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秦王妃来访
    “秦王妃?”相府和秦王府,这些年来来往的不多,也是最近有些礼品往来,但是真正的上门,倒是没有的,慕容嫣听到秦王妃要来,下意识的,就觉得有些诧异了。心里对秦王府突然的善意和熟络有些不解,尤其是秦王妃喜静,素日里倒是很少串门子,怎么今日就……

    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大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就是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是的,夫人,秦王妃和武成王都来了,说是来看看夫人您!还带了不少的礼物来呢!”秦王妃身份尊贵,如今这世家大族中,可属秦王府最为尊贵了,秦王作为文帝的胞弟,手握兵权不说,娶的还是南诏皇帝的亲妹妹,而秦之衍也是小小年纪就封为了武成王,这样子的显贵,可是没有谁比得上的!哪怕是如今宫里的那些皇子,怕也是很少有这样子的恩宠和殊荣的!

    所以不管是谁家,都以和秦王府来往为荣,下人们瞧见秦王妃带着秦之衍亲自上门了,脸上的喜色都是难掩的。

    “既然是秦王妃来了,让人好生招呼着,说我随后就去!”这会儿慕容嫣倒是不好将人请到自己的院子了,秦王妃身份尊贵,而且两府来往的不多,在外面的客厅接客,才是好的。

    “是,夫人!”

    “你赶紧去吩咐人泡好茶水,将那顶级的云雾拿去泡茶,然后准备一下精致的点心,让秦王妃稍等片刻!”也是如今身子重,慕容嫣也不好走太快了,只好让人先去招呼秦王妃,不过人也快得很,倒是很快就站起来了,不过那下人瞧见了慕容嫣站起来了,赶忙就制止了,“夫人别急,秦王妃说了,夫人身子还没有好全,她是不好让您出去的,她让奴婢来问,如果夫人不介意的话,秦王妃倒是愿意进来夫人的烟云阁的,只是不知道夫人方不方便?”

    这话很明显就是极给慕容嫣面子了,慕容嫣倒是没有想到秦王妃如此为她考虑,想了想,有些犹豫了。

    她的院子离外面的客厅是有些距离的,如果要去,也得花一些时间,秦王妃能主动来那是最好不过的,可是对方身份尊贵,她不前去迎接,这样子,会不会有些怠慢了?

    苏兰芷看出了慕容嫣的犹豫,想着和秦王妃接触了几次,倒是知道对方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也是不好让慕容嫣一下子就走太多路的,便也跟着劝了,“娘,您就坐着吧,您如今身子还没有好全,不好走太多路的,兰儿去接秦王妃过来可好?”慕容嫣不去,她去,也算说得过去了,也不是怠慢了。

    “这样子,好吗?”和秦王妃没怎么接触过,慕容嫣也是弄不清楚对方的性子,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彼此有了什么不愉快了。更何况秦王妃亲自来看她,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她也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的。

    “娘,您放心吧,秦王妃是极好相处的人,倒是不会太过计较的,她既然都那么说了,自然也就不在乎这些虚礼了。娘如果执意要去,倒是违背了秦王妃来看您的初衷了,娘您说对吗?”的确,人家是来看望慕容嫣的,自然是希望慕容嫣好好的,可是如果慕容嫣身子没有好全就出去吹冷风了,那么这么一来,这看望,不就成了让人遭罪了吗?

    苏兰芷说的有理,慕容嫣想了想,也没有坚持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记得一会儿注意些,秦王妃倒是比不得家里的人了。”如今肚子里的孩子是最重要的,她的胎儿虽然是稳了些,却也是还不能太多运动的,为了孩子考虑,慕容嫣也只好作罢。

    “好,那娘,您坐着,我一会儿就回来!”扶着慕容嫣坐下,苏兰芷倒是小心,慕容嫣笑了笑,一脸的慈爱了,“好,你快去吧,别让秦王妃久等了!”这样的一抹,母慈女孝的,倒是一副很温暖的画面,只是看在一旁的苏玲月面前,只觉得格外的刺眼了!

    如果娘亲没有离开,自己怕也是会那么幸福的吧?娘亲从小就对自己很好,自己想要的,娘亲都会想办法给自己弄到,从小自己过的日子,都是人上人的日子,哪里有过半点的委屈?

    可是现在呢?亲娘不在了,她才终于是知道,作为庶女,没有娘亲依靠,日子何其艰难!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是庶女呢?苏兰芷的身份和地位,本来就是她的!

