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激烈的争辩
    “王妃!”眉头皱了皱,苏青秀看着孙雪茹的眼神有些警告。舒殢殩獍作为这个家的男主人,苏青秀自然是不想家里太乱,更不想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对他的声明有害,所以,今日的事情,他当然是想平静的解决,最好,不要伤了和气才是。

    只是孙雪茹心里早就对苏青秀失望了,换做以前,孙雪茹可能会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给苏青秀一点面子,就那么忍了。只是今日是她的苦心布局,失去了这个机会,以后要想报仇,那就难了。

    孙雪茹只要一想到自己女儿的解决,想到苏青秀和老庆王妃的狠心,心里就憋了一股子的气,十分的不痛快了,“王爷,今日的事情,妾身和叶嬷嬷各执一词。彼此都说自己有理,为了以示公正,还希望王爷可以将这院子里的人都叫来,妾身就来指正一下,看到底是谁将妾身叫出去的!”毫不退让的语气,孙雪茹是料定了苏青秀一心只管着自己的前程,对今日的事情,苏青秀肯定是想息事宁人,但是,她不会让苏青秀那么好过的!

    丈夫靠不住,索性她还有一个儿子,为了避免丈夫的花心,将来做出什么事情来,她如今就得开始为自己的儿子筹划了。

    “王妃,你就非要将事情弄得如此难堪吗?”盯着孙雪茹,苏青秀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孙雪茹如今是越发的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王爷,妾身只是想要讨回一个公道罢了,这事情牵扯众广,妾身相信,小叔子和弟妹也是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经过的,小叔子,你说是吗?”知道苏青秀始终都是忌惮苏青岚的,孙雪茹今日算是将苏青岚也给算计进去了。

    “大哥,这事情还是弄清楚的好,既然大嫂和叶嬷嬷各执一词,我们相信了谁都是对另一方的不公平,不如就好生的将事情查出来,也免得彼此心里疙瘩了。”虽然是不去搜屋子了,可是这并不代表苏青岚放弃了追究,这事情,终究还是要弄清楚的。

    “……”没有想到苏青岚今日如此的执着,苏青秀对自己的这个弟弟还是有些了解的,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再回头,看来今日的事情,是不能善了了。想了想,苏青秀最后还是决定顺了苏青岚的意了,谁让他还有求于对方呢?

    “好吧,嬷嬷,你让院子里的人都集中在外面,让王妃看看!”

    “王爷,这……”看着孙雪茹那笃定的样子,叶嬷嬷就料到了孙雪茹还有后招,只是叶嬷嬷没有想到,孙雪茹这一次,好像是准备的齐全了一样的,目的就是彻底的打击老王妃了。

    心里虽然是知道的,可是叶嬷嬷这会儿偏偏奈何不得,她好不容易将苏青岚劝下来了,但是如果这样子还要拦着,岂不是真的心虚了?

    心里正在想着好的对策,希望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好找出一个办法,可是孙雪茹压根就不给她这个机会了,“叶嬷嬷,莫不成让本妃见见这院子里的人都是不敢的?还是叶嬷嬷心里本就心虚了?”笑嘻嘻的看着叶嬷嬷,孙雪茹就是知道叶嬷嬷不好对付,所以这些日子一直都是隐忍着,慢慢的布局,今日自己第一局,第二局虽然是被对方给破了,但是她还准备了许多的好戏呢,她就不信了,对方有三头六臂了,可以全部都破了不成!

    “老奴自然不是这样子想的,只是这院子里的人众多,一起叫来,难免会弄得人心惶惶的,老奴只是想在,要不要分批过来?”一批一批的来,争取一些时间,自己也好叫香菱香雪他们去将需要找到的人先藏好,也免得意外发生了。

    叶嬷嬷心里是这样子想的,孙雪茹似乎看出了叶嬷嬷的心思,笑了笑,那笑容,越发的笃定,落在叶嬷嬷的眼里,只觉得自己好似被对方引入了一个局一样的,“叶嬷嬷也不必麻烦了,能单独叫本妃去的,自然是母妃信得过的人了,就把在这屋子里伺候的丫鬟一起叫来就是了。”这话一出来,叶嬷嬷的心里顿时一凛,想着这院子里屋子里伺候的人大多都是心腹,本来是不用担心的,可是看着孙雪茹这样子,叶嬷嬷心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谁背叛了他们了。

    “王妃既然知道是谁,不如直接就将那人说出来,单独让她过来问话就是!”看着孙雪茹笃定的样子,叶嬷嬷的心里也有了底,知道给孙雪茹作证的人定然是在屋子里有分量的,心里简单的过滤了一遍,叶嬷嬷的心里,渐渐的,也有了想法了。

    “呵呵,嬷嬷说的也对!不过还是想让嬷嬷将人都叫来,本妃可是不记得那人的名字!”

