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争执与对峙
    人啊,一旦对事情产生了怀疑,当遇到类似的事情的时候,往往都会往那方面去想了。尤其是当面临自己在乎的人的时候,一方面告诉自己不可能,可是另一方面事实摆在面前,却也由不得自己不去相信了。

    正是这种矛盾,往往很容易让人丧失了判断,老庆王妃是苏青岚的母亲,慕容嫣是他的妻子,站在两者之间,苏青岚有矛盾,有挣扎,这样子的感觉一直都困扰着他,让他为难,可是偏偏老庆王妃最近的行为让苏青岚越发的偏向了慕容嫣,所以孙雪茹这话一出来,苏青岚心底里那颗怀疑的种子立刻就发芽成长,只觉得这一切都是老庆王妃所做了!

    “二弟,这样子好吗?”苏青秀看着苏青岚气得不轻,有些不解。记忆中苏青岚对老庆王妃极其孝顺,几乎是言听计从的,除了慕容嫣的事情,苏青岚还从来都没有反驳过老庆王妃,这样的孝子,怎么今日,却是如此的反常了呢?莫不是有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心下不解,苏青秀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大对劲,感觉这一切都很孙雪茹脱不了干系,可是他偏偏又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也无从开口就是。

    “大哥,这事情我们应该弄清楚的,不然让谁背了黑锅都是不好!”看着苏青秀,也看着孙雪茹,孙雪茹这会儿见着苏青秀有些怀疑,更是卖力的表演了,“王爷,妾身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妾身怎么会想要去害弟妹呢?王爷,这事情可一定要查清楚啊,万万不可让那幕后之人离间了我们,更是离间了王爷和小叔子的兄弟情义啊!”眼角挂着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孙雪茹本就长得极美,这哭出来更是让她有了点点的柔弱,那么含情脉脉的看着苏青秀,让苏青秀只觉得好像看到了自己宠爱的姬妾,苏青秀犹豫了一下,最近见着苏青岚坚持,也只好答应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母妃那里看看吧!”

    心里也知道,这事情是一定要给苏青岚一个交代了,不然苏青岚不会罢休的就是。

    “嗯!”点了点头,苏青岚就打算去走了。心里一直憋屈着,那颗怀疑的种子已经破土生芽,苏青岚必须要去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然一直憋着,心里也不好受!

    “爹爹,等等,我也去!”担心一会儿场面失控,苏兰芷还是想要过去看看,这样子,自己也好控制住场面,让一切随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却又不至于太过了,弄得大家都太过难堪。

    “兰儿,你手受伤了,还是不要去了吧?”看着苏兰芷已经包扎好的手臂,苏青岚当然是不放心苏兰芷跟着去的。

    这万一要是磕着了,碰着了,那就不好了。

    “爹爹,我没事的,今日之事和我和娘亲都有关系,我去看看,也是好的,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要害娘亲了,又是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这……”有些犹豫,慕容嫣这会儿见着苏青岚兴师动众的要去找老庆王妃,也有些不大放心,“老爷,就让我和兰儿一起去吧,这事情与我们有关,我们一起去,也好有个见证!”慕容嫣的心底,其实也是有些怀疑老庆王妃的,毕竟老庆王妃这些年对她如何,她很清楚。今日之事,如果说是老庆王妃做的,慕容嫣也是相信的。

    “嫣儿,你刚才受了惊吓,还是好生休息吧,这事情交给我就好了。”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一个大着肚子,一个手臂受伤,苏青岚还真的不想让两人去面对一会儿的情况了。

    “老爷,就让我们去吧!”

    “是啊,爹爹,这事情和祖母有关,我们也想去问个清楚!”两人面上都是坚定,最后,苏青岚也不得不妥协了,“那好,惜月,云珠,照顾好夫人和小姐!”

    “是,老爷!”

    “对了,爹爹,让府医也跟着一起去吧,到时候也好查查那下药的事情!”苏兰芷这倒是提醒了苏青岚了,一会儿去老庆王妃那里,对方毕竟是长辈,没有人证物证,也不好说什么,有府医在,也方便。

    “嗯,府医,你也一起吧!”

