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章 被伤
    恍惚间,苏兰芷看到了慕容嫣焦急的神色,还有苏青岚失态的呼喊,心里在即将面对死亡的那一刻,苏兰芷的心情,竟然奇迹般的平静下来了。

    她本就是已经死过的人,能活这些日子,挽回些什么,已经是上天对她的优待了,如今这样走了,也是没有遗憾了。

    嘴角划过一抹浅笑,那样的笑容,似乎带着解脱,看得慕容嫣心里被撕裂般的疼,苏青岚那边也赶紧赶过来,只是那死士的刀剑无眼,两人终究,还是来不及了。

    “兰儿……”无力的呼唤,似乎希望这样子就能将苏兰芷给脱离险境一样的,苏青岚恨极了自己的疏忽,而慕容嫣也恨极了自己的软弱了。大家都不忍心看着这样子的一抹……

    然而,在那刀剑划在苏兰芷的身上的刹那,一道劲风传来,紧接着,苏兰芷只感觉到周身满是冷凝之际背上带着刺破肌肤的疼痛,然而却并没有刺穿她的身体,而且转眼就被人推开,随着一声惨叫传来,苏兰芷鼻尖满是浓烈的血腥味,诧异的睁开眼睛,待到看清楚眼前的黑衣男子,冷峻无瑕的五官,带着漠然,那一身黑色的袍子更是给人一种距离感,胸前精致的豹毛环绕,整个人给人一种极端高贵的感觉,偏偏那双眼睛,寒若冰凝,让人无法直视!

    是他!

    苏兰芷怎么都没有想到,避犹不及的人,竟然会在这样子的情况下相遇,而她自己,却是如此的狼狈,脸色划过一抹幽光,苏兰芷看着远处那被砍断了手臂的死士,整个人被人一招毙命,面容上还带着尚未散去的诧异,可见那人出手,的确是快很准了!

    很符合他的风格,他想来都是如此果决无情的,不是吗?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还来不及多想,苏青岚那边已经匆匆赶来了,见着苏兰芷受了伤,赶忙过来查看,“兰儿,你还好吗?”而此时慕容嫣也有些被吓坏了,回过神来看着苏兰芷沾染了血迹的后背,向来淡漠的脸,此刻也有些慌乱了,“兰儿,你,你受伤了?这可怎么办?”这荒郊野地的,也没有什么药材大夫,这可怎么办啊?

    “爹爹,娘,我没事!”笑了笑,背上的伤虽然有些重,苏兰芷却不想两位担心,那刺痛的感觉让她想起了当初那在烈火中焚烧的灼痛,让苏兰芷的眼睛,顿时一片的幽暗了。

    “你……”见着苏兰芷那透了血的背,苏青岚有些担心,赶忙拿了一件披风给苏兰芷披着,苏青岚这会儿似乎才注意到一旁冷凝的男子一般,瞧着对方,眼神也是同样带着探究和诧异,“多谢焰王爷救小女一命!”

    此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不仅仅是苏兰芷诧异,就是苏青岚,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

    都说太过巧合的事情会显得越发的诡异,此时此刻,秦焰出现的不早不晚,正好救了苏兰芷,怎么都有种赶脚的感觉。

    “苏相无需客气,我只不过是顺路罢了。”冷漠的语气,冰冷的态度,秦焰的反应倒是没有什么异常,让人看不透,也摸不清楚对方在想什么。只是那冷峻的五官似乎更加冷了一层,视线的余角看着苏兰芷,秦焰的眼底,划过一抹懊恼之色。

    他这是怎么了?为何,刚才自己的心,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疼痛?

