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老庆王妃病危?
    章节名:第一百六十二章 老庆王妃病危?

    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绝对没有想到,苏青岚竟然将事情做得那么彻底,如今相府包得就跟那铜墙铁壁一样的,偏偏以前伺候苏玲月的人这会儿都被发卖出去了,那他们怎么才能得知事情的真相?

    元武侯心里已经是气急,一听到苏青岚那么说,当场就忍不住了,“苏青岚,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一次,连客气的“苏相”都没有再提及,元武侯那张老脸上一片青紫色,看来他气得也是不清!

    “老侯爷,他们是本相府上的下人,做错了事情,本相莫不是没有权利处置?老侯爷如此动怒,莫不是本相处置下人,还得求得老侯爷的许可不成?”见着元武侯这样子,苏青岚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再也没有了那份客气了。i^

    他可不是泥捏的人,可以任人揉捏!这人这些年对他做了那么多,这口气,他如今忍着,那是因为还不到时候撕破嘴脸,等到时机成熟,他定然不会客气!

    “纵然你有处置下人的权利,可是他们毕竟是月儿的人,难道都是犯了大错,你就那么全部都发卖了?你这样子让月儿如何自处?从小伺候的人都不在了,月儿肯定会不习惯,心里也自然会不安!你这个做父亲的,就是这样子对她的?”元武侯真的没有想到,苏青岚竟然会做得那么绝,他们今次上门来,不仅是要讨个说法的,也是想给苏青岚一些压力,免得苏青岚太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白芯的死,元武侯到现在可是都还记恨着,只是一时之间找不到机会罢了,如今,他哪里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了?

    “本相是她的父亲,做什么,自然是为了她好,这点,无需元武侯担心!”

    “好,你是为了她好,那本侯问你,月儿到底是如何病重到去了的?她的身子一直都是极好的,怎么一回来就出事情了?如今她身边的人都不在了,莫不是有人欺负了去了?”这自然是暗示慕容嫣对苏玲月不利了,毕竟慕容嫣容不得人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不然十年前,慕容嫣也不会干脆就将自己关在烟云阁,不出来见人了。

    元武侯如今咄咄逼人的,就是希望苏青岚承认这事情是慕容嫣干的,这样子一来他也好找个台阶下了,二来,等他将这事情传扬出去,慕容嫣的名声就毁了,连带着苏兰芷,将来定然也找不到好人家了!

    他的女儿和外孙女去了,这笔账,他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的!

    “这人吃五谷杂粮,生病也没有什么稀奇,老侯爷你这样子咄咄逼人,莫不是总是以为玲月是被人害了不是?本相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她是病故的,本相已经尽了全力医治,却也回天乏术。老侯爷还请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说到这个,元武侯气得身子都抖了,伸出手指着苏青岚,好半天都说不出话了,“苏青岚,你……”

    什么时候,这个温柔的男子,竟然也有如此狠戾绝情的一面?是他隐藏的太好,亦或者是对方发现了什么,所以再也不会对他客气?

    “老侯爷,今日你既然是来吊丧的,还望老侯爷不要动怒,免得伤了彼此的和气。相信老侯爷如果真心的疼爱玲月,自然不会让她走得不安稳了,本相说的对吗?”可不想总是被对方指手画脚的,苏青岚这会儿对元武侯也是完全不客气了。

    “苏青岚,本侯要查清楚月儿的死因,本侯要见月儿的尸首!”无法问到人,元武侯这会儿,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他总觉得苏玲月死得蹊跷,他不好好查查,那岂不是让苏青岚如了意了?

    “老侯爷还是不要见了的好,免得老侯爷受惊吓了。”早就料到对方最后走投无路会这样做,苏青岚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了,自然是不在怕的。

    “苏青岚,你这莫不是心虚还是怎么的?月儿既然是染了风寒而亡,怎么会吓人?”听着苏青岚的话,元武侯的心里,打了一个突突,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而一旁的元武侯夫人见两人一直相持不下,也不想再兜圈子了,“苏相,我和老侯爷都是月儿的亲生外祖父母,月儿惨死,我们难道还不能见她最后一面吗?还有华儿,纵然他病重,我们还是可以去看望的吧?苏相也不要太过不近人情了。”话语里面的责备意思非常明显,苏青岚作为一个晚辈,今日对他们如此不客气,实在是让元武侯夫人好生气愤!

