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秦王妃VS秦焰
    苏兰芷只是想着今世不再和秦焰有太多的牵扯,更不要欠下对方的人情,免得被对方拿捏住,拒绝的也是干脆。只是她这么一说,却是急坏了一旁的月桃了,“小姐,这药你可不能不擦啊,老爷和太医都吩咐了,每日都得给你擦三次的,要等快好了才能只擦一次的!”他们小姐小小年纪就那么美,皮肤就那么好,可是飞来横祸,如今这样子,可如何是好啊?

    “无碍的,我累了,就这样吧!”也是因为昨夜发了高烧,苏兰芷到现在身体都还很虚弱,便也不想在这事情上争执,示意秋霜扶着自己趴下,打算好好睡一下了。

    身子还是很虚啊,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要卧床休养了,这身子可真的是太弱了!

    “小姐,你真的不擦药了吗?”拿着那药膏,秋霜只觉得格外的为难了。

    “不了,明日再说吧!”也知道自己这样子做有些幼稚了些,秦焰东西都送了,她不用,还不是欠了人情了?

    心里虽然明白,可是苏兰芷就是迈不过这个坎去!

    “这……”月桃和秋霜两人面面相觑,看着苏兰芷,很是为难了。

    两人都不知道苏兰芷为何那么排斥这药,可是想起苏兰芷后背上的伤口,还是很担心的。苏兰芷也是知道两人是真的关心自己,便安慰道,“你们放心吧,我这伤口如今刚刚刚开始愈合,才开始用也没事的。”苏兰芷自己也是学医的,也清楚这伤口会给自己留疤,这将会给她的将来带来很多不便,可是如今,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暂时让她冷静冷静吧,看看能不能想出更好的方法了。

    “那,好吧,小姐,那你先睡!”知道苏兰芷的性子说一不二,秋霜和月桃也没有再勉强了,两人眼中划过点点的无奈,只好扶着苏兰芷趴下,苏兰芷让两人多垫了些软垫,还拿来了狐裘,这才觉得舒服了些,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睡梦间似乎感觉到一道风流过,梦中感觉有一道温柔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那道目光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一片暖暖的阳光中,让苏兰芷觉得好像置身于一个美梦一般的。她好几次想要睁开眼睛,偏偏眼皮就跟千斤重一样的,睁不开来,只能任由那目光打量着自己,最后彻底的睡着了。

    睡梦中,难得的很安心,苏兰芷这一觉睡得很好,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精神也好了许多,不似之前的那般疲惫了。

    慕容嫣和苏青岚两人早早的就来了,几人刚刚用完了早膳,就有人通传,秦王妃和武成王来了。

    “快快有请!”苏青岚正在想怎么去找秦王妃和秦之衍和,这会儿两人上门了,苏青岚心里也高兴,赶忙就亲身去迎接了。

    “呵呵,大清早的来叨扰苏相和苏夫人,苏相苏夫人不介意吧?”秦王妃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亲切和蔼,此刻早早的就来了,两府也有些距离,可见秦王妃出发的很早了。

    “王妃客气了,王妃光临寒舍,可是我们的荣幸,张嬷嬷,看茶!”笑着迎接秦王妃,苏青岚有种久逢甘露的感觉。

    “许久不曾见着苏夫人和苏小姐了,今日倒是凑巧过来看看,苏相,怎么苏夫人和苏小姐都没有出来呢?”笑嘻嘻的看着苏青岚,秦王妃说话的时候,若有若无的看着秦之衍,今日一大早的,秦之衍就拉了她过来,秦王妃实在是好奇,怎么秦之衍看起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夫人一会儿就过来,王妃稍等!”慕容嫣比不得苏青岚了,可以快步走来,所以走到后面。

    “呵呵,那我就等等吧,正好喝喝苏相府中这极品的茶叶,也算是我有口福了!”秦王府虽然从来都不缺好的东西,可是秦王妃也知道苏青岚是爱茶的人,这相府的茶叶都是极好的,秦王妃笑嘻嘻的喝了,还不忘记赞扬。不过心里也是在焦急的等待着,今日一大早的,秦之衍就将她来了出来,让她来相府走走,甚至让她顺手带上了两瓶冰清玉雪膏,她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了。偏偏一路上秦之衍什么也没说,让秦王妃好生好奇,心底里也有些担忧了。