    转眼不再去看苏兰芷,秦焰向来都是一个自律的人,他目标明确,也从来都不想因为任何人或者是事物扰乱了自己的心房,所以,这样子莫名的情绪,似乎超出了他的掌控,让他十分不喜了。

    不过是一个他要利用的女子而已,他刚才,似乎有些太介怀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秦焰向来都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他能力卓越,可是脾气很冷,话也是极少,这会儿气氛有些僵硬,苏青岚看着自己的妻女,再看了看秦焰,最终,不得不提出了请求了,“不知道焰王可否帮下官一个小忙?”慕容嫣受了惊吓,苏兰芷受了伤,苏青岚也不想横生枝节,只想早点处理好这里的事情,赶紧的带两人回去让府医看看,也免得两人有了什么意外了。

    他本不愿欠人人情,只是今日,怕是不得不破例了。

    看着在眼前打得风生水起的两拨人,苏青岚看着秦焰的眼底有些复杂,好像是在试探对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一样的,只是从对方那波澜不惊的冷漠里无法看出什么,苏青岚只觉得眼前的人,十分的不好对付了。

    那么及时的出现,那么及时的相救,如今看着这样子的场面不慌不忙的,苏青岚还真的不清楚,秦焰到底是不是知情者了。甚至对方早不出现,晚不出现,这会儿出现,是不是,也是在等着什么?

    眼底有些疑虑,苏青岚看着秦焰的眼神,带着点点的审视和恳求,秦焰那冰冷的目光看了苏青岚一眼,苏青岚面对这样的目光,被那目光中的冷凝冻住了,浑身划过一抹僵硬,虽然很快,可苏青岚却发现,秦焰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了。

    看来自己以后,对眼前的人,还是要多一层防备就是!

    耐心的迎接对方的目光,苏青岚坦然的接受对方那冰冷的眸子,想着关于秦焰的传闻,苏青岚知道,秦焰为人冷漠,向来都不是多管闲事的性子,今日本出口也是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秦焰只是看了他一会儿,那冰冷薄凉的嘴唇便开启了,“留下一个,其余的,杀!”

    命令一下,空气中又多了几名黑影,那些黑影身形矫健,身手敏捷,比之袭击苏兰芷他们的,完全上了一个档次。须臾,刀剑声便激烈了起来,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的浓烈了,可是渐渐的,那声音越发的小了,最后除了那鼻尖挥散不去的血腥味,再也听不到任何打斗的声响了!

    “王爷,这人要自尽,属下只来得及封了他的命脉,怕是撑不久了!”派来的死士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抓到的,见着情况不对劲马上就自尽了,秦焰的人终究是慢了一步,此刻,那人的脸色,已经是铁青了。

    “交给苏相吧!”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秦焰的目光看了眼苏兰芷,看着对方的脸色有些苍白,秦焰心下有些担心。可是这样子的担心,不是他该有的,所以,他很快就转移了视线,“苏相这一次得罪的人,似乎来头不小!”平静的叙述,苏青岚却只觉得笑都有些勉强了,“的确如此!”看着那面色铁青的人,苏青岚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心下满是惋惜,“只是可惜,让他提前一步吃了毒药,问不出什么了。”时间太短,也来不及严刑逼供,看来,这事情,真的是要石沉大海了。

    “这也未必!”看着苏青岚,秦焰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给苏青岚指出了一些道路,“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死士,世家大族中圈养如此庞大的死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每一家的死士,都是有自己的特殊标记的,苏相让人查看一下便知!”

    “还是王爷想的周到!”这些,不是他没有想过,只是那真相,太过残忍了,苏青岚实在是有些不忍心去揭露了。

    母妃,真的是你吗?

    “苏相慢慢查,没什么事情,我告辞了!”许是看出了什么,秦焰很识趣的准备走开了,心底也是知道苏青岚对自己还有疑虑,秦焰也没有过分的熟络,转身就告辞,苏青岚见了,留住了对方,“今日之事,下官感激不尽,焰王爷这份恩情,下官记住了,以后焰王爷有需要,下官会尽力而为!”这也算是给秦焰一个承诺了,苏青岚不喜欢欠着别人,更不喜欢给人任何人情债,所以,这人情,他自然是要还的,不然一直欠着,将来许多事情,都有顾忌。

    “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秦焰吩咐人给了苏青岚一些疗伤的药,“苏相,这是一些上好的金疮药,还有安神的药,想来苏夫人和苏小姐都是受了惊吓,苏相还是早早的给他们吃些药,再回去好好看看大夫了!”难得说了那么多的话,秦焰这样子的关心,让苏青岚有些不解,“下官知道了,多想焰王的关心!”记忆中,秦焰这人,能力卓越,深得文帝的信任,偏偏性子极冷,虽然也有许多的支持者,在朝中也是暗地里拉拢官员,可是这人向来面上都给人一种冷硬难以相处的感觉,可是怎么他觉得,秦焰今日,似乎比往常要热情了些?

