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马车惊魂
    这日子照过着,这一日,老庆王府突然就来人了,正是老庆王妃身边的叶嬷嬷,此刻恭敬的站在苏青岚几人的面前,行了礼,“二老爷,二夫人,老王妃让老奴来看望一下二夫人,瞧瞧二夫人的身子是不是好了。如果好了,也让她老人家见见,也免得她老人家担心了。”

    叶嬷嬷作为老庆王妃身边的老人,今日格外的恭敬,最近忙于公务和慕容嫣的事情,苏青岚的确是有些日子没有去看老庆王妃了,而慕容嫣因着怀着身孕,一直都在养着,也好久没有去了,老庆王妃如今缠绵病榻,他们作为儿子媳妇的,总是不去,也是不好。

    如今慕容嫣的胎像渐稳,这叶嬷嬷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好几次来慰问,甚至也送了补品了,每一次来都是说老王妃想他们了,想亲眼见见才能放心。

    前几次都用身子不好推脱了,可是慕容嫣如今面色渐渐的红润起来了,再推脱不去,也是不好。更何况慕容嫣如今都五个月的身孕了,虽然隔着冬衣,没怎么看得出来,可是老庆王妃毕竟是苏青岚的生母,总是瞒着,也是不好。

    苏青岚心里虽然怨着老庆王妃曾经对自己的算计,可是对方依旧是他的生母,这事情,也不好总瞒着,便和慕容嫣商量了一下,过去看看,顺便告诉对方这个好消息了,也免得叶嬷嬷隔三差五的过来请他们,他们又不去,传出去,也不好。

    慕容嫣也知道自己作为儿媳妇,老庆王妃病了那么久,她就去了一次,如今人又请人来接他们了,慕容嫣再不去,实在是说不过去了,便也答应了,“嬷嬷回去告诉母妃,我们即刻就去就是!”

    趁着月份不大出去也好,不然再过几个月,她也不好挪动了。

    “二老爷和二夫人愿意去看老王妃,想来老王妃会很开心的!”见两人终于是答应了,叶嬷嬷心下欢喜,赶忙就回去回话去了。

    “嫣儿,委屈你了。”知道老庆王妃不喜慕容嫣,两人相处的不好,不过苏青岚想住着老庆王妃毕竟是他的生母,一直又关心他的子嗣,以前是因为慕容嫣无法生育,所以对方一直逼迫自己纳妾,如今慕容嫣怀孕了,想来老庆王妃看在孩子的份上,也是不会太过为难的就是。

    这样想着,苏青岚也稍微松了口气,只希望,自己的母亲和妻子,还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老爷,作为儿媳妇,孝顺婆婆是应该的,我们准备一下,一会儿就去吧!”

    “好!”

    +++++++++++++++++++++++++++咱是情景转换线

    此时苏玲月那里已经得到了信了,知道慕容嫣和苏青岚终于要出府了,苏玲月这会儿在房中踱着步子,很是紧张了,“嬷嬷,他们终于是松口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行动了?”之前庄嬷嬷让她按兵不动,苏玲月虽然不甘心,却也不得不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每日照旧去慕容嫣那里,也没再有什么动作,为的,就是让对方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以为自己什么都不会,这样子,对方也就不会对她下手了。

    如今过了一个多月了,他们也时时刻刻都注意着烟云阁的动静,庄嬷嬷经验丰富,最后,又去问了负责慕容嫣衣物的粗使丫头,花了些钱套了话,知道慕容嫣的小日子已经许久没有换洗了。加上种种观察所得,庄嬷嬷如今几乎可以断定慕容嫣怀了身子了,而且也有段时间了。

    庄嬷嬷也很是懊恼自己之前的粗心,没有从慕容嫣一早就卧床休息谢绝见客的时候就有所怀疑,到了如今想来也是有四五个月了,孩子过了头三个危险期,而且如今烟云阁密不透风的要下手,可是难多了!

    不过在府内下手难,那么,她们就在府外行动就是!

    好不容易制造了那么一个机会,庄嬷嬷的心了已经有了计较,从相府到庆王府这一路有一大段的距离,而且庆王府比不得相府,下手的机会也是很多的,今日,他们一定要把握住机会才行!