    “招待不周,还望王妃不要见怪!”瞧见秦王妃是个好说话的人,苏青岚心里也在想怎么措辞才好。

    这份人情怕是要欠下了,只是希望,以后可以好好的偿还就是。不过欠秦王妃的人情,在苏青岚看来,也比欠秦焰的人情要好多了,所以如果可以,苏青岚还是愿意找秦王妃帮忙的。

    “这有什么见怪的,我和苏夫人一见如故,总是来叨扰,你们不怪我打扰就是好的了。”对自己不请自来,秦王妃有的时候也没觉得什么,可是也担心自己会遭人嫌弃的。

    “王妃多虑了,内子素日里总是在府上,也没个说话的知心人,王妃来了,也好好好和她说说话,免得内子总是一个人了。”

    “苏相和苏夫人欢迎就好!”

    ……

    两人客客套套的说着话,秦王妃还时不时的往秦之衍的方向看过去,见着秦之衍倒是神色如常,秦王妃心里就跟那猫爪子一直都在挠啊挠的,十分的不自在了。

    好在慕容嫣没大一会儿就来了,秦王妃见着慕容嫣脸色苍白的一片,眼睛下也满是青色,料定对方是没有睡好,有些诧异了,“苏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差?”说完再看了看秦之衍,想着苏兰芷没来,再想着秦之衍一大早的去找她那副焦急的样子,秦王妃的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了。

    她的儿媳妇,不会出事了吧?

    “王妃,我没事,就是前日受了惊吓了。”有些勉强的笑了笑,苏青岚因为担心慕容嫣,赶忙就扶着慕容嫣坐下了,慕容嫣看着秦王妃,有些歉意,“王妃今日来的不是时候,让你看到这样子,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了惊吓了?”突然有些明白秦之衍早上的焦急了,秦王妃迫切的看着慕容嫣和苏青岚,很想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见着秦王妃眼中的关心不假,苏青岚和慕容嫣相视一眼,想着正好有事情要求着秦王妃,也将事情有所隐瞒的说了,“是这样子的,前日我和夫人还有兰儿去看望母妃,回来的时候遭遇了刺客,夫人受了惊吓,兰儿她,受了伤了。”

    听到苏兰芷受了伤,秦王妃顿时就急了,“她伤着哪里了?可是严重?”

    两人见秦王妃如此关心苏兰芷有些不解,不过苏青岚还是回答了,“那刺客本来是要害嫣儿的,只是兰儿挡着了,后背受了很大的伤,如今也只能在床上躺着,不好出来见客了,还望王妃不要见怪才是!”

    “这有什么见怪的,苏小姐受了伤,莫不成还得要带着伤来见我吗?”眼底满是担忧,秦王妃可是知道自家儿子对苏兰芷上心的程度的,哪里还敢耽搁半分?想也没想就开口了,“苏相,苏夫人,我可否去看看苏小姐?”秦王妃到底是王妃,如此屈尊降贵的去看望苏兰芷,让苏青岚和慕容嫣好生诧异,有一会儿没回话,秦王妃见了,也知道自己表现的太过了,看了秦之衍一眼,发现秦之衍眼底也有些急色,当然也是要圆了儿子的愿望了,“苏相,苏夫人,我知道我这样子有些唐突。只是我和苏小姐一见如故,我一直都希望有个女儿,见着苏小姐觉得倍感亲切,如今她受伤了,我很想去看看,不然我心难安啊!”

    面色满是恳切,苏青岚和慕容嫣也知道秦王妃是一个高贵善良的好人,此刻又是真心的担心苏兰芷,便也答应了,“只是小女生病了,多有不便,还望王妃见谅!”

    “好好,请苏相和苏夫人带路,衍儿,你也一起吧!”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王妃直接就叫了秦之衍,这却是让苏青岚和慕容嫣不好拒绝了,想着那么多人在,也没有什么大碍,而且苏兰芷此刻受了伤,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只好带着两人去了苏兰芷的卧室,去之前吩咐人好生整理一下,也免得失礼了。

