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麝香可好?
    从靖北侯府回来没几天,靖北侯夫人倒是常常会派人过来询问,间或送些好东西过来,这些,苏玲月和几位姨娘都看在眼里,心里倒是嫉妒的很,不过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表现出来,苏玲月依旧是做她的乖巧女儿,每日早晨都来给慕容嫣请安,一如既往的等到苏青岚回来了,陪着坐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是乖乖的回去,慕容嫣虽然不大喜欢苏玲月总是去打扰,可是偏偏苏玲月乖巧的很,话又不多,慕容嫣也不好说什么,免得大家说她这个嫡母苛责了庶女了,每日对待苏玲月,倒是冷淡的紧,不过苏玲月不在乎她,反正也不是为了慕容嫣才来的,也装作不知道就是。

    这几日,苏玲月便又是来了,和往常一样的跟慕容嫣请安,慕容嫣不咸不淡的应了,苏玲月寻着借口说了些话,只是等着苏青岚回来了。

    不过今日,苏青岚回来,倒是没有来慕容嫣这里,却是直接去了书房,苏玲月好生懊恼,觉得自己实在是浪费时间,等到见着慕容嫣面露疲色,苏玲月赶忙就告辞了,“母亲既然乏了,月儿就不打扰了,母亲好生歇着吧!”

    “嗯!”苏玲月走了,慕容嫣正好可以和苏兰芷说些贴心话,自然是巴不得对方走的,苏玲月当然也知道慕容嫣对她冷淡,不可能喜欢起来的,不过她自己对慕容嫣除了恨就没有其他了,苏玲月也是不在意就是。

    “母亲,月儿告退!”急匆匆的就走了,苏兰芷瞧见苏玲月听到苏青岚没过来,就走了,也知道这人目的不曾达到,也懒得做戏,皱了皱眉,“娘,我扶您回去歇着吧!”

    “不了,今日出太阳了,坐在这儿,晒着太阳挺舒服的,我们坐会儿吧!”冬末初春的阳光,总是很温暖的,撒在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的感觉,特别的舒适了。

    “那好,只是娘,这天寒气尚未消去,虽然如今日头是出来了,可是寒气依旧是很重的,娘您歇会儿,就回去好好休息可好?”这日头晒着的确是很舒服的,可是虽然舒服,但是周围寒气还是重,慕容嫣待得久了,对身子不好。

    “好了,兰儿,我知道了,坐下和我好好说说话吧!”苏玲月在的时候,母女两总是不好说贴心话,如今苏玲月走了,慕容嫣拉着苏兰芷,也是很想和女儿说说心里话的。

    “好,娘!”见着慕容嫣心情不错,苏兰芷心里虽然有些担心苏玲月,却也是不好说什么的,这会儿好生的陪着慕容嫣说话,瞧着慕容嫣心情不错,苏兰芷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了。

    ……

    而一旁的苏玲月,走了以后,赶忙就往厨房去了,庄嬷嬷见了,便制止了她,“二小姐,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嬷嬷你不是说让我好生的亲近爹爹吗?爹爹一大早就去上朝了,如今回来,肚子怕是有些饿了,我去厨房端些吃食过去,也好让爹爹瞧见我的孝心了。”苏玲月虽然心里是怨恨苏青岚的,可是苏青岚作为相府的主人,苏玲月却也是不得不巴结讨好的。

    这些日子,她算是彻底明白了,她一个庶女,以前过得比嫡女还好,那是因为她有个得力的娘亲,而且自身也是颇受宠爱的,可是如今呢?她没有了娘亲的依靠,也失去了苏青岚的宠爱。而这些下人们各个都是踩低就高的,她如今的日子,比过去,差之太多,苏玲月的心里满是落差,却也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的处境了。

    “二小姐,你这会儿,不应该去!”皱了皱眉,庄嬷嬷看着苏玲月一脸急切的样子,想着最近苏玲月好几次的纰漏,这会儿,自然是不能让苏玲月急功近利的。

    “嬷嬷,可是不是你说,让我亲近爹爹的吗?如今可是一个好机会,为什么我不能去?”以前见着苏青岚的时候,都是有慕容嫣和苏兰芷在的,苏玲月就是想好好的撒撒娇,说些话,也是有些顾忌,如今苏青岚单独去了书房,她当然要把握住机会了!

