今,也是知道苏玲月回来,怕是有些麻烦,倒是不好说什么,只能先去应对了。

    她总不能,直接将人给轰出去吧?

    “是!”

    ……

    苏兰芷瞧着那下人出去了,想着孙雪茹今日的目的,再想着前日进宫自己遭到静妃百般的设计和打压,日子离得那么近,苏玲月突然就回来了,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这事情,定然是跟静妃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看来,这静妃如今,怕是要加强对爹爹的控制和拉拢了吧?只是白芯已死,这些人,也不过是无名小卒罢了,不足挂齿。

    只是,如今苏振华不在府上,如果到时候大伯母她问起这事情来,怕是有些麻烦。

    想了想,苏兰芷看着慕容嫣,知道慕容嫣如今可得小心再小心了,而且不能让其他人看出破绽,苏兰芷自然是不放心慕容嫣和孙雪茹见面的,“娘,我们去外厅吧!”这里面倒是有些婴儿用品,还是出去,也免得让孙雪茹看到什么,徒增麻烦了。

    “也好!”小心的起身,苏兰芷扶着慕容嫣,两人就去外面坐着了。

    “去泡壶热茶来,吩咐厨房准备一些小点心,再拿一些软垫来!”外面自然是比不得内室的,慕容嫣吩咐好了这些事情,东西也都准备好了,这会儿,孙雪茹倒是及时的赶到了,瞧见慕容嫣舒舒服服的坐着,倒是没有出去迎接她,孙雪茹的语气,倒是有些讽刺了,“弟妹倒是好大的架子!”

    怎么说她都是王妃,品级可是比慕容嫣高许多了,她今日屈尊来了,对方非但没有去迎接自己,反而让自己进来见面,孙雪茹性子本来也是有些高傲的,自然不欢喜。

    “大嫂莫怪,我最近感染了风寒,太医说吹不得风,怠慢了大嫂,还望大嫂不要见怪才是,待以后我身子好了,我定然好生给大嫂赔罪,招待大嫂!”面对孙雪茹的讽刺,慕容嫣倒是淡定,脸上的笑容不曾减少,看了看孙雪茹带来的人,慕容嫣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高兴的,孙雪茹见着慕容嫣神色淡淡的,心里就好像被堵了什么一样的,总觉得很不舒服了。

    “弟妹身子不好,想来也是身边孝顺的孩子少了些,今日我倒是特意将月儿送回来了,让月儿好生的孝敬弟妹,照顾弟妹,也是好的!”许是被慕容嫣那么淡然的神色刺激到了,孙雪茹有些不悦,好像特别希望看到慕容嫣难过嫉妒的模样似的,只是对方偏偏没有,她只好直接就将苏玲月给拉出来了,“月儿,还不快过来见见你的母亲!”

    “母亲万安,月儿听闻母亲病了,感染了风寒,月儿特意给母亲做了一个暖手套子,希望母亲可以早日康复!”心里虽然是巴不得慕容嫣死了才好,不过如今苏玲月少了白芯这个依靠,也只能忍气吞声,表面孝敬讨好慕容嫣了。

    “你倒是有心了。”给了身边的紫儿一个眼神,紫儿倒是将东西接过去了,慕容嫣看了看,点了点头,“绣工倒是不错,也很密实暖和,你很用心!”公式化的表扬,慕容嫣便将东西让紫儿好生的拿着了,瞧着苏玲月的脸色也是一脸的和气,倒是完全的没有任何不悦了。她的这个样子落在孙雪茹的面前,倒是让孙雪茹更加的嫉妒和气愤了。

    “弟妹倒是好脾气,母亲本来还担心弟妹倒是分身乏术,无法照顾好华儿和月儿,如今看来,弟妹倒是个能容人的,我和母亲,也可以放心了!”这话语里面的讽刺和挑拨之意,倒是很明显了,孙雪茹想着自己总是要受苏青秀纳妾之苦,饱受嫉妒,就恨不得慕容嫣也跟她一样的。

    今日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就来了,本来是想看慕容嫣的笑话的,如今,倒是有些失望了。

    “弟妹,你可也是华儿和月儿的嫡母,两个孩子没有了娘,弟妹倒是要多费心了,临行前,母妃可是百般的交代,要我嘱咐弟妹,好生照顾这对可怜的兄妹了!”

