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洗三
    “铭阳……”默默的念了一遍名字,慕容嫣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摸了摸儿子的脸,对着儿子那还泛着红色的小脸亲了亲,“以后你就叫铭阳了,喜欢这个名字吗?”似乎是在呼应慕容嫣的问话似的,小小的苏铭阳嘟了嘟嘴巴,那一直紧闭着的眼睛顿时就睁开了,那是一双至纯至净的眼睛,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真,他这眼睛一睁开,还真的是活脱脱一个苏青岚的小模板了,只是比起年轻时候的苏青岚,显得更俊秀了。

    “老爷,你看,阳儿他睁开眼睛了!”瞧着儿子眼睛睁开了,慕容嫣兴奋的让苏青岚过去看看,苏青岚听了,赶忙凑了过去,看到儿子那和爱妻一样明亮的眸子,苏青岚不由得轻轻的摸了摸苏铭阳的脸蛋,“看来这孩子很喜欢这名字,你瞧瞧,他还笑了呢!”

    儿子那光秃秃的嘴巴虽然没有牙齿,可是看得出是在浅笑的,只是苏青岚这一说完,苏铭阳很不给面子的就哭了,看得苏青岚好生担忧,“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苏青岚赶忙收回了自己的手,生怕是自己的手太粗了,让孩子不舒服了。

    “莫不是尿裤子了?”说罢摸了摸苏铭阳的屁屁,却也没见湿润,慕容嫣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也没见有什么异常,也有些担心了,“阳阳,乖,别哭了,乖啊!”轻轻的哄着,可是苏铭阳依旧不给面子,那柔柔的哭声虽然没有带刺,可是听着还是让人心疼。

    “夫人,小少爷莫不是饿了?”张嬷嬷在一边看着着急,想着苏铭阳上一次喝奶是一个时辰之前的事情了,有些担心。

    “饿了?”这才有些反应过来,慕容嫣笑了笑,有些觉得自己刚才是关心则乱了。

    “夫人把小少爷给奴婢吧,奴婢抱着小少爷下去喂奶!”奶妈见着苏铭阳饿了,笑着想要接过去,可是慕容嫣却拒绝了。

    “嫣儿,你这是?”

    “老爷,我想自己喂!”等了那么多年,甚至再也不抱希望,却突然来到的孩子,这对慕容嫣的意义重大。慕容嫣很想亲自喂养这个孩子,心底里,也是想弥补一些遗憾的。

    她因着自己的事情,对兰儿忽略太多了,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在健全的爱中长大,可以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苏青岚没有想到慕容嫣要自己喂,眼神有些不大同意,“可是嫣儿,你的身子还很虚,还是让奶妈喂吧,这奶妈身子很好,而且奶水很足,阳儿会吃的很好的。”慕容嫣这一次生产的确是费力,所以慕容嫣这会儿脸色都还不大好,苏青岚有些担心。

    “老爷,没事的,我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就让我喂吧,这个孩子,我想亲自照顾。如果我的奶水不够,再让奶妈喂好不好?”言语中带着点点的恳求,苏青岚耐不过慕容嫣这样子的眼神,最后也只好点头答应了,“那好,可是你不可勉强,如果太累了,就让奶妈帮你带!”

    “老爷放心吧!”终于是让苏青岚同意了,慕容嫣对着那奶妈笑了笑,“你姓什么?”

    “奴婢夫家姓刘。”

    “刘家的,你先下去吧,有事情我会叫你!”