    “是!”府医只觉得头疼,这大家族里面的这些腌臜事情,他是半点都不想沾染的,偏偏他作为王府的府医,还不能脱了干系,心里只觉得这庆王府是个麻烦事情,这么些年了,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腌臜事情,害得他总是要来给他们擦屁股!

    哎,这都什么事情啊?

    ……

    一路上,孙雪茹满脸的不解了,说出的话,却是越发的加深了苏青岚的怀疑了,连苏青秀都不由得觉得,今日的事情,是跟老庆王妃有关了。

    “母妃最近莫不是糊涂了?昨日小叔子他们来了,又是让人送龙眼,又是吩咐我做辛辣食物的,明明小叔子和弟妹的口味都是偏向清淡,这是为何?”

    “还有今日早晨,母妃单独让人叫了我出去,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爷,你说母妃是不是病得糊涂了?神智有些不清楚,所以自己做了什么,也是不知道了?”

    ……

    这一路上,孙雪茹都在给苏青岚几人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老庆王妃最近很奇怪,嫌疑很大,还有就是老庆王妃久居病榻之上,人糊涂了,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一会儿,老庆王妃反驳,有了这个前提在,孙雪茹相信,苏青秀和苏青岚对老庆王妃的话,肯定是抱有怀疑的,更何况她早就做了安排,今日老庆王妃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

    心下得意,孙雪茹看着苏青岚几人的脸色因为自己说的话越发的低沉了,知道这是一个好现象,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老庆王妃一会儿那崩溃的样子了。

    母妃啊母妃,你害我失去了我的女儿,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你儿子的机会!

    苏兰芷瞧着孙雪茹那低垂着的头,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色,但是可以瞧见对方那翘着的红唇,苏兰芷知道孙雪茹今日是有了周期的安排,心下,也只是等着一会儿的腥风血雨了。

    希望这一次,真的可以有个了结吧?

    虽然老庆王妃这些都是受害,可是苏兰芷知道,老庆王妃还有更加狠毒的安排等着他们,如今,也不过是让对方提前自作自受罢了。

    一路上每个人都心思各异,可是大家的面色都不是很好,孙雪茹是得意,苏青秀是纠结,而苏青岚是心痛和挣扎,慕容嫣看着这样子的局面,有些担心,苏兰芷则是完全的看好戏了。

    大家都在想着自己的心思,完全的都没有去想老庆王妃,可见老庆王妃这一次做的事情,真的是触发了彼此的底线,连苏青岚这个孝子,都不打算再放过了。

    ++++++++++++++++++我是和老庆王妃对峙的分界线

    “王爷,你们怎么来了?”叶嬷嬷看着这一大群人兴师动众的赶来,心里只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家的面色,都不大对的样子?

    “嬷嬷,母妃可是歇着了?”苏青秀还是想保持平衡的,毕竟有老庆王妃在,到时候帮着他说好话,苏青岚帮他的机会也大一些了。

    “老王妃刚刚起来吃药,这会儿正准备睡觉呢,王爷你们这是……”

    “麻烦嬷嬷进去说一声,说我们要去见见母妃!”如果是以前,老庆王妃病了,苏青岚肯定是不会打扰的,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有些事情,苏青岚一定要弄清楚,不然这个王府,他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二老爷,这是有什么事情吗?老王妃如今身子不好,劳累不得,这会儿正是要休息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二老爷和王爷还是一会儿再来吧!”看着苏青岚的脸色不大好,叶嬷嬷心里有些没底,也不敢真的让苏青岚去见了老庆王妃了,也免得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嬷嬷进去告诉母妃吧,我们有事情要问问母妃!”

    “就不能一会儿再来吗?”几人的神情十分的不对,叶嬷嬷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出来了,她这样子也是想拖延时间,好弄清楚怎么回事,到时候,也好应对。

    心里总是有种预感,这会儿不能让几个人进去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叶嬷嬷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可是她还是不敢轻易的就让几个人进去了。

    眼前的几人,脸色都不对啊,尤其是二老爷,那样子好像是要找谁拼命一样的,叶嬷嬷的心里,实在是有些发憷。

    “嬷嬷,我们有些事情要去问问母妃,我想知道,她到底为何要这样子对我,嬷嬷还是不要推辞了,赶紧的让我们进去吧!”一路上孙雪茹虽然是整理了容颜,但是那脸颊上大大的手印还是清楚可见,那半边左脸一片红肿,嘴角还有些残留的血渍,怎么看,怎么慎人。

