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撺掇之意
    只是张嬷嬷虽然不想让郑姨娘的事情惹得慕容嫣堵心,可外面的晴儿是完全不会为慕容嫣考虑的。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是一定要将事情告诉慕容嫣的,所以她也顾不得了,只是扯着嗓子一直喊着,虽然被人往外推,但是她的力道却是大的出奇,声音也是响亮无比,慕容嫣隐隐约约的,还是听到了不少了。

    “夫人,夫人,姨娘病了,还希望夫人让府医给姨娘看看吧!”

    “夫人您菩萨心肠,想来也是不想姨娘出事的吧?夫人啊,求您了,求您给姨娘一条活路吧!”

    “夫人,姨娘真的不行了,如果再不去,那可就晚了啊!”

    ……

    声声求饶的声音传来,晴儿喊得声音都快哑了,时不时的传到了慕容嫣的耳朵里,慕容嫣皱了皱眉头,看着张嬷嬷,叹了口气,“嬷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夫人,这事情老奴会处理好的,夫人如今身子不好,还是好好和小姐说说话,其余的,夫人无须担心了全文阅读。”张嬷嬷听着晴儿那声音还传了过来,心下也在责骂那些人的办事不力,想着出去亲自处理,可是慕容嫣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了,“我听着这声音挺熟悉的,可是郑姨娘出了事情了?”隐约的好像记得是晴儿的声音,人家都求到这里来了,慕容嫣终究是不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说到底,其实那些人,也不过都是可怜人罢了。

    “夫人……”看着慕容嫣不打算放过这事情了,张嬷嬷心里叹息慕容嫣的心软,可是又无可奈何了。

    夫人啊,你这是何必呢?这些人给你添堵,你眼不见为净,不是很好吗?何必在意?

    “说吧,什么事情?”不想就那么被糊弄过去了,如果这事情晴儿没有找上门来,慕容嫣不知道就罢了,反正那些女子,也不是她要关心的对象。只是如今人都上门了,她不管不顾的,万一郑姨娘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传出去,也是不好。

    进了这个门,也都是他的人了,这些是她无法改变的事实,虽然心里会痛,也会伤心,可是有什么用呢?莫不成她还能都将这些人送走不成?

    “夫人,郑姨娘好像病了,昏迷不醒,晴儿这丫头,是来求夫人的恩典的。”郑姨娘因为禁足了许多日子,自然是受了不少苦的,这府里的下人们哪个不是踩高走低的,见着郑姨娘没有了前途,自然是克扣郑姨娘了。如今人病了,依着郑姨娘如今的身份,也是不好随意请人进去的。

    “既然病了,就让府医去看看吧。”张嬷嬷没说的话,慕容嫣也明白,郑姨娘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姨娘,又没有子嗣,也没有强大的娘家作为后盾,如今老庆王妃都自顾不暇了,郑姨娘的日子,也越发的艰难了。

    “是,夫人。”知道慕容嫣并不是恶毒的人,张嬷嬷便出去了,外间的晴儿见着张嬷嬷出来,赶忙就跪了过去求情了,“嬷嬷,嬷嬷,求求您去夫人那里说说好话,帮帮姨娘吧!”摸样倒是恳切的很,这副衷心护主的样子,让张嬷嬷也有些动容了,“罢了,夫人已经发了话了,府医一回去就会去给郑姨娘诊治,你且回去吧!”

    “是,是吗?”没有想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快就达到了,晴儿眼中划过一抹诧异,随即想到了什么,面色划过欣喜,“夫人大恩大德,奴婢记住了,嬷嬷,你让奴婢去见见夫人,奴婢要替姨娘好好谢谢夫人!”

    “这不必了,你跟我走吧!”直接就拒绝了晴儿的建议,张姨娘可不想再让任何人给慕容嫣添堵了,那晴儿见着此路不通,眼中划过一抹不甘,可是又不敢表现的太多,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就走了。只是一路上都在想要如何才能接近慕容嫣,晴儿实在是觉得纠结。

    看来,她还要找机会!

