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单独相处
    这话要是换做是平时,苏玲月那么高傲的性子,自然是不屑于讨好别人的。只是她今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瞧着秦之衍那张俊美无铸的脸,此时此刻瞧见对方的笑容,只觉得暖到了心底里去了,进来备受冷落和孤寂的心,似乎也找到了一个安慰的港湾,倒是二话不说就出口,看着秦之衍,倒是满脸的讨好之意了。

    秦之衍见着苏玲月今日的热情,也没觉得什么,反正这些他已经习惯,似乎女子见着他了,都是会如此,所以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语气里,倒是有些为难了,“怎么好劳烦苏二小姐呢?”看样子,倒是有些想要拒绝的,不过拒绝的话倒是没有说出口,这样子,倒是让苏玲月越发的想要去给秦之衍找一坛子的好酒了,“武成王无须客气,今日武成王来府上做客,倒是我们的荣幸了。家里有些好酒,我知道在哪里,我这就去给你拿来!”亲力亲为的讨好,见着对方对自己似乎和气了许多,苏玲月此刻巴不得飞奔去了。

    “这……”有些犹犹豫豫的,毕竟对方是一府的小姐,不是下人,秦之衍倒是不好真的就支使对方的,“这样子,会不会太麻烦苏二小姐了?不如让下人去拿吧,苏二小姐千金之躯,倒是不好亲自做这些事情的。”说的话,虽然是有些不想麻烦,可是这样子欲拒还休的,却更是让苏玲月想要亲自将东西拿来,博得对方那嫣然刹那的一笑了,“武成王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苏玲月的脑子,似乎在看到秦之衍那迷人的笑容的时候,便已经无法运转了,此时此刻,倒是只想着对方的笑容,倒是完全忘了,自己这样子做,是应该,还是不应该了。

    快速的离开,苏玲月此刻只是凭着一脑子的冲动,倒是着急的紧,却完全都没有注意到,秦之衍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倒是突然就消失了,眼底划过的流光四溢,转眼,却是再也没有注意苏玲月,只是注意眼前的苏兰芷了。

    瞧着对方,今日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小碎花棉袄,看着很厚,边角都镶了一层雪白的狐狸毛,更是衬得对方的肌肤如玉,那张还没有褪去稚气的脸上,眉若新月,眼若晨星,鼻尖小巧可爱,嘴唇泛着淡淡的粉色,倒是诱人可爱的紧。面色倒是比第一次见着的时候,红润了许多,看样子,也比之前长高了些,不过依然瘦小,真真让人恨不得将对方纳入怀里好生的保护着,生怕对方经受不住风雨的摧残了。

    看来这些日子,她是过的不错的,长高了,也长肉了,气色也好了些,不像以前那么苍白虚弱了,倒是极好。只是,还是太小了啊,明明都十三岁了,可是为何,还是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倒是小的很了。

    瞧着苏兰芷的容颜,纵然是秦之衍见惯了秦王妃那华贵高雅的美,也是不由得有些恍神了。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就好似那年画上的玉女一般的,不染凡尘了。

    “呵呵,苏小姐,今日来贵府拜访,苏小姐作为主人,难道都不好生的带我赏玩一下这园子里的景致吗?”刚才的话倒是不多,只是一直默默的听着苏玲月说,间或鼓励对方,这会儿苏玲月走了,秦之衍倒是开口了,苏兰芷瞧着对方,想着苏玲月刚才那副犯花痴的样子,不得不说,秦之衍这美男计,用的倒是极好的。

    刚才她还在诧异向来不喜女子接近的秦之衍,怎么就突然的就和苏玲月相谈甚欢了,如今看来,倒是明白,对方不过是想要将苏玲月支走罢了。

    只是可惜了苏玲月的一片热情了,人家似乎,压根不领情啊!