    “王妃,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叶嬷嬷心里有些恐慌,总觉得几人来势汹汹,一会儿场面不好控制,还想说些什么推辞,苏青秀却发话了,“嬷嬷,你通知母妃吧,今日的事情,设计到了弟妹和王妃,实在是不好交代,还是要好好弄清楚的好,不然二弟住着也不安心,到时候影响了母子情分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叶嬷嬷也不好再拒绝,只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那老奴这就进去告诉王妃一声!”也好跟王妃说说,让王妃有个心理准备了。

    今日的事情,很不对劲啊!

    “好!”

    ……

    叶嬷嬷走进去,老庆王妃正要睡着,只是听到外面的动静,已经醒了就是了,看着叶嬷嬷神色有些慌张,老庆王妃有些不解,“嬷嬷,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他们不是都走了吗?为何又回来了?

    “老王妃,王爷他们要见你,说是有事情要问清楚!”

    “什么事情?”

    “老奴不知道,只是王妃的脸上肿了一般,兰芷小姐好像手臂受了伤,王爷和二老爷的神色都不是很好!”也只能将自己知道的告诉老庆王妃了,他们今日也只是待在院子里,没有出去,加上如今孙雪茹管家,他们的消息没有以前来得快了,叶嬷嬷如今也是一片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老庆王妃听到叶嬷嬷的话,心里一沉,觉得不妙,只是人已经来了,老庆王妃也不好都拦着,“让他们都进来吧!”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的,只是希望,这事情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就是了。

    “好!”担忧的看了老庆王妃一眼,叶嬷嬷便去请了那几人进来了,大家一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子的药味,知道老庆王妃刚刚喝了药不假,看着老庆王妃那枯槁般的容颜,面容憔悴疲惫,苏青岚心里的气不得发,此刻,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倒是孙雪茹见着苏青岚那有些挣扎的样子,猛地就跪倒了老庆王妃面前,满口的都是对老庆王妃的控诉了,“母妃,儿媳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您要这样子对我?”

    “你,你,说,什么?”看着孙雪茹那满脸的泪水,口气里满是质问,老庆王妃心里满是不解,看着大家也是一脸的困惑了。

    这是怎么回事?

    “母妃啊,您让儿媳做的,儿媳都好好的做了,儿媳知道您对弟妹向来不满,以前总是百般的挑剔,可是您怎么能让媳妇做这样子的事情呢?刚才要不是兰儿拦着儿媳,儿媳岂不是伤了弟妹了吗?母妃,母妃您这是陷儿戏于不义啊!”声声控诉,孙雪茹是料定了老庆王妃如今有口说不出,一个劲的在说,完全就没有给老庆王妃丝毫反驳的机会了。

    老庆王妃耳边一直充斥着孙雪茹的话,好几次想要开口,可是都被对方拦住了,孙雪茹只是一个劲的在说,老庆王妃气得身子都抖了。

    “母妃啊,您有什么不满,您直接说啊,可别害了儿媳啊!”

    “母妃,弟妹那么好的人,您怎么能这样子做呢?弟妹可是无辜的啊!”

    “母妃,您就是要整治弟妹,也不能借了儿媳的手啊,儿媳,儿媳何其无辜啊!”

    “母妃,您倒是说说啊,您这样子做,是为何啊!您要还儿媳一个公道啊,不然儿媳成了这罪人,儿媳冤枉啊!”

    ……

    孙雪茹整个人都抱着老庆王妃哭诉自己的冤屈,满脸的泪水和委屈,老庆王妃看着对方这样子,想说什么,奈何她本来说话就不大流利,好几次张口还被孙雪茹打断了,整个人气得脸红了又紫,紫了又青了。

    “王妃,你别这样子拉着老王妃,老王妃快喘不过气来了!”叶嬷嬷瞧见了老庆王妃眼睛都瞪直了,赶忙走过去帮忙,孙雪茹只是死死的揪住老庆王妃不放手,那样子,还真的是委屈极了。

