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苦苦挽留
    府医看着苏青岚满脸关切和紧张的样子,再想了想苏青秀最近对老庆王妃的冷漠,老母病重多时,孙雪茹很是怠慢,有什么好东西也都克扣着不让送来,而苏青秀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每日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也不过来看看,府医就觉得老庆王妃这辈子挺不值得的。

    他在王府当府医也当了多年了,老庆王妃那些腌臜手段他也是看了不少,尤其是当年老庆王妃让他配药陷害苏青岚的事情,府医可是都记得的。不过他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只是这些年过去了,看着苏青秀对老庆王妃算是恭敬,平日倒还好,可是关键时刻却不管不顾的只顾自己的利益,府医的心里,也只剩下唏嘘了。

    这大户人家的亲情,果然是薄凉的,在利益面前,什么都做不得数的。

    心底里虽然觉得苏青岚那么孝顺有些不值得,府医想着自己今日的身份就觉得有些尴尬,可是他的主子毕竟是老庆王妃,是苏青秀,他也知道,什么是他该说的,什么是他不该说的。

    心里思量了一会儿,府医一片的为难,瞧着苏青岚神色越发的紧张,府医终于是慢慢的开口了,“相爷,老王妃如今的身体状况,实在是堪忧啊,哎……”话说到一半又不说的,最是容易引起人的无限遐想了,果然,苏青岚听到府医的话,顿时就有些吓到了,脸色满是紧张,“府医,母妃她,很严重吗?”

    “老王妃年岁本来就大了,老人家身子不好,加上之前受了气,中风,动弹不得,胃口小了,平日也没有什么活动,身子一下子就差了起来了。加上这些日子老王妃思虑过重,天气交加的,感染了风寒,怕是不好……”府医还是斟酌着说的,留有一点余地,却又让苏青岚的心紧紧的吊着担心,不得不说从医多年,府医还是很会吊人胃口的,知道怎么做,才能最让人担心了。

    果然,效果马上就出来了,苏青岚听到府医那为难严肃的语气,想着刚才看到老庆王妃的模样,心里打了突突,很是不安了,“府医,那母妃这样子,还能康复吗?”纵然再恨老庆王妃,苏青岚还是不想看着对方就那么病逝了的。

    “这个,很难说……”皱了皱眉,府医斟酌了一下,最后给出了一个比较保守的建议,“如今就是要让人好生的照顾老王妃,好药好吃的养着,让老人家心宽了,慢慢的调养,也就好了。”这府医在王妃医治多年,医术也算是很不错的,苏青岚也没有怀疑,“如此,那麻烦府医了。”

    “相爷,这是草民应该做的,草民给老王妃开了药,草民去看看吧,一会儿老王妃喝了,应该就醒了。”也是不大想在苏青岚的面前待太久,免得引起怀疑,府医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苏青岚也没有拦着对方,只是等到府医走的时候,苏青岚看着苏青秀的目光,多多少少,有了点点的责备了,“大哥,母妃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就瘦成这样子了?”老庆王妃以前那可是一脸的富态啊,转眼间就形容枯槁了,整个人老了三十岁,任谁见了都觉得慎得慌。

    “哎,二弟,这事情也不能怨我啊,你也知道,母妃中风瘫了,如今行动不便,话都说不出来了,而且嘴巴也歪了,吃东西很难下咽,我就是大罗神仙,也没办法灌着母妃吃啊!”这人吃五谷杂粮,吃不了东西,瘦了,也正常,苏青秀这话虽然想有些不对,但是她说的也不过是事实就是,老庆王妃如今进食都困难,能吊着这一口气就不错了。不过瘦成这样子,难免也是他这个做儿子的,照顾不周了,只是这一点,苏青秀很巧妙的就避过了,苏青岚也知道苏青秀的性子,从小就自私的很,如今老庆王妃这样子,屎尿不禁的,身上脏得很,苏青秀嫌弃,也是能理解的。

    只是作为儿子,受了父母多年的养育之恩,小的时候也是母亲一泡屎一泡尿的带过来的,母亲没有嫌弃他们,他们倒是嫌弃了母亲了,苏青岚看着苏青秀这样子,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望的。

