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二,二老爷……”桂枝看到影迷恩二来的苏青岚,似乎有些吓到了,神色满是慌乱和躲闪,本来拿在手上的龙眼也都给掉在地上了。那身子似乎还有意识的去挡住那一大篮子的龙眼,这样子,还真的是欲盖弥彰了。

    “你是怎么回事?拿那么一大篮子的龙眼过来作甚?”因着慕容嫣中年怀孕,苏青岚心里十分的担心,也曾仔细的问过孙太医,慕容嫣怀孕期间要注意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所以这龙眼乃是孕妇的大忌,他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如今看着那满满一篮子的龙眼,苏青岚放佛看到了一个个将要杀死他孩子的侩子手,眼中满是复杂和恨了。

    这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二,二老爷,这,这是老王妃让奴婢送来的。说,说是这龙眼新鲜的很,让,让二夫人尝尝……”桂枝这模样明明就是有些心虚了,说话哆哆嗦嗦的,让人实在是怀疑她说话的真实度了。

    苏青岚看着桂枝那副吓到的样子,眼神满是躲闪,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了老庆王妃曾经做过的种种,眼中划过一抹恨意,但是很快的,就被掩盖了,“是母妃让你送来的?”心底里到底是存了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希望老庆王妃终究是关心他的,是爱他的,所以不会对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下手,可是事实摆在面前,苏青岚实在是难以说服自己,这仅仅,只是一个意外了。

    “是,是的,老王妃还让奴婢,奴婢拨给二夫人吃,让二夫人尝尝呢……”声音越来越小,那桂枝好像是被吓着了一样的,整个人都哆哆嗦嗦的,抖得厉害。这无疑是让苏青岚心里的疑问,也越发的深了,看着对方这样子,就是不往那方面想,都是不可能的,“那王妃那里可有?”如果孙雪茹那里也有,苏青岚倒是好想一点,可是如果没有……

    苏青岚真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了。

    母妃她,真的是看出了什么,所以,要下手了吗?

    “回,回二老爷,老王妃就让奴婢送给二夫人,奴婢,奴婢不知道王妃那里有没有……”头越来越低了,桂枝似乎感觉到了苏青岚的怒气,心里有些害怕,也不敢去看苏青岚了。

    “是吗?母妃她还有说什么?”他们这才刚刚住下来,就迫不及待了吗?母妃啊母妃,这真的是一个巧合,还是你的心里,真的有什么打算了?

    “老王妃就让奴婢好生伺候二夫人吃些龙眼,其他的,没了……”桂枝也是没有想到,素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苏青岚,脾气非常的好,这会儿那说话的语气,虽然也没变,可是她怎么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好了,你回去告诉母妃,这龙眼我们收下了,一会儿吃!”摆了摆手,苏青岚不想去将老庆王妃看得那么不堪和狠毒,这会儿努力压制自己的怒气,就是不想自己发作了。

    母妃如今还是病着,昏迷不醒的,或许,一切,真的只是巧合罢了。

    谁都不想承认自己的亲人蛇蝎心肠,苏青岚也不例外。在他的心里,老庆王妃从小就对他疼爱有加,作为一个母亲,老庆王妃无疑是合格的慈母,苏青岚实在是不敢去想,老庆王妃会有那么狠毒无情的一面了。

    “这……”有些犹豫,主子吩咐的事情还没有做好,桂枝有些不敢走。苏青岚见着她这样子,心里不由得一起,看着对方,那目光让桂枝的腿都软了,“怎么,我还吩咐不了你了?”

    “奴婢不敢!”低下头,桂枝这会儿“砰”的就跪下了,苏青岚皱了皱眉,眼底满是厌恶,“好了,去吧!”

    “是是,奴婢这就走!”跌跌撞撞的就跑出去了,那桂枝看起来吓得不轻。苏青岚也不去看桂枝那样子,只是看着慕容嫣,眼中有些愧疚,“嫣儿,这龙眼你别吃了,我一会儿送回去!”顺便去看看,这到底是不是老庆王妃的意思,对方到底是要干什么了。

    “不用了,老爷,母妃既然好心送来,你和兰儿就吃些吧,吃不完的就赏给下人就是,送回去难免会伤了母妃的心了。”

    “可是……”想说些什么,可是苏青岚此刻,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慕容嫣见着苏青岚那纠结的样子,自然是知道对方心底的挣扎的,笑了笑,却是不在意了,“老爷放心吧,我不会在意的,母妃如今病着,一天到晚醒的时间都少,或者这只是一个误会罢了,老爷别多想!”慕容嫣也情愿这只是一个误会,不然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了,尤其是苏青岚,面临这样的事情,对方想来是很难抉择的吧?

