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希冀
    从李柏萱那里出来,苏兰芷几人心情都不是特别的好,总觉得有些压抑着,最后,还是慕容香有些忍不住了,“淑儿妹妹可真可怜,二叔素日里最是不着调,二婶那么好的人,就不知道他怎么就不喜欢了,总是带进来这许多的小妾,弄得二房总是乌烟瘴气的!”

    慕容香最快,心思也最是单纯,说话自然也没多少顾忌,倒是慕容雅,虽然觉得慕容香说的没错,可是却也不得不制止的,“香儿,二叔是长辈,我们不可议论长辈的是非!”纵然慕容雅也觉得慕容渊是风流了些了,可是对方是他们的长辈,他们作为晚辈,自然是不好多说什么的,传出去了,于他们,也是不好的。

    “可二叔这样子,倒是有个长辈的样子啊,这不是起了个坏头吗?大姐姐你那日也见着了,祖父和祖母都气得都成差点病了,二叔这一次,的确是做的过了些了。前些日子那姨娘闹出那桩子事情还没有多多久呢,如今又这样,二婶那么好的人儿,还有淑儿妹妹,我真的觉得他们好可怜!”其实归根到底,也还是李柏萱没有生下儿子,所以慕容渊风流,也有借口,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自然也不好多说了。

    可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也的确是有些过了的。

    “好了,别说了,被人听到成什么样子!”慕容雅最近是稳重许多了,换做以前,她估计也是会跟着慕容香起哄的。这会儿却制止了慕容香的话,慕容香看慕容雅的脸色有些严肃,也知道自己不好再说什么,便也只好闭上了嘴巴了,只是脸上,却是颇有不忿的。

    几人正出了二房的院子,就看到慕容渊走了过来,也许是因为最近真的是被李柏萱吓到了,慕容渊的脸色也不大好,瞧着苏兰芷几人,脸上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雅儿,你们来了,怎么不多坐一会儿,陪陪你们二婶?”最近面对李柏萱,瞧着记忆里体贴舒心的妻子如今越发的瘦了,脸色也是苍白的可怕,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慕容渊虽然是有些风流,但是也不是对李柏萱没有情意的,心里也是有些后悔了,最近总是守着李柏萱,生怕李柏萱出了什么事情,那他真的就遗憾终生了。

    “二叔……”见着是慕容渊,慕容香的脸色颇有些不悦,慕容雅扯了扯她,对着慕容渊很是恭敬,苏兰芷也是瞧着慕容渊,看着对方的确也是不大好。也知道慕容渊也不是完全无情无义的男子,只是他生性风流,于妾侍上可能爱好了些,这其实在大家族中也没有什么,只是李柏萱偏偏是个心思重的,加上又没有儿子傍身,有些担心,思虑过多了,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也是在所难免的就是了。

    偏偏自己这个二舅舅又是一个不懂女子心思的,只顾着自己快活了,如今这样子,也是这两人,交流的不够了。

    “你们怎么就走了?你们二婶这些日子病了,只能躺在床上,淑儿也陪了她好些日子了,你们多坐坐,陪他们一下也好,也免得他们无聊了。”也是觉察到慕容香脸上的不悦,慕容渊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尤其是想着最近慕容淑对他,也没有了以往的亲密,每一次见着他,好像都避犹不及的样子,还真的是挺伤他这个做父亲的心的。

    看来自己最近,的确是过了些了,以后,他得注意一下了!

    “二舅舅,二舅母身子不好,我们也不好总是打扰,免得叨扰了二舅母的休息了,也不敢久留,以后有机会,我们会再来看二舅母的!”苏兰芷瞧着慕容渊脸上挂着的愧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觉得慕容渊作为丈夫,的确是有些不合格罢了。

    不过世家大族的男子大抵如此,慕容家的人已经算是好很多了,比起那些妻妾成群的,慕容家的男子,已经好太多了。

    “那好吧,你们有空常来坐坐,也好陪陪他们。”也是想李柏萱有人说说话,心情好些,这样子病就好些了,慕容渊最近看着李柏萱瘦了,突然就想起了两人曾经甜蜜的种种,越发的觉得自己最近真的做得太不对了。

    “嗯,那二舅舅,我们先回去了,您去看看二舅母吧!”