    “嬷嬷,我只是想要问清楚母妃为何要这么做就是了,作为儿媳,孝顺是应该的,可是母妃这样子对我,我一定要讨回公道!”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孙雪茹也是一个要强的人,此刻更是完全不会屈服,只是想等着一切尘埃落定了。

    “你,你,你……”你了好半天,老庆王妃气得手都抖了,偏偏动弹不得,只能死死的盯着孙雪茹,那眼神恨不得将孙雪茹大卸八块一样,孙雪茹见了,无畏的看着对方,底气十足,“母妃,您不要这样子看着儿媳,儿媳也是有底线的,儿媳不想成为这罪人,还望母妃恕罪!”说完再也不看老庆王妃那块被气晕的模样,孙雪茹只是看着苏青秀,眼中满是倔强,“王爷,妾身愿意跟母妃对质,只是希望,王爷能还给妾身一个公道!妾身发狂之前就只在母妃这里待过,还被人单独叫出去了一段时间,就在隔壁,还希望王爷让人去查查!”指了指隔壁,孙雪茹那满脸的笃定,苏青秀见着孙雪茹这幅要将事情闹大的样子,恨不得将对方给踢几脚,免得对方坏了自己的事情,奈何苏青岚几人都在呢,苏青秀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吩咐人去找东西了,“去隔壁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

    “慢,着!”老庆王妃一直都注意着孙雪茹,看着对方如此的镇定,心里有些不安,感觉如果真的让人去搜了,肯定会搜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便阻止了,孙雪茹见状,似乎早就料到了一样,笑着看着老庆王妃,“母妃,您如果真的没有做什么,让人去搜搜又何妨?还是母妃您在害怕什么?”这话倒是不好让老庆王妃回答了,这不让就是心虚,让的话,隔壁或许真的有什么,到时候找出来了,她就脱不了干系了,老庆王妃实在是着急。

    “你!”从来都不曾被人威胁过,可是今日,老庆王妃却是知道这种滋味了,恨不得喝了对方的血,吃了对方的肉还不解恨,换做以前的老庆王妃,估计冲过去就先给了孙雪茹几巴掌,让对方吃个教训,只是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力气这样子做?

    想动却动不得,老庆王妃此刻真的恨极了自己那么不争气的身子了。

    “母妃,就让人去看看吧,免得大家心里都有疙瘩!”苏青秀见着孙雪茹和老庆王妃杠上了,彼此不相上下,心里也有些为难,一方是自己的母亲,他也不好做得太过了,但是另一方是自己的妻子,他的仕途还得靠着南昌公,他也不好得罪,苏青秀可是着急了。

    哎,他该如何是好?到底该站在哪一边,对他才是最有利的?

    “青,岚,你,你,就,任,由,他,们,欺,负,你,母,妃,吗?”一字一句的吐出口,虽然老庆王妃其实是能好好说话的,可是在这个档口,老庆王妃还是要好好的利用自己的病重这一点,希望苏青岚为她说话了。

    只是苏青岚此刻心里满是失望和痛苦,心底里那残留的一点点的孝顺,也都被老庆王妃的行为一点一点的消耗尽了,如果是以前,苏青岚或许就会当做不知道,可是如今牵涉到了他的妻儿,苏青岚不能就这么算了,“母妃,这事情还是查清楚的好,如果母妃真的是无辜的,我不会怪你!”说话间,头已经转到一边去了,苏青岚再也不去看老庆王妃那张脸,免得自己会不忍心了。

    母妃,这是你逼我的,我真的不想,可是,你为何要逼我呢?

    “青岚,你,你,还,真,的,是,孝,顺,啊!”听到苏青岚的话,老庆王妃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被人丢进了冰窖一样的,心里有些什么空了,再看了看苏青秀,老庆王妃将最后一点点的希望,放在了自己的长子身上,希望对方看在自己多年疼爱为他谋划的份上,今日不要逼迫自己了,“青秀,你,任,由,别,人,糟,蹋,你,的,母妃,吗?”如果她能动,能走,她定然早就拦着几人了,料想也没人敢真的推开她!

    可是她恨啊,如今瘫在这里,不能动,只能艰难的开口,老庆王妃的心里,那一团的火焰,也因着今日的事情,彻底的燃烧了。

    这里是她的院子,她是这个家里的长辈,哪里容得下这些人乱闯放肆?