    “夫人,这……”有些担心慕容嫣不让自己喂奶了,自己会失去那么好的一份工作,那刘佳的有些着急。

    “放心吧,既然已经选了你做阳儿的奶妈,只要你做得好,以后就留在相府帮我照顾阳儿。”

    “多谢夫人!”没有被辞退,刘家的也放心了,恭恭敬敬的就出去了,慕容嫣这才小心的背过身去,开始给孩子喂奶了。只是多年不曾喂奶,慕容嫣的动作有些僵硬,还不大会喂,苏铭阳等了半天都没有吃到母乳,哭声就更大了。慕容嫣有些着急,一旁的张嬷嬷看着就更着急,赶忙过去帮忙了,“夫人,你别急,慢慢来,小少爷还小,你把乳(和谐词)头送过去!”慢慢的指导慕容嫣的动作,慕容嫣渐渐的就会了,苏铭阳终于是喝到了乳(禁词)汁,也不哭了,整张脸虽然红扑扑的,喝奶的声音很大,看得出,他是用了劲了的。

    感觉到乳(禁词)头有些疼,慕容嫣皱了皱眉,看着这个吃得开心的孩子,慕容嫣的眼中满是宠溺,一旁的张嬷嬷见了,也笑着说道,“夫人,你瞧,小少爷吃奶可真有劲,太医说小少爷的身子很好,将来长大了,肯定又是一个万人迷了。”

    谁都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慕容嫣也是不例外的,听到张嬷嬷这么说,慕容嫣的嘴角也溢出一抹笑容,看得出,她心情很好,“这孩子力气的确是大,都吸得我疼了。”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慕容嫣眼底的宠溺从来都没有散去过,可见慕容嫣对这孩子,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喜爱的。

    “孩子吃得好,身子才好,夫人如果觉得疼,就让老奴抱给刘家的喂吧!”怕苏铭阳弄疼了慕容嫣了,张嬷嬷也是会心疼的。

    “不了,我自己喂就好。”虽然疼,可是却也幸福。这疼一直都在提醒她自己如今的幸福,对于再次为人母,慕容嫣的心情,终于是觉得心里的那遗憾终于是圆满了,从此,她再也不用再担心害怕什么了。

    这样,真好!

    ……

    慕容嫣喂了一会儿奶,苏铭阳也累了,便睡着了,慕容嫣看着孩子,小心的将孩子放在自己的身边,笑了笑,“看来这孩子很乖,很好带,知道疼人!”吃了就睡,而且也不怎么哭闹,的确是好带的。

    “娘,您累不累,要不要睡一睡?”看着慕容嫣脸色的苍白,苏兰芷当然是希望慕容嫣好好的睡一睡,养一养了。

    “我还好,对了,老爷,母亲那边,已经让人通知了吗?”临近产期,靖北侯夫人可是隔天就让人来问问情况,甚至还派了有经验的嬷嬷过来照顾,给慕容嫣省去了不少麻烦了。

    “你生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担心母亲着急,你又没有醒来,所以今日才让人去回话的,母亲已经派了人来了。听说她是想亲自来的,不过被劝住了,不过来送礼的人说,母亲洗三那天是一定要来的。”老人家年纪大了,也不好四处走动,舟车劳碌颠簸了。

    “嗯,这样也好,母亲今日来,到时候洗三还来,身子难免吃不消。”对这安排很满意,慕容嫣可不想靖北侯夫人因为她病着了。

    “好了,你也累了,先休息吧,养好了身子,到时候洗三的时候,母亲看着也放心些。”

    “好!”的确还是有些累,刚才给苏铭阳喂奶也折腾了好些时辰,慕容嫣这会儿也累了,便没再勉强,躺下睡了。

    苏兰芷临走之前又看了看慕容嫣,看了看自己的弟弟,看着一家人越发的和谐美好,苏兰芷高高兴兴的就回去了。这一夜,苏兰芷睡得极其的香甜,梦中似乎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的,一整晚都是笑着的。

    弟弟终于平安出生了,娘亲平安生产,这些都是让人开心的事情,看来,以后的日子,相府可以渐渐的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我是到了洗三的分界线

