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刺杀惊魂
    “是啊,老爷,这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舒殢殩獍”老庆王妃对慕容嫣的仇视,这些年来,慕容嫣都看了太多了,只是老庆王妃是苏青岚的生母,她能做的,也只能隐忍了。

    如今瞧着苏青岚和老庆王妃彻底的决裂了,慕容嫣知道苏青岚的心里不好受,当然是希望,苏青岚可以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想不开了。

    “爹爹,以后我们一家三口,还有娘亲肚子里的孩子,我们会很快乐,很幸福的!”笑着靠着苏青岚,苏兰芷知道今日的事情对苏青岚的打击,看着自己的爹爹那温润的脸上满是愁苦,苏兰芷也觉得有些不大好受了。

    爹爹,对不起,只是,我不得不那么做!

    老庆王妃一直都是一个定时炸弹,苏兰芷哪里会允许再有什么意外发生呢?

    “哎,我只是没有想到,母妃她竟然固执如此了!”叹了口气,苏青岚实在是不明白,老庆王妃为何对慕容嫣如此的不满,甚至仇恨了,以至于连慕容嫣肚子里,属于他的孩子也是可以毁灭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苏青岚不明白,苏兰芷却是可以猜到几分的。

    作为寡母,老庆王妃虽然有两个儿子,可是大儿子苏青秀虽然继承了王位,却是一个中庸之人,能力平平,难当振兴庆王府的重任。反观苏青岚,却是新起的新贵,深得文帝信任不说。还位居相位,也难怪老庆王妃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苏青岚的身上。只是这样子寄予厚望,却也导致了老庆王妃想要牢牢的将苏青岚抓在手里,加上母亲对儿子一种复杂的感情,当年慕容嫣进门,老庆王妃本来是反对的,偏偏苏青岚对慕容嫣又是极好,为了慕容嫣还不肯纳妾,也难怪老庆王妃对慕容嫣会有看法了。这样子偏见的看法,随着苏青岚对慕容嫣的情深越发偏执,尤其是到了最近,苏青岚因为慕容嫣三番两次的反驳对抗老庆王妃,加上白芯惨死,老庆王妃中风瘫痪,如此种种,老庆王妃新仇旧恨加起来,自然以为一切都是拜慕容嫣所赐,自然不会放过慕容嫣了。

    女人的心思本来就是复杂的,尤其是婆婆和媳妇,自古以来好像都是天生的仇人一样的,和谐共处的很少,如老庆王妃这般的,虽然是偏激过分了,可是在这历史长流上,也不是没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的。

    谁让天底下的母亲对自己的孩子,总是有种难以明说的独占欲呢?

    ……

    一路上气氛有些沉闷,苏青岚是在气愤老庆王妃的所为,苏兰芷和慕容嫣则是因为担心,偶尔说话,也只是想安慰一下苏青岚,只是效果不大就是了。

    “爹爹,喝些茶水吧!”喝茶能凝神静气,苏兰芷知道今日的事情对苏青岚的打击,怎么都是亲生母亲,完全的决裂就跟拆骨一样的疼,苏青岚需要时间好好想想,沉淀一下心里是悲伤。

    “嗯!”心不在焉的喝着茶水,在苏青岚看来,今日的一切太过突然,他虽然说了那么多狠心绝情的话,也下定了决心以后不会手软。可是那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母亲啊,他心里能好受吗?

    “呀!”这时,慕容嫣突然叫了一下,苏青岚本来悲愤的脸,这会儿马上就换成了担心了,“嫣儿,怎么了?”焦急的看着慕容嫣,见着对方捂着肚子,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喜悦,苏青岚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这孩子,他踢我了!”许是想让气氛变得缓和一些,慕容嫣难得的说起了肚子里的孩子,“近来他的动作倒是频繁了些,看来也是一个调皮的!老爷,你摸摸!”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转移苏青岚的注意力,慕容嫣拿了对方的手就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脸上带着一抹母性的光辉,让她整个人好似都被笼罩在一层薄光里面一样,让人看着,不由得觉得眼中划过点点的惊艳了。