    ……

    这事情就好像是一个插曲一样的,到了后来也没有了什么波澜,郑姨娘那边慢慢的好了起来,而晴儿的动作,却也越发的频繁了。

    因着慕容嫣身子不好,所以慕容嫣一直都没有出烟云阁,晴儿要动手,也实在是困难。

    想了许多的办法,始终都没办法靠近慕容嫣。最后,找了个机会,见着郑姨娘身子好了,晴儿便开始撺掇郑姨娘了,“姨娘,这一次多亏了夫人慈悲,让府医来给你看病,你才可以躲过了这一次的危机,姨娘如今身子大好了,何不趁此机会去见见夫人,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也让夫人知道姨娘的心意,以后不会再为难姨娘?说不定姨娘此次可以因祸得福,从此接了禁足,也不会再被下人欺负了?”

    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晴儿的不离不弃,早就让郑姨娘对晴儿没有了疑虑了,听到晴儿那么说,郑姨娘想了想,也知道自己再被禁足下去,这辈子就毁了,所以她必须要努力才行!

    “你说的极是,只是如今我还在禁足之中,真的可以出去吗?”

    “姨娘只说是想去谢谢夫人,想来也是没有人会拒绝的。”

    “嗯,那我准备准备,这就过去!”听了晴儿的建议,郑姨娘着急,就想马上走了,只是晴儿想了想,便制止了郑姨娘了,“姨娘就这么去了吗?”

    “为何不可?”奇怪的看着晴儿,郑姨娘觉得最近的晴儿,心思似乎活跃了许多,只是她没有多想就是了。

    “姨娘莫不是病糊涂了吗?姨娘既然是诚信去谢谢夫人的,哪里能空手去了?”

    “你的意思是?”被晴儿这么一提醒,郑姨娘突然有些明白了,只是她如今什么都没有,送什么好呢?

    “姨娘,礼轻情意重,最好是姨娘亲手做的,便是姨娘的一片心意,想来夫人会明白的。”

    “那我送什么好呢?”

    “姨娘的绣活不是一直很好吗?如今初春了,姨娘不如给夫人做一件马甲?夫人穿着也暖和?”这马甲做起来要比衣服省事一些,穿起来又好看,晴儿这么一提,郑姨娘也来了兴致,“还是你心细,不然我就这样子去,夫人怕是会嫌弃我了。只是如今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料子,这东西,怎么送得出手呢?”

    “姨娘莫不是忘了,年前的时候,老王妃送给姨娘的那雪缎了?那可是好料,花色也是极好的,姨娘当时舍不得裁了做衣服,一直都压在箱底呢,姨娘要不要看看?”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有这事情了,那雪缎颜色素淡,夫人也不喜欢亮色的面料,想来是很喜欢的,你拿来我瞧瞧!”

    “姨娘且等等,奴婢马上就回来!”晴儿见郑姨娘上钩了,赶忙就去取了雪缎,郑姨娘瞧着那料子极好,颜色也好看,虽然有些不舍,可是为了自己的将来,郑姨娘咬了咬牙,“好,就用这个!”

    “姨娘放心,到时候姨娘松了夫人这马甲,夫人见着欢喜,姨娘趁此再求求夫人,以后就不会总是被拘着了!”先给了郑姨娘一个美好的愿望,晴儿也是想刺激郑姨娘早早的做好,也好早早的下手,免得到时候真的来不及了。

    “你说的极是,去拿剪子来,我这开始裁剪!”想着慕容嫣的身材,郑姨娘正准备下手,晴儿便制止了,“姨娘再等等!”

    “怎么了?”奇怪的看着晴儿,这料子是对方让她选的,东西也是对方让她做的,怎么这会儿,却是让她等等呢?

    “姨娘,奴婢前些日子听说夫人最近圆润了些,这马甲还是做大一些的好!”做小了,慕容嫣到时候穿不下去,岂不是白忙活了?

    “还是你心细,我省得了。”

    “还有,姨娘,这一次成败就在此一举,我们也不着急剪这料子,姨娘先想想如何做才是最好的,等想好了再下手,这样才能万无一失,不是吗?”

    “你说的对,瞧我,太着急了!”

    “姨娘也是想早日摆脱这困境,奴婢和你是一样的。”

    “好,那你给我准备纸笔吧,我得好好想想!”

    “姨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好!”