    她如今只是一个没娘也没有弟弟仰仗的庶女了,弟弟是生是死尤不可知,她当然要为自己谋划谋划!

    “二小姐,老爷一向来不大允许人去他的书房,二小姐这么贸贸然的去,想来老爷会生气!”庄嬷嬷虽然来了没多久,可是眼睛尖着呢,这些日子明里暗里的打听,她算是大概知道了些事情的,当然不能让苏玲月太过急切了,这样反而不好。

    “可是我瞧着大姐姐不也经常去吗?凭什么我就不可以了?”以前事事都压着苏兰芷一头,现在却被苏兰芷压着,苏玲月心里嫉妒,想要和苏兰芷一争高下,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二小姐如今的身份,比不得大小姐了,老爷对你宠爱不如曾经,二小姐如今,最应该做的,就是隐忍,小不谋则乱大门!”这是一个原因,可是还有一个原因,庄嬷嬷想起来,就担心!

    “可是嬷嬷……”心里有些不甘,苏玲月当然知道,苏兰芷经常会去苏青岚的书房,美其名曰是借书看,可是偶尔苏兰芷端去茶水点心,苏青岚都格外的开心,而且苏兰芷留的时间也长,这就是在苏玲月得宠的时候,她也是不被允许进去的!以前她没觉得什么,可是如今看着苏兰芷进出自由,心里早就憋了一股子的气了!

    凭什么,凭什么都是爹爹的女儿,两人的待遇,却是差那么多?难道真的是因为嫡庶之分吗?可是自己的娘,那可也是元武侯嫡女啊,凭什么自己就要低人一等呢?连父亲的疼爱,也处处比不得对方?

    那苏兰芷有什么好?

    “二小姐,我们先回去吧,老奴正好有件事情,要跟小姐说……”想到自己最近观察而来的事情,庄嬷嬷的心里,就格外的担心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子,那么二小姐和大少爷,岂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不行,她从宫里来帮助二小姐和大少爷,就是为了要让他们在相府站稳脚跟,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她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娘娘失望!

    “嬷嬷,你有什么话要说?”瞧着庄嬷嬷的神色严肃,苏玲月的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去,老奴再慢慢跟二小姐细说!”

    “好!”见庄嬷嬷神色严肃,苏玲月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情,这会儿也没有心思惦记去找苏青岚了,只好跟着庄嬷嬷回去,等到了回去的时候,庄嬷嬷找了个借口将下人们都支走了,苏玲月看着庄嬷嬷神神秘秘的样子,甚至到处观察,将门窗都锁好,这回头的样子,苏玲月只觉得有种不妙的感觉了。

    庄嬷嬷可是姑姑的人,是宫里的老人了,什么事情没见过,这会儿倒是那么慎重,是不是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了?

    此时此刻,苏玲月也是承受不起太严重的事情了,见庄嬷嬷仔细的检查过了,苏玲月赶忙拉着庄嬷嬷就问了,“嬷嬷,到底是什么事情?嬷嬷为何那么慎重?”

    “二小姐,你有没有发现,夫人那边,似乎自从我们回来以后,就很奇怪?”庄嬷嬷年岁也是有些大了,素日里在宫里,见惯了各种事情,对这方面的事情,自然也是很有经验的。这女子怀孕不怀孕,庄嬷嬷倒是能看出一二,慕容嫣虽然掩饰的很好,这天气冷,穿得厚,也看不出什么,但是庄嬷嬷向来细心,还是发现了些端倪了。

    “奇怪?”苏玲月毕竟是年幼,哪里知道这许多事情?看着庄嬷嬷神神秘秘的,脸上也是少有的严肃,苏玲月的心,也是提起来了。

    “嗯,二小姐,你难道没有发现,夫人越发的嗜睡了吗?而且如今厨子里送去的膳食,都是格外的精致,也都不多,花样却多,尤其是老爷和大小姐,他们对夫人,似乎格外的关心,还有,前几日夫人他们去了靖北侯府,好些日子才回来,如今靖北侯府那边的经常都会过来,也送了不少的好东西,老奴仔细的打听过了,那些东西最是滋补,对孕妇都是极好的,二小姐,如果老奴的猜测是对的,那我们,可得小心了!”