    “这……”十年来,这算是慕容嫣第一次主动的亲近他了,指尖是慕容嫣那温暖细化的小手,苏青岚有些不由自主的亲近对方,手掌顺着慕容嫣的牵引放在对方的肚子上,苏青岚脸上划过一抹惊喜,那层伤怀,却是冲淡了些了,“我怎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有些失望的看着慕容嫣的肚子,触摸的地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慕容嫣肚子的凸起,苏青岚的心里满满的都被这种期待所沾满了,只是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慕容雅说的动静,不由得有些失望了。

    “许是月份还小,这会儿累了吧?”见苏青岚有些失望,慕容嫣本来是想转移苏青岚的注意力的,这会儿却没有做到,心里正在想怎么让苏青岚心里好受些,突然,苏青岚的脸上就划过点点的惊喜了,“他动了,嫣儿,他,他动了!”时隔十年,再来感受一下这胎儿的动静,苏青岚那张成熟的脸上,此刻却笑得跟个孩子一样的,完全没有了往日那沉着冷静的模样了。

    “这孩子比兰儿要调皮些,兰儿以前在肚子里的时候,动得实在是少。看来以后,我们也有的是头疼了!”见着苏青岚那孩子气的样子,慕容嫣的眼角划过点点的暖意,手也没有放开,任由苏青岚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受那生命的奇迹。

    “孩子活泼些也好,府里也热闹些!”他的子嗣不多,苏振华和苏玲月又都是不成气候的,苏青岚如今能有些希望的,就是苏兰芷和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了。

    这个孩子,他一定会好好的教养,将对方培育成一个优秀大度的好孩子,千万不要去学了那些肮脏的手段了!

    “活泼是好,只是,大人们难免忧虑了些!”笑着和苏青岚说话,慕容嫣知道,苏青岚今日那么对待老庆王妃,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她,不想她总是被为难,所以才会选择如此的决绝。心里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此时此刻,她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抚对方了。

    “我们的孩子,定然会是乖孩子的,调皮些,但是至少会懂事!”目光灼灼的看着慕容嫣,对慕容嫣这十年来第一次主动的亲近,苏青岚感受着掌心的跳动,还有掌上那柔软的体温,突然觉得,自己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嫣儿,谢谢你,谢谢你再一次的给了我机会,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更不会再伤了你的心了!

    以后,我会保护着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看着慕容嫣,再看着苏兰芷,苏青岚将心底里的那点点的忧伤压在了心底,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

    “呵呵,这孩子还没有出来呢,老爷可别过早的下结论了。”孩子还没有出生,到底是什么性情谁知道呢?不过慕容雅一定会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孩子的,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如果是男孩,可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果是女孩,就是一个开朗大方的孩子,她也不会过多的约束,只要孩子开心就好了。

    “我们的孩子,自然是最好的!”苏青岚坚定的看着慕容嫣,他深知眼前女子的善良,是他最重要的瑰宝,曾经他差点就失去了,如今,他一定会抓紧,抓紧,再抓紧,再也不会失去了。

    嫣儿,此生,我再也不负你!

    山盟海誓,在心底里默默地念着,苏青岚目光灼灼的看着慕容嫣,慕容嫣甚至可以看出那目光里面的深情不悔,淡淡的笑了笑,再也没有像曾经一样,避开这份温柔了。

    年少轻狂,他们都太过偏执,也太要面子,以至于差点就失去了彼此,如今,就让一切回到原点,顺其自然吧,希望这一次,他们可以有一个好的结局!

    ……

    马上里面的气氛因着这个小插曲变得温馨无比,苏兰芷瞧见慕容嫣和苏青岚相识而笑的样子,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暖情,瞧见慕容嫣和苏青岚握住的双手,甚至彼此靠近了许多,曾经那无法跨越的沟渠,如今却是有了很大的一个进步,苏兰芷见了,都不由得笑了。

    爹爹,娘亲,真希望,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只是向来好事多磨,许是马车内的温情实在是让人嫉妒,本来稳当行走的马车,突然就一个踉跄,马车内一个不稳,苏青岚见着慕容嫣要摔倒了,赶忙将对方搂在了怀里,皱了皱眉头,感觉到周围不大寻常的气氛,有些不安了,“老马,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有刺客,啊全文阅读!”老马话还没有说完,就只听到一声凄凉的叫声,而本来就有些颠簸的马车,好像突然就加速了一样的,空气中有隐约的血腥味传来,苏青岚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云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惜月,保护好夫人和小姐!”