    “你们既然坚持,那本相也无法,只是希望你们做好准备就是!”让开了路,苏青岚吩咐人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带去苏玲月的尸首那里,吩咐人开棺,“老侯爷,老夫人,你们别离得太近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虽然不解苏青岚为何那样子说,可是看苏青岚的面色严肃,也只好隔得远了些。

    “开棺吧!”苏青岚话一说完,就看到两个全副武装的人用杆子挑开了棺材,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心里的不安更大了,等到开了棺,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看到那一脸麻子,已经辨认不清楚人的尸体,顿时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风寒吗?怎么那一脸的麻子,那么恐怖?

    “事到如今,本相也不好瞒着了,老侯爷和老夫人想来也是有知道的权利的,老侯爷和老夫人先跟我出去,免得受影响了。”叹了口气,吩咐人将那棺材盖好,做了处理,苏青岚带着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出去了。

    等到了外间,苏青岚面上突然就满是沧桑和无奈,这样子,让人实在是想不往坏处想,都是不能的。

    “你快说!这是怎么回事?”心里的不安越发的大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想着苏玲月的模样,脸上都有些惊魂未定了。

    “前些日子,振华也是染了风寒,病了,本相找了府医医治,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天花!后来玲月回来了,想去见见振华,本相告诉了她这事情,可是那庄嬷嬷竟然撺掇了玲月去看望振华,结果玲月也不幸染上了。这庄嬷嬷好生糊涂,竟然撺掇主子做下这样子的事情,本相一怒之下就将她乱棍打死。而那些下人们看顾主子不利,本相不大惩,岂不是说不过去?可是纵然我做了那么多,奈何事情已成定局,玲月如今是救不回来了,而振华,怕也是凶多吉少的!”如今,苏青岚只觉得苏兰芷之前的布局妙极,如今用了这个借口,苏玲月在外人看来,就是已死之人,以后也不用再担心有人会拿这个做文章了,更不会有人还想去将苏玲月从西北接回来!

    而苏振华,如今“生死未卜”,以后活不活得下去,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吗?

    苏青岚已经是心痛至极,也彻底的明白留下苏玲月和苏振华是个祸害,不处理好,将来像苏玲月这一次的问题定然会层出不穷。他既然想挽回心爱的女子,自然要给对方一个平稳安定的环境,所以,这事情,他必须得好好处理才是。

    如今只等着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降生,如果真的是个儿子,那他,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了。

    “你,你说什么?华儿他,也染上了天花?”听到苏青岚说的,元武侯夫人一个不稳,差点就晕倒了,要不是元武侯扶着,她怕是要失仪了。%&*";

    怎么会这样?

    苏振华可是他们的希望啊,可是这天花说不准的,这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这么多年的布局,岂不是全部都毁了吗?

    “嗯,如今我正在让人好生医治,希望可以治好吧!”虽然这么说,可是从苏青岚这样子的语气来看,实在是让人没把握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虽然很想去看看苏振华,确定苏青岚说的是实情,可是这天花不是闹着玩的,别的病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都会坚持去看看的,但是这个……

    心里有些犹豫,苏青岚当然是看出来了,不过为了彻底打消两人的疑虑,苏青岚便提议道,“刚才拦着你们,是担心你们看到他们的样子害怕,这天花不是闹着玩的,老侯爷和侯夫人刚才也是看见了玲月了,虽然隔得远,可是为了安全,两位还是喝下这药吧!”吩咐人端来了三碗药,苏青岚率先就喝下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见苏青岚这严谨的样子,也不敢耽搁,马上就喝了。

    苦涩的味道充斥着口腔,两位本来盛气凌人的老人,这会儿见到了苏玲月的死相,心里颇为不安,可是心底到底还是有些疑虑,总觉得这事情,未免太过巧合了,“苏相,华儿怎么会染上了天花了?”这天花传染性极强,而且也很难好,这该如何是好?

