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慈母心
    苏玲月倒是一点都不放过任何的机会打击苏兰芷,这会儿恭敬的站出来,单纯无害的脸上,带着不解的笑容,可是说出的话,倒是让人总会深想了,“大姐姐今日似乎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呢,许是累了吧?所以总是在走神了。”在长辈的面前走神是很不礼貌的,而且走神,往往就是乱想,苏玲月这话语里面有些暧昧的意味,苏兰芷素来都是谨守本分的,这行会儿总是心不在焉的,而刚才苏兰芷一直都是和秦之衍在一起的,如此,倒不是怠慢了客人了吗?作为主人,这样子,倒是有些过了。

    苏青岚听着苏玲月的话,扫视了对方一眼,瞧着对方脸上那单纯无害的笑容,苏青岚的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却也是没有多说,直接就岔开了话题了,“既然来了,就过来吧!”如此的息事宁人,倒是让苏玲月眼底有些不甘,看着苏青岚如此宠爱苏兰芷,再想想自己最近的处境,苏玲月的心里,说不出的酸味了!

    爹爹,同样是您的女儿,您怎么可以如此偏心呢?为什么,为什么苏兰芷做什么,您都不追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我呢?不过是犯了点点的小错,您对我,就再也没有了曾经的宠溺,您这样子,实在是不公平啊!

    心里因为落差,苏玲月总觉得苏青岚对待她不如从前,可是她却从来都不去想这样子的原因是什么,也从来都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一味的怨恨苏兰芷,怨恨慕容嫣,责怪苏青岚的偏心。却不知道,正是因为她自己心术不正,因为苏振华的任性,总是挑战苏青岚的底线,加上白芯的事情,早就让苏青岚对他们心里是存了芥蒂,他们还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的,苏青岚如果不是看在他们是他的一双儿女的份上,怕是早就不想管他们了。

    但是这些,苏玲月从来都不反思,也从来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味的将一切都归咎在别人的身上,久而久之,心里的那股子的怨恨,倒是越发大了,她本就年幼,到底遮盖不住,苏青岚他们又是容易被人蒙蔽的吗?

    所以,苏玲月如今,注定了是要讨人嫌了。

    不过心里总是不甘,苏玲月也是知道自己当着苏青岚等人的面,是不好再任性的,只好跟着苏兰芷几人过去了,给几人行了礼,秦王妃倒是客气,“好了,我今日不过是客人,无须多礼,你们且坐吧。”

    “多谢秦王妃!”规规矩矩的坐好,秦王妃见着秦之衍的心情似乎是不错的,心下明白,却是打趣道,“衍儿,这相府的景致,可美?”彼此都知道,此景致,自然非彼景致的,秦之衍看着秦王妃那眼中的戏趣之意,倒是笑了笑,“都说相府景致是极美的,如今看来,倒也的确是如此,很美!”

    “看样子,你倒是开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秦之衍心情不错,想来也是得偿所愿了吧?

    秦王妃自然是乐得见到秦之衍对女子有些反应的,不然一直不肯娶妻,她也是会着急的。

    “自然是开心的。”景致美,不过人更美,而且可以和佳人单独相处,他当然开心了。

    “呵呵,苏小姐,衍儿倒是麻烦你们了。”话虽然是对苏兰芷和苏玲月说的,不过秦王妃看的倒是苏兰芷,对苏玲月,也不过是礼貌的点了点头,苏玲月见着苏兰芷如此得到秦王妃的喜爱,心里可真的是酸得紧了!

    “王妃客气了,一点都不麻烦!”她能说,自己倒是不想和秦之衍有过多的接触的吗?瞧着秦王妃那和善的笑容,苏兰芷也只能笑着应了。

    “看来你们几个孩子倒是相处的来。”瞧着苏兰芷,秦王妃倒是越看越满意了。

    这样子的女子,小小年纪就如此的进退有度,而且容貌不俗,和自己的儿子,倒是绝配了。如果不是年岁太小了,她倒是希望可以赶紧的定下来了,这样子,倒是可以少件心事了。

    “苏相,你这女儿倒是极好的,我瞧着都是特别的欢喜,一直都想着要是能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倒是好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如果可以,还真的想有个如苏小姐一般的女儿呢!”这话带着点点的试探了,秦王妃知道苏兰芷的身份,还有苏青岚对苏兰芷的疼爱,这样子的女子,在世家大族中,可是很吃香的。而且据她所知,苏兰芷虽然还小,可是打苏兰芷主意的可不少,她得为自家的儿子好好考虑一下才是。

