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章 得了天花?
    章节名:第一百五十章 得了天花?

    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却是没有记忆力的亲切,此刻带着怒火和冷意,倒是让苏玲月打了一个寒战,怎么都没有想到,曾经最疼爱她的爹爹,竟然对她,也会如此冷酷了!

    都是因为眼前的人!

    想着自己三番两次被苏青岚责骂,而且每一次,都是因为苏兰芷,苏玲月此时此刻,心里对苏兰芷,就满是怨恨和不解了!

    都是眼前的人,如果不是对方,爹爹不会突然就不疼爱自己了,娘亲也不会死了,而自己和弟弟,也不会是如今的孤家寡人了!

    那恶毒的视线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苏兰芷,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苏兰芷早就不知道被苏玲月的眼神凌迟了多少次了!

    不过苏兰芷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瞧着匆忙赶来的人,面容俊美,有着成熟男子的沉稳,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一股子成熟魅力,“爹爹,您怎么来了?”瞧着苏青岚行色匆匆,苏兰芷知道,苏青岚也是担心苏振华的事情被孙雪茹他们知道了,到时候传到老庆王妃那里,怕是不好,所以这会儿,才会着急的赶来的吧?

    “我回来听说你们来看振华,我过来看看!”一回来就听到孙雪茹带着苏玲月回来了,苏青岚只觉得头疼,尤其是听说苏兰芷带着几人来见苏振华了,苏青岚就更是担心了。|i葵*莎@文(学^

    不过他也知道苏兰芷这么做,定然是有理由的,所以也只是匆忙的赶来,神色倒是如常,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担忧了,也免得让人担心就是。

    此刻看着孙雪茹,苏青岚赶忙就过去打招呼了,“大嫂怎么早早的就过来了?也不打声招呼,不然我就在家里等着大嫂,也免得怠慢了大嫂了!”不请自来,就是自家人,也是有些说不过去的,尤其是还带了苏玲月过来,那么来个突袭,苏青岚这话,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就是给孙雪茹一种自己登门造次的感觉了。

    的确,平日里为了礼貌,亲朋好友之间往来的时候,可都是提前打好招呼的,这样子也好让主人家在家里等着,好招呼。贸然前往,如果是交情极好的,那也勉勉强强说得过去,人家这是不拘小节,但是如果交情不好的,那真的就是打扰了。

    不请自来,万一主人家有自己的安排,或者是有事情,那你贸然的前来,不是叨扰了主人家吗?孙雪茹虽然是苏青岚的嫂子,可是彼此来往的不多,孙雪茹这样子,也是造次了的。

    孙雪茹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这会儿被苏青岚那么委婉的提出,面色有些不虞,“青岚,我也是奉了母妃的命令将月儿送回来,月儿在王府待的也是久了,虽然我们也欢迎她。只是王府却不是她的家,她长期的待在王府,人家知道了,可是会传出闲话的!如今青岚你位极人臣,也是要顾忌一二。今日母妃让我将月儿送来,一来是避免闲话,这二来则是华儿如今年幼,有月儿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你瞧瞧,这华儿回来了没多久,倒是病了,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小孩子本来就脆弱些,你毕竟是男子,难免照顾不周。有月儿在,你也能放心些,不是吗?”

    虽然心里对苏青岚的话语有些不爽快,但是孙雪茹也知道自己和苏青岚还没有到翻脸的时候,这会儿倒是搬出了老庆王妃,将一切都推到老庆王妃是身上。

    子不言母过,她这样做,也是为了堵住苏青岚的嘴巴了。

    “大嫂说的极是!”苏青岚的确也不好说老庆王妃的不是,这会儿倒是赞成了孙雪茹所说,孙雪茹见了,倒是觉得苏青岚识趣,“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进去看看华儿吧!母妃这些日子一直躺在床上,一直都放心不下华儿,担心他是瘦了,还是病了,之前我还劝母妃不要担心。可是如今华儿病了,我这个做大伯母的,自然也是要进去看看的,回去也好跟母妃报个平安了,免得母妃担心。青岚你说是吗?母妃如今可是气不得,也担心不得,不然可不利于身子的!”

    这话倒是将苏青岚拒绝的话直接给堵死了,孙雪茹今日定然是要进去看苏振华的,这会儿也是态度坚定,苏青岚瞧着孙雪茹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倒是好生的为难了!

