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是绣的鸳鸯?
    慕容嫣自然是上了马车就感觉到马车变样了,虽然还是以前的马车,但是里面加了许多东西,坐在上面,纵然马车在行走,也一点都不颠簸,看得出,苏青岚为了她今日的出行,的确也是很用心的。

    心里有点暖暖的感觉,慕容嫣知道,这些日子,苏青岚一直都在努力着,努力改善两人的关系,也一直都在挽回两人的感情。心里说不感动,那也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如今两人又有了孩子了,彼此之间的纽带,倒是更深了一层,慕容嫣早已经做不到视若无睹了。

    或许,她该给彼此一个机会的。

    这些日子感受到苏青岚的关心,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决心,慕容嫣想起肚子里的孩子,也无法剥夺苏青岚父爱的权力,心里倒是渐渐的有些想通了,只是心里一直有个坎过不去,所以两人暂时也只能这样子僵着了,“老爷,很好,老爷费心了。”依旧是淡淡的语气,看不出喜乐,慕容嫣将自己的心封闭了多年了,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打开了。更何况,她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两人之间的隔阂已经存在了,慕容嫣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了。

    或许时间,会慢慢改变一些吧,如今,顺其自然就好,她也不会强求,更不会总是禁锢自己的心了。

    佛说一切随缘,便随缘吧。

    “嫣儿,你好生的坐着,这里有些吃的,你想吃了,就说。”过了头三个月,如今慕容嫣的胃口倒是好了些了,饭量也是大了些,苏青岚也是担心慕容嫣饿了,便准备了许多的吃食,慕容嫣见了,笑了笑,点了点头,“老爷,我知道了。”突然就改了自称了,这个自称虽然没有什么,但是苏青岚的眼中,却是划过一抹狂喜了。

    嫣儿她,终究是愿意接受他,不再把他排斥在心门之外了吗?

    嫣儿,你真好!

    “嫣儿……”深情的呼唤,带着点点的小心和紧张,苏青岚生怕刚才听到的,不过是幻觉罢了。

    他的嫣儿,终于是要回来了吗?

    “老爷,有什么事情吗?”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自称,倒是让苏青岚格外的在意了。慕容嫣想着曾经,她也不过是在提醒彼此之间一去不复返的情意,所以刻意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子做,怕是很伤对方的心吧?

    十年前的事情,其实苏青岚也不过是受害者而已,自己不该,连他也责怪的。也是她当初没有坚持,不然,他们也不会走到这样子的一步!

    归根到底,是她将苏青岚推出去的,年少气盛,他们都只想着自己,也是意气用事,倒是将彼此都推得好远,浪费了光阴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当初的她不是那么固执,或许,他们如今,倒是不会蹉跎那许多年了。

    “呵呵,没事,你累了吗?要不要休息?还有一段路要走?”只感觉彼此之间,似乎从昨日秦王妃来了以后,有些什么,好像就变了一样的。苏青岚虽然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是他倒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慕容嫣对他,倒是和善了许多,不像以前那么不冷不热的,总是无视了。

    “嗯,也好,那一会儿到了叫我!”许是之前折腾的多了,如今慕容嫣身子渐渐的适应,每日倒是困得很,这会儿坐在马车上,里面烧着炭炉,倒是暖和和的,让人昏昏欲睡了。

    “好,你好生躺着,我一会儿叫你!”

    “嗯!”迷迷糊糊的就有些睡着了,苏青岚眷恋的看着慕容嫣的睡颜,那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可以那么安安静静的观察慕容嫣,尤其是对方还一副毫不设防的样子,让苏青岚想到了曾经,他们总是相拥而眠,慕容嫣对自己全心的依赖,总是靠在他的怀里,也是这样子,毫不设防的样子,让他的心,偏偏柔软和心动了。

    这样的画面,倒是许久不曾见到了,这些日子,他每一次面对慕容嫣的时候,对方对他总是不搭理的,礼貌有加,可是正是这样子刻意的礼貌,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倒是无法跨越了。

    如今,对方能在自己面前放下心房,躺在自己的身边,倒是让彼此,突然就进了一步了。

    想着慕容嫣一夜之间对自己态度的变化,苏青岚虽然不晓得是为什么,对方突然就想通了,不过慕容嫣能再一次接受他,苏青岚自然是高兴,嘴角倒是不由自主的上扬了,到可以见得他的好心情了。