    ……

    到了苏兰芷的房间,远远的就闻到一股子的药味,秦王妃皱了皱眉头,一进去就看到苏兰芷面色苍白的趴在床上,秦王妃赶忙就走了过去,“苏小姐,你这伤……”第一次看到苏兰芷那么柔柔弱弱的样子,秦王妃有些担心。记忆中苏兰芷总是隐忍而坚强的,也一直都是一个懂事乖巧的女孩,秦王妃很欣赏苏兰芷,加上秦之衍对苏兰芷不一样的心思,秦王妃其实是把苏兰芷当半个女儿看的。此刻见着苏兰芷那么柔弱的躺在那里,好像一股风就会将对方吹散了一样的,秦王妃的心里不由得划过点点的怜惜了。

    这孩子,受苦了……

    “秦王妃,武成王……”没有想到秦之衍也在,苏兰芷看着对方那双温柔似水的眸子,只觉得那双眸子好像漆黑的夜晚一样,让苏兰芷觉得格外的熟悉,却又觉得看不透了全文阅读。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划过一抹莫名的思绪,苏兰芷便错开了对方的目光了。

    “好了,你别动了,趴着就好!”见苏兰芷似乎要起身,秦王妃赶忙就制止了,仔细的看了看苏兰芷,瞧见苏兰芷除了脸色白了些,其他的也还算好,便也放心了,“我听说你受伤了,来看看你,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关怀的话,一点都不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妃,反而像母亲一样的贴心温和,让苏兰芷听着,心里划过点点的暖意。

    “多谢王妃关心,我好多了。”

    “我听说你背上的伤很严重,你……”想问会不会留疤,秦王妃突然问见到了桌子上的那冰清玉雪膏,看着秦之衍的视线同样落在那里,眉头轻不可见的皱了皱,秦王妃算是了解了秦之衍的心思,好像突然闻到了什么原因的,有些困惑了,“我闻着这屋子里有股子雪莲的香气,好像就在你身上,你可是用了什么药了?这女子的肌肤,可是宝贵的紧,你如今受了伤,药可是都得用好的,也免得留疤了。”这孩子,她可是第一次见着对方那么小气吧啦,好像很介意那桌子上的冰清玉雪膏。

    可是,是谁送的呢?

    正疑惑间,苏青岚见着机会来了,便开口了,“王妃,你闻到这香味,可是这个?”将桌子上的冰清玉雪膏递给了秦王妃,秦王妃作势闻了闻,便点了点头,“这个可是冰清玉雪膏?倒是极好的东西,皮肤如果受伤了,用这个就不会有疤痕了。只是这个似乎不够用了。”这话倒是不假,苏兰芷背上如果是受了重伤的话,想来至少是要一整瓶才够的,要想恢复的更好,两瓶最好。

    “的确,这个是那日受袭的时候,焰王爷送的。兰儿已经用了些了,所以没有多少了。”这冰清玉雪膏是极好的东西,秦焰也没有多少,所以还是用了些,苏兰芷再用的话,就不够了。

    “原来是焰王爷送的……”似乎有些明白了,秦王妃颇为好笑的看着一旁的秦之衍面色划过的不喜,知道秦之衍是介意的,想了想,二话不说就拿出了怀里一早让秦之衍给吩咐戴上的两瓶冰清玉雪膏了,“既然是不够用,我这里还有两瓶,苏小姐就先用着吧,不够的话,就让人给我送个信,我再让人送来!”人家秦焰一次送的,虽然也是极品,可是量不多,秦王妃一送就送两瓶整的,而且慷慨的还打算继续送,这一比较下来,苏兰芷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瞧着秦王妃一脸嬉笑的样子,视线不由得转过去看着一旁的秦之衍,发现那人一直都盯着秦王妃手里属于秦焰的那瓶冰清玉雪膏,好像跟那东西有仇一样的,视线一直都不曾离开过。

    这人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有些怪怪的?

    一直都知道秦之衍是那种淡然的性子,看起来温文如玉的,可是要接近,其实很难,总给人一种可远观却不可亵渎的感觉。今日瞧着对方似乎有些孩子气的样子,苏兰芷却觉得好笑了,这一笑,却是引来了众人的注意了,“兰儿,你在笑什么?”苏青岚奇怪的看着苏兰芷,女儿笑颜如花的,煞是好看。只是女儿似乎很少会这样子笑了,今日是怎么了?

    “苏小姐,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了?”秦王妃见着苏兰芷笑了,顿时觉得眼前好戏看到了那青莲盛开一般的,也被苏兰芷那样子毫无芥蒂的笑容给迷住了,只觉得自家的儿子的确是有眼光。虽然年纪小了些,可是小小年纪就这样子了,想来长大了,可是风华绝代,或许连她都会被比下去呢!