    苏振华可是被他送到庄子去了,如今,他上哪里去找个苏振华来给这两人看?难道就这样子让两人知道苏振华是去了庄子吗?可是这样子的话,将来也是很麻烦的!

    正犹豫间,苏兰芷倒是站了出来,为难的看着孙雪茹和苏玲月,不顾苏玲月那要吃了她的眼神,倒是皱了皱眉头了,“大伯母,玲月,不是爹爹和我们不让你们进去,而是实在,我们不好进去!”这话倒是说得两人听不明白了,孙雪茹看着苏兰芷,眼神倒是有些锐利了,“;兰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华儿只不过是小小的风寒,莫非我们还去看望不得了?”

    “如果是小小的风寒倒还罢了,可是振华他……”咬了咬嘴唇,苏兰芷这样子倒是有些犹豫的,她这样子,倒是让孙雪茹和苏玲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华儿他怎么了?”

    怎么好像另有隐情的样子?

    “大伯母,玲月,这事情事关重大,你们可别说出去!”看着孙雪茹和苏玲月,苏兰芷倒像是天人挣扎了好一会儿,这才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的,她这样子,看得孙雪茹和苏玲月倒是越发的忐忑了,“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怎么她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呢?

    孙雪茹瞧着苏兰芷,很想看出什么,可是苏兰芷却一脸的沉重,孙雪茹心里,顿时就有些不安了。

    “大伯母,如果你和玲月一定要去看振华,那就只能和他一起关在屋子里了。”苏兰芷这话,无疑就是那晴天霹雳一般的,让孙雪茹和苏玲月满脸的震惊了!

    “你,你说什么?”孙雪茹怎么都是不相信的,苏振华小小年纪,莫不是得了什么传染病不成?

    “大伯母,振华之前本来是感染风寒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天花了,如今我们也只好让他关在屋子里,也不敢泄露出去,免得到时候让人将振华给赶出去了。这天花极其容易传染,大伯母和玲月你们如果真的担心振华,那进去看的话,怕也是容易感染天花,也不能随便出来了,不然到时候让皇上知道了,我们两府,怕是都得被隔离起来了!”苏兰芷也是知道苏振华这事情也是隐瞒不过的,是以便寻了这样一个借口,这样子就没人敢去看望苏振华,而再过些日子,借口将苏振华送走,也就不会显得突兀了,这样子,最好不过!

    “你,你说什么?天,天花?”说到天花,孙雪茹的脸色都白了,划过一抹惊慌,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自己被感染一样的。

    这天花可是有传染的,而且一旦一个人得了,倒是极难痊愈,她可得避开些才好!

    “大姐姐,这,这怎么可能呢?华儿怎么突然就染了天花了?怎么会是这样子?”在听到苏振华得了天花的那一刹那,苏玲月只觉得支撑自己的天都要塌了,下意识的就后退几步,只觉得天旋地转的。

    天啊,华儿可是她后半生的依靠啊,她只是一个女子,还是一个没有娘的庶女,爹爹也没有以前疼爱她了,如果没有华儿,她孤苦伶仃的,以后可怎么办啊?

    “这事情也是突然,振华那日染了风寒,许是严重了,最后竟然成了天花。%&*葵(~莎.^文#<学";这天花的传染性极大,一个不好,倒是牵连纵广,我们也是不好说出去的,只是让人闭紧嘴巴,让府医好生的医治了。希望振华可以吉人天相吧!”此刻颇有一些关心弟弟的模样,苏兰芷瞧着孙雪茹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再瞧着苏玲月那一脸震惊的样子,倒是很是配合了。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振华如今生死未卜,苏玲月瞧着那紧闭的门,此刻却也是没有勇气去开了。

    门内的人似乎也感觉到外面人的紧张,倒是虚弱的开口了,“大伯母,二姐姐,你们还是不要进来了,我,我这个样子,也会吓到你们的……”虚弱沙哑的声音,虽然熟悉,可是此刻,却让苏玲月听得眼泪都流个不停了。

    “这,这可怎么办啊?”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苏玲月此刻也没了主意,一张脸都泪流不止了。

