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见着秦之衍的眼神,是少有的严肃,秦王妃眼底滑过一抹诧异,最后笑了笑,似乎很满意秦之衍这样子的反应,只是她说的话,却没有松口的痕迹,“衍儿,母妃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让你知道实情罢了。”喜欢上苏兰芷,注定是一条辛苦的路了,别说苏兰芷身份会引起许多人的窥觑,就连苏兰芷本人,就是一个很难攻克的难关了。

    那个孩子,似乎防心很重,要进入她的心,怕是不容易吧?

    自己的儿子,少说也是要吃些苦头的。

    “母妃,您说的这些,我一直都知道,不过我有足够的耐心,也有足够的信心,我会慢慢的等到她接受我的那一天为止!”接触了苏兰芷也有好几次了,苏兰芷对他的抗拒,他如何看不出来呢?

    只是纵然如此,他还是情不自禁的陷下去了,哪里还能由得住自己的心呢?

    所以,哪怕再苦再累,他都会一直努力最新章节!

    反正苏兰芷如今还小,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等!

    “呵呵,衍儿,你和你的父王,可真像,不愧是我们的儿子!”其实也早就料到了秦之衍会有这样子的回答了。自己的儿子,秦王妃自己很清楚,是那种不动情则以,一动情,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所以,历经那么多年,秦之衍终于是对一个女子动心,那便是一辈子的承诺了,她这个做母妃的,虽然担心,虽然心疼,却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真正的幸福!

    “我支持你,只是希望,你不要让母妃等太久才是!”才十三岁啊,有的等了。

    “母妃,您放心吧,我会努力!”看着秦王妃的笑容,秦之衍知道,秦王妃从来都不会阻止他做什么事情,从小到大,他的决定,秦王妃向来都是支持的。虽然喜欢苏兰芷,会让他等很久,可是他知道,只要是他想要的,秦王妃就会帮他!

    “你这孩子啊……”宠溺的看着秦之衍,秦王妃如今也是确定了秦之衍的心意了,如果不在意,秦之衍今日不会那么着急的就催了自己来,也不会让自己去堵住秦焰的打算了。

    “母妃,今日一早拉了您过来,我们赶紧回去吧,父王没见着您,会担心的!”

    “好好,知道了!”两人笑嘻嘻的就走了,一路上,秦之衍看了眼相府的方向,一颗心,始终都是有些不安定的。

    或许之前还有些不确定自己对苏兰芷的心意有几分,可是昨日知道了苏兰芷受伤的消息,那撕裂般的心痛,却是他此生都不曾感觉到的陌生,那一刻,他终于是了解了自己的心意,所以,他不会放手!更不会允许对方退缩!

    苏兰芷,我不管你要抗拒我到何时,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秦之衍向来都是一个有决心有分寸的人,从来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对苏兰芷,他是势在必得了!

    ……

    而此时还趴在床上对苏兰芷,是完全不知道秦之衍的心意的,只是心里对秦王妃和秦之衍今日的到访有些诧异,虽然两人表现的好像是偶然来的一样,但是苏兰芷怎么都觉得有些刻意了。

    冰清玉雪膏那么珍贵,秦王妃当真随身都带了两瓶?心下有太多的疑问,苏兰芷还来不及躲想,一旁的月桃就开始催促了,“小姐,让奴婢给你擦药吧,你这伤可耽误不得啊!”一直都对昨晚苏兰芷擦药的事情耿耿于怀,月桃这会儿见多了两瓶冰清玉雪膏,自然是恨不得立刻就给苏兰芷擦身上去的。

    “好了,你擦吧!”见着月桃不死心的样子,苏兰芷笑了笑,知道月桃是关心她,也没有再反对了。

    “好,那奴婢这就给你拿来!”本来是打算先用秦焰给的,只是苏兰芷见了,却摇了摇头,“就拿秦王妃送的吧?焰王本来也就一瓶,太过珍贵了,还是收着吧!”改日她找到了机会,再还回去!

    “可是小姐,这一瓶已经用过了,怎么不先用完呢?”月桃性子直,想也没想就问了,只是秋霜发现苏兰芷似乎对秦焰送的东西有些排斥,将月桃手上的冰清玉雪膏拿走,直接就递了一瓶新的过去了,“好了,小姐怎么说就怎么做吧,你去给小姐上药,我去端药过来!”