    “大哥,虽然母妃如今病重,但是毕竟还是我们的母亲,我们作为儿子的,能尽一份孝心,自然是要尽一份孝心的!”看着苏青秀推脱的样子,苏青岚心下叹息,如果换做是从前,他肯定直接就过来照顾老庆王妃,或者是想办法将老庆王妃搬过去相府了。

    可是出了上一次的事情,苏青岚也是怕了,不敢再让老庆王妃去相府了。

    “你也别只顾着说我,这段日子,你不也没来看望母妃吗?我可是好吃好喝好药的养着母妃,可是你呢?你自己说说,你有多久没有来了?母妃虽然是我的母妃,可也是你的母妃,这照顾老人的责任,你也是应该担当的吧?”苏青秀作为兄长,自然是受不了苏青岚那么说教的,当场就反驳了,他这一反驳正好戳中了苏青岚的心事,苏青岚顿时也不说话了。

    苏青秀见着苏青岚不说话了,心里也有些得意,最终还是顾忌苏青岚,也不好和苏青岚彻底闹僵,于是笑着拍了拍苏青岚的肩膀,努力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了,“呵呵,瞧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作为长子,照顾母妃是应该的,只是母妃时常想念你的紧,前些日子能开口了,总是提起你,想见见你,你平日有空,多来走走就是。”这样,他也好拉近兄弟间的情谊,有什么事情,也多了些机会开口就是。这后面的话,苏青岚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当然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现在说这个,不合适!

    “大哥,麻烦你了。”苏青秀作为长子,继承了王位,自然也是要担当照顾老庆王妃的责任的,这点无容置疑,苏青岚插手太多,也只会让人觉得苏青秀不孝,到时候,苏青秀难免会怨恨他,所以苏青岚此刻,也只能将老庆王妃交给苏青秀,希望对方看在母子一场的份上,好生的照顾老庆王妃了。

    大不了他以后,常常过来看看就是了。

    “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照顾母妃也是我的责任,你放心吧,我以后会注意的!”一副哥俩好的拍了拍苏青岚的肩膀,苏青秀这些日子早就有许多事情要找苏青岚帮忙了,只是苏青岚一直都没来庆王府,他又拉不下脸去相府找苏青岚帮忙,如今好不容易寻到这个机会,苏青秀自然是要好好的跟苏青岚说说,让苏青岚帮帮他的。

    他好歹也是一个王爷啊,虽然如今庆王府衰败了,可是如今有了苏青岚那么一个宰相,他要想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的,关键是苏青岚肯不肯帮忙就是了。

    “嗯……”有些心不在焉的,苏青岚想起老庆王妃的情况就很担心,苏青秀自然是看出来了,赶忙安慰道,“二弟,你也别太担心了,母妃如今这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是好不了了,今日你既然来了,就在府上住几日吧,你的院子还给你留着呢,东西都是齐全的,你好生在这里待几日,母妃见着你开心了,心情好了,身子当然也会好了,到时候你就等母妃身子康健一些再回去,这样可好?”

    苏青秀有求于苏青岚,最近有个好差事,苏青秀想领了立功,到时候赏赐什么的自然是不少的,只是盯着这事情的人挺多,苏青秀又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希望不大,所以便到处找关系,想要用关系夺得这个差事了。

    这事情他还得找个机会,好好跟苏青岚说说,如今正是机会呢,苏青秀当然会不留余地的留下苏青岚了,再伺机行动岂不是很好?

    只是苏青岚虽然忧心老庆王妃的身子,对上一次来王府的事情记忆尤深,彼此之间闹得很不愉快,虽然两人如今都跟个没事人一样的,但是苏青岚忘不了那一日苏青秀拦着他那么无情的样子。

    心里说不芥蒂是骗人的,苏青岚虽然不是锱铢必较的人,却也因为亲人的举动寒了心了,心底里是很不想留下来的,偏偏当着苏青秀的面,他又不好说什么,免得苏青秀责备他不孝顺,便将话题引开了,“先看看母妃的情况吧!”