    苏兰芷瞧见慕容嫣和苏青岚之间的好气氛,心里也是为两人高兴的,这会儿倒是很自觉的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苏青岚宠溺的目光落在慕容嫣的身上,而慕容嫣倒是毫不介意的躺着睡着了,苏兰芷知道,这是慕容嫣放下介怀的第一步,不然,慕容嫣不可能会如此惬意坦然的接受苏青岚的目光的。

    看来,昨日秦王妃来访,也不是全无好处的,只是娘亲此刻,倒是有些想通了。这样就好,虽然爹爹和娘亲完全和好还需要一些日子,不过能这样子,那就够了。

    ……

    到了靖北侯府,因着一早就有人先去报信了,早早的就有人在外面候着了,等到了靖北侯夫人的面前,几人刚进去呢,靖北侯夫人有些责备的声音便传来了,“嫣儿,不是身子不好吗?怎么还出来了?好生在府里养着不是很好?不必要总是来的,身子要紧!”听说慕容嫣病了,靖北侯夫人可是担心,这会儿瞧见慕容嫣,话语里虽然有责备,不过那眼神倒是一直都盯着慕容嫣,一眼都不放过的,生怕错过慕容嫣点点的神色了。

    仔细敲了敲,发现慕容嫣除了神色憔悴些,其他的倒还是好的,似乎还有些胖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了。

    “最近身子不好,倒是让母亲担心了,今日来,也是来看看母亲,免得母亲总是担心。”知道靖北侯夫人的嘴硬心如的,明明是想自己了,当初恨不得直接就去相府看她了,不过是大家拦着罢了,这会儿虽然话语里有些责备,但是靖北侯夫人眼中的担心倒是不假的。

    “你呀,快过来坐着吧,坐我身边,免得冷着了!”虽然如今冬日是快过去了了,但是还是很冷,靖北侯夫人招呼慕容嫣过去坐了,就一直盯着慕容嫣,最后,点了点头,“气色倒是还好,只是许是养了些日子,我怎么瞅着,倒是有些胖了?”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近来一看,可不是有些胖了吗?

    “呵呵,母亲说的极是,我的确是有些胖了。”如今不再吐了,胃口倒是极好的,肚子也开始显怀了,这不是胖了是什么?

    “胖了好,之前你倒是瘦了些,如今长些肉,看起来倒是舒服多了。”见着女儿长肉了,靖北侯夫人倒是不担心的,反而觉得开心。

    身子长肉,不就证明心情不错吗?心情不错,所以吃的好些了,自然也就胖了些了,这是好事情!

    “那母亲,你可还觉得我有什么不同?”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告诉靖北侯夫人这个消息了,不过慕容嫣倒是卖了个关子,靖北侯夫人有些疑惑的看了慕容嫣一眼,瞧着对方脸上的喜色,再看看苏青岚和苏兰芷,都是一脸开怀的样子,她想了想,倒是想不出是什么,“呵呵,青岚啊,你瞧瞧,嫣儿倒是跟我打起哑谜起来了,可是有什么喜事?我瞧着你们脸上倒是高兴,说来我听听,也高兴高兴!”

    “母亲,还是让嫣儿亲口跟您说吧!”知道慕容嫣今日亲自来,就是想亲自告诉靖北侯夫人这个好消息的,苏青岚自然不会就代劳了。

    “呵呵,你们倒还是都跟我打起哑谜起来了,到底是什么喜事?倒是如此开心?嫣儿,你快说吧!”见几人面露喜色,靖北侯夫人满脸的狐疑,偏偏几人又都只是笑,不说,靖北侯夫人倒是有些无奈了。

    “呵呵,外祖母,娘亲不是问您有没有发觉她不一样吗?您倒是看看啊,看看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苏兰芷见着靖北侯夫人此刻一脸的好奇,偏偏自家娘亲这会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不一样的?”敲了敲慕容嫣,除了稍微胖了些,也没有什么了,如今慕容嫣虽然是显怀了,可是这冬日里穿得多,慕容嫣怀孕的月份又小,倒是看不出什么,而且慕容嫣当年几乎是被判了死刑了,靖北侯夫人哪里会往这方面想?