    “这事情,我也不知道,振华他之前只是身子不适,后来不知道怎么脸上就长了天花了,如今越发的严重了,我也只好将他安置在院子里,好生治疗了,老侯爷和老夫人不放心的话,可以在外面和他说说话的,这个时候他刚刚吃了药,应该可以说些话的。”

    “这……”两位老人虽然担心苏振华,但是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他们有些疑虑,也有些犹豫,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去了。

    而苏青岚正是知道这一点,才非要让两人去了,不然两人心里一直都有疑虑,将来一定会查的,与其让两人到了将来再来查出什么,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两人放心,这样子,也免得以后麻烦了,“老侯爷,老夫人,振华如今病了,自然是想见见你们的,你们去了,他会很开心的。”

    苏青岚都这么说了,他们再拒绝,会显得自己太过无情了,元武侯拉着元武侯夫人便跟着苏青岚走了,一路上,元武侯想着苏振华还在,苏玲月却是后来染上的,却去了,有些困惑,“苏相,照你这样子说,月儿是见了振华以后染上的天花,怎么先去的,反倒是月儿了呢?”

    “这事情说来惭愧,也是我疏忽了。那日玲月去见了振华以后,也一直都瞒着,后来病了,也只推脱是身子不适,一直都躲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肯出来。要不是后来我偶然去看她,也不会知道这事情,当时我也是气极了,也是担心玲月的病传染出去,便将那院子里的人都卖的卖,处理的处理了,好在事情没有闹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苏青岚这话说的毫无漏洞,说得合情合理,元武侯就是想发现什么,也是不能,此刻看着苏青岚,瞧见对方脸色的疲惫,元武侯心里的疑虑渐渐的打消了,“对了,苏相,为何没有看到苏夫人?还有苏小姐?”他们来者是客,怎么接待他们的,就只有苏青岚呢?

    元武侯也是好久都没有看到慕容嫣和苏兰芷了,心里对这两个人很是忌惮,很想知道这两个人近来是如何了。

    “内子身子不大好,兰儿正在陪着她。玲月这病,毕竟不大光彩,我也是想赶紧的将事情给处理好了,也免得麻烦。”这个借口用的也是极好,元武侯也没有办法挑刺,最后只好闭上了嘴巴,跟着苏青岚去看苏振华了。

    等到了苏振华的院子外面,看到院子凄凉的很,为数不多的几个下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各个都将浑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的,像包粽子一样,各个神情肃穆,看起来一片的凄凉,元武侯心里更是信了几分。直到苏振华那虚弱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元武侯亲自问了些事情,心里的疑虑也是彻底的消了,有些担心自己被染上天花,元武侯草草和苏振华说了几句,得知对方被照顾的很好,元武侯也放下了心了,也打算走了,免得染上了晦气。

    “青岚,是我误会你了,刚才的话,也是因为担心,所以有些口不择言,还希望青岚你不要介怀才是!”这会儿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元武侯心里责怪自己刚才的粗心,这会儿,对苏青岚倒是一阵好话,可不想因为这事情,就和苏青岚闹翻了脸了。

    “是啊,青岚,我们刚才也是太过着急了,毕竟月儿那孩子可怜,所以难免有些护着。情急之下说了许多冲动的话,青岚你宰相肚里能撑船,可别跟我们这两个老人计较了。”这会儿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的语气缓和了许多,一个一个“青岚”的叫着,显得他们有多熟悉似的,苏青岚见两人变脸变得那么快,心下一片冷笑,要不是因为对对方还有些忌惮,他这会儿,早就不客气了,“老侯爷和老夫人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之前也是想着这样子的丑事不要外扬的好,所以也瞒着,让老侯爷和老夫人担心了,是我的不是,如今事情说开了就好,老侯爷和老夫人不要怪罪就好!”时机未到,也只能先隐忍住着,等到以后时机成熟了,他定然是要让对方承受代价!

    “青岚你不怪就好,不怪就好,如今振华也是麻烦你了,他那病,还希望青岚你不要嫌弃就是了……”有些担心苏青岚害怕天花放弃对苏振华的治疗,元武侯不得不好生劝告一番了。

    “老侯爷你放心吧,振华是我的儿子,我不会轻易的就放弃对他的治疗的!”