    “是!”云珠和惜月得到吩咐,云珠飞一下就出去了,而惜月将苏兰芷和慕容嫣护在自己的面前,眉头都皱了起来,手都死死的握住手里的武器,面容严肃,脸色也不大好看了。

    “老爷,这……”听到外面的厮杀,再听到越来越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马车也越发的颠簸,慕容嫣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呕……”捂住自己的嘴,本来抑制住的呕吐这会儿再一次的冒了出来,惜月见了,赶忙拿了一个痰盂给了慕容嫣,慕容嫣吐了好一会儿,脸色都有些发白了,苏青岚看着好不担心!

    “嫣儿,你没事吧?”该死的,到底是谁?看着慕容嫣那突然就变白了的脸色,苏青岚本来好了些的脸色突然又是铁青一片了,往慕容嫣的身边靠了靠,想要将对方护在自己的怀里,可是又有些害怕对方拒绝了,“嫣儿……”眼神询问对方,苏青岚知道两人如今还是冷战,虽然是缓和了些了,可是那么亲密的肢体接触,还是少有的,刚才,已经是算是一个大进步,也是目前以来的极限了。所以苏青岚有些把握不准,慕容嫣是不是还会排斥他的靠近,只是今日情非得已,他看着慕容嫣这样子,心里难受!

    “老爷……”顺势就靠在了苏青岚的怀里,感觉到苏青岚的僵硬和紧张,慕容嫣也有些不大自在了。

    两人已经有十多年没有那么亲近了,上一次也是情非得已,苏青岚压根就不是清醒的,慕容嫣当时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想这许多。如今再一次的接触,鼻尖是对方那清新好闻的味道,周身都被那温暖所包围,慕容嫣空寂多年的心,竟然奇迹般的,有些被填满了,一种信赖和依靠的感觉油然而深,本来吐得厉害的,这会儿却没有一点点的反应了。

    “兰儿,你也过来!”示意苏兰芷坐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子惜月才好保护几人,苏兰芷二话没说就过去了,只是偷偷的从怀里取出准备好的银针,想着一会儿需要的话,自己也无须客气!

    “嫣儿,兰儿,你们没事吧?”这马车颠簸的厉害,可见老马定当是遭遇不幸了,苏青岚有些担心,可是他又不会武功,马车里的人他也放心不下,这会儿实在是有些坐立难安了。

    “老爷(爹爹)我没事!”不想让苏青岚担心,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回答都是一样的,苏青岚见着两人神色除了有些不好意外,都还算是镇定,担心云珠在外面一个人应付不来,便吩咐惜月,“去看看情况,速速回来!”如今敌人未明,必须有个武功高强的人在一边守着,不然也不放心!

    好在这一次出门还是有准备的,不然可真的是麻烦!

    可是带来的那些侍卫,能抵得住吗?

    “是!”惜月感觉到这马车还是在剧烈的颠簸,想来也是在快速的行驶,担心和大部队走散,到时候更加的麻烦,她二话不说就出去了。留下苏青岚一脸铁青的抱着慕容嫣,担心的看着苏兰芷,心里第一次恨极了自己百无一用是书生了。

    早知道,他就该学武的,至少此刻,还是能保护自己的妻儿!

    “老爷,我们没事,你别担心!”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慕容嫣毕竟怀了身子了,受不得颠簸,这会儿虽然有苏青岚抱着,可是难免有些不是了。

    “娘,您还好吧?”看着慕容嫣的脸色白了几分,苏兰芷心里满是担心了。想起太医说过的话,眼中有些隐忍的愤怒。

    到底是谁,竟然要置他们于死地?