    心里不忿,此刻又见着苏兰芷要去见秦王妃,苏玲月也是听说过那么一个人的,于是赶忙也站了起来,倒是亲密的拉着苏兰芷的手臂了,“大姐姐,我陪你一块儿去吧!”最近苏玲月可是努力表现的紧了,做什么都是格外的热心,在慕容嫣的面前百般的卖乖,就连对着苏兰芷,她也是努力的亲近的,只是慕容嫣和苏兰芷都不吃她这一套罢了。

    “玲月,你不是要在这里陪娘亲吗?如果你和我去了,娘亲不就一个人了?”苏兰芷不动神色的离开了些距离,免得苏玲月真的就拉着自己的手臂了,苏玲月见着苏兰芷对自己的疏离,面色有些委屈,“大姐姐,我也只是担心你一个人面对秦王妃紧张,而且不是还有武成王吗?我担心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想陪你去,你如果不想我陪你去,那,那我不去就是了……”眼睛顿时就有些润润的了,这段时间的苏玲月,似乎变得格外的脆弱,总是爱哭了。

    苏兰芷瞧见苏玲月这样子,心里满是不喜,只是又不好当着慕容嫣的面,太过苛责对方,“我没有不想你去,你既然想去,那就跟着吧!”她只是想让苏玲月的真面目暴露一些罢了,苏兰芷知道慕容嫣对苏玲月倒是有些怜惜的,只是苏玲月如今孤苦伶仃的,倒是没有苛责对方,她有的,苏玲月也是不少的,只是苏兰芷知道,不管他们对苏玲月多好,苏玲月都只会觉得不够,只会觉得他们不公平,她这么做,也不过是想让慕容嫣对苏玲月多留一份心眼和芥蒂,也免得苏玲月蒙蔽了慕容嫣了。

    这个妹妹,前世她看了太多对方表里不一的嘴脸了,今生今世,她都不会相信对方会改头换面了!

    一个人的性格,早就注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哪里能说变,就变呢?

    苏玲月却是不知道苏兰芷心里的想法的,如果知道,她这会儿就不会急着去了。此刻见着苏兰芷答应了,苏玲月的眼底滑过一抹喜色,不过也知道做做样子的,“母亲,月儿陪大姐姐去迎接秦王妃,可好?”不想表现得太过急切了,也免得慕容嫣看出她的小心思,苏玲月这会儿倒是变回了乖乖女了。

    “嗯,去吧!”对苏玲月,慕容嫣也只能是做到在物质上不亏待对方了。要她对待对方像跟苏兰芷一样,慕容嫣自认为自己还没有伟大到这样子的境界。尤其是,苏玲月还是一个表面温顺,背地里却不安分的。这点,慕容嫣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想着苏玲月如今只是一个没有了娘亲依靠的庶女,觉得对方可怜,多了一份包容就是了。

    “多谢娘,那大姐姐,我们走吧,可别让秦王妃久等了!”见着慕容嫣答应了,苏玲月倒是亲热的走到苏兰芷的身边,虽然很想拉住对方的胳膊,做出一份姐妹慈爱的样子,可是想着苏兰芷刚才的避开,苏玲月也不想自讨没趣,倒是规规矩矩的站在苏兰芷的旁边了。

    “嗯,走吧!”苏兰芷其实最讨厌的就是苏玲月这幅讨好卖乖的样子了,最近,每一日苏玲月都准时来给慕容嫣请安,不管慕容嫣说什么,她都坚持,风雨无阻。而且偏偏来了,不管有话没话,她都死皮赖脸的坐着,一直等到苏青岚来了,然后总是在苏青岚的面前表现出一幅乖乖女的样子,对慕容嫣极其的尊敬,对她这个大姐姐也是极其的亲密,苏兰芷知道苏玲月是恨不得杀了她和慕容嫣的,每一次看到苏玲月那么假装的样子,看着对方眼底的 恨意,苏兰芷实在是不想和苏玲月有太多的牵扯了。

    何必呢?以为这样子别人就会信了吗?至少她是不信的,因为苏玲月的眼神,终究是骗不了人。

    毕竟还是年轻了,许多情绪,苏玲月还是学不会很好的隐藏,不过这样子也好,如果对方真的表现的无懈可击,那她真的就得小心再小心了。

    ……

    一路上,苏玲月瞧着苏兰芷只是走路,也知道苏兰芷对自己不是很亲近,想着庄嬷嬷说的话,苏玲月咬了咬牙,没话找话了,“大姐姐,你什么时候见过秦王妃了?”连她也不过是偶尔见见,说不上话的,也就远远的看看,怎么对方好像和秦王妃,倒是有些熟悉的?

