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处置遗留问题
    气氛一下子就僵了起来,郑姨娘本来满脸的自信的,这会儿看着慕容嫣脸上明显的不耐之色,郑姨娘突然感觉到不妙了。

    她也不是傻子,慕容嫣不喜欢她,她不是看不出来。这会儿突然明白过来,郑姨娘只觉得自己蠢得可以了!

    她怎么就忘了,曾经慕容嫣和苏青岚闹翻,就是因为苏青岚有了别的女人呢?她怎么就那么傻?以为对方不对付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她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此刻心里有些忐忑,郑姨娘那手上的马甲,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了。一旁的晴儿见着郑姨娘有些犹豫,偷偷的给了郑姨娘一个眼神,示意她赶紧送出去。郑姨娘见着晴儿的暗示,当然也知道,失去今次的机会,以后就只能一辈子被禁锢在自己那小小的院子了。可是,要冒着得罪慕容嫣的危险,郑姨娘还是要揣摩一下的。

    这些年来,她向来小心,所以过的也算是滋润,前些日子也是她太急躁了,才导致了如今的结局,她可不想一步错,步步错,最后悔恨莫及了。

    晴儿见着郑姨娘没有动作了,心里有些着急,以为郑姨娘没有看到自己的眼色,便偷偷的扯了扯郑姨娘的衣袖,她的动作看在苏兰芷的眼中,苏兰芷那深邃的眸子划过一抹琉璃光彩,这会儿门口有了动静,是府医过来了。

    “草民见过夫人小姐!”换了的府医比之前的府医好多了,很懂得审时度势,而且医术高明,苏兰芷很喜欢这个人。

    聪明人打交道,当然就省时省力一些了。

    “府医,你来了?兰儿说她的伤口有些疼,府医你给看看吧!”府医一来,慕容嫣也没有那么心思去关注郑姨娘了,只是让府医给苏兰芷检查,一旁的月桃见了,赶忙就拿了一方丝帕放在苏兰芷的手腕上,府医便开始给苏兰芷探脉。

    细细的探脉,府医眼中划过一抹困惑,抬起头来看着苏兰芷那似笑非笑的脸色,瞧见对方那眸子盯着自己的暗示之意,府医划过一抹了然,“夫人,小姐只是不小心扯到了伤口,所以有些疼,这没有什么大碍,好生休息一下,不要乱动就是了全文阅读。”

    “怎么会扯到了伤口呢?严不严重?”听到苏兰芷扯到伤口了,慕容嫣当然着急了。

    “没有大碍的,小姐恢复的不错,只是以后注意些就是了。”看慕容嫣那么紧张,府医觉得自己骗对方有些不道德,心里也不明白苏兰芷为何要找自己过来,只好静观其变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兰儿啊,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月桃,你们怎么伺候的?”早就交代了,要好好的伺候苏兰芷,不要让苏兰芷的伤口复发了,怎么这才没多久,就裂开了呢?

    “夫人,奴婢办事不力,还望夫人责罚!”对苏兰芷的伤口裂开,月桃几人也是有些困惑,这些日子他们照顾的很好,平日也不让苏兰芷乱动,苏兰芷要做什么,也都是他们扶着做的,他们那么小心,苏兰芷的伤口,怎么还是裂开了呢?

    心下很多不解,可是听到苏兰芷的伤口裂开了,月桃几人非常的自责,只觉得自己照顾不好了。

    苏兰芷见着几人的愧疚,眼底有些过意不去,瞪了那府医一眼,只觉得这府医还真的不会找借口了,“好了,月桃,是我自己不小心,我这不是没事吗?娘,您就别怪他们了!”从她受伤以来,就一直让人担心,苏兰芷可不想总是让人担心了。

    “你呀,以后小心些,知道吗?”也是明白月桃几人对苏兰芷的衷心的,这些日子慕容嫣也看在眼里,知道月桃几人对苏兰芷格外的上心,伺候的也很好,慕容嫣也不是有意责备。只是刚才有些太过紧张罢了。