    “二小姐,你别着急,今日老爷和夫人他们要去看望老王妃,想来大小姐也是会去的,大小姐心思缜密,我们不得不防,二小姐务必也要去才是!”只有随着跟着,才能伺机而动,到时候,也可以免除一些意外发生!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这一次过了,要想再找到机会,那就难了!

    “嬷嬷,我知道了!”越是到这个时候,苏玲月就知道越是要沉住气,苏玲月也知道,这是难得的一个机会,他们一定要努力才是!

    “嗯,二小姐,今日你千万不要太过紧张,一切就像平日就好,老奴进来观察大小姐,大小姐警惕极强,想来也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主,二小姐一会儿,可得万分注意,万万不可表露一丝一毫的情绪!”不然被苏兰芷看到了,那么他们的计划,可是完全毁了!

    “嬷嬷放心吧,我省得的!”

    “二小姐,那么我们赶紧的过去吧!”

    “好!”

    +++++++++++++++++咱是换个场景的转换线

    苏玲月来到外厅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下人们准备东西的场景,却没有看到叶嬷嬷,不由得有些“奇怪”了,“爹爹,女儿听说叶嬷嬷来了,想问问祖母的情况,她人呢?”故作不解状,苏玲月知道今日的事情,庄嬷嬷已经都安排好了,她如今要做的,就是跟上去,好好的伺机行事了。

    “我们一会儿要去看望母妃,叶嬷嬷先回去报信了。”看着苏玲月闻风而来,苏青岚面色平静,不过那双眸子带着点点的审视,苏玲月有些紧张,“爹爹和母亲要去看望祖母吗?月儿也是许久没有见到祖母了,也不知道祖母如今的身子可好,月儿可否也去看望祖母?”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凸显了她的孝顺,也不好让人拒绝了。

    “你想去,准备一下就是!”女儿孝顺祖母,苏青岚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拦着对方不去,也没有拒绝就是。

    “谢谢爹爹!”闻言,苏玲月满心的欢喜,可是接着想到了什么一样的,倒也没有着急走开,“爹爹,大姐姐也去吗?”

    “嗯,她自然是要去的!”

    “那爹爹,月儿可否和大姐姐坐在一起?一路上,我们也好说说话!”苏玲月可是时时刻刻都记着庄嬷嬷的吩咐的,要跟着苏兰芷,也免得苏兰芷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了。

    “嗯,索性人不多,一会儿,你就和我们坐一起吧!也好相互照应。”不知道苏青岚是什么心思,这会儿将几人都安排到了一处,苏玲月也没多想,只是想着能和苏兰芷他们一处,也是好的,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可以随机应变。

    “好的,爹爹,女儿这就去准备!”

    “嗯,快些吧!”

    “是!”

    苏青岚瞧着苏玲月离开的背影,眼神一片的幽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吩咐人赶紧的备好马车,准备出门了。

    ++++++要出发啦,要出发啦!

    “嫣儿,你能撑得住吗?”看着慕容嫣,纵然在厚厚的棉袄的包裹下,苏青岚只要想着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想着那孩子在慕容嫣的肚子里迅速的成长着,苏青岚的心里,就有一种慢慢的膨胀之感了。

    这是他们的孩子啊,等了那么多年,他真的好希望,可以早些看到这个孩子。

    “老爷放心吧,我如今很好!”两人最近的相处模式,但是平和了许多,虽然彼此没有完全的放下心结,可是已经不用像以前那样子,将自己包裹的牢牢实实的了。

    “那我们走吧,早去早回!”

    “好!”

    苏青岚小心的扶了慕容嫣上马车,接着拉着苏兰芷和苏玲月上去,然后惜月云珠几人也跟着上去。

    苏玲月一进去就看到苏青岚和慕容嫣坐在一处,看着苏青岚对慕容嫣的百般照顾,尤其是看着这马车比以前更是多了一些软垫,慕容嫣坐着的地方更是铺了厚厚的羊绒毯,看起来就舒服极了,尤其是慕容嫣身上还盖着一件狐裘,让人想不羡慕嫉妒都难!

    “爹爹,月儿怎么觉得这马车有些不大一样了?似乎比以往软绵了许多。”故作不解的提问,苏玲月坐在马车上,感觉到下面软绵绵的羊绒毯,一看就是很厚的一层,这马车行走起来,完全都感觉不到颠簸,可见外面的赶车之人速度倒也不快,而且极其的小心了。

    想着这一切都是因为慕容嫣怀了身孕,苏玲月那颗心里面的嫉妒,就像那参天的小叔一样的,一点一点的滋长。

    爹爹对这女人,可真的是用心啊,怎么以前对娘亲,就没有那么用心过?