    没有答应留下,那就是不大想留下了,苏青秀见苏青岚不识好歹,面色划过一抹不悦,刚要说什么,门口却有了动静,转眼就看到那月华般的女子走了进来,苏青秀只觉得眼前顿时就一亮了,“弟妹,你来了啊?速度倒是很快!”刚才两个大男人疾步走来,让慕容嫣几人慢慢的走,苏青秀这会儿看到慕容嫣,瞧得倒是仔细,看着对方气色越发的好了,甚至身子也有些圆润,苏青秀眼底顿时划过一抹惊艳,还有点点的迷恋了。

    她还是那么美啊,亦如多年前一样的,美得不似凡人,如梦如幻的,总觉得什么对她都是一种亵渎了。

    岁月还真的是倦怠眼前的女子,从未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让对方因着岁月,变得越发的沉静优雅,越发的具有女人风味了。尤其是现在,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温婉的气息,更是让人挪不开眼睛了。

    看着自己曾经迷恋的人,苏青秀顿时有些失神,总觉得眼前的人本该是自己的妻子的,心里突然就有了点点的怨恨了。

    “呵呵,王爷眼睛倒是很尖,一眼就注意到了弟妹了,看来我这个做妻子的,倒是入不得王爷的眼了!”许是注意到了苏青秀眼底的沉迷,孙雪茹这话夹枪带刺的,很是巧妙的站在了慕容嫣的面前,阻隔了苏青秀的目光了,苏青秀见着孙雪茹如此,眼中划过一抹懊恼和不满,可是当着大家的面,他自然是不会发作的,“王妃,你怎么来了?”

    “妾身听闻小叔子和弟妹来了,自然是要来看看的,怎么,王爷是不欢迎妾身过来吗?”孙雪茹的脸上带着笑容,说的话也是亲和有加,对苏青岚也是很尊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来,就让人觉得十分的不对劲,连带着本就不好的气氛,就更是有些冷场了。

    苏青秀看到孙雪茹那笑嘻嘻的脸,总觉得对方那样子好像在嘲笑自己一样的,感觉对方将自己的心事都看穿了,心下有些不自在,只好尴尬的笑了笑,“王妃说的什么话,王妃可是王府的女主人,我怎么会不欢迎你来呢?今日二弟和弟妹还有小侄女都来了,一会儿还得有劳王妃好生招呼着,我感谢王妃还来不及呢!”心里虽然是懊恼孙雪茹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无法窥看慕容嫣那绝尘的容颜,一饱相思之苦,但苏青秀毕竟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表现的太过明显,让人看了笑话去了。

    等到他以后地位稳固了,深得圣宠,还怕寻不到这样的佳人吗?

    这样想着,苏青秀的心情好了许多,看着孙雪茹的笑容,格外的宠溺了,让人只觉得两人的感情是极好的,不过孙雪茹看着苏青秀那么虚伪的样子,想着女儿的死,只觉得恶心,“王爷放心,妾身一会儿一定会好好招待小叔子和弟妹的!”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极其的奇怪,明明是夫妻,可是说话好像夹枪带炮的,让人听着很不舒服,苏兰芷看着这两人,知道这是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因着利益不得不绑在一起,彼此的折磨着,偏偏还得摆出一副恩爱异常的样子,苏兰芷瞧着都觉得为他们感到累!

    不过这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事情,她只是乖巧的站在慕容嫣的旁边,好好的保护慕容嫣就好。

    苏青岚自然也是发现了苏青秀和孙雪茹之间的不对劲,不过他假装没有看到就是,看到慕容嫣来了,赶忙就迎了过去,“嫣儿,你还好吗?”慕容嫣如今都五个月的身孕了,身子明显的笨重了许多,好在慕容嫣出门之前刻意的换了一件宽大的棉袄,很是注意隐藏自己凸起的肚子,不注意去仔细看,还是看不出的。

    “我还好,老爷,母妃如何了?”笑嘻嘻的看着苏青岚,慕容嫣对别人的事情压根就不关心,所以刚才也像是没有注意到孙雪茹和苏青秀之间那怪异的气氛一样的,看着苏青岚过来了,脸上带着关切,带着担忧,她这样子落在孙雪茹的眼中,只觉得很不是滋味了。

    这人,凭什么那么幸福?

    “母妃的身子有些不好,怕是要好好的养养才行了。”这话说的很保守,苏青岚不想慕容嫣担心,只是慕容嫣作为儿媳妇,该有的孝敬,她还是要保持的,“老爷,我能进去看看母妃吗?”虽然对老庆王妃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对方毕竟是苏青岚的母亲,慕容嫣也不想苏青岚难做。

    “不必了,母妃她,有些不方便……”里面臭气熏天的,什么味道都有,而且老庆王妃如今样子吓死人了,苏青岚可不想让慕容嫣受了惊吓,或者是味道那些恶心的味道,不舒服了。

    “可是……”有些犹豫的看着苏青岚,慕容嫣不明白苏青岚为什么不允许自己进去,正要说什么,里面却有了动静,不大一会儿,香雪就出来了,脸上带着喜色,“大老爷,二老爷,老王妃醒了!”