    “知道了,娘!”一笑揭过这事情,苏兰芷突然看着郑姨娘,那目光,颇有些不友好了,“娘啊,这郑姨娘还在跪着呢,您看怎么办呢?可别让别人以为我们欺负了她了。”

    “大小姐,贱妾,贱妾不敢!”没有想到苏兰芷又抓到了自己的错处了,郑姨娘很想起来,可是没有得到允许,她就起来,实在是有些进退维谷。

    “呵呵,不敢吗?我看着你挺大胆的!”刚才都威胁了她娘了,难道还不大胆?

    “大小姐,贱妾,贱妾……”

    “好了,你别说了。”制止了郑姨娘的话,苏兰芷皱了皱眉头,“娘,郑姨娘一番苦心松了那马甲给您,您要不就看看?”刚才不让慕容嫣看,那是因为府医不在,苏兰芷担心慕容嫣受到那麝香的影响,但是现在不怕了。

    “兰儿?”只觉得苏兰芷这个要求有些奇怪,慕容嫣看着苏兰芷,看着那双古井般的眸子深邃无比,突然有些不大明白,自家的女儿这是要唱的哪一出了?

    “娘,就看看无妨,不然郑姨娘总觉得娘太不近人情了!”对着慕容嫣笑了笑,苏兰芷那笑容深邃似海,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情绪。

    “也好!”虽然不明白苏兰芷此举是为了什么,可是见着苏兰芷如此说,慕容嫣相信,苏兰芷做什么,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便让郑姨娘拿那马甲过来看看,郑姨娘欣喜的正准备递过去,一旁的晴儿却是有些慌张了。

    大小姐莫不是知道了什么?为何府医一来了,就要看了?

    也是心里有鬼,晴儿总觉得苏兰芷是看出了什么了,拉着郑姨娘不让郑姨娘过去,郑姨娘也有些奇怪,看着晴儿脸色有些不好,有些担心,也有些着急了。

    这晴儿是怎么回事?

    刚才不是还挺帮着自己的吗?怎么如今夫人要看马甲了,她却是拉住了自己了?

    郑姨娘瞧着晴儿的异样,一时也没有动作,而一旁的府医见着苏兰芷的眼神,突然就明白了什么,走到了郑姨娘的面前,细细的闻了那马甲,赶忙就将那马甲夺过去了,“夫人,这马甲你穿不得!”

    “这是为何?”瞧见府医那严肃的神色,慕容嫣心下突然有些明白了,看着郑姨娘的脸色有些发冷,郑姨娘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发虚,下意识的躲开了慕容嫣的目光了,这样子,就更是有股子做贼心虚的感觉了。

    “夫人,这马甲上面有麝香的味道,夫人闻不得!”府医皱了皱眉头,他也算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夫了,最见不得这些腌臜手段,闻了闻这上面的香气,虽然很淡,但是是麝香无疑,长期问道,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保!

    “麝香?”这个名词,慕容嫣并不陌生,寻常人闻了这麝香,并没有什么,可是她如今快要六个月的身子了,闻了这麝香,后果不堪设想!

    “是的,夫人,这麝香香气似乎是熏在这衣服上的,很淡很淡,不注意闻根本就闻不出来。但是长期闻了,夫人如今怀了身孕,后果不堪设想啊!”府医这会儿是完全明白苏兰芷叫他过来的原因了,此刻的他,眉头紧紧的皱着,想着这麝香,只觉得这大宅院里面的勾心斗角,的确是太过阴毒了!

    那孩子已经成形了,这样子,何其残忍!

    “夫人,夫人,贱妾并不知道夫人您怀了身孕啊,夫人,夫人,您可千万不要相信这个啊!”郑姨娘先是被慕容嫣怀孕的消息震慑到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跪着过去,想要替自己求情,可是慕容嫣却直接避开了,“郑姨娘,你的心思,足够歹毒!”