    子不言母过,作为儿子,终究是有太多的不得已了。

    “嫣儿,对不起……”眼中满是愧疚,苏青岚这会儿有些后悔答应留下了,“不如你和兰儿今日先回去,我待在这里吧?”终究是有些不大放心的,苏青岚最后,只好想出这个办法了。

    “老爷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既然也来了,就不能单独走的,不然传出去也不好,索性也就待几日,等到母妃的病情稳定了,我们一起回去吧!”虽然也是片刻都不想待在庆王府,可是如今情非得已,也只能先是忍着了。

    “可是嫣儿,我不大放心,王府终究比不得自己家里,我担心你会不习惯。”当然,苏青岚担心更多的,是庆王府的人没有相府的人值得信任,做事情毛手毛脚的,伤了慕容嫣了。

    “老爷放心吧,我不是瓷娃娃,我会小心的。”见苏青岚还想再说,慕容嫣直接就打断了,“好了,老爷,这事情无需再说了,既然我们已经决定留下,这会儿又要走,难免母妃和大哥大嫂心里会有不好的想法,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而且轻易不会随便出去,这样子,老爷该是放心了吧?”不想让苏青岚为难,也不想给人留下话柄,如今老庆王妃病重,万一一个不好就去了,也是麻烦。

    见着慕容嫣的坚持,苏青岚最后也只好让步了,“那,好吧!只是你这几日都让兰儿陪着你,好吗?”

    “嗯!”点了点头,终于是说服了苏青岚,慕容嫣也松了一口气了。

    “对了,兰儿呢?怎么没见着她?”说到苏兰芷,苏青岚这才发现苏兰芷不在了,心下有些困惑。

    “我肚子有些饿了,兰儿去给我准备些吃的,一会儿就回来!”

    “这里,终究还是不大方便。”在王府比不得相府,慕容嫣在院子里单独弄了一个小厨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在这里慕容嫣要吃东西,还得去大厨房弄,也是麻烦。

    “也就这几日的事情,忍忍就好了,以后随时在屋子里准备一些点心就好了,今日刚来,也是什么都还没有好好准备,过会儿就好了。”如今两人说话,倒是没有之前的客气疏离了,虽然彼此还没有彻底的放开心结,但是对慕容嫣和苏青岚来说,这样子已经很满足了。

    “嗯,那以后让人多准备些吃食!还有最好你的吃食,都让人看着做才是!”有些不大放心,苏青岚还是想要让人看着的好。

    “兰儿已经说了,这事情她负责,老爷就放心吧!”

    “那我就放心了。”有苏兰芷盯着,苏青岚也是放心的,只是希望这几日可以顺利,老庆王妃的身子可以好些,那他们也就可以回去了。

    ……

    这龙眼的事情虽然是过去了,可是在慕容嫣和苏青岚的心里毕竟是留了疙瘩了,苏兰芷后来知道了,心里有些疑虑,不过鉴于她对老庆王妃没有好感,也没有提出来就是。

    等到了晚间的时候,孙雪茹邀着几人一起去吃饭,等到了外厅,看着餐桌上的食物,苏青岚的脸色都青了,“大嫂,今日就吃这些吗?”瞧着这桌子上的事物,几乎全部都是辣的,甚至还有孕妇禁止食用的大闸蟹,甚至这屋子里还焚了香,慕容嫣一进去,闻着那味道就不舒服了,苏青岚见着了,看着孙雪茹,好生不解了。不过孙雪茹却是没有看出什么似的,笑嘻嘻的,将一切的事情都全部摸到老庆王妃身上了,“呵呵,小叔子啊,母妃说了,让我多做一些好吃的给你们尝尝,这大闸蟹可是今春刚刚送进京来的,可新鲜着呢,母妃刻意招呼我一定要吩咐厨房好好的做了,瞧瞧,这想蟹肉丸子,这是油炸大闸蟹,还有这是蟹肉汤,都不错的,这可都是美食,小叔子,弟妹,你们可得多尝尝啊!”说道“母妃刻意”的时候,孙雪茹的语气特别的强调,果然看到慕容嫣和苏青岚那脸色都变了,孙雪茹的心里,好生得意。

