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母子决裂
    苏青岚见着苏青秀将麻烦丢给了自己,想了想,看着叶嬷嬷,对眼前的这个老人,苏青岚多少还是有些尊重的,此刻见着对方一脸的不甘心和愤怒,再看着孙雪茹脸上同样的带着愤怒的神色,不管是哪一方,他都不好偏袒。

    想了想,苏青岚最终,还是只是想知道事实的真相而已,今日的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不说清楚,也实在是说不过去,所以苏青岚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大哥,这事情既然牵扯到大嫂和母妃,还是慎重些的好。免得冤枉了谁心里都不好受。”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看着叶嬷嬷,苏青秀再看看孙雪茹,这会儿其实他也说不准,到底是谁在说谎了,只是今日的事情,必须有个了解才是,“叶嬷嬷,那一日,你真的没有出去买药吗?”说完仔细的看着叶嬷嬷,丝毫都没有放过叶嬷嬷任何的一点点的神色。

    “王爷,老奴对天发誓,老奴绝对没有!”

    大苍信佛,对誓言想来看重,叶嬷嬷能发誓了,在苏青秀看来,那就多了几分信任,苏青秀皱了皱眉头,再看了看孙雪茹,最后,看了眼香菱,“你可是确定叶嬷嬷出去买药去了?”

    “王爷,奴婢十分的确定!”

    “那你说说,叶嬷嬷是什么时候出去的,都出去了多久?你可还有什么证据?”

    “奴婢前日就见着叶嬷嬷出去了,大概出去了两个时辰,门口的侍卫可以作证。许多人都是看见了的,而且叶嬷嬷回来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呆在自己的屋子里。”

    “那你可知道叶嬷嬷去了哪家药店买药?”

    “那一日老王妃还是是交代叶嬷嬷谨慎些,所以并没有去大药店,只是去了一家小药店,好像是叫什么,回春堂的。”细细的回忆之前的事情,叶嬷嬷见状,嘴角划过一抹冷凝,看着香菱的目光,好似那淬了毒的银针一样,“香菱,你说话最好要有凭有据,不然到时候,可就自打嘴巴了!”其实心底里见着香菱说话有条有理,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叶嬷嬷的心里就已经很不安了,只是她不服气,不服气孙雪茹真的面面俱到了,所以不管怎么都要赌一赌!

    “嬷嬷,当着王爷王妃的面,我可不敢撒谎,孰是孰非,到时候让人来问了便知!”面色都气得有些红了,香菱感觉到叶嬷嬷的咄咄逼人,有些撑不住了,好在孙雪茹见状,不想香菱被看出什么破绽了,“王爷,既然知道是在哪里买的药,就让人来认人吧!也好早些解决这事情,一大早的,大家都有事情做不是?”

    “嗯!”吩咐人去将回春堂的掌柜的找来,结果毫无疑问,那人直接就指认了叶嬷嬷,叶嬷嬷气得浑身都抖了,“你说话可要有凭有据,我何时去过你那里?”这样的情况,叶嬷嬷也算是料到,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叶嬷嬷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看来王妃这一次,真的是铁了心了,老王妃和她,还逃得过吗?

    “那一日你买的东西实在是奇怪,我也是留了一个心眼,所以便记住了你,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为何要撒谎呢?”这掌柜的话说的没错,他只是一个药店的掌柜,素日里和叶嬷嬷也没见过几次面,更别说有什么恩怨了。

    掌柜的话实在是让人挑不出毛病,几人又问了写问题,确定无误,苏青秀看着叶嬷嬷的眼神,立刻就变得锐利了,“叶嬷嬷,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爷,老奴如果说老奴是冤枉的,王爷你信吗?”看着苏青秀,叶嬷嬷把握不准对方的态度了。

    “人证已经在了,由不得本王不信!”事实摆在面前,苏青秀可不会当面的就包庇!

    “王爷,这事情是栽赃,王妃有什么原因还害二夫人?而且仅仅是凭着几人的一面之词,太过片面!”死都不肯承认,叶嬷嬷也是打算死扛了,这会儿孙雪茹站了出来,看着叶嬷嬷还在想着脱身之计,直接就断了对方的后路了,“王爷,不如让人搜搜叶嬷嬷的屋子,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吧?”叶嬷嬷只是一个奴婢,她的屋子,他们还是搜的的!