    很快就想通了前因后果,苏兰芷瞧见秦之衍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有股子奸计得逞的味道,“武成王,都说秦王府的景致是极好的,想来世间的美景,倒是没有多少入得武成王的眼的。更何况如今冰雪渐融,这院子里倒是少了冰雪的覆盖,什么都是光秃秃的,连绿色也是极少,武成王不也瞧见了吗?也没什么看的就是。”相府的确是美,不过这会儿倒是和别处没有什么区别了,历经了寒冬,万物都在复苏中,没有了那白雪的纯然,此时此刻,倒是少了一股子的风味了,苏兰芷这话倒是没错的,不过归根到底,还是她不想带着秦之衍逛园子。

    “呵呵,既然苏小姐如此说,那么我们,不若好生的坐着,品茶吃些点心吧,刚才走了一会儿,如今腹中,倒是有些空虚了。”苏兰芷的拒绝,倒没有让秦之衍不快,反而眼底滑过一抹笑意,似乎早就料到苏兰芷会反对一样的,这会儿倒是提出让苏兰芷陪着自己坐着吃茶品点心。

    苏兰芷刚才拒绝了,这会儿再拒绝,倒是不好,心里有些懊恼,也是在想对方是不是就是故意的,刚才只是一个引子罢了。思及此,苏兰芷只觉得自己好似被人挖了一个陷阱,等着自己往下跳一般的,心里倒是颇有些不乐意,不过碍于主客之分,倒是不好做的太过的,“武成王既然腹中空虚,不若吃些点心,或者是你有什么喜欢吃的,直接告诉我,我这就吩咐人去准备就是!”去吩咐人准备,自己说不定也就去了许久了,到时候也可以不必单独面对对方,看对方怎么耍诈!

    苏兰芷承认自己是有些故意,不过秦之衍倒是满是包容,似乎只觉得苏兰芷这样子是在耍性子一般的,笑了笑,“苏小姐已经准备了许多吃食了,倒是不必麻烦。”这样子说,倒是不放苏兰芷走了,也是将苏兰芷的小算盘给打乱了。秦之衍瞧见苏兰芷眼中的疏离之色,倒是难得见的,想着曾经遇见的女子,哪个不是巴不得和他说说话,让他多看一眼的,可是眼前这个自己上心的,倒是对自己避犹不及了。

    这莫不就是风水轮流转?

    可是,他又不是洪水猛兽,为何对方,好像总是不大想和自己有过多的接触似的?

    这,还真的是一个麻烦呢!

    自己难得对一个女子上心,却不曾想倒是一个对自己完全不上心的,甚至有些避讳,想来自己将来,也是要做许多努力的。

    不过他一向来都不惧怕困难的,这样子也好,慢慢磨,自己也能知道,自己对对方的容忍,能到达多少!

    瞧见苏兰芷不怎么说话,秦之衍倒是笑了笑,眼中划过一抹趣味,“苏小姐,这热水,可是煮好了,你可愿意为我倒一杯热茶?”这话倒是不算唐突,他是客,苏兰芷理应是要给他倒茶的。

    “武成王稍等片刻!”因着秦之衍刚才说了,喜静,苏玲月倒是让下人们都在外面候着了,这会儿苏兰芷也找不到别人,见秦之衍一脸含笑和期待的样子,也只好抬起那纤纤玉手,将那烧好的热水倒入了茶壶中,一点一点的开始温茶了。

    苏兰芷的茶艺倒是极好,就连苏青岚也是赞叹有佳,苏兰芷素日里倒是经常给苏青岚煮茶,这会儿也没有刻意的藏着,将那滚烫的水用来泡茶,手法娴熟,不大一会儿,倒是茶香四溢了,秦之衍见状,脸上的笑容,倒是深了几许了,“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小姐倒有一向好手艺,这茶闻着便觉得香醇,倒是难得!”赞扬的话,秦之衍素来说的少,此刻说起来,倒也顺溜,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就是。

    苏兰芷前世毕竟是好生的练过这茶艺的,自然是极好,苏兰芷对这点倒是自信,面对秦之衍的赞扬,她也只是谦虚的笑了笑,“武成王谬赞了。”

    “苏小姐的手法娴熟,看样子,素日里倒是也常常泡茶?倒是没有想到,苏小姐也是有如此雅兴。”难得的独处,秦之衍也是计划了好一会儿才得到的,而且时间不多,秦之衍自然是要抓紧机会,好好和苏兰芷说说话的。

    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也是会主动找女子说话的,甚至话语倒是比素日多了许多,看来,眼前的女子,对他的影响,的确是极大的。

    “我对茶,倒是没有什么偏爱,只是爹爹喜欢喝茶,我偶尔会帮爹爹煮茶,久而久之,倒是熟悉了。”虽然她有如此娴熟的手法,倒是不是因为苏青岚,而且因为另外一个她曾经深爱,却伤她最深的人。不过如今的她,脱胎换骨,早就不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感情了。

    只要她的家人好好的,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就好了。

    “苏小姐也是孝顺之人,苏相有苏小姐这样的女儿,倒是苏相的福气了。”的确,能经常吃到对方煮的茶,怎么就不是福气呢?