    “好好!”见秋霜那么说,月桃似乎明白了什么,赶忙就过去给苏兰芷擦药了。

    一旁的慕容嫣见着了,眉头皱了皱,等到苏兰芷擦了药,喝了药,便让人都出去了,看着苏兰芷,欲言又止的。苏兰芷见了,有些无奈,“娘,您有什么话要问?”

    “兰儿,我听说你昨夜不肯上药,是因为这药是焰王爷送的吗?”看女儿的样子,似乎有些排斥秦焰,可是,这是什么呢?

    “呵呵,娘,没有的事情。我昨日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不想擦药罢了。”前世的恩怨,苏兰芷早就打算当成自己一个人的秘密,深深的埋在心里了,所以关于秦焰的事情,她是不会说的。

    “那你刚才……”知女莫若母,慕容嫣虽然说不上来是什么,可是可以感觉到苏兰芷似乎不大喜欢秦焰。

    可是女儿和焰王爷接触的不多,如何就不喜欢了呢?

    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了?

    “娘,您多想了。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我们和焰王爷不大熟,欠太多的人情不好,而且这冰清玉雪膏焰王爷只有一瓶,女儿觉得,还是找个机会,还给他的好。”委婉的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苏兰芷相信,慕容嫣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如今皇子们渐渐的大了,可是文帝身子硬朗,想来短时间内是不会让位的,这也就注定了皇子间肯定会为了那至尊的皇位开始拉党结派的。苏青岚作为中立的保皇派,自然是不好和任何一个皇子走得太近的!

    所以,欠秦焰的人情,对他们而言,其实也是一个定时炸药,随时都会让他们陷于两难的境界!

    因此,保持距离,是最好的选择!

    慕容嫣很快就想明白了苏兰芷话语里面的意思,看着女儿小小年纪,就要操劳那么多,心里带着疼了,“兰儿,委屈你了,我们做父母的,却反而让你担心了。”都说父母是儿女的保护港,可是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反而是苏兰芷是他们的保护港湾了呢?

    “娘,说什么呢?我不过是无谓的多想想罢了,我不想让你们因为我为难!”前世,她让爹爹为了她为难太多了,甚至让爹爹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最后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一直都是苏兰芷心底里无法放开的心结,所以,今世,无论如何,她都不要成为别人想要利用她爹爹的跳板!

    “傻孩子,我们做父母的,当然要为你撑起一切,这怎么会是为难呢?”看着懂事的女儿,慕容嫣摸了摸苏兰芷的长发,眼底一片的复杂了。

    兰儿,娘亲真的希望,你可以和许多的同龄人一样,开开心心的,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快乐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那么懂事,懂事的让人心疼呢?

    “娘,我不小了,怎么能总是被你们保护在羽翼下面呢?我总是要长大的,现在早些长大,总比以后吃了太多的亏长大好多了,不是吗?”是啊,前世的她,一直躲在自己的龟壳里,任性的做了那么多伤害父母的事情,那么惨痛的教训,已经让她明白了许多了。所以,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兰儿啊,其实太早长大,也是一种辛苦,娘亲倒是宁愿,你可以一直都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的!”这样,至少不用因为那许多无法避免的事情,忧心难过了。

    “呵呵,娘啊,人总是会长大的!”就算是拒绝长大,那也要有那个资本,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幸运的找到一个可以保护自己,让自己一辈子都活在快乐中的人的。所以,他们只能学会坚强,学会长大!

    “你这孩子……”看着苏兰芷笑嘻嘻的反驳自己的话,慕容嫣也知道自己说不过苏兰芷,正想说什么呢,这会儿,苏青岚却回来了,看着母女两有说有笑的,只觉得这样子的气氛格外的美好,连带着苏青岚的脸上,也沾染了点点的笑容了,“你们在说什么呢?那么开心?”

    “呵呵,我们没说什么啊,对了,爹爹,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送一个秦王妃,需要那么久吗?

    “本来是想早点回来的,只是没有想到,焰王爷过来了,所以陪他坐了会儿!”苏青岚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苏兰芷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那一瞬间的僵硬了。

    “爹爹,焰王爷怎么来了?”他来干什么的?莫不是以为他们欠了他一个人情,所以,这会儿又要开始谋划什么了?

