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上门问罪
    没有想到,在这样子孤独寂寥的夜晚,苏青岚悔恨交加,满腔的愤怒和失望郁郁不得发,正无处排解的时候,却在那灯光模糊中,看到了慕容嫣那仙子般落入凡尘的飘渺。看着对方那不染凡尘的气质,好似这夜晚不小心踏入凡间的仙子一样,比起自己一身的世俗,苏青岚突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了。

    他错了那么多,还配得上如此完美无瑕的女子吗?

    突然有种不敢面对慕容嫣的感觉,总感觉看着此刻一袭白衣的慕容嫣,苏青岚自己就好像一个粗俗不堪的人一样,仅仅是站在对方面前,就是一种亵渎了。

    嫣儿,我真的对不起你!

    站在那儿,苏青岚悔恨交加的,此刻甚至有些害怕的想要逃离,只是慕容嫣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罢了,“老爷,天色已晚,老爷该回去休息了!”慕容嫣也是知道今夜不平静,也担心苏青岚今日会受不了打击,所以刻意的等在这儿,却不曾想看到那寂寥无助的背影。

    其实她本来是不想现身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苏青岚这个样子,她突然有些不忍心了,最后选择了出来,虽然知道自己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可是能陪陪对方,也是好的。

    “嫣儿,你今日怎么还没有睡下?却出来了?夜色凉,你还是早些回去吧!”初春的夜里,气温可是很低的,虽然慕容嫣此刻穿得暖和,可是那冰凉的风还是吹得人打颤了。

    “有些睡不着,便出来走走了,我一会儿就回去,老爷也回去了吧,今日的事情够多的了,老爷还是早早的回去休息的好!”看着苏青岚,虽然对方掩饰的极好,可是曾经也是最亲密的人,慕容嫣哪里会不知道,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嗯,我送你回去吧,夜深了,你该休息了!”感觉到耳边那轻柔的声音,苏青岚只觉得自己那颗浮躁的心也渐渐的平稳了下来,今日虽然百般的心痛和失落,可是瞧见慕容嫣,苏青岚还是有些安慰的。

    曾经,他走错了路,以至于和正道绕开了好远好远,如今好不容易走回来,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只是他们,还能回到曾经吗?

    破碎了的镜子,可否还能重圆?

    心里满是失落和彷徨,苏青岚看着慕容嫣的眼神,满是复杂了。

    “好!”点了点头,慕容嫣也只是想陪陪苏青岚,也免得苏青岚的心里太过难受,两人并排走着,苏青岚很贴心的挡住了风的方向,慕容嫣感觉到对方那无微不至的关心,心下划过点点温暖,“不知道老爷可否听过佛语里面的一句话?”

    “什么话?”

    “善恶乃一念之间,有其因必有其果,即种因,则得果,一切命中注定,今日的执着,必造成明日的后悔。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过错负责,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老爷无须愧疚难安。”多年沉迷佛学,慕容嫣如今看许多事情都看开了许多,知道苏青岚今日心情定然不好,慕容嫣也只想帮帮对方了。

    “嫣儿,你都知道了?”叹了口气,如今可以,苏青岚真的不想让慕容嫣知道,也不想让苏兰芷知道了。

    “今夜如此大的动静,我就是想不知道,也不可能了。只是老爷既然已经决定这样子做,便也不要庸人自扰了,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这不是老爷你的错!”苏青岚的愧疚,慕容嫣能够明白,可是,如今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居,再也是无法改变了的。

    “嫣儿,我今日断绝了和她的父女关系,送她去西北尼姑庵出家常伴青灯古佛,嫣儿可曾觉得,我这样子做,太过狠心无情?”如果不是苏玲月威胁到了慕容嫣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苏青岚也不至于这样子做,为的就是永绝后患了。

    “她的执念太深,心思不正,伴着青灯古佛修行,对她而言,未必不是好的。”学佛可以洗涤心里,清除罪恶,虽然苏青岚这样子做,是狠心了些,可是慕容嫣也不想今日的事情再一次发生,故而也没有求情就是了,“老爷如果觉得愧疚,以后让人多多照顾她就是了。也免得她的日子太过凄苦!”一个大小姐,从小就没有受过什么苦,如今却要去西北贫寒之地,那里的生活极其的艰苦,苏玲月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哪里会受得了呢?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心下叹息,苏青岚如今,突然生出了点点的悲凉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为何当年的他,偏偏放不下面子,堵着一口气,犯了那么多的过错呢?

    如今自食其果,这,算是报应吗?