    而且她听说秦王妃很少串门子的,怎么今日,倒是来了相府了?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啊,怎么会这样?

    “之前在宫中的时候,偶尔得见!”没有说在别处见到秦王妃,苏兰芷这明显就是敷衍的答话,压根就不想和苏玲月深入这个话题了。

    “是吗?我听说秦王妃可是南诏国皇弟的亲妹妹,深得南诏国皇弟的疼爱,而且这秦王妃可是百里挑一的美人,你之前见着了,也真的是如此?”曾经匆匆一瞥,倒是看过一眼,苏玲月只觉得眼前都被亮光所包围,虽然没有看清楚正面,却也是知道,秦王妃长得是极美的。

    “你一会儿看到就知道了。”秦王妃的确是很美,美得好似那华丽的珠翠,高贵典雅,仿若牡丹绽放般的,气质高雅,让人一见难忘。

    “大姐姐,你说秦王妃怎么会突然来看母亲呢?母亲这些年都深居简出的,怎么会认识秦王妃?”这也是苏玲月好奇和担忧的地方了。

    如果慕容嫣多了秦王妃那么一个闺中密友,自己岂不是更难得扳倒对方了吗?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典型的敷衍,对苏玲月的试探,苏兰芷只做不解,倒是回答的干脆,弄得苏玲月总是有种尴尬的气愤了。

    “大姐姐,你说,秦王妃身份那么尊贵,会不会不好相处?我有些怕呢!”心里已经是气得冒烟了,可是苏玲月却偏偏还得装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倒是对苏兰芷好生的亲密了。

    “身份尊贵的人,自然是讲究礼仪的,而且熟读诗书,倒不是不讲理之人了。”

    “大姐姐,你紧张吗?我很紧张呢,第一次和秦王妃好生的见面,也不知道一会儿,她会怎么看我们……”苏玲月今天想来,也是想在秦王妃的面前混个眼熟,甚至最好可以她讨好秦王妃,让对方喜欢自己,那么自己以后,也可以多一个依靠了。

    “一会儿我们谨慎些,不用怕的。”如果可以,苏兰芷真的很想让苏玲月闭嘴了,她还真的是挺佩服苏玲月的,她的态度明明那么冷淡,回答那么敷衍,怎么对方还能厚着脸皮问呢?

    而且那样子还像是他们特别亲密的样子,可是,她们真的有那么亲密吗?

    苏兰芷不得不说苏玲月这些日子倒是进步了,察言观色似乎完全不会了,就练就了一副厚脸皮,死皮赖脸的套近乎,实在是让她好生无语!

    ……

    这一路上,苏兰芷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就是不想继续面度苏玲月,瞧着对方那让她不爽的脸了,好不容易忍受着苏玲月,苏兰芷也是不想真的就在明面上撕破脸,免得苏青岚看着难过,只好忍着。到了外面的客厅,远远的就看到秦王妃和秦之衍坐在椅子上,两人皆是世间少有的美貌,虽然仅仅是坐在那儿,彼此的气势倒是让人无法忽视,屋子里的下人倒是各个都小心谨慎着,轻手轻脚的在一旁伺候着,那样子,还颇有一股子的惧意了。

    秦王妃今日倒是打扮的清雅,蜜合色的棉袄用金线绣着那金秋的菊花,层层叠叠,生动的紧。而她本人精致完美的五官,今日浅浅的上了点点的妆容,头上戴着一套赤金的头面,上面缀着一颗红色的宝石,样式简单,带着低调的华丽,煞是好看!

    秦之衍今日倒是穿了一件水云色的袄子,还真的如那浮云一般的,蓝中带着朵朵白云的色泽,袖口和衣摆都用蓝色镶边,有些精致的花样,隔得远倒是看不清楚。不过苏兰芷倒是可以看到那如画般的五官上挂着的浅笑,让那双深邃的眸子似乎也碎进去了点点的星光,头发用着玉冠,倒是好一个翩翩公子,也难怪京城中有如此多的女子倾心于他了!