    “快啊,尝尝吧!”亲手给苏青岚和慕容嫣倒了一碗汤,孙雪茹好像没有看到两人脸色一样的,笑嘻嘻的,特别的热情,苏兰芷见着了,笑了笑,阻止了孙雪茹的动作了,“大伯母,这大闸蟹虽然是好东西,只是爹爹和娘亲前些日子受了风寒,这蟹肉属于生寒的食物,爹爹和娘亲还是不吃的好,不如我吃吧,多谢大伯母了。”笑嘻嘻的就将那碗接过去了,孙雪茹看到苏兰芷那双母子金亮金亮的,深邃无比,好像将自己给看穿了一样的,心里有些心虚,总觉得苏兰芷好像看出了什么一样的,笑得有点勉强,“呵呵,是吗?既然小叔子和弟妹不舒服,那就罢了,哎,看来母妃让我特意给你们准备的大闸蟹,还是可惜了。”有意无意的强调这东西是老庆王妃吩咐的,苏青岚听了,那张温润的脸此刻也有了冷凝的神色,突然就站了起来,“大哥,大嫂,我和嫣儿这些日子身子有些不舒服,吃不得辛辣的食物,就不陪大哥大嫂吃饭了,还劳烦大嫂送一份清淡些的去我院子!”

    “呀,小叔子,你怎么不早说呢?瞧我辛辛苦苦准备的这一桌子,都是想给你们换换口味的,你们怎么……”

    “大搜,麻烦了!”拉着慕容嫣就走了,苏兰芷见着了,也放下了碗,看着孙雪茹似笑非笑的,“大伯父,大伯母,那兰儿也告退了!”

    人都走了,苏青秀面色也不好,本来是打算趁着饭局好好跟苏青岚套一下近乎,然后让对方帮忙的,这会儿全部都给孙雪茹搅了,苏青秀一阵的恼怒,“王妃,你这是干什么?”总觉得孙雪茹今日有些刻意,苏青秀以为孙雪茹是故意要他难堪,心里颇为动怒!

    “王爷,这可是母妃让妾身那么准备的,王爷对妾身发什么火!”反正老庆王妃如今躺在那里动弹不得,身边许多都换成了她的人,孙雪茹也是不在怕的。

    “母妃让你准备的?”听到孙雪茹的话,苏青秀有些怀疑,最近老庆王妃和孙雪茹是什么样子的关系,苏青秀很清楚,因为苏兰雨的事情,孙雪茹是恨死了老王妃了,不然也不会在老王妃瘫痪了以后,迅速的夺了权,甚至对老王妃刻意的怠慢,折磨了。

    这样子的两人,老庆王妃还会交代孙雪茹做事情,而孙雪茹还是照做了?

    苏青秀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王爷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问母妃就是。妾身这个做儿媳的,莫不是还敢随便诬陷婆婆不成?妾身是儿媳,尊重长辈,照着长辈的吩咐还错了吗?老爷这是为何?莫不是觉得妾身做的不够好?”脸上满是委屈,孙雪茹甚至拿着帕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苏青秀见着孙雪茹委屈的紧,虽然心里有些疑问,不过却不喜欢看到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尤其是这个女人,他还不是特别喜欢,“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二弟和二弟妹刚才的脸色不是很好,你赶紧的吩咐厨房给他们松些清淡的小菜过去,也免得他们饿着了。”找苏青岚说那事情,还是明日再找机会吧!

    “老爷放心吧,妾身马上就去吩咐!”孙雪茹赶忙亲自去吩咐了,甚至亲自去将饭菜都送去苏青岚的院子,好生的赔礼道歉了,期间又说了些话,总是让人有意无意的往老庆王妃身上想,苏青岚到了最后,等到孙雪茹走了,也有些坐不住了。

    “嫣儿,我还是送你回去吧!”这才第一天呢,就有那么多的事情,苏青岚可不想再欺骗自己这只是巧合了。

    “老爷,如今天色已晚,回去,怕是不好吧?”

    “是啊,爹爹,祖母病重,我们既然决定住下了,离开却是不好的,爹爹,我们还是留下吧!”