    “那就好,那就好,只是月儿的尸体也放不得了,尽快的处理才好,免得到时候麻烦!”这得了天花可是大事情,如果这事情被上头知道了,苏青岚怕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今日就打算处理了,只是得了这病,怕是不能入土为安了。”得了天花的人,最好就是烧毁,只是这样子一来,灵魂便不得安宁了。元武侯虽然知道这焚烧尸体是对死者不尊重的行为,也容易让死者产生怨念,不得入土为安,可是如今也是非不得已,元武侯也只好任由苏青岚处理了,“如今也是迫不得己,青岚你早些处理了才是。还有这事情得好生的瞒着,可别泄露了出去了,免得引起恐慌!”大苍建国以来,也是有过几次天花蔓延的事情的,所以当朝对天花一事很是忌讳,这事情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难免不会被人拿出来做文章了。

    元武侯还想着拉拢苏青岚为五皇子卖命,这会儿当然是要做苏青岚一个人情的,这样子将来找苏青岚帮忙,对方也不好拒绝就是。

    “这事情我省得的,老侯爷放心吧!”

    “好好,那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回去了,今日之事,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青岚你自己好生处理就是。那些不规矩的下人,该处罚的处罚,该发卖的发卖,可不要客气了,如今可是非常时期!”相府有人染了天花,元武侯也不想久留,免得染上了,这会儿当然是急着回去好生的梳洗,将这一生都换下来了。

    “老侯爷放心吧!”亲自送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出去,一路上,元武侯见着这府中的下人各个神情都有些紧张,路上也没见到许多人,料想这是苏青岚不想将事情闹大,心里再也没有了疑虑,和元武侯夫人离开了。

    两人回到家就马上吩咐人沐浴,然后将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换了,身上穿的那套衣服也让人给烧了,元武侯夫人连头上的首饰都不要了,吩咐人都给毁了。浑身都检查了一边,确定身上没有带来相府的晦气,两人的心,这才是轻松了不少。

    因着这事情,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再上门去打扰,给了苏青岚不少缓和的空间了,这正是苏青岚想要看到的。

    ……

    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这两尊大佛终于是送走了,苏青岚马上就吩咐人将苏玲月的尸首带去郊区烧了,元武侯的人跟着去看了,确定无误,回去报告了元武侯,元武侯脸上露出一抹深邃的笑容,知道苏青岚这是有把柄在自己手上了,以后就可以以此让苏青岚帮助他们,元武侯虽然觉得苏玲月死了有些可惜,不过能得了那么一个把柄和大人请,元武侯对苏玲月的死,倒也没有什么伤心就是了。

    这就是女子的悲哀,自出生就只是一枚棋子,白芯是,苏玲月,也是。

    可怜的苏玲月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被人强制送去西北落发为尼,苏青岚竟然以这样子的方式让她“死不安宁”,更加不知道,一直疼爱她的亲人对她的死,竟然是没有丝毫伤心的,她此刻坐在颠簸的马车里,早就不知道路上吐了几次了,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虚脱了,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想着自己的命运,苏玲月只觉得可悲极了。

    ++++++++++++++++++++++++++++++++我的几天过去的转换线

    这事情就那么过去了,相府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庆王府那边迟迟没有等到苏青岚去,让人过来问了消息,得知苏青岚路上出了问题,所以去不成。老庆王妃因着惦记这事情,心里很是担心,让人又来请了苏青岚好几次,都被苏青岚以公务繁忙或者是慕容嫣身体不好拒绝了,老庆王妃心里着急,最后,不得不使出了杀手锏了!