    要是自己也可以经常吃到,那就太好了。

    “武成王人中龙凤,自然也是秦王和秦王妃的骄傲!”对方夸赞自己,苏兰芷自然也是投桃送李,夸回去了。这样子倒是显得客气疏离的紧,完全不给秦之衍任何靠近的机会了。

    秦之衍自然也是感觉到苏兰芷对自己的疏离,却也不在意的,看着苏兰芷将茶水倒了出来,示意自己可以喝了,秦之衍轻轻的端起一小杯的茶杯,放在鼻尖,倒是茶香四溢,神清气爽了,“单单这份子的香气都让人食指大开,苏小姐果然好手艺。”

    “这也不过是茶好罢了,如果没有这顶级的云雾,我纵然是有再好的手艺,也我无法煮出如此美味的茶水的。”这话倒也不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煮茶也是一样的,手艺再好,没有好茶,也是白搭。

    “这也不尽然,有些茶,纵然再好,手艺不好,那这茶的口感,都会少许多的,倒是浪费好茶了。”看得出秦之衍也是一个懂茶的,苏兰芷见对方闻着茶水,看起来也是常常喝茶的,也知道对方是一个行家,“武成王尝尝看如何?”

    “嗯!”轻轻的抿了一口,秦之衍眉目间,顿时越发的舒展了,脸上那经久不变的笑容,倒是多了一份暖意,也多了一份真意了,“味道很好,苦中带甜,唇齿留香,喝完了倒是觉得嘴巴里都是一股子的茶香了,久久不曾散去,真真是将这顶级云雾的口感都给煮出来了,苏小姐好手艺,我可否再来一杯?”

    “武成王请自便!”

    “多谢!”也不知道是刻意的给苏兰芷面子,还是秦之衍真的很喜欢这茶,秦之衍倒是一连喝了五杯,每一杯都是细细的品尝,看得苏兰芷都有些诧异了。

    “武成王似乎很喜欢喝茶?”素日里苏青岚虽然喜欢喝,倒是也没有一次就喝五杯的,这武成王,倒是怪异。

    “苏小姐泡的茶,很好喝,自然是要多喝一些的!”难得吃到对方亲手做的东西,在秦之衍看来,自然是美味无穷的,这会儿喝了茶,秦之衍倒是转向了点心,瞧着那点心样样都是极其精致的,就算是不大喜欢吃甜食,此刻倒也是有了点点的兴趣了,“这些点心倒是看起来不错,府上的厨子看来很用心!”

    “嗯,娘亲这些日子胃口不是很好,所以我也变着法的想给她做些好吃的。这块点心就是用梅花做的,加上了点点开胃的梅子,吃起来酸酸甜甜的,武成王可以尝尝。”见秦之衍对点心有兴趣,苏兰芷作为主人,自然是要好生的招待的,秦之衍听说是苏兰芷做的,眼底划过一抹亮光,倒是不自觉就开口了,“这点心也是苏小姐做的?”如果是,自己今日,来的倒是及时,可以吃到如此多对方亲手做的好东西了。

    “这个倒不是的,我很少下厨,只是偶尔做做,娘亲也不想我总是在厨房里,这个只是我觉得味道不错,让厨子准备的,娘亲想吃,就可以吃了。武成王喜欢的话,可以尝尝。”如果真的是她做的,她估计就不会拿出来了,苏兰芷听着刚才秦之衍的语气,怎么隐约的觉得,对方的语气里,有些淡淡的期待呢?

    是她的错觉吗?

    “嗯,既然是苏小姐觉得不错的,我自然是要尝尝的!”虽然不是苏兰芷做的,秦之衍有些失望,不过这是苏兰芷动了心思的,在秦之衍看来,也和苏兰芷做的差不多了。

    修长好看的手指,带着分明的骨骼,伸出手轻轻的夹了一块,小心的放进嘴巴里咬了一口,甜中带酸,没有一般点心那甜腻的感觉,吃起来,倒是让人食指大开,秦之衍倒是很喜欢这味道,觉得比一味的甜食点心要好许多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吃起来口中带着淡淡的梅花香气,让人觉得很是清新,这糕点甜中带酸,倒是特别,而且口感极其的细腻,吃起来味道很不错。”

    “武成王喜欢,倒是可以多吃一点!”