    “大嫂严重了,这些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对苏振华和苏玲月,慕容嫣说不上喜欢,但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她不会苛责,但是,也不会用心的去对待就是。

    “弟妹能这样子想就是最好了,如今两个孩子没有了生母,弟妹作为嫡母,好生的照料着,将来两个孩子长大了,定然也是会孝顺弟妹的!”

    “嗯!”慕容嫣倒是从来都不会奢望苏振华和苏玲月孝顺她了,经历这许多的事情,还有苏振华之前的态度和算计,慕容嫣的心里,可对这对姐弟,有些忌惮的。

    只是她这些年向佛,倒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这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她的孩子,甚至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她苏青岚的背叛,但是,她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去害这两个孩子了。

    只要这两个孩子安安分分的,她是不介意给两个孩子应有的一切的。

    “呵呵,弟妹能如此通情达理,那我倒是放心了。母妃临行前的吩咐,我倒是可以完成一大半了。”句句话可是都往人家的心窝子上面捅蜂窝的,孙雪茹却犹不自知一样的,看慕容嫣只是笑着,不说话,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和嫉妒,孙雪茹觉得格外的不舒服了,“对了,华儿呢?怎么倒是没有见着他?”

    今日她来之前,可是奉了命令的,将苏玲月送回来不说,还得看看苏振华好不好了。

    “振华他病了,太医嘱咐要静养,不好打扰!”孙雪茹来了,慕容嫣也是做好了准备,能拖,她也只能尽量的拖了。

    到时候实在是不能拖了,就再说吧!

    “呵呵,原来是这样子,既然病了,他不来,也是没关系。只是他如今既然是病了,我这个做大伯母的许久不曾见他了,母妃也是挂念的紧,我去见见他如何了,到时候,也好报个平安了!免得母妃总是忧心!”孙雪茹对苏振华可完全是说不上什么感觉了,不过今日能看着慕容嫣吃瘪,能让慕容嫣觉得不爽,她还是愿意做的。

    病了是吗?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亲眼看看,如何了得?

    “不劳烦大嫂了,华儿病得很重,太医说很容易感染,大嫂去了,怕是会过了病气了!”没有多想就拒绝,孙雪茹如果真的去了,怕是麻烦,慕容嫣自然是要拦着了。|i葵*莎@文(学^只是她越是拦着,孙雪茹自然就越是不能如了慕容嫣的愿了,“既然华儿病得重了,我就更是应该去看看了,母妃最近倒是牵挂华儿的紧,我得去看看,到时候母妃问起来,也好回话!”

    说罢起身就打算走了,慕容嫣想拦着,可是也发现,自己越是阻拦,孙雪茹就越是要做那件事情,慕容嫣这会儿,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免得孙雪茹起疑,这会儿苏兰芷也是看出了孙雪茹今日故意挑慕容嫣的刺,赶忙就招呼人给孙雪茹倒茶,“大伯母,且莫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再说,一会儿兰儿陪您过去!”

    说话间给了慕容嫣一个安心的眼神,苏兰芷知道,孙雪茹今日送苏玲月回来,定然是要查看苏振华一番的,也好确定苏振华如今过得好不好,所以这一趟,他们是阻止不了的。

    “呵呵,倒也不渴,刚才一路走来,身子也是暖和了,这喝茶,倒是不必了!”再一次的提及慕容嫣的怠慢,孙雪茹却是没有那么轻易的就答应留下来了,站着的身子依旧没有坐下,而苏玲月因为担心苏振华,自然也是跟着就站了起来的。

    “大伯母稍安勿躁,弟弟这会儿正在喝药呢,喝口热茶吧,大伯母一路上也是辛苦!”这会儿倒是直接就将茶杯递了过去,苏兰芷的态度倒是极其的恭敬,孙雪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了。

    接吧,自己就得耽搁功夫,可是不接吧,那么不给自己的侄女面子,也是不好的。

    孙雪茹心里倒是对苏兰芷的机灵有些烦躁,一旁的苏玲月自然也没什么心思喝茶,只因为多日没有见到苏振华了,苏玲月担心慕容嫣会苛责苏振华,很想去看看对方了。

    他们如今,也算是姐弟两个相依为命了,如果苏振华出了什么事情,她将来就真的没有了依靠了。

    所以,只要苏振华好好的,那他们,就还有机会!