    “!”叶嬷嬷听到孙雪茹的话都愣住了,怎么都没有想到,孙雪茹会说这样子的话,还来不及辩驳,孙雪茹直接就将她已经到了嘴角的话给打回去了,“叶嬷嬷,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你不介意让我们搜搜你的屋子吧?”怎么说孙雪茹如今也是从老庆王妃的身边夺回了管家的权力,如今这府里的人也渐渐的换成了她的人了,老庆王妃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子只手遮天,打压她了,孙雪茹当然是不在怕的。她就只知道一点,自从老庆王妃瘫痪以来,她的机会,就来了,而老庆王妃因为瘫痪,也注定了彻底的输了!

    叶嬷嬷看着孙雪茹那笑颜如花的样子,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恐怖了,如今已经没了后路,叶嬷嬷艰难的点了点头,知道自己今日,是败得彻底了,“好!”

    ……

    等到东西一搜出来,府医检查完毕,听到府医的声音,叶嬷嬷知道,自己今日,已经没有了退路了,“回王爷王妃,这的确就是给王妃下的迷情香!”东西是从叶嬷嬷的屋子里找出来的,叶嬷嬷屋子就她一个人,加上叶嬷嬷的身份,素日里也没有人敢随意的进出叶嬷嬷的屋子,这东西要说是别人放进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苏青岚见着那一包的东西,猛地就将那剩下的迷情香丢给了叶嬷嬷,语气,也再也遏制不住的气愤了,“叶嬷嬷,你可还有什么话说?”

    叶嬷嬷早在那东西出现的时候,已经心如死灰了,看着床上面容惨白的老庆王妃,叶嬷嬷最后做了一个决定,将所有的事情都承认了,“王爷,这一切都是老奴一个人所为,不关老王妃的事情!”老庆王妃毕竟是苏青秀和苏青岚的生母,在叶嬷嬷看来,如果两人还顾及名声,这事情也就那么揭过去了,如今牺牲她一个人保全了老庆王妃,老庆王妃看在她这样子做的份上,想来也会善待她的家人,如此想着,叶嬷嬷也放心了。

    “那好,你为何要这样做?”能有一个人愿意出来顶替这一切,自然是苏青秀乐意见到的。只是他有些不大明白,叶嬷嬷和慕容嫣无冤无仇的,为何要这么做?

    “老奴自然有老奴自己的理由,还希望王爷你别问了,这事情都是老奴一手主张,不关老王妃的事情!”叶嬷嬷心里想着苏青岚他们到底是不想将事情闹大,传出去不好,定然不会追究了。心里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如今,也只能她顶罪,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只是叶嬷嬷完全没有想到,孙雪茹今日,竟是真的要跟老庆王妃彻底的杠上了,见着叶嬷嬷不得不将一切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孙雪茹却是没有就那么放过的,“嬷嬷,本妃知道你对母妃的衷心,可是这事情,如果不是你做的,就背了黑锅了,那岂不是让别人都寒了心吗?刚才香菱也说了,事情都是母妃吩咐你去做的,你只要说出母妃为何要让你这样子做,想来小叔子他们会理解的。母妃怎么都是母妃啊,可是亲生的母妃,子不言母过,叶嬷嬷也得为自己考虑考虑!”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了,曾经的苏青岚,也正是因为这一句子不言母过,一直都忍着,可是忍了的结果呢?

    差点就要失去自己心爱的女子,如今甚至差点就要失去自己的孩子了!苏青岚听了孙雪茹的话,心里无数的委屈和愤怒,因为常年的积压,如今彻底的爆发了,今日不是叶嬷嬷认了罪,就了事了,“叶嬷嬷,你说,母妃为何要这样子做?”这样子问,就是完全的定了老庆王妃的罪了,叶嬷嬷不可思议的看着苏青岚,从来都没有想到,一向来很好说说话的苏青岚,今日竟然也钻了牛角尖了,“二老爷,这一切都是老奴所为,老王妃不知情啊!她可是你的母妃,她怎么会害你呢?”