    果然啊,儿子的眼光就是高,也难怪这些年都不曾对谁动心呢!亏她还以为儿子这方面太冷淡了,还担心了好久,原来是没有遇到那个动心的人啊!

    秦王妃如今是越看苏兰芷就越满意了,瞧着苏兰芷难得露出孩子气的一面,只觉得稀奇的紧了,几个大人都看着苏兰芷,连秦之衍也是盯着苏兰芷,潜意识里,他总觉得苏兰芷这一笑好像是因为他,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了。

    苏兰芷见着大家都是好奇的看着自己,也知道刚才自己是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了,不知道怎么就笑了出来,面色划过一抹不自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因为秦之衍那孩子气的反应有些发笑,苍白的脸上划过点点的红晕,苏兰芷想了想,很快就找到了借口了,“呵呵,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些好笑的事情,开心罢了。秦王妃,你这礼物太过贵重了,我……”其实对自己的皮肤,苏兰芷早就看开了,前世那么在乎自己的容颜,也不过是女为悦己者容罢了。可是到头来还是留不住想要留住的人,反而一直都被人算计在手中,她早已看开,也早已不在意了。

    容貌,也不过就是一张门面罢了,她伤的是后背,反正平日也看不见,就算了吧。

    只是苏兰芷想得开,秦王妃却是不允许的,“好了,别说了,我那里还要好几瓶呢,这两瓶你就先拿着,女子的肌肤可是最重要的了,你好好的擦,记得每一日三次,等到结疤了,可以慢慢的减少次数,以后就每日一次,直到完全祛除了疤痕就可以了。”二话不说就将东西塞给了苏兰芷了,秦王妃也是一个爽快的人,对待自己看得上眼的人,她是从来都不吝啬的。

    苏兰芷见着秦王妃已经都将东西给自己了,再还给对方,却是显得不礼貌了,心里对秦王妃带着感激,苏兰芷笑了笑,“多谢王妃!”

    “王妃,下官知道这冰清玉雪膏的贵重,本来无功不受禄,可是下官担心兰儿,也只好却之不恭了。这份恩情,下官记着了,以后王妃有什么吩咐,下官定当报答!”本来还想找说辞让秦王妃赠送一瓶冰清玉雪膏的,却不曾想秦王妃直接就拿出来了两瓶,还说会再给,苏青岚心里划过点点的暖意,看着秦王妃的脸色,也多了一份真诚了。

    “王妃,谢谢!”慕容嫣感激的看着秦王妃,之前还在担心苏兰芷后背的伤,现在,慕容嫣可以放下心来了。

    秦王妃不大习惯这样子煽情的画面,笑了笑,挥了挥手,“好了,我这东西反正也挺多的,今日正好待在身上,只是带的不多就是了。苏小姐还年幼,自然是要好生看顾着,也免得将来留下遗憾了!”女子谁不爱美呢?就连她如今年岁大了,可不也一直都想保持着年轻貌美吗?

    女儿悦己者容,她自然是希望在秦王的眼里,她一直都是当年那个高雅美丽的公主,不曾老去。

    只是岁月催人老啊!

    “王妃客气了!”虽然知道秦王妃受宠,可是这冰清玉雪膏这东西那么珍贵,宫中的皇后妃子都没有秦王妃的多,可见秦王妃受宠的程度了。

    “呵呵,苏小姐,你这伤可得好好养着,有什么需要,想吃的,都可以跟我说,到时候我让人送来!”

    “秦王妃,不必了,今日已经让您破费了。”有些不大好意思了,一下子就拿了人家那么贵重的东西,苏兰芷知道这冰清玉雪膏千金难求,就是你有身份有地位都不一定有的,秦王妃这也算是大手笔了。

    “好了,我可不喜欢听这些客套的话。我之前可是说了的,我和你一见如故,我很喜欢你这个女孩子,一直把你当半个女儿看的,我没有女儿,如今,就把你当成女儿疼爱罢了,苏小姐给了我这个机会,是我的福气!”没有女儿,一直都是秦王妃的遗憾,不过如今看着苏兰芷,秦王妃却觉得,没有女儿,有个苏兰芷这般的儿媳妇,当然是很不错的。