    “夫人,贱妾并不知道啊,夫人!”

    “知不知道,你自己心里清楚!”虽然心里有些怀疑,可是刚才郑姨娘的心虚,慕容嫣是看在眼里的。

    纵然此次郑姨娘是无心之举,但是也并不表示,对方是真的无辜的。更何况对方刚才那么逼迫她,在慕容嫣看来,郑姨娘已经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不适合留在相府了!

    “夫人啊,贱妾真的不知道啊,贱妾怎么会知道这麝香会影响胎儿呢?更何况夫人怀了身子的事情,贱妾一直都不知道啊!夫人,贱妾真的是无辜的,夫人要相信贱妾啊!”知道这事情一旦追究下来,她就没有了活路了,郑姨娘自然是极力的脱掉自己的关系,不然她真的会死很惨!

    “……”看着郑姨娘那悲切的样子,慕容嫣干脆眼不见为净,转过了身去,郑姨娘见着慕容嫣不理会自己,这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愤怒的指了指一旁的晴儿,也顾不得别的了,“夫人明鉴,这事情全部都是晴儿的错。这一切都是她撺掇贱妾的,这马甲是她撺掇贱妾做的,这麝香也是她撺掇贱妾熏上去的,而且这麝香就是经由晴儿的手弄上去的。夫人,贱妾是无辜的啊,贱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话郑姨娘却是不假的,刚才晴儿脸色有异,她刚开始没觉得,可是后来就感觉出来了。

    只是她真的没有想到,一直以来以为忠心耿耿的人,竟然会是背叛她的人!

    想到自己被晴儿陷害,郑姨娘满脸愤怒的看着晴儿,眼神说不出的失望和扭曲了,“晴儿,我自问待你不薄,你这是为何?你害死了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你有什么好处?”夫人怎么会怀孕呢?怎么会呢?不是说夫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了吗?

    郑姨娘此刻的心,乱极了,一方面的震惊,一方面,也是愤怒和嫉妒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待老爷那么冷淡,却还能怀上孩子?上苍何其不公!

    “姨娘,奴婢,奴婢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有想到郑姨娘的脑子转的倒是快,那么快就将事情引到自己身上了。不过晴儿早就准备好了一番说辞,所以她此刻面上虽然是惊恐的,可是她并不害怕!

    “我在说什么,你心里很明白,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谁指使你的?夫人,你一定要好好查查!”虽然也不是百分之一白的确定是晴儿做的,不过比起自己的性命,一个丫鬟是不足为虑的,所以,郑姨娘此刻,选择了牺牲晴儿了。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都在晴儿的意料之中,只是晴儿没有想到,她的计划那么快就暴露了罢了。

    心里有些懊恼今日选时间不对,偏偏选到慕容嫣在苏兰芷这里,而且府医正好来了,晴儿心下不甘,可是那双眼睛刷刷刷的就留下了泪水,瞧着郑姨娘满心的失落和不解了,“姨娘,你可不要冤枉奴婢啊,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奴婢也只是想要姨娘好罢了。姨娘自己做了这许多,为何要陷奴婢于不义呢?奴婢做错了什么?”

    “你做错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这个心肠狠毒的女人,夫人,一定要好好的审问,这后面,一定有幕后之人!”指着晴儿一脸的愤慨和失望,郑姨娘面容婆娑的看着慕容嫣,完全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慕容嫣见状,实在是觉得烦躁,“将他们都压下去,等老爷回来处理!”

    “夫人!”苏青岚的手段,郑姨娘还是有些害怕的,此时突然想起了柳姨娘的死,郑姨娘满脸的惊恐,想要求情,猛地就往慕容嫣那边扑过去,晴儿见了,趁机推了郑姨娘一把,郑姨娘一个脚步不稳,直接就往慕容嫣身上扑了!