    苏玲月想来心里就不舒服!

    “这过去也有些距离,弄软和些,坐着也舒服些,免得坐马车坐久了,腰酸背痛的。”苏青岚倒是没有提到慕容嫣怀有身孕的事情,今天虽然是打算告诉老庆王妃,可是这会儿,苏青岚并不打算告诉苏玲月。

    一来是苏玲月还小,对这些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二来,自然是苏青岚因为苏振华的事情,对苏玲月,也有了疑虑就是了。

    “是吗?不过这样子坐起来,的确是舒服多了,尤其是母亲那里,还垫了好几层的羊绒毯,看起来就软绵!”可比他们坐的地方舒服多了,更别说身上披的那一件狐裘,更是价值连城,那么看着,就让人眼红了,苏玲月好像突然看到慕容嫣身上的狐裘一样的,语气满是惊艳了,“那白色的狐裘可真好看,一点杂色都没有,爹爹,月儿听说过年的时候,皇上赏赐了一间狐裘,可是就是母亲身上的这一件了?”御赐的东西也是直接就给了她,苏玲月以前也是能得到不少的,如今却是一样都没有了,她心里自然不舒服了。

    “嗯!”点了点头,看着苏玲月那张单纯的脸上完全的羡慕之色,就好像一个孩子看到稀奇物品一样的,语气满是羡慕,苏青岚也不好说什么了,淡淡的点了点头,见苏玲月还想再说,苏青岚可不想苏玲月一直这样呱噪下去了,“好了,你母亲喜静,你也不要一惊一乍的,好生坐着吧!”

    “是!”苏玲月是故意这样的,这会儿见苏青岚不许自己说话了,苏玲月倒是规规矩矩的坐着,一句话也不说,不过看样子,她憋得倒是辛苦就是了。

    一路上,苏玲月安静了不少,可是等到了闹区的时候,苏玲月好像就坐不住了,悄悄的掀起帘子往外看,眼神满是惊奇了。

    她也不过九岁的样子,正是好动的时候,刚才一直说话,却被苏青岚制止了,闷了好一会儿,现在掀开帘子,眼中满是惊喜,看着外面的世界,特别的好奇了。

    虽然女子是可以出门的,但是毕竟没有男子方便,苏玲月长期养在深闺中,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今日难得出门,苏玲月好像被周围的景色所迷住了一样的,脸上的笑容完全都没有断过,一双眼睛也满是惊奇的样子,整个人都恨不得飞出去了。

    苏兰芷一直都在暗暗的观察苏玲月,这会儿见着苏玲月那么好奇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大对劲,看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这时,苏兰芷突然就看到苏玲月抓紧了窗台,那动作虽然细微,不过却落入了苏兰芷的眼中了,而看到苏玲月那眼中划过的一抹阴森的笑意,苏兰芷更是提起了警惕,快速的掀开帘子,苏兰芷听到一阵喧哗,接着看到不远处有一辆马车好像失控了一般的,横冲直撞而来,苏兰芷见着了,赶忙就吩咐了一旁的惜月,“保护娘亲!”话刚落,那马车就直接撞了上来,马车顿时剧烈的颠簸起来,苏玲月这会儿好像是被吓坏了一样的,给了身边的侍女一个眼色,听到苏兰芷要让人保护慕容嫣,好像突然失去了重力一般的,往慕容嫣那边猛地就冲过去了,而且那方向,完全是往慕容嫣的肚子冲去的!

    本来是想趁乱撞慕容嫣的肚子了,然后再想办法把慕容嫣撞出去,可是苏兰芷看见苏玲月冲过来了,赶忙让惜月抱着慕容嫣出去,而云珠也是发现了不对劲,直接就挥了一掌过去,苏玲月这会儿只好往后面倒了,眼底满是不甘!

    苏兰芷,你为何总是要拦我的路!

    心里不甘,看着慕容嫣被人带出去了,苏玲月看着苏兰芷,心里恨不得将对方狠狠的挫骨扬灰才好,大叫了一声,“啊!”好像受不住颠簸的似的,摔倒在庄嬷嬷派给她的侍女身上,那侍女好像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似的,便往苏兰芷的放下滚过去了!