    “嬷嬷,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庄嬷嬷绕了一圈,苏玲月这会儿迷迷糊糊的,她年纪小,对怀孕这件事情,也是不大理解的,不过她也是知道,慕容嫣是不可能再有孩子了的,此刻她听着庄嬷嬷的话,诧异极了,“嬷嬷,你这是说笑的吧?”

    “二小姐,老奴观察了好些日子,也是这几日,才渐渐的有了点点的确定了。之前夫人深居简出,老奴也少有见着,也没往这方面想。可是最近,夫人倒是经常会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烟云阁的下人们也是各个谨慎,将烟云阁打扫的干干净净,走路也是极其的轻巧,你不觉得,这里面很奇怪吗?”庄嬷嬷心细,之前只觉得有些地方怪异,可是想不出是什么,也只好将疑问都藏在心里了。可是最近她细细的观察慕容嫣,越看就越像是有身子的人,庄嬷嬷虽然也觉得不大可能,可是如今事实摆在面前,庄嬷嬷不得不让苏玲月提个心眼了。

    “可是,娘亲以前说过,母亲是不可能再有孩子了的,嬷嬷你是不是想错了?这怎么可能呢?”苏玲月以前是听白芯说过的,说苏振华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永远都是的,因为慕容嫣无法再生育子嗣,而其他的姨娘也是不会怀孕的,这点,苏玲月深信不疑,可是如今听了庄嬷嬷的话,苏玲月下意识的,就排斥了。

    天,如果那人真的怀了孩子,甚至生下嫡子,那么自己和华儿,该如何自处?

    苏玲月虽小,但是最近遭受了那么多的打击,也逼得她迅速的成长了,这会儿也想清楚了利弊,整个人都怕极了,“嬷嬷,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们怎么办?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生下来!”他们之前仰仗的,也不过是苏振华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如果连这点仰仗都失去了,他们还有什么可以仰仗的?

    到时候,他们该怎么办?

    不行,绝对不行!

    苏玲月此刻也只想着让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消失才好,哪里想到,那孩子,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呢?

    自私的人,果然也都是狠毒的!

    “二小姐,你别着急,如今这事情还没有确定,我们还是先确定,再想想怎么做才好!”

    “那要如何确定呢?”

    “二小姐,你最近不是经常会做一些东西给夫人吗?不如你给夫人做个香囊吧?戴着浑身都散发着香气,也是极好的。”如果慕容嫣真的怀孕了,那么这麝香,也可以将那孩子给除去了。

    反正这孩子如今没有公开,这事情,也算不到他们头上!

    “嬷嬷,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思让我做香囊呢?”

    “二小姐别着急,老奴这么说,自然是有老奴的道理的,二小姐照做就是,这香囊一定要做的细致,而且,还一定要加一味麝香进去!”

    “麝香?”苏玲月到底年幼,对这些药物都不是特别的熟悉,当然不知道麝香的作用了。

    “二小姐照做就是,到时候看夫人和大小姐的反应,我们就知道夫人到底是不是怀孕了。”眼中满是笃定,庄嬷嬷毕竟是在宫中摸打滚爬多年的人了,对这些腌臜的手段,自然是极其的清楚的,这会儿让苏玲月用,庄嬷嬷自然是存了试探的心思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看着庄嬷嬷笃定的神色,苏玲月虽然是相信的,可是这事情事关重大,苏玲月还是有些担心。

    “二小姐相信老奴,老奴是娘娘派来照顾二小姐的,老奴自然不会让二小姐失望!”希望,一切都是她多想了,不然到时候,也是麻烦!

    “好,那我这就去做!”

    “二小姐这几日也得透露一二,也免得太过突然,让人生疑了。”烟云阁如今围的水泄不通的,庄嬷嬷也探查不到什么,所以,也只能是试探了。

    “嬷嬷,我知道了!”庄嬷嬷告诉苏玲月的这个消息,对苏玲月来说,无疑是惊涛大浪了,苏玲月一夜都在担心这件事情,生怕慕容嫣真的怀孕了,到时候生下嫡子,她和苏振华,岂不是完全没有地位了吗?

    想着苏兰芷这个嫡女都将她压得死死了的,那么嫡子呢?