    “对了,姨娘,这马甲要讨得夫人的喜欢,可得别致些,最好特别些的才好,不然夫人不喜欢,那姨娘的功夫,也就白费了。”

    “你说的极是,我心里是有些花样子的,只是不大确定,一会儿我画了给你看,你也帮着参考一下。”

    “奴婢自然是要尽一份力的。”

    “只是我的女红一直都不错,想来做的也不差,只是要如何才能特别呢?”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一次机会了,郑姨娘可不想继续过这样子的苦日子,当然是要为自己谋划谋划的。

    “姨娘不如熏一些香进去吧,这样子马甲穿起来闻着就舒服,夫人一定喜欢!”

    “可是素日里夫人似乎也不是很喜欢熏香啊!”

    “姨娘,我们用些素淡的就好了,这女子,哪有不爱香的?”

    “你说的也是,可是用什么呢?”

    “奴婢瞧着,姨娘这里有好几味香都是不错的,只是有几道味道太浓烈了不行,姨娘瞧瞧吧!”将郑姨娘的香都拿了出来,郑姨娘见着了,一时半会儿,却是有些举棋不定了。

    到底选哪个好些呢?

    “姨娘,这几味都是不错的香,味道素雅,尤其是这麝香,极其的珍贵,姨娘将这香味熏上去,想来是极好的!”说这话的时候,晴儿的眼底滑过一抹暗光,只是郑姨娘没有见到就是了,“这香味的确是好闻,好在又不是特别的浓烈,淡淡的,就算是熏上去也发现不了,可是也有点点若有若无的感觉,夫人应该会喜欢吧?”

    “定然会喜欢的,姨娘,奴婢这几日就负责熏香吧?这衣服得好好地熏,这样子气味才长久,姨娘说是吗?”

    “也是,晚间我不做的时候,就熏着,久而久之,这味道就进去了布料里面,保存的也久些全文阅读。”郑姨娘也没想多少,她本就是小户出生的,自然不知道这麝香的作用,其实她连这个麝香是什么时候买的都不大记得了,此时此刻,她就想着如何去讨好慕容嫣,求得自己下半身的幸福了。

    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努力!

    “姨娘放心吧,奴婢会好好做的!”之所以选择在衣服上熏香,一来是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二来这熏香的效果比较慢,等到慕容雅肚子里的孩子流掉了,这香味也散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就算是有人要追究,也追究不到他们这里。

    晴儿早就想好了,心里也在算这衣服要熏几日才是最好的,等的,就是郑姨娘做完了这马甲,到时候,送给慕容嫣,最好的让慕容嫣喜欢,每日都穿着就好了。

    那样,也就快了。

    ……

    主仆两个商量好了,郑姨娘当天就画花样子了,心里也是存了心的要让慕容嫣惊艳喜欢的,郑姨娘这一次很用心,提前画好了样子,甚至修改了好几次,才终于是开始做了。

    废寝忘食的做着马甲,郑姨娘这一次格外的用心,每一个线头都力求完美,给绣的雪梅也是生动冷艳的,极其的符合慕容嫣的气质,等到了马甲做出来的时候,不仅仅是郑姨娘自己给惊到了,就是连晴儿,也是划过一抹暂时,“姨娘的女红果然是极好的,瞧瞧这梅花,绣得多好啊!”

    “嗯,的确是不错,如今也差不多了,你今夜再熏一次香,我们明日就去见夫人吧!”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恢复自由了,郑姨娘颇有些迫不及待了。

    “姨娘放心吧,奴婢会好好的做的,姨娘做出的马甲那么美,夫人一定会喜欢的!”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

    今日郑姨娘睡得极早,一整晚嘴角都是浅笑的,想着自己终于是可以结束这样子的困境,郑姨娘一晚上都是激动的,第二日一大早就起来了,兴匆匆的往慕容嫣的烟云阁去了,只是她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样子的命运了。

    +++++++++++++++++我是苏兰芷“借刀杀人”的分界线

    “郑姨娘今日出来了?”一大早的,苏兰芷就听到秋霜报告给自己的消息,眉头顿时都开了。

    最近云珠要静养,苏兰芷便培养了秋霜作为自己的眼线了,秋霜素来沉稳,做事情有条不理的,自那日晴儿闯了烟云阁,苏兰芷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便让秋霜留意郑姨娘院子里的动静,如今想来,果然是有问题的。

    郑姨娘啊郑姨娘,我还在想怎么解决你呢?你就自己找上门来了,今日这个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