    “大嫂,玲月,你们也不要着急了,振华身子不好,如今也是还早,他还得用膳吃药,你们这会儿去了,他也不好好好的吃药,不如一会儿再去,这茶可是难得的雪松,是极好的茶叶,口感极好,还有这些小点心,都是厨房刚刚做出来的,大嫂和玲月两人早早的就赶过来了,怕也是没有好生的用膳,不如先吃些,暖暖身子也是好的。”慕容嫣见着苏兰芷要留下两人,虽然不知道苏兰芷这是要做什么,不过她也是极其的配合的。她这么一说,孙雪茹就是再不给面子,也得坐下了,却并没有注意到,自从他们提出要见苏振华开始,苏兰芷身边的云珠倒是悄悄的退了出去。

    “大嫂尝尝吧!”看了一眼苏兰芷,瞧着苏兰芷还端着茶杯,慕容嫣觉得心疼极了。而孙雪茹倒是好像故意整苏兰芷一般的,等了好一会儿,这才好像是再一次的注意到苏兰芷一样的,倒是笑了笑,“瞧我,差点就忘了兰儿还在这儿举着茶杯呢,兰儿亲自端的茶,我自然是得好好的尝尝,看看味道如何!”笑嘻嘻的就接过去了,期间还很不小心的手抖了一下,在慕容嫣担心苏兰芷被烫到的时候,苏兰芷倒是很巧妙的就收回了自己的手,完全没有被烫到了,“大伯母请尝尝!”

    “嗯!”面色有些不虞,孙雪茹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躲过去了,只好喝茶了,“味道倒是不错,素问小叔爱茶,看来也是真的,这相府随便拿出来招待的茶,也是极好的!”话语里难免有慕容嫣怠慢的意思,苏兰芷听见了,倒是不经意似的,“大伯母这可说笑了,刚才就是听见大伯母来了,娘亲才是让人准备了府中最好的茶叶,好好的招待大伯母了,寻常人来,可是都吃不到的!”

    卯足了劲的讨好孙雪茹,苏兰芷也是想给孙雪茹顺好毛,也免得孙雪茹总是心心念念的苏振华了。

    “呵呵,原来如此,我倒是说,难怪这茶唇齿留香的,倒是好吃的紧了,月儿,你也尝尝吧!”笑嘻嘻的看着一旁的苏玲月,孙雪茹倒是难得的和颜悦色了,对谁都是笑嘻嘻的。

    “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苏玲月担心苏振华,恨不得插上翅膀就去见苏振华了,只是如今孙雪茹在这里也坐下了,她一个晚辈,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一直等着了。

    ……

    “大伯母,这位嬷嬷兰儿瞧着倒是眼生的紧,不知道大伯母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如此体面的嬷嬷了?”也不知道是故意的没话找话,还是想拖延时间,亦或者是试探什么,苏兰芷自从孙雪茹进门以来,就注意到了一直站在苏玲月身边的那个嬷嬷了。那嬷嬷穿着鸦青色的棉袄,八成新的样子,整个人体态倒是有些丰满,五官端正,看起来有些年岁了,一双眼睛透着精明和事故,看起来,倒是一个颇有主意的人了。此人头上戴着的簪子也是有几分成色的,看起来倒是颇有体面,比一般的老嬷嬷,倒是多了一份庄严了。

    也是想起苏玲月那日回来的时候,苏青秀提过有位教养嬷嬷的,说是照顾苏振华和苏玲月的,只是苏青岚拒绝了,如今瞧着这人,苏兰芷的心里也是有了几分猜测的。

    如此看来,这人,倒是有几分主意的,以后,怕是要小心了。

    “呵呵,刚才一直关心弟妹的身子,倒是忘了说了,这位是月儿的教养嬷嬷,庄嬷嬷,庄嬷嬷,还不快过来见见夫人和大小姐!”也不知道孙雪茹是有意还是无意,刚才倒是忘了这桩事情,这会儿,到是让那庄嬷嬷来见礼,那庄嬷嬷倒是不慌不忙的给慕容嫣和苏兰芷行了礼了,“奴婢参见夫人,大小姐,夫人大小姐万福!”举止投足间,倒是自有一股子的气派,不慌不乱的,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处,态度也是恭敬有加,进退有礼,苏兰芷瞧着这庄嬷嬷,心里的第一感觉就是,此人是个难缠的主!