    苏玲月真的想都不敢想了!

    ……

    一夜都是担惊受怕的,苏玲月睡得也不是很好,第二日还得撑着去给慕容嫣请安,慕容嫣瞧见苏玲月脸色不好,也不好漠不关心了,“玲月,可是昨夜没有睡好?怎么今日脸色那么差?”而且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格外的重了,怎么一夜没睡吗?

    “母亲,这几日月儿总是练习女红,昨日想做个香囊送给母亲,感谢母亲最近的教诲,一时之间入了迷,便忘了时辰,睡得晚了。”没有忘记庄嬷嬷的吩咐,先是透个气,免得太过突兀惹人怀疑,苏玲月这会儿直接就将自己在做香囊的事情说出来了,到时候送的时候,也有理由了。

    “玲月,女红虽然是要好好学,可是你如今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女儿家家的,熬夜对皮肤不好,以后还是不要熬夜了,你瞧瞧,你今日的气色,实在是差了些了,一会儿你爹爹见着了,也是会担心的。”作为嫡母,该有的关心,慕容嫣还是要有的,不然也是不好。

    “多谢母亲,月儿只是想送给母亲一样礼物,好让母亲开心,没成想,却是让母亲担心了。月儿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乖乖认错,苏玲月如今的棱角,也是渐渐的淡了。

    “嗯,你既然没有休息好,就早些回去休息吧,好好补补眠!”

    “是,母亲!”也的确是有些乏了,苏玲月满腹的心事,有些不敢面对慕容嫣,免得被看出什么,今日倒是很乖巧的就回去了。

    苏兰芷看着苏玲月今日难得那么干脆,觉得苏玲月有些不大对劲,“娘,您说二妹妹她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没有休息好呢?”怎么她看苏玲月今日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呢?

    “许是累了吧?这孩子也是个心思重的。”虽然苏玲月对她表现的很是恭敬亲昵,可是慕容嫣研究佛法多年,看人多了一份冷静和执着,自然是发现苏玲月对她,并非是真心的敬畏了,所以她待苏玲月,也是只求不亏待,至于疼爱,却是不可能了。

    “是吗?”看着苏玲月的方向,苏兰芷给了云珠一个眼神,让云珠去查看一下,不然总觉得有些不安了。

    ++++++++我是苏兰芷回到自己院子的分界线

    “云珠,苏玲月他们回去后,可有不对劲?”皱了皱眉头,苏兰芷只觉得苏玲月今日的行为有些古怪,好像对他们有些避讳一样的,生怕他们看出什么似的。

    他们,是知道了什么了吗?

    “倒是没有,只是二小姐回去以后,就让大家都下去了,只留下庄嬷嬷,说是让庄嬷嬷伺候,她要好好休息。”

    “那你可是听到什么了?”

    “奴婢只是听到庄嬷嬷让二小姐好生休息,不要想太多,其他的,奴婢没有听到了。”摇了摇头,今天没有收获到什么,云珠的心里,满是懊恼了。

    “这样吗?那你可觉得,她今日,有些不大对劲?”

    “小姐,的确是如此!”

    “你最近多花些时间看着他们,可别让他们做出什么事情,对娘亲不利了!”苏玲月,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是,小姐!”

    云珠会武功,探查消息也方便一些,苏兰芷也放下了点点的心,接下来的几日,苏玲月倒是没有像平常那样子,总是无聊的坐着了,偶尔像慕容嫣讨论一下女红,问了问慕容嫣喜欢什么花样,有模有样的给慕容嫣绣起了香囊了。

    苏兰芷瞧着苏玲月认真的在绣香囊,看起来格外细心一样的,又想着云珠昨日告诉自己的事情,苏兰芷此刻,笑得有些不经意了,“对了,二妹妹,你既然是要绣香囊给母亲,那你打算是放些什么进去呢?”

    “呵呵,说道这几个,我心里也是有些想法的,母亲,我知道您喜欢清淡的香气,这些日子我让人准备了好些香料,女儿闻了闻,觉得里面放些干花不错,然后再放些清雅的香料,母亲觉得如何?”麝香的作用,苏玲月后来也是知道了,对于庄嬷嬷的计划,苏玲月自然是赞同的。

    另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如今慕容嫣不管怀孕还是没怀,反正都没人知道,她就是做了什么不符合的事情,也是无碍的。到时候慕容嫣真的因为这麝香流产了,也怪不到她头上!