    “小姐,今日一大早,郑姨娘就出门了,如今是往烟云阁来了。怕是一会儿就要到了。”秋霜是一个很负责的人,苏兰芷让她关注郑姨娘的一举一动,她关注的很仔细,郑姨娘那边有什么不对劲,她立刻就说了。只是她没有武功,没办法像云珠那样去窃听,加上郑姨娘做这事情的时候,只是和晴儿在商量,所以郑姨娘具体是做了什么,有什么目的,秋霜是不知道的。

    她只是从别人口中探测到郑姨娘想要向慕容嫣求情,也准备了求情的东西,这几日郑姨娘一直都关在屋子里和晴儿在一起,下人也少有进去,秋霜也实属无奈了。

    不过这事情有些蹊跷,秋霜也是发现了的,所以一得知郑姨娘要过来,秋霜就来跟苏兰芷说了。

    “嗯,我知道了。你去让人吩咐府医过来,就说我觉得后背很疼,让他过来看看!”笑了笑,苏兰芷可是做好了准备等着郑姨娘的。之前没见着郑姨娘有动作,还安静了那么久,苏兰芷可不会因此就忘了那么一个人的存在了。

    这郑姨娘始终都是老庆王妃的人,她绝对不能继续留在相府了!

    “小姐,你伤口可是感染了?”听到苏兰芷这么说,秋霜有些着急,下意识的就想去查看苏兰芷的伤口,只是苏兰芷制止了,“去吧,府医来了再说!”说完对着秋霜笑了笑,秋霜似乎明白了什么,眼底有些懊恼自己的迟钝,笑嘻嘻的就出去了。

    苏兰芷估摸着时间,慕容嫣估计是起来了,之前本来是想让慕容嫣好好休息的,今日却是反常了,便让月桃进来,吩咐道,“月桃,你去跟娘亲说,让她和我一起用膳吧!”

    “是!”苏兰芷很少会主动让慕容嫣过来用膳的,平日都是慕容嫣睡饱了,然后过来两人一起用膳,今日苏兰芷有些奇怪,月桃心里有些不解,不过也没问就是了。

    小姐最近神神秘秘的,秋霜也是的,总是和小姐在一边说着什么,她都不知道,月桃心里知道有事情要发生,难得的,没有八卦了。

    ……

    好在苏兰芷如今就住在慕容嫣的烟云阁,慕容嫣听到苏兰芷叫她了,很快就过来了,“兰儿,你可是饿了?我刚才听说你让秋霜去叫了府医来,可是身子不适?”

    “娘,没有啦,就是后背有点不舒服,让府医来看看,娘您别担心!”笑了笑,苏兰芷见着慕容嫣紧张,颇有些无奈了。

    似乎从她受伤以来,娘亲总是担惊受怕的,她这个做女儿的,还真的是有些不称职呢!

    “没事就好。”坐了下来,见着苏兰芷气色还不错,也没有不对劲的地方,慕容嫣便吩咐人传膳了。早膳很丰富,煮了瘦肉粥,还有小汤包,煎饼,饺子,以及一些小点心,慕容嫣先舀了半碗粥,就走了过去打算喂苏兰芷,看得苏兰芷颇为无奈,“娘,我身上的伤好了许多了,我还是自己吃吧!”这几日都是慕容嫣亲自喂的,苏兰芷怎么反抗都没用,苏兰芷实在是觉得有些尴尬了。

    她前世今生加起来也有三十好几了,比慕容嫣还大呢,却偏偏要被对方喂食,苏兰芷有的时候,还真的是不适应了。而且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别人服侍的人,吃饭沐浴的时候,她更喜欢自己来,这几日一直都让慕容嫣喂,苏兰芷早就想反抗了,可是偏偏看着慕容嫣那含泪的目光,苏兰芷不忍心罢了。正准备说什么,慕容嫣眼中又划过点点的泪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慕容嫣最近,变得越发的多愁善感了,“兰儿,你是嫌弃我喂你喂得不好吗?”