    想起他们今日是从王府出来的,而且知道慕容嫣怀孕的人也不多,昨日刚刚去庆王府,今日出来就这样子,苏兰芷就是不想多想都是不可能的!

    “我没事,你们别担心!”肚子有些轻微的不是,慕容嫣却不想两人担心,淡淡的笑了笑,给了两人一个安慰的眼神,可是她脸色的苍白,哪里骗得了两人?

    “我看看怎么回事!”掀开马车的窗帘,入目的,就是疾驰的马车,还有那浓烈的血腥味,苏兰芷甚至可以听到不远处的拼杀,心里只觉得十分的不安,这时候,惜月的声音就穿了过来了,“老爷,夫人,老马已经遇害,这马受了惊吓,如今奴婢控制不住了,奴婢只好将马给卸了!”

    “好!”苏青岚话一落,外面的惜月似乎开始和那马作斗争,马车又颠簸了好一会儿,最后,猛地就停住了,苏兰芷只来得及看到那脱了缰绳的马好似发了狂一般的往前冲,此刻终于是停了下来,苏兰芷只觉得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老爷,夫人,小姐,你们没事吧?”惜月掀开帘子,看着马车内的几人,脸上满是担心了。

    “我们没事,云珠呢?”

    “刚才有人想要趁乱带走马车,云珠将那人牵制住了,只是奴婢瞧着那人的武功不弱,招招毙命,奴婢有些担心……”和云珠多多少少是有些交情的,惜月有些担心,也是常事,只是她知道,如今的她离不得苏青岚几人,不然有人趁机下手,那就麻烦了。

    “嫣儿,我们先出去,可好?”待在马车里,总是有太多的限制,苏青岚有些不大放心,所以还是觉得出去的好。

    “好!”虚弱的点了点头,慕容嫣觉得自己的肚子都有些疼了。

    刚才受了惊吓,这马车又颠簸了许久,她这一胎本就有些弱,慕容嫣很是担心。

    “娘,把这个药丸吃了!”还好苏兰芷随身都带了安胎的药丸,就是担心有意外的事情发生,一下了马车,苏兰芷立刻就给慕容嫣服用了,慕容嫣有些虚弱的笑了笑,“让你们担心了……”如不是她如今身子重,想来苏青岚和苏兰芷也不会如此的受束缚。

    “娘,您说什么呢?您吃了药,可是好了些?”翻了翻怀里的药瓶,苏兰芷又拿了几颗花了很多心思才弄好的药丸,都是对孕妇极好的,此刻看着慕容嫣的脸色不好,甚至有些冷汗留了出来,苏兰芷心下大骇,“爹爹,将娘亲抱到一边去躺着,惜月,将马车里的摊子拿来!”如今初春的天气,依旧很冷,还是不要感冒了的好。

    “是,大小姐!”惜月的速度很快,找了一块隐蔽的地方就铺上了厚厚的绒毯,苏青岚将慕容嫣放下,苏兰芷给慕容嫣号了脉,脸上划过点点的沉重,二话不说就将那几颗要全部都给慕容嫣吃了,慕容嫣见苏兰芷那么紧张,心里也有些不安,赶忙就吃了下去,苏兰芷看着慕容嫣,再看了看苏青岚,最后,下定了决心,“爹爹,娘,不知道你们可否信赖女儿?”

    少女的眼中带着焦炉,却有着异乎常人的沉静,看的慕容嫣和苏青岚的心里都不由得有了信赖的感觉,“兰儿你要做什么,就做吧,我们信你!”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信的呢?苏青岚给了苏兰芷一个放心的眼中,慕容嫣也笑了笑,将自己完全交给了苏兰芷了,“兰儿,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们听着!”这些日子和苏兰芷在一起,苏兰芷偶尔和会给她把脉,慕容嫣猜到苏兰芷会医术的,更何况苏兰芷总是跟孙太医讨论一些医理,学得认真,这些,慕容嫣和苏青岚都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苏兰芷的医术到了哪里,可是素日里苏兰芷配出的药丸就是连孙太医也是赞不绝口,慕容嫣对苏兰芷,自然是有几分信赖的。这份信赖,不仅仅是对一个医者的信赖,更重要的,是对自己亲人的一种没有理由的信任。

    “娘,您这一胎,本来就有些不稳,如今好生调养到了五月,刚才颠簸受惊,有些小产的现象,女儿刚才给您吃了保胎的药丸,还需要给您银针刺穴,不知道娘您可否信赖女儿?”年岁大的人,生产本来就有危险,更何况慕容嫣身体一直不大好,苏兰芷虽然一直都有好好准备,可是却不曾想,会出现今日的状况!