    “那是自然!”连着又吃了些,秦之衍将其他的糕点都尝了,和外面的味道倒是不同,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倒是越发的温和了,“这些点心和以往吃的味道都有些不大一样,都是苏小姐自己想出来的吗?”如果是这样,眼前的女子,该是多么的聪慧和心思灵巧啊?这样的她,自己要如何做,才能让自己钻入对方的心呢?

    越发的发现苏兰芷的优点,秦之衍倒是有些不自信了,总觉得眼前的女子,每见到一次,发现的优点就越多,尤其是想起那一日在宫中,苏兰芷的镇定,秦之衍如今,倒是对苏兰芷越发的另眼相看了。

    钟灵敏秀,形容的,怕就是这样子的女子吧?倒真的是世间少有,绝世无双!

    “我也是闲来无聊,做这些事情罢了,也是想让娘亲多吃些,早些恢复身子罢了。”想着慕容嫣怀孕,苏兰芷是既高兴,又担心的,自然是花了许多的心思的。

    “这里面我倒是尝出了几味药,苏小姐倒是懂些医理?”秦之衍这话一出来,苏兰芷心下诧异,完全没有想到,这药她用的极少,而且用别的东西掩盖了这药味,怎么秦之衍倒是一吃就吃出来了?

    心下诧异,苏兰芷却不动声色,倒是找了个借口了,“我也是询问了太医的,说是这些药可以帮着开胃,便放进去了,而且对身子是极好的,武成王无须担心就是。”这人的味觉,还真的是灵敏,那么轻微的味道,都能察觉得出,看来此人,果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

    “呵呵,是吗?”苏兰芷的话,秦之衍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不信,不过他倒是转移了话题了,“今日我瞧着苏夫人的气色倒是不错的,向来是身子也是无碍的,苏小姐可以放心了吧?”

    “嗯,娘亲身子好多了,也渐渐地恢复了,我自然是放心不少的。”如今慕容嫣的胎儿已经稳了,倒是让她少了好些担忧,苏兰芷也松了一大口气了。

    ……

    两人就这样子有一句每一句的,不咸不淡的聊着,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秦之衍在主导这话题,苏兰芷也不过是回答而已,对秦之衍不经意间的询问,苏兰芷的态度倒是淡漠疏离的,不失礼,不过也没有太过热忱,一直都保持着距离,倒是让秦之衍越发的高看了苏兰芷几层了。

    说了好些话,秦之衍好像看到了什么似的,倒是突然就站起了身了,“苏小姐,别动!”

    苏兰芷不解的看着倾身而来的男子,感觉到那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竟不自觉的,觉得心跳快了几分了,瞧见那俊美无铸的容颜越发的接近,看着那白皙的面孔上,精致无比的五官,苏兰芷只觉得面前好似闪过了一抹光亮,有些恍神了。瞧着那俊颜越发的近了,自己似乎都可以感觉到对方那清浅的呼吸,闻着属于对方那特殊的香气,苏兰芷下意识的就想躲开,奈何秦之衍倒是拉住了她,“别动!”一句话,两个字,倒是含着点点的命令,让苏兰芷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自己是该动呢,还是不该动呢!

    “你的发上沾了些东西,我帮你取下来了。”仔细一看,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枯叶,苏兰芷瞧见那样子,倒像是早上在厨房不小心沾上的点点菜叶,不过很小,没有注意到罢了。

    此刻瞧见秦之衍手上的东西,想着对方刚才那么靠近自己,苏兰芷有些不好意思了,“许是刚才不小心沾上的,多谢武成王!”

    “不必客气,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有此机会亲近佳人,多几次,他也是愿意的。

    “……”一时之间,倒是不好说什么了,苏兰芷自动的安静下来,而秦之衍瞧见苏兰芷似乎是有些害羞了,脸上一片的暖色,看着苏兰芷,倒也没有说话了。

    这样子的一幕,倒是颇有一股含情脉脉的感觉,画面极好,只是却被那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你们在干什么?”苏玲月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一回来,倒是看到秦之衍一副深情的看着苏兰芷的样子,心里只觉得突然就升起了一股子的火气,面容上,也沾染了点点的怒气了!