    “小女能入得王妃的眼,倒是她的福气了,只是王妃身份尊贵,小女倒是担当不起的!”这话,算是婉拒了,在苏青岚看来,秦之衍虽然样样都是好的,可是这样子的男子,身份太过尊贵,周围的花花蝶蝶自然也多了些,加上秦王府的那些事情,苏青岚还是不想苏兰芷去受苦的就是。

    嫁高娶低,话虽然如此,但是他倒是宁愿苏兰芷嫁一个平凡些的,普通些的,门第差点都没关系,只要苏兰芷可以幸福快乐就好。

    “呵呵,苏相倒是客气!”听得出苏青岚的拒绝之意,知道苏青岚是不想攀上秦王府这根大树的,秦王妃心里有些失落,无奈的看了秦之衍一眼,那眼神好像是在说,“看吧,儿子,你将来的路,还很长呢,不好走啊!”

    第一次见着自家的儿子被人嫌弃了,秦王妃心里还蛮失落的,不过她也知道苏兰芷是苏青岚和慕容嫣唯一的女儿,当然两人对苏兰芷的疼爱也多些,她也能想通,而且苏兰芷现在还小,不是还有两年吗?这两年,就看自家儿子的努力了!

    秦王妃对苏兰芷倒是满意,虽然要等些日子,不过也是乐意的,这会儿见苏青岚拒绝了,秦王妃倒也没有露出不悦,只是将话题岔开了,“苏夫人,今日我们倒是一见如故,想来日后,倒是可以多多来往的,有空你也去秦王府坐坐,我一定好生招待!”秦王妃作为别国公主,在大苍的人脉虽然是不错的,不过她倒是不大喜欢有些夫人那虚伪的嘴脸,素日里接触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圈子倒是限定了。这会儿遇到慕容嫣,秦王妃惊为天人之外,瞧见慕容嫣倒是如对方的摸样一般的,少了浮华虚伪,待人倒是真诚,而且熟知佛理,秦王妃平日对佛学也是有些研究的,两人聊得倒是很愉快。

    用一见如故形容两人,倒是最适合不过了。此刻慕容嫣的脸上,也褪去了往日的淡漠,换上了点点真诚的笑容,对秦王妃的话,倒是赞同的,“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的,只是我的身子还没有好全,倒是不好去叨扰的。”带着病体去别家,还是有些不礼貌的,慕容嫣这虽然不是病,不过怀着身子,也是不好总是出去的,她年岁大了,倒是比不得年轻的时候,小心些自然是好的。

    “呵呵,这我省得的,等你身子好了再去,我等得的,苏相,到时候,你可别不放人啊!”看着苏青岚,秦王妃倒是可以看出这对夫妻之间的感情倒是极深的,想着传言,秦王妃倒是觉得不尽信的。

    “王妃放心吧,到时候,我不会不放人的!”也是交谈了些时辰,苏青岚第一次和秦王妃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倒是发现,这个秦王妃和传言,倒是不一样的。

    传言秦王妃自恃甚高,所以倒是少有和别人打交道,不过在他看来,秦王妃本人倒是很客气友好的。苏青岚对秦王妃的印象倒是不错,也乐得见秦王妃和慕容嫣来往,也免得慕容嫣总是将自己关在烟云阁,不和外人接触了。

    这样子,倒是不好。

    “呵呵,那就这样子说定了,苏夫人身子不好,以后我常来叨扰就是,苏相到时候可别嫌弃我总是来打搅了!”秦王妃作为母亲,可以说为秦之衍做到这一步,倒是难得了。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和人打交道的性子,如今倒是能为了秦之衍放下身段,亲自拜访相府,就是这份子的爱子之心,也是极其的难得的。

    “秦王妃能时常的来陪陪嫣儿,倒是极好,也免得她总是闷坏了!”多说说话,和外人相处,对孩子和慕容嫣都是极好的,苏青岚也不想慕容嫣总是沉迷于佛学,变得太过出尘,完全的脱离尘世了,那样子会让他感觉对方离他很远很远。

    “呵呵,这是自然!”见自己的目的达到,秦王妃心下欢喜,想着自己可以常常来相府,连带着秦之衍来的机会也是多了的,秦王妃哪里能不开心呢?