    “如今,也只能先治着,慢慢再看吧!”苏青岚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找了那么一个借口,此刻见着孙雪茹和苏玲月都不再坚持要进去了,也是松了一口气。

    “哎,华儿这孩子,怎么就……”孙雪茹有些惋惜,不过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也是无不可能的。反正她和白芯也不是很对盘,苏振华死不死的,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感觉,不过她倒是觉得这事情可以刺激一下老庆王妃,她还是乐意见到的就是了。

    “大嫂,这事情还希望你且保密,尤其是母妃那里,你也知道,母妃如今,也是无法动气的……”看着孙雪茹,苏青岚配合着苏兰芷,一脸的担心了,孙雪茹见着气氛不大好,想着里面还有一个染了天花的人,只觉得这里特别的不干净,好像自己多留一刻钟,就会被那天花感染了一样的,倒是巴不得马上就走了,“青岚,你放心吧,这事情如今,我会帮着瞒着母妃的,只是华儿这病,可也耽搁不得,你得好生的照顾着才是!”对苏青岚,孙雪茹知道自己将来也是需要仰仗的,所以倒也和气,这会儿心里早就想走了,有些着急。

    “大嫂帮我保密就是,这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恩恩,既然华儿病了,那我就不进去了,如今母妃还躺在床上,担心着呢,我还是赶紧的回去看看吧,也免得她老人家担心了!”可是半刻钟都不想待了,免得一个不小心染上了一些天花,那就糟糕了。

    她的女子,可是很在乎自己的容颜的,如果染上了天花,她这白皙的肌肤,不就毁了吗?

    “大嫂,我送你吧!”

    “不了,不了,我自己走吧。”生怕苏青岚也会将疾病过给她一样的,孙雪茹此刻倒是有些嫌弃,不过苏青岚也不好真的就让孙雪茹那么走了,倒是好生的送了对方离开才是。

    ……

    苏兰芷瞧见孙雪茹那避犹不及的样子,顿时就觉得好笑了,不过也知道孙雪茹短时间内是不会来打扰了,苏兰芷也乐得自在。

    这个借口,挺好的!也算是解决了后顾之忧的,过几日就借口苏振华病重,然后将对方送去庄子养病,到时候,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心里已经是找好了借口了,苏兰芷看着苏玲月那发白的脸色,倒是一点都不放过她了,“玲月,你,还要不要进去看看振华?顺便照顾他?”其实苏兰芷是知道,苏玲月那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自私的人的,纵然苏玲月和苏振华两人是亲姐弟,可是到了生死关头,苏玲月在乎的,永远都是她自己罢了。

    果然,听到苏兰芷的话,苏玲月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她虽然需要苏振华,但是那并不表现,她会为了对方涉险了,这天花可不是好惹的,她如今可是如花似玉的年龄,如果染上了,纵然到时候好了,脸上也是会留下麻子,到时候,她可怎么嫁人啊?

    “华儿既然染了天花,那就让他好好的休息吧,我,我还是不要打扰了!”亲姐弟,其实也不过如此,两人都是自私的人,苏玲月尤甚!

    “可是华儿一个人,玲月你不去看,华儿想来会寂寞的,有你陪着,或许他的病情,也是会好许多,华儿,你说是不是?”问了里面的人,里面倒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在苏玲月以为对方不会说话的时候,苏振华那弱弱的声音,倒是再一次的传来了,“二姐姐,我,我很怕……”这样听起来,苏振华还真的是很想苏玲月陪着的,只是也知道自己的病吓人了,不敢直说就是。

    苏玲月听到自己弟弟的声音,只觉得整颗心都是被揪痛的,如果是其他的病,她自然是要去照顾的,可是这天花……

    “华儿,听话,好好的养病,等你好了,二姐再来看你!”避犹不及,苏玲月如今,虽然担心,却也只能狠下心来了。

    “二姐姐……”声音似乎有些失望,里面的人最好倒是什么都没说了,苏玲月觉得心里很难受,而且也怕在这里感染上天花,倒是想走了,“大姐姐,华儿既然病了,我们也别打扰他好好的休息了,我们走吧!”