    苏兰芷,你什么都要跟我争是不是?抢了我的地位,抢了爹爹的宠爱,抢了属于我的东西,如今,还要抢我感兴趣的男子吗?

    你趁着我不在勾引武成王,真的好不要脸!

    苏玲月虽然还小,但是占有欲倒是极强,虽然对秦之衍未必有什么男女之情,不过她刚才见着秦之衍,倒是生出了几分亲近之意,此刻瞧见秦之衍眼中似乎只有苏兰芷,她不嫉妒,不气才怪!

    飞快的就走了过来,苏玲月还不忘记手中的酒壶,怒气冲冲的冲到了苏兰芷的面前,语气,满是讽刺了,“大姐姐倒是好手段,趁着我不在,倒是和武成王一下子就那么熟悉了起来!”当着秦之衍的面,苏玲月还是要保留自己的形象的,也不好破口大骂,只好如此的讽刺,聪明的人,都能知道她在说什么,苏玲月本来是想让苏兰芷颜面扫地的,却不曾想,苏兰芷只是抬起头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完全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一样的,“二妹妹,你倒是来了,让我们好等!”这样子,倒是完全无视了苏玲月刚才说出去的话了,苏玲月只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一种生生的无力和挫败感,让苏玲月整个人的火气,想发,却也发不得了。

    苏兰芷,你好样的!

    你装是吧?好,很好,这笔账,我记着了,找机会,我会算回来的!

    心里是气急,不过苏玲月也知道在外人面前要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见着苏兰芷岔开了话题,苏玲月也不好紧抓不放,想着以后多的是机会找苏兰芷算回这笔账,苏玲月这会儿,倒是笑嘻嘻的,一点都不在意了,“大姐姐在这儿陪着武成王,自然是轻松的,只是我要去找爹爹的藏酒,也是要费些时日的。不过我倒是找到了这瓶青竹酒,武成王可以尝尝看,喜不喜欢!”

    苏玲月毕竟是修炼不到家的,虽然面上是笑着的,不过那笑容有些勉强,苏兰芷也不在意,只是静静的保持沉默,秦之衍刚才让苏玲月去取酒,本来就是为了支开对方,好让他和苏兰芷好好说说话。目的达到,他不酗酒,素日里喝酒倒是不多,刚才又是喝了些茶水的,他这会儿,倒是不想喝酒了,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苏二小姐辛苦了,只是刚才我喝了好些茶水,吃了些点心,如今腹中倒是有些装不下了,不好再喝,一会儿再喝吧。麻烦苏二小姐了,多谢!”一句话,成功的让苏玲月脸上的笑容,彻底的僵了,而心里对苏兰芷的嫉妒和恨意,倒是如那滔滔的江水,喷涌而来了。

    苏兰芷,你肯定是故意的,你是见不得我好是不是?所以故意趁我不在,勾引武成王,让他吃下这许多,为的,是不是就是让我白跑一样,看我的笑话?

    心里已是气急,苏玲月这会儿是后悔死了自己刚才没有好好考虑就留下秦之衍和苏兰芷一个人了,给苏兰芷白白的制造了那么一个好机会!害她失去了先机!还白跑了一趟!

    存心耍她呢?

    因着心里气愤,面对秦之衍的话,苏玲月倒是没有回答,只是一直坐着,眼睛甚至都有些制止不住的瞪着苏兰芷,秦之衍见了,也是知道苏兰芷的这个庶妹不好相与,不想给苏兰芷制造麻烦,秦之衍难得的再一次绽开了美男计了,眉眼都弯了起来,那笑容,好似春花绽放般的,动人心弦了,“我让苏二小姐白跑一趟,苏二小姐可是介意?不如这样,我以茶代酒,给苏二小姐赔罪了,刚才也是我一时心起,倒是害苏二小姐白跑一趟,是我的不是,还望苏二小姐不要介怀才是!”说完还真的是认真的端起了茶杯要给苏玲月赔罪,苏玲月见了,这才是终于反应过来,看着秦之衍的架势,倒是有些吓到了,“武成王不必,我没有这个意思,刚才,刚才也只是走路的有些急了,累了,一时之间不好回话,还望武成王不要误会!”

    人家可是王爷,她一个小女子,怎么好让对方赔罪?更何况,那么点点的事情,自己还要对方赔罪,岂不是显得她很小心眼?她可不想秦之衍低看了她去!