    机会,她已经是给儿子创造了,剩下的,可就是秦之衍自己的努力了。

    衍儿,你可别让母妃失望啊!

    ……

    “王妃今日光临相府,如今也快到了午膳的时候,不如王妃就在府内用膳,可好?只是希望王妃不要嫌弃府上的吃食就是了,倒是比不得王府的精致的!”慕容嫣倒是挺喜欢秦王妃的爽朗的,所以也不排斥和秦王妃来往,她这些年的确也是深居简出了些,如今闺中密友也是很少,有了秦王妃,也算是开通了一条路,苏兰芷年岁不小了,她也是该为自己的孩子筹划筹划了。所以如今,慕容嫣倒是要考虑一下,开始和这京中的贵妇人打好关系,也便于将来为苏兰芷相看夫婿了。

    不得不说,在对待自己的孩子,两位母亲的确是费劲了心思了,一心为了孩子谋划,也不过是希望孩子们幸福罢了。

    “呵呵,既然苏夫人相邀,那我也便厚着面皮留下了,不过苏夫人可别妄自菲薄就是,谁不知道苏相对待吃食向来讲究,想来府中的吃食也是极其的精致的,你瞧瞧桌子上的点心都是如此,其他的,也更不用说了。我都挺想见见那厨子的,看看这些点心是怎么做的,吃起来,口感倒是极好,甜而不腻,而且很是开胃,让人吃了,还想继续吃了。”这点心秦王妃倒是喜欢,刚才也是夸赞了的,这会儿听到慕容嫣谦虚的话,秦王妃少不得得拿这事情出来说了。

    “王妃倒是说笑,你想见那厨子,可不就在眼前吗?”女儿的心思,慕容嫣最近可是感受的满满的,见着女儿为了自己操劳,慕容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些年的疏忽,苏兰芷连厨艺,都是极好了的。得知这样的事实,慕容嫣的心里,倒是有些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就在眼前?”看着身边的几人,秦之衍这会儿见着慕容嫣满脸的喜色,倒是有了些猜测了,“苏夫人说的,可是苏小姐?”

    “兰儿倒是孝顺,这些日子我病了,她想尽了法子的给我开胃,也免得我总是吃不下东西了,这些点心,都是她教厨子做的,她也是有心,我这个做母亲的,有愧啊!”厨艺,她没有好生的教过苏兰芷,女红,也是没有好好的教过,甚至连诗书礼仪,她都因为自己的心事,少有参与,可是女儿却能学得如此的好,倒是让她好生意外了。

    这个女儿,实在是太贴心,也太懂事了,懂事的让她,有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很自私,也很不负责任的母亲了。

    “呵呵,我之前还在想到底是怎样的厨子,倒是如此心灵手巧,却不曾想是苏小姐,苏夫人可是好生福气啊,苏小姐如此孝顺,倒是让我好生羡慕的紧了。将来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个福气,可以娶到苏小姐这样子的大家闺秀了。”一句话,带着玩笑,不过却也成功的让苏兰芷面色红了红,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而慕容嫣也笑了笑,眼中,有些期待,又有些担忧了,“兰儿这孩子从小就孝顺懂事,如果可以,我倒是很想一直留她在自己的身边,也免得总是担心她过得不好了。”这女子嫁人,可是关系着一辈子的婚姻幸福,如果一着不慎,也的确是一辈子的不幸了,慕容嫣担心,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苏夫人无须担心了,苏小姐如此钟灵敏秀,倒是难得的好女子,想来将来,定然是会有人珍惜的!”话说间看了眼自家的儿子,秦王妃当然是相信自家的儿子会好好对待苏兰芷的,这点她从不怀疑,不过她这么想,慕容嫣却不这么想了,见着秦王妃看着秦之衍,慕容嫣倒是有些明白秦王妃的暗示,不过假装不在意就是了,“王妃,午膳摆在外间的客厅,王妃觉得可好?”

    “苏夫人随意就好,客随主便,苏夫人觉得怎么好,就怎么是了。”见着慕容嫣也是这个态度,似乎对自家的儿子不感冒,秦王妃有些挫败,想着以前遇到的人,无不都是透露想要和他们府上联姻,可是怎么这苏府的人,倒是好像对她儿子避犹不及似的?