    知道自己今日如果真的被人翻了屋子,哪怕孙雪茹没有做什么,自己以后在这个家也没有什么地位了,老庆王妃极力的在努力挽回自己的地位,可是,却没有人帮她就是了。

    “母妃,还是让人搜搜吧,王妃今日被人下了药了,还是查清楚的好,不然府中有这些人使用这腌臜手段,迟早都是祸害!”苏青秀看着老庆王妃恳求的脸,却也是无能为力的。

    他能说什么呢?这事情苏青岚的态度那么明确,自己就是拒绝,对方怕也是要硬来的吧?他如今有求于苏青岚,哪里想要到手的鸽子飞了?

    “你们,还,真,的,是,我,的,好,儿,子,好,样,的,好,样,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如今这样子对待自己,老庆王妃的眼角划过一抹泪水,顿时百感交集,心里一阵的钝痛了。

    她这是做的什么孽,两个儿子要这样子对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庆王妃作为长辈,从来都是以为儿孙要孝顺她的,一向来也是独裁惯了,总是以自己的想法决定一切,从来也不会太过在乎苏青岚和苏青秀的感受,这一点,她从来都不会去想,甚至一意孤行的恨着慕容嫣,想要让慕容嫣消失,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自己真的那么做了,苏青岚会如何了。

    所以,此时此刻,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这是为了苏青岚好,不想苏青岚栽在一个女人身上,更不想苏青岚因为一个女人跟自己翻脸,所以,慕容嫣,她是必须要除去的!

    此时此刻,老庆王妃丝毫都没有悔改自己的做法,也没有任何后悔的觉悟,反而因为看到了苏青岚今日对自己的做法,心底里更是坚定了信念要置慕容嫣于死地!

    “你,你们,如,此,不,将,我,这,个,母,妃,放,在,眼,里,吗?”死死的盯着苏青岚,老庆王妃此刻是恨死了慕容嫣了,心里只以为是慕容嫣让自己的儿子成了这样子的,恨不得此刻就将慕容嫣给灭了!

    只是老庆王妃并不明白,正是她对慕容嫣这样子的态度,让苏青岚寒心透了,最后的那点点的亲情,也被老庆王妃如今这死不知悔改的态度给毁灭了,“母妃,儿子只是想弄清楚事实,还大家一个公道罢了,搜吧,仔细些,不要弄坏了母妃屋子里的东西了!”这是苏青岚最好的让步了,他这话一出来,下人们赶忙就要去开门搜,这时候叶嬷嬷见了,赶忙拦住了苏青岚,看着苏青岚和苏青秀,叶嬷嬷作为老庆王妃身边的人,还是有些分量的,“王爷,二老爷,老王妃如今身子不好,你们,真的要这样子气她吗?万一老王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心安吗?”叶嬷嬷话语里满是请求,比起老庆王妃刚才的咄咄逼人,却让苏青岚和苏青秀看着舒服些了,只是决定的事情,苏青岚不会改变,“嬷嬷,我敬重你,但是也希望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这事情如今还没有定夺,嬷嬷和母妃百般阻拦,莫不是心里真的有鬼吗?”

    “二老爷,这话不是这样说,你们今日大张旗鼓的来搜老王妃的屋子,何曾将她这个母妃看在眼里?你们真的搜了,让下人们怎么看?”叶嬷嬷这话,倒是说得对,心平气和下来讲道理,叶嬷嬷知道,苏青秀和苏青岚还是会听的。

    这两个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什么心性,她最是清楚不过了,刚才老庆王妃那么生气,反而会激发两人的怒气,如果自己好好说,效果反而会不一样。