    见苏玲月倒是赶忙就拒绝了自己的赔罪,秦之衍自然是知道对方所想,看着对方,倒是要求证了,“苏二小姐真的不介意?”

    “这是自然,我怎么会介意呢?刚才不过就是多走走,权当散步就是,我素日里总是坐着,身子也是差了些,府医也说了要多散步,这样倒是好的,武成王无须在意就是!”当着秦之衍的面,苏玲月自然是想要表现出自己大度的一面,她可不想让秦之衍以为她小气了。

    “苏二小姐不介意就好。”表面功夫做好了,秦之衍倒是放下了茶杯,恢复了往日的淡漠疏离了,那样子,虽然还是笑着的,让人觉得很好相处,很亲近,不过倒是隔开了些距离,让苏玲月张了张嘴,倒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总感觉对方似乎突然就沉默了下来了一样的,弄得她好生懊恼,心里对苏兰芷的愤怒,倒是更上了一层了!

    都是苏兰芷,自己和武成王本来是好好的,要不是她横插一脚,自己和武成王,哪里会是这个样子的相处?

    苏兰芷,你为何总是要跟我争,跟我抢?

    “武成王,我们坐了许久了,要不要去走走?”这会儿见秦之衍似乎不怎么和自己说话了,苏玲月心里倒是失落的很,很想找个机会,再亲近亲近秦之衍了。

    “也好,只是我们出来的有些久了,想来母妃那边,我们也是该过去看看了,不如我们就去苏夫人那里吧,苏小姐,你说可好?”这话,问的自然是苏兰芷,不是苏玲月了。秦之衍虽然是很想和苏兰芷单独相处的,但是多了苏玲月那么一个大大的灯笼,秦之衍倒是失了兴致了,又不好再使计让对方离开,免得突生波折,也只好歇了心思了。

    “嗯,也好!”苏兰芷当然也是不想和秦之衍,更不想和苏玲月过多的接触的,此时秦之衍的提议倒是如了她的意,二话没说便答应了。不过这两人倒是直接将苏玲月无视的彻底,苏玲月可是很想继续呆着,然后和秦之衍亲近亲近的,想着如果得了秦之衍的喜欢,这样子自己就多了一份仰仗,在府中也不会总是胆战心惊的了,可是天不从人愿,她此刻人微言轻,心里百般的不愿意,却也没有发言权了。

    “武成王,二妹妹,我们走吧!”站起身来,苏兰芷倒是直接无视苏玲月那满脸的不乐意,直接就下了决定了,秦之衍这会儿目的达到,心里美滋滋的,自然也没必要总是三个人在这儿干坐着,便也起身,苏玲月见了,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撇了撇嘴,还真的是颇有些不乐意了。

    不过她的不乐意,苏兰芷和秦之衍都是直接无视的,一路上苏玲月依旧和刚才一样的找秦之衍说话,这会儿秦之衍的态度,明显就敷衍了许多,虽然依旧是亲切的,可是苏玲月能感觉得出,秦之衍回答自己的话,却是只有那么几个字,要不就是“嗯”,要不就是“这样啊”,要不就是“原来如此”简简单单的回答,这不是敷衍,是什么?纵然她再会挑话题,遇到这么一个人,她也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了,心里自然对苏兰芷也就更加的怨恨了,只以为是因为苏兰芷刚才和秦之衍说了什么,才导致对方对自己突然就冷淡了的!

    苏兰芷,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也不会放弃的!

    心里倒是越挫越勇,苏玲月和许多的女子一样的,为秦之衍的身份和容貌所倾倒,倒是有些顾不得自己女子的身份,百般的讨好套近乎,却不知道,秦之衍最是讨厌女子如此,到了最后,秦之衍最后干脆就离得远了些,不想理会苏玲月了。

    苏玲月见着秦之衍如此,最后只觉得自己面红耳赤的,毕竟女子面皮薄,这会儿倒是不好说什么了,只是狠狠的瞪了苏兰芷一眼,殊不知道自己这一眼正好落在了秦之衍的眼中,秦之衍对她的厌恶,更是深了一层,只觉得苏玲月各位的不识好歹,而且嫡庶不分了。

    在家里因着上官无忧的关系,秦之衍对庶子庶女都不是特别感冒,印象本就不是很好,这会儿,倒是更差了。

    ……

    几人刚刚走到一半的路程,倒是看到慕容嫣身边的紫儿来了,瞧见几人,赶忙就迎了过来,“武成王,大小姐,二小姐,夫人让你们过去呢,老爷回来了!”