    “二老爷,老王妃病危,想见二老爷最后一面,二老爷,你和二夫人,还有小姐,赶紧的去吧!”这一日一大早的,叶嬷嬷就满脸泪痕的跑来了,天都还没有亮,苏青岚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非常的担心,“怎么会这样子?母妃这些日子不是好了许多吗?怎么突然就病重了?”到底是亲生母亲,苏青岚还是做不到不管不顾的,听到老庆王妃病危,心里担心极了。

    “老奴也不知道啊,这些天老王妃好好的,可是昨夜突然就发了高烧不退,如今已经在说胡话了,老王妃昏迷中一直都叫着二老爷和二夫人的名字,二老爷,你赶紧的回去看看吧,不然,不然……”剩下的话,叶嬷嬷也不好说了,只是一脸的悲切,那张老脸上也挂了泪珠,想来沉稳的她此刻也慌神了,苏青岚见状,也不再犹豫,赶忙就吩咐人备了马车了,“嬷嬷稍等,我们一会儿就去!”

    “好好好,老王妃见着老爷了,定然欢喜!”在苏青岚看不到的地方,叶嬷嬷那悲切的眼中划过一抹喜色,终于是松了口气了。

    “嬷嬷稍等,我去叫嫣儿和兰儿!”叶嬷嬷来得极早,慕容嫣和苏兰芷都还没有起来,苏青岚心里也是担心老庆王妃,此刻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好,二老爷快些,老王妃等着呢!”一脸的着急,叶嬷嬷平日里可是老庆王妃身边最得力的人了,这会儿也跟没了主意一样的,苏青岚赶忙就去叫醒慕容嫣和苏兰芷了。

    “嫣儿,兰儿,母妃病重,我们回去看看她吧!”想着老庆王妃最近总是念叨着他们,可是他因为担心上一次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一直都没去,今日突然听到老庆王妃病重的消息了,苏青岚怎么能不着急呢?

    “老爷别急,母妃她怎么就病重了呢?”老王妃这病重太突然了,慕容嫣见着苏青岚那沉稳的脸色有些慌乱,知道这事情让苏青岚吓到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叶嬷嬷一早就来说了,我们去看看吧!”老庆王妃竟然是病重了,苏青岚这会儿满心的担心,当然是恨不得长了翅膀就飞过去了。

    “老爷别急,我们这就出发,母妃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见苏青岚那么担心,慕容嫣知道母子连心,老庆王妃纵然做了再多的错事,那也终究是苏青岚的生母,苏青岚平日里可以不去看望,可是都这样子了,苏青岚万万是做不到袖手旁观的!

    “好,我已经让人备好了马车了,你和兰儿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

    “好!”为人子女的心情,慕容嫣很能理解,虽然老庆王妃待她不好,可是对方怎么都是她的婆婆,她也是不好袖手旁观的了。

    “爹爹,娘,你们都别担心,祖母不会有事的!”苏兰芷可以说是最镇定的人了,她从那一日庄嬷嬷用计想要除去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就知道老庆王妃怕也是知道了些消息的。最近老庆王妃一直催促他们去庆王府,更是让苏兰芷肯定了心里的猜测,知道老庆王妃不安好心,她因为担心慕容嫣,所以一直有意无意的向苏青岚透露外面危险的事情,苏青岚便也都推了。

    不过苏兰芷也知道,他们这样子做,也是治标不治本,老庆王妃如果真的容不下慕容嫣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想来肯定会有动作的。等了这几日,终于是看到老庆王妃出招了,苏兰芷知道这一路不太平,便提议道,“只是爹爹,娘亲如今身子重,祖母病了,我们许是要在庆王府待上几天的,不如多带一下人去吧,路上也安全些!”

    这话正说到苏青岚的心坎里去了,想着上一次出去,要不是苏兰芷机灵,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怕是危险,今日再出去,苏青岚心里也是有了计较,苏兰芷那么一提,苏青岚也有了决定,“好,让一些护卫跟着,还有惜月和云珠都带去!”两人都是女子,而且武功不俗,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是可以保护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另外,他再让一些人暗中保护,想来就不会有事情了。