    心下有些疑虑,可是苏青岚已经来不及多想,此刻妻女的安危让他着急,而这些人的身份也需要他去解开,苏青岚吩咐人仔细的查看对方身上的物品,最后,看到了对方身上的刺青,苏青岚眼中划过什么,苏兰芷明显的看到是那深深的绝望和背痛,好似再也看不到光芒了一样,那双曾经温润的眸子,瞬间也变得冰冷一片了。

    爹爹,得知了真相,您的心情,怕是不好受吧?

    今日发生了太多事情了,先是和老庆王妃决裂,然后再到刺杀,最后,苏青岚莫名其妙招出来的这些人让苏兰芷害怕,心里隐约的将事情联系了起来,苏兰芷此刻的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而到了现在,看着苏青岚沉默的有些诡异了,模样有些吓人,苏兰芷不由得有些担心了。想说些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苏兰芷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苏青岚却是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了。淡定的吩咐人准备新的马车,只是刚才的马车已经没了马匹,而且马车也有了磨损,一时之间,却是有些为难了。

    许是料想到苏青岚的为难,不大一会儿,秦焰的人就过来了,“苏相,王爷说如果苏相不介意,王爷愿意送你们一程!”提供的帮助,都是恰到好处,让人不会觉得刻意,苏青岚也是担心慕容嫣和苏兰芷,不好就随便的讲究了,思虑再三,最后还是答应了,“看来又要麻烦焰王爷了!”

    “苏相,请!”

    “嗯!”抱着慕容嫣,吩咐云珠抱着苏兰芷上了马车,一进去秦焰的马车,看着车内低调的华丽,那暗红的漆木代表的尊贵,还有垫着的那黑得发亮的貂绒,无不显示了这车子的华贵,几人坐在上面,只觉得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说不出来的舒适了TXT下载。

    “苏相随意,无需客气!”似乎并没有因为马车里多了几个人就觉得不自在,秦焰一个人坐在一边,研究着面前的棋局,那刀削般的容颜冷酷无比,甚至比那雕像还来得精致,苏兰芷偶尔看过去,不得不赞叹上天对秦焰的厚爱了。

    前世的她,何尝不是少女怀春,看着眼前这张无可挑剔的俊颜就着迷了呢?几次相救,最后倾心,只因为对方那冷漠疏离,却贴心关怀的态度。

    秦焰的话从来都是不多的,可是偶尔说出的誓言却足以让她疯狂痴迷,也正是如此,前世的自己,才会那般的爱着他吧?

    再一次的看着秦焰,苏兰芷还是会因为对方的绝世容颜闪身,但是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么少女怀春的她了,容貌对她而言,只不过是空有虚表罢了,更何况,以前的她不知道,可是如今,她却是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秦焰的相貌自然是上层,可是并不是唯一最好的,不是吗?

    不知道为何,苏兰芷的脑海里突然划过了那清冷出尘的白影,那人有着不输于秦焰的五官,甚至高出许多,让人只是不经意的一见,便再也无法忘怀,这或许,就是那人卓尔不放的魅力吧?只是那人太过完美,终究是天妒英才了。

    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想起秦之衍,甚至拿了秦之衍和眼前的人做对比,结果苏兰芷发现两人是压根就没有可比性的,心下有些烦躁。只是她的烦躁让苏青岚有些担心了,“兰儿,你没事吧?”看着苏兰芷苍白的脸色,苏青岚自责极了。

    他刚才,应该好好陪着她的。

    “爹爹,我没事!”笑了笑,感觉到慕容嫣和苏青岚关怀的目光,苏兰芷给了两人安定的眼神,一旁的秦焰见了,眼中闪了闪,看着如此隐忍的苏兰芷,似乎觉得有些诧异了。

    她似乎,变了许多了,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

    秦焰不是一个喜欢变化的人,之前靠着薛灵芸对苏兰芷的掌控,秦焰本来以为,可以轻易的让苏兰芷对他动心,将来他就可以俘获苏兰芷的芳心,说服苏青岚帮他争夺皇位了。只是如今,眼前的女子,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好控制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心里有些困惑,秦焰却始终都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就连苏兰芷也觉得有些诧异了。

    对方今日,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她明明记得,秦焰前世对苏青岚可是势在必得的,所以才会选中了她,千方百计的让自己堕入对方的情网,嫁给对方了。

    只是今日那么好的机会,对方怎么白白就错过了?