    “这……”听到这里,苏青秀也是有些犹豫了。

    大苍重孝,苏青秀可不想因为这事情被人抓了把柄,害他失去机会了,所以此刻,他有些纠结,便也没有坚持了。

    他刚才也纯粹是虚张声势,为的就是让苏青岚看到他的公正,可是这事情一旦牵扯到了他的仕途,苏青秀就不会轻易的再有动作了。

    叶嬷嬷见着苏青秀停下了,心下了然,这会儿看着苏青岚,好声好语的劝说道,“二老爷,素日里你最是孝顺,今日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二老爷以前可是万万不会做的。老王妃守寡多年,一直辛苦的支撑这个家,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老奴知道今日的事情牵扯到了二夫人,二老爷你生气,可是二老爷,老王妃可是你亲生的母亲,你就算是再气,难道还不给你母亲一个面子吗?况且今日的事情,完完全全都只是王妃的猜测而已,二老爷莫不是因为这没有根据的猜测,就伤了老王妃的心吗?你这样子,让老王妃心里作何想?老王妃如今都病成这样子了,太医早就说过老王妃不能动怒,二老爷这样子,岂不是把老王妃往死里逼吗?”

    叶嬷嬷对苏青岚还是很了解的,这么一番话下来,苏青岚的怒气,倒是压下去了许多了,看着叶嬷嬷,苏青岚本来很是坚定的,只是看着床上的老庆王妃那微弱的咳嗽,苏青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不要坚持了。

    虽然隔着一道门就能知道许多事情,但是万一呢?万一老庆王妃这一次真的是冤枉的,那么自己那么做,岂不是生生的毁掉了他们之间的母子情谊吗?纵然事后老庆王妃不怪他,那这件事情也在彼此的心里留下了疙瘩,他们这对母子之间多年的情谊,不就全完了吗?

    苏青岚到底还是有些理智的,知道自己今日冲进去了,难免会被人抓到把柄,今日的事情老庆王妃真的是冤枉的,那将来,可是会有很多问题!甚至连带着慕容嫣和苏兰芷,也会因为这件事情遭人指责!

    对叶嬷嬷,苏青岚也算是尊重,眼前这个老人在他和苏青秀很小的时候都特别照顾他们,苏青岚还是听得进去对方说的话的。所以叶嬷嬷的话,让苏青岚不得不冷静下来想事情,这会儿,倒是不知道是进还是退了。

    叶嬷嬷见到苏青岚面色的犹豫,赶忙吩咐人准备好了热茶,请苏青岚过去坐了,“二老爷,老奴知道你也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可是我们不一定一定要用这样子激烈的方式不是吗?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大家一起找一个温和的解决办法,不伤了这母子的情分,又很好的解决了事情,二老爷这样,不是很好吗?”低着身子示意苏青岚好好坐下谈谈,苏青秀也是不想事情闹大不好收拾,让人职责他不孝,这会儿自然也是站到了叶嬷嬷的一边的,“二弟,就过去坐坐吧,我们好好商量商量,怎么解决这事情,可好?”

    “是啊,老爷,母妃这里需要静养,我们这样子吵吵闹闹的,有些不像话了,为人子女,我们还是心平气和的处理才好!”慕容嫣也是不想苏青岚因为自己被人戳脊梁骨,当然也是赞同好好坐下好好说的。

    “爹爹,坐下吧,这事情如今祖母也还没有清楚怎么回事,我们好好跟她说,相信祖母她,会谅解的,到时候也会配合我们。这样子心平气和的将事情处理好了,又不伤了情分,岂不是很好?”苏兰芷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看了叶嬷嬷一眼,打心底里佩服叶嬷嬷了。

    此人不愧是祖母身边的老人了,这心机,还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更重要的是对方了解爹爹和大伯,知道两人心里在意的是什么,本来一触即发的状况,被对方那么三言两语就压下了,这人,果然不简单,自己以后,可得多多注意才是!

    如今事情已经被叶嬷嬷压下来了,硬闯已是不可能,苏兰芷知道叶嬷嬷这也是在拖延时间,好争取将证据抹去,她倒要看看,孙雪茹还有什么安排吗?

    大伯母,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看着孙雪茹脸上的不甘,苏兰芷有心帮忙,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就是了。

    今日她主要是看戏,关键时刻推波助澜就好,其余的,还是交给孙雪茹做,免得将来,苏青岚回过神来,对她,难免有些埋怨了。

    ……

    扶着苏青岚坐下,苏青岚面对叶嬷嬷那言辞恳切的话,也是不好硬闯了,只好坐下,叶嬷嬷赶忙吩咐人给苏青岚几人倒茶,喝茶去去火气,这才笑嘻嘻的看着苏青岚,询问事情的经过了,“王爷,二老爷,刚才王妃说的着急,老奴对这事情还是一知半解的,还希望王爷和二老爷好生跟老奴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淡定的神色,叶嬷嬷刚才也是被打得措手不及,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对策,然而此刻想起来了,叶嬷嬷当然是要一点一点的解决这事情了。

    如今看来,他们院子肯定是不干净了,所以,叶嬷嬷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苏青岚和苏青秀,然后让人去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给清除掉才好!