    “娘,小心!”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郑姨娘竟然如此的大胆,甚至那晴儿竟然敢在她的面皮下行事,心里紧张,赶忙就起身准备去挡住慕容嫣,后背因为剧烈的动作,有了裂痕。慕容嫣见着苏兰芷起身了,赶忙制止,“兰儿,你别过来!”苏兰芷本来就受了伤了,这会儿还动了,这不是伤上加伤了吗?

    “我……”苏兰芷还赶不及去扶住慕容嫣,好在秋霜眼疾手快的直接就挡在了慕容嫣的面前,而一旁的紫儿也拉住了郑姨娘,制止了郑姨娘疯狂的行为了。

    “夫人,贱妾,贱妾不是故意的,是她,是她在推贱妾!”郑姨娘刚才撞上去的时候,心里也是有些快感的,很想慕容嫣的孩子就那么被自己撞掉了。只是她还来不及高兴,就被人制止了,郑姨娘赶忙就将一切都推给了晴儿,晴儿见状,满脸的委屈了,“姨娘,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奴婢,奴婢伺候你那么多年,就是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啊最新章节!”她刚才趁乱推了郑姨娘,也是看准了没人注意她,所以她并不担心。

    反正撞人的是郑姨娘,她也不在怕的。

    “你,你这个刁奴,你怎么竟如此的狠心,陷我于不义!”气得手都抖了,郑姨娘那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死死的盯着晴儿,恨不得将晴儿瞪出一个窟窿来了。

    “姨娘,你就算是要自保,也不能如此的害了奴婢的性命啊!”

    “明明是你推我的!”

    “奴婢没有!”

    ……

    双方各执一词,吵得激烈,慕容嫣看着这两人,眼底划过一抹厌恶,“好了,别吵了,都送去柴房,等老爷回来发落!”要不是顾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慕容嫣恨不得狠狠的罚这两人!

    可是这两人实在是呱噪,让慕容嫣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是疼的!

    “夫人,夫人,贱妾冤枉啊!”

    “夫人,奴婢,奴婢冤枉啊!”

    两人还想求情,可是被人死死的拉着出去,也挣脱不开来,只好一路上都在那里喊冤了。慕容嫣没有经历去理会,只是看着苏兰芷脸上汗水都出来了,慕容嫣赶忙就过去扶住了苏兰芷,“还不快扶小姐到床上去!”

    “是!”月桃被苏兰芷这样子吓坏了,和秋霜两人扶着苏兰芷趴着,看着苏兰芷脸色突然就苍白了,脸上冒了无数的汗水,非常的着急。

    “府医,你给兰儿看看,看看伤哪儿了!”

    “是,夫人!”这府医见着苏兰芷刚才那么拼命的想要护住慕容嫣,心下也是佩服,好生的给苏兰芷把了脉,眉头便皱起来了,“小姐的伤口,怕是裂开了,草民先回避,你们给小姐清洗一下,上药吧!”他毕竟是男子,也不方便,只好起身告辞了。

    “快,月桃,你们赶紧看看兰儿的伤!”

    “是!”将苏兰芷的衣服小心的脱下,里面果然浸了血了,几人倒吸一口气,脸上都满是担忧了。

    “赶紧的给她换身衣裳,清洗一下伤口,擦冰清玉肤膏!”知道这药的好处,慕容嫣二话不说就吩咐人做了,拿着帕子小心的给苏兰芷擦脸上的冷汗,看着苏兰芷背上的伤口裂开了好大一个口子,脸上担忧极了,“你这孩子,着急做什么?我身边那么多人,不会有事情的。你瞧瞧你,伤口又裂开了,这反反复复的,万一真的留疤可怎么办啊?”

    “娘,不是说这冰清玉雪膏不会留疤吗?您别担心了!”刚才也是她激动了,不过关心则乱,她也实在是害怕啊。

    想着刚才那一刻,她也只是下意识的就冲过去了,哪里还管得了自己背上的伤口呢?