    “……”看着妻女都在劝自己,苏青岚也是不想去想自己的母妃是一个心思歹毒的想要害了自己孙子的人,顿时心里满是为难了。

    苏兰芷见着了,笑了笑,心里跟明镜一样的,可是却偏偏不说就是了,“爹爹,或许是祖母没有考虑周到罢了,您想想啊,娘亲怀孕的事情,我们至今都没有说的,祖母也是想让我们吃好,才会这样子,一切,或许真的只是巧合就是了。爹爹别多想了。”知道苏青岚是关心则乱,苏兰芷这会儿却是不想慕容雅就那么走了的。

    在苏兰芷看来,今日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苏青岚彻底看清楚老庆王妃真面目的机会,苏兰芷不想轻易的就放弃了。

    “是啊,老爷,这只是一个意外罢了,老爷想多了。”都说关心则乱,慕容雅看着苏青岚今日的紧张和小心,完全不是平日里那么淡定自若的样子,心里划过点点涟漪,看着苏青岚的脸色,也柔和多了。

    “……”苏青岚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只是不说话,虽然两人都那么说,可是苏青岚依旧是不放心的。他的内心很纠结,一方面是觉得这事情真的跟老庆王妃有关,可是另一方面,他又是怕这事情真的和老庆王妃有关的。

    一边是妻子,一边是母亲,有的时候,还真的是难以抉择了。

    不过也是老庆王妃最近做的事情太过寒了苏青岚的心了,这事情苏青岚以前都不会多想的,可是如今,想也没想就往老庆王妃的身上扯过去了,不是心理没有疑问,也不是没有怀疑,只是因为在意,有的时候,理智难免有些偏差了。

    慕容嫣见苏青岚纠结,知道今日的事情对苏青岚的触动很大,也知道苏青岚在天人交战,心理不好受,自然也是不想让苏青岚为难的,“老爷,天色已晚,我也是有些困了,不如就先歇下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好吗?”慕容雅这话一出来,苏青岚也不坚持了,马车颠簸劳累,天色已晚的确不适合出行,最后苏青岚只好妥协了,“也好,兰儿,你今日陪着你娘亲一起睡吧,也有个伴!”苏兰芷陪着慕容雅,苏青岚到底放心些。

    “嗯,爹爹也早些睡吧!”

    这事情也就这么定下来了,这一夜,苏青岚心里总是在想一个问题,自己在老庆王妃的心里,到底算什么了,如果自己真的是对方疼爱的儿子,为什么,对方还会这样子对待慕容嫣,甚至,有可能要害死属于他和慕容嫣的孩子?

    怀疑的种子是可怕的,尤其是这种怀疑还参杂了一些别的东西在里面,苏青岚下意识的,就忽视了一些小问题,却决定这怀疑的人的细节了。

    这些,苏兰芷作为局外人倒是看得清楚,苏兰芷知道老庆王妃对苏青岚还是在意的,所以这一次,老庆王妃肯定会选择置身事外,让别人动手,为的就是保住这份母子情谊。

    不过老庆王妃或许没有想到的就是,曾经她的漠视,对苏兰雨选择放弃,却引来了孙雪茹的记恨,以至于报应来了,孙雪茹借着这个机会,想要彻底的离间这对母子了。

    不得不说孙雪茹很聪明,今日的事情,虽然是小打小闹,却也在苏青岚的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想来明日肯定是有大事发生的,到时候这些事情聚集到一起,最后,等到老庆王妃派去的人动手,怕也是彻底的让苏青岚看清楚了老庆王妃的真面目,这对母子的情分,也走到了尽头了。

    这个过程虽然有些痛苦,却是苏兰芷乐意见到的,今日的事情让苏兰芷了解,苏青岚虽然心底里怨恨着老庆王妃,到底还是有着母子情谊,做不到完全无视的。这是苏兰芷所担心的,她不想在不久的将来,苏青岚还会为了老庆王妃为难了,所以,今日她选择顺着孙雪茹的计策走,为的,就是让苏青岚彻底看清楚老庆王妃的计谋,对老庆王妃彻底的绝望了。

    这件事情里,苏青岚虽然是会痛苦,可是苏兰芷宁愿苏青岚长痛不如短痛,也不想苏青岚总是为难了。

    她只是希望,他们一家人,可以永远快乐幸福的在一起,别的,她都不在乎!

