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兰儿,送送武成王
    那人毕竟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有这样子的人在身边,她会不会很不安全?

    心里有些担忧,秦之衍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看向苏兰芷,而苏兰芷素来敏感,感觉到秦之衍的目光,同时也看了过去,两人的目光交汇,秦之衍眼底的关怀丝毫不假,苏兰芷见着了,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下意识的就避开了。

    见着对方避开了自己的视线,秦之衍知道,苏兰芷一直都是排斥他的,心里有些失落,不过他这人向来耐心足够,可以慢慢等就是了。这样想着,秦之衍笑得也算开怀,那眼角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苏兰芷,却又不过分的明显,也免得让人看出什么,只是苏兰芷想来敏感,自然是感觉到了秦之衍那温柔的目光,顿时觉得浑身都不大自在,最后,干脆挪了挪自己的身子,掀开了帘子,往外面看去了。

    苏青岚因为关心着慕容嫣,生怕慕容嫣出了什么事情,也没有精力关心苏兰芷,这会儿也没有注意到秦之衍和苏兰芷的互动,等到几人到了相府,苏青岚二话不说就抱着慕容嫣下马车了,虽然苏青岚没有习武,但是身子不错,抱着慕容嫣也不算吃力,慕容嫣有些吓到了,想要下来,可是苏青岚的脚步飞快,也没有给慕容嫣任何拒绝的机会,弄得慕容嫣也觉得不大有意思了,只是抱着苏青岚,将头给埋在苏青岚的怀里,免得看到下人们的目光,觉得丢人了。

    苏兰芷在后面瞧见苏青岚那着急的样子,还有慕容嫣挣扎不过妥协的样子,脸上划过点点的笑容,那样子的笑容落在秦之衍的眼里,秦之衍的面上,划过一抹暖意,“苏小姐,令尊令堂的感情倒是极好的,让人看着好生羡慕。”不管外人怎么说,秦之衍相信的,只是自己的眼睛,他今日看到的只是苏青岚对慕容嫣那毫不掩饰的关心和爱护,两人之间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这一点,他在秦王和秦王妃之间看了太多次了,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很羡慕的情感。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样子的相守,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才是真正让人动容和幸福的感情吧?

    什么时候,他也能有这个幸运获得呢?

    “武成王倒是客气了,想来秦王和秦王妃的感情,也是极好的。”秦王和秦王妃二十几年前的事情,苏兰芷可是也听说过的,她很佩服秦王作为皇族之人的勇气,敢于和皇权对抗,最后获得了自己的幸福。只是这斗争留下了问题,最终,始终都没有办法完满就是了。

    只是为何,这个世间,终究是没有完满呢?遗憾,还真的是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今日多谢武成王了,如果不是武成王,爹爹怕是会受伤的!”苏青岚虽是道谢了,苏兰芷觉得自己这个谢意也还是应该的,总觉得自己似乎这样子做,才能将对方和自己划开界限来一样的。

    “苏小姐,我说过了,我们之间,无须如此客气!”什么时候,你对我,才能不如此客气疏离呢?秦之衍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却也知道,这样子的一天,终究是有些长远了。正想着,后面的苏玲月几人也跟来了,一路上的颠簸,苏玲月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哪曾受过如此的待遇?颠簸了那么久,苏玲月早上吃的东西也都吐出来了,此刻脸色惨白的一片,战都站不稳了,还得庄嬷嬷扶着,不过她见着秦之衍在面前,看着秦之衍和苏兰芷在一起,她竟然觉得两人站在那儿,该死的好看,心里一阵生气,正准备过去呢,秦之衍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直接就说道,“苏小姐,我们进去看看吧,也不知道苏夫人如何了。”

    “好!”苏兰芷也是看到苏玲月了的,只是今日的事情,苏兰芷觉得跟苏玲月脱不了干系,所以,她此刻,非常的不想看见对方,也免得自己会忍不住,好好的休整对方一顿!

    如今,还是先去看望娘亲才好!

    “武……”苏玲月这不还没有走过去打招呼呢,就看到秦之衍留给了自己一个华华丽丽的背影,心下着急,不由得跺了一下脚,可是她身子本来就虚,这一跺,整个人都有些支撑不住,打了一个踉跄,要不是庄嬷嬷扶着,苏玲月估计早就摔了个四脚朝天了。

    苏兰芷,你!