    “兰儿,我信你,你动手吧,一定要好好护着他!”摸了摸自己凸起的肚子,慕容嫣的眼底滑过一抹心痛和担忧,就连苏青岚,也紧紧的握住了慕容嫣的手,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了,“兰儿,问题大吗?可是很危险?”自从慕容嫣怀孕,苏青岚是又喜又怕的,今日这样子的事情发生,苏青岚哪里能不担心呢?

    “爹爹和娘放心,只是有轻微的现象,不大严重,我也想保险起见,所以还是用银针的好!”不想苏青岚和慕容嫣担心,苏兰芷尽量的不让事情看起来那么严重,只是她都要用银针了,哪里能不严重?

    “好,你来吧!”坚定的看着苏兰芷,虽然不知道苏兰芷的医术到了什么样子的境界,可是作为母亲,慕容嫣对苏兰芷,极其的信任。

    “嫣儿,你别怕,我陪着你!”在慕容嫣的身边蹲下,苏青岚看着苏兰芷那皱着的眉头,说道,“兰儿,我们都相信你,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女儿还小,苏青岚担心苏兰芷会害怕。

    “嗯!”取出已经片刻不离身的银针,苏兰芷拿出来消了毒,看着慕容嫣,开始给慕容嫣扎针,边扎针便给慕容嫣探脉,最后确定慕容嫣没事了,苏兰芷这才松了一口气,“爹爹,如今暂时就让娘亲躺着才好,娘亲刚才受了惊吓,怕是有些惊胎了。”

    “好!”说话间,手一直都不曾离开过慕容嫣,慕容嫣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这会儿有了点点的暖意,没有了刚才的不是,这才稍微放下了心,和苏青岚的目光对视,在彼此的眼中都读到了惊讶,却又是理所当然,两人看苏兰芷的目光,有些复杂了。

    他们的女儿,似乎他们,越发的不了解了。

    什么时候,女儿有了那么好的医术了?

    “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激烈的刀剑碰撞声,伴随着那浓烈的血腥味传来,慕容嫣和苏青岚的眼中都带着担忧,尤其是看到不远处的云珠,和那黑衣男子对抗,明显的有些吃力了,几人都有些担心TXT下载。

    “老爷,这一次来的人全部都是黑衣男子,而且各个身手非凡,更重要的,是这些人人数众多,我们带来的侍卫,怕是不是对手!”惜月虽然不想火上焦油,可是有些话,她却是不得不说了。

    侍卫的武功,哪里比得上那些黑衣人呢?更何况他们带来的侍卫虽然有,可是毕竟有限,面对如此狠戾的对手,可是如何是好?

    “那些黑衣人,你可是知道是什么身份?”听了惜月的话,苏青岚面色一凛,似有不悦。

    “老爷,那些人,有些像死士,招招狠毒,而且都是一招避免的招数,各个面色冰冷,没有情绪,很难对付!”死士,顾名思义,就是世家大族培养的暗地势力,专门做这些暗杀的工作,而且这些死士出任务之前都会在牙齿上帮了药丸,一旦任务失败被抓,立刻就咬破药丸自尽,这样,就没有人能够问出这幕后之人了。

    世家大族的有死士的不少,可是能一次出动那么多的,却是不多的,苏青岚听着惜月的话,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脸色已经青的让人看不出是什么情绪了,只觉得是那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让人觉得十分的骇然,“那你觉得,那些侍卫可以抵挡多久?”