    “好!”说这个字的时候,苏兰芷明显的看到慕容渊的面色有些僵硬,苏兰芷猜也猜得出慕容渊最近在李柏萱和慕容淑那里怕是讨不得好的,不过这是慕容渊自作自受,她也不会同情就是了。

    ……

    回去的路上,几人也是因为李柏萱的事情,心情都有些压抑,也没说什么话,不过碰到了慕容嫣,几人赶忙就围上去了,“小姑姑,你怎么过来了?”瞧着慕容嫣,几个孩子敏感的觉得有些不大一样的地方,但是他们毕竟还小,看不出来就是了。

    “是啊,小姑姑,您的身子好了吗?前些日照计听说您病了,我们上次去看您,您的气色还不是很好,今日倒是好些了,可是都康复了?”

    “嗯,好多了,我这会儿要去看二弟妹,你们可是从那边刚刚过来的?”瞧几人走路的方向,慕容嫣便猜出了,几人听到慕容嫣要去看李柏萱,纷纷求着慕容嫣好好陪陪李柏萱,慕容嫣自然一一都答应了,几个孩子这才是罢休了。

    希望小姑姑可以好好的劝劝二婶吧,两人年岁相仿,想来也是能说得上话的。

    ……

    今日来靖北侯府,虽然因为李柏萱的事情,心情有些压抑,不过午间的时候,靖北侯夫人宣布了慕容嫣有喜的好消息,倒是驱散了不少的阴霾,大家最近都因为李柏萱的事情弄得颇有些不愉快,这会儿,赶忙纷纷给慕容嫣道喜了,“呵呵,倒是没有想到小姑子有喜了,我这也没有什么准备,这块玉跟了我许久了,就送给小姑子吧,希望这个孩子可以乖巧平安!”事出突然,之前靖北侯夫人也没有透露出半点的消息,大家这会儿便将随身的东西都送给了慕容嫣作为恭贺之礼,慕容嫣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大嫂,你太客气了,这块玉我瞧着你戴了许久了,你还是守着吧,这孩子还没有出生,可不能惯着他了!”

    “这可不行,你怀孕可是大喜,这玉我可是去云来寺开过光的,极其的灵验,你拿着就是了,我也少有送你礼物,你别嫌弃我小气就是!”慕容嫣怀孕,对大家来说,那可都是天大的喜事了,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自然都是开心的。

    慕容嫣见席乐荣态度坚决,最后也只好收了,“大嫂的美意,我在这里谢过了!”

    “呵呵,你拿着就好,赶紧戴上吧,保佑你平平安安的!”

    “嗯!”人逢喜事精神爽,慕容嫣最近脸色的笑容也是越发的多了,再一次为人母,慕容嫣如今的心境竟然也是和从前一般的,对肚子里的孩子,越发的期待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不过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一样喜欢的。

    ……

    在靖北侯府小住了几日,这几日,靖北侯夫人每日都让人准备补品给慕容嫣吃,将府里那些好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变着法子的想要给慕容嫣好好的补补,慕容嫣看着这些补品不要钱一般的往她这里送,虽然有的时候并不想吃,可是盛情难却,慕容嫣也只好都吃了。

    大家对慕容嫣格外的照顾,许是知道这一胎来的不容易,慕容嫣的院子如今,如今也是派了伶俐的下人伺候着,院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免得慕容嫣摔倒了。

    席乐荣也常常来陪慕容嫣说说话,聊聊育儿经,靖北侯夫人也是常常的拉着慕容嫣话家常,大家对慕容嫣都格外的照顾和亲密,住了几日,慕容嫣觉得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兰儿,你可是想家了?”盛情难却,慕容嫣虽然知道大家都是关心她,可是这样子热情,慕容嫣还是有些吃不消了。所以住了几日,慕容嫣也是想回去了,也免得自己一直住,弄得大家各个都迁就她,太过打扰了。

    “娘,您是觉得外祖母他们太过热情了,不想麻烦他们了吗?”苏兰芷一眼就看出了慕容嫣的心思了,说实在的,靖北侯夫人自从得知慕容嫣怀孕以来,对慕容嫣的要求,也比往常严格了,平日也不许慕容嫣快步走路,甚至都是自己来看慕容嫣,还让人总是来陪慕容嫣说话,也免得慕容嫣无聊了。

    可是这样子,他们毕竟是客人,太过叨扰了主人,想来慕容嫣也是会觉得不适应的。

    这太热情了,的确也是不好招架啊!