    “她的确是不会害我,但是,这不代表她不会害别人!”意有所指的看着老庆王妃那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了,苏青岚的视线最后回到了叶嬷嬷的脸上,面容说不出的失望,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温润了。

    “二老爷,老王妃她没有必要那么做啊!”看着苏青岚这样子,叶嬷嬷心里着急,很想辩解,可是这会儿香菱却突然开口了,“叶嬷嬷,你这可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我虽然不清楚是为什么,可我也知道,二夫人有了身子,可是老王妃容不下二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却又不想亲自动手,免得二老爷芥蒂,便让你陷害了王妃,嬷嬷可别装糊涂!”香菱这话刚开始没说,这会儿说出来,就好像那平地里的惊雷一样的,在场的人无不都惊讶了。

    “弟妹,你……”苏青秀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容嫣,之前没有注意,只以为是慕容嫣最近生活不错,所以丰腴了,可是如今仔细看对方的肚子,虽然因着臃肿的棉衣有些不大明显,可是仔细看,还是能发现那里比曾经要大了许多。

    天,这怎么可能呢?

    太医曾经不是说,她不能再怀上孩子了吗?

    苏青秀心里此刻复杂极了,年少的时候,他对慕容嫣一直都有一种倾慕,可是最终佳人还是不属于他,这些年他经常会想起这个遗憾,在心底里,慕容嫣也是一个女神一般的存在。他是很乐得见慕容嫣和苏青岚合不来的,这样至少,他可以幻想,慕容嫣还是有可能属于他的,但如今……

    满眼的复杂和懊恼,如果苏青岚和慕容嫣一直冷冰冰的,苏青秀还是可以偶尔欺骗自己,可是事实摆在面前,苏青秀的心里,实在是不好受了。

    那么美好的女子,为何,就不是他的呢?

    苏青秀心里惋惜,面上难免有些失神,他这样子落在孙雪茹的眼中,引来了对方的讽刺,不过孙雪茹这会儿不会表现出来就是,“呵呵,弟妹真的怀上了?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如果弟妹一举得男,到时候也不用再担心那么多的事情了……”意有所指的看着慕容嫣的肚子,说实话,孙雪茹很嫉妒,嫉妒的发狂!

    刚才她应该更用力一点,最好将那孩子给撞掉,那该多好!

    作为女人,孙雪茹只要一想着自己的丈夫对慕容嫣念念不忘的,心里哪里能好受得了去?

    她好歹也是南昌公的嫡长女,可是却连丈夫的心都管不住,她可真悲哀!

    “只是可惜现在不是时候,不然我们应该好好的庆祝庆祝!”笑嘻嘻的,孙雪茹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破绽,真心的恭喜,只是那说出来的话,却不得不让人正视如今的局面了。

    “哎,母妃怎么能这么做呢?二弟妹肚子里的,好歹也是二弟的孩子啊,母妃纵然不喜欢二弟妹,也是不能……”一句一句的火上焦油,孙雪茹看着苏青岚那越发铁青的脸,心下,满是得逞的快感了。

    母妃啊,母妃,众叛亲离的感觉,是不是很不错?

    今日,我会让你好好尝尝的!

    ……

    苏青岚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老庆王妃知道了慕容嫣怀孕的事情,非但没有缓和和慕容嫣的关系,反而想要借着孙雪茹的手弄掉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此刻,心里满腔的怒火和失望,已经让苏青岚的神情,满是疲惫了,“母妃,香菱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嫣儿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的骨血,也是您的孙子啊?您就那么狠心?您就那么恨嫣儿吗?母妃,这是为什么?”

    躺在床上的老庆王妃如今已经气得脸色都青绿了,嘴巴彻底的歪了,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苏青岚,那眼底的暗光,看得苏青岚最终生出了一种生生的疲惫之感了,“母妃,您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吗?”如今是他的亲生母亲,为何会那么对待他的妻子?为何要那么很心动对待他的孩子?

    虽然自古婆媳问题都是大问题,可是苏青岚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庆王妃对慕容嫣的恨意,已经到了这样子的境界了!

    他还以为,老庆王妃在乎他的骨血,至少会因为这个孩子,放下对慕容嫣的芥蒂,可是如今想来,是他错了!