    突然对自家儿子的魅力倒是有些怀疑了,秦王妃纠结的看了秦之衍一眼,觉得自家的儿子如今倒是越发的帅气了,虽然还没有弱冠,却是稳重大方,举止投足间都有着大家风范,倒也不差啊,而且自家的儿子继承了父母优良的传统,倒是专情的很,马上就弱冠了,却没有和其他世家大族的子嗣一样的,房里的通房小妾一大堆的,算是少有的洁身自好了。

    这样的夫婿,倒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更何况自家的儿子身份尊贵,却不自持身份,有了如今的地位,大部分靠的也是他自己的努力,比起那些靠着家族上位的人,好太多了。怎么这苏府的人,却是看不上自家的儿子呢?

    秦王妃也不是因着秦之衍是她自己的儿子就觉得秦之衍优点多多,实在是秦之衍堪称完美,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少有找得出什么毛病,她就不明白了,怎么苏青岚和慕容嫣就是看不上她家儿子呢?

    要是别人看不上还罢了,反正她也没有结亲的打算,可是苏兰芷是秦之衍自己看中的,秦王妃知道秦之衍的性子,如果秦之衍不喜欢某个人,你就是逼着他娶,他眉头都不会动一下的。可是秦之衍如果决定了要娶某人,那就是刀山火海,他也是会去的,秦王妃想着自家儿子的偏执,这会儿看着慕容嫣和苏青岚的态度,不得不说,心里还是很担心的。

    ……

    不过这会儿也不是她表露担心的时候,今日的目的,秦王妃也算是达到了一半了,为将来铺了路,虽然有些被慕容嫣和苏青岚的态度打击到了,不过秦王妃倒是个乐观派,开开心心的和苏青岚慕容嫣用了膳,又坐了一会儿,最后见着慕容嫣面露疲色,秦王妃虽然舍不得离开,却也是不得不离开了,不然也太不识趣了些。

    此刻,辞别了慕容嫣和苏青岚,秦王妃坐在马车上,瞧见秦之衍倒是一脸的淡定,忍不住的,就问了,“衍儿,今日苏相和苏夫人的态度,你可是看到了?”怎么自己心里挺担心的,自家儿子却好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奇了怪了,这主角到底是谁啊?

    “嗯,我知道。”点了点头,秦之衍自然是看出了苏青岚和慕容嫣的态度了,两人虽然欣赏自己,可是却并不赞同将苏兰芷嫁给他就是了。

    看来,这两位长辈,似乎对自己,都是有些忌讳的。

    “那你,可是担心?”怎么一点都看不出对方担心的样子?是对方隐藏的太好了?还是真的太自信了?

    此刻,纵然是亲生母亲,秦王妃也是有些不明白秦之衍了,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有的时候心思,隐藏的太深了,连她都看不出一二了。

    “母妃,苏小姐如今还年幼,一切都还言之尚早,您别担心了。”他是为苏兰芷所吸引,也的确是很喜欢苏兰芷,如今,倒是隐约的有了种想要娶对方为妻的冲动了。但是他知道这事情急不来的,今日苏青岚和慕容嫣的态度更是让他清楚这一点。不过他倒是有耐心慢慢的等的就是了。

    “衍儿,你不是不喜欢苏小姐吧?”反正车内就他们母子两人,秦王妃此刻,倒是也不必顾忌,想到什么,自然也就直接就问了。

    “母妃,这事情我说过了,您可以不用操心的,如果真的需要您操心的时候,我会跟您说的!”知道秦王妃是关心自己,可是秦之衍也是不想秦王妃太过热衷这件事情了,也免得引起苏青岚和慕容嫣的反感了。

    他今日是看出了,苏青岚和慕容嫣对苏兰芷的疼爱,是发自内心的,但凡父母真心的疼爱子女,自然就希望子女的婚姻,是幸福而没有遗憾的。他的身份,注定了他周围的诱惑太多,而且但凡他这样子的皇族子弟,都是妻妾成群的,苏青岚和慕容嫣不了解他,对此有疑虑和担心,有顾忌,他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也正是因为理解,秦之衍不想秦王妃做得太明显了,免得苏青岚和慕容嫣顾忌,防着他了,到时候,反而不好了。

    “衍儿,你……”秦王妃倒是没有想到,秦之衍对苏兰芷倒是少有的慎重,由此就可以知道苏兰芷在秦之衍心里的地位了,见着儿子难得的心动,秦王妃此刻,倒是不好说什么了,“好吧,这事情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以后需要母妃帮忙,直接说就是了。这苏相和苏夫人,可不是那么轻易就松口的!”