    苏兰芷看着苏玲月还不死心,心下满是愤怒,直接躲开了那侍女,看着马车越发的失控,赶忙吩咐一旁的云珠,“先救爹爹!”苏青岚坐的位置靠外,那马车撞上来了,苏青岚定然会受波及直接就撞出去了,此刻苏青岚已经快承受不住了,苏兰芷自然不放心!

    反正她坐的位置靠里面,出了事情,她可以暂时避一会儿,等到云珠再进来救自己就是了!

    苏兰芷想要先救苏青岚,苏青岚作为父亲,自然也是不放心苏兰芷的,“云珠,先带大小姐出去!”苏青岚直接就对云珠下了命令,云珠有些为难,不过看着苏青岚死死的揪住马车的外延,看着苏兰芷,云珠最后,还是选择将苏兰芷给带了出去了!

    苏兰芷落了地,看着那马车失控的往前移,顿时就着急了,“云珠,快去救爹爹!”爹爹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们,该怎么办才好!

    “好!”就在云珠准备出去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就多了一道白色的影子,那影子好像一股风一样的,带着诡异的速度,直接就过去,将苏青岚带了出来了!

    苏兰芷看到那身影的时候,直接就阻止了云珠,“等一下,别去了!”那人救了苏青岚,那么云珠去,就得是救苏玲月了,苏兰芷想着苏玲月刚才的动作,心里顿时一片的幽暗,直接就阻止了云珠了。

    苏玲月,你好狠毒的心计,不过既然你如此狠毒,那你就自食其果吧!

    这会儿不再去管那边,苏兰芷知道,有那人出手,自家的爹爹是没有危险的,此刻,苏兰芷只是看着有些惊魂未定的慕容嫣,有些担心了,“娘,您没事吧?”慕容嫣如今可是受不得惊吓的,刚才那一幕,苏兰芷很担心。

    “放心吧,我没事,你爹爹他……”惜月第一时间就将慕容嫣带出来了,慕容嫣倒是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丫鬟竟然也是一个会武功的,这会儿看着惜月的目光有些审视,对这个已经成为自己一等丫鬟的人,慕容嫣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思了。

    一个丫鬟,怎么会武功呢?

    “娘,惜月可以信得过的,您放心吧!”知道慕容嫣对惜月的心思有些复杂,毕竟本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突然就会武功了,而且惜月在慕容嫣的身边不长,慕容嫣有怀疑,也是有可能的。

    “嗯,这事情以后再说!”听苏兰芷的语气,似乎知道惜月的来历,慕容嫣想了想,也猜了个大概,心里一时之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了。

    “好”这事情,苏兰芷觉得还是苏青岚亲口跟慕容嫣说的好,这样子更有利于两人的关系发展,苏兰芷很恰巧的制止了这个话题,而这个时候,那白衣男子带着苏青岚回来了。

    苏兰芷瞧见对方的容颜,丰神俊貌,如墨如画,纵然面临这样子的险境,却也是一脸的淡然,好像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无法引起对方的波动一样的,让人只感觉到自己紧张的心,也跟着安静了下来一样的。

    “武成王?”慕容嫣刚才只觉得那影子有些熟悉,却是没有想到是秦之衍的,眼神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武成王,多谢了!”

    “举手之劳罢了,苏小姐和苏夫人可有大碍?”关切的话,缓缓道来,听着那儒雅的声音,只让人觉得有股子安抚的味道。

    “多谢武成王关心,我们还好。”

    “那就好,苏相,你可还好?”苏青岚毕竟只是一个文臣,也没有什么武功,刚才的确是受了惊吓,好在苏青岚这些年当宰相也是练就了一副喜形不于色的本领,心里虽然是有些诧异,可是这会儿,还算是镇定,“我没有大碍,今日,谢谢武成王了。”

    “苏相没事就好,刚才我在楼上看见一辆马车撞上苏相的马车,那马车撞了人就跑了,我已经让人去追了,希望可以追到!到时候,苏相也好知道,这是谁干的。”想起那马车,秦之衍那双漆黑的眸子一片的幽暗,让人完全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就是了。

    “有劳武成王了,今日之事,实在是感谢!”如果不是眼前之人,自己爬是要受些伤的!

    “苏相没事就好。”笑了笑,秦之衍也没觉得这事情有什么,反正他今日也不过是凑巧罢了。

    不过能救了苏青岚,也是好事,至少这样子,他和苏府的关系,不就更近了吗?