    心下生气,苏玲月这会儿见苏青岚几人压根就没等自己就进去了,心里也是着急的,不由得看着张嬷嬷,一心只想要求庄嬷嬷帮忙了,“嬷嬷,怎么办啊?”爹爹似乎真的生气了,自己一路上都吐得那么厉害了,爹爹也不管不问的,甚至加快了赶车的进度,这不是完全都不管自己了吗?

    “二小姐,我们先去看看再说!”看着苏玲月这一脸惨白的样子,庄嬷嬷心下有了决定。

    不管了,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二小姐,一会儿你记住,要诚恳的认错,而且,尽量的装虚弱一些,知道吗?”希望这样子,能挽回一些时间吧,还希望那些人,可不要被抓到了才好!不然真的就惨了!

    “好,我知道了……”由着庄嬷嬷扶着自己进去,苏玲月心里也是担心,可是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情景转换线

    “府医,嫣儿她有没有事情?”早在进了大门就让府医过来了,这会儿由着府医给慕容嫣诊治,苏青岚担心的不得了。

    嫣儿这一胎本就不易,太医也说过了要好好的调养,这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就糟了!

    “相爷放心,夫人只是受了些惊吓,并无大碍,只是如今,得好好地静养一些日子,草民再开一些安胎药就好了。”之前的府医换了,如今这位府医,也是苏青岚寻了许久,才找到的,医术很高明,而且为人也正直,苏青岚给的价格又是极好,倒也不担心对方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真的没事吗?”心里有些不大确定,对这孩子,苏青岚就好像是对慕容嫣一样的,患得患失的,总有些害怕了。

    “相爷无须太过担心,夫人最近修养的不错,身子也是渐渐的好了些了,好生养着就是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那草民去开药去了,一会儿给夫人服用,睡会儿才好。”

    “嗯,你去吧,惜月,你跟着府医去拿药!”

    “是!”

    ……

    “爹爹,娘亲没事吧?”一路上,苏兰芷虽然担心慕容嫣,可是慕容嫣身孕的事情还没有公开,苏兰芷也只好放慢了脚步,这会儿到的时候,府医已经诊断好了,正准备走,可见苏兰芷的时间,把握的极好的。

    “嗯,没事,一会儿吃了药,好生休息一下就好了,不过这几日,又得好生的躺着了。”似乎慕容嫣自从怀了身子,就总是躺着,苏青岚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了。

    嫣儿她,辛苦了。

    “没事就好,爹爹,您也别担心了,我们去看看娘亲吧!”

    “好好!”

    几人进去的时候,慕容嫣笑着坐在床上,看着苏青岚进来了,有些无奈了,“老爷,我都说了没事了,无须如此大惊小怪的。”

    “这可不行,如今的你,可是马虎不得!”

    “那我现在没事了,老爷可以放心了吧?”知道苏青岚这是关心则乱,慕容嫣心里甜甜的,也没说什么了。

    这人素来稳重,如今年岁大了,也越发的沉稳了,可是如今为了自己却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的,看来,他对自己的在乎,和十年前,依旧是一样的。

    这样,她就放心了。

    “现在也不能放心了,府医说你得静养休息几日,你一会儿喝了药就睡一觉,午膳的时候我再叫你!”

    “老爷,我这每日都在睡,可都是快成猪了!”笑嘻嘻的,慕容嫣今天的心情不错,虽然路上受了惊吓,好在有惊无险,她也没在意就是了。

    “你如今多睡睡才好,胖些才好!”慕容嫣现在虽然是稍微丰腴一点了,可是在苏青岚看来,还是瘦了些,苏青岚担心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更担心慕容嫣。

    这生孩子本来就是在鬼门关口走一走,十三年前慕容嫣生苏兰芷的时候就将苏青岚吓得个半死了,现在慕容嫣年岁更大了,风险也多了,苏青岚不担心才怪!