    “母妃,放心吧,到时候,少不得还是得麻烦你的!”有秦王妃帮忙,秦之衍自然也得了些便利的,不过这事情还为时尚早,苏兰芷如今才十三岁,就是及笄了,也还得等两年,秦之衍也不想操之过急,也免得弄巧成拙了。

    “你呀,那以后,我是不是就撒手不管了?这相府,我也不用来了?舟车劳顿的,似乎也是麻烦。”今日倒是废了一番功夫的,结果秦之衍倒是让自己少操心,秦王妃当然是有些不乐意了,倒是打趣起秦之衍来,她倒是要看看,秦之衍怎么说了。

    “母妃,您偶尔去和苏夫人说说话,不是很好吗?素日里你的闺蜜倒是不多,有苏夫人和你说说话,倒是极好的,母妃也不会总是觉得无聊了,不是吗?”秦王妃既然和慕容嫣来往了,这对秦之衍是件好事情,这样他见苏兰芷,倒是方便多了,秦之衍自然是不想秦王妃半途而废的。

    “呵呵,你不是不让母妃管吗?怎么,这会儿倒是让我和苏夫人打好关系了?”笑嘻嘻的看着秦之衍,秦王妃难得见到自家儿子前后矛盾的话,此刻心情大好。

    以前还以为自家儿子情窦未开,不识情趣呢,对女子都不上心,她倒是好生担忧,好在如今倒是放下了心来了,见着秦之衍也会对一个女子感兴趣,甚至做出不符合性格的事情,秦王妃终于是可以安心了。

    还好,自家儿子不是冷情之人,自己还是会抱上孙子的,真好!

    “母妃,您这不也多了一个朋友吗?儿子瞧见您和苏夫人聊得来,倒是觉得母妃可以多和苏夫人来往,且那苏夫人又是信佛之辈,母妃倒是可以和苏夫人多多聊聊佛经,偶尔也可以一起相约去拜佛,岂不是很好吗?”知道秦王妃是拿他说笑,秦之衍心里有些无奈。

    “你呀,就是死鸭子嘴硬!”明明就动心了,偏偏还是故作淡定,这摸样,倒是和他父亲挺像!

    “母妃,您就别打趣儿子了!”知道秦王妃也是关心他,秦之衍笑了笑,此刻拿了一块点心就送到了秦王妃的嘴巴前面,堵嘴的意思,倒是格外的明显了。

    “哎,儿子大了,倒是许多事情都不跟娘说了,罢了罢了,我还是闭上我的嘴巴吧,免得遭人嫌了!”笑着吃了点心,秦王妃尝着这味道,想着慕容嫣刻意送给自己的点心,倒是将盘子拿过去了,“苏小姐倒是好手艺,长得水灵灵的,气质超凡,就连这厨艺也是极好的,点心倒是很好吃。不过你不喜欢吃甜食,倒是没有口福了!”

    “怎么会呢?母妃,这点心不甜,儿子倒是喜欢吃的!”随意就夹了一块送到嘴巴边上,秦之衍的摸样倒是享受的紧,秦王妃见着秦之衍为了苏兰芷竟然连平日里不喜欢吃的点心都吃了,顿时有些发笑,“看来衍儿不是不喜欢吃点心,而且看这做点心的人呢!往日我让你吃点心,你倒是一个都不肯沾的,这会儿,倒是吃起来了,苏小姐的手艺,果然是极好的,连衍儿你都肯吃了,倒是难得!”

    “母妃,您就别取笑儿子了!”秦之衍素来淡定,但是毕竟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子,这会儿听到秦王妃的打趣,那淡定从容的面上倒是划过一抹局促,秦王妃见着了,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了,也免得秦之衍不好意思,不过那眼神倒是满是暧昧,看的秦之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免得你恼羞成怒了,倒是不好了。”难得见秦之衍害羞的样子,秦王妃倒是有些好奇的,瞧见自家儿子那如玉般的肌肤倒是泛了点点的粉色,不得不说,自家儿子这样子,那摸样,倒是让人看着,便更加的挪不开眼睛了。

    “……”感觉到秦王妃眼神的挪椰,秦之衍实属无奈,却也不好再说什么,最后,也便只好装作是看外面的景色,秦王妃知道秦之衍害羞,担心秦之衍以后会不好意思了,便也没再说什么,不过脸上的笑容,倒是不断的,看得出,秦王妃此时放下了心中担心的大石,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了。

    难得啊,衍儿素日里也算是稳重的人了,小小年纪,倒是沉稳的紧,如今却露出点点的羞涩和不自在,看来,这苏小姐,果然是衍儿心里之人啊!自己可得好好的帮帮他才是!