    说完就一副想走的样子,不过这会儿,苏兰芷倒是有些不想走了,“可是我看振华那样子,倒是很想你去陪陪他的,二妹妹,你就算是不进去,也好好的和振华说说话也是极好的,他这些日子,怕是有些闷了。”

    “是啊,二姐姐,你陪我说说话吧!”里面的人似乎是极其的配合苏兰芷,祈求的声音传来,倒是让苏玲月不好就走了,苏兰芷见了,倒是识趣,“玲月,你和振华许久没见,想来也是有许多话要聊的,我也不打扰了,我先去母亲那里了。”说完倒是没有给苏玲月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就走了,留下苏玲月一个人愣愣的在那里,倒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

    走出去了一段距离,月桃一直跟着苏兰芷,倒是有些不解了,“小姐,你怎么就留下二小姐在那里,你不怕……”不怕被二小姐,还有那个看起来很精明的庄嬷嬷看出什么吗?

    “放心吧,让他们好好说说话,也好拉近他们的距离。也免得他们的心里,依旧是疑虑的。”她如果总是藏着掖着,对方想来还会怀疑,不如就那么大胆的就给对方机会,倒是减少对方的怀疑了。

    “可是奴婢瞧着那庄嬷嬷不是省油的灯,她会不会看出什么?”虽然他们是准备了许久,可是这事情毕竟不是真的,月桃有些担心。

    “她就在那里听着看着呢,府中的人我们也是都安排好了的,前些日子将振华接了回来,却突然染上了天花,这大家都是知道的,她就是怀疑,也无从下手。除非她自己不要命的自己去证实,不然这事情,就由不得他们不相信!”也是那日从宫中回来,苏兰芷知道静妃看她不惯,百般的为难,她就知道,静妃不会善罢甘休的!也是知道静妃会有动作,所以她倒是做出了假象,为的就是以防万一了。

    这事情,她是瞒着苏青岚和慕容嫣的,也是不想两人担心。如今果然事发,她倒是找到了应对之法,府中的人各个也都是被整治好了的,想来也不会出差错了,她不必担心就是。

    “小姐说的也是,可是如今大少爷既然得了‘天花’了,那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送去庄子了?”

    “先别急,慢慢来!”太突然了,也是太巧合,难免会惹人起疑,所以还是慢慢的来的好。

    “嗯,小姐说的是,是奴婢着急了!”

    “我们赶紧去娘亲那儿吧,想来爹爹和娘亲,也是着急了!”这事情苏兰芷也是未雨绸缪,也不想让苏青岚和慕容嫣担心,这会儿,倒是得好生的和苏青岚还有慕容嫣说了,也免得两个长辈担心。

    ……

    来到烟云阁的时候,果然见着苏青岚和慕容嫣早早的就在那里等着了,面色都有些沉,苏兰芷见了,倒是赶忙走上前去,笑了笑,倒是想打破父母之间的阴郁了,“爹爹,娘亲,你们别着急,让兰儿慢慢跟你们说!”

    “好!”吩咐人都下去了,让人关了门,只留下三人,苏青岚看着苏兰芷,只觉得自己这个女儿,他都有些看不透了,“兰儿,这是怎么回事?”

    “爹爹,兰儿知道,爹爹一直都担心振华被送去庄子的事情被祖母他们知道,横生枝节。所以兰儿前几日让人制造了振华回府的假象,再制造振华染上天花的事情,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有今日的事情了。”苏振华不在相府,这平日里没人来问还罢了,可是有人来问,他们是怎么都不好拦着的。所以,找一个无懈可击的借口,就显得格外的重要了。

    天花具有传染性,死亡率极高,传染迅速,一旦染上,肯定会给人造成恐慌,苏兰芷倒是不相信了,苏振华染了天花,还有人敢进去看!

    “兰儿,你怎么会想到这许多的事情?”慕容嫣瞧着自己的女儿,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小小年纪,心思竟然如此缜密!

    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可以想到的!

    “爹爹,娘亲,兰儿知道这一次兰儿做这些事情,瞒着爹娘,是有些过了。只是娘亲身子重,不好多想,伤身,而爹爹政务繁忙,兰儿不想拿这些捉风捕影的事情叨扰爹爹,就自己偷偷的做了安排和准备,以备不时之需,还望爹爹和娘亲不要责怪,兰儿也是不想爹爹和娘亲为难,想找个借口罢了,也免得爹爹总是担心,而娘亲,也不得安稳了。”知道自己年岁太小,太精明了会不好,可是苏兰芷重生一回也就想要好好的守护自己的家人,其他的,她不在乎!