    瞧了半天都没瞧出什么,靖北侯夫人见着自家女儿有些羞涩的样子,脑海里倒是划过点点猜测,不过很快就否定了。

    嫣儿这摸样,倒是有些像的,可是,可能吗?

    心里这会儿着急了,靖北侯夫人也没有了心思猜了,“嫣儿,你倒是说啊,什么喜事呢?别瞒着!”

    “母亲,您又要做外祖母了!”一直都很想告诉靖北侯夫人的事情,要不是最近身体不好,为了孩子着想,慕容嫣也不会瞒着了。

    “什么?你,你说什么?”靖北侯夫人听了慕容嫣的话,倒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了。

    嫣儿她,真的怀上了?可是当初生下兰儿的时候不是很难再怀上了吗?怎么会?

    而且,嫣儿不是还没有和青岚和好吗?怎么就怀上了呢?

    “母亲,女儿怀孕了,已经四个多月了……”在屋子里养胎了许久,如今倒是好不容易可以出门了,孩子也算是稳定,慕容嫣的一颗心,倒是放下了不少了。

    “四个多月?你,你倒是瞒得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脸上满是欢喜,慕容嫣中年怀孕,虽然是有些凶险,但是毕竟是好事,靖北侯夫人当然是开心了。

    如今嫣儿这一次生下儿子,那么将来,她也可以放心了。就是走,也走得安心了。

    “这个孩子,来的倒是意外,我也是没有想到的,不过他既然来了,我身子弱,太医吩咐得好生的躺着养胎,所以倒是不好告诉母亲,让母亲跟着担心了。”这自然也是一个原因了,另外的原因,慕容嫣不说,靖北侯夫人也是了解的。

    “你呀,既然怀了身子,今日怎么还舟车劳顿呢?既然太医嘱咐你好生的躺着养胎,你今日,可是不该出来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如何是好?”之前倒是没有觉得什么,这会儿听慕容雅怀了身子,却有些坐胎不稳,靖北侯夫人倒是有些后怕了。

    这万一要是出事了,可如何是好啊!

    这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小心?

    “母亲,您就放心吧,我已经静养了许久了,如今四个多月了,胎儿倒是渐渐的稳定了。而且我今日来,也是经过太医同意的,您放心,我不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的!”对这个孩子,她虽然最初的诧异的,不过那么些日子以来,她对这个孩子,倒是越发的期待了,她很希望看到孩子出世,自然也是会竭尽全力的去保护这个孩子了。

    “你呀,怎么就那么任性呢?这怀了身子可比不得平日,而且你如今倒是比不得以前了,年岁大了些,怀着身子也是凶险,更何况当年你的身子也是受损了的,如今不好好的养着,倒是出来这里,我知晓你孝顺,可是如今,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以后万万不可任性了!”慕容嫣如今也是三十多岁了,倒是不小,怀孩子本来就凶险,慕容嫣年岁大了,可是更加马虎不得了。

    “母亲,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今日来也不过是想亲口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也免得母亲总是担心我的身子了。这些日子是因为养胎才会一直以生病为借口的,虽然万不得已,可是却还是让母亲担心,我内心很是愧疚。所以今日也是想和母亲分享这个好消息,让母亲也开心开心。”父母的养育之恩,她倒是无以为报,却总是让父母担心,慕容嫣知道,自己没有儿子,一直以来,不仅仅是她的心病,也是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的心病了,如今这个孩子是希望,慕容嫣知道这个孩子的意义所在,更知道,这个孩子的到来,意味着什么了。

    “你呀,这事情,你让人来告知一声就是了,如今你也是双身子的人了,以后可别这么任性了,免得大家担心,知道吗?”看着慕容嫣,靖北侯夫人的又担心又开心了,担心的是女儿的身体是不是承受得住,开心的自然是女儿又有了希望,有了依靠。

    如果能够一举得男,那么慕容嫣将来有了儿子依靠,也不用再去忌惮苏振华和苏玲月了,而有了嫡子,苏振华这个庶长子也就失去了意义,很多事情,也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母亲放心,以后不会了。”今日也不过是想安了父母的心了,以后,慕容嫣自然还是会以孩子为重了。