    “是吗?”听到老庆王妃醒了,苏青岚心里高兴,面上也松了一口气了。

    “是啊,老王妃一醒来就听说二老爷和二夫人小姐都来了,眼神滴溜溜的转,想来是想见二老爷和二夫人的,二老爷快进去见见老王妃吧,老王妃心里定然欢喜!”香雪这话,直接就打断了苏青岚的打算,苏青岚最后,也不得不带着慕容嫣进去了。苏青秀见着了,自然也是皱了皱眉头,跟了进去,孙雪茹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笑了笑,就进去了。

    屋子里一下子多了好几个人,倒也没显得拥挤,只是老王妃那双眼睛一直盯着苏青岚,最后落在慕容嫣的身上,似有似无的看了看慕容嫣的肚子,发现那里果然是凸起的,老王妃的眼中划过点点的冷意,给了叶嬷嬷一个眼神,叶嬷嬷笑了笑,便说道,“二老爷,二夫人,老王妃最近一直都在念叨着你们呢,刚才见着你们了,很是欢喜,老奴看老王妃的意思,是很想你们多留在王府几日的,老王妃,你说是不是啊?”

    老庆王妃如今说话都是困难的,只能眨了眨眼睛,那眼神看起来还真的是挺想苏青岚的,她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苏青岚,眼中带着恳请,让苏青岚到了嘴巴边拒绝的话,一下子就不好说出口了。苏青秀自然是明白老庆王妃的打算的,这会儿也加入了说服行列了,“是啊,二弟,你难得回来一趟,就好好的歇几夜吧,顺便陪陪母妃,也免得母妃总是想你,思虑多了,不利于身子康复!”瞧这话说的,好像苏青岚不留下,老庆王妃的病情就会严重似的,苏青岚听了眉头皱了皱,想起上一次的不愉快,他心里是不想留下的,可是这会儿老庆王妃似乎知道了苏青岚的想法,那双失去了神采的眼睛只是看着苏青岚流泪,看的苏青岚张了张嘴,拒绝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了。

    心下有些懊恼,苏青岚瞧见老庆王妃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里也是担心自己不在,老庆王妃得不到很好的照顾的,可是又担心上一次的事情再一次的重演,心里有些挣扎,这些,叶嬷嬷都看到了,见时机差不多了,叶嬷嬷赶忙趁热打铁,“二老爷,老王妃这些日子总是想念你,念叨最多的也是你了,如今老王妃好不容易醒过来了,二老爷就当做是陪陪老王妃吧,好让老人家有个念想……”说完叶嬷嬷的眼中就有些湿润了,老庆王妃见着差不多了,忍着嘴巴的疼和不适,硬生生的扯出几个字了,“青,青岚,母,母妃,对,不,住,你,你,原……谅……母,妃,好,吗?留,下,来,陪,陪,母,妃?”一句话,每一个字似乎都用尽了力气,老庆王妃吐词不清的说了这几个字,头上顿时就冒了汗,浑身开始抽搐了,见着老庆王妃这个样子,苏青岚也是被吓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快让府医来看看!”

    府医很快就来了,跟老庆王妃号了脉,最后摇了摇头,苏青岚看这样子极其的不好,赶忙就闻到,“府医,母妃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浑身痉挛了?”