    两人的神色倒是惬意,看样子,倒没有丝毫作为客人的不自在了,反观周围的下人,倒是颇有些不自在。

    苏兰芷感叹两人绝代风华的气质,也注意到身边的苏玲月倒是呆在那里了,心下有些好笑,倒是不经历的用手拐推了一下对方,便走进去了,“兰儿见过秦王妃,武成王殿下!”这会儿苏玲月倒是有些回过神来,还沉浸在秦之衍那无双风华的容颜上,面色有些痴迷,有些机械的跟着苏兰芷行了礼了,心里却在想,这武成王到底是不是人啊,怎么可以俊成这样子?

    莫不是仙人下凡了?怎么有股子的仙气呢?

    “呵呵,兰儿来了啊?如今也不是在宫中,无须多礼就是,快起来吧!”秦王妃倒是不大喜欢苏兰芷那么客气的模样,直接走下去就拉着对方起来了,对一旁的苏玲月倒是有些陌生,不过想着是跟苏兰芷一起来的,也不好就无视了,“你也起来吧!”明显的亲疏不一,顿时让苏玲月觉得面色燥燥的,心里更是格外的嫉妒苏兰芷了。

    这一切,都是对方从自己身上抢走的,本来这一切,都是她的!

    一直觉得自己才是这相府唯一的嫡女,苏玲月从小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哪里被人如此怠慢过?心里自然是不快的,只是当着秦王妃的面,她不好发作就是了。

    “多谢王妃!”纵然心里很是不爽,苏玲月却也是没有忘了自己今日的目的的,她是要在秦王妃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最好是得了这个靠山。不过如今,她瞧着秦之衍那绝代无双的容颜,倒是有些思春了。

    这个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男子呢?

    “苏小姐,这位小姐瞧着面生?可是你的妹妹?”秦王妃也是听说苏兰芷还有一个庶妹的,瞧着苏玲月那摸样,便有了这个猜测了。

    “是的,王妃,她是我二妹。”

    “原来是苏二小姐。”礼貌的问完了苏玲月,秦王妃这会儿仔细的打量着苏兰芷,倒是将苏玲月给忘了,“苏小姐,上一次听说苏夫人病了,我回去之后一直担心,如今不请自来,你们不会怪我打扰吧?”其实照理说两家来没有正式的走动,这样子突然前来,倒是有些冒昧了,只是秦王妃也有些等不及了,她又不是真的格外守礼之人,想来,便也来了。

    “王妃严重了,王妃能来,倒是我们的荣耀了,怎么会是打扰呢?”苏兰芷这话虽然是场面话,不过她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秦王妃因着是别国的公主,对大苍许多人事都不是格外的清楚,加上她不大喜欢和那些虚伪的人打交道,总是憋着,素日里倒是不常参加宴会,也是极少会串门子的。所以说,除了几个相熟的人,秦王妃倒是很少会去别府,今日却来了相府,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种荣耀了。

    “呵呵,你倒是会说话,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欢迎我,不过我不请自来,自然是要好好的看看你母亲的,你母亲近来可好?身子可是好些了?”

    “多谢王妃关心,娘亲的身子,好多了。”

    “那就好,带我去看看吧,既然来了,总得见一见不是?”

    “王妃请!”

    “对了,衍儿是男子,进去会不会不方便?”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王妃来看望慕容嫣,倒是将秦之衍给带来了,这会儿看样子也是要让秦之衍进去的,苏兰芷也不好拒绝,“无碍的,王妃,武成王,请跟我来!”

    “呵呵,走吧!”对着秦之衍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秦之衍瞧见秦王妃这模样,嘴角都不由得露出一抹浅笑,知道秦王妃是为了自己才那么做的,心里自然是满是感动了。

    此刻走在后面,看着苏兰芷的背影,秦之衍倒是有些想念了。

    自从上一次见面,也是有一个多月了,以前不曾觉得,现在倒是懂得思念的味道了,看来这个女子,真的是将自己的心,给套住了。

    这可如何是好呢?

    ……

    “武,武成王……”苏玲月倒是被秦王妃和苏兰芷无视的彻底了,这会儿只好看着秦之衍,瞧见对方那丰神俊貌的脸,倒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如此俊美的女子,不由得有些看得痴了。

    “嗯。”淡淡的回应,秦之衍连看都没看苏玲月一眼,只是不经意的看着前方,但是那目光,倒是始终都是落在苏兰芷身上的,眼底深处,流露出点点的深情,衬得那双深邃的眸子,更加的清亮了。

    苏玲月瞧见秦之衍虽然是笑眯眯的,不过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女子面皮薄,苏玲月这会儿倒是不好意思再开口了,只是盯着自己的 小脚丫,偶尔看一眼秦之衍,见着对方目不斜视的,心里倒是有些淡淡的失落了。

    她长得不美吗?怎么对方,倒是好像没有看到自己似的?