    “原来是庄嬷嬷。”慕容嫣之前也是注意到了的,只是孙雪茹没说,慕容嫣也没问,只以为是孙雪茹身边多出来的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苏玲月的。

    慕容嫣瞧着对方这气度,倒是不像是一般的嬷嬷了,那礼仪倒是规范的很,看起来,好像是从宫中出来的。

    想到宫里,慕容嫣自然就想到了元武侯府在宫中的那位静妃娘娘,心里,有些不放心,只是如今孙雪茹已经将人带来了,这人举止投足也没有错处,慕容嫣也不好就那么拒绝了,“原来是庄嬷嬷,不知道庄嬷嬷家住何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回夫人,奴婢家住淮阳,当年家里着了打水,田地都被淹了。家里的人死的死,散的散,倒是没有什么亲人了,这些年一直孑然一身的。”如此来看,这样子的人,还真的是不好把握了。

    没有亲人,可是很难拿捏的,也不好查看这人的身份了。

    “弟妹,这庄嬷嬷礼仪规矩都是极好的,你也瞧出了,庄嬷嬷懂的许多,如今府中的孩子可都大了,有个教养嬷嬷也是极好的,好好学学规矩,自然是不错的,弟妹你说是吗?”两人素日里虽然不对盘,来往的少,不过这孙雪茹今日倒是和气,知道慕容嫣不肯轻易的就接受了这庄嬷嬷了,这会儿倒是将慕容嫣的话给抵回去了,她这么一说,慕容嫣再说不要庄嬷嬷的话,就显得有些不给她面子了。

    “大嫂说的极是!”本来是想开口给庄嬷嬷另外派个差事的,可是孙雪茹这话那么下来了,给对方定位,慕容嫣也不好当面就反驳了对方的话了。

    孙雪茹毕竟是嫂子,长嫂如母,慕容嫣还是得尊重些的,也免得落人话柄了。

    “弟妹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庄嬷嬷这些日子照过月儿,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极其的细心,你瞧瞧月儿如今,不是比以前懂事了许多了,女红诗学可是都大有进步了。想开庄嬷嬷也是有自己的一套教法的,让她教养月儿倒是不错的。兰儿如今也是不小了,也是该好好学学这些了,这女子这一生可就靠着这些在夫家立足了,弟妹也得早点做准备才是了。”这孙雪茹倒是好算盘,不由分说的送了一个人进来,还让庄嬷嬷教养苏兰芷,这存的什么心啊,实在是有待探究!

    “大嫂说的极是,只是这些年我疏忽了对兰儿的监督,如今,我倒是想亲自教养兰儿,也好弥补心里的遗憾了!”这也算是间接的婉拒了孙雪茹的提议了,孙雪茹也知道慕容嫣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也没放在心上就是,“弟妹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了,只是弟妹身子不好,也是操心不得,有庄嬷嬷在,倒是可以省心不少的!”

    “多谢大嫂关心,我心里有数的!”对苏兰芷,慕容嫣倒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开心快乐,至于其他的,倒是其次了。

    “好好,我也不多说了,也免得你说我管得太多,对了,这灵芝是母妃让我带给你的,说是你身子不好,好好补补!”孙雪茹今日好像特别的健忘一样的,这会儿才想起老庆王妃让她带来的补品,让人将那灵芝拿出来,长得倒是和端正,而且很大,看来也是有些年岁了,不过孙雪茹一进来的时候没有送出,这会儿才送出,总是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是因为慕容嫣表现的好了,才送的就是。慕容嫣瞧见那灵芝,倒是丝毫没有想到这一层似的,笑了笑,脸上带着感激了,“今日真的劳烦大嫂了,还希望大嫂回去,跟母妃说声谢意。说待我身子好了,我就去看望母妃!”

    最近借口身子不好,慕容嫣倒是有些日子没有去看老庆王妃了,完全都不知道老庆王妃最近如何了。

    “你有这个心就好了,我瞧你最近是瘦了,脸色也白了些,看来还是要好生的养养,母妃那里,你倒是不要担心的,如今母妃,倒是可以稍微说些话了,好了许多。而且小叔子倒是经常会去看望母妃,母妃已经很高兴了。”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慕容嫣去不去看老庆王妃都无所谓吗?人家老庆王妃有儿子去看望就足够了,根本就不稀罕你去看!