    到了苏铭阳出生的第三日,这天早上,清静了许久的相府,也终于是恢复了热闹了。

    每一个新生儿降生,洗三都是很重要的,大苍人都认为,洗三一是洗涤污秽,消灾免难;二是祈祥求福,图个吉利,亲朋好友都会来祝吉。所以,这一日,苏青岚邀了熟识的好友还有亲人来观礼,不过独独落下了庆王府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苏青岚有意,还是无意了。

    “洗三”之前,苏青岚早就照例按照收生姥姥的要求,予备好挑脐簪子、围盆布、缸炉小米儿、金银锞子,什么花儿、朵儿、升儿、斗儿、锁头、秤坨、小镜子、牙刷子、刮舌子、青布尖儿、青茶叶、新梳子、新笼子、胭脂粉、猪胰皂团、新毛巾、铜茶盘、大葱、□片、艾叶球儿、烘笼儿、香烛、钱粮纸码儿、生熟鸡蛋、棒槌等等。还要熬好槐条蒲艾水,用胭脂染红桂元、荔枝、生花生、栗子若干。

    亲朋好友们来送了礼,有的送了大红包,有的送了新衣,有的送了衣服鞋子等,在这个重要的节日,每个人都是欢愉的,尤其是看着收生姥姥怀里那个粉嘟嘟的孩子,虽然才三天,=尚未张开,但是五官极其的俊秀,可见长大,又是一个美男子了。孩子长得俊,父母又是如此的身份,大家恭维的话,自然也是不由自主的说出口了。

    “恭喜苏相,贺喜苏相啊,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贵府竟然就多了一位俊俏的小公子了,苏相好福气啊!”

    “苏相你可真不够意思啊,怎么苏夫人怀了身子的事情,没有告诉大家呢?让大家今日好生的惊喜!”

    “苏相你这做的不厚道啊!”

    ……

    因着也是想热闹热闹,加上这个孩子是苏青岚很在意的一个孩子,所以苏青岚请了素日里要好的官员,大家祝福的话,当然也是真心的了。

    “之前也是家里的事情忙的一团糟了,所以也没来得及通知大家,今日大家一定吃好玩好,就当做是我赔罪了!”

    “苏相说的可是真的?”

    “那是自然!”

    “好,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

    苏青岚的人际关系当然的极好的,他为人谦和有礼,而且性子又好,位高权重却不独立孤行,素日里对待大家也是和气,加上他平日里也不喜欢拉帮结派,清贵一族的人都喜欢和他来往,许多明哲保身中立的人,自然也是希望和苏青岚多多来往,巩固彼此的力量,所以大家说话,也算是熟络了TXT下载。

    不过几人本来说的高高兴兴的,等到一声突兀的声音传了来,却是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了,“二弟今日府上可是热闹的很呢,不过二弟怎么就忘了我这个做大哥的呢?好歹也是小侄子的洗三,我这个大伯怎么好缺席了呢?”苏青秀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大半年来,苏青岚真的再也没有去庆王府了,好几次他派人来请,苏青岚都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了,甚至他亲自来,苏青岚也总是避而不见,就是勉勉强强见到了,苏青岚也是避左右而言其他,让他好不懊恼!今日苏青岚甚至做的绝了,小侄子的洗三,竟然都不通知他们,这莫不是真的打算跟他们断绝来往了吗?

    苏青秀想着就气,如今元武侯被皇上罚了禁足,还被罢了官职,只能闲赋在家,五皇子虽然依旧受宠,可是因着元武侯的事情,难免皇上会有所猜忌。加上因着这一次的事情,苏青岚有参与,五皇子明显对他不似从前的熟络了,苏青秀知道,他如今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这个亲生弟弟了,不然他这辈子,真的只能庸庸碌碌,什么实权都没有,一辈子就做他的闲散王爷了!

    他绝对不要!

    看着王府这大半年没有五皇子的帮助,也没有苏青岚的扶植,地位一落千丈,再也没有了曾经的光景,而他又不擅长管家,如今的王府,已经开始落败了,长此以往,他该怎么办啊?

    也是着急,苏青秀百般思虑