    “好!”对这屋子里的人,叶嬷嬷心里是有底的,一会儿就算是孙雪茹指出了谁,叶嬷嬷也是准备好了说辞,暂时,却是不怕的。

    ……

    人很快就都进来了,老庆王妃为人极其的注重规矩,她屋子里的人也是分了好几等的,能进得她屋子的,自然都是信得过的,这会儿都被叫了进来,各个面色都有些紧张,头低低的垂着,就生怕被点到名字的就是自己了。

    “王妃,人都已经在这里了,还希望王妃好好的认认才是!”她倒要看看,孙雪茹怎么栽赃他们的!

    “你们都抬起头来!”当着下人的面,孙雪茹满脸的威严,等到大家都抬起头来了,孙雪茹二话没说就指了一个小丫鬟,“就是她!”就算是叶嬷嬷拦着不让她找人出来,她自己也是会让这些人自动送上门来的,孙雪茹今日的计策万无一失,她一点都不担心!

    “王妃,王妃饶命啊!”那丫头正是之前送给慕容嫣龙眼的桂枝,见着孙雪茹找出了她了,一脸泪水的跪下,摸样说不出的可怜了。

    叶嬷嬷看着果然是桂枝,心里划过一抹冷笑,面色也有些嘲讽了,“王妃,这个丫鬟可是近来才来屋中伺候的,她的话,王妃也信吗?”意思就是桂枝不是老庆王妃信任的人,老庆王妃怎么会让她传这样子的话?

    “呵呵,这事情本就不是好事,母妃也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让香雪他们亲自动手了。嬷嬷为何不听这丫鬟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叶嬷嬷的反应,孙雪茹也是料到了的,不过她也不着急,看着那丫鬟哭哭啼啼的,孙雪茹看起来还是颇为同情的,“嬷嬷没见着这丫鬟的委屈吗?或许她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是?”

    “王妃,你别忘了,这丫鬟,可是你派来伺候老王妃的!”所以这丫鬟是你的人,做什么,自然就与老王妃无关了。这话的后面的,叶嬷嬷虽然没说,可是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叶嬷嬷相信自己没说,大家也是都明白的。

    “嬷嬷以为本妃会那么傻吗?自己给自己下药,然后还让自己的人给自己做伪证?”这个问题,孙雪茹早就想过了,她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为的,就是脱掉自己的干系!

    “这人是王妃的,王妃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知道人是桂枝,叶嬷嬷就好办了,只要死咬着桂枝是孙雪茹的人,叶嬷嬷就不在怕的。

    “嬷嬷似乎忘记了,这桂枝以前可不是伺候本妃的,她本就是刚刚买入府里调教的,本妃是想着母妃病重,多些人照顾也好。叶嬷嬷这样子说,岂不是显得本妃居心叵测了?”知道叶嬷嬷的话给苏青岚几人都造成了影响,孙雪茹却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事情她横竖也脱不了干系,索性就来个以假乱真,也免得大家会继续怀疑她了。

    “老奴不敢,老奴只是有些疑惑罢了!”对孙雪茹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样子,即使是提出疑问,叶嬷嬷也没有半分的不尊重,她这样子不卑不亢的,一下子,倒是让人说不准到底谁是谁非了。

    “叶嬷嬷几人疑惑,那就听听她怎么说吧,口说无凭,证据才是最重要的!”让桂枝作证,孙雪茹也是料到了叶嬷嬷会这样子说,不过也正是因为桂枝和她有些干系,这样子出来,反而不大容易让人怀疑她了。

    “好,那老奴倒要听听,一个小小的丫鬟,如何就能瞒天过海了!”心里知道这桂枝是孙雪茹派过来监视他们的,叶嬷嬷素日里也注意,可是没有想到,今日还是让对方钻了空子了!