    ……

    两人倒是客气,苏兰芷看着两人说话,却是没有忘记马车内的人的,不过这秦之衍武功高强,而且也不像是那么健忘的人,怎么将苏玲月给忘了?

    苏兰芷正在困惑处,秦之衍那双金亮的眸子看了过来,那眸子深处有着一抹不属于秦之衍的狡黠,苏兰芷看着那样子波光四射的眸子,刹那间有些失神。而这时候,另一辆马车内的庄嬷嬷几人,急匆匆的赶来了,庄嬷嬷看着慕容嫣几人都是平平安安的,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诧异和不甘,最后看到苏玲月不在,庄嬷嬷顿时吓到了,“老爷夫人,二小姐呢?”怎么该出事的人不出事,可是不该出事的人,偏偏不见了踪影?

    “车内还有苏二小姐吗?”秦之衍好像是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样的,看着庄嬷嬷,眼底有些幽暗,不过看着苏青岚,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苏相,苏二小姐也在马车上?这倒是我疏忽了!”他救了人,却不知道马车上有几人,庄嬷嬷听着秦之衍的话就觉得气愤,可是对方毕竟是王爷,庄嬷嬷也是认得的,知道这人轻易不好招惹,也只能忍着了。只好求救的看着苏青岚,庄嬷嬷的语气,有些着急,“老爷,二小姐她……”话还没有说完,苏青岚那淬了毒一般的眼神猛地就看到庄嬷嬷,语气是少有的严肃,“放心,她死不了!”刚才在马车里,虽然是一片的混乱,可是苏玲月那太过慌张的样子,甚至不是往慕容嫣处扑,就是往苏兰芷那里扑,后来等到苏兰芷他们都出去了,苏玲月一直都在那里惊慌失措的,但是却很规矩的一直抓着窗杆子,生怕自己会死了一样的,苏青岚看着苏玲月,总觉得今日事情,有些太过巧合了。

    苏青岚不傻,自然是看出了些猫腻,所以刚才秦之衍去救他的时候,他也没让秦之衍先救了苏玲月,想着对方反正是抓住了东西,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事情,就是出了事情,也是给对方一个教训,所以,苏青岚这会儿,完全是有意的在无视苏玲月了。

    而秦之衍也不是傻子,他刚才也看见了苏玲月的反应了,一般的女子在苏玲月这个年纪,肯定是吓坏了的,可是她虽然一直都在叫,但是那手可从来都没有松开过,恰到好处的抓着那杆子,保证了身子不会被撞出去,而自己进去以后,对方一直呼救,但是苏青岚却没有搭理。所以,秦之衍自然也装作没有看到苏玲月,自然也不顾苏玲月的求救,直接就将苏青岚带回来了。就是回来了也只是直接就无视苏玲月的存在,和苏青岚在那里询问情况,好像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人在马车上似的。

    庄嬷嬷看着两人的态度,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张老脸紧张极了,对着苏青岚就一个劲的求了,“老爷啊,二小姐还在车上呢,她也是您的女儿啊,您真的就不管不顾了?老爷啊,求求您,让人去救救二小姐吧!”虽然暗中有元武侯的人保护着,苏玲月身边的侍女也是会些武功的,可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让人发现的啊,不然那么快就亮了底牌,岂不是引人猜忌?

    “哼!”看着庄嬷嬷,苏青岚只觉得一阵的厌恶,看着那马车就要撞上墙壁了,苏青岚叹了一口气,“惜月,去将二小姐带回来!”如今惜月的武功暴露了,也是麻烦,不过,也好给这些人一个警告,免得有人总是打慕容嫣的注意!

    “是!”惜月虽然不大甘愿,可是也不能真的就对苏玲月不管不顾了,飞过去将苏玲月给提了出来,完全都没有怜香惜玉的。

    不过苏玲月倒是还好,出了发丝和衣服凌乱一点,却也没见有伤,苏青岚审视的看了苏玲月一眼,再看了一眼苏玲月身边的侍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那眼神,让苏玲月很是害怕,“爹爹……”眼中满是泪水了,苏玲月怎么都没有想到,等了那么久,苏青岚都没有让人去救她,她都快吓死了,生怕自己真的就撞上去了!

    要不是她身边有个会武功的侍女一直保护着她,她这会儿,还会好好的吗?