    秦焰,你真卑鄙!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他就是过来问问你和你娘亲的情况,也没什么!”或许还是来送药的,这点苏青岚没说。毕竟也只是他的猜测罢了。只是秦焰走的时候,虽然没表现出什么,可是苏青岚明显感觉到秦焰身上的冷气多了一层,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

    这个四皇子,想来心思深沉,让人捉摸不透,苏青岚素日里也是敬而远之,从来都不会主动去亲近,对秦焰素日里伸出的友好,苏青岚也只做是不了解,装糊涂。可是经过了秦焰救苏兰芷,赠药一事,这人情算是欠下了,看来以后,还真的是不能装糊涂了。

    “是吗?”想着秦焰那诡异谨慎的性子,苏兰芷可不会真的相信秦焰今日就只是来看看他们了。突然想到秦王妃和秦之衍今日突然的到访,苏兰芷看着苏青岚,问道,“爹爹,我受伤的事情,除了焰王爷,还有谁知道吗?”

    “我不想把事情扩大,所以将事情瞒了下来,兰儿,怎么了?”虽然知道是元武侯做的,可是苏青岚并不打算将事情闹大。

    当然了,这事情他也不会就那么算了的,元武侯既然要那么做,那就得承受代价!

    “没,我就随便问问。”看来,这事情除了他们,就只有秦焰知道了。可是秦王妃和秦之衍今日是如何知道的?

    脑海里划过些什么,苏兰芷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擦的药,就有些明白了。

    果然,她是猜得没错的,也难怪,秦王妃他们先秦焰一脚来了。不过苏兰芷还是很感激秦王妃他们早一步来的,不然又得多欠秦焰一个人情了最新章节!

    秦焰啊秦焰,你果然是物尽其极,只是今日你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一次借花献佛,却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吧?

    想到这里,苏兰芷心里就划过一抹快意,连带着对秦之衍,也没有之前的排斥了,只觉得秦之衍今日的行为甚是合她的意,也因此,对秦之衍这一次的深意,苏兰芷也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了。

    ……

    苏青岚看着苏兰芷脸上的莫名之色,担心苏兰芷因为这件事情有心里负担,便安慰道,“兰儿,焰王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别担心了。如今你好好养病才是最重要的!”作为父亲,苏青岚自然有责任替儿女撑出一片天来!

    知道苏青岚误解了自己的态度,苏兰芷也不打算解释,只是点了点头,“嗯,爹爹,我知道了。”说完面色似乎有些疲惫,慕容嫣和苏青岚见了,便嘱咐苏兰芷好好的休息,准备离开了。

    苏兰芷看着两人走了,好几次都想开口问那一次被苏青岚招呼出来的黑衣人的事情,可是最后,苏兰芷还是选择了沉默了。

    苏青岚不说,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苏兰芷如今,也只能等着苏青岚愿意说的那一天了。

    只是那一日的事情,怕是秦焰已经知道了,他长久以来想要拉拢爹爹,甚至前世那么迅速的就赐了爹爹的死刑,这是不是说,那黑衣人,正是秦焰所要吸取的力量,也是对方忌惮的力量呢?

    一直都知道秦焰这人少年凄苦,城府极深,如今的一切,得来不易,所以秦焰这人养成了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手心的感觉,从来都会允许意外发生,所以当年,才会如此果断无情的斩断了相府的一切!所以苏兰芷的心里,到底是有些担心的!

    她决定不能让秦焰登上那位置,不然爹爹的性命,定然会和前世一样!

    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了念头,苏兰芷暗暗的下了决定,趴在床上,思绪也不知道飘去了哪里了。

    ++++++++++++++我是元武侯被气得半死的分界线

    “你说什么?派去的人无一生还?”元武侯这一次派去了一只最精锐的死士,为的就是除掉慕容嫣和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最好连带着苏兰芷也一并除去,这样子,就没有人能够威胁到苏振华了!

    可是等了一天了都没有等到有任何人回复,派去查线索的人也是一个都没有回音,担心了许久,终于是有人回来禀告了,却不曾想,得到的竟然是这样子的消息!