    “你看看你,疼得脸都白了,你这……”拿了帕子就给苏兰芷擦,苏兰芷忍着疼,看着慕容嫣大着肚子做这事情,有些担心,“娘,还是让月桃他们来吧,您如今身子不便,您还是先过去坐坐,一会儿就好了。”

    “我还没有到动不得的时候,你别说话,免得疼!”看苏兰芷那紧闭的嘴唇就知道,苏兰芷肯定是忍着疼的。这伤口好不容易愈合了,这会儿生生的裂开,可不是就好像是又被人刺了一剑吗?

    这不疼才怪!

    “娘,我真没事,您别太担心……”看着慕容嫣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清洗,苏兰芷突然就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冲动了。

    哎,还真的是自作受啊!

    “你别动了,免得伤口又疼了。”

    ……

    折腾了许久,才给苏兰芷换好了药,也换上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府医见着苏兰芷疼的很,便开了一副药给苏兰芷喝,苏兰芷喝了以后觉得有些困,就睡着了。

    苏青岚一回来就得知今日的事情,大发雷霆,立刻就赶去了柴房,直接就吩咐人打了郑姨娘和晴儿,听着两人一人一句的说着,苏青岚到底是在官场上混了许久的人,渐渐的就听出了一些猫腻了。

    让人去查,果然发现晴儿最近不对劲,苏青岚吩咐人打了郑姨娘一百板子,知道郑姨娘或不得了,直接让人扔去了乱葬岗,便只留下晴儿审问,待到问出了什么,苏青岚怒不可止,“元武侯,你实在是过分!”

    于是当天,苏青岚就吩咐人去彻底的查清楚元武侯的事情,得知元武侯做下的这些勾当后,苏青岚按兵不动,等到几日后,元武侯负责修建的桥梁倒塌,苏青岚才一网打尽,将所得的证据统统都上交,最后,元武侯被停了俸禄,削了官位,要不是静妃和五皇子苦苦哀求,怕是这侯位也都不保!

    此次之后,元武侯元气大伤,一直都被文帝罚了禁闭呆在侯府,元武侯府的人突然就低调了许多,这也算是文帝对苏青岚的一个交代,其实,又何尝不是对五皇子和静妃的一个打压?

    当然了,这是后话。苏青岚审问了晴儿之后,直接就吩咐人赐了晴儿毒药,想着苏兰芷的伤,苏青岚便去了烟云阁看望苏兰芷了。

    “老爷,你来了?”苏青岚回来的时候知道苏兰芷伤口裂开了,就来看了一次,只是苏兰芷吃了药睡着了,所以苏青岚便去审问郑姨娘和晴儿去了。这会儿来,见苏兰芷还在睡着,苏青岚不由得有些担心了,“兰儿还没有醒来吗?”

    “嗯,府医说兰儿这些日子因为受伤总是趴着,睡得不是很好,所以醒的会比较晚。”从苏兰芷睡着了,慕容嫣就一直守着,这会儿脸色有些疲惫了,看的苏青岚心里满是愧疚。

    都是他不好,要不是他招惹了这些人,他的妻儿也不会受苦了,“嫣儿,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在这儿陪着兰儿。”

    “老爷,没事的,我不累!”看着苏青岚的神色不大好,慕容嫣料定了苏青岚今日的事情处理的有些棘手,怕也有些麻烦,心里有些担心,可是又不知道如何询问才好。苏青岚自然是看出了慕容嫣的关心和纠结,只是他不想慕容嫣跟着操劳就是,所以只是三言两语就代过了,“事情我已经都查清楚了,你别担心,以后他们不会再来烦你了!”