    “母妃,你真的是生我养我的人吗?你怎么那么心狠?那么无情?你还是我从小就认识的那个母妃吗?你是真的疼爱我吗?还是一切,不过是你制造出来的假象罢了?”声音里满是失望,苏青岚看着老庆王妃的眼神也是那么陌生,陌生的好像对方是一个他从来都不曾认识的人一样,那话语里面的疑问和心痛,听得老庆王妃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瞬间紧缩了,好似被那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凌迟一样,整个人都剧烈的颤抖了!

    青岚,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我?我可是你的亲生母妃啊!

    凌迟的痛传遍了全身,老庆王妃那眼睛死死地盯着苏青岚,好似要将苏青岚给看穿一样,眼中的失望和心痛那么明显,想从苏青岚的眼底看到一抹的悔意,可是最终,她还是失望了!

    青岚,为了一个女人,你真的要这样子对我吗?我可是你母妃啊,十月辛苦怀胎生下你,因着难缠,留下了病痛,常年备受折磨,还因此失去了再一次做母亲的权力,因为你,我失去了那么那么多,但是这些年来,我为了你操劳,为了你谋划,为的就是让你快乐幸福!可是你因为一个女人,竟然这样子对我?

    你真是个不孝的儿子!

    “嗯……”努力的张了张嘴,老庆王妃想说些什么,可是浑身却开始急剧的抽搐,整个人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的,在床上剧烈的颤抖着,眼睛开始泛白,口吐泡沫,看来被气得不轻了!

    “府医,快,快去看看!”苏青秀见着老庆王妃这个样子都吓到了,赶忙扯了府医过去,生怕老庆王妃出了什么意外了!

    大苍重孝,如果老庆王妃真的死了,那他可是要丁忧三年啊,他如今年岁已经不小了,再丁忧三年,他岂不是再也没有了机会了?只能一辈子守着这个王位,等着庆王府的衰败吗?

    不,绝对不行!

    心里着急,苏青秀却也顾不得这许多了,焦急的催促府医给老庆王妃治疗,对苏青岚,难免也有些责备了,“二弟,太医都说过了,母妃不能再动气了,不然危险,你今日怎么就那么糊涂呢?你这样子将母妃弃病倒了,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当的起吗?”反正老庆王妃讨厌慕容嫣,苏青秀是知道的,虽然觉得老庆王妃这么做,有些过分,可是苏青秀也能理解就是。

    说到底,他本就是风流的人,对女人,他向来都只觉得是衣服一般的,需要的时候,穿上,不需要的时候,就脱掉。在他看来,女人是绝对比不过自己的荣华富贵,官运畅通的。

    其实说到底,有了财富和权力,他还愁女人吗?

    对这事情,苏青秀一向来看的很轻,所以此刻见着苏青岚把老庆王妃气得半死了,责备的话,自然是憋不住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说完这话,苏青岚只是看了他一眼,那目光沉静如水,没有波澜,可是却偏偏让苏青秀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二弟,你,你这是做什么?”怎么这样子看他?看得他浑身都不自在?

    心里突然就有些心虚,被苏青岚看的毛毛的,苏青秀的目光有些躲闪,可是他却始终都认为,自己是没错的,“二弟,莫不是你觉得我说错了?自古孝大于天,你刚才那样子对母妃说话,的确是过了。子不言母过,不管母妃做错了什么,我们作为子女的,都是没有权利去批判的,二弟,你……”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青岚那眼中盯得声音越来越小,苏青秀从来都不知道,素日里看起来温柔亲和的苏青岚,生气起来,竟然那么慎人的,看得他此刻都恨不得挖个洞将自己给埋了一样的。

    二弟啊,做错事情的不是我啊,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而且,我本来也没有说错,母妃如果遭遇不测,你以为你会好过?

    三年啊,你以为三年是那么好过的?你就算是不珍惜你这宰相的职位,我可是关心我的前途啊!

    心里纵然是不满意苏青岚作为弟弟竟然那么不给自己面子,可是苏青秀终究是个没什么能力的人,却野心极大,也不敢真的就得罪了苏青岚,最后,也只好闭嘴了。

    ……

    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府医那越来越紧皱的眉头,所有人的面色都是有些沉重的,最后,府医叹了口气,看着苏青秀和苏青岚,苏青岚还没有开口,苏青秀就开口了,“府医,母妃她,如何了?”