    “不出意外,半个时辰!”此次带来的侍卫虽然武功都不弱,可是比起死士,还是差了许多了。惜月这也只是保守估计,如果情况再差一些,怕是更加难以预测了。

    “半个时辰?”半个时辰,能够做什么呢?苏青岚正在想着应对之策,却只听到那刀剑碰撞的声音越发的进了,看来,侍卫已经损伤许多了。瞧见那些黑衣男子踏着尸体二来,不远处的云珠一下子多了对手,有些抵挡不过,身上受了不少的伤,行动也有些迟缓了!

    须臾,空气中突然就有种凝固的感觉,伴随着浓浓的血腥,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那个男子面色犹如铁石一般的冷硬,好似只是一句没有灵魂的尸体一样的,手上的剑上面已经沾满了鲜血,他急速的赶来,想来是避开了那边的侍卫了!

    “老爷,小心!”惜月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立刻就迎了上去,和那人对抗了起来了,而那边的侍卫越发的不敌那些黑衣死士,一个个的倒下,浓浓的血腥味传来,苏兰芷和苏青岚几人,面色都越发的冷峻了。

    “兰儿,一会儿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你都要保护好你和你娘亲,知道吗?”死死的抱着慕容嫣,苏青岚的眼中划过一抹决绝,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那么做的,可是万一……

    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苏青岚虽然知道有些不应该,可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苏青岚也只能那么做了。

    “爹爹,你别做傻事!”

    “是啊,老爷,别做傻事!”

    慕容嫣和苏兰芷都从苏青岚的口中听到了不寻常了,苏青岚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安慰的看着两人,“别担心,我只是说万一,我不会有事情的!”他怎么舍得留下这妻女孤孤单单的?他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

    狂风起,惨叫声,厮杀声,刀剑那刺耳的摩擦声……每一样声音都伴着那铁锈般的血腥传来,闻得苏兰芷和慕容嫣都有些作呕了,慕容嫣的脸色苍白一片,纵然她依旧努力保持着沉着,可是毕竟是第一次见着这样子惨烈的情况,慕容嫣难免有些受不住了。

    “嫣儿,别看了!”将慕容嫣揽在自己的怀里,阻隔了慕容嫣的视线,苏青岚知道,慕容嫣这些年诚心礼佛,对这样子的局面是很难接受的,他不想让慕容嫣将来留下噩梦了,“兰儿,过来,靠在爹爹的怀里!”苏青岚虽然只是一介书生,可是他是这个家的依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不想妻女因为今次的事情留下不可泯灭的噩梦,将苏兰芷拉了过来,苏兰芷去却是摇了摇头,“爹爹,我没事!”

    那边的云珠和惜月依旧被人缠着了,而侍卫那边渐渐抵挡不住,苏兰芷只觉得眼前闪过一抹黑影,还来不及反应,苏青岚就迎了上去!

    苏青岚虽然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可是还是有一点点的武功功底,只是在这死士面前,苏青岚压根就是没有什么作用,不大一会儿,就被那死士给打倒了,只是那死士似乎并不想对苏青岚下狠手,只是盯着慕容嫣,飞快的举起自己手中的刀,苏兰芷见状,赶忙掏出银子刺了过去,那死士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有此行动,愣了一下,结果直直的就扑到了。

    “嫣儿,兰儿,你们没事吧?”苏青岚见到那人倒了,赶忙过去查看,发现那人死了,便直接走到慕容嫣的身边,看了看慕容嫣和苏兰芷,见两人没事,苏青岚顿时就放下了心了,“还好,还好你们没事,兰儿……”看着苏兰芷,苏青岚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随身都准备着毒药,女儿这是未雨绸缪,还是早就料到,这样子的事情,会发生了?