    什么祖母,什么大伯,什么大伯母,那些人,都不是她在乎的人,更不值得她的在乎和付出!所以,断了更好,也免得总是被他们拖累!

    这不是苏兰芷绝情,而且前世看够了这些人的嘴脸,苏兰芷压根就没对这些人抱有希望罢了!

    ……

    一夜,有人欢笑有人愁。

    因着老庆王妃病重,今日苏青岚和苏青秀都请了假了,早上的时候,孙雪茹大清早就来了,邀着慕容嫣一起去看望老庆王妃,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两人在老庆王妃的屋子站了很久,回去的时候,苏青岚面色有些不虞,却被苏青秀叫走了,苏青岚吩咐苏兰芷好生照顾慕容嫣,这才不放心的走了,孙雪茹见状,也不知道那眼神,是羡慕,还是嫉妒了,“弟妹,小叔子对你,可真好,如此体贴关怀,弟妹你一定很幸福吧?”语气有些酸酸的,心里有些涩涩的,哪个女子不希望嫁给一个如意郎君,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呢?只是她孙雪茹却没有那么好命就是了。

    亲眼见着苏青岚对慕容嫣的好,再想着苏青秀的花心,对她的冷清,当日娶她也不过是为了她身后的南昌公,孙雪茹那心底里的愤怒和嫉妒,就好像那雨后的春笋一样的,猛地就长了起来了,看着慕容嫣,也恨不得对方立刻消失在自己面前才好了。

    凭什么,凭什么眼前的人可以比自己幸福?自己的丈夫心心念念的是她,而对方还可以嫁一个那么优秀的好男人?享受着对方的宠爱?

    女人的嫉妒是可怕的,尤其是孙雪茹,她的女儿的死,在她的心里始终都是一个死结,所以,虽然她可以对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嬉笑颜兮的,但是心底里,哪能不恨呢?

    当日的情景历历在目,她的女儿还那么小,那么无助,却没有一个人帮助?而眼前的女人和她的女儿,正是造成她女儿凄惨下场的罪魁祸首,孙雪茹心里,怎能不恨呢?

    心里的恨意,因为那嫉妒越发的烧得旺了,尤其是想到自己的丈夫如今都还对慕容嫣念念不忘,孙雪茹的眼底,就划过一抹狠光了,给了身边的人一个脸色,孙雪茹猛地就往前扑,正好扑的,就是慕容嫣的方向了。

    慕容嫣,你的女儿害得我失去了我的女儿,我要你肚子里的孩子陪葬!

    “娘,小心!”苏兰芷一直都扶着慕容嫣,也是担心孙雪茹会有什么动作,之前一直都观察着孙雪茹,自然也是看到了孙雪茹眼中的嫉妒和恨意,见着孙雪茹突然就扑了过来了,苏兰芷赶忙就拉着慕容嫣往一边夺去,奈何孙雪茹身边的侍女死死的拉着苏兰芷,苏兰芷到底年幼,力量比不过对方,动弹不得,看着孙雪茹扑了过来,苏兰芷最后只好挡在了慕容嫣的前面!

    “云珠,惜月,将娘亲带走!”一旁的云珠和惜月也是被人绊住了,好在两人都会武功,第一时间将慕容嫣带离了,只是孙雪茹那边人数众多,加上速度极快,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苏兰芷却是被孙雪茹给撞到了,细嫩的胳膊撞倒在冰冷的地面,苏兰芷放佛能听到自己骨头错位的声音,嘴角突出一阵闷哼,见着孙雪茹发了疯的还想撞慕容嫣,苏兰芷忍着疼,赶忙让人制止了孙雪茹了,“快把她拉住!”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找她报仇,还我女儿,还我女儿!”孙雪茹这会儿的神色明显是有些不大对劲了,苏兰芷瞧着有些困惑,让人揪着对方,赶忙就带着孙雪茹回去了,还不忘记吩咐人请了苏青岚和苏青秀过来,看一出戏了。

    ++++++++++++++++++++++++++++我是审问孙雪茹的分界线

    “这是怎么回事?”苏青秀真的快被气死了,他刚才刻意找苏青岚过去,就是想问问苏青岚那份差事的事情,想让苏青岚帮个忙的,可是都还来不及开口呢,就听到有人说这边出事情了,让他们过去,一路上听到孙雪茹做的事情,苏青秀气得脸都绿了,这会儿看到孙雪茹还在叫唤着要找慕容雅报仇,看着对方一双赤红的眼角,苏青秀恨不得踢死对方,可是碍着对方的身份,他却是偏偏无法动作的!