    “哎,老王妃气急攻心,再一次中风了,这一次比前几次来得凶猛,情况危急啊!”

    “府医你一定要保证母妃的性命!”看着府医,苏青秀满脸的着急,他还真的是怕,怕老庆王妃出了什么事情了。

    “草民尽力吧!”叹了口气,这深宅大院的事情,的确是够血腥的,府医今日亲眼见证了这许多的事情,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命运已经跟庆王府密不可分了。都说知道秘密的人越多,命就越短,他实在是担心,自己哪一日被人所不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早知道会这样子,他倒宁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夫,虽然赚的钱少些,至少不用这样子担惊受怕了。

    “府医,这不是你尽力就可以的事情,你是一定要保住母妃的性命!”死死的盯着府医,苏青秀容不得事情出半点的差错,三年的时间,他实在是等不起!

    “王爷,这……”府医很想说这不是为难他吗?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孙雪茹就站了出来了,“好了,府医,你去开药吧,母妃就交给你了!”给了身边的人一个眼神,那人跟着走了出去。

    府医忙了许久,期间太医也来了,大家一起努力,经过一天一夜,老庆王妃的病也终于是保住了,只是再也不能说话,彻底的瘫了。

    大家一致给了结论,老庆王妃如今油尽灯枯,也只能用药物撑着了,苏青秀此刻恨死了苏青岚的冲动了,下令一定要好好的伺候老庆王妃,再三强调不能让老庆王妃出事情,这事情,才终于是了了。

    只是事情刚了,苏青秀又迎来了另外一件头疼的事情了。

    此刻,看着苏青岚收拾好了东西要准备走,苏青秀只觉得头疼,“二弟,母妃如今都这样子了,你就非得走吗?”看着苏青岚,苏青秀这会儿也有些生气了。

    敢情这事情就他一个人着急啊,眼前的人就不在乎是不是?

    “大哥,母妃如今病情既然已经稳定了,我们也不好总是打扰,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哥派人送信就是,我们总是打扰不好,就先回去了!”这里,苏青岚是一刻也不想呆了,之前要不是不想给人留下把柄,说他不顾病重老母,他早就在看清楚了老庆王妃的真面目的第一刻就转身走了。

    他没有这样子狠毒的母亲!

    “二弟,母妃总是是做了糊涂事情,可是她毕竟是我们的母妃,你就这样子不管不顾了?”看着苏青岚到现在还是铁青的脸,苏青秀的脾气也上来了。

    心里也是有些生气老庆王妃做的糊涂事情,将苏青岚给推远了,可是这能怎么办呢?

    “大哥,我会让人送药和补品来的,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留念,在苏青岚看来,老庆王妃的行为已经彻底的断送了他们母子之间的情意,以后彼此,估计也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见苏青岚那么决绝的要走,苏青秀也急了,赶忙就制止了苏青岚,“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母妃你就不管了?”苏青岚这样子,苏青秀还是第一次看到,在他的记忆力,自己的这个弟弟脾气向来都是极好的,从来都没有发过脾气,可是今日这样子,他看着,实在也觉得有些不安了。

    苏青岚如今的样子,实在是太陌生了,他都快要不认识对方了。

    “大哥,我刚才说过了,药品和补品我会让人送来,有什么需要你也可以送信去相府,我能做的,我还是会做!”为人子女的义务,他会尽到,该给老庆王妃的,他也不会少,但是这也只是限制于物质上的。至于其他的,他给不了,也给不起了。

    这里是他的伤心地,以后不出意外,他是不会再来了,因为他已经被这样子狠毒的母亲彻底的寒了心了。

    相见不如不见,以后就这样吧!或许彼此冷静一下也是好的。

    “你,你什么意思?二弟,你别忘了,你也是母妃的儿子,亲生儿子!”“亲生”两个字,苏青秀咬得很重,他还真的是担心苏青岚会对老庆王妃不管不顾了,那到时候,他要找苏青岚帮忙,可怎么办?