    谁让她年幼无知呢?

    苏玲月和庄嬷嬷打的算盘倒是极好,不过苏兰芷看出了两人的打算,这会儿,自然是要将对方的计划,抹杀在萌芽之中的,见着慕容嫣没打算发表什么看法,苏兰芷便接话了,“那不知道二妹妹你要放什么香料进去呢?”她可是听说苏玲月昨日让人去麝香去了,这事情也没瞒着别人,看样子倒是大大方方的,不过苏兰芷心里担心,总觉得苏玲月知道了什么似的,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了。

    “我昨日问了些人,他们给了我几个香料的选择,我都让人买了些,也都闻了闻,我觉得其中有几个很不错味道很持久,而且很耐闻,闻着也舒服,到时候可以让母亲选选就是了。”

    “现在选,不是很好吗?这样,也免得到时候麻烦了,二妹妹,你说是吗?”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玲月,让苏玲月绣花的手下意识的就一顿,总觉得苏兰芷那双古井般的眸子太过深邃了,让人看不到边一样的,苏玲月有种所有的心思都暴露在对方面前的感觉,心里有些慌,赶忙就答了,“大姐姐说的极是。”

    “那你倒是说说,你看中了那些?”

    “我觉得百合香不错,很是清新,还有龙脑香,比较清淡,再就是麝香,清淡而且持续的时间都是较长的,配合着干花的香味,想来是极好的,母亲,您觉得呢?”故意将自己选中的麝香放在最后,苏玲月这样也是不想让人看出她明显的目的了,反正她料想苏兰芷和慕容嫣都不用香料,是不大可能知道麝香的功效的,她也不担心就是了。

    就是两人知道这功效,如果拒绝了,那么庄嬷嬷的猜测,就又肯定了一分了,她左右都不会吃亏就是。

    “娘,您似乎,都不大喜欢用这些香,是吗?”拒绝一个,苏玲月如果猜到慕容嫣怀孕了,倒是不好,不如直接全部都拒绝,重新选一个就是了。

    “嗯,这些香味,我一直都不喜欢,玲月,我知道你的用心,只是我真的不喜欢熏香,你就放些干花好了,其他的,也不要了,免得味道太杂了,会串味的。”慕容嫣的确是不大喜欢熏香,这些大家都知道,苏玲月也是不好多说什么的,只觉得自己好好的打算,此刻全部都乱了,心里颇有些不甘心,“母亲,这些香味都是不错的,要不要月儿让人去带来给母亲您闻闻?”既然孕妇闻不得麝香,那她一会儿就让人去带了许多的麝香过来,让对方好好的闻闻!

    苏玲月算盘打的好好的,她甚至都准备以后自己身上携带麝香,每日来慕容嫣这里坐坐,让慕容嫣流产了,可是苏兰芷根本就不会给她一丁点的机会,“二妹妹,不必要麻烦了,你肯用心给娘亲做香囊,娘亲已经很开心了。只是娘亲素来不喜欢熏香,素日里也是不用的,你就放些干花就好了!”别人不知道这麝香是干什么的,可是苏兰芷学过医,怎么会不知道呢?

    更何况,前世,她可是亲眼见着秦焰用这麝香害人呢,这记忆,可是深刻的紧,她哪里会让慕容嫣接触一点点的麝香呢?

    “是啊,玲月,不必要麻烦了,这些香味,其实我一直都不是很喜欢,你有心给我做香囊的话,就放干花吧,那香味闻着自然些!”慕容嫣见着苏兰芷今日的话语有些奇怪,心里不大明白,却也是配合的。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疑虑,不晓得今日这是唱的哪一出了。

    “既然母亲不喜欢这些香味,那便罢了。”心里有些失望,今日慕容嫣和苏兰芷虽然是拒绝了放麝香了,可是其他的香料也是拒绝了,让人摸不准,慕容嫣到底是怀孕了,还是没怀孕了。