    她知道,自己今日是有些任性,可是作为女儿,还是一个让父母不省心的女儿,她今日,也是想要表达自己的一片孝心了。

    “好了,今日你就别走了,先在这儿好好的休息几日,过几日我再让人送你回去。这几日你就在这里,我找几个嬷嬷好生的照顾你吧,也免得你倒是什么都不顾及了。”直接就发了话,靖北侯夫人可没给人反对的机会,慕容嫣也知道靖北侯夫人是担心她的身体,想亲眼看几天才放心,自然也不会反对,“那是自然的,好些日子没见母亲了,我也想母亲了。”

    “嗯,青岚,我留下嫣儿和兰儿几日,你不会反对的吧?”大苍虽然对女子倒不是格外的苛刻,也不是严禁女子回娘家,但是出嫁的女儿,总是回娘家也是不好,需得得到丈夫和婆婆批准才是。不过慕容雅如今和苏青岚倒是单独住在相府的,倒不必要得到老庆王妃的批准了,不然也是一件麻烦事情。

    “母亲就是不说,我也是会让嫣儿他们住几日的,也好陪陪母亲,母亲也可以好好的告诉嫣儿一些事情,多说说话,免得嫣儿总是闷坏了!”因着怀孕,慕容嫣倒是不能像以前那样子总是跪着礼佛了,偏偏慕容嫣习惯了每日都要拜许久的佛,这些日子不能总是跪着,单单是拿着一本佛经在看,倒是有些不大习惯的,所以有的时候,难免脾气,也有些暴躁了。

    不过这都是正常现象,苏青岚自然是想让慕容嫣多些说话的人,也免得烦闷了,影响身体。

    “嗯!”接下来,靖北侯夫人话突然就多了起来了,倒是一直跟慕容嫣说些注意事项,也免得慕容嫣忘记了。

    慕容嫣这些事情其实是知道的,不过时间长了,这些年诚心礼佛,对许多事情都不大关心,倒是也忘得差不多了,这会儿认真的听着,母女两倒是很开心,最后,靖北侯夫人也是见苏青岚和苏兰芷在一旁说不上话,便将两人给打发走了,苏青岚去找了靖北侯,苏兰芷则是被闻声而来的慕容香拉走了。

    “好姐姐,你终于是来了,走走,我们去看看大姐吧!”慕容嫣怀孕的消息,也只有靖北侯夫人和她身边的侍女知道,靖北侯夫人也不想大肆的宣传,所以也就只是等着一会儿再告诉其他人了,也免得横生枝节,多了许多的麻烦了。这会儿慕容香也是听说苏兰芷来了,匆匆赶来的,倒是不知道慕容嫣怀孕的事情。

    “呵呵,好啊!”因着慕容嫣的身子越发的好了,孕吐也少了些,吃饭也有胃口了,苏兰芷嘴角倒是开心,连带着脸上,都露出了明显的笑容,看的慕容香倒是有些诧异了,“兰姐姐,刚才我瞧着祖母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怎么你看起来,也是格外的开心的?”苏兰芷素日里笑着的时候也是淡淡的,让人看不真切,此时此刻倒是笑得明显,慕容香有些疑问,也是正常的。

    “谁让你来晚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哎,我一早就想来的,只是一早母亲就拉着我陪大家练刺绣,你都不知道,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出来的!这会儿大姐还在练呢,我们过去陪陪她吧,我看她好可怜的!”刺绣这东西,虽然是女子的必备品,但是慕容香不喜欢,自然是觉得麻烦,每一次坐下来刺绣,就觉得是一种折磨。

    “好好,我陪你去!”

    “那兰姐姐,你快告诉我,今日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怎么你们都那么开心?”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祖母身边的人各个脸上都是笑开了花了的,连祖母也是,这事情,很不正常啊!

    “好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我们去看看雅姐姐吧!”知道慕容香这人好奇心重,苏兰芷偏偏就不告诉对方了,让对方绞尽脑汁的去猜,这样子才有趣!