    “王妃能把我当半个女儿,是我的福气!”笑得有些腼腆,和秦王妃接触不多,可是苏兰芷还是喜欢上了眼前这个性子大方,毫不做作的王妃了。比起一般的世家大族的闺秀,比起大苍皇宫里的那些公主,秦王妃本身,就是一个高贵不可侵犯的存在了。

    “呵呵,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休息了,改日再来看你!”知道苏兰芷伤还没有好,也不好劳神,秦王妃给了秦之衍一个我办的不错的眼色,便告辞了。

    只是几人刚走在出门的路上,就有人来传秦焰来了,秦王妃这会儿倒是起了兴趣,看着秦之衍,趁着苏青岚不注意,却是看着秦之衍,笑了笑,“衍儿,你说这焰王来,是不是和我们一样的目的?”秦王妃可是记得,昨天秦焰去了秦王府,好像去找秦之衍来着,秦王妃之前没有怀疑,可是今日看到那冰清玉雪膏,想不怀疑都难啊!

    “母妃,您既然知道,何必多问呢?”有些无奈的看着秦王妃,刚才在屋中见着苏兰芷气色不好,秦之衍心里很担心,只是他毕竟是男子,也不好久留,不然他就一直陪着苏兰芷了。

    “呵呵,我又不是焰王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笑嘻嘻的打趣着秦之衍,秦王妃发现了,自从遇到了苏兰芷,秦之衍变得越发的正常了,偶尔会着急,会紧张,这可是以前不可能出现的!

    看来啊,她的儿子,终于是长大了啊!知道在乎了,这样子挺好,免得总是像以前那样子,让她操心!

    “母妃……”哭笑不得的看着秦王妃,秦之衍知道今日不得不叫来秦王妃来帮忙送药,回去少不得会被秦王妃笑的,他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了,却不曾想,秦王妃这会儿就开始拿他开刷了。

    “呵呵,好了,我不说这个了。只是焰王来了,你不打算出手?人家或许也是来送好东西的!”说到好东西,秦王妃想着昨日少了的一瓶冰清玉雪膏,秦王妃顿时后悔了。

    早知道,她昨日就不给了。

    只是人家上面来求,求的还是秦之衍,两人也算是堂兄弟,也不好做太过的,显得小气。

    “母妃,您既然知道儿子的心事,为何不帮帮儿子呢?”哭笑不得的看着秦王妃,秦之衍被说中了心思,当然也不躲闪了,只是看着秦王妃,希望对方帮自己摆平这事情了。

    “呵呵,这没问题!”儿子难得求自己,秦王妃便打了包票了,一路上见着苏青岚神色不明的,秦王妃自然是知道苏青岚的考虑,心下也有了计较了全文阅读。所以,等到了大厅,秦王妃到不着急走了,“苏相,既然焰王来了,我也许久不曾见到这个侄子了,就见见再走吧,不然传出去,还以为我不待见这个儿子呢!”其实秦王妃还真的是不大代价秦焰的,在秦王妃看来,秦焰的性子太冷了,冷得没有感情,秦王妃觉得这样子的人野心太大,也太无情,她不喜欢。

    “也好,那下官一会儿再送王妃!”秦王妃能留下,苏青岚觉得挺好,便也没有反对了。

    不大一会儿秦焰就到了客厅,见着秦王妃,那冰冷的眸子划过点点的诧异,最后看着苏青岚,眼底深处有些探究,最后,却也是没多说,“皇婶,之衍,苏相,没有想到,今日在这里会见到!”秦焰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之衍那么早就来了,而且是赶在他之前!

    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秦之衍如此有些刻意。

    而且,秦王府什么时候和相府来往慎密了?

    想着最近得到的消息,秦焰的眼底滑过一抹探究和疑虑,总觉得有些事情是他忽略了,可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就对了。只是这种感觉,让他的心里,隐约的有些不安了。

    “呵呵,今日凑巧过来坐坐,却是不想苏夫人和苏小姐身子都不适,所以也不久坐了。焰王来这里,可是为何?”直接就指出慕容嫣和苏兰芷身体不好,意思很明显,就是暗示自己秦焰不要过久的打扰,秦焰怎么没有听出秦王妃话语里的意思呢?心下觉得奇怪,秦焰看了眼秦王妃和秦之衍,在他的记忆力,这个皇婶向来低调,而且也少有串门,可是怎么今日就来了相府,而且似乎,很凑巧?