    如此想着苏青岚又去吩咐安排了一番,几人才算是出门了。

    比起以前出门,今日苏青岚带的人比往常多了一倍,连马车都多了一辆了,一路上侍卫小心的护着,倒也是太平的到了庆王府了。

    ……

    “二弟,你终于是来了!”苏青秀一直都在等苏青岚,此刻见着苏青岚来了,赶忙就迎了上来,看样子也是着急死了。

    “大哥,母妃她怎么样了?怎么突然就病重了?”看着苏青秀脸上的焦急之色,苏青岚心里就更是着急了,一进了王府就直接往老庆王妃的院子走去了。

    “此事说来也是我最近忙着公务疏忽了,府医说母妃是思虑过甚,加上如今初春天气,气温变化不定,母妃身子不好,旧疾复发,所以病得重了。昨夜母妃突然就发了高烧不止,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昏迷中一直都叫着二弟你的名字,我也是不得已,只好让嬷嬷去请了二弟过来了!”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说给苏青岚听,苏青岚听了,非常的着急了,“母妃病得那么重?怎么没有去请太医?”府医的医术虽然高明,但是毕竟比不过太医,苏青岚还是有些不放心。

    “昨夜夜深,宫里都关门了,我想着府医医术也是不错,也就没有去麻烦太医了。”

    “那母妃病重,你为何不早早通知我?母妃如今可是如何了?”

    “昨夜事发突然,而且都是深夜了,我知道二弟你这几日公务繁忙,想来也是累极,也就不好打扰了。只是母妃一直在昏迷中念叨着你,我想着你好些日子没有来看望母妃了,这才让人一早就去寻了你来,如今你来了,想来母妃的病,也是会好了。”

    “大哥,让人拿了我的庚帖去请孙太医过来给母妃瞧瞧吧,母妃这样子,我不放心!”

    “也好,二弟你先去看看母妃吧!”

    “嗯!”一路上走得飞快的,苏青岚让苏兰芷陪着慕容嫣慢慢的走去,自己和苏青秀赶过去看老庆王妃了。

    到了老庆王妃的院子,远远的就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很是刺鼻,苏青岚皱了皱眉,看着下人们各个都忙碌的紧,苏青岚直接就走进去老庆王妃的屋子了。

    屋子有些暗,而且一屋子的药味,很不透风,苏青岚一进去就觉得浑身的不舒服,压抑的紧,“大哥,母妃病重,怎么这屋子都不通风,这我们没病的人待着都难受,母妃本来就动不得了,这岂不是更难受?”虽然有专人照顾,可是因为老庆王妃瘫了有些日子了,屋子里难免有些难闻的味道,参杂着药味,实在是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了。

    “母妃头疼已经是旧疾了,前些日子母妃不小心染了风寒,头疼的紧,我便吩咐人将屋子的窗户关好,免得母妃难受了。二弟,你也知道母妃如今动弹不得,身子最是虚弱,这初春了,天气一天一个变的,但是依旧很冷,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如果开了窗户,冷风进来了,母妃头疼,那不是很难受吗?”苏青秀知道孙雪茹因为苏兰雨的事情还在怪他和老庆王妃,所以老庆王妃瘫痪以来,孙雪茹照顾的很是不周到,他本就是男子,忙于公务,加上老庆王妃如今瘫了,在他看来也没有了什么作用,很多事情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孙雪茹如今管着家,后面还有一个南昌公撑腰呢?

    他虽然是继承了王位,可是论能力比不过苏青岚,论地位比不过荣成正握的南昌公,如今苏青岚对他要理不理的,他要想在仕途上有所建树,自然还是要依靠着南昌公的提携,所以最近这段日子,他对孙雪茹做的事情,自然也是能忍则忍了,谁让他有求于人呢?

    “纵然如此,也不能将窗户全部都关得死死的啊,母妃本来身子就不好,你闻闻这里面的味道那么难闻,母妃这不病才怪!大哥,你就是这样子照顾母妃的吗?”今日一来老庆王妃这里,看着老庆王妃如今的遭遇,苏青岚虽然以前也怨恨过老庆王妃,可是对方如今都瘫痪了,苏青岚当然也不能真的就坐视不理了。

    他是孝子,老庆王妃对他有生育养育之恩,他哪里能真的就对对方不管不顾了?