    是对方今日突然转性了,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苏兰芷一时之间,也是有些疑惑的。

    隐约的猜到秦焰今日救了她不是巧合,而此时如此,肯定是有所图谋。只是苏兰芷不知道的是,今日的事情,秦之衍一早就收到了消息的了,他也一直都在暗处观察,伺机行动。不过他一直没有出现,就是想等着确定一些事情,如今确定了,他心里在考虑如何才能打消苏青岚对他的怀疑,自然不会轻举妄动了。

    呵呵,骠骑兵吗?原来,真的就在他的手上!

    眼底滑过一抹志在必得,秦焰却悠闲的在一旁对弈,偶尔会对苏青岚几人说出几句关切的话,一路上因为秦之衍的护航,倒也安分。

    直到了相府的门口,有人见着苏青岚几人回来了,赶忙就上来迎接,苏青岚看着秦焰,有些抱歉了,“焰王爷,今日多有不便,改日下官再亲自登门道谢了!”如今慕容嫣和苏兰芷的身子他都很担心,苏青岚实在是抽不开身招待秦焰了。好在秦焰也算是理解,点了点头,“苏相去忙吧,今日的事情无需放在心上,我说过,我不过是顺路罢了。”一点都没有以恩人自居,可是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态度,让苏青岚越发的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揭过了,“大恩不言谢,焰王爷今日的恩情,下官记住了!”

    “苏相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找苏相下棋,我可是听说苏相的棋艺很不错!”趁此提出了要求,只是随便来坐坐,苏青岚如今受人恩惠,自然也是不好拒绝的,“下官自当恭候王爷大驾光临!”

    “随意就好,苏相赶紧让人看看苏夫人和苏小姐吧!告辞!”见着苏兰芷和慕容嫣的神色很不好,秦焰有些担心,只是人家这会儿已经不让他待着,他也不好死皮赖脸的待着,视线落在苏兰芷的身上,顿了一会儿,秦焰似乎有些懊恼,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等到离了很远,秦焰身边的人才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王爷,今日……”总觉得秦焰今日有些怪异,似乎和平日不大一样。

    照理说秦焰是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这样子也免得遭人怀疑了,可是他竟然出手了,还是亲自出手,他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了。

    尤其是秦焰将那么好的金疮药送给了苏青岚,他更加的费解了。

    那药,可是秦焰废了很大功夫才拿到的,对伤口最是好,用了完全不用担心留疤,怎么……

    “此事本王自由主张。对了,今日的事情,可是确定是元武侯做的了?”想起收到的线报,秦焰那冷硬的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想着因着今日一事,元武侯那边怕是和苏青岚彻底的决裂了,这对他来说,自然是好事了。

    看来以后,他有了更多的机会去相府了,他就不信了,以他的能力,会说服不了苏青岚!

    “属下已经确定了,的确是老庆王妃送去的消息,从今日开始,元武侯的人就伺机待动了。”

    “好,很好,让人继续关注元武侯那边的消息,可别错漏了什么了。”秦炎是他的对手,秦焰对待对手,向来都不会手软的。

    年少凄苦,他见惯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早就明白,只有获得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利,他才能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他,甚至迫害他了。而那些曾经害了他的人,他也会一一回报!

    这些帐,他会一笔一笔的算的!

    “王爷放心,属下会让人密切关注的!”

    “嗯!”点了点头,秦焰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不想再说话,干脆闭目养神了起来,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苏兰芷那倔强却隐忍坚强的面容,带着不属于她那个年岁的稳重,让秦焰放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就起了波澜了。

    他这是怎么了?为何总是会想起她?她不是至少一颗棋子吗?为何自己竟然会念念不忘了?