    母妃啊母妃,你这都是做的什么糊涂事情啊?

    “大哥,这点我知道。所以为人子女的义务,我会尽到,以后有要求,你直接送信就是!”如果可以,苏青岚现在还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不是老庆王妃的亲生儿子了,至少这样,他就不会那么为难,也不会那么痛苦了。

    “二弟,你别忘了,母妃十月怀胎生下你,当年生你的时候又落下了一身的病,导致一直身子都不好。可是这些年来,母妃对你的疼爱,可曾少过你几分?你就是这样子对待母妃的?你这样子对得起母妃吗。对得起这一个‘孝’字吗?你这样子让朝臣看见了,你这宰相的位置,是不要了不是?”不孝,那可是直接和官员的官运代沟的,一个不孝的官员,那在官场上,也注定了走到了尽头了。

    “我自问问心无愧,大哥,希望你不要再阻拦了,免得弄得彼此脸上都不好看!”心情不好,苏青岚此刻只想回去自己的府邸,免得继续看着这些肮脏的一切,会忍不住做出疯狂的事情了。

    他现在真的需要一个人静静的想一想,想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好的。

    “二弟,你真的要这样子做吗?你就这么不顾骨肉亲情了?”说实在是,苏青秀真的不明白,苏青岚为了一个女人不过生母,实在是有些过了。

    “大哥,我已经尽力了。”看着苏青秀,苏青岚的嘴角划过一抹自嘲。他自问那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努力做好一个好儿子,从来都希望可以好好孝顺老庆王妃。可是结果呢?他得到了什么?

    苏青岚想起如今的事情,只觉得自己的心,千疮百孔了。

    是他当初太傻,还是真的太过愚孝了?以至于到了今日的结局?

    “二弟,你不能就这样子走了!”心底里有种感觉,苏青岚如果真的就那么走了,以后就很难再回来了,苏青秀一心想要靠着苏青岚的宰相之位让自己获得更多的权力和地位,保住他这个如今已经岌岌可危的王位,所以,他必须要留住苏青岚!

    “大哥,你这是非要逼我吗?”上一次他要走,苏青秀也是拦着,不让他走,那么这一次呢?也是要拦着吗?

    苏青岚不想兄弟之间弄得那么难堪,所以这会儿只是看着苏青秀,希望对方可以不要勉强,可是苏青秀却好像没有明白苏青岚的意思一样的,只是死死的揪住苏青岚,“不行,我不能让你做下这不孝的事情,坏了苏家几百年的门风!”世家大族,最看重名声了,苏青秀一来是不想真的让苏青岚走了,坏了清誉,二来,自然也是有他私人的原因了。

    “大哥,你非要如此吗?”看着苏青秀,苏青岚心里的失望和心痛,越发的大了,想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和亲生哥哥都如此逼迫他,苏青岚的嘴角,顿时划过一抹自嘲了,他这样子的自嘲带着一种很重很浓的悲凉,看得苏青秀眼睛都有些发憷了,“二弟,你,你也别太较真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你还是留下来吧,这事情,我们从长计议,好好说,好吗?”也是被苏青岚这摸样有些吓到了,苏青秀不得不缓和下来,免得两人像上一次一样的,弄得那么难堪了。

    “大哥,如果我今天非要走呢?你是真的不顾兄弟间的情意了吗?”一直以来对苏青秀的希望都不大的,苏青岚知道自己的这个哥哥,能力平凡,却野心极大,心术不正。可是终究是王府的继承人,是庆王府的希望,苏青岚到底还是忍着的。

    可是他忍,并不代表他没有底线,他今日的必须要离开,所以,对方如果坚持,那也别怪他翻脸不认人了!

    “二弟,你,你这人怎么就那么不听劝呢?我是你哥,是会害你吗?你现在也是一时冲动,我们一会儿好好说,不好吗?你这样子是何必呢?被外人知道了,岂不是看我们的笑话了?”苏青秀是打算留住苏青岚,一会儿再慢慢的,好好的说的,他就不信了,苏青岚那么一个大孝子,还真的因为这事情就和老庆王妃决裂了。

    这怎么可能呢?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虽然这个女人也是苏青秀迷恋的女人,但是在苏青秀看来,权力始终都比女人重要。

    “大哥,我没有冲动,我只是想静一静!”在这里,他才会是真的冲动!