    “你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妃,王妃,奴婢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啊!”颤抖着跪着,那桂枝也是吓得不轻了,一张脸都哭花了,那脸色突然就苍白的一片,看起来可怜极了。

    “你好生将事情说出来,本妃会为你做主!”给了对方许诺,那桂枝似乎找到了勇气,便哭哭啼啼的将事情都给说了,“王爷,王妃,二老爷,二夫人,事情是这样子的……”

    桂枝将事情说的很清楚,从苏青岚他们昨日来,到老庆王妃吩咐她去送龙眼,然后到昨天晚上老庆王妃单独把她叫进去屋子里,给了她一种迷情香,逼着她给孙雪茹下药的事情,桂枝都一一道来,事情说的很详细,也很具体,连老庆王妃具体说了什么都说的清清楚楚的,没有一点点的破绽。

    “嬷嬷,母妃,你们可是都听见了?”看着苏青岚和苏青秀脸色都青了,尤其是苏青岚,那一张脸青筋暴起,可见气得不轻了。

    “你,你,这,个,毒,妇!”老庆王妃本来是因为太过疲惫了,也不好动怒,免得自己被气死,所以只是安静的听着,等着叶嬷嬷将事情处理好。只是她没有想到,孙雪茹竟然那么无耻,竟然凭空捏造了这许多的事情,让老庆王妃那胸口剧烈的起伏,整个人说话都有些抽搐了!

    “母妃,儿媳可是受您所害,哪里就是毒妇呢?”看着老庆王妃气得半死的模样,孙雪茹只觉得解气,眼中带着一抹奇异的光芒,那样子,让老庆王妃只觉得慎得慌!

    “她,她,她,说,谎!”颤颤抖抖的看着桂枝,老庆王妃虽然的动弹不得了,可是那眼神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桂枝见到了,有些害怕,孙雪茹却挡住了老庆王妃的视线,看着桂枝,知道现在这样子,是还不够的,“桂枝,你如今口说无凭,想来母妃是不会认的,你可是有证据?”

    “奴婢有证据!”将怀里的迷情香拿了出来,桂枝递了过去,“王妃,这就是老王妃给奴婢的迷情香,奴婢本来不肯,可是老王妃威胁奴婢,奴婢如果不肯就将奴婢发卖了去,卖到青楼,奴婢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对王妃下药了,还望王妃饶恕奴婢!”

    “这事情一会儿再说,府医,你瞧瞧,是不是这东西?”将东西让那府医看了,那府医脸上哭笑不得的接了过去,检查了一下,点了点头,“王妃,就是这个!”

    “等一等!”叶嬷嬷可不会就那么让人给老庆王妃背黑锅了,瞧着那桂枝,叶嬷嬷的眼神冷得让桂枝有些害怕,“桂枝,你说老王妃昨日单独找了你,我怎么不记得?我可是一直都陪着老王妃的,你是什么时候见的老王妃?还有,老王妃为何要你这样子做?老王妃可是王妃的婆婆,她为何要陷害自己的媳妇,谋害二夫人呢?你可别忘了,二夫人可也是老王妃的媳妇!”

    “叶嬷嬷,我昨日见老王妃的时候,叶嬷嬷您去熬药去了,没有见着我,那也是自然的!”

    “那既然没有人见着你,你如何证明昨日老王妃见了你,还给了你药了?”

    “叶嬷嬷,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这样子的药,我平日里都没有办法出府,如何弄得?更何况昨日我见着老王妃的时候,香菱姐姐明明是见着了的,当时她也在,她是可以给我作证的!”突然就指出了香菱,叶嬷嬷一听,那刀子一般的眼睛顿时就射向了香菱了,“香菱,可有此事?”如果真的是这样子,那王妃这一招,果然是狠毒!

    从来都没有想到孙雪茹今日的布局竟然完全都不给他们生路,聪慧如叶嬷嬷,如今也生出一种无力感了。

    老王妃,王妃此举,想来是布局多时,老奴如今,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香菱,昨日你也在?”孙雪茹好像是刚刚听说这事情一样的,一副诧异的样子,只是她眼底的嘲讽倒是泄露了她的心情了,只是此刻,没人注意就是,当然,苏兰芷却是注意到了。

    “王妃,奴婢昨日是在的!”香菱的眼中划过一抹挣扎,最后掩下了眼底的情绪,大方的承认了。

    不是她卖主求荣,而且老王妃如今这个样子,她得为自己谋划出路了,不然自己会死的很惨!

    “那你倒是说说,桂枝说的,可是都是真的!”笑嘻嘻的看着香菱,孙雪茹知道,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叶嬷嬷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是不会想到香菱也被她被收买了的。

    人啊,都是有弱点的,她精心准备了那么久,如今好不容易出击,自然是要一招毙命,让对方再也没有了翻身的可能了!

    “的确是真的!”

    “香菱,老王妃待你不薄,你就这么报答老王妃的?”香菱也算是在老庆王妃身边多年了,叶嬷嬷怎么都没有想到,香菱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竟然会背叛老庆王妃!