    “母亲年岁大了,总是劳烦她老人家来看我,我心里有愧,大嫂要管偌大的侯府,事情本来就多,可是每日都还抽出时间来陪我。还有二弟,二弟妹身子不好,他得照顾着,还要来关心我,这样子,实在是太过打扰了。而且我们在这里住了些日子了,也是该回去了,兰儿,你觉得呢?”知道大家都很看重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来得实在是不易,等了十多年,才终于是来了,慕容嫣也知道这个孩子的珍贵,可是大家都这样子小心翼翼的,慕容嫣还是有些不大习惯,也有些不自在了。

    这里虽然是她的娘家,可是她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了,经常回来已经很打扰了,如今还让大家跟着她担心,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娘您说得对,可是看外祖母的意思,是想让您再好好的休息休息,这里有人照顾着,她似乎不大希望你就回去了,这可怎么办呢?”如果可以,靖北侯夫人怕是巴不得慕容嫣都在靖北侯待产算了,看靖北侯夫人这紧张的样子,苏兰芷为慕容嫣欣慰的同时,也是觉得有些头疼的。

    “这事情,我晚间的时候再好好跟母亲说说吧,总是住在这里也不是回事情,相府也有许多的事情,虽然如今都有序的进行,但是家里总没有个指挥的人也是不好。想来母亲也是会理解的,我们今日就可以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候跟母亲说了,我们明日早上就回去吧!”如果呆在这里反而给人惹来麻烦了,慕容嫣自然是不想的。

    娘家人虽然也是她强有力的后盾和依靠,可是她也知道,父母和哥哥嫂子,弟弟弟妹们也是有自己的事情的,她总不好老是让人迁就她了。

    “娘您说得对,收拾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嗯!”到了晚膳的时候,慕容嫣当着大家的面就说自己要回去了,靖北侯夫人自然是舍不得,不肯放慕容嫣走,慕容嫣好说歹说,说了许多理由,大家见慕容嫣坚持,最后也只好妥协了,不过靖北侯夫人还是留了慕容嫣说了好一会儿的贴心话,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了慕容嫣走了,第二日慕容嫣和靖北侯夫人几人用了早膳,大家也只好送慕容嫣出门了。

    “嫣儿,你如今比不得以前了,凡事慎重些,孩子要紧!”女儿这一胎,靖北侯夫人看得是极重的,这可关系到慕容嫣和苏青岚将来的幸福,她怎么会不紧张呢?

    “母亲放心吧,女儿知道!”

    “小姑子,你有什么事情,就让人回来说一声,大家都是家人,也没有什么瞒着的!”席乐荣快言快语,说的也是最直接也是最贴心的话了,慕容嫣听了,想着席乐荣最近对自己的照顾,也是颇为感动,“大嫂,放心吧,如今家里麻烦你了。”

    “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

    “青岚,我把嫣儿好生的交给你了,你这一次,可一定要好好的待她,知道吗?”女儿怀孕,在靖北侯夫人看来,这对慕容嫣和苏青岚就是一个契机,她希望,女儿女婿可以和好,将来慕容嫣生下儿子,地位巩固了,那她,也可以放下心来了。

    “母亲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好嫣儿的!”

    “好好,我信你!”

    ……

    大人们在一边话别,苏兰芷那边,慕容雅几人见着苏兰芷要走了,也是很舍不得的,“兰儿,你也才来了几日,怎么不多住几日呢?小姑姑不是有孩子了吗?怎么不好好休息就走了?”

    “来了好几日了,我们也是该回去了,相府总不好总是没有女主人在的!”

    “可是兰姐姐,我舍不得你啊,这几日你来了,母亲也不逼着我和大姐姐绣花了,你这一走,我们不是又得遭殃了?”慕容香最舍不得苏兰芷走了,最近她可以经常陪苏兰芷,也不用每天都去绣她觉得很烦躁的刺绣,整个人就好像脱缰的马一样的,轻松自在,好不快活!

    “呵呵,好了,以后我还会再来的!”

    “哎,看来我又得每天和大姐姐被关在屋子里绣花了,没劲!”撇了撇嘴,对慕容香来说,这刺绣,的确是个折磨!

    她还宁愿蹲马步呢,都比这好!

    “香儿,你也别这么说,其实学一点也好,你不要那么排斥,这样子你就不会讨厌了,也不会觉得烦躁了。换个心态就好!”知道慕容香比慕容雅还要不喜欢女红一点,苏兰芷无法改变慕容香要学女红的现实,只好教对方去适应了,也免得总是郁闷。

    “哎,可是我喜欢不起来啊!”比起刺绣,她更喜欢舞鞭子,那样才有趣!