    “没有,娘,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知道慕容嫣是因为担心她的伤,不好动作,怕扯了伤口才好亲自喂她的。可是苏兰芷觉得自己现在是可以自己吃了,当然是不想总是做那饭来张口的人了。

    “兰儿,我不辛苦,你如今背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不好动作,免得伤口裂开了,我喂你就好,你喜欢吃什么,我就给你夹,好吗?”脸上带着恳请,这样子的慕容嫣,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办法拒绝。

    心下有些无奈,苏兰芷看着掌握了自己弱点的慕容嫣,知道如何突破,最后,也只好闭上了眼睛,喝粥了。

    “呵呵,兰儿,多吃些,今日的早膳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每一日做的都是以苏兰芷的喜好做的,苏兰芷看着慕容嫣那宠溺的目光,心里划过点点的暖流,只觉得如今这样子的日子,实在是太好了。

    还好,还好娘亲没事,她受这点伤,又算什么呢?

    “嗯!”默默的吃着早点,苏兰芷饭量一直都是不大的,没吃多少就不吃了,“好了,娘,我吃饱了,娘您吃吧!”不想慕容嫣因为伺候自己吃饭耽搁了用膳时间了,这饿到了可不好!

    “不吃了吗?你没吃多少,这半碗的粥都没有喝完。”鉴于苏兰芷长肉还不是很多,慕容嫣当然是希望苏兰芷吃得越多越好,最好多长些肉,这样子健康一些了。

    “我吃好了,娘,我的胃口向来很小的,你也知道。我如果饿了,会再吩咐人做的,孙太医不是说了吗?少食多餐,我如今这样子,不宜积食!”将太医的话都搬出来了,慕容嫣也不好说什么,便自己吃了。

    比起苏兰芷,慕容嫣吃得当然是多多了,毕竟是两个人了,而且她这肚子都快六个月了,厚重的棉袄也遮不住那肚子里,整个人都圆润了不少,气色也比以前好了许多了。

    喝了一整碗的粥,慕容嫣吃了些清淡的素饺,加了两个包子,也差不多了。只是刚刚吩咐人将早点撤了,就听到有人来报,郑姨娘过来了。

    “她不是病了吗?如何就过来了?”对郑姨娘的到访,慕容嫣是觉得有些奇怪的,想着大半个月之前的事情,慕容嫣隐约的有些印象。

    大病的人,不好好养着,来见她作甚?

    “夫人,郑姨娘说是来谢谢夫人那日的恩典的,想见见夫人!”也不知道郑姨娘今日是用了什么方法了,竟然也没有被拦着,还让人传了话了,这会儿已经等在外面了,慕容嫣见郑姨娘似乎诚心,也不好将门外的郑姨娘赶走了,“让她进来吧!”

    “是!”

    不大一会儿,郑姨娘就和晴儿一起进来了,许是最近真的过的很不好,郑姨娘的脸色有些苍白,甚至可以见到点点的菜色,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了,身上的衣服也比不得以前包裹的玲珑有致,反而显得有些空落落的。因着是大病,郑姨娘整个人多了一份柔弱,眉目间有些疲惫,但是那眼底的兴奋之色,却是隐隐出动了。

    小心的走了进来,这一次,郑姨娘学了个乖,规规矩矩的就对着慕容嫣和苏兰芷行礼了,“贱妾给夫人和大小姐请安!”连自称都变了,郑姨娘这也算是压低了自己了。

    今日不同往日,老庆王妃已经不能再给她当靠山了,她能依靠的,也只能是自己了全文阅读。

    而因为上一次的事情,她是深切的明白,眼前的两个人,是绝对不能得罪了的。不然她肯定会死很惨很惨!

    见着郑姨娘那卑微恭敬的模样,慕容嫣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觉得有痛快的地方,反而眼底带着点点的同情,“你身子既然还没有好全,就好生在院子里歇着吧,有什么想吃的,就吩咐厨房做了,好生养着身子,慢慢会好的!”其实郑姨娘也是一个悲剧,当年被老庆王妃强行送来,苏青岚只是迫于老庆王妃的压力去了她屋子里一次,那一日直奔主题,完全没有怜香惜玉,完了就离开,从此就再也没去了。

    这些年她过的都是类似寡妇的生活,身体得不到男子的滋润,有的时候,她也挺难受的。不过好在她以前是因着老庆王妃的照拂,过的也算是如意,虽然没有丈夫的呵护和宠爱,好在物质上也没有什么缺少的,这对她而言,比起以前的生活,是好许多了。

    可是如今,突然就天翻地覆,她过的日子还比不得在家里的时候,郑姨娘这些日子的潦倒,也算是看清了些事情了。

    或许,有些事情,是她一直都自欺欺人罢了,以为自己有机会,可以趁此抓住,可是结果呢?她输得好惨好惨!