    “我的好姐姐,你告诉我嘛,好不好,你这样子,我会吃不下,睡不着的!”慕容香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也会有那么挪椰自己的一天,顿时觉得心痒痒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了。

    “不用等到你吃不下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对了,雅姐姐最近的女红可是有进步了?她最近还好吗?”倒是有些日子没见了,挺想念的。

    “哎,你去看了就知道了!”苏兰芷瞧见慕容香一副无奈的表情,本来是有些不明白的,不过等到了慕容雅的闺房,看见慕容雅锈的那东西,苏兰芷突然就明白,慕容香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雅姐姐,你这绣的,是鸳鸯吗?”怎么她看着,却像是野鸭?这话苏兰芷是不好说的,免得打击慕容雅了。

    看来,对方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天分了,学了这好些日子了,倒是没有什么进步就是了。

    “兰儿,你能看出来这是鸳鸯?”绣的时候一直被慕容香嫌弃是野鸭,慕容雅早就觉得很没有面子了,一直和慕容香争论,这会儿听见苏兰芷看出自己绣的是什么,慕容雅倒是得意的对着慕容香笑了笑,那样子,倒好像是慕容香眼拙看不出了。

    “嗯,这两只在一起,可不就是鸳鸯吗?”慕容雅马上就要及笄了,倒时候就要准备嫁妆,这鸳鸯慕容雅自然是要自己绣的,这会儿慕容雅好好的学,也是正常的。

    不过,学了那么久,还是这个样子,苏兰芷都不得不佩服慕容雅的勇气了。

    “哈哈,大姐姐,你听到了没有?兰姐姐可不是看出了你绣的是什么,人家是猜的!雅姐姐,你瞧瞧,你这手艺,可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慕容香这些日子被逼着陪慕容雅练习刺绣,每一次看到慕容雅绣出来的东西,想着席乐荣那张看不清楚颜色的脸,慕容香就觉得挺好笑的。

    其实她说吧,他们不适合这些,不过大人们非得逼着,倒是弄成这个样子,何必呢?

    “香儿!”无奈的看着自家妹妹那取笑自己的样子,慕容雅也知道自己绣的东西见不得人,面色有些尴尬,瞧着苏兰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自己的 绣品给藏着了,“兰儿,你坐吧,刚才我本来是想去看你的,只是你也看见了,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呢,母亲最近管我管得紧,我都好些天没有好好出去了,倒是闷得慌。今日你来了,我也好放松放松了!”

    苏兰芷将慕容雅的动作看在眼里,也是知道慕容雅不好意思,没有点破就是,“雅姐姐就要及笄了,不知道想要什么礼物?”这在大苍,女子及笄,闺蜜可是要送礼的,这样子也显得亲密,苏兰芷有此一问,也是想知道,慕容雅的心思罢了。

    “呵呵,你随便送什么吧,你送的我都喜欢!”知道苏兰芷心灵手巧,慕容雅也不提要求了,反正苏兰芷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她喜欢的东西,她相信苏兰芷能猜得到的。

    “呵呵,那好,那我就自己准备了!”眼睛倒是不经意间看到桌子上的字画,苏兰芷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慕容雅却还是注意到了苏兰芷的眼神了,有些不好意思,“最近母亲总是逼着我学习女工和练字画画,说这些都是女孩子的门面,要是太差了,以后会遭人嫌弃的!”脸上有些囧意,慕容雅在经过秦之衍一事的时候,一直都觉得自己比不上苏兰芷,这会儿见着自己的拙作被苏兰芷撞见了,心里当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不过也都怪我,这些年一直都淘气不肯学,如今什么都学不好,倒是让母亲担心了。”女儿家长大了,自然也懂事了许多,慕容雅最近倒不像以前那样子上窜下窜的,像个猴精一样的,现在安静了许多,也淑女了许多,不过苏兰芷觉得,还是以前的慕容雅,更加惹人喜爱了。

    “其实雅姐姐你会的东西很多,人各有所长,这女红书画虽然是门面,却也不一定能反应出一个人的本质的。我倒是觉得雅姐姐以前是极好的,率性而为,倒是大方得紧,比起如今总是被困在闺阁,要好许多了。大姐姐其实不必在乎这些表面的,做自己就好了,这些女红书画,尽力就好,实在学不来,左不过这些我们动手的也少,以后也可以让丫鬟们帮着做的,雅姐姐不要太担心就是。”知道慕容雅小女儿的心思,难免有些走入了死胡同了,苏兰芷倒是想开导对方一下,免得慕容雅失去了本心了。