    薄情的人,对待感情,自然也是冷清的很,秦焰不明白自己内心的悸动是为何,却也因为这悸动乱了他的神智,所以他想也没想,便掐断了所有的想法了,企图获得心的平静。

    等到很久很久以后,他再一次回忆今日的种种,那个时候,才终于知道,他错过了这个世间,唯一那最美的瑰宝了。只是那时佳人早已远去,而他,注定孤独终老了。

    +++++++++++++++++++我是苏青岚焦急询问慕容嫣和苏青岚状况的转换线

    “太医,嫣儿和兰儿如何了?”苏青岚一回去就请了孙太医来了,孙太医和府中的府医一起给两人诊治,如今,见着苏青岚焦急的神色,孙太医有些担心,“相爷,苏夫人身子本来就羸弱,如今身子受了惊吓,好在之前做了保救措施,如今怕是要好好的卧床静养,方能恢复了。”

    “那兰儿呢?她的伤,可是严重?”

    “下官已经给苏小姐号了脉,只是苏小姐毕竟是女子,下官不好检查,不过下官从脉象上看,苏小姐虽然没有大碍,只是那伤口有些深,为了避免感染,下官得赶紧给苏小姐开些药才是。今晚如果不发烧的话,以后慢慢调养,会好的。但是如果今晚发烧了,那就需要好生的照顾,安然度过了今夜,就没事了。只是那伤口有些深,苏小姐的背上,怕是要留下疤痕了……”这后面的话,孙太医说的满是担心了。这女子身上有了疤痕,还是那么大一个,将来怕是难得找到好的婆家了,即使找到了,怕也是会遭人嫌弃的。

    女子的肌肤容貌可是至关重要的,怎么就伤了那么一大块呢?

    “孙太医,这可有补救?有没有什么好药,是可以去疤痕的?”想着女儿那白嫩的肌肤上有了那么一道狰狞的疤痕,苏青岚的脸上就满是愧疚和不安了。

    女儿还那么小,如果真的因为这个毁了一生的幸福,那他这个做父亲的,情何以堪啊?

    “下官尽力而为吧,只是治疗这类型的药物极少,宫中倒是有些贡品,只是不多,现下皇上也都赏赐了下去,怕是难得!”想着那稀有的护肤圣品,孙太医也有些惋惜了。

    那么如玉般的女子,如果真的留了疤,那就真的遗憾了。

    “孙太医说的,可是冰清玉雪膏?”孙太医这么一说,苏青岚就知道是什么了,心下快速的掠过有这东西的几人,苏青岚在想,要如何才能得到了。

    “的确,前些日子西域上供的冰清玉雪膏是极好的,用了可使肌肤如玉,淡化疤痕,如果苏小姐用了,她年岁又小,恢复的好,想来这疤痕是可以恢复的。”

    “这药我听说过,宫中似乎就只有皇后娘娘,静妃娘娘,雪贵妃,还有鸾妃娘娘有,是吗?”

    “的确,这冰清玉雪膏只有十瓶,宫中的娘娘各有一瓶,焰王爷有一瓶,其余的,皇上似乎都赏赐给了武成王殿下了全文阅读!”说到后面的两个名字,苏青岚诧异的拿出刚才秦焰递给他的金疮药,死马当活马医了,“不知道孙太医觉得这个金疮药如何?”

    “这个,不正是冰清玉雪膏吗?”孙太医接过去闻了闻,仔细的辨别,发现是冰清玉雪膏无疑,看着苏青岚,好生诧异了,“相爷这是如何……”

    “孙太医无需多问,你只需要告诉我,有这个,兰儿的身上,就不会留疤了吗?”

    “这……”有些为难的看着苏青岚,孙太医知道这冰清玉雪膏是极好的,只是苏兰芷身上的伤口太大了,而这个冰清玉雪膏明显是没有多少了,是不够的。

    “太医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王爷,苏小姐背上的伤很重,这冰清玉雪膏要一直擦,每日三次,直到伤口结疤愈合,彻底痊愈了才行,事后还得每日一次巩固,方能除去那疤痕,这一瓶,是不够的!”这是好东西,还是稀有的好东西,宫里的娘娘各个都是爱美的,都想要保持肌肤的年轻,想来让他们送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