    看着苏玲月那泪眼朦胧的样子,苏青岚只觉得一阵的心烦,皱了皱眉,干脆就不去看苏玲月了,只是看着秦之衍,“今日多谢武成王的救命之恩,改日我再登门道谢,只是今日出了事情,我们衣衫不整的,还得回去,告辞了!”大家站在这里已经都快要成为人的风景了,苏青岚可丢不起这人,正准备带着慕容嫣几人离开,秦之衍却突然叫住了他们了,“苏相,等等!”

    “武成王何事?”此地亦不久留,苏青岚很清楚,尤其是慕容嫣今日受了惊吓,苏青岚很担心,想早点回去,让府医看看。

    “苏相,你的马车已经坏了,想来也是没有法子坐了,如果苏相不嫌弃的话,就用我的马车吧!”秦之衍这无疑就是雪中送炭了,苏青岚虽然来的时候有两辆马车,可是庄嬷嬷他们坐的,毕竟是下人的马车,不大舒服,这会儿急着回去,去租马车,想来也达不到理想的效果,肯定会颠簸的,苏青岚自然舍不得慕容嫣颠簸,见着秦之衍态度诚恳,便也没有拒绝了,“如此,那就多谢武成王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武成王以后但凡有需要帮助的,尽可以找我就是,能帮忙的,我自然会帮忙!”

    苏青岚本也不是矫情之人,今日的确是需要马车,苏青岚也不做那表面功夫的客气了,秦之衍也是喜欢苏青岚那么爽快的性子,“苏相无需如此客气,今日我也是凑巧遇到了,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的,换做任何人,我都会出手相救,更何况,我们两家也有交情,帮这些忙,是应该的。苏相稍等就是!”吩咐人将马车驾来,几人看见是那古典的红木,深沉的颜色,低调的华丽,有眼力的人都知道这马车价值不菲。

    “苏相,苏夫人,苏小姐,清吧!”

    “多谢!”苏青岚直接就扶着慕容嫣上车了,然后拉着苏兰芷上车,等到苏玲月伸出手想要上车的时候,苏青岚却收回了自己的手了,“玲月,这是武成王的马车,想来武成王也是要坐上来的,如今这马车坐不下了,你和庄嬷嬷他们挤一辆吧!”说完就直接走了进去,留下苏玲月一个人可怜巴巴的看着秦之衍,希望对方可以怜香惜玉,奈何秦之衍本就不是怜香惜玉的主,苏玲月的算盘,注定是打不好了,“苏二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今日出门,因着只是我一个人,所以马车不大,实在是坐不下了,还望苏二小姐见谅!”说完笑嘻嘻的上了车,留下苏玲月一脸悲愤懊恼的神色,十分的不甘和紧张了。

    看着那马车走了,完全没有理会自己,苏玲月这才是知道怕了,“嬷嬷……”怎么办?爹爹好像怀疑我了。

    “二小姐,先回去再说!”苏玲月这个样子还是狼狈了些了,庄嬷嬷也不好再说什么,免得隔墙有耳,拉着苏玲月就上去了那下人的马车,苏玲月看着其他的几个人,张嬷嬷,赵嬷嬷,还有紫儿几人,想着自己的身份,再想着对方的身份,再看看这明显要简陋许多的马车,感觉到马车行走的颠簸,苏玲月只感觉自己早上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而心里的委屈,更是让苏玲月的眼角都湿润了,可是她又不敢哭,免得让人小看了她去,也只能憋着。

    庄嬷嬷见着了,便给苏玲月倒了一杯水,将自己下面的棉絮都递给了苏玲月,眼中带着怜悯和担忧,“二小姐,喝口水压压惊,你先忍着吧,一会儿该是到了。”看着苏青岚如今往着不同的方向去了,庄嬷嬷知道,今日是去不得庆王府了,心里满是不甘,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看来,她得再好好的找机会了!

    可是,失去了这一次机会,以后要再找机会,怕是难了,更何况,苏青岚今日竟然放弃了去庆王府的计划,那她后面的举措,岂不是没办法实行了?

    心里非常的不甘,庄嬷嬷也有些后悔自己心急了,安排了重重关卡,就是不想让慕容嫣躲过去,这才是第一步,就被对方破了,而且如今似乎他们也被人怀疑了,甚至苏青岚直接就回去了,那么今日的良机,他们只能错过了!