    “哎呀,你这人怎么就那么固执呢。你……”见自己好说歹说苏青岚都不松口,苏青秀也有些暴躁了,可是却一直拦着苏青岚不让对方走。最后,见说不过苏青岚,苏青秀只好看着慕容嫣求救了,“弟妹,你一向来识大体,你就劝劝二弟吧。他这样子出去,下人们看到了心里怎么想,这传出去了,大家怎么想?他还有大好的前途,莫不是就那么不要了?”

    本来以为慕容嫣是个识大体的人,听到自己的话应该会帮自己的,可是慕容嫣的话,却让苏青秀都想吐血了,“大哥,你就让我们回去吧,如今母妃也没事了,我们在这里也是叨扰,家里还有很多事情,我们也要赶着回去处理,大哥还是放我们走吧,不要勉强我们留下了。”瞧瞧人家说的,倒好像是他刻意的为难了。

    苏青秀只觉得心里憋了一大口的气,见慕容嫣不为所动,只好看了眼苏兰芷了,“兰儿,你倒是劝劝你爹爹啊,你祖母病了,你们在这里陪陪你们祖母好不好?”虽然这个侄女最近变了许多,让苏青秀有些把握不准,可是如今,他也只能求助于苏兰芷了。本以为对方年纪小,比较好骗,可是苏青岚只是看着他,那双很珍珠般的眸子深邃无比,让苏青秀顿时有种被对方给看穿的感觉,面色有些僵硬。而苏兰芷的话,更是让苏青秀的脸色都经由红到紫,然后到青,最后到白的交叉,看起来,五颜六色的,非常的有喜感了,“大伯伯,爹爹和娘亲都说了要走了,你怎么一直拦着不让我们走啊?爹爹都说那么明白了,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孩子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心机,只是在叙述事实,可是这样子却显得苏青秀太过强横了。

    “兰儿啊,我只是怕你爹爹走入了死胡同,所以劝着就是了,小孩子家家的,你不懂!”要是苏青秀早知道苏兰芷会这样子说,打死他都不会来问苏兰芷了!

    这丫头,存心的吧?

    “可是大伯伯,今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祖母那样子对待母亲,我们需要时间好好想想祖母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大伯伯你这样子强行留下我们,这不是让彼此都难堪吗?大伯伯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苏兰芷满脸不解的看着苏青秀,这会儿倒是扮起了无知女孩的模样,弄得苏青秀脸色一会儿一个变的,只觉得苏兰芷这话针针见血,让他实在是找不出话来答了!

    想责骂,可是人家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对这些事情或许不大懂,爱恨都是明显的,比不得大人的歪歪肠子,苏青秀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接了,只好求助的看了一眼孙雪茹,希望对方可以帮自己打圆场了。

    孙雪茹本来是在看戏的,这会儿被苏青秀盯着,孙雪茹心下叹气,不过却是并没有站在苏青秀一边的,“王爷,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妾身觉得,还是让彼此都冷静一下吧!小叔子是孝子,不会真的对母妃不管不顾的,刚才他也说了,也做了保证,我们就让他们离开吧,也好让彼此都好好的想想这事情,免得见面尴尬了。”

    苏青秀没有想到孙雪茹那么说,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只觉得这婆娘实在是没眼力,可是孙雪茹却好像没有看到似的,继续劝说,“母妃如今病情也稳定下来了,小叔子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派人去通知就是了,王爷这样子勉强,弄得彼此不快,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这话却是说到苏青秀的心坎里去了,如今他一个人之力也是难以抗衡的,纠结再三,苏青秀最后也只能选择放人了,“那好,二弟,你今日就和弟妹一起回去吧,有事情我会通知你们的!”

    “嗯!”二话不说就走了,苏青岚是连多余的话都懒得再说,留给了苏青秀一个冰冷的背影,扶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就上了马车,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等到人走了,苏青秀这才阴测测的看着孙雪茹,那目光,恨不得将孙雪茹吃了一样,“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我在想,要不要让老庆王妃翘辫子呢?亲们觉得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