    作为老庆王妃的心腹,叶嬷嬷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早就练就了一副喜形不于色的本领,刚才是被打得措手不及了,这会儿,叶嬷嬷却是使出了真本事了。

    “嬷嬷,是这样的……”苏青秀说话间,孙雪茹就意识到不好了,第一计策失败了,孙雪茹自然还有第二计!

    给了身边的人一个眼色,那人点了点头,想要偷偷出去,叶嬷嬷当然是眼尖的看到了,“红椒,给王爷倒茶!”一句话,很成功的就阻止了红椒的脚步,红椒脸上满是不甘,最后,却也不得不停下给苏青秀倒茶了。

    孙雪茹看着叶嬷嬷那眼尖的样子,丝毫不放过身边的人,倒是好笑,看着叶嬷嬷,孙雪茹一点都不慌张,反而淡定的坐下喝茶。刚才说了那么多,口还真的是渴了,孙雪茹连着喝了三杯,看样子,还真的是淡定,叶嬷嬷看着孙雪茹这模样,心里有些诧异,却也不得不小心的应对着,仔细的听着苏青秀的话,等到对方说完了,叶嬷嬷想了想,便开口道,“王爷,虽然这事情老王妃有些嫌疑,但是老王妃如今病重,这院子里的人各个都要伺候老王妃,哪里有这心思呢?况且老奴一直都在伺候着老王妃,老奴可不曾记得老王妃又叫王妃去一边,王妃莫不是记错了?”叶嬷嬷说完就看着孙雪茹,那目光如炬,好似要将孙雪茹给看穿一样的,孙雪茹见状,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看着叶嬷嬷,笑了笑,却是一点都不慌张的,“嬷嬷的意思,是我在说谎咯?”

    是啊,如果老庆王妃不把孙雪茹叫到一边去,那不就是孙雪茹在说谎吗?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对方要说谎呢?

    “老奴不敢!”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叶嬷嬷却是一点都不畏惧孙雪茹,腰杆挺得直直的,看样子,却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了。

    “呵呵,嬷嬷有什么不敢的?嬷嬷这话,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本妃知道嬷嬷是要维护母妃,可是嬷嬷也不能如此陷本妃于不义啊!嬷嬷,你可要想清楚了,有些话,那可是不能乱说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沿着茶杯划过,孙雪茹的模样看起来似乎不经意,也不在意叶嬷嬷的话,一点都没有被人戳破谎言的慌张,叶嬷嬷见了,低着头,一脸的恭敬了,“老奴不敢乱说,老奴说的,都是实情,老奴却是没有看到王妃被老王妃叫去一边去的!”对孙雪茹的话,叶嬷嬷也是不在怕的,她能在老庆王妃的身边多年,早就是老庆王妃的心腹无疑,老庆王妃的荣辱兴衰也关乎她的荣辱兴衰,她自然上心。

    “呵呵,是吗?可是本妃也是没有记错,本妃明明是被母妃身边的丫鬟叫去了,嬷嬷你说,本妃年纪轻轻,莫不是就健忘了不成?”人家年纪轻轻不可能健忘,但是你年纪老了,会健忘的,孙雪茹话语里面的暗示很清楚,只是叶嬷嬷却坚持自己的看法,“王妃,老奴年纪虽然大了,可是这记性一直都是很好的,老奴确实是不记得,许是王妃你记错了吧?”叶嬷嬷那么大的年纪了,哪里是吃素的?孙雪茹这点功夫,还不至于让她屈服!

    “呵呵,看来嬷嬷你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了,这样子,让本妃好生为难呢!王爷,你说,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呢?”转眼看着苏青秀,孙雪茹脸上一直都是笑嘻嘻的,那笑容看起来有些慎人,让叶嬷嬷总有些不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