    每一日都恨不得将所有好的补品都给慕容嫣吃,偏偏太医说虚不受补也不好,苏青岚也只好眼巴巴的守着慕容嫣,自从得知慕容嫣怀孕开始,他是既开心,又害怕了。

    “好了,老爷,武成王还在这里呢,可别说这些让人笑话了!”虽然两人是老夫老妻了,可是中间隔了十年,慕容嫣还是不大适应,这会儿见着还有外人在,慕容嫣可不想惹出什么了。

    他们都是大人了,在孩子面前,还是要注意些,免得形象都毁了。

    “那好,我先出去一下,你一会儿把药吃了,我再来看你!”家里有客人,也不好总是在慕容嫣这里待着,苏青岚示意秦之衍出去,打算亲自招呼秦之衍了。

    到了外间的时候,就看到苏玲月一脸虚弱的站在那儿,惨白的脸色跟那白纸一样的,看着有些吓人,而她此刻勉勉强强站着,好似那风中的扶柳一般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的,让人好不怜惜。

    不过苏青岚因为今日的事情对苏玲月早就存了芥蒂,此刻看见苏玲月这样子,非但不觉得怜惜,反而觉得苏玲月这样子做作的很,心里却是更加肯定了苏玲月如此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故意做的,看着苏玲月的模样,满是厌恶了,“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爹爹,月儿不知道做了什么,让爹爹嫌弃了?还望爹爹明说,月儿会改的!”语气柔柔的,说的极其的轻缓,配着苏玲月那摸样,倒是委屈的紧了。

    苏玲月本来是想用这样子的方式博取同情,引发苏青岚对她的父女之前的,却不曾想,她这么说这么做,反而让苏青岚更加的厌恶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一句话,一点都不留情面,听得苏玲月的脸色惨白一片,看着苏青岚,那泪水直接就像珍珠一般的落下了,“月儿不明白爹爹在说什么,月儿自知爹爹对月儿心存芥蒂,可是月儿毕竟是爹爹的女儿,爹爹有什么怪罪的地方,直说就是,爹爹这样子说,月儿实在是委屈!”死不认罪,说的极是苏玲月这种类型的了,她料定了苏青岚如今只是怀疑,没有证据,所以她压根就不担心!

    只要咬住不放就是,坚决的不承认,她就不信了,苏青岚还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定了她的罪了!

    “你无须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做样子,好了,你母亲身子不好,需要静养,你回去好生休息就是,不要在这里打扰你母亲休息了!”以前有多疼爱苏玲月,苏青岚现在就有多恨苏玲月。想着自己曾经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女儿,转眼间就变得如此的心狠手辣,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的恶毒,这又让苏青岚想起了白芯,想到曾经的耻辱和欺骗,苏青岚心里的怒气,蹭蹭蹭的就上升了好几层,看也懒得看苏玲月一眼,直接带着秦之衍就走了。

    苏玲月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做非但没有让苏青岚接触怀疑,反而让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更加的恶劣了,心里不由得着急,只好看着一旁的庄嬷嬷了,“嬷嬷,怎么办?”如今爹爹继续怀疑,那她在这个家,岂不是完全的就没有地位了?

    那她以后,怎么办?

    “二小姐,老爷既然觉得你错了,你就在这里认错就是!”庄嬷嬷也是被苏青岚的态度吓到了,她陪着苏玲月,就是要让苏玲月重新得到苏青岚的宠爱,保证苏玲月和苏振华在相府的地方,这样子才有助于他们的谋划,可是这样子下去,那他们的计划,岂不是完全就打乱了?

    不行,这绝对不行!

    “嬷嬷,我如果认错了,那我岂不是完了吗?”不可置信的看着庄嬷嬷,苏玲月怎么都没有想到庄嬷嬷会这样子说了!

    “二小姐,老奴不是这个意思。二小姐你没错,可是老爷既然认为你做错了,那你就要认错,如今老爷和武成王一起走了,想来也是顾忌武成王在,不好发作,二小姐你大可将事情闹大,这样子,老爷最后,定然会妥协的!”秦之衍今日虽然是救了苏青岚,但是毕竟是外人,家丑不可外扬,庄嬷嬷相信,苏青岚不会想让秦之衍看到这样子的一幕的。

    “嬷嬷的意思是?”

    “二小姐认错就好,如今夫人不是在休息吗?二小姐就在这里认错吧,等到夫人和老爷知道了,自然会来见二小姐的!”