    “哎,二老爷,老王妃这中风已经很严重了,她如今说话都困难,每一次说话就牵动面部肌肉,很是痛苦。加上她如今身子弱,更是激动不得,动不得气。刚才也是她情绪不稳,所以引起了轻微的中风,以后注意些,可别再让老王妃动怒激动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府医这话一出来,苏青秀赶忙就出来劝解,这会儿,也容不得苏青岚拒绝了,“哎,二弟,我知道你的顾虑,上一次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对,你别放在心上,如今母妃的身子要紧,母妃既然想你留下,你就留下吧!不然母妃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二弟你的心里也不好受!”如今看来,苏青岚是想留也得留,不想留也得留了。

    只是苏青岚的心里,很是不甘愿,慕容嫣知道苏青岚的顾虑,便开解道,“老爷,我们就陪陪母妃几日吧,母妃如今身子不好,我们顺着她就是。”看着老庆王妃这个样子,慕容嫣的心里其实也是被吓到了,完全没有想到,以前那个一脸福态的老人,如今竟然瘦成那么样子。

    这哪里还是人啊?简直就是皮包骨头了,也不知道对方最近是怎么过来的?本来茂密的头发掉光了,也苍白了,整个人都没有了生气,要不是那眼珠子还会转,偶尔还能说几句话,慕容嫣还以为这只是一副干尸了。

    到了现在这样子,慕容嫣以前纵然是有气,现在,也都散去了。

    对着那么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她还能剥夺对方最后的一点点希望吗?

    慕容嫣学佛多年,自然做不到那么残忍,见着苏青岚的挣扎,也不欲苏青岚为难,主动的就提出留下,那边苏青秀听到了,也没给苏青岚拒绝的机会,赶忙就让人给两人住的地方好生的打扫一番,孙雪茹见状,那脸上也是似笑非笑的,“小叔子,弟妹,你们难得回来一趟,就好好住些日子吧,母妃如今病了,病重孤苦,想来也是想多个人陪陪的,你们就当做是为了母妃吧!”虽然是巴不得老庆王妃早死的,可是孙雪茹却更希望看到老庆王妃受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子,才会让她解气!所以这些日子,她虽然怠慢老庆王妃,可是对老庆王妃的治疗却是从来都没有间断过的,因为她绝对不想老庆王妃那么早死!

    她要让对方天天都受这种折磨,这样子,她才会觉得心里痛快,才会觉得,这个害了她女儿的人,有了报应!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大嫂了!”事到如今,苏青岚也不好推辞了,留下来的事情就那么定了,苏青岚又陪老庆王妃说了会儿话,最后看着慕容嫣面色有些疲惫了,担心慕容嫣长期呆在这药味重的地方不好,便告辞了。

    等到他们一走,老庆王妃赶忙就示意叶嬷嬷关了门,叶嬷嬷明白,关了门,主仆两一趟一站的,老庆王妃那眼底的阴霾,让叶嬷嬷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了,“老王妃,老奴瞧着,二夫人如今怕是真的有了,只是老王妃,老奴听说华少爷病得厉害,怕是危险。二老爷子嗣凋零,这万一一个不好,岂不是……”剩下的话,叶嬷嬷相信自己不说,老庆王妃也是理解的,这要是换做之前,老庆王妃或许会考虑这点,想办法去母留子。只是经过了那么多事情,老庆王妃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早就没有了理智了,想着自己如今这样子都是拜慕容嫣所赐,想着苏青岚因为慕容嫣跟她疏离了,甚至都不认她这个母妃了,老庆王妃的心里,早就被仇恨迷了眼睛了,现在巴不得将慕容嫣碎尸万段的好,哪里还会考虑其他?

    “这,个,孩,子,不,能,留!”一字一句的,老庆王妃那声音恨不得将慕容嫣给撕碎了才好,哪里还想看到这个人的存在?

    她是想要孙子不错,但是她不要那个贱女人生的孙子!

    “老王妃,如今二老爷已经对你非常的忌惮了,我们再做什么,二老爷怕是不满了。”叶嬷嬷到底没有像老庆王妃一般的失去理智,今日苏青岚对慕容嫣的宠爱,她看在眼里,而两人之间变得亲密了,她也是知道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再动手,到时候,怕是危险了!

    “这,事,情,不,用,我,们,做,找,人,做!”老庆王妃还没有完全的糊涂,知道自己现在和苏青岚之间的母子感情就好像走钢丝一样的,稍有不慎,那就是真的完了。

    老庆王妃到底还是在乎这个儿子的,当然不能冒险了,所以,她采取了另外一种方式。

    “老王妃您的意思?”

    “将,这,个,消,息,放,出,去,有,人,会,帮,我,们,动,手,的!”外面多的是人不想苏青岚和慕容嫣有孩子,远的不说,就是元武侯那边,肯定都会动手的。老庆王妃就是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才有恃无恐,今日想办法将苏青岚弄出来,也是为了方便别人下手,不然慕容嫣总是躲在相府,他们是难得动手的!