    所以,纵然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难免太过不符合自己的年龄,会让人怀疑,但是,她顾不得了!

    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苏兰芷倒是坦荡的很,眼中有着坚决,苏青岚和慕容嫣两人看着这样子的苏兰芷,突然觉得,两人对自己的女儿,都很不了解了。

    他们的女儿,这些年该是遇到了什么,才会小小年纪,就如此多的未雨绸缪?是他们疏忽了!十年来,两人是第一次对视,彼此看着对方,苏青岚和慕容嫣都在对方的眼中找到了愧疚和诧异。最后,两人交换了眼神,决定对此事,默认了,“兰儿,你坐吧,我们没有怪你!”知道女儿也为了他们好,苏青岚哪里舍得责怪呢?

    “多谢爹爹!”倒是没有想到苏青岚和慕容嫣那么轻易的就将这事情揭过去了,苏兰芷心里感叹父母对自己的疼爱,面上,也多了一份暖意了。

    “兰儿,既然你让振华染上了天花,你可知道,那庄嬷嬷年岁大了,宫里多年前也是有人染上天花,这庄嬷嬷怕是不怕的,万一她去查证,可如何是好?”此时此刻抛开其他的事情,苏青岚自然是要先解决苏振华去庄子这事情了。

    苏兰芷这虽然是一个好的契机,但是这对一般的人还好,可是庄嬷嬷年岁毕竟是大了,难保曾经没有患过天花,让人起疑了。

    “爹爹放心吧,兰儿让人找的那男孩,和振华有几分相似,又是刻意的学了振华的声音,脸上多了麻子,轻易让人看不出的!”这些,苏兰芷自然也是考虑到了,她不想苏青岚为难,更不想苏青岚难做,当然了,她也是不想慕容嫣怀孕了,还得要操劳了,这样,不好。

    “嗯,你考虑的很周到。只是天花这事情,传出去,可是不妙,你想好如何应对了吗?”说这话,苏青岚也不算是试探了,对自己女儿小小年纪如此心思缜密,苏青岚接受的倒也是快的。只以为是自己的疏忽,让苏兰芷不得不学会去保护自己,所以这会儿,苏青岚倒是格外的想要抓紧弥补了。

    “我已经想好了,过几日就让府医说振华病重了,在府内养病不好,送去庄子就是。”这事情的确也是拖不得,万一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对他们相府,是很不利的,这点,苏兰芷很清楚。

    “嗯,这事情你考虑的很周到,只是得快,免得横生枝节,惹上麻烦了。”

    “爹爹放心,兰儿会尽快安排!”

    “这事情交给我就好,你还是好好的陪陪你母亲吧!”不想苏兰芷小小年纪就丧失了许多的快乐,每天都活在算计中,苏青岚倒是将这事情给揭过去了。

    “好!”也没有反对,苏兰芷知道,此时此刻,她安心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就好,如果总是事事都抢着做,难免会让父母伤心了。

    “以后遇到这些事情,你大可以和我还有你娘亲商量商量,你年岁还小,许多事情,不该都扛在你一个人身上的!”这些事情,本来是他们要做的,结果却让女儿做了,他们的确是不太称职!

    “嗯,爹爹,娘亲,我知道了!”

    ……

    平静的日子倒是过了几日,到第三日的时候,苏振华突然就病重,府中一片的混乱,新来读府医最终宣布最好让苏振华出去养身子,于是苏青岚决定将苏振华送走。苏玲月本来是想反对的,只是远远的瞧着苏振华那一脸的麻子,还有听到府医那危言耸听的声音,苏玲月也是怕了,便也没说什么。尤其是苏青岚那一句“你如果担心,就去庄子陪着振华,姐弟两也好有个照应”,这么一句话,成功的让苏玲月闭上了嘴巴,几人倒是悄悄的将苏振华送走了,倒也没有张扬,免得事情传出去,对相府不利,苏玲月虽然是想告诉元武侯夫人的,可是想着苏振华的情况,也是不敢的,这会儿,倒是乖乖的待在相府,每日早晨倒是乖乖的去给慕容嫣请安,一点异常都没有了。