    “好!”咬了咬牙,苏玲月从庄嬷嬷的眼中看到了隐忍,最后,苏玲月闭上了眼睛,很不甘心的就跪下了,这初春的寒气还是很重的,苏玲月一路上颠簸,本来身子就不好了,这会儿还忍着不适跪着,看样子,还真的是下定了决心了!

    +++++++++++我是苏青岚和秦之衍还有苏兰芷在一块儿喝茶的分界线

    淡淡的茶香缭绕,苏青岚亲自给秦之衍倒了一杯热茶,对秦之衍,满是感激了,“武成王,大恩不言谢,今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来者是客,苏青岚虽然不放心慕容嫣,可是也不好怠慢了秦之衍了,对方怎么说,可也都是他的恩人!

    “苏相客气了!”喝了些茶,吃了些糕点,秦之衍虽然是很想和苏兰芷多多相处的,奈何自己再做下去,就有些不识趣了,正准备告辞呢,外面就有人匆匆忙忙的跑来了,“老爷,老爷不好了!”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可是夫人出了事情?”瞧见那人,是慕容嫣院子里的,苏青岚担心,赶忙就站了起来了。

    “老爷,不,不是,是二小姐,二小姐她,昏倒了!”虽然不想当着秦之衍的面说,可是人家在这儿,他们也不好赶走不是?而且苏玲月怎么都是向父亲千金,她如果不来交代,也担心自己会被罚了!

    “她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昏倒?”不是慕容嫣有事情,苏青岚也放下了心了,只是听到苏玲月昏倒了,他的眉头皱的深深的,看起来,极其的不悦了。

    “老爷,二小姐自从老爷离开了以后,就跪在夫人的门口,说是她希望得到老爷和夫人的谅解,一直都不肯起来,便昏倒了。”

    “胡闹,怎么就没人让她起来?”刚才要不是碍于秦之衍在,他早就发落了对方了,可是偏偏对方还是一个不省心的,家丑不可外扬,她是疯了不成?

    “老爷,二小姐不肯起来啊,奴婢们劝了许久,就连夫人都惊动了,让她起来,可是她就是不肯,说是求得夫人和老爷的原谅才肯起来,这会儿支撑不住,就混到了!”

    “这不是胡来吗?”苏青岚都快被苏玲月气死了,这会儿也坐不住了,“可是请了府医了?”虽然心里怀疑苏玲月,但是毕竟没有证据,这苏玲月如今这番苦肉计倒是演得不错,苏青岚也不能完全的不管不顾了,不然也显得他太冷血了。

    “老爷,已经请了府医了,老爷要不要去看看?”本来是不想来的,可是她也不敢瞒着,胆战心惊的来了,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就是了。

    “好,我一会儿过去!”此刻也坐不住了,今日事情太多,苏青岚对秦之衍满是歉意,“武成王,今日府上有些私事要处理,就不招待武成王了,还望武成王恕罪,改日我定当约武成王再来坐坐,好生赔罪了!”

    “苏相有事情,就去忙吧,我无碍的!”

    “多谢武成王体谅,兰儿,帮我送送武成王吧!”今日秦之衍帮了他们许多,又是救人,又是借车的,这会儿他还不能好生的陪陪对方,反而要赶人了,苏青岚心里有些愧疚,便让苏兰芷送人了,却完全没有看到,秦之衍在听到他这话的时候,眼底那抹亮光了。

    看来,今日出门,还是对的!果然是遇上好事了。

    “苏相,无须麻烦了吧?苏小姐今日也是受了惊吓了,还是算了,我自己出去就好!”心里虽然欢喜,秦之衍表面上还是一副贴心的样子,苏青岚心里本来就觉得对不住了,这会儿见秦之衍还那么体贴,心里就更加的觉得不好意思,当然就越发的肯定要让苏兰芷送了,“武成王今日是相府的大恩人,是我招呼不周了,还是让小女送你出去吧,兰儿,还不快送送武成王?”