    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不自信,苏玲月这会儿,也很难得的,安静下来了。

    ……

    “衍儿,你瞧瞧,这相府的景致,倒是精致,比起我们秦王府来,也是不差的。”似乎是故意的想要让秦之衍和苏兰芷多多的接触一样的,秦王妃见着秦之衍走在后面,倒是停下了脚步,等着对方了。

    “苏相也是风雅之人,这景致倒是透着一些文气,看着很是舒心。”点了点头,秦之衍其实没怎么看周围的景色,倒是一直看苏兰芷去了,弄得苏兰芷只觉得自己后背有些灼热的厉害,恨不得将秦之衍那目光喝住,只是她不好开口就是了。

    “呵呵,也是呢,这摆设倒是精致的很,虽然不见得是多么的名贵,不过很是耐看,对了,苏小姐,我听说相府的后院倒是种了许多的桃树,可是真的?”

    “嗯,不过如今,倒是还没有开花的!”

    “我听说那桃树倒是种了许久,花开得极其的旺盛,再过些日子,桃花开了,我再来叨扰,苏小姐可是不介意的吧?”意思就是还要来了,这秦王妃第一次来,倒是准备了第二次的借口,苏兰芷瞧着对方,倒是有些好笑了,“王妃愿意大驾光临,我们自然是欢迎之至!”

    “那就这样子说定了,衍儿,到时候我们可得来好好的赏玩一下这桃园的景致了!”眼中划过一抹狡黠,秦王妃那样子,倒颇有一股子奸诈的感觉了。

    “呵呵,母妃想来,我自然是会陪着来的!”心里也是极其的愿意来的,不过秦之衍的语气向来如此,对什么都是亲和有礼的,就算是回答,也是进退有度的,不过他心里在想什么,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就是了。

    “可别说的心不甘情不愿的!”秦王妃倒是直接就撕开了自家儿子那谦和的假面具,知道对方心里乐着呢,偏偏还是一副老僧坐定的样子,让秦王妃看着好生不爽!

    “母妃,怎么会呢?我自然是乐意的!”知道自家的母亲拿自己开刷呢,秦之衍笑了笑,那一笑便如那春风物语般的,暖人心脾了,看得一旁的苏玲月,再一次的呆住了。

    怎么会有如此俊俏的男子?

    “别只说不做啊,我可不喜欢你敷衍我!”

    “母妃,自然不是敷衍的,相府的桃园,可是很出名的,儿子也早就想来看看了,也是托了母妃的福,才有这个机会,我自然是珍惜的!”很难得的说了自己的心情,秦之衍倒是没有像往常一样模拟两可了,秦王妃瞧着满意,倒也没有为难了。不过却是看着苏兰芷,眼底有些挪椰之色了,“苏小姐,你也别介意,我这儿子,就是这样子,素日里看着到是极好相处的,不过他倒是喜欢钻言语空子,一个不小心,可就被他敷衍了去了。”秦之衍素日的确是如此,从不在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喜乐,不管问他什么,他都是给人非常模糊的回答,是是而非的,往往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情就是了。

    “王妃倒是说笑了。”见着秦王妃总是将话题往秦之衍身上引,苏兰芷也好生无奈,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一路上听着秦王妃打趣秦之衍,苏兰芷偶尔配合着笑了笑,看着秦王妃和秦之衍相处的模式,心底里,也是有些羡慕的。

    看来,这对母子,感情真的很好,秦王妃很疼爱武成王,而武成王,也的确是孝顺,这样子的亲戚,对身在皇家的人来说,也是难得了。

    许是见着这温馨的画面,苏兰芷的心情变了些,此刻瞧见秦之衍脸上的笑容,苏兰芷倒是第一次觉得,那笑容,非常的迷人,而且,该死的好看了。

    ……

    一路上几人倒是有说有笑的,秦王妃对苏兰芷格外的亲切,不过对苏玲月,倒是冷淡了些,除了偶尔礼貌性的询问了下,倒是没有过多的关注,弄得苏玲月的脸色愈发的不好,甚至都有些后悔跟着来了。

    苏玲月,你这是自取其辱吗?