    “不喜欢慢慢培养兴趣就是了,你想想啊,如果你哪天可以用自己的手绣出精美的图案,就好像你拿鞭子舞出不一样的舞蹈一样的,其实也都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这女红你是逃不掉了,不如好生的学,学得好与不好倒是没有关系的,偶尔可以绣那么几件东西,将来你也好送给我做礼物啊,你不是总是羡慕我的香囊吗?所以总是跟我讨要,但是你想想啊,你如果自己会做了,那你岂不是可以做出更多的花样了?”慕容香也是小孩子心性,还没有定型,学学刺绣,静一下心,苏兰芷觉得也是不错,不然这样子跳脱的性子,虽然苏兰芷很欣赏,但是毕竟被这个世界所不容,苏兰芷担心慕容香以后会过得不好。

    “好了,我知道了,我试试吧!”其实席乐荣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就是没有苏兰芷那么让她接受就是了,此刻瞧着苏兰芷要走了,马车也过来了,慕容香实在是舍不得,“兰姐姐,你别走好不好?”苏兰芷每一次来,他们府上就格外的热闹,慕容香特别喜欢热闹,当然舍不得苏兰芷走了。

    “以后有时间我会再来的,你们想我了,也可以去相府啊,没事的!”

    “那,好吧……”挽留不住,慕容香也只好默默的送苏兰芷走了,苏兰芷瞧见慕容淑今日也是来了,可是不怎么说话,看着慕容淑如今越发的安静了,心里倒是有些心疼,“淑儿,你娘她,好些了吗?”

    “今日倒是能吃得多了,可是病还是老样子,不见好。”也许是因为生母病了,慕容淑心里很是担心,最近总是小心翼翼的,话不多,连笑容都少了许多了。

    “淑儿,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看着二舅舅似乎挺后悔的,你也帮着劝劝二婶,她这也是心病,等她心结开了,自然也就好了。”

    “兰姐姐,你说的,可是真的吗?”慕容淑一向来对苏兰芷都是非常信任的,这会儿听到苏兰芷的话,眼中顿时就划过一抹亮光了。

    “嗯,我听说冰(禁词)糖雪梨对咳嗽很好的,你每日都给二婶炖一些,也劝劝二婶,想来二婶会慢慢康复的!”还是不忍心看着慕容淑难过,苏兰芷还是忍不住多说了几句,结果引得慕容淑对她的崇拜和信任,立刻就上升了许多了,“兰姐姐,这样子,娘亲真的会好些了吗?”

    “试试吧,冰(禁词)糖雪梨最是滋补润肺,二婶这病,也是拖了许久了,我这也是听说到的土房子,你每日试试就是,有效果的话,就坚持给二婶吃就是了。”

    “好,那我一会儿就去给娘亲熬!”

    “好了,你也别太担心了,小小年纪,倒像一个小老人一样的,要笑笑,你总是这样子,二婶看着也难受,你多笑笑,二婶心情也会好些,心情好了,病自然也好得快些!”不然两人都是哭丧着脸,这病能好才怪!

    “好,我知道了,兰姐姐,我会好好照顾娘亲的,也不会总是让娘亲担心了!”和苏兰芷接触的几次,慕容淑对苏兰芷特别的佩服,总觉得眼前这个表姐,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格外的沉稳,让人由衷的有种信任的感觉,总觉得对方的沉稳,能给自己安全感。让慕容淑好生羡慕,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像苏兰芷一样的,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娘亲,也让自己坚强了。

    只是她性子中注定了有柔弱的部分,做不到苏兰芷这般的自信大方,沉稳敏锐了。

    “嗯,好好照顾二婶,我先走了,过些日子再来看你们!”

    “好!等娘亲好了,我就去相府看兰姐姐!”

    “行,到时候我好好招待你们!”

    ……

    终究是在大家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慕容嫣瞧着站在门口的父母,心里颇有些感慨的,“这些年来,总是让父母为了我操心,如今年岁渐大,还是要让他们操心,我这个做女儿的,真的挺不称职的!”

    “娘,您也别这么说,外祖母他们,也不过是担心你罢了!”为人父母的,哪个不担心自己的孩子呢?更何况慕容嫣这些年过的不好,靖北侯夫妇多担心一些,也是自然的。

    “哎,希望早点让父母放心才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慕容嫣虽然不在乎是男是女,可是也知道这个孩子的意义所在,这些日子下来,她也是希望,这个孩子,可以是个儿子了,这样子,至少大家,可以放下些心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