    她还是最喜欢以前那么率真的女孩,没有什么烦恼和忧愁,倒是不同于寻常的大家闺秀,别有一番魅力所在了。

    她相信,这个世间,也定然是会有懂得欣赏慕容雅的人存在了。

    “呵呵,你说的其实也是。只是母亲对我的期望颇高,也是希望我能多一些傍身的技能,以前她对我约束的少,也让我过了那么些年快乐的日子了,如今她让我这么做,自然也是为了我好的。我也不想让她失望就是。”慕容雅这一来是为了孝顺,二来,自然也是少女情怀,希望自己在郎君面前,可以展现最好的一幕罢了。

    “雅姐姐这样子想,倒是极好的,只是也不要逼得自己太紧了,凡事尽力就好!”

    “是呀,大姐姐,其实我觉得你还是适合舞剑,那样子挺好的,这些女红啊什么的,其实不大适合你!”慕容香毕竟还小,自然也就定不下心来,这些日子学习女红,她倒是觉得无趣的紧了,可是偏偏得学,她也很无奈啊!

    “好了,知道你手痒了,一会儿我陪你过几招,行了吧?”就知道自己这些日子少有和慕容香过招,慕容香有些无聊了,慕容雅今天高兴,便也想着陪陪慕容香了。

    “哈哈,好啊,大姐姐,你可要说话算话啊,如今兰姐姐也是在呢,你可不许反悔!”

    “成,我不反悔,正好兰儿也在,等一下让她做个见证,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输谁赢!”

    “好啊好啊,大姐姐,一会儿你可别说我没让你啊,你最近荒废了武功,怕是要被我打惨了!”

    “这可不一定的,到时候,你瞧瞧我的厉害吧!”

    “那我等着!”

    ……

    苏兰芷瞧着这姐妹两个相谈甚欢的样子,眼中倒是有些羡慕了。

    这就是至亲的姐妹吧?自己一直都不曾有至亲的姐妹,如今娘亲肚子里的,便是自己唯一的至亲弟弟或者的妹妹了,她倒是希望是弟弟,这样子,娘亲和爹爹之间的阻碍和麻烦,也是会少许多了。

    “对了,淑儿妹妹呢?怎么今日,倒是没有看到她?”想着那个娇小可爱的小人儿,苏兰芷倒是有些想念了。

    素日里倒是经常看见她和慕容雅几人在一起的,怎么今日倒是没有?

    “二婶病了,淑儿在照顾二婶呢!”说道李柏萱,慕容雅和慕容香的脸色,都有些黯然了。

    “二婶病得很重吗?”怎么两人的脸色,倒是不好?

    “是有些重了,二婶的身子本来就不好,前些日子二叔新纳了一个小妾,宠爱的紧。如今这天气冷,二婶身子本来就虚,那一日被气了,大半夜的二叔就被那小妾叫走了,听说二婶吹了一夜的冷风,便病着了。这都一个多月了也不见好,祖父为着这事情,差点没把二叔打死,祖母也总是叹气,如今二叔倒是后悔了,只是二婶这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好了。”感染风寒,本来就是很严重的事情了,再加上李柏萱的心思本来就重,这会儿,倒是不得好了。

    “怎么这事情,我们却不知道?”二婶都严重到这地步了吗?

    “祖母说小姑姑身子本来就不好,所以也没让人去说了,免得你们担心。”

    “那可是请了太医了?”

    “请了的,太医只说是好生的养着便是了,不要动怒,也不要受寒了,如今二叔倒是悔得紧,寸步不离的守着二婶,可是这样子,有用吗?”慕容雅和慕容香几人倒是有些看不惯慕容渊的花心的,这府中的人,其他的倒是都没那么多花花心思,偏偏这慕容渊倒是极爱美人,姬妾无数了,之前出了的事情好了些日子,可是那一日老毛病又犯了,还真的是……

    “我们去看看二舅母吧!”想起记忆中那个柔弱的女子,苏兰芷的心里也是有些叹息的。

    那样子的女子,熟读诗书,注定了比一般的女子要多一份愁绪了和细腻,偏偏所嫁之人,倒是一个花心之人,也难免不会多想了。

    其实苏兰芷挺不能理解的,靖北侯也不算是花心滥情之人,而其他的几个舅舅也是的,怎么这二舅舅,倒是异类呢?