    “嗯,我们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这倒是免得麻烦了,苏兰芷几人加快了脚步往烟云阁走去,看到的便是苏青岚坐在那里,难得的慕容嫣脸上也露出点点的笑容,夫妻两看起来感情倒是极好的,有说有笑的,态度也是极其的亲密,一点都没有之前的冷淡和裂痕的样子。

    苏兰芷虽然知道苏青岚和慕容嫣这也是不想外人看出他们夫妻感情不好,免得传出些什么,所以在秦王妃面前,难免有些做戏,抛开了彼此的恩怨,不过瞧着父母那么和谐的样子,苏兰芷还真的是希望这可以成为现实了,脸上不由得有些憧憬,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看样子,倒是有些不好打扰这幅画面了。

    秦之衍一直都在暗中的观察苏兰芷,自然也是瞧见了苏兰芷脸上的表情的,他也听说过慕容嫣和苏青岚的传闻,这会儿看苏兰芷不走了,秦之衍也是体贴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一对看似幸福的夫妻,眼中,有些微闪。

    不过他毕竟是旁观者,清楚的看到苏青岚对慕容嫣的宠溺,那样子的眼神,就像他无数次从秦王看秦王妃的眼神一样的,是深深的爱和包容。而慕容嫣虽然面色欢愉,倒也看不出有半点的假装,秦之衍是知道的,不管怎么装,人的真情,始终都是假装不了的。尤其是感情,那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此时此刻,他倒是看出了慕容嫣眼中隐藏的一些情愫,那样子的情愫,他在秦王妃的眼中也是看到的,尤其是秦王妃将秦王推开去上官无忧那里的时候,隐忍的感情,和慕容嫣此时此刻的,不也一样的吗?

    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有的时候,人们选择了隐藏罢了,这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只以为自己是可以好好的保护自己,却不曾想,情之一事,很多时候,都是不由自主,说不清楚的就是了。

    秦之衍瞧着苏兰芷眼底的闪烁,也明白苏兰芷此刻的心情,知道苏兰芷作为女儿,当然是希望父母和睦,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可以,他也是希望父母可以相亲相爱,伉俪情深,彼此之间毫无芥蒂的,可是有的时候,人总是会有太多的不由自主罢了。

    这点,秦之衍是能理解的,不过苏玲月倒是不能理解的,看着两人都不动了,苏玲月注意到秦之衍偶尔落在苏兰芷身上的目光,心里有些不爽,尤其是看着不远处苏青岚和慕容嫣之间的和睦,苏玲月想起自己逝去的娘亲,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格外的不痛快,自然也不想别人痛快,“大姐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啊?站在这里作甚?怎么不走了?在看什么呢?”声音倒是故意的放大了,不仅仅是让苏兰芷听见,也是让前边的慕容嫣和苏青岚听见,她可看不下去那副夫妻情深的样子,那会让她想起自己死去的母亲,而一旦想起自己死去的母亲,她的心里,就满是恨意,哪里愿意让眼前那刺目的画面继续下去?

    他们凭什么,凭什么踏着自己娘亲的尸体那么快活?凭什么笑得那么开心?凭什么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和悲伤?她不会让他们快活的!这是他们欠自己娘亲的!

    一日夫妻百日恩,爹爹,你怎么能够如此对待娘亲,娘亲的尸骨未寒啊!你怎么可以那么快就将她忘了呢?

    苏玲月真的很不理解,曾经苏青岚对白芯也算是疼爱有佳的,可是怎么自从白芯死了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听过苏青岚提起白芯了,偶尔她提起,苏青岚也是会打断,甚至面色有些厌恶,那样的眼神,让苏玲月觉得很害怕,心里也是格外的不安!

    “武成王,兰儿,玲月,你们来了?怎么都不说话呢?”苏玲月的声音够大,苏青岚那边自然是听到了,顺着苏玲月的声音就看过去了,看到几人站在那里不动,倒是有些不解了。

    苏玲月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今日倒是喜欢抓着苏兰芷不放了,“爹爹,我们可是来了好一会儿了,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大姐姐突然就不走了,站在那儿发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