    “老爷……”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苏青岚眼底的疲惫,慕容嫣又不知道如何说了。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而已。”是啊,是累了,这是心累。这相府本来是一片安宁的,当年他一心和慕容嫣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有这许多的烦心事情。可是一步错,步步错,因着他当年的错误,如今,却是害得他的妻儿连番受苦了。

    “老爷,我和兰儿,一直都在,老爷无须想太多了,过去的,也都过去了。”知道苏青岚心里的矛盾,慕容嫣也不想苏青岚陷入了这个困境之中。

    “嗯,我知道!”如今府中的姨娘,也就只有那一位了,看来他是要去好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也免得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了。

    ……

    两人等了一会儿,苏兰芷终于是醒了,苏青岚见着苏兰芷那本来红润了些的脸又变得苍白了,心里的愧疚更大了,“兰儿,你醒了?可是想吃些什么?伤口还疼吗?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关切的话,没有思考就直接询问出口了,苏兰芷见着苏青岚,看着对方眼底的愧疚,笑了笑,并不想苏青岚有太多的负担了,“爹爹放心吧,我好了很多了。”

    “嗯,有不舒服的地方就直接说,别让我和你娘担心,知道吗?”

    “嗯,知道了,爹爹!”

    “肚子饿了吗?想吃些什么?”

    “刚醒来,暂时没有什么胃口,我一会儿再吃吧!爹爹……”看着苏青岚,苏兰芷欲言又止的,苏青岚自然是明白对方的意思,“嫣儿,你先回去好吗?我有些话,想跟兰儿说!”

    “好!”苏青岚今天有些不大对劲,慕容嫣知道苏青岚的心结,也知道这对父女有些话是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很识趣的就走了。

    见慕容嫣走了,苏青岚看着苏兰芷,叹了口气,“兰儿,你有话就问吧!”

    “爹爹,我没有什么问的,只是今日的事情,爹爹可有什么想法?”知道苏青岚一定会将事情处理好的,苏兰芷倒也不担心。只是今日的事情,她不希望再发生了。

    生活中有太多的意外了,而且很多意外,都是她不能掌控的,苏兰芷能做的,就只是希望能尽可能的降低这些事情发生的几率了。

    “兰儿,你想说的,爹爹明白,你放心,爹爹不会让任何人人再伤害到你和你娘亲了。”心里有了打算,苏青岚也不便和苏兰芷多说,反正,这样的事情,他也是不希望再发生了。

    “爹爹明白就好,女儿知道女儿这样子做有些逾越了,甚至有些不孝,希望爹爹不要责怪女儿。”都说子不言父过,她虽然是个女儿,可是也是一样的道理的。

    长辈的事情,她可是没有太多的权力去批判的。

    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苏兰芷愤怒,苏兰芷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知道你也是担心你娘,今日种种,也是我昨日种下的根。曾经也是年少轻狂,没有想到这些会给如今留下隐患,我会妥善处理,兰儿,你好生休养就是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爹爹吧!”

    “嗯!”

    父女两达成了共识,也没有多说什么。入夜,苏青岚独自来到了张姨娘的院子,远远的就看到那院子郁郁葱葱的,种了许多的桃树,如今因着初春,桃花盛开,远远的,却是闻到几缕淡淡的桃花香气了。

    刚进了院子,就看到张姨娘坐在院子中间煮茶,淡淡的茶香萦绕,女子面容姣好,很是温婉动人,不经意间,便能扣住人的心弦了。

    “老爷,您来了,坐吧!”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苏青岚会来,张姨娘招呼苏青岚坐下,苏青岚瞧着对方那并不讶异的样子,心下有些警惕,却是没有坐的,“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既然是有事情要说,老爷坐下慢慢说吧,喝口茶,这可是婢妾最近新得的龙井,很不错的,老爷尝尝?”煮茶的动作行云流水般,一看就知道是擅长茶道,张姨娘将一排的杯子放好,洗了杯子,然后一一的倒茶,茶香四溢,让人味蕾大动了。

    “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原来你也是一个煮茶高手!”府内的这么多姨娘,张姨娘似乎看起来最与世无争了,可是偏偏就是这样子的性子,让人更不好应付。

    “老爷从来都不了解过婢妾,怎么可能会知道婢妾会什么呢?”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姨娘的嘴角划过点点的忧伤,只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抬起头来看着苏青岚并没有动那茶杯,张姨娘笑了笑,“老爷为何不喝?”