    ……

    秦王妃和秦之衍这边的事情,慕容嫣他们倒是不知道的,不过慕容嫣和苏青岚今日看出了秦王妃对苏兰芷倒是不大一般,等到秦王妃走了,慕容嫣看着苏青岚,倒是难得的主动了,“老爷,你说秦王妃今日,到底是何意?”贵为王妃,却主动上门示好,这本就不寻常了,更何况对方今日对苏兰芷倒是格外的热忱,尤其是那话语里有些试探,慕容嫣倒是有些担忧的。

    秦王妃这,莫不真的是为了武成王?可是如果武成王真的看上了兰儿,那他们,该如何是好呢?

    面色有些担忧,苏青岚见了,赶忙就安慰道,“嫣儿,别担心,武成王那么优秀,而且再过没多久他就弱冠了,男子到了他这个年岁,成亲的已经许多了,甚至有些孩子都有了。想来武成王到了弱冠,皇上便会下旨赐婚的,我们的兰儿还小,武成王怕是不会等的。”皇族中人,子嗣是最重要的,秦之衍已经不小了,照理说是该成亲了,可是秦之衍倒是推辞了些日子,以前还好说,他还没有弱冠,倒是可以推辞。可如今秦之衍马上就要弱冠了,倒是容不得他再推辞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秦王妃今日那态度,倒是让妾身有些担心的。”秦王妃才见过苏兰芷不过几次,怎么会对苏兰芷如此的亲密?这京都的女子不少,身份高贵的也不在少数,苏兰芷虽然长得极美,可是毕竟年幼,怎么就入得秦王妃的眼了?

    秦王妃毕竟是南诏公主,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她怎么会那么轻易就喜欢上一个见了没几次的女子?

    “嫣儿无须担心就是,兰儿是我们疼爱的女儿,我们自然是要给她最好的。武成王固然好,可是太过优秀,和他在一起,倒是会很累。而且皇族中人的事情,许多都说不好,我们如今也别杞人忧天了,兰儿还小,纵然秦王妃有这个心思,她也是要等上几年的,这几年,我们好生为兰儿谋划就是,想来秦王妃也不是那等不讲理之人,不会强人所难的。”秦王妃虽然透露这个意思,不过还有两年多的时间,谁知道其中会有什么变化呢?苏青岚可不想慕容嫣怀孕着的时候就忧心过重,这样子,对孩子不好。

    “哎,妾身只想兰儿平凡幸福,武成王虽然是难得的好男子,可是那样子的人太过耀眼,始终都不是兰儿的良配!”秦之衍的确是好,可是,那样的人,正是因为太好,所以才会不适合苏兰芷。

    “嫣儿说得对,你放心吧,这事情,只要我们好好把好关,就无须担心了。这事情,也不过是我们单方面的猜测,秦王妃许是单纯的喜欢兰儿而已。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好!”两人本来还是有些担心的,不过之后的许久,秦王妃倒是没有上门,态度虽然有礼,不过也不过分的亲密,也没有再提秦之衍和苏兰芷的事情,两人看着秦王妃一副没有在意的样子,也渐渐的放下了心了。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也是秦之衍为了消除他们的疑虑和担心,让秦王妃演的一出戏罢了。为的,就是让他们放下怀疑,也免得总是防着秦王妃和秦之衍了。

    “对了,老爷,妾身这些日子身子倒是好多了,妾身明日想去看望父亲母亲,顺便亲口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也免得他们总是担心了。”慕容嫣这些年对父母的亏欠,如今,只想做个孝顺懂事的女儿,少让父母操心了。

    “父亲母亲那里,的确是不好总是瞒着了,如今你的胎儿也是坐稳了,该是让父亲母亲知道了。他们这些日子隔三差五的就让人送来补品和药物,每日都让人过来询问情况,倒是担心你的紧了,既然你身子好了,我们一起去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吧,也免得他们总是担心你!”