    “也好,今日我们还没有去看的,淑儿最近照顾二婶也辛苦,我们去陪陪她吧!”

    “嗯,走吧!”

    ……

    苏兰芷再一次见着李柏萱和慕容淑的时候,都有些不认识了,两人都瘦了许多,尤其李柏萱,瘦弱的似乎连起身,都是有些辛苦了。

    “雅儿,香儿,还有兰儿,你们怎么来了?快坐吧,淑儿,去给你的几位姐姐倒些热茶……”声音虽然是连贯的,不过没有什么气,苏兰芷瞧着对方,发现李柏萱的身子亏损的厉害,面色忧愁,想着这李柏萱的性子,苏兰芷的心里,倒是有些猜测的。

    其实病倒是不是大病,关键是心思重,所以才会久久无法 痊愈吧?

    “二婶,您今日,可是好些了?”

    “是啊,二舅母,您别忙活了,好生休息才是!”

    “呵呵,我这身子就这样子,不争气的,好好养着,总归是好的,你们吃些热茶吧,桌子上有点心,一路走来,也是吹了不少冷风了,倒是辛苦。”

    “不辛苦,之前不知道二舅母病了,今日知道了,自然是要来看看的。”瞧着李柏萱,脸色倒是奇差,整个人也瘦了一大圈了,虽然是躺着的,气息也是格外的薄弱,苏兰芷瞧着,都有些不忍了。

    再这样子拖下去,怕是不好啊。

    “呵呵,你有这个心就好了,对了,今日你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你母亲一起来的?我倒是许久没有见着她了,听说她身子也不好,不知道这会儿,好了没有了。”李柏萱没有嫡子傍身,丈夫又是一个花心的,这些年压力本来就大,她本就是心思重的人,时间长了,倒是压抑的紧,这一次的事情,也是刺激了她,所以她倒是一时之间,全部发作了起来了,病势凶猛,整个人的命,都去了一大半了。

    “二舅母放心,母亲已是好了许多了,今日母亲也是来了,想来母亲一会儿知道二舅母病了,会来看望二舅母的。”

    “呵呵,她病刚好,就好。只是还是别来了,免得过了病气,倒是影响了身子了。”对方倒是比自己幸福,同样是没有儿子,可是丈夫却是一个贴心的,倒是少了许多烦恼,而自己呢?

    想着自己的命运,李柏萱的心情,还真的是很不好受的。

    “二舅母也别担心了,只是小小的风寒,二舅母放宽心,好生养着就是了,淑儿妹妹还小,还需要二舅母,二舅母还是好好地养着才是,我瞧着淑儿妹妹也是憔悴了许多了。”看着慕容淑,本来就是半大点的孩子,继承了母亲,身子也是一个瘦弱的,这会儿因为担心,倒是更加的瘦了,苏兰芷倒是怀念慕容淑曾经的笑容了,今日进来都没见慕容淑笑过,苏兰芷心里挺心疼的。

    “这我知道,只是我这身子,不争气啊!”虽然知道自己心思太重,总是不见好,可是李柏萱就是停止不住去想那许多的事情,弄得自己的身子,倒是越发的差了。

    “二舅母放宽心好生养着,会好的。”苏兰芷重生以后可是非常认真地 钻研了医术,看过不少医术,也仔细的推敲了,此刻也看得出一二,便也希望可以好生的安抚一下李柏萱了。

    “呵呵,倒是让你们这些晚辈也跟着担心了,咳咳,咳咳咳……”

    “娘,您别说话了,喝口热水吧!”听着李柏萱的咳嗽声,慕容淑的心都提起来了,赶忙倒了一杯热水递过去,眼中倒是泛着点点的晶莹,真的担心,李柏萱真的就那么去了,那她就只有一个人了,该怎么办呢?

    “淑儿,别担心,我没事,乖,别哭啊!”知道自己的病让女儿担心了,女儿脸上的笑容也少了许多,李柏萱心里愧疚极了。

    “娘,您可一定要好起来啊!”慕容淑毕竟还小,真的很害怕这生离死别的事情,尤其是最近总是听人说李柏萱病了这好些日子了,怕是不好,慕容淑就更加的担心了。

    “傻孩子,我不会有事的,别哭了,让人看着笑话!”知道自己是让女儿担心了,李柏萱心里满是歉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