    面色有些发僵,苏玲月瞧着苏兰芷被秦王妃如此的亲厚对待,看着秦之衍对苏兰芷也是难得的好脸色,再想着秦之衍对自己的冷漠,苏玲月心里就越发的不是滋味了,甚至恨不得前面的人可以快走些,免得自己受罪了。

    可是老天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祈愿一样的,前面的人走路格外的慢了,苏玲月只觉得煎熬极了。

    好不容易看到了慕容嫣的烟云阁,苏玲月竟然是觉得自己好像松了一口气一般的,整个人都轻松了些了。

    ……

    “苏夫人!”

    “秦王妃,武成王!”见着秦王妃几人来了,慕容嫣赶忙就起身,秦王妃见了,倒是制止了,“苏夫人身子不好,就不要行这些虚礼了,且坐一下吧!”

    “秦王妃,请坐!”被对方拉着坐下,慕容嫣也不好挣扎,招呼着秦王妃和武成王坐下,视线饶过秦之衍,眼中也划过一抹诧异了。

    这个男子,倒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了,气度不凡,看起来,也非池中之物了。

    秦王妃倒是注意到了慕容嫣打量秦之衍,瞧着对方眼中的诧异,秦王妃心下倒是开心的,“呵呵,苏夫人,我瞧着你脸色倒是不错,想来身子倒是大好了。”

    “的确是好些了,也是多亏了王妃那日送的血燕,吃了好多了。”她如今怀着身孕,燕窝倒是该吃些的,秦王妃送的血燕又是极好的,吃了几天,慕容嫣觉得自己的肤色都好了些了,整个人也精神多了。

    “苏夫人无须客气,我也只是尽一份心罢了。”两人说话倒也客气,不过慕容雅看着秦王妃倒是丝毫都没有摆架子,对自己也算是亲和,态度渐渐的,也有些变了,两人围绕孩子,倒是展开了话题,一时之间,倒是有一种难见知己的感觉了。

    说着说着,两人倒是忘了身边的人了,最后,秦王妃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一样的,瞧见几个孩子安安静静的坐着,倒是有些愧疚了,“瞧我们,倒是说得忘了事情了,将几个孩子撂一边倒是不好,我们说话,孩子们也不好插嘴,倒是好不自在,苏夫人,不如让几个孩子自己去耍耍吧?正好相府的景致倒是极好,不如让两位苏小姐带衍儿去走走看看,也免得几个孩子在这儿,倒是不自在了?”虽然是极想苏兰芷陪秦之衍去的,不过苏玲月在呢,秦王妃也不好做得太明显了,免得慕容嫣不答应,到时候,就不好了。

    “王妃说的极是,兰儿,你就和玲月带着武成王四处走走吧,也免得武成王坐在这里,倒是无趣了!”几个女子一起,秦之衍作为唯一的男人,难免会有些不自在,反正有苏玲月陪着,苏兰芷和苏玲月年岁也小,倒是没有必要太防的很了。

    “……”苏兰芷下意识的就想拒绝的,可是她还没有说话呢,苏玲月倒是兴高采烈的,“大姐姐,母亲说的极是,母亲和王妃在这儿有些贴己话要说,我们倒是不好打扰了。”许是看出了苏兰芷有些不甘愿,苏玲月又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倒是直接就将苏兰芷要拒绝的话堵住了。

    人家大人要说话呢,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凑什么热闹?还不如就自觉的离开,给两个大人一些空间了。

    “那母妃,苏夫人,我们就先去走走了,不打扰你们了。”秦之衍也是没有给苏兰芷说辞的机会,倒是直接就站了起来,慕容嫣瞧见苏兰芷还是坐着的,便催了催,“兰儿,武成王是客人,你和玲月,可别怠慢了。”

    “是,娘亲!”不得已站起来,苏兰芷瞧见慕容嫣和秦王妃倒是相谈甚欢,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娘亲那淡然的性子,倒是也能和谁一见如故了。

    难得啊,难得,不过自己,倒是有些纠结了。

    “武成王,我们去园子里走走,可好?”其实苏兰芷倒是愿意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的,不过既然被叫出来了,苏兰芷也只好好生的招呼了。

    来者是客,可不好怠慢了。

    “苏小姐定夺吧,我对相府,倒是不熟悉。”

    不熟悉,不熟悉那之前是谁穿着夜行衣来呢?苏兰芷心里腹诽,倒是没有直接就说出来的,“那武成王,请吧!”