    如果是桂枝,她还可以说是孙雪茹的人,那如果是香菱呢?这人可是老庆王妃的心腹,她如何自圆其说?

    心里一时之间也乱了,叶嬷嬷此刻只是紧紧的盯着香菱,希望对方还有一点点的愧疚,不至于真的就帮着外人了。

    “叶嬷嬷,我知道王妃对我很好,只是这的确是老王妃做的,奴婢不好偏袒了。昨日老王妃的的确确是逼着桂枝给王妃下药,想要陷害王妃,害了二夫人,奴婢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今日这事情,奴婢不吐不为快!”面容有些纠结,也有些大义,香菱将衷心和正义的矛盾表现的活灵活现的,让人实在是无法怀疑起她来!

    “你,香菱,这些年老王妃对你,可是白疼了!”眼里满是失望,叶嬷嬷看着香菱,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了。

    “嬷嬷,老王妃如今病得久了,脑子也有些糊涂,难免会做错事情,我们不能由着老王妃来的,王妃是好人,二夫人也是好人,老王妃这样子做,的确是过了!”香菱看起来还是颇为纠结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内心愧疚,还是故意做戏给人看的,叶嬷嬷看着香菱是不打算改口了,心下满是失望,“好,很好,那你说,既然老王妃给了桂枝药,让桂枝给王妃下药,迫害二夫人,那这药哪里来的?你们可别忘了,老王妃如今可是瘫着的,她如何买了这样的药了?”叶嬷嬷还不至于傻傻的不懂得反驳,只要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她都是要给老庆王妃申辩的!

    怎么说也是主仆多年,叶嬷嬷对老庆王妃极其的衷心,而且叶嬷嬷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必须得抱住老庆王妃,不然以孙雪茹对老庆王妃的恨意,老庆王妃倒了,她也是没有活路了!

    “叶嬷嬷,老王妃虽然是瘫了,可是她还是能说话的啊,我那一日听到老王妃吩咐叶嬷嬷你去买这药,嬷嬷不记得了吗?”香菱有些同情的看着叶嬷嬷,她知道,孙雪茹因为苏兰雨的事情已经恨死了老庆王妃了,那么久以来刻意的折磨老庆王妃已经成为了她的乐趣,如今,孙雪茹怕是要雪上加霜吧?

    正是因为知道孙雪茹不会放过老庆王妃身边的人,香菱为了活命,今日也不得不选择了背叛了!

    “香菱,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她都不记得自己出去买药过,这香菱是胡说吗?

    突然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张巨大的网给包住了,任由她怎么挣扎都是挣扎不掉的,叶嬷嬷的心里,第一次,有了慌乱和恐惧了。此刻再看着孙雪茹脸上的笑容,叶嬷嬷突然是有些明白,今日自己和老庆王妃都只是困兽之斗,不管如何挣扎,都是逃不过孙雪茹给他们编织的这密密麻麻的网的!

    “嬷嬷,我不会随便的冤枉人的!”看着叶嬷嬷,香菱的眼中有些同情,也有些愧疚,虽然觉得自己这样子有些过意不去,可是人都是自私的,香菱不得不为自己考虑。

    “好,香菱,我这些年来,还真的是错看了你了!”叶嬷嬷素日里也算是镇定的,这会儿也气得浑身都发抖了,孙雪茹满意的看着对方的表现,再看了看床上已经急剧的颤抖的老庆王妃,眼底滑过一抹报复的快感,看着叶嬷嬷,却是一点都不放过的,“王爷,如今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王爷打算如何处理这事情?”

    “这……”看着孙雪茹,再看着老庆王妃和庄嬷嬷,苏青秀心里在衡量着,到底这事情他偏向谁更好一些,对自己更有利一些了。

    “王爷,老奴冤枉,还望王爷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狠狠的跪下,叶嬷嬷不肯轻易的就放弃了,看着苏青秀,满脸的无畏,“既然香菱说老奴出去买药了,还请王爷将那卖药的掌柜找来,当面对峙才是,不然老奴不甘啊,老奴在王府多年,伺候老王妃,小时候伺候王爷和二老爷,老奴就是要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叶嬷嬷到底还是有些面子的,只是京城那么大,叶嬷嬷去哪里买的药,哪里能马上就查出来呢?

    苏青秀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叶嬷嬷,对叶嬷嬷,苏青秀是觉得无所谓的,只是这人当初毕竟也伺候过自己,自己也不好太不给情面,只好看了看苏青岚,“二弟,你怎么看?”事到如今,苏青秀可不想去做那黑脸,直接将事情都丢给苏青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