    “侯爷,那些死士如今连尸首都找不到,属下已经沿路都查过了,没有任何痕迹,看来对方将一切证据都藏住了!”查了一天了,也只能得到这个消息,那做下属的,也实在是有些惶恐了。

    办事不力,下场,可是会很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苏青岚身边就只有十来个侍卫的吗?那些死士可是本侯悉心培养的精锐,如何竟然连尸首都找不到!”元武侯气得肺都炸了,想到自己本来胸有成竹的计划,本来以为很快就可以听到慕容嫣和苏兰芷没了的消息,他都打算上门去吊丧了,可是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侯爷,属下也不是很清楚,一路上似乎没有多少打斗的痕迹,属下只是偶尔在一个峡谷感觉到了很浓厚的血迹,根据查证,应该那就是事发地点,可是那里竟然一具尸首都没有!而且属下已经让人去查看了相府,苏相几人皆平安无事,想来那些死士,任务是失败了!”说这样子的话,那人就做好了受处罚的准备了。看着元武侯那阴冷的目光,那人抖了抖,是粉的害怕了。

    “十几个死士,全部都是顶尖的高手,竟然一去不回?你这办的,可真的是好事啊!这万一这些人落在了苏青岚的手上,你说要如何是好?”

    “侯爷请放心,这些死士在出任务之前,属下就已经给他们服用了毒药了,到了时间没有回来吃下解药,就算是被抓了,也不能活,苏相完全问不出什么!更何况属下让他们每人都含了一粒一招避免的毒药,这万无一失的准备,绝对不会给侯爷带来任何的麻烦!”

    “你说的倒是轻巧,可是那么多的死士,本侯花费了多少的心血才培养出来。这么一来就浪费了,你说,到底该怎么办?”

    “属下愿意领命,再去完成任务!”

    “你以为苏青岚是傻子吗?都出了这样子的事情,相府如今就跟那铜墙铁壁一样的,你以为你能进去?别忘了,苏青岚是做什么的?”

    “还请侯爷明示!”元武侯的意思,那人是听明白了,知道元武侯是要自己将功补过。可是如今相府守备森严,他无法动手,那要如何是好?

    “你放心,相府还有我们的人,你想办法将这个给她,她会照搬的!”给了那人一块玉佩,那人见了,恭恭敬敬的就接了,“属下定当不负侯爷所托,一定完成任务!”

    “这一次算是你将功补过,如果还不能完成任务,你就自刎谢罪吧!”挥了挥手,元武侯有些不耐了。

    本来万无一失的计划如今出了那么大的篓子,赔上了那么多精锐的死士,元武侯的心情,实在是糟透了!

    “侯爷放心,属下这一次,一定不会让侯爷失望!”

    “好,我等着你的消息!”挥了挥手,元武侯似乎有些疲惫了,等到那人走了,暗阁里面走出一个男子,男子长得很是俊朗,面容出众,一看就知道是天之骄子,那双眸子带着深邃的光芒,此刻若有所思的看着之前那男子消失的方向,皱了皱眉,“外公,看来有人在暗地里帮了苏相!”不然那么多的死士,不可能消失的那么彻底,甚至他们连个线索,都是很难找到!

    “这我知道!”同样皱了皱眉,两人都是知道苏青岚向来中立,和谁都不过分亲近,可是为何,会有人洞察了他们的计划,帮了对方呢?

    “查得出来是谁吗?”潜在的敌人,秦炎永远都不会放过的,所以,他一定要让那人暴露在阳光底下才放心!

    “这需要一点时间,你别着急!”怕秦炎会沉不住气,功亏一篑,元武侯还是有些担心的。

    “外公放心吧,我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谁,泄露了秘密!”看来他们府上,有内鬼啊!

    “这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明白,你就别担心了,如今你刚刚回来,万事不可太出头,免得遭人怀疑!”秦炎这一次立了大功,名声顿时就起来了,如今正是韬光养晦的时候,元武侯可不行因为这点点的事情,就耽误了秦炎的前程了。

    “外公您放心吧,我省得的。”

    “最近你自已也要注意一些,因着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其余的几位皇子对你想来也是多了一份忌惮,如今你的言行举止都被大家关注着,这段时间,切记一定要沉得住气。这一次的事情,你就装作不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管,明白吗?”