    “我明白了,太医就先让人送上吧,其余的,我会想办法!”心里突然就生出一种无力了,想着苏兰芷的伤口,苏青岚此时此刻,满眼的焦虑了。

    “好!”见苏青岚发话了,孙太医二话不说就去给苏兰芷和慕容嫣开药去了,人来人往的忙活,最后苏兰芷迷迷糊糊间被人灌了药,擦了伤口,便睡着了。

    睡梦中只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让苏兰芷只觉得格外的安心了,连带着嘴角,都显出了一抹清浅的笑容,却不知道那双手的主人看到她这个样子,满是担心了,“老爷,兰儿发烧了,这可如何是好?”硬撑着起来了,慕容嫣瞧见苏兰芷红扑扑的脸,着实是担心,“兰儿还那么小,为何就要受这些罪呢?都是我不好!”

    “嫣儿,你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你再这样子说,兰儿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可是兰儿如今都昏迷了,而且还烧那么烫,这可怎么办啊?”摸着苏兰芷的脸,慕容嫣只觉得指尖一片的滚烫,好似将她的心也焦灼了一般的,让她坐立不安了。

    “孙太医不是说了吗?兰儿受了伤,发烧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要今夜烧退了,就会没事了,你别担心,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守着就好了。你别忘了孙太医的吩咐,你如今也是病人,需要好好休息!”好生的劝说,只是慕容嫣却坚持不肯离开了,“不,兰儿是因为是才受伤的,我要在这里陪着她,守着她,不然我不放心!”作为一个母亲,不去保护自己的孩子,反而还让自己的孩子来保护自己,慕容嫣依旧够自责的了。

    “嫣儿,你的身体……”

    “老爷就让我留下吧,不然我这一夜也是无法安慰,老爷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坚定的目光,没有一点点的退让,苏青岚知道慕容嫣的脾气,最后,也只好点头了,“也好,只是你就这样子坐着,不要乱动,你别忘了,你自己身子也不好。兰儿就是因为担心你,才会帮你挡了那一刀的,如果她醒来见到你病倒了,估计会更加的担心!”

    “我明白!”

    ……

    两人焦急的守了一夜,寸步不离的守在苏兰芷的身边,给苏兰芷喂药,降温,慕容嫣时不时的用那温暖的手掌抚摸苏兰芷的额头,查看苏兰芷的烧是否退了。好不容易等到天朦胧亮了,苏兰芷的烧终于是退了,慕容嫣和苏青岚顿时就跟虚脱了一样的,脸上终于是有了久违的笑容了。

    “嫣儿,这下子可以回去休息了吧?兰儿如今已经没事了!”

    “不行,我还得让孙太医看看!”还是不放心,慕容嫣叫来孙太医给苏兰芷诊治,结果苏兰芷的烧已经退了,也没有什么危险,剩下的就是好好的调养了,慕容嫣这才放下心来,“孙太医,有劳了,害你一夜没睡!”

    “这是下官应该做的!”为人医者,就应该救死扶伤,孙太医医术高明,素日里苏兰芷总是跟他讨教问题,两人其实也已经是亦师亦徒的关系了,于公于私,孙太医都是不希望苏兰芷有事的。

    “孙太医,兰儿既然已经没事了,孙太医就暂时在府中休息一会儿吧,有些事情,还是要麻烦孙太医!”苏兰芷虽然没事了,可是那伤口还需要处理,苏青岚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人了。

    “好,那下官先去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情,就叫下官!”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孙太医自然不会推辞了。

    等到孙太医走了,苏青岚再一次的劝说慕容嫣去睡觉,再三保证自己会一直陪着苏兰芷,慕容嫣最后想着自己的身子,交代苏青岚在苏兰芷醒的那一刻就叫她,便不舍的回去休息了。

    苏青岚看着慕容嫣走了,再看了看苏兰芷脸色那还未散去的红晕,眼中,满是担忧了,“兰儿,爹爹不会让你有事情的!”这话,像是承诺,也像是保证,苏青岚看着苏兰芷,叹了一口气,最后找了一把椅子,就一直坐在苏兰芷的床边,偶尔再看了看苏兰芷的体温,一直陪了苏兰芷一夜了。

    ……

    苏兰芷只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睡梦中,一直有着那轻柔的低喃,让她整个人都似乎被一层暖暖的温度包围着,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安定,一觉睡到大天亮,苏兰芷几乎是睡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慕容嫣这会儿已经醒了,看着苏兰芷一直都没醒,快急死了。