    “是!”心里百般的不情愿,苏兰芷也不得不跟着去了,瞧着秦之衍那一脸笑得好像偷了腥的猫一样的,只觉得碍眼的紧。

    “苏小姐,麻烦了!”心里当然开心能和苏兰芷单独相处,不过秦之衍也不好在苏青岚面前显示太多,免得苏青岚看出什么,倒是不好了。

    难得的机会呢,如今苏兰芷是年幼,他们接触的多些也没有什么,以后要这样子相处,想来也是越发的少了,他得珍惜机会才是!

    “不麻烦,武成王,请吧!”知道苏青岚是因为走不开了,才想让自己送的,苏兰芷此刻也是担心那边的情况,想早点送秦之衍走,然后去看看了,也免得苏玲月耍出什么花招,将事情弄得更加的糟糕了。

    “嗯!”瞧见苏兰芷心底明明是不甘愿的,可是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看起来也是平静的紧,送自己离开的步法却也加快了,看得出,对方是有些着急,秦之衍偏偏走得极慢,明明是一个大男子,比苏兰芷高出三个头还多,步法却比苏兰芷还慢,他这样子走,弄得苏兰芷实在是无语,“武成王,你的脚可是受伤了?”这不是间接的再说秦之衍一个大男子走得慢吗?秦之衍听出苏兰芷话语里的意思,却偏偏装作不懂,“苏小姐,我的腿没受伤,怎么了?”

    “……”怎么了,你没听出意思吗?你没受伤还走那么慢?

    心里纵然有些小咆哮,可是苏兰芷一向来都注意自己的形象,知道秦之衍此刻在装无知,也只好什么都不说,继续走了,不过明显脚步加快了,她就不信了,秦之衍会没有跟上!

    走了老半天了,苏兰芷也没有注意后面的人跟上没有,可是终究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转身一看,秦之衍不还慢悠悠的走在后面吗?

    他倒是自在,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她很着急吗?

    心里觉得秦之衍今日好像是故意跟自己作对似的,苏兰芷有些不悦,干脆停下来,看着秦之衍,实在是有些不大明白,明明那么优秀完美的一个人,何必总是如此呢?

    “武成王,你今日没什么事情吗?”怎么那么悠闲,难道你一点都不着急?这话,苏兰芷相信自己不说,对方也会明白的,不过秦之衍今日似乎存了心的要逗弄苏兰芷了,笑了笑,步伐依旧是慢的可以,“苏小姐怎么知道我今日没有什么事情呢?不过你确实说对了,我今日正巧没事,所以出来走走,不曾想去看到了你们马车出事情,你说,这不是一种缘分呢?”其实今日秦之衍是有公务在身的,不过他有些担心苏兰芷,所以才会一路护送回来,现在他的确也是该走了,只是看着苏兰芷有些着急的样子,想故意逗逗对方罢了。

    明明那么小个孩子,就应该是被人呵护的时候,怎么总是老气横秋的,实在是不好!

    现在这样子才是正好,被自己磨得有些失去耐心了,这样子才像个孩子啊,藏不住心事!

    不得不说,秦之衍很喜欢看到苏兰芷破功的样子,他是明知道苏兰芷不放心慕容嫣那边,却故意的拖延,也难怪苏兰芷此刻着急了。

    可是着急有用吗?人家依旧不急不慢的,苏兰芷也不好甩头就走了,那样子太过无礼,也是实在是对不住秦之衍这个恩人,所以苏兰芷也只好硬着头皮,耐心的送秦之衍走了。

    从来都没有觉得这去大门口的路有那么长,苏兰芷恨不得长了翅膀飞过去了,可是后面的人不急不慢的,让苏兰芷好生气恼了。

    这人看起来不像是那么不讲理之人的,也不是那么不识趣之人,怎么这会儿,倒是如此,是故意的不是?

    “武成王可是被这景致所吸引了?颇有些流连忘返?所以一路上,只想着欣赏了?”你秦王府的景致怕是比这好一千倍一万倍吧?何必呢?这景色比不得你秦王府的,快走吧快走吧!

    苏兰芷心里满是催促,可是嘴巴上又不好说,秦之衍自然是看出了苏兰芷的意思,却是抬手看了一支树丫,看着上面的点点新绿,有些感慨了,“不知不觉,春天来了,如今新芽出来了,想来再过不久,便是一片的绿色了吧?”

    “这是自然!”