    “外公,我明白!”在外人面前,他一直都是谦和有礼的,也不会拉帮结派,因为这些,都是元武侯在做,他要做的,就是保持这个表象,不要让人怀疑到他的野心就是了!

    “好了,你和我这个外公走太近了,也难免遭人怀疑,你还是赶紧的回去你自己的府上,有空多去看看你母妃吧,她很想你!”

    “我知道了,那外公,我先走了。”

    “去吧!”看着越发丰神俊貌的外孙,元武侯的眼底满是欣慰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侯府也渐渐地走向了衰败,如果不是府上出了一个妃子和皇子,这侯位,怕是最后都会开始降了吧?

    好在他有一个那么有能力的外孙,只要扶植了对方登上了那么位置,他们元武侯府,还愁不会兴旺吗?

    元武侯的愿望很是美好,这么多年来的部署和付出,看着秦炎一点一点的在众王子中脱引而出,元武侯就知道,那么多的努力是没有白费的。

    如今,就等着一个机会了,等着一个,可以实现愿望,实现元武侯府兴旺的机会了。

    只是希望这个机会不会太久就是了。

    元武侯想的很美好,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因着这一次那么狠毒的对付苏青岚,等到了第二天,就有人上了折子,说元武侯负责修建的一座桥一夜之间倒塌了,而元武侯也因为监工不力,甚至有贪污的嫌疑,被革职查办,强制在府中静思己过了。

    当然,这是后话,不过因着这事情,元武侯倒是安分了些时日,让相府的人,得以喘一口气了。

    ++++++++++++++++++++++我是阴谋在继续的分界线

    入夜,郑姨娘的院子一片的寂静,郑姨娘如今被关在禁足在院子里已经许久了,长期的不受宠,加上她如今被禁足,郑姨娘最近的日子,过的很是凄惨!

    “姨娘,奴婢已经暖好了被子了,你去睡吧!”长期的没有得到苏青岚的青睐,郑姨娘如今,屋子里连碳都没有了。

    初春的日子还是很冷的,郑姨娘又是一个怕冷的,加上最近吃得不好,每日都只能吃青菜,郑姨娘的气色差了许多,整个人都是一脸的菜色,哪里还有以前的红润了?

    此刻,穿着一件很旧的棉袄准备睡觉,郑姨娘看着这昏暗的屋子,甚至连好的煤油灯都不曾点,那灯油有些熏熏的,让郑姨娘这个习惯了好日子的人,颇为不舒服了全文阅读。

    “姨娘,忍忍吧,再过些日子,暖和了,就好了。到时候姨娘再去跟老爷和夫人求求情,就可以解了禁足,日子就没有那么艰难了。”

    “哎,老爷这一次可是铁了心了。好几个月了,我都不曾踏出这院子里面一步,那些个奴才又都是各个都踩高走低的,如今我这个姨娘,过得两个丫鬟都不如了。也亏得他们的心那么黑,我平日里倒是白对他们好了!”说到这个郑姨娘就气,想起自己最近所受到的的白眼,郑姨娘虽然出身小门小户的,可是这些年过的日子也是颇为舒服的,早就习惯了这相府豪华的生活了,突然恢复了贫寒的日子,郑姨娘哪里能适应?哪里能不抱怨呢?

    “姨娘也别气了,如今也只能忍着了,等老爷气消了就好了。”晴儿如今看不到希望,却也只能这样子劝说郑姨娘了。

    “哎……”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好久好久都没有添新衣了,郑姨娘不由得想起了曾经,以前的她在老庆王妃的照拂下,虽然不得苏青岚的宠爱,但是至少,过得还是舒心的,至少没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克扣她的东西,可是如今呢?

    早知道今日,她当日就不该那么冲动的!

    可是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姨娘,睡吧,奴婢在外面守着!”