    “我只是过来看看,那一日苏相遭袭,我正好在!”秦焰的话向来不多,此刻面对着秦王妃,秦焰的话,就更少了,心里在思度着怎么说,才能探测出秦王妃的真正意图了。

    “呵呵,是吗?原来如此啊,焰王倒是热心,只是如今苏夫人和苏小姐怕也是累了。刚才我见着苏小姐受伤的挺严重,便将随身携带的冰清玉雪膏送了她了,希望她可以早些复原才好。不然那么美的一个小女孩,真的留下疤痕了,可是不好!”秦王妃很巧妙的在秦焰准备送药的时候开口,直接就说自己送了,也免得秦焰一会儿再送,苏青岚不好拒绝了。

    这份人情,可是得算清楚的好,眼前这个皇子,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呵呵,是吗?皇婶倒是大方。”两瓶,果然啊,不愧是落阳公主,出手阔绰!

    嘴角划过一抹轻不可见的轻嘲,秦焰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眼中有些暗光划过。

    “也不是大方,只是苏小姐这孩子我一见就觉得可爱的紧,今日她受伤了,我这个做长辈的,自然是要好好表示一番的。这两瓶也不知道够不够用,不过不够用,我过些日子再送来就是了。苏小姐那么晶莹剔透的一个女子,真的留下疤痕,那也是遗憾了。”苏兰芷的皮肤很好,冰清玉洁的,煞是好看,好似那白玉一般的,真的有了瑕疵,想来不管是谁,都会觉得可惜的吧?

    “皇婶有心了!”手本来想是从怀里拿出昨日厚着脸皮去找秦之衍问的冰清玉雪膏了,只是这会儿秦王妃直接就说了人家已经送了,他再送,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秦焰素来都知道审视利弊,知道秦王妃今日所举,定然是有些针对他的,心下有些懊恼昨日去了秦王府,不然也不会让秦之衍怀疑这事情了。

    只是,在他的记忆力,这个堂弟素来都是不怎么关心外界的事情的,怎么突然就对相府如此关心了?是有所企图还是作甚?

    心里已经转了好几个弯了,秦焰这人素来疑心重,心思复杂,见着秦王妃和秦之衍今日到访,还有最近那诡异的行为,秦焰想不怀疑都难!

    “我也不过是跟这孩子投缘,想帮帮她罢了。”见着秦焰神色莫变的,秦王妃看了看秦之衍,似乎想让秦之衍看到自己是怎么对付秦焰的,眼中满是笑意。

    “……”今日刻意抽了时间过来,就是想借此让苏青岚多欠他一个人情,可是如今这人情送不出去,秦焰心里郁闷,脸上的青色多了些,似乎,有些不悦。只是他向来懂得隐藏,加上他本来就很冷,倒是没有让人怀疑就是了。

    “呵呵,好了,苏相,我也不打扰了,改日再来看看苏夫人和苏小姐!”许是见着火候差不多了,秦王妃起身告辞,苏青岚便也起来送人了,“秦王妃,下官送送你!”

    “无须客气了,焰王还在呢,我们自己出去就好!”一副我们很熟的样子,秦王妃笑嘻嘻的就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记跟秦焰说话,“焰王,有空去王府坐坐,昨日你来去匆匆的,我也来不及好生的招待你。你和衍儿也是堂兄,素日里可得多多来往就是,也免得生分了。”这不是明摆着秦焰昨天去了秦王府,今日来,如果送了冰清玉雪膏,不就是秦王府的吗?这不是典型的借花献佛吗?

    秦王妃做的也够绝,说完秦焰的脸色都变了,完全收回去自己的手,脸上带着一抹不甘!