    “苏小姐,一年四季,你最喜欢哪个季节?”突然就问了苏兰芷,苏兰芷想了想,便回答了,“我喜欢秋季!”

    “为何?都说春暖花开,最是生机勃勃,而夏季欣欣向荣,一片生气,秋季多了萧瑟,自古伤秋悲怀的不在少数,而冬季万物具寂,却别有一番滋味,苏小姐为何偏偏不喜欢呢?”没有想到苏兰芷会喜欢秋季,秦之衍有些意外就是了。

    秋天什么都是萧瑟的,悲秋伤怀,是许多人的感慨,可是为何眼前的人,却独独喜欢这个季节?

    一直以来都很想了解苏兰芷,可是对方就好像一口一望无垠的古井一般的,秦之衍越发的深入,就越发的觉得自己对苏兰芷的了解太过微薄了,这会儿难得和苏兰芷讨论这个问题,秦之衍自然是要好好把握住的。

    只是可惜,苏兰芷注定要让他失望了,因为苏兰芷从来都不想和秦之衍有过多的接触和交谈,这个话题,苏兰芷当然也不会深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有些时候,是说不出道理来的!”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吗?”那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所以一直排斥我?幽深无边的眸子看着苏兰芷,似乎要将对方给吸入自己的眸子一般的,让苏兰芷有种眩晕的感觉,就在苏兰芷打算稳住心神,不被对方窥探的时候,秦之衍倒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摘了一片嫩叶,“呵呵,苏小姐的确是一个特别的女子,喜欢的东西,也和平常人不一样!不过我喜欢的,也和苏小姐差不多就是,相比于其他的季节,我也是更喜欢秋季,你知道为什么吗?”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能在秦之衍的眼中看到不属于对方的戏趣之色,弄得苏兰芷觉得很是怪异。

    她一直都以为,眼前的人表现出来的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没有脾气的样子,可是怎么今日,倒是狡猾的像个狐狸一样的?

    “武成王的偏爱,我自然是没有资格打探的!”没有表现出兴趣,苏兰芷这会儿尽量的让自己的脸保持平静,也免得总是被秦之衍这人前人后不一样的性子,弄得有些失措了。

    本来以为自己的话算是完全的止住了对方的话题,却不曾想,秦之衍的脸色有些失望,却没有那么轻易就放弃了,“看来苏小姐对我,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呢!”语气有些哀怨,弄得苏兰芷有些哭笑不得了。

    她又不是他的谁,用得着关心他吗?

    正在无语,秦之衍却突然凑近了苏兰芷,湿热的气息洒在苏兰芷的脸上,让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有些失了节拍了,“秋季虽然萧瑟,不过却是收获的季节,努力了许久的成果眼看着都获得了丰收,那样子的感觉,极其不错的。苏小姐,你说是不是?”

    “!”有些诧异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只感觉自己的内心都全部暴露在秦之衍的眼里,看着眼前的人,苏兰芷的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心烦!

    他怎么会知道的?

    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苏兰芷下意识的就退了几步,“武成王请自重!”隔开彼此的距离,苏兰芷却依旧能感觉到对方喷洒在自己脸上的气息,那气息不同于一般的男子,有股子的汗臭味,反而带着清新的感觉,甚至有股子魅惑人心的味道,让苏兰芷的脸色,有些燥燥的。

    这人,似乎也不是一个规矩的人,看来大家都被他的表面给迷惑了,还真以为对方是翩翩公子了!

    “呵呵,苏小姐,我怎么就不自重了?”有些好笑的看着苏兰芷,在秦之衍看来,苏兰芷就是一个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乌龟,一旦遇到了危险和刺激,就猛地就缩回去了,他要想打开这龟壳,不用些赖皮的手段,怕挺困难的。

    看来,自己的形象,在佳人的面前,怕是要毁了。不过他也不在意就是,反正这所有的一切,也都只是他的面具,他本就是个不喜欢拘束的人,更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之前的形象虽然好,不过不适合追求眼前的女子,换换也是好的。反正,他也喜欢挑战!

    “武成王,已经快到大门了,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送武成王去了!”直觉眼前的男子现在是越发的危险了,苏兰芷以前以为对方的彬彬有礼的,至少不会做出格的事情,但是现在,感觉到对方有些暧昧的情绪,总是会扰乱她的思绪,苏兰芷不得不防!