    一路上带着秦之衍走着,苏兰芷权当是带秦之衍看风景了,如今还是早春,天气倒是冷得紧,不过倒是显现了点点的新绿,多了一点生机了。

    几人来到园子里,苏玲月见着单调,也是想好好招呼秦之衍,便跟苏兰芷提议了,“大姐姐,我们要不要吩咐人摆些茶水点心,也好坐坐,吃些东西?”

    “嗯,也好!”对苏玲月的这个提议,苏兰芷倒是赞成,吩咐人下去准备,倒是带着几人去了那湖中的亭子了。

    相府有很大一片的荷花池,上面修了一座亭子,如今天气还冷,荷花已经冻坏了,偶尔可以看见一些枝干,倒是有些萧条了。秦之衍瞧见那隐约的枝干,也是知道这是一座荷花池了,“如今这莲花池倒是一片的萧条,想来再过些日子,倒是会长满了绿叶和莲花了,到时候,想来也是极美的!”

    “话虽然如此,不过得等些时日就是!”苏兰芷态度倒是不冷不热的,不过苏玲月倒是格外的热情了,“武成王说的极是,这莲花池可是爹爹最喜欢的,当年花了重金打造,等到了时日,满池子白色的莲花,可美极了!”

    “是吗?”笑了笑,秦之衍看起来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苏玲月见着了,以为对方真的是喜欢,倒是多说了几句,“可不是吗?我们这莲花池里面的莲花可都是白色的,没有其他的颜色,放眼望去,可真真是迷人,待到莲子熟了,间或还可以在池子里泛舟,打些莲子,倒是好生有趣的紧!”莲花,美景,美食,光是想想,都是觉得有趣的,秦之衍听着,面色一直都是挂着浅笑,看起来倒像是极其感兴趣的样子,苏玲月倒是说开了怀了,不过苏兰芷在一旁瞧着,秦之衍那笑容完全都没有达到眼底,这不过是秦之衍的保护色罢了。见着苏玲月在那里兴高采烈的,再看看一旁的秦之衍倒是淡定,苏兰芷不得不说,这两人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不过看苏玲月这反应,苏兰芷也不得不承认帅哥的魅力了,苏玲月想来自持身份,倒是很少会如此的巴结一个人的,看来这秦之衍的容貌,果然是让苏玲月迷住了。

    美色啊,落在那么一个男子的身上,还真的是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

    “武成王有兴趣,到时候倒是可以来的,我们这里的莲花可是极品的白莲,出的莲子,味道也是极好的,尤其是到了莲花开放的日子,泛舟湖上,倒是别有一番滋味了,只感觉整个人就好像置身花海一般的,鼻尖都是那淡淡的莲花香气,整个人都清爽许多了。”大部分时间都是苏玲月一个人在说,秦之衍只是偶尔的迎合几句,不过苏玲月倒是开心的。

    “苏二小姐说的倒是有趣的紧,如果可以,我倒是想来体会一番的!”反正是能有个借口来,秦之衍都是乐意的,苏玲月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初见时,只觉得这样子的男子让人看着炫目,也当然是乐得和对方多见见的,“武成王赏光,我们自然是欢迎的,只是到时候,武成王可别忘了就是。”

    “自然不会忘的!”有那么一个机会可以见见自己心心恋的女子,他怎么会忘呢?只是可惜苏玲月不知道秦之衍心里所想,不然的话,她可是会气得恨不得杀了苏兰芷了。

    “那就这么说好了!到时候武成王来了,我定然带着武成王好好感受一番!”苏玲月此刻倒是有些自来熟了,觉得秦之衍细心的听自己说话,也觉得对方对自己是另眼看待的,瞧着苏兰芷的眼神倒是好不得意,倒是丝毫都没有注意到秦之衍那眼底的不耐的。

    “如今听着苏小姐那么一说,倒是让人心生向往,只是可惜了,这里只有茶没有酒,倒是不能尽兴了。”瞧着石桌上准备的茶点,秦之衍倒是有些惋惜的样子,苏玲月也不知道怎么,脑子突然就发昏了,“这有何难,武成王稍等片刻,我这就去给你取来!”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可乐拌番茄酱的钻钻哦,闪闪惹人爱啊,么么,╭(╯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