    气死他了,这个死婆娘,总是拖他后腿!

    “大哥,还是让府医赶紧的过来看看吧,兰儿她受伤了!”看着女儿惨白的脸,慕容嫣心里满是愧疚了。

    如果女儿不是为了保护她,也不会受伤了!

    “兰儿,你没事吧?”苏青岚听到苏兰芷受伤了,赶忙就走过去询问,见着苏兰芷捂着自己的手臂不动,苏青岚顿时吓到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爹爹,我没事,您放心吧!”只要慕容嫣没事,慕容嫣肚子里的小弟弟没事,苏兰芷就放心了。

    “快,快去让府医过来啊!”

    “老爷,已经去请了府医了,府医估计这会儿在路上!”

    “好,兰儿,你躺着别动!”扶着苏兰芷躺下,苏青岚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仔细的看了看慕容嫣,看着对方没事,苏青岚这才放下了心了。而苏青秀这会儿明白了完整的经过,看着孙雪茹就是一阵气愤,“孙雪茹,你这是干什么?为何突然就往弟妹身上扑去?”

    “我,我恨她,她害死了雨儿,我,我要找她报仇!”孙雪茹这样子,明显的是有些失魂了,一阵恍惚着,眼睛赤红一片的,怪吓人的。

    “你,你这个毒妇!”这回,苏青秀再也忍不住了,抬去手臂就是给了孙雪茹狠狠的一巴掌,那巴掌声响彻了整座屋子,孙雪茹的半张脸都红肿了,嘴角也溢出了血丝,整个人都有些愣愣的,好像没有了反应一样的。

    “你说,你为何要推弟妹?”狠狠的瞪着孙雪茹,苏青岚还在呢,苏青秀当然要做个表示,谁让他有求于人苏青岚呢?可不能搞砸了,让苏青岚对他不满,到时候不肯帮忙了。

    所以这会儿苏青秀完全的没有留情,狠狠的给了孙雪茹一个巴掌,声音里满是质问,而孙雪茹这会儿好像有些反应过来一样的,看着苏青秀,感觉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有些不解了,“王爷,你这是干什么?妾身做错了什么事情,王爷要打妾身?”情绪突然就稳定了下来,眼睛也没有那么赤红了,此刻的孙雪茹,一脸的困惑,看着苏青秀,捂着自己那红肿的脸,头发散乱,衣着狼狈,看起来完全没有了往日里那优雅的架子了。

    “你还说你做错了什么?你看看兰儿都成什么样子了,你刚才竟然想要去推弟妹,你是存了什么心啊?我怎么会有你这样子狠毒的妻子?”脸上满是痛心疾首,苏青秀本就是自私的人,在他的前途面前,什么都不作数,这会儿为了在苏青岚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兄友弟恭,他连对自己的结发妻子,也是毫不客气的!

    “我,我不知道王爷你在说什么?什么推了弟妹?妾身怎么会推她呢?妾身,妾身刚才明明是和她一起走回去的啊,妾身还跟她说羡慕她来着,妾身怎么会去推她呢?”此刻全部都是否认了,比起刚才那个歇斯底里的孙雪茹,此刻的孙雪茹虽然满身的憔悴,可是还是有王妃的架子的,脸上满是不解和困惑,甚至眼底都沾了泪水了,大家看着孙雪茹前后不一的样子,顿时有些疑惑了。

    “你,你别在这里给我装糊涂!”苏青秀想再打一巴掌,表示自己的公正,这会儿孙雪茹可是不会再让对方打了,“王爷要定妾身的罪,那也得要人证物证俱在,妾身可不记得妾身有做这样子的事情,王爷切莫随意冤枉了妾身了!”背脊挺得直直的,孙雪茹刚才是任由苏青岚打,也是为了逼真,可是这会儿她“清醒”过来了,哪里还会任由对方打了?

    “你!”想要再打,苏青岚看不下去了,便阻止了他,“大哥,等等,这事情,有些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其实苏青秀也是发现了不大对劲了的,刚才孙雪茹的表现太奇怪了,这会儿又太正常了,苏青秀当然是知道这里面有鬼了的,不过他是孙雪茹的妻子,有些话,他不好说,也不好就那么停手,免得别人说他在徇私,这会儿苏青岚说出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大嫂刚才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大哥还是稍安勿躁,等府医来了再说吧!”