    “老王妃,真的要这么做吗?”虽然老庆王妃不沾手这事情,可是叶嬷嬷还是担心,毕竟苏青岚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叶嬷嬷不想老庆王妃一时之间被这愤怒冲昏了头脑,犯下大错了。

    “嗯!”点了点自己僵硬的头,虽然慕容嫣肚子里的那个是自己的孙子,但是老庆王妃如今恨慕容嫣入骨,哪里愿意对方如愿生了苏青岚的儿子,霸占了苏青岚,彻底的毁了他们的母子情谊呢?

    老庆王妃守寡多年,对两个孩子希望极大,所以对慕容嫣害得她和苏青岚差点翻脸很是愤恨,总觉得这一切都是慕容嫣搞的鬼,如果不是慕容嫣,她和苏青岚还是一对相亲相爱的母子,苏青岚对她依旧是恭敬有加的。

    可是这些,都因为慕容嫣毁了。老庆王妃为此对慕容嫣恨之入骨,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她做下这许多事情,苏青岚何苦会对她寒心呢?

    人啊,总是看不到自己的过错,也习惯的将一切的过错都丢给别人,可是,往往最根本的原因其实是在自己不是吗?

    老庆王妃永远看不清楚这一点,也就注定了她的悲剧了。

    “老王妃,你……”叶嬷嬷还想再劝,可是老庆王妃那阴毒的眼神望过来,叶嬷嬷最后也只剩下叹息的份了,“老奴知道了,老奴会着手办这事情的。”对方是主子,是她衷心的人,叶嬷嬷虽然觉得老庆王妃此举欠妥,却也不得不那么做了。

    “记,得,让,元,武,侯,做,的,干,净,些,不,要,让,人,看,出,什,么,了!”眼里满是恨意,老庆王妃这会儿说了许久的话,倒是没有刚才那么抽搐,可见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假装罢了。

    她虽然瘫痪了,嘴巴也歪了,可是她毕竟还活着,孙雪茹也不敢就让她死了,虽然平日里总是冷言冷语的,对她很是怠慢,可是药倒是没有断过,这些日子,老庆王妃的精神稍微恢复了一点,不然今日,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将苏青岚给骗来了。

    “老王妃你放心吧,老奴知道该怎么做!”见着老庆王妃神色有些疲惫,叶嬷嬷担心老庆王妃累坏了,便点燃了熏香,“老王妃你也累了,好生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事情,交给老奴就好!”

    “嗯!”的确是有些累了,老庆王妃因着中风,身子受损的极其厉害,如今也的确是撑不住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叶嬷嬷见着老庆王妃睡着了,叹了口气,面色有些凝重和纠结,满是复杂之色,对老庆王妃这种近乎疯狂的偏执,叶嬷嬷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阻止了。

    “冤孽,冤孽啊!”叹了口气,叶嬷嬷真的不明白,老庆王妃为何会那么恨慕容嫣,算起来慕容嫣比起孙雪茹,对老庆王妃要恭敬的多了,脾气家世都是极好的,叶嬷嬷就想不通了,慕容嫣那么好的一个媳妇,老庆王妃怎么就处处看不顺眼,甚至是仇视呢?

    想不明白,叶嬷嬷也只能叹息了,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叶嬷嬷此刻,也是爱莫能助了。

    +++++++++++++++++++++++我是孙雪茹算计的分界线

    “你说什么?慕容嫣真的怀孕了?”孙雪茹初初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满是诧异了。

    “王妃,奴婢是听着老王妃跟叶嬷嬷那么说的。”那下丫头将自己听到的都告诉了孙雪茹了,孙雪茹的面色也由最初的诧异,到平静,最后,变成了诡异了,“你做的很好,去领赏钱吧!”

    “多谢王妃!”那小丫头笑嘻嘻的就去了,孙雪茹如今想着听来的消息,心里顿时就生出了许多心思了。

    还好,还好她刚才觉得老庆王妃这一次发病来得蹊跷,不对劲,让人好好的守在老庆王妃的屋子附近,不然还真的不知道,真的有那么好的事情了。

    “母妃啊母妃,你不是想借刀杀人吗?可是这是你的主意,怎么能让别人帮你担了这黑锅呢?”孙雪茹是恨极了老庆王妃了,连带着也因为苏青秀的冷漠无情也伤透了心,她如今只要想着苏兰雨的死,就对老庆王妃和苏青秀满是憎恨,连带着对苏兰芷和慕容嫣,也有了迁怒。如今知道老庆王妃要除去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孙雪茹自然是乐得见的,不过,她要做的,就是搅乱这一池的水,让老庆王妃不好过了!