    “哎,二弟,最近也是我忙,疏忽了,香雪,还不快将窗户都打开了!”见着苏青岚面色不悦,苏青秀当然不能没有表示了,他将来要想在仕途上走更远,当然也还得依靠苏青岚了。本来这么做是想讨好苏青岚的,可是却不曾想,苏青岚听到他的话,只是皱了皱眉头,“香雪,开两扇窗户即可,吩咐人将母妃屋子里的被子棉絮都给换了,给母妃擦一下身子,让母妃身子舒适一些!”虽然瘫痪的人屎尿不便,难免有些异味,可是老庆王妃身边那么多人伺候,如果伺候的好了。怎么会有这些混杂的味道?让人闻了就想吐?

    现在苏青岚不用问都能猜得到,老庆王妃病成这个样子,下人招呼不周,也是一个原因!

    “二弟,母妃如今昏迷着,这样子就换了,怕是不好吧?要不要问问府医?”苏青秀也有好些日子没有来看望老庆王妃了,此刻闻着这味道,他狠命的堵着自己的鼻子,恨不得马上就出去,奈何苏青岚却如老僧坐定一样的站在里面,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他这个长兄自然是不好自己出去,让人觉得他不孝了,嫌弃老母。

    “也好,府医,母妃如今的状况,可以换洗吗?”刚才一直都被这臭气熏得郁闷了,苏青岚倒是忘了询问老庆王妃的情况了,这会儿看着府医,见着脸上抱着一块白布,正在给老庆王妃检查,神情很是严肃。再看着老庆王妃形容枯槁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圆润和富态,面容憔悴,满脸的蜡黄之色,那骨头都清晰可见的,那皮包骨头的样子,让老庆王妃整个人看起来整整老成了**十岁了,头发全部都花白了,掉了不少,稀稀落落的贴在脸上,撒在床上,脸上手上全部都是拿骇人的皱纹,皮肤干巴巴的,哪里还有当日老庆王妃寿宴,那副福太太那般雍容富态的样子?

    见着老庆王妃如此,苏青岚脸上满是诧异了,如果不是确定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母妃,他还以为是换了一个人了。

    母妃她怎么会瘦成这个样子?而且那头发,怎么都快掉光了?连脸上的皱纹都多了许多了,哪里还是苏青岚记忆中的样子呢?

    “可以的,老王妃如今病重,换洗一下,她也舒适一些。”府医这些日子忍受着这难闻的气味,最后也是受不了了,只好在嘴巴和鼻子那里围了一块厚厚的白布,这会儿能让老庆王妃梳洗一番,自然是极好的。

    “那好,香雪,你们伺候母妃,府医,我们过去一下,说说母妃的事情吧!”老庆王妃都病成这样子了,苏青岚不放心,自然得问问的。

    “好,王爷,相爷,我们出去说!”里面的味道实在是难闻,府医当然是不想久待的。

    “好!”

    几人到了外厅,苏青岚想着老庆王妃刚才那副模样,明显就是照顾不周才会这样子的,对苏青秀难免有些埋怨,冷冷的扫了苏青秀一眼,便再也没有和苏青秀说话了,只是看着府医,有些事情,他得弄清楚才是,“府医,母妃如今,到底是如何了?身子可是很严重?”

    “哎……”叹了口气,府医的面色有些为难,苏青岚见着了,心里便有了不好的预感了,“府医请说吧!”苏青岚现在是有些后悔了,他本以为苏青秀作为长子怎么都会好好照顾老庆王妃的,可是这会儿看到老庆王妃变得面目全非,瘦骨嶙峋的,苏青岚都快不认识了,苏青岚这才知道,是他疏忽了。

    此刻,对老庆王妃的愧疚和担心,掩盖了苏青岚对老庆王妃的失望和愤怒,面临着那么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苏青岚这会儿,哪里还有心思去追究以前的那些事情?

    他怨恨归怨恨,可是作为儿子,纵然可以和老庆王妃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他还是希望老庆王妃好好的。

    生母养育之恩大于天,纵然老庆王妃做了再做的错事,那也是他的母妃,也是那个自幼就疼他爱他的母妃,老庆王妃守寡多年,养育他们不易,这些,都是无法抹去的事实!

    谢谢亲爱的清心静送的大钻钻哦,么么,╭(╯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