    “老爷如此说,可是都答应了?”还以为苏青岚会反对的,毕竟这个孩子,得来不易,而且,也脆弱了些了。

    “我自然是答应的,只是有一条,我们得先问问孙太医,他如果说可以了,我们明日就准备去给父亲母亲请安!”这也是保险起见了,苏青岚如今也算是中年得子了,而且还是期待已久的孩子,自然是不想有任何的差池的。

    “老爷怎么说,就怎么是吧!”

    “嗯,那我晚点让孙太医过来。我瞧着你这会儿乏了,你先去休息吧,养足精神再说!”

    “好,那我先去休息了,老爷也会去休息吧!公务繁忙,却也要顾着身子!”许是今日两人说的话多了,关怀的话,慕容嫣也是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了,苏青岚听了,眼中划过一抹波动,看着慕容嫣,倒是一抹狂喜了,“嫣儿……”

    “老爷先回去吧,妾身要休息了。”那深情的目光,有些灼热了慕容嫣的脸颊,两人许久都没有那么软和的说话,慕容嫣倒是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就想避开了。

    “好,那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了。”知道两人要恢复到曾经的亲密还有一段路要走,苏青岚也是不着急的。

    他们已经蹉跎了十年了,剩下的时间,苏青岚会耐心的等待,等待慕容嫣敞开心扉,重新接纳他的那一天。

    ……

    经过孙太医的允许,第二日,苏青岚,慕容嫣,苏兰芷几人倒是早早的就起来准备了,今日正好是苏青岚的沐休,苏青岚自然是陪同的,一大早的,苏玲月经过昨日的打击,这会儿还是规规矩矩的来请安了,昨日就听说几人要去靖北侯府了,苏玲月虽然想去,不过也知道自己去是自讨没趣,便也没去了,只是看着苏青岚一家三口开开心心要出发的样子,苏玲月的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了,总觉得格外的羡慕,可是这样子的画面,她是永远都不可能拥有了的。

    真的,好不甘心啊!

    “爹爹,你们今日去,可是会回来吗?月儿一个人在家,有些怕……”面色有些向往和委屈,苏玲月故意放大内心的害怕,就是不想苏青岚一家三口抛下她,却去靖北侯府逍遥快活了。

    “家里有那么多人,你别怕,有什么吩咐,直接吩咐人去做就是。”没有说回来,也没说不回来,苏青岚猜测慕容嫣怀孕了,靖北侯夫人得知了,定然是要留下慕容嫣好好休息的,虽然将苏玲月一个人留在家里有些说不过去,但是苏青岚知道,如果带苏玲月去了,苏玲月大概也是被侯府的人孤立的。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要对方去了,也免得到时候尴尬,连带着他也被靖北侯府的人嫌弃了。

    如今是好不容易重拾两府的关系,苏青岚还处在观察阶段,自然是要好好的表现的。

    “爹爹,你们今日,是不回来吗?”像一个舍不得离开父母的孩子一般的,苏玲月眼中有些不舍,苏青岚看着虽然有些不忍心,可是也没有办法了。

    别的地方,倒是可以带苏玲月去的,这靖北侯府,还是算了吧!

    “玲月听话,好好的守着家里,我们尽快早些回来!”也只能这样子敷衍了,虽然,早些回来的可能性很低,不过苏玲月却是信了的,“那好,爹爹,我等着你们回来!母亲,大姐姐,再见,一路走好,帮我向外祖父外祖母他们问好!”虽然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不算是苏玲月正经的外祖父母,不过她毕竟是苏青岚的女儿,这辈分算来,也的确是的。

    “玲月,你回去吧,外面冷!”让苏玲月回去,苏青岚几人上了舒适的马车,里面铺了厚厚的垫子,也是免得颠簸,慕容嫣觉得不舒服了。

    “嫣儿,可觉得还好?够软了吗?可有觉得不舒服?要不要再加一些软垫?”为了今日的出行,苏青岚也算是废了一番功夫的,马车里面什么都有,吃的喝的,垫了许多的软垫,甚至还有那一整张的狐裘,特别暖和柔软了。马车动起来,里面愣是没有觉得颠簸,可见苏青岚的确是为了慕容嫣的舒适,周全的安排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