    “皇婶,有机会会去坐坐的!”话语里冷了几分,秦焰不清楚秦王妃今日为何要堵他的路,可是隐隐约约的,他觉得秦王妃这样子做,跟秦之衍脱不了干系!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你慢慢坐!”最后几个字,秦王妃说得很慢,语气似乎有些轻微的加重强调,听得秦焰面色划过一抹阴冷。所以等到秦王妃走了不久,秦焰问了一下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情况,很快便告辞了。

    可是秦焰没有想到的是,等到他离开,角落里出来了一辆豪华的马车,那马车里面,坐着的,正是一脸好笑的秦王妃,还有一脸面色沉静,实则有些尴尬的秦之衍了。

    秦王妃笑嘻嘻的瞧着秦之衍,看着秦之衍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顿时好笑了,“这下子放心了?我们可以回去了?”这儿子啊,刚才明明走了,却让人将马车停在角落里不肯走,秦王妃哪里看到过秦之衍这副模样,实在是觉得自家的儿子,有趣的紧!

    “母妃,您能不能不要如此打趣您的儿子?”知道秦王妃是关心他,可是这样子,秦之衍还真的是有些不大习惯。

    他本就是内敛的人,不习惯表露自己的真实情感,可是偏偏在自己敬重的母妃面前,他隐藏不了这份心思,也只有被打趣的份了。

    “呵呵,难得见你对一个女子动心如此,我自然是要好好过问一番的。不然怎么对得起我这么些年来的担忧?”自从秦之衍十六开始,秦王妃就在操心秦之衍的婚事了,只是之前秦之衍一直以年幼为理由推辞了,害得秦之衍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家的儿子娶妻生子,自家的儿子却像个老僧人一样的,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秦王妃能不着急吗?

    就连秦王,还没有娶她的时候,不也是有通房丫头服侍的,毕竟男子到了一定的年纪,也有需要,加上秦王一直都在边关凄苦,身边当然少不得人服侍,更何况秦王当年还晚婚了!

    可是自家儿子呢?从小连女子都不肯赏脸看一眼的,也不知道是麻木了还是怎么的,从小就不喜欢女子亲近,尤其是长大了就更加的明显,身边从来都不见女人,连近身伺候的都是男子,秦王妃当然会担心!

    男子到了秦之衍这个年岁的还无欲无求的,这可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啊,血气方刚的年岁,过的日子却比和尚还和尚,实在是让秦王妃好多次都担心秦之衍有问题了!如今是好不容易放下心来了,秦王妃也因着多年的担忧,自然是要讨回些的。

    “母妃……”有些无奈的看着秦王妃一脸八卦的样子,秦之衍突然有些怀疑今日拖着秦王妃来,到底是不是明智之举了。

    其实他昨晚上去看苏兰芷的时候,就想将东西直接放下的,可是也知道这东西来路不明,苏兰芷肯定不会随意用的,也只好作罢,忍了一天才终于的大清早的就赶在秦焰的面前来,也免得秦焰借花献佛了。

    好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只是为何他想着苏兰芷用过秦焰给的冰清玉雪膏,心里十分的不快活呢?

    这是怎么了?

    “衍儿,你给母妃说实话,你如今,真的是对苏小姐动心了吗?”看着儿子无奈的样子,秦王妃想到了什么,突然就严肃了起来了。

    “母妃,这个问题,您还需要问吗?”他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藏得好好的,可是最终,还是因为这份关怀,泄露了心思了。

    不过还在知道的是自己的母妃,也不用担心就是。反正母妃会帮他的,不是吗?

    “可是你想过没有,苏小姐尚且年幼,还有两年才能及笄,要嫁给你,至少也得需要个两三年,这不是短时间。期间会发生很多变故,甚至还会突然穿插许多人出来,到时候或许会很麻烦,也或许你最终娶不到她,这样,你也不后悔吗?”想起秦焰今日的态度,秦王妃也算是对秦焰比较了解的,知道秦焰是有那么点点的心思的,心里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这些年虽然没有见过秦焰的手段,可是她却是听过的,她不想秦之衍牵扯进太多的皇权争斗,所以如果可能,秦王妃还是希望,秦之衍将来,可以轻松些。

    她的儿子,她很清楚,和秦王一样,都是死心眼的人,一旦认定,就很难更改,偏偏秦之衍看重的人,不是一般的女子,那样子的女子,注定了身边优秀的男子不会少,作为母亲,秦王妃还是担心秦之衍会受苦的。

    她是女子,也接触过苏兰芷几次,看得出苏兰芷对秦之衍的排斥和抗拒,这就首先给秦之衍增加了困难了,这将来如果真的两人有缘无分,那可如何是好?

    “母妃,您这是什么意思?”没想到秦王妃突然说这个,秦之衍的眼中顿时就划过了一抹幽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