    “是啊,大哥,我刚才看着大嫂突然性情就大变了,实在是有些诡异,大哥还是暂时不要动怒,等事情弄清楚再说,也免得冤枉了大嫂了!”刚才孙雪茹实在是变化太快了,快得都不像是孙雪茹了,后来孙雪茹那副理智全无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好,那就一会儿让府医见了再说!”目的达到,苏青秀自然也是不好对孙雪茹太过的,他将来要仰仗南昌公的可是很多,万一得罪了孙雪茹,或者被南昌公知道他打了孙雪茹,那就不好了。

    ……

    府医很快就来了,苏青岚当然是让府医先给苏兰芷检查,府医看着这局面有些混乱,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细心的给苏兰芷检查,苏青岚几人很是担心,等到府医检查完了,马上就问了,“府医,兰儿她怎么样了?可是严重?”

    “小姐受到的撞击很严重,关节处的骨头有些错位,好在已经接了骨,做了简单的处理,倒也没有大碍,只是得好生的养着一段时间,不能大幅度的活动,免得留下后遗症了。”苏兰芷还小,骨头塑造很高,恢复的也快,虽然伤着骨头了,但是也不是特别的严重,苏青岚终于是放下了心了,“那府医就给她开些要调养吧,有什么要注意的,就都写下,我们会好好注意的!”

    “嗯!”府医看着苏兰芷疼得脸都白了,可是愣是没有叫出声来,想着对方小小年纪就如此隐忍坚强,心里也是有些佩服的,可是这佩服中,却也多了点点的怜惜了。

    “对了府医,你看看王妃是如何了,她刚才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苏青秀很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也免得苏青岚因为孙雪茹的事情,对他有什么误会了。

    “好!”看着孙雪茹,府医的眼中划过些什么,给孙雪茹检查过后,面色有些紧张。

    “府医,这是怎么了?你快说啊!”

    “王爷,这……”瞧着苏青岚,府医有些欲言又止,好像在忌惮什么一样的,苏青秀见了,立刻就支开了下人了,只留下几个主子,“府医,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王爷,实不相瞒,王妃这是中了一种**香了,中了这香的人很容易被人控制,做出些骇人的事情来了。只是草民不明白,这是江湖的小伎俩,怎么王妃她?”斟酌着用词,那府医小心的看着苏青秀,生怕自己被人迁怒了。

    “你的意思是说,王妃被人下药了?”听到这话,苏青秀眼底滑过一抹疑问,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回王爷,王妃的确是被人下药了,不过这药不重,一炷香的时间就会散去,如果不仔细看,也看不出什么了。”是的,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失狂,谁能想到呢?

    “那被人下药,会有什么反应?”

    “行为失常,而且极易暴躁,甚至会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来,很容易伤害到周围的人,神经错乱,会说些不合常理的话,让人只以为是得了失心疯了!”府医这话一说完,孙雪茹顿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苏青秀,那双眼睛,带着害怕了,“王爷,有人要陷害妾身啊,还要挑拨王爷和小叔子的关系,王爷这事情一定要查清楚啊!”说道陷害自己,苏青秀倒也镇定,可是说道挑拨他和苏青岚的关系,苏青秀就不镇定了,“府医,你查查看,王妃是怎么染上这药的?”

    “这药的潜伏期较长,中了药大概要一炷香的时间才会发作,王妃在发作之前,去了哪里?”府医这话一说出来,一屋子的人脸色都变了,孙雪茹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就对着苏青秀跪下了,哭的泣不成声的,“王爷,王爷,你要为妾身做主啊,妾身自问嫁给王爷,事事都谨守本分,孝敬婆婆,任劳任怨。自从昨日小叔子他们来了,母妃就让妾身做这些做那些,妾身也都做了,可是母妃还有什么不满的,为何要这样子陷害妾身啊?王爷一定要给妾身做主!妾身,妾身冤枉啊!”孙雪茹这话一出来,不是就坐实了老庆王妃的陷害吗?

    可是老庆王妃为何要这样子做呢?

    苏青秀觉得不大可能,可是苏青岚这会儿,脸色已经气得都黑了,“大哥,大嫂,我们过去母妃那里看看,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