    “晴儿,辛苦你了!”看着始终都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丫鬟,郑姨娘的眼底滑过点点的暖意了。

    如今冷眼白眼她的看多了,可是只有晴儿对她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郑姨娘想着当日老庆王妃将晴儿送给自己做陪嫁丫鬟的时候,郑姨娘突然觉得,老庆王妃此举,真的是明智极了。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姨娘,奴婢不辛苦,姨娘对奴婢很好,这些都是奴婢该做的!”笑了笑,晴儿并不在意郑姨娘的道谢,只是服侍郑姨娘躺下,郑姨娘看着晴儿那么为自己付出的样子,笑了笑,眼底有着点点的暖意,“我知道你是个衷心的丫头,如今我是自顾不暇,但是将来我如果可以出去,我会好好的对你的!”这算是主子对奴婢的一个承诺了,而且是一个极其重的承诺,晴儿的手僵硬了一会儿,最后笑了笑,将眼底的情绪掩盖了,“姨娘好好睡吧,奴婢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就叫奴婢吧!”

    “嗯,你好好睡吧,我夜间也没什么事情。”

    “姨娘别说了,睡吧,睡迟了,明日精神又该不好了。”长期禁足,还被人克扣伙食,郑姨娘如今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了,晴儿轻手轻脚的出去,叹了口气,便躺在外间了。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是突然只觉得有一道劲风划过,晴儿还来不及想清楚什么,就看到了身边有一个玉佩,还有就是一张纸条了。

    见着那东西,晴儿的心一阵雷打骨的乱跳,眼神中划过点点的慌张,最后左看看,右看看,看不出什么人,晴儿放心的拿出那纸条,就着微弱的光读了起来,读完后,纵然是在那微弱的光下面,晴儿的脸色也是划过一抹震惊和害怕,那张脸苍白的就跟那女鬼一样的,看得慎人极了。

    胸口急剧的起伏,晴儿那目光看起来骇人极了,双手有些抖,里面的郑姨娘似乎感觉到了怪异,本来就睡得不深,便开口了,“晴儿,怎么了吗?”

    “没,姨娘,没事,就是起风了。”

    “嗯,冷的话,你多盖些被子,将门窗都关好了,免得着凉了。”如果着凉的话,他们也没人管,怕是麻烦。

    “奴婢知道了,姨娘你睡吧!”

    “嗯!”有些迷迷糊糊的,郑姨娘也没有多想便睡着了,外间的晴儿闻着郑姨娘的呼吸似乎平稳了许多,这才压制住了自己那狂跳的心,最后二话不说就将手中的纸条给吞了,然后将那玉佩藏好,心里虽然有些惧意,却也在隐隐约约的,在想一个办法了。

    ……

    到了第二日,郑姨娘一早起来,就看到晴儿已经准备好早点了,看着桌子上明显丰富了些的菜,郑姨娘有些不解了,“厨房里的人今日可是怎么了?怎么今日倒是变得好心了?”最近吃了太多的青菜萝卜了,郑姨娘口味都吃得寡淡的,今日却是有肉的,颇为好奇了。

    “姨娘这些日子受苦了。今日奴婢去厨房的时候,见着厨房里有好多好吃的,央求了好久,他们才给的,姨娘多吃点,奴婢看姨娘都瘦了!”

    “你辛苦了,你也一起吃吧!”这些日子和晴儿也算是相依为命了,郑姨娘见着晴儿衷心,也渐渐的,没和晴儿分彼此了,只是她却没有发现在她说话的时候,晴儿的眼中划过一抹不自在,嘴角的笑容,也是有些牵强的,“奴婢是下人,怎么可以和主子一起吃呢?姨娘还是吃完了,奴婢再吃吧!”郑姨娘本来是好心让晴儿吃的,见晴儿拒绝了,郑姨娘好歹也是半个主子,便也没说什么,吃了起来。

    许久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了,郑姨娘胃口极好,吃了许多,吃完了,晴儿伺候郑姨娘净手,最后陪着郑姨娘走了走,又伺候郑姨娘午睡了。

    接下来的几天倒也没有异常,不过晴儿偶尔会给郑姨娘变换一些菜色,郑姨娘吃腻了萝卜白菜,吃得也香,只是也不知道怎么的,精神似乎有些不大好,每一日睡得越来越多,到了最后,郑姨娘竟然昏倒了!