    “嗯!”看着苏兰芷的反应,再看看苏玲月的反应,慕容嫣也是觉察到一些不对劲了,可是大家都没有明说,慕容嫣也只好忍着,等到苏玲月终于是走了,慕容嫣这才问起了苏兰芷了,“兰儿,今日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觉得自家女儿的心思越来越看不透了,但是今日苏兰芷的行为有些不对劲,慕容嫣还是感觉到了。

    “娘亲,也没什么,您别担心就是了。”慕容嫣如今怀孕,不好总是想太多,免得影响肚子里的孩子,这事情,苏兰芷自己会弄好好的安排的。

    “兰儿,有事情,我不希望你瞒着!”她才是长辈,才是母亲,慕容嫣不希望自己和苏兰芷的位置互换了,如今弄得她好像是女儿一般的,处处需要苏兰芷的照顾了。

    这样,很不好!

    “娘……”没有想到,慕容嫣平日看起来好像对什么都不是特别的关心,整日就管着她的佛经了,对事情倒是敏感的紧了,她那么一点点的动作,慕容嫣都发现不对劲了。

    看来,她以后,得小心些了,免得对方看出什么,总是担心了。

    “兰儿,我是你娘亲,我希望,你不要总是将心事藏着,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如果也不过是怀了孩子,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弱不禁风的。”

    “娘……”想了想,苏兰芷看着慕容嫣认真的神色,看起来不像是会轻易罢休的样子,苏兰芷也只好说了,也免得慕容嫣自己去查,将事情复杂化了,“娘,您如今怀着身子,我之前问过太医了,说是不可随便用香料的。”有些香料对孕妇不好,苏兰芷当然是知道的,尤其是这麝香,虽然也可以入药,可是偏偏孕妇是用不得的,不然很容易流产。

    “可是玲月说的那几样香料有问题?”孕妇不可以随便用香料,的确是不错的,可是也不是不能用,刚才苏兰芷直接就全部否定了,足以让慕容嫣猜出,里面是有问题的。

    “娘,兰儿看过一些书,说是孕妇用不得麝香,不然很容易流产的,所以兰儿就不让二妹妹用了,也免得麻烦!”经过这一件事情,苏兰芷心里很是担心苏玲月怕是有些怀疑了,不然也不会用麝香来试探!

    不过这一招,可真狠啊!想来这一招是那庄嬷嬷教的,不然苏玲月一个小女孩,哪里知道这许多?

    心里有气,可是苏玲月还小,而且慕容嫣怀孕并没有公开,对方做这些也不过是孝顺慕容嫣的,她说什么,都没有什么用的,苏兰芷也只好暂时忍着不发了。

    “兰儿,你说的,可是真的?”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玲月给的香料,有一样竟然是致命的!

    慕容嫣想起来心里都有股子的发寒,她之前对苏玲月讨好的行为,是不拒绝,也不接受的,可是如果对方将那麝香香囊给了自己,自己好歹也是要让人收着的,这样子岂不是日日夜夜都要接触了?那自己的孩子,岂不是?

    这事情光只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害怕了!

    这是巧合,还是阴谋?如果是阴谋,那苏玲月小小年纪,可真狠毒!

    “娘,我不会骗您的。”我猜测,苏玲月怕是知道了您怀孕的事情了,所以才会试探的。后面这话,苏兰芷没有说出口,不过慕容嫣也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了。

    “我知道了。”突然就生出一种疲倦了,慕容嫣此刻想起白芯的事情,想起苏振华的事情,慕容嫣一阵的心烦,也没了兴致了,“兰儿,如果这事情真的是她有意为之,我会处理。这事情你不要插手,交给我就好了,我累了,进去休息了,你回去吧!”她一直以来都想要一人一事一双人的生活,也是因为在家里见着母亲和姨娘们斗法,觉得累极,所以才想过简单幸福的生活。

    可是偏偏她千挑万选的夫君,到头来依旧是无法避免纳妾,她也不得不面对妾侍的陷害和挑衅,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争夺的人,所以十年前,她将自己封闭起来,也是为了避免这些让自己心力交瘁,变得面目可憎的画面了。

    她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哪里容得下自己夫君和他人亲爱有佳?为了不让自己免得可怕,她选择了逃避,可是如今,她也是避无可避了。

    肚子里的孩子,她视若珍宝,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的!