    “这个黑锅,还是母妃您来背,最好不过了!”孙雪茹是乐得看到老庆王妃众叛亲离,不得好死的,她最喜欢看老庆王妃那痛不欲生的样子了,她知道老庆王妃在乎苏青岚,也在乎王府的王位,所以,她就要夺去对方在乎的这一切,最后,让对方悔不当初!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儿子是世子,将来这王位就是她儿子的,孙雪茹怕是早就要耍手段,拉苏青秀下马了。

    不过如今,她不就是在做这事情吗?

    经历了那么多,看着苏青秀的花心无情,孙雪茹是彻底的心寒了,只是希望赶紧让她儿子继承了这王位,到时候,她就可以不用看苏青秀的脸色行事,也可以出这一口恶气了!

    这或许,是个好机会!

    想了想,孙雪茹的脸上最后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想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孙雪茹只觉得畅快了。

    很快的,慕容嫣就让人以老庆王妃的名义给慕容嫣送去了许多的龙眼,慕容嫣看着送来的龙眼,听着那人的说辞,面色有些不好了,“这是母妃送的?”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慕容嫣这身孕虽然还没有公开,可是刚才老庆王妃落在她肚子上的眼神让她觉得十分的不安,对方那眼神恨不得将她肚子挖出来一样的,慕容嫣之前只觉得是自己多心,但是现在看来,或许不是那么回事了。

    龙眼性温,味甘,甘温极易助火,动胎动血。孕妇吃后易致气机平衡,惹起流产或早产,严峻的还会危及到孕妇和胎儿的生命。这个是常事,女子怀了孕都会有人告知的,慕容嫣也一早就知道龙眼吃不得,可是看着眼前这满满一大篮子的龙眼,慕容嫣只觉得格外的烦躁了,偏偏那送东西的小丫头却好像不知道一样的,只是机械的回答着,“老王妃说这龙眼是好物,味道是极好的,让二夫人多尝尝,奴婢给二夫人拨一些吧,老王妃说要看着二夫人吃了,才放心呢!”这丫头就是孙雪茹派去监视老庆王妃的人了。

    如今老庆王妃瘫痪了,以前手中握着管家的权利,将自己院子里的人控制的死死的,孙雪茹想要插手很难,可是老庆王妃如今动弹不得,只能眼巴巴的将管家的权利交给孙雪茹,孙雪茹自然是要在老庆王妃身边插人了!

    这个桂枝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如今是老庆王妃院子里的人,素日里也常常在老庆王妃面前露脸,老庆王妃瘫了,她也没有嫌弃的近身伺候,倒是很得老庆王妃的信任,她说的话,自然也就是代表老庆王妃,没人怀疑了。

    “你放在这里吧,我一会儿吃!”这龙眼,慕容嫣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吃呢?可是她拒绝了,那桂枝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的,自顾自的去剥了一颗龙眼了,“二夫人,老王妃说这味道极好,让奴婢给二夫人拨一些尝尝呢,二夫人也是一个有福的,老王妃屋子里就这么些龙眼,老王妃眼巴巴的就让人送来了,也是二夫人的福气呢!”说完笑嘻嘻的就将龙眼递给慕容嫣吃,那样子,还真的像是慕容嫣不吃,她就不会放弃了一样的。慕容嫣见着桂枝如此,心下不喜,“我说了你放在这里,我现在不想吃!”饶是再好的教养,看着可以扼杀自己肚子里孩子的食物,慕容嫣的心里,还是没来由的有些烦躁了。

    “二夫人尝尝看,这真的很不错的,这可是老王妃的一片心意,二夫人可别辜负了才是!”话语里面有些威胁的成分,慕容嫣见着一个小小丫鬟就那么嚣张,心里一股子的气,正准备说什么,就听到一阵怒吼了,“你是什么身份,小小奴婢,怎可对夫人无礼?”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13767787975的花花哦,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