    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了,瞧见女儿那淡定自若的神色,似乎并没有被吓到,苏青岚的眼里,满是愧疚了。

    “爹爹放心,我没事!”早就是经历了生死的人了,这样的事情在苏兰芷看来,已经没有什么了。虽然对于自己杀人还是有些心悸,可是此时此刻,不是她想这些的时候。

    看了看不远处的侍卫一个一个的都倒下了,苏兰芷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眉头已经快要打结了,整个人面色极其的严肃,“爹爹,那些侍卫如今怕是撑不住了,我们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这我知道……”想了想,苏青岚下定了决心,放开了慕容嫣,交代苏兰芷,“兰儿,你好好陪着你娘亲,事情交给我就好,我不会让你们受伤害的!”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出此下策了,苏青岚想着刚才那些人的动作,就知道这些人是对着慕容嫣来的,心里已经冻结成冰,苏青岚此刻的脸色,骇人极了。

    “爹爹,你……”看着苏青岚的神色,苏兰芷知道苏青岚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有些担心,苏青岚只是勉强给了苏兰芷一个笑容,见着又有此刻过来了,苏青岚拿出藏在怀里的一个笛子,吹了起来。

    悠扬的笛声扑来,那些死士却是没有想到苏青岚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吹笛子,还来不及反应,周围突然就出现了一批包裹的更加严实的黑衣人,那些黑衣人各个身材高大,动作矫健,一看就知道是高手中的高手,那些死士有些诧异于这样子的情景,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瞬间给秒杀了,而等其他的反应过来,那些黑衣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苏青岚召唤出来的黑衣人虽然不多,可是各个都是精英,不大一会儿就和那些死士打成了平手,那些死士有些吃力起来,可是不大一会儿,又来了一批死士,苏青岚见状,脸色满是杀意!

    看来这些人,今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给我杀,留一个活口就是!”冷冷的声音,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温润,苏兰芷和慕容嫣看着苏青岚,竟然有些陌生了。

    这莫非才是他的真面目吗?只是他为何手上,会有这些人?

    慕容嫣心里满是诧异,而苏兰芷看着这些人,想着前世今生的种种,想着大家对苏青岚的拉拢和惧意,以前她不明白,但是今日,或许是有些明白了。

    这些黑衣人,莫不是那些人想要拉拢爹爹,却惧怕爹爹的原因?他们到底是谁?

    心下满是困惑,苏兰芷看着那些黑衣人矫健的身手,一看就知道也是经常受到训练的人,而且这些人都隐身在暗处,之前一直没有出来,一直等到苏青岚吹了笛子才出来,莫不是这些人的身份,让人很是忌惮吗?不然爹爹也不会不到万不得已,才呼唤这些人出来了!

    心下在想着这些人是谁,到底是什么身份,是做什么的,和苏青岚到底有什么关系。苏兰芷的眼中,满是惊讶和诧异,也正是因为如此,苏兰芷一时半会儿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道诡异的黑影,等到苏兰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如夜风一般的身影诡异的落在苏兰芷和慕容嫣的身后,看着慕容嫣,那人的眼角划过一抹阴冷的笑容,举起手中的刀刃,猛地就刺了下去!

    “嫣儿,兰儿,小心!”苏青岚看着那道黑影拿着那锋利的刀刃往慕容嫣的身上刺去,此生此世都不曾觉得自己的心有那么痛过,好似被人用利刃生生的凌迟了一般,血肉模糊的,疼得苏青岚那双眼睛都红肿的一片!

    而云珠和惜月两人听到苏青岚的声音,想要过来帮忙,可是被那死士困住,因为分神,受了伤,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刀刃滑落在慕容嫣的脖颈!

    “娘,小心!”看着那黑衣人快速的落下刀刃,苏兰芷想也没想太多,猛地就扑在了慕容嫣的身上,想要挡住那刀刃,看着那打磨的光滑锋利的刀刃在淡淡的阳光下刺痛了自己的双眼,苏兰芷紧紧的闭着自己的眼睛,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悲凉!

    今生,就这样子又结束了吗?

    呵呵,虽然还没有看到爹爹和娘亲和好,可是如今看来,爹爹和娘亲,怕是不会和前世一般的错过了吧?

    她本就是不祥之人,灵魂得不到安息的重生,或许这样子离开,也是一种解脱。

    只是为什么,内心里,很是不甘呢?

    “兰儿!”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听到苏青岚和慕容嫣那撕心裂肺的声音,感觉到慕容嫣想要将自己推开,苏兰芷满足的笑了。

    爹爹,娘亲,对不起,女儿以前错怪了你们,今生今世来不及弥补,来生再见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