    孙雪茹这也是在变相的刺激慕容嫣说慕容嫣不得老庆王妃的宠爱,所以不受待见,人家病了也不想见慕容嫣,本来是想让慕容嫣想起那许多的伤心事,心里不痛快的。只是如今的慕容嫣,早就不是十年前的慕容嫣了,如今的她,倒是看开了许多,也看淡了许多,对老庆王妃的态度,慕容嫣也是看清楚了,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慕容嫣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对老庆王妃身子能好,她也是开心的,“母妃身子好了,我便放心了,老爷能常常去看看母妃,母妃自然也是欢心的,心情好了,病,自然也好得快了!”

    慕容嫣倒是希望老庆王妃好,这话也是出自真心,不过孙雪茹因为苏兰雨的事情,倒是巴不得老庆王妃一直瘫下去受折磨才好,这会儿听了,倒是颇为不是滋味了,“好了,今日早上我出来的时候,母妃忧心,吩咐我早些回去,我还是赶紧的去看看华儿,也好知道他是如何了,好回去回话了!”

    孙雪茹这么一说,苏玲月赶忙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恨不得立刻动身就去了。

    慕容嫣看着孙雪茹和苏玲月今日不去不罢休的样子,倒是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会儿,苏兰芷倒是起身了,“大伯母,玲月,请跟我来吧,娘亲身子不适,吹不得冷风,就由我带你们去,可好?”趁着孙雪茹和苏玲月不注意,苏兰芷给了慕容嫣一个不要担心的眼神,笑嘻嘻的看着孙雪茹和苏玲月,倒是一脸的胸有成竹了。

    “大嫂,太医的吩咐,请恕我不能陪着,还望大嫂恕罪!”见苏兰芷一点都不担心,慕容嫣也选择相信苏兰芷,这会儿,依旧老僧坐定一样的,倒是没有起身的意思了。

    “你身子不好,我省得的,你且好生休息,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说得倒是两人的感情是极好的,不过只有孙雪茹知道,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万万不会踏入相府的,因为,她实在是不喜欢慕容嫣!

    “好,大嫂请!”

    “大伯母,请跟兰儿一起吧!”

    “嗯!”

    “玲月,你也跟上吧!”

    “好!”苏玲月这几日倒是养得好了些了,有了些肉和血色,不过毕竟是丧母之痛,苏玲月那张带着婴儿肥的脸,倒是不复存在了。

    庄嬷嬷本来是想要去的,只是苏兰芷心里对庄嬷嬷有些顾忌,倒是拒绝了,“嬷嬷还是在这里等着吧,玲月和振华许久没见,想来也是想说些贴己话的,嬷嬷去了,反而不好!”对庄嬷嬷,苏兰芷因为还不是很了解,所以暂时只能采取孤立的手段了,至于剩下的,以后,慢慢看就是了。

    “这……”苏玲月这些日子倒是离不得庄嬷嬷,这会儿见苏兰芷不许庄嬷嬷去,苏玲月有些着急了,“大姐姐,没关系的,嬷嬷不是外人!”

    “那好吧,嬷嬷跟着就是!”看着庄嬷嬷那审视的神色,好像可以看透人心一般的,让苏兰芷的心里生了警惕。苏兰芷也不好多说,此人看起来特别的精密,为了避免庄嬷嬷的怀疑,苏兰芷还是决定,让对方亲自去一趟的好。

    “多谢大姐姐了,嬷嬷,跟上吧!”见着苏兰芷答应了,苏玲月顿时就松了口气了,她对庄嬷嬷信任的紧,而且庄嬷嬷也是个厉害人物,苏玲月带在身边,也是想让自己有个依靠和保障了。

    这可是外祖母和姨妈送给自己的人了,自己可得注意些!