    “老爷,孙太医不是说兰儿没事了吗?可是兰儿怎么还没有醒过来?”看着苏兰芷,慕容嫣素日里的淡定再也不在了,此时的她,只是一个忧心忡忡的母亲,一双眼睛有些微红微红的,看来这一日,她也着实是担心。

    “嫣儿,你先别着急,吃些东西,孙太医不是说了吗?兰儿或许是太累了,所以暂时没有醒来。我们就让她再休息一会儿,说不定就醒了,今日你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不如吃些吧,免得身子受不住!”看着慕容嫣,又看着苏兰芷,苏青岚也只能叹了一口气,心里着实是担心了。

    兰儿,你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我哪里吃得下啊?”急得都快哭了,慕容嫣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苏兰芷,生怕错过了苏兰芷的清醒一样的。

    “哎……”叹了口气,知道慕容嫣也是一个性子倔的,苏青岚此刻一只希望苏兰芷早点醒过来了,也免得大家总是担心。

    兰儿,你快些醒来吧,你难道不知道,爹爹和娘亲,很担心吗?

    许是感应到了苏青岚的呼唤,苏兰芷睡了许久许久,只觉得自己的头皮比那灌了铅还要重,好几次想要睁开眼睛,却觉得十分的困难,直到最后,终于是听到慕容嫣那有些哽咽的声音,听着苏青岚的声音也满是沙哑,苏兰芷终于是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了。

    “老爷,夫人,大小姐醒了!”月桃眼尖的看到苏兰芷醒了,赶忙告诉了大家,立刻就走到了苏兰芷的身边,小心的扶住了苏兰芷了,“小姐,别动,你的后背受了伤!”

    “嘶……”听到月桃的话,苏兰芷这才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的疼,想着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再看着此刻满脸担心的父母,苏兰芷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爹爹,娘,你们别担心了,我这不没事了吗?”因为睡了太久,声音满是沙哑,秋霜见了,赶忙就给苏兰芷倒了一杯温水,苏兰芷喝了些,才终于是好了,看着慕容嫣脸色那么不好,满是担心,“娘,您如今身子重,怎么情绪还那么大呢?我这不是没事吗?您怎么就不好好照顾您自己,让我担心呢?”

    “你这孩子,你,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昨日来不及责骂,今日慕容雅想起昨日的那一幕,看着苏兰芷就满是责备了,“你说你挡在我的面前作甚?你这样子,岂不是存心的让我心里难受吗?”想到那个时候的无助和恐慌,再想着苏兰芷那一刻那似乎释然解脱的笑容,慕容雅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娘,您可别动怒,小心您肚子里的弟弟!”苍白的笑了笑,苏兰芷感觉到浑身无力,顿时有些挫败了。

    自己这幅小身躯,还真的是弱啊,虽然这些日子好生的调养了,可是这一去,估计很长时间恢复不过来了。

    “你还让我不生气,你如果不那么冲动,我怎么会生气?”如果她的命是苏兰芷换来的,慕容嫣情愿不要!

    那可是她的孩子啊,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也是她觉得亏欠最多的孩子了,她怎么可以,怎么忍心呢?

    这个孩子已经太过不幸了,她弥补还来不及,哪里能让对方为了她再牺牲呢?

    她这还是为人母亲该做的事情吗?

    “好了,娘,我不也没事吗?别担心了,也别生气了,您这样子,担心以后生下来的小弟弟调皮,脾气不好哦!”都说孕妇的脾气很容易就影响到孩子了,苏兰芷故意的打趣,就是想让气氛轻松点,免得慕容嫣总是自责了。

    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再来一次,她依旧会如此。这些她前世欠了父母的,今世,她愿意用最大的力量去弥补!

    “兰儿,你,你还说?你都不知道,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该怎么办啊?”眼泪有些制止不住的流出来了,慕容嫣以为她的眼泪早在十年前就流干了,这会儿当泪水滑落脸颊,慕容嫣看着苏兰芷,眼中的惊慌,那么的明显,看得苏兰芷和苏青岚的心,都一阵的刺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