    所以此刻,她也不敢有过多的奢求了,她只希望,自己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如今,她是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子去尝试了。

    不过这也不表示她会放弃了,她会等的,总有一天,她还是会有机会的,所以,她如今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

    想清楚了,郑姨娘此刻心里思索着慕容嫣说这话的用意,恭敬的半屈着身子,没有得到允许,也是没有起来的,“承蒙夫人不计前嫌,贱妾感激不尽,如今身子好了写,贱妾一直记挂着夫人的恩典,很想来谢谢夫人!”

    “谢也不必了,你好生养着就是了。”她那日救她,也只是看着对方可怜罢了,这个女子被命运的摆弄,注定得不到美好的结果,不过是个棋子罢了。

    “夫人宽宏大量,对贱妾如此之好,甚至不计前嫌。贱妾一直都想好好感谢夫人,想来想去,贱妾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便亲手给夫人做了一件马甲。如今天色渐渐的暖和了,可是还是有些冷,贱妾这马甲,希望夫人穿着暖和,也希望夫人喜欢!”双手接过晴儿手上的马甲,郑姨娘恭敬的递了过去,慕容嫣见了那马甲,用的是上好的雪缎,虽然是去年的料子,不过却很新,而且材质很好,颜色也很好,上面绣着的雪梅,栩栩如生,好似真的雪梅一样,而且针脚极密,这绣活多一份则嫌多,少一分则不够,的确是用了心的了。

    “你如今在病中,无须如此费心了,这天气暖和了,想来你也还没有添新衣的吧?这马甲,你就自己留着穿吧!”郑姨娘送的东西,慕容嫣是不会要的。虽然她觉得眼前的女子可悲,可是她没有忘记,眼前的女子也是苏青岚的妾侍,是她所不能容忍的存在了。

    她虽然不会去害这些人,可是,也不想和这些人有过多的牵扯,免得自己一个忍不住,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夫人您是嫌弃贱妾的东西吗?贱妾知道夫人什么都不缺,贱妾也知道贱妾的东西没有夫人的东西好,可是贱妾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希望夫人成全!”听到慕容嫣的拒绝,郑姨娘有些着急了,赶忙就跪下,那双手一直都端着那马甲,似有一副慕容嫣不接,她就不起来的架势。

    “你这是何必呢?我不需要你的感谢,更不需要你的谢礼!你还是回去吧,我说过,我喜静,以后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见着郑姨娘如此,慕容嫣眼神划过一抹冷意,她虽然善良,但是这并不说明,她好欺负!

    扮可怜,博同情,甚至带着威胁?她最恨的,就是别人的威胁!也最恨虚伪的小人!

    “夫人,这只是贱妾的一份心意,夫人穿不穿都可以,还希望夫人收下,不然贱妾的心难安!”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精心所做的东西,慕容嫣竟然只是扫了一眼就拒绝了,郑姨娘心里有些不甘,可是跟多的,是害怕!

    怎么办怎么办?夫人如果不接受她的谢礼,将来她怎么求夫人解了她的禁足?

    “你的心意,我领了,这礼物太贵重,你还是自己用吧!”东西是好,可是这送东西的人不对,慕容嫣当然不喜欢!

    “夫人,您瞧瞧,这马甲真的很好看,夫人你一定喜欢的!”见着慕容嫣眉头皱了皱,郑姨娘想要打开来给慕容嫣看,苏兰芷见了,当然是不想慕容嫣问道太多那味道了,便皱了皱眉,“郑姨娘,你身上是什么味道?怎么我闻着,有些不大舒服?”

    “贱妾,贱妾什么没有什么味道啊?”

    “真的?”挑了挑眉,苏兰芷看着郑姨娘眼底的躲闪,却步步紧逼,“可是为何我闻到了很不舒服的味道?”

    “大,大小姐,你是不是闻错了?”让苏兰芷不喜欢的,郑姨娘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不能说!

    “是吗?”看了看郑姨娘,苏兰芷眼底那幽暗,让郑姨娘有种处于荆棘路上的感觉,心里划过一抹害怕了,“大小姐,贱妾如今在病中,怎么会胡乱用香呢?”

    “可是我分明的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了,好像是从你手上的马甲发出来的,你在马甲上熏了什么?”