    “是!”不管是被拒绝,还是被接受,庄嬷嬷倒是神色如常,恭敬的站在一旁,等着苏兰芷几人走了,她才是恭敬的跟了上去,始终都隔着距离,看起来,倒像是一个谨守本分的人了。

    苏玲月感觉到庄嬷嬷一直跟着,心里倒是心安。

    这些日子经过庄嬷嬷的教养,苏玲月渐渐的可以平静的面对苏兰芷和慕容嫣,今日也是进退有礼,半点也没有逾越了。不过这些都是因为有庄嬷嬷的提点,她才是收了性子,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失去母亲以后,庄嬷嬷一直都陪着她,安慰她,照顾她,教导她,苏玲月对庄嬷嬷,倒是越发的信任了,倒是离开不得,不然总是会原形毕露,忍不住心中的恨意和愤怒了。

    ……

    一路上,苏兰芷都小心的观察苏玲月三人,发现孙雪茹是完全是为了和慕容嫣作对,完成任务,所以才要去看苏振华的,脸上对苏振华,倒是没有一点点的担心的,这,倒是好应付些。

    不过苏玲月倒是真的关心苏振华,毕竟这两姐弟的命运可是相关联的,苏玲月如今没有了母亲,姐弟两可以说是相依为命了,可以说苏玲月后面的日子过得好不好,很大部分都取决于苏振华,尤其是苏振华将来继承了相府,那就是苏玲月最有力的后盾,这样子苏玲月就是出嫁了,也不会被人瞧不起了。

    苏兰芷明白苏玲月的心思,这个朝代的女子本就早熟,苏玲月又是遭此大变,虽然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如今,倒是长大了许多了,懂得隐藏自己的心绪,也懂得隐忍锋芒了。

    这样子的苏玲月,不得不说,要比年岁小的苏振华,难对付的多了,更何况,对方的身边,还多了一个如今她都还没有摸清楚的庄嬷嬷,实在是麻烦了。

    看来,苏玲月回府,自己可得更加的小心了,可别弄出什么事情来了。

    此刻,再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眼庄嬷嬷,看着对方脸上一直都是恭敬有加的,表情倒是好像刻在上面的一样,没有太多的喜怒,倒是让人摸不准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看来这人,心思倒是深沉,而且似乎,观察力极强,自己以后,对着她的时候,得小心些!

    也是不敢多看庄嬷嬷,免得引起对方的怀疑,苏兰芷只是目不斜视的走着,用余光扫了几眼,得到的印象就是这庄嬷嬷很守规矩,让人挑不出任何的错处,倒是难得!不敢也由此可见,此人性子谨慎,也是不好对付的!

    ……

    一路上苏兰芷倒是得到了许多的信息,领着几人去了苏振华的院子,一进去,苏玲月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眉头皱了皱,倒是不自主的就说出口了,“怎么这院中的人,都那么眼生?”这也算是委婉的,没有直接说换人,只是说眼生,看来这苏玲月这些日子,进步倒是挺大的。

    “前些日子振华病了,不肯吃药,这些下人们瞒而不报,爹爹很是生气,倒是重重的罚了,加上之前有些人犯了错,所以有些人都被发卖了去了。”这个,苏兰芷到也没必要隐瞒,反正大家都是知道的。

    “华儿怎么会不肯吃药?”听到自己的弟弟不肯吃药,苏玲月顿时就担心了。

    这可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可不能有事情啊!

    “小孩子,怕苦吧?所以也就没吃了。”

    “那华儿如今,可是很严重了?”

    “嗯,病情耽搁了些日子,的确是严重了,不过最近倒是好生的静养,也是好多了!”正说间,里面倒是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听得苏玲月心都是紧的,“华儿怎么病得那么严重了?难道都没有看太医吗?怎么咳得气息都弱了?”

    听着那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声,苏玲月赶忙就加快了脚步,想要进去了,奈何门紧锁着,苏玲月好生懊恼,“大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不满和恨意,虽然没有见到苏振华,可是听着苏振华那咳嗽声,重的都快没有下气了,苏玲月担心的不得了,恨不得立刻进去看看,可是倒是没有想到,那门竟然从里面锁了!

    “大姐姐,华儿是我的亲弟弟,我进去看看,难道不行吗?大姐姐你这样子让人锁着华儿作甚?难道还不让他好生的养病吗?”也是担心苏振华,苏玲月此刻一顾不得隐藏了,倒是对着苏兰芷一个劲的质问,却忘记了,这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哪里是苏兰芷让人反锁的呢?