    老庆王妃那边直到苏振华被送走也是没有什么消息的,不过病情倒是更加的重了,本来是可以说话的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又抽风,嘴巴更加的歪了,看着格外的慎人,苏青岚也弄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老庆王妃没有问起这件事情,苏青岚也放下了心,对老庆王妃不如曾经的那么关切了,也只是问了一下老庆王妃病重的原因,得知是染了风寒,病情加重了,苏青岚去照顾了老庆王妃几日,送去了不少的补品,却也没有说什么就是了。

    日子就是这样子过着,慕容嫣如今的胎儿倒是渐渐的稳了,府中的人也都得到了控制,讨厌的府医也被苏兰芷想办法弄走了,苏兰芷瞧见慕容嫣渐渐的有些长肉了,心里也是开心的。

    “兰儿,我们出去走走吧,在屋中都待了快两个月了,许久不曾活动,腿脚都有些软了。”慕容嫣如今都快四个月的身孕了,肚子也开始显怀了,只是冬日的衣服很是厚重,看不出来就是了。

    “好,娘亲,我们就在院子里走走,可好?”太医说是可以走走了,苏兰芷扶着慕容嫣便出去走走,如今天气倒是渐渐的暖和了,雪也渐渐的融化了,初春的气息,倒是明显的很了。

    “许久不曾出来看看外面,倒是不知道,这冬日,竟然是过了的。”

    “可不是吗?今年的冬日倒是格外的冷了,如今虽然是春天了,可是还是冷得紧,昨夜还下了小雪呢,如今这身棉衣也是脱不得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暖和了。”

    “应该也是快了吧?”瞧着外面那白色的天空,渐渐的有些放晴了,慕容嫣倒是觉得有点点的刺目了,“不过这倒春寒还没有来,想来也是有些日子得冷着了。”

    “是啊,这穿得暖和些也是好的,也免得冷着了,等天气好了,再将春衣拿出来洗洗晒晒,倒时候就可以穿上了!”张嬷嬷如今倒是越发的开心了,看着慕容嫣的肚子一天比一天的大,张嬷嬷恨不得马上就看到慕容嫣的肚子鼓起来,到时候给苏青岚生个儿子,这样子,慕容嫣的地位,也就牢不可破了。

    “还早呢,如今还有得冷的日子!”几人就在院子里有说有笑的,慕容嫣也是困了好些日子,如今好不容易可以走动走动,自然是欢喜的了。

    “娘,您慢点!”瞧着慕容嫣脚步倒是轻快,苏兰芷可是担心呢!

    “放心吧,我没那么娇气,只是如今我可以走动了,也是该去跟母亲报个喜了,最近母亲总是送了许多的补品药材过来,倒是隔几日就让人过来询问,也是该让母亲放下心来,高兴高兴了。”之前担心胎儿不稳,慕容嫣也不好告诉靖北侯夫人,免得靖北侯夫人跟着担心了,不过这会儿太医说胎儿倒是很好,慕容嫣也是放下心来了。

    “这个喜,自然是要报的,只是娘亲,您如今身子重,舟车劳顿,这样子去,好吗?”

    “母亲生我养我,这些年为我担忧,因着这一次瞒着她,想来她也是日日不得安宁的,如今我身子倒是恢复了些,该是亲自上门去跟母亲报告这个喜事。”靖北侯夫人本来是长辈,让对方来倒是有些不好,所以只能慕容嫣去了。

    “娘亲既然决定了,那就准备准备吧,只是这事情,得问问孙太医才行!”看慕容嫣神色不错,苏兰芷倒也没有坚持,也是知道靖北侯夫人的担心,苏兰芷也不想阻止了慕容嫣的孝心了。

    “兰儿,放心吧,这事情我省得的!”好笑的看着自家的女儿,慕容嫣只觉得这一次自己怀胎,紧张的,倒是苏兰芷了。看着女儿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慕容嫣有的时候,只觉得心酸了。

    “好了,娘亲,走了许久,也是累了,我们坐会儿吧!”这些日子倒是常常翻看相关的书籍,知道孕妇多走走,对生产有益,苏兰芷也没拦着慕容嫣,只是慕容嫣这一胎来的不容易,苏兰芷自然是不敢大意的。