    “嬷嬷,我……”苏玲月如今只要想着苏青岚刚才看她的眼神,就觉得很是害怕了,总觉得苏青岚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让她好生不安。

    “二小姐别着急,我们回去再说!”这马车里可是还有别人呢,都是苏兰芷和慕容嫣的心腹,他们就是想说什么,也不好说,庄嬷嬷此刻只好安抚好苏玲月,别的,也只能回去再慢慢计划,慢慢想办法了。

    “……”苏玲月张了张嘴,可是看到周围的人,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最后只好抱着杯子喝水,整个人都有些惊魂未定了。

    怎么办,怎么办,刚才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所以让爹爹怀疑了?

    可是,如今他们的计划失败了,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她们该怎么做才好?

    ……

    一路上,苏玲月和庄嬷嬷都在忐忑中,加上路途颠簸,苏玲月便晕车了,吐了好几回,整个人都惨白的了,庄嬷嬷虽然担心,可是也知道这会儿不好去打扰苏青岚,也免得苏青岚动怒,最后,干脆也只能忍着,想着让苏玲月用这苦肉计,躲过这一劫了。

    此刻,前方的马车里,却是一片的安稳,几人坐在这马车里,其实很宽敞,一点都不挤,由此可见,刚才不让苏玲月上车,的确是个借口了。

    几人分好顺序的坐好,苏青岚本来还担心路途颠簸的,不过秦之衍的马车比起他们的来,更加的平稳,甚至这上面铺了厚厚的绒毯,坐在上面软绵绵的,甚至感觉到很温暖,苏青岚也是识货的,知道这是上好的狐狸绒,不过铺了这么一马车,可见秦王府的富贵了。

    苏青岚对着秦之衍感激的看了眼,这会儿注意观察慕容嫣,问了好些话,确定慕容嫣没事,苏青岚才放下了心来了。

    秦之衍见着苏青岚那紧张的样子,眼中划过一抹深思,“苏相,苏夫人的身子,可是还没有好吗?”怎么那么紧张?

    “已经是好些了,只是我有些担心罢了。”对秦之衍,苏青岚接触的还少,慕容嫣怀孕这事情也还没有公开,苏青岚自然也是不好跟秦之衍说的。

    “是吗?”知道苏青岚没有说实话,秦之衍也没有多问就是,“几人苏相担心,今日为何还一大家子出门了?”按理说苏青岚那么小心,这会儿又那么担心,应该是不会带着慕容嫣出门的啊?

    “不瞒武成王,今日出门,本来是要去看望我母妃的,她近来实在是想念我和嫣儿了,我们想过去看看她。武成王也该知道,我母妃她近来身子不好,我也不想老人家一直都担心,可是不曾想,竟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了。”想起这事情,苏青岚就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他今日或许就不该出这门的,也免得慕容嫣受惊吓了。

    慕容嫣如今年岁大了,怀孩子本来就危险,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岂不是要抱憾终身了?

    看来以后,他的确是该小心才是!

    “苏相,这看起来不像是意外,刚才我追过去的时候,瞧见那马车撞了你们以后,却死追着不放,后来见我过去了,才匆忙的逃走,想来是有计划的才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秦之衍觉得实在是可疑。

    可是到底是谁,要打苏青岚几人的主意呢?目的是什么呢?

    这点,秦之衍却是想不明白的。

    “武成王分析的极是,如今我也希望武成王能抓住那些人,到时候也可以问出些什么了!”想到那剧烈的撞击,再想到苏玲月那不正常的反应,苏青岚此刻的心里,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情绪了。

    “苏相别担心了,我已经让人去追了,想来会有结果的!”

    “嗯,希望吧!”真的会有结果吗?苏青岚表示很怀疑。

    他们今日出门,也算是随性的了,知道的人不多,到底是谁呢?会不会,真的跟玲月有关?

    如果真的是她,那她莫不是因为白芯和苏振华的事情,还在怨恨吗?

    想到此,苏青岚的眉头不由得紧紧的皱着,秦之衍知道苏青岚肯定是有所怀疑的,而且也有怀疑的对象,他想了想,也发觉苏玲月的不对劲,此刻想起这个可能,秦之衍不由得有些担心的看着苏兰芷了。

    ------题外话------

    咳咳,不好意思啊,昨天忙,来不及码字的说,更新迟了,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