    “这……”没有想到苏兰芷的鼻子那么灵,那么淡的味道都能闻到,郑姨娘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安,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答了,“奴婢给这马甲熏了些香,也让夫人闻着舒服些!”

    “熏香了?你可真的是有心啊,你熏了什么香?”

    “这……”见着苏兰芷的神色不大好,郑姨娘下意识的,就选择了隐瞒了,“不过是平常的花香罢了,夫人不喜欢的话,放几日,让风吹散了就好了。”被苏兰芷看的有些心慌,郑姨娘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总觉得苏兰芷那眸子盯着自己,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看得郑姨娘毛毛的。

    “原来是花香啊……”有些半信半疑的,苏兰芷见自己让郑姨娘心虚了,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郑姨娘,劝道,“郑姨娘,娘亲既然不要,你就回去吧,这马甲你也是花了心思的,你自己用吧,我瞧着姨娘身上的衣服也是有些旧了,明日我让人给姨娘做些新衣吧!”春天到了,其实也是该准备新衣了,连下人都有了,偏偏漏了一个郑姨娘,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了。

    “这……”见苏兰芷都赶人了,郑姨娘面色划过一抹不自在,想说些什么,劝慕容嫣收下自己的马甲,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不由得看着慕容嫣,有些着急了。

    这可怎么办呢?花了那么久的心思做出来的东西,却偏偏不得对方的喜爱,这可如何是好?

    郑姨娘此刻,也算是尴尬了,一直都跪在那里,偏偏她身子还没好,这初春的地板也是极其的冰凉的,跪得她觉得膝盖都是冰冷的,好几次都想站起来走了算了。可是想起自己的目的,再想想自己的处境,郑姨娘只好咬咬牙,最后看了眼晴儿,示意对方帮忙了。

    晴儿果然不负所望,也跪了下来,两人开始上演一副苦情戏了,“夫人,姨娘这些日子起早贪黑的,为的就是感谢夫人的恩典。这马甲虽然不是太过贵重的东西,可是也是姨娘拿出自己最好的料子,一针一线亲手做的。姨娘的心意都在这马甲上了,这几日睡得极少,姨娘身子本来就不好,这么一折腾,就更差了。奴婢劝了好几回,姨娘都说要赶早的做出来,让夫人可以及时的穿上。奴婢知道夫人什么都不缺,可是奴婢还是希望,夫人看在姨娘一片心意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收了吧?不然姨娘的心里,也不好受啊!”这晴儿也是一个会说的,此刻将郑姨娘挑灯带着病体做活的描绘的极好,让人无法忽视郑姨娘的心意,慕容嫣如果再推辞,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人家是好心,她却一点面子都不给,慕容嫣看着眼前这对主仆让自己感觉到的一切,心里不由得划过一抹冷笑了。

    看来,她还是太心软了啊!让人看出她这里好说话,如今,怕是来巴结了的吧?

    只是,他们何以见得,自己真的就会心软,善良的答应了呢?

    莫不真的她素日里太好说话了,所以让这些人抓住了软肋,各个都是借着她往上爬呢?

    心里突然就生了一股子的火了,慕容嫣不是傻子,也不是个迟钝的人,郑姨娘今日的行为反常,无不都是说明了对方的有所企图,如今这执意要送的东西,也正是如此!

    这些人,还真的以为她是泥捏的,没有脾气,也没有性子了吗?

    他们以为,自己不对付他们,就是对他们的容忍了?

    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心软给自己惹来了那么一件堵心的事情,慕容嫣的脸色顿时就黑了,看着郑姨娘也不说话,郑姨娘感觉到头顶上的目光,只觉得周身的气压顿时就紧了,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夫人……”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慕容嫣,郑姨娘本来以为借机讨好慕容嫣,就可以重获自由的,可是怎么这和她预期的,不一样呢?

    夫人不是心善之人吗?不是一心向佛吗?如何就真的连她的礼物也不收了?

    郑姨娘本来以为慕容嫣容忍他们存在,那么久以来都没有对他们动手,就是默认了他们的身份了的。她哪里想得到,其实慕容嫣不对他们动手,只不过是不屑于动手罢了,更何况,慕容嫣其实也是在等着苏青岚的动作,想看看,苏青岚打算怎么处置这后院里的女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