    “好,坐下喝杯水,我正好口渴了!”慕容嫣也知道自己的身子,大意不得,也乖乖的就坐下了,刚坐下没多久,倒是听到苏玲月来了。

    “母亲万安!”每日倒是准时来给慕容嫣请安,慕容嫣说了几次对方都没有理会,无论刮风下雨,照来不误,慕容嫣也实在是无奈了,“玲月,你来了?不是说了不要每日都来的吗?在屋中烤烤火,看看书才是正经,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你倒是没必要每日都走那么远过来的。”

    苏玲月的院子离慕容嫣的也是有些距离的,当初白芯就是不想让苏青岚总是看见慕容嫣,所以刻意挑选远一些的位置,倒是没有想到,如今倒是苦了苏玲月了。

    “每日来看望母妃,月儿见着母亲身子安好,才能放心!”这些日子,苏玲月都说如履薄冰了,苏振华被送走了,她无可奈何,阻止不了,偏偏回到府上,以前她熟悉的老人,倒是一个都不在了,苏玲月除了身边的庄嬷嬷,只觉得前途一片的黑暗,在相府完全都找不到归属感,很是害怕,虽然很讨厌慕容嫣,甚至是恨,可是为了能在相府站住脚跟,让苏青岚多看她一眼,她也不得不每日耐着性子,早早的来请安了。

    可是每一次来,都能看到慕容嫣和苏兰芷幸福美满的样子,想着这样子的画面,曾经是属于自己,苏玲月只觉得自己煎熬极了。

    她恨,真的好恨!

    “你呀,请安只是形式,你心意到了就好了,坐吧!”不想苏玲月来的,可是人家偏偏要来,慕容嫣也是不好阻挡的,只好让对方坐下,让人给苏玲月准备点心和茶水,偶尔问上几句话,算是关心,慕容嫣的态度,倒是一直都是淡淡的,对苏玲月,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了。

    苏玲月每一次看到慕容嫣这样子的态度,便只觉得对方是敷衍,心里气愤极了,恨不得立刻就走,可是如今,她在相府孤立无援,也只能巴着慕容嫣,借此机会接近苏青岚,让苏青岚看到她的孝顺,再徐徐图之了。

    “多谢母亲!”对慕容嫣准备的茶点,苏玲月因着不信任对方,总觉得苏振华得了天花是慕容嫣刻意的,所以她东西都不敢吃,只是干巴巴的坐着,虽然没什么话说,也是尴尬,不过她就是不走,非得等到苏青岚来了不可。

    对苏玲月这倔强的性子,慕容嫣也是见得多了,早就习惯,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偶尔说了些话,气氛,倒是怪异的紧。

    “母亲前些日子都只是在屋子里面躺着,今日倒是出来走走,月儿见着母亲今日的气色不错,想来是病大好了吧?”许是觉得自己总是坐着不说话不好,苏玲月这会儿倒是开口了,假装关心的样子,也是想让慕容嫣对她喜欢起来,从而巩固她的地位了。

    她不喜欢对方是可以的,但是对方,可是一定要喜欢她的!不然她在这个家,真的就没有容身之地了!

    谁让如今的她,比不得曾经的她呢?

    仰人鼻息的日子,她过得实在是憋屈!

    如果可以,苏玲月真的希望,白芯可以复活,这样子,她的日子,就不会那么无依无靠,那么艰难了。

    此刻终于是意识到庶女的苦楚,苏玲月如今是越看苏兰芷就越不顺眼了,总觉得是苏兰芷挡了她的路,害得她到了如今的地步了。

    “嗯,是好了些了,总是待在屋子里也是不好的,偶尔出来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的气息,倒是好的,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了。”倒是没有想到苏玲月会主动的关心自己,慕容嫣脸上总是淡淡的,淡漠中带着疏离,让人看着,觉得好相处的同时,也是有些距离的。

    偏偏这样子的距离,让苏玲月更是懊恼了!总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无法引来慕容嫣的关注一样,更无法让慕容嫣多看她一眼,都是白费!

    这人,到底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多自己更加的照顾亲密呢?

    正在想着怎么讨好慕容嫣,让自己重新获得关注,过上以前的生活,苏玲月苦恼间,外间的人倒是来回话了,“夫人,秦王妃和武成王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