    +++++++++++++++++++++我是此事后续的分界线

    这一日的事情过了,第二日天还没有亮,苏玲月就被送走了,不大几天就传出苏玲月病重死亡的消息,苏青岚迅速的将苏玲月的丧事处理好,正准备下葬的时候,不曾想,元武侯府的人,竟然来了。

    此刻,大厅上坐着两个老年人,两人的年岁都有些大了,那女子穿着鸦青色的棉袄,五官倒也精致,头上戴着精致的珠翠,那双紧抿的薄唇先是出她的刻薄,看来是个不好相与的人。而那男子穿着藏青色的棉袄,一身华贵的服侍,头上也带着玉冠,五官清秀,那双眸子有些阴鸷,让人看着,便觉得有些不大舒服的感觉。

    从两人的面相上来看,彼此都是不好相与的人,此刻两人坐在那里,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看着苏青岚的眼神,恨不得将苏青岚给大卸八块了一样的,一来了就质问苏玲月的事情了,“苏相,我们月儿身子向来都是极好的,从小就很少生病。怎么突然就病亡了呢?苏相,你就是这样子照顾我外孙女的?这事情,还希望苏相给我们一个交代!”语气带着冷意和责备,看着苏青岚的眼神,也满是不悦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就早早的就来了,一脸盛气凌人的样子,看样子,是不打算这么轻易的就让这事情过了。

    “老侯爷,老夫人,这冬春交际的时候,本来就容易感染风寒,玲月她也是不幸染上了,救治无效,如今,我也是无法的。”看着两人来了,苏青岚也不紧张,不过那温润的脸此刻却看不出什么,平静的可怕,让人觉得苏青岚的心情,或许不是那么好了。

    如今苏玲月依旧在去西北的路上了,以后是不会再回来了,所以,苏玲月在这大苍的京都,也是该消失了,不然总是有人想把她弄回来,那可不好!

    “苏青岚,你就是这样对月儿的?她虽然没了娘,可是还有我这个外祖母,还有一个姑姑在宫里了。她就那么去了,这事情你不给个交代,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从来都不曾想过,苏玲月竟然突然就没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今天早上收到消息的时候都吓了一跳,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就上门了。

    “老夫人,这人生病,本来就是无法阻止的,玲月年纪小,这一次病得重了,药石无医,也是事实,老夫人如果真心疼爱她的话,就应该让她赶紧的下葬,免得她不得安宁!”看着眼前的两人,苏青岚的心里只剩下厌恶了。

    当年的事情,他就不信了,跟这两人没有关系!

    还有那个阿丽!苏青岚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将一个人隐藏在厨房,而且那么多年都不曾让人发现,上一次甚至杀害了钱嬷嬷,断了他的线索!

    “苏青岚,月儿怎么突然就染上了风寒?她如果真的病重,你为何都不通知我们?你是不是心里有鬼?”元武侯夫人哪里会相信苏玲月是病死的?苏玲月自幼身体都很不错,今日的事情,处处透着蹊跷,偏偏他们如今在相府的人撵的撵,死的死,也查不出什么风声了,两个老人也只好硬着头皮来了,希望可以给苏青岚一些压力,让苏青岚知道好歹!

    只是苏青岚是那么容易就让人给压制住的?

    经历了这些事情,苏青岚对元武侯府的人,自然是非常芥蒂的,心里那长了的疙瘩一点一点的增大,最后让苏青岚不得不想办法出去!

    所以,他们如今,再也成为不了同盟了!

    “老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怀疑我对她做了什么?你别忘了,我是她的亲生父亲,我会对她做什么?”看着元武侯夫人咄咄相逼的样子,苏青岚也是料到这些人不会轻易就善罢甘休到了。

    好在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然,也麻烦!

    “你也知道你是她的亲生父亲,那你为何不好生照料着月儿?她才回来多久就病故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就是这样子照顾女儿的?”对苏青岚咄咄相逼,元武侯夫人想着自己心爱的外孙女就那么没了,心里哪里能不气呢?

    “还有,华儿如今人呢?月儿都这样子了,华儿作为弟弟,怎么就没来?”没有见到苏振华,元武侯夫人的心里已经很不安定了,这会儿只想让苏振华出来见一见,也免得自己总是担心了。

    如今这相府,可是跟那铜墙铁壁一样的,他们实在是很难再插人进来了,实在是麻烦!

    “振华也病了,如今正在养病!”苏青岚这话一出,元武侯夫人气得鼻子都快歪了,“月儿病没了,华儿如今也在养病?你这府中莫不是有些什么妖邪鬼怪不是?为何这两个孩子一回来,就病了?以前这两个孩子可是健康的紧,这一次倒是病得快得很,甚至有一个就那么没了!这还真的是稀奇,这怕是真的有什么相冲的吧?”这话里面不是就暗示慕容嫣是那妖邪鬼怪吗?听她这意思是慕容嫣容不得苏玲月和苏振华,所以加以谋害,而苏青岚作为这相府的主人,对此不闻不问的,元武侯夫人这是要来讨个说法了。

    “老夫人,玲月过不了这一关,我很难过,老夫人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只是人死不能复生,还希望老夫人容许我好生的让她入土为安了!”知道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是要来讨个说法的,可是苏青岚如今也是气极了元武侯夫人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了,哪里愿意好生的和对方说?