    “来人啊,姨娘昏倒了!”见着郑姨娘昏倒了,晴儿很是着急,扶着郑姨娘躺下,见没人来搭理,晴儿二话没说就冲出去了。

    ……

    而此时的慕容嫣,因为受了惊吓,这几日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因为不放心苏兰芷,便让苏兰芷也住在了自己的院子里,这会儿慕容嫣正在陪着苏兰芷说话,瞧见苏兰芷的脸色比之前的要好些了,慕容嫣也稍稍的放下了心了,“看来你恢复的不错,伤口没有感染,也开始结疤了,这冰清玉雪膏,果然是极好的。”想着女儿的背上不会留疤,慕容嫣心里的愧疚,总算是少了点点了。

    “娘,是您太担心了,孙太医的医术那么高强,而且你们最近总是给我喝这样那样子的养颜药,我就是想不好,也不行啊!”秦王妃那一日走了以后,就让人送来了许多的血燕,还有一些对皮肤很好的药膏和补药,苏青岚也让人将库房打开,找出对苏兰芷身子好的东西,统统都交给孙太医,让孙太医支配。这些日子苏兰芷吃了不少的好东西,气色也渐渐的好了。

    苏兰芷甚至暗地里在想,那么补法,估计再过不久,她身上就要有许多的肉了,到时候,怕是虚不胜补吧?

    不过也知道大家都是在担心她,而且孙太医的医术极好,肯定会把握分寸的,苏兰芷虽然不大喜欢吃这些,奈何慕容嫣每日都要看着她吃了才罢休,苏兰芷倒是真的被强制性的喝了不少了。

    “傻孩子,你如今太瘦了,孙太医说是因为你天身体弱偏寒的体质造成的,加上后天营养不良,所以才会那么小个个子。我们这样子做,也是想让你补补,免得身子太虚,将来吃亏!”这女子身子太弱了,还体质偏寒,将来受孕都是极难,甚至生孩子比一般的人要危险许多。慕容嫣就是担心这一点,所以和苏青岚两人已经都商量好了的,决定就趁着苏兰芷卧床休息的这个机会,好好的给苏兰芷补补,改善一下体质了。

    如今看来效果是不错的,瞧瞧,这才几天,苏兰芷的面色就开始红润了。

    这是一个好现象!

    “娘,我知道了……”这几日每一次不想吃那些补药的时候,慕容嫣就开始这样子碎碎念了,苏兰芷还是第一次发现慕容嫣的话竟然那么多的,不得已,只好从了。

    如今见慕容嫣似乎还要给她继续教育,苏兰芷赶忙就打断了她了,面色颇为无奈,慕容嫣见了,点了点苏兰芷的额头,脸上满是宠溺,“好了,你这孩子,我知道你不喜欢吃那些东西,我已经跟孙太医商量好了,以后都给你做药膳,也免得你吃太多,虚不受补,伤了身子了。”当然是知道苏兰芷的身子太弱,承受不住太多的补品的,慕容嫣这点也早就想到了,苏兰芷听了,自然欢呼,“娘,还是您最好了!”再吃下去,她真的会吐的!

    “药膳我会让人尽量做精致一些,也会让人做你喜欢吃的,你到时候,可别又嫌弃了!”也是见着苏兰芷因为吃了补药,胃口不大好,慕容嫣和苏青岚便找了孙太医商量,几人便决定,将那些补药都做成药膳了,免得苏兰芷总是吃药,口味都淡了,吃饭也没胃口,那就不好了。

    这养身子,得慢慢来,如今底子已经慢慢的打起来了,以后,就慢慢的补吧!

    “娘,您放心吧,不过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您也得和我一起吃!”

    “你这孩子啊,还真的是……”知道苏兰芷是担心自己身子还没有好,慕容嫣点了点苏兰芷的额头,母女两说话说得正欢呢,就隐约的听到外面有吵闹的声音了。

    慕容嫣皱了皱眉头,看着张嬷嬷,有些不解,“是谁在外面吵?”

    张嬷嬷已经打发人出去应付了,却不曾想,还是惊动了慕容嫣,面色划过一抹不自在,“夫人,就是一个下人不小心弄坏了一个碟子,没事的!”那几个姨娘始终都是慕容嫣心里的刺,张嬷嬷一直都知道的。如今慕容嫣和苏青岚之间的关系渐渐的好了,也是张嬷嬷乐得见到的,当然是不希望因为几个姨娘,慕容嫣和苏青岚又闹得不愉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