    “二小姐!”庄嬷嬷见着苏玲月前功尽弃了,不得不提醒,苏玲月不甘心的瞪着苏兰芷,真的恨不得毁了对方那张带着笑容的脸了!

    凭什么,自己所有的痛苦和不幸都是对方造成的,为什么,对方却可以那么云淡风轻的!

    在苏玲月看来,是苏兰芷夺走了她的一切,害死了她的母亲,所以觉得苏兰芷现在有的,都是她曾经有的,对苏兰芷,哪里会不嫉妒,不恨着呢?

    苏兰芷将苏玲月眼底的恨意看得清楚,不过脸上的笑容一直都不变就是,也没有马上就辩解,因为她知道,还有人没有发话呢!

    果然,不大一会儿,孙雪茹倒是有些诧异了,“兰儿,你这是作甚?大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就将华儿锁着了呢?华儿虽然是病了,可是不是犯人啊!怎么能连点自由都不肯给他呢?”孙雪茹倒是乐得看戏的,也自然是希望相府不得安宁的,这会儿倒是唯恐天下不乱,苏兰芷瞧见孙雪茹眼底的幸灾乐祸,随即笑容就淡了,换成了一点委屈了,“大伯母,玲月,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懂?”此时装白痴,装不懂,苏兰芷倒是在行了。

    “怎么就不懂了?大姐姐,华儿的门,为何是锁着的?”指了指那紧锁的门,苏玲月好生气恼!

    “这……”似乎有些为难,苏兰芷瞧见那锁着的门,还来不及说什么,里面倒是传来了苏振华虚弱的声音了,“二姐,你不要责怪大姐,这是我自己锁着的,我如今病得很重,不好见二姐,也不好见大伯母,免得过了病气给你们了……”声音倒是沙哑了许多,而且极其的低沉微弱,只让人以为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了,听得苏玲月好生后怕!

    “华儿,你怎么就病得那么严重了?你身子一向来就是极好的,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哪个奴才欺负了你了?快开门让姐姐看看,姐姐帮你出气!”虽然是责怪奴才,可是谁都知道,奴才可都是奉主人的命令行事的,这奴才敢那么做,自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苏玲月这话语里面的暗示意味,可是明显的紧,尤其是那双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苏兰芷,这样子,让人想不觉得这事情跟苏兰芷无关,都是不可能的!

    “二姐,是我自己不小心,贪玩半夜的去玩雪,病了也不敢告诉爹爹,不肯吃药,耽搁了许久,才会这样子的。如果我病得重了,太医说吹不得风,所以我将窗户和门都关好了,二姐姐不要担心!”

    “既然不要让我担心,那你让我进去看看啊!”不亲眼看看,她怎么放心?

    “二姐姐,华儿不听话,脸色不好,而且这病倒是传染的快,二姐姐还是等我好了再进来吧!”

    “你这,华儿,你听话,开门,我来照顾你!”

    “二姐姐,我没事的,这里有人照顾,我会好的,等我好了,我定然马上就去见二姐姐!”

    “你,你怎么就不肯见我呢?我是你亲姐姐,让我看看,都不行吗?”

    “这……”里面的人有些犹豫,苏玲月见了,以为苏振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赶忙就继续追问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还是有谁不让你见我?你告诉我,大伯母如今在呢,定然会替你做主的!”

    如今孙雪茹在,苏玲月倒是有恃无恐,里面的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苏兰芷见了,倒是好心的提醒,“玲月,振华不让你见,自然是有不见的苦衷的,你……”

    “你闭嘴,是不是你不许华儿见我?”苏振华不肯见她,苏玲月担心,这会儿也有些口不择言了,说完苏玲月就后悔了,看着苏兰芷那委屈的脸,苏玲月觉得一阵的烦躁,想说些什么,可是还来不及说,就被一声怒吼被吓到了,“苏玲月,你就是这样子跟你大姐姐说话的吗?成何体统?”

    咳咳,许多亲都有些着急,想看女主早些长大了,云霄也想啊,可是还有一些人没有处理好,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云霄还得写啊,不然突然就到了十五岁,那就有点跳太快了,亲们说是不是啊?

    等不及的亲们可以先养养文的说,云霄还有些内容要写,就是慕容嫣生产了,到时候兰儿长大的速度会快些哈,(*^__^*)嘻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