    “呵呵,苏小姐,你是怕了吗?为何要避着我?你父亲可是已经吩咐你送我出去了,你这个做小主人的,就是这样子对待自己的恩人和客人的?”对苏兰芷的疏离,秦之衍早就习惯了,也知道眼前的女子防心极重,似乎对情爱一事,格外的冷淡和排斥,这点,秦之衍早就观察到了,他也做好了被人拒绝的准备了。

    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被拒绝的那么快那么多就是了。

    哎,看来他的魅力在眼前的女子面前,还真的是一文不值了!

    “武成王既然要我送你,那也该知道男女有别,希望武成王自重!”她如今虽然年幼,还没有及笄,不到如此大防的时候,可是对方怎么说都是一个没有关系的外男,苏兰芷得提醒对方一句!

    “呵呵,苏小姐还真的是有趣的紧,我怎么不自重了?”这么一句反问,顿时让苏兰芷完全无语了,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谦谦君子如秦之衍,淡漠如仙的人,耍起赖皮来,也是那么的,让人无言以对了。

    她能说什么?她可以说什么?莫不是说刚才秦之衍主动靠近她,距离暧昧吗?

    可是她毕竟是女子,面皮子薄,哪里说得出?

    这人,难道是有好几种性子吗?怎么明明是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对谁都是亲和有礼,却透着距离,什么时候,却变了样子了?变得那么的,无赖了?

    苏兰芷素日里也是一个巧嘴的,此刻却不知道怎么就被秦之衍堵得哑口无言了,最后只好收起自己的心思,“武成王既然知道,我是小主人,你是客人,那主人送客人离开的时候,客人也应该紧紧跟随才是,可不好总是落太后了,武成王说是不是?”这话语里面的暗示非常清楚,秦之衍见苏兰芷这会儿板着脸,也知道自己不好再开玩笑了,免得苏兰芷恼羞成怒,倒也乖巧的跟着苏兰芷走了。

    这一路也没有刻意的放慢速度,只是到了门口的时候,苏兰芷打算回去,秦之衍却叫住了对方了,“今日多谢苏小姐相送了!”这语气里含着笑意,苏兰芷不用看,就能感觉到秦之衍的好心情。

    捉弄自己,很有趣吗?

    “武成王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话虽然这么说,苏兰芷却决定了,以后遇到秦之衍,有多远躲多远,免得被对方堵得哑口无言的,让她好生懊恼!

    她素日里对待别人也算是冷静,可是怎么偏偏到了这么一个人,她总是有些情绪失控呢?

    “对了,为了感谢苏小姐的一路相送,我一会儿送你一个礼物可好?”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刚才一直耽搁,也是想拖延时间,等着派去追撞苏青岚马车的人回来,也好帮帮苏兰芷了。

    只是苏兰芷并不知道秦之衍真实的打算,只以为对方总是喜欢捉弄自己,心情不好,哪里愿意接受对方的礼物?

    “武成王不必了,今日武成王已经帮了我们许多,再收武成王的礼物,却是不好武成王的心意,我心领了。”这一路上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气的,苏兰芷此刻巴不得秦之衍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才好,哪里还要秦之衍的礼物?

    “呵呵,苏小姐还是看看这礼物的好,我相信,苏小姐会喜欢的!”见苏兰芷拒绝,秦之衍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的,也没表现出失落,反而示意苏兰芷出去,苏兰芷瞧见对方笃定的神色,心里有些摸不着了。

    自己一定会喜欢?是什么呢?

    “苏小姐不要看看我送给你的礼物吗?想来苏小姐如今,最想要的,就是这两个人了,是不是?”这时,有人驾着马车过来了,苏兰芷清楚的看见,那马车就是之前撞了他们马车的马车,而此刻,那里面被绑着的两个人……

    心下了然,看着秦之衍的目光,有些复杂了,“武成王,你这是……”

    这人,刚才莫不是故意拖延时间的?为的就是将这东西给自己?

    想到这个可能,苏兰芷的心里,满是复杂了。

    这人,性子薄淡,她一早就知道对方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可是到底是为了什么,三番五次的帮助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