    “我不渴!”这话明显是敷衍了,苏青岚爱茶如痴,许多人都是知道的。张姨娘今次的这茶明显就是精心准备的,照着苏青岚素日里的性子,肯定是会尝一尝的,只是这会儿却以不渴推脱,实在是让人想不知道对方的拒绝之意都难。

    “呵呵,看来老爷对婢妾,也是不放心的!”嘴角划过一抹苦涩,张姨娘将这一份心思表现的极好,看着苏青岚笑了笑,“这可是婢妾专门为老爷准备的,老爷却不肯赏脸,婢妾还真的是有些失落,罢了罢了,左不过老爷从来都不曾在意过,也不曾踏入过婢妾的院子,婢妾不该有任何的希望的。”说完端起茶杯就自己喝了起来,也不在意苏青岚会不会喝了。

    “张姨娘,我今日来,是想给你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休书吗?婢妾不需要!”很干脆的就拒绝了,苏青岚讶异于对方的敏感和聪慧,也没有遮遮掩掩的,直接就将休书拿了出来了,“你本就和其他的姨娘不一样,这些年我不曾碰过你,你拿了休书,去别的地方,可以重新开始。你为何不要?待在这里,你不也一样都没有得到吗?你这是何苦?”谁能想到,张姨娘当了苏青岚几年的姨娘,却依旧是个完璧呢?

    说来张姨娘年纪也不大,当年被送给苏青岚的时候也只有十五岁,如今也不过二十出头,虽然不至于嫁一个显贵之家,可是凭着她的姿色,要想嫁得好,也不是一个难题。

    如果是别人,知道自己苦等无果,或许就接了那休书了。张姨娘人也不傻,当然知道怎么对她是最好的,只不过,她不能这样罢了,“老爷,婢妾说了,这休书,婢妾不要!”

    “这休书,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直接就放在了桌子上,苏青岚起身就准备走,“今夜你收拾好行李,我明日让人送你走!”

    “婢妾哪里都不会去!”

    “这由不得你!”

    “老爷,你别忘了,婢妾到底是谁送来的,老爷以为你这样子,真的就可以避开了吗?”有些事情,张姨娘是不介意提醒苏青岚的。

    “这事情我自有打算,你无须操心!你最好为了你自己想想,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婢妾不能只为了自己想,婢妾不是一个人!老爷莫不是连一条活路都不留给婢妾吗?”

    “我说了一切我都会安排好,你只需要明日一早趁着天亮之前离开,其余的事情,你无须管!”

    “可是婢妾已经是老爷的人了,老爷以为,婢妾这样子出去,还有活路吗?”

    “我从未曾碰过你!”

    “可是婢妾确确实实是老爷的人!不管老爷有没有碰过婢妾,婢妾名义上,都是老爷的人了,婢妾的身上已经有了老爷的印记,老爷以为,随便就可以隐去的吗?”

    “只要你想,就可以!”背对着张姨娘,苏青岚知道,自己今生辜负了许多的女子了,也是他当年没有细想,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多的麻烦。

    “老爷说的轻巧,可是做起来,哪里容易呢?”

    “你不做,怎么知道不容易?”这些年,张姨娘很少争什么,那么久以来,张姨娘也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慕容嫣和苏兰芷的事情,苏青岚自觉耽误了张姨娘,所以对打张姨娘,难免有些内疚了。

    “老爷,你以为,婢妾不想吗?”