    “入土为安?那也要真的安宁了才是!月儿这死死得蹊跷,我得好好的查查,可不能让她就那么枉死了!”苏玲月这才回来那么几个月,突然就去了,一点征兆都没有,元武侯夫人实在是想不通,自然也不会轻易的就放过了。

    “那老夫人你却是要如何?”见着眼前的两人一脸愤慨的样子,苏青岚也是知道,这两人今日来了,肯定就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说服离开,自己不给个说法,想来对方也不会答应的!

    “我们要见一见伺候月儿的人!”庄嬷嬷到如今也是没见到的,两位老人自然是百般的疑虑,要查个清楚的!

    “老侯爷你们要见谁?”

    “月儿之前离开侯府的时候,我们让府中的老嬷嬷跟着她伺候着,如今怎么不见那老嬷嬷?”

    “老夫人说的可是庄嬷嬷?”看着两位老人,苏青岚的眼底划过一抹幽光,最后喝了手上的热茶,一副淡然笃定的样子,也是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有了计较了。

    “那是自然,庄嬷嬷这些日子一直都伺候着月儿,我们有些话,想要问问!”苏玲月这病死的太蹊跷了,两位老人,不得不怀疑!

    “老侯爷,老夫人,那庄嬷嬷犯了大错,我前些日子已经将她乱棍打死了,你们如今却是见不到她了。”早就料到两人会要见庄嬷嬷的,可是他会给对方这个机会吗?

    “你!”没有想到,苏青岚竟然灭口了,两人老人更是觉得事情不大对劲,看着苏青岚,元武侯狠命的拍了桌子,直接就站了起来,“苏相,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庄嬷嬷可不是相府的奴婢,她可是月儿的教养嬷嬷,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如此对她?”这奴才的命虽然不值钱,主人也是可以随意的处置,可是元武侯说的也对,庄嬷嬷的确不是相府的人,照理说,苏青岚的确是没有处置的权力的。

    “谋害主子,莫不是大错?本相还处置不得了?”这一次没有自称“我”,而且自称“本相”,苏青岚这样子摆出自己的身份,可见对庄嬷嬷一事,苏青岚是不打算以家处论的。

    “她怎么谋害主子了?”庄嬷嬷会无缘无故的谋害主子,元武侯压根就是不信的,这庄嬷嬷为人稳重,极其得到静妃的信任,元武侯也不认为这是一个粗心的人!

    “前些日子本相带着一家老小准备去看望母妃,可是中途出了事情,本相和玲月差点就出事情,事后武成王帮着本相找到了那贼人,发现正是庄嬷嬷所派之人,她意图让人刺杀本相,本相自然容不得她了。老侯爷你如果不满,大可以将这事情告到刑部去,本相就是去哪儿,也是会说清楚的!”铿锵有力的说辞,甚至还扯出了秦之衍,元武侯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是听到秦之衍的名字,元武侯那长老脸气得通红,最终也说不出什么了!

    秦之衍是什么人,那样子身份的人,可是却出手帮助了苏青岚!元武侯就是想想,此刻也不好做得太过了,免得后悔!

    这万一武成王知道什么,他们岂不是也跟着倒霉了?

    “好,那就是她想要加害于你,你可有什么证据?”虽然知道苏青岚那么说,定然是已经有证据了的,只是元武侯不明白,庄嬷嬷向来稳重,怎么就做了这事情?而且还那么不小心?

    “这是那撞车人的供词,老侯爷可是要亲自过目?”让人将供词拿出来,苏青岚早就准备好了,元武侯见着苏青岚依旧淡定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今日,怕是落入苏青岚的套子了。

    “我看看!”终究还是不信的,元武侯拿过去看,可是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由不得元武侯不信!

    “侯爷……”元武侯夫人瞧见元武侯那越发铁青的脸,凑过去看了看,看到那上面的内容,元武侯夫人的脸色,也是非常的不好看了,“这……”怎么会这样?

    两人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不可思议,只是事实摆在面前,他们也不得不信了就是了。

    “既然这庄嬷嬷犯下了大错,苏相你处置了便是,只是月儿院中,想来也是有其他的人吧?以前伺候月儿的那些小丫头呢?让他们过来一下,我想了解一下月儿的情况!”也许是被庄嬷嬷的事情惊倒了,也许是看着苏青岚今日的态度太过强硬,元武侯意识到了不对劲了,这会儿语气和缓了许多,本以为苏青岚会让步的,可是苏青岚接下来的话,让元武侯心中努力平息的怒火,再一次的飙升了,“那几个丫头前些日子犯了大错,本相已经将他们发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