    “娘……”看着慕容嫣眼中的坚决之色,苏兰芷心里有些担心,慕容嫣却只是回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容,“兰儿,你放心吧,这事情我有分寸,我是你的娘亲,还是肚子里孩子的母亲,我会好好地守护你们的,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你们!”这些年她逃避了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如今,也是不能再逃避了,不然,她这个母亲,也太失败了!

    “娘,我知道!”我知道您是爱我的,也知道,您会保护好我和弟弟的!

    “好了,我乏了,你也回去吧!”有些事情,她以前不想去面对,不想去想,可是如今,她不得不去面对,也不得不去想了。

    那些姨娘们,还有苏振华苏玲月,不是她想忽视,就可以忽视的,或许,她该是采取行动了,不然那些人在的一天,他们就没有真正的安宁!

    “好!”看着慕容嫣脸上前所未有的坚定,苏兰芷知道,慕容嫣是有了决定了,这决定,苏兰芷不会干涉,因为她知道,慕容嫣这是为了这个家,在努力!

    她会帮着对方的,因为,她也想让这个家,恢复到安宁和幸福!

    ++++++++++我是苏玲月继续和庄嬷嬷密谋的分界线

    “嬷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大姐姐她,今日怎么突然就这么说了?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了?”苏玲月想到苏兰芷那好似将自己看穿了的眼神,心里就特别的害怕了。如今他们的计划行不通了,慕容嫣怀孕没怀孕也是弄不清楚的,苏玲月急得就好像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二小姐,你别着急!”庄嬷嬷也是没有想到,他们昨日才让人去买香料,今日苏兰芷就直接粉碎了他们的计划了,想着那样子沉着镇定的一个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看得人直打突突,总觉得自己的心事完全暴露在对方的面前一样,这样的人,庄嬷嬷也是接触过的,她知道,这样子的人,最是难对付!

    “嬷嬷,我怎么能不急呢?如果母亲真的怀了孩子,我们怎么办?嬷嬷,你倒是想想办法啊!”焦急的走来走去,苏玲月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将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的,可是没有想到,还没有开始就被苏兰芷阻止了,苏玲月心里哪里好受?

    “二小姐,你先别自乱阵脚!”看着苏玲月,庄嬷嬷也只有叹气的份了。

    虽然这些日子培养,是好了许多了,可是毕竟年幼,定力不足啊,瞧瞧,这才多大点的事情,怎么就沉不住气了?

    这样子,怎么当得起娘娘交代的大任?

    “嬷嬷,那你倒是说说,我们该怎么办啊?”那孩子,可是万万不能生下来的,如今只是一个苏兰芷,他和华儿就没有地位了,再来一个,他们真的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二小姐,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苏兰芷既然那么快就知道他们的行动,想来也是对他们起疑了,素日里也是有人监视他们,他们不能随意的行动了!

    “那怎么办啊?嬷嬷,我们难道就这样子坐以待毙?看着她生下儿子吗?”自己都急成什么样子了,怎么对方,却是一点都不着急的?

    “二小姐别着急,我们如今已经被人盯上了,明面上,我们自然是不能再做什么了,可是这不代表,我们暗地里不可以做的!”对方监视他们,那他们就不自己行动了,免得目标太大!

    “可是那孩子……”对那孩子,苏玲月做不到不忌惮,她恨不得那孩子如果真的在,下一刻就没了才好!

    “二小姐,夫人如今月份不大,十月怀胎,就是到了分娩,也是万分凶险的,我们有的是机会!”如今他们可不能轻易的行动,不然到时候他们被怀疑了,可就再也没有了翻身的可能了!

    “那嬷嬷打算怎么办?”

    “先观察几日再说,这几日,我们得安分,不能让人看出什么了。不然如果夫人大小姐已经对我们产生了怀疑,我们再有动作,岂不是给了他们发作我们的理由了?二小姐,如今大少爷还在庄子上,生死未卜,我们必须谨慎才是,就是为了二少爷,你也得忍着,不然谁去接了二少爷回来?”说到苏振华,也算是搓到了苏玲月的痛处了,苏玲月知道庄嬷嬷说的在理,就算是再着急,也只能忍着了,“嬷嬷,我知道了!”

    可是,她好不甘心啊,万一那人真的怀上了,平安生下孩子,那可如何是好?

    她好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