    “既然想,那就准备吧,明日就走,以后这相府的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了!”说完苏青岚就走了,只是第二日让人去送张姨娘的时候,来人都被吓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匆匆赶来的苏青岚,见着张姨娘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爷,婢妾说过,婢妾只需要给婢妾一条活路,老爷不给婢妾,婢妾能如何呢?”说着说着就吐血了,苏青岚见着心烦气躁,赶忙就让府医来给她看了,“她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吐血了?”

    “老爷,张姨娘似乎中了一种毒药,如果定期没有解药,就会吐血而亡!”府医的话,让苏青岚一惊,看着府医,苏青岚真的没有想到,原来张姨娘竟然是被人操控了的,“府医,那她这毒,可有解?”

    “无解,老爷,这毒并不强,只要按时服用解药,就不会有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张姨娘此次,没有定期服用解药了?”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歪歪肠子,苏青岚的面色,青得可以了。

    “是!”

    “你的解药在哪里?”昨天还那么鲜明的一个人,今日怎么就卧床不起了呢?

    “老爷,吃了解药又如何呢?出了这个门,婢妾还不是一样没有活路,既然如此,还不如趁早就死了,也免得痛苦!”

    “你先把解药吃了,有些话,我们慢慢说!”

    “呵呵,老爷,你以为你把我赶走了,这相府就能太平了吗?你可别忘了,当年我们是怎么进了这相府的?”看着苏青岚,张姨娘那双眸子今日似乎变得格外的幽暗,看着苏青岚,似乎在嘲笑苏青岚的幼稚一样的,“如果老爷府上一个妾侍都没有了,别人会怎么想呢?老爷可曾想过,就算是婢妾走了,还是会有别人来的?老爷莫不是想要让夫人再一次受伤害吗?”话语历历在耳,让苏青岚都不由得一震,“这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老爷怎么解决呢?老爷智者千虑,也难保会有失手的时候,老爷想要护得夫人和小姐的周全,婢妾也不过是想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罢了。如果老爷不放心,婢妾可以对天发誓,如果婢妾做了伤害夫人和小姐的事情,定当天打雷劈,天理不容,这样,老爷该放心了吧?”笑着看着苏青岚,张姨娘也是在赌,赌苏青岚的顾虑,看着苏青岚面色上的沉静,她知道,自己赌赢了。

    “好生照顾张姨娘!”吩咐下去,苏青岚看着张姨娘,面色有些复杂,“不要忘记你今日的誓言,不然你该知道后果!”该死,这人果然抓住了自己的软肋!

    “老爷放心,从今以后,婢妾不会踏出这院落一步,也不会打扰到夫人,婢妾永远都只是老爷的一个挡箭牌而已,老爷也尽可以用婢妾挡住别人的相赠。”

    “那万一那人要你动手呢?”如今张姨娘被人控制,苏青岚更是不得不防了。

    “老爷放心吧,皇后娘娘也不过是想让婢妾乖乖听话罢了,婢妾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如今又只能呆在这小小的院子里,老爷莫不是还担心婢妾有通天的本事不成?”张姨娘这话说的倒是不假的,她一个弱女子,还是个不受宠的姨娘,如今没有自由,哪里能做什么?

    “等你好了,就搬去洗竹院吧,那里清静!”清静,的确是清静,堪称是相府冷宫的地方,平日里过去的人都很少,而且是位置最偏的院子,和慕容嫣的院子一个东一个西,如果不是刻意,完全是见不到了。

    洗竹院一年四季都没有几个人,苏青岚这么做,算是彻底的将张姨娘给孤立了。

    “婢妾明白,明日婢妾就搬过去!”笑了笑,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张姨娘也算是放了心了。

    好在她赌赢了,不然今日被扫地出门,回去主子定然会责罚的!

    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走的!

    ------题外话------

    终于是完成这一卷了,不容易啊,呵呵,几个姨娘差不多都处理了,下一卷,就是定情了,大家一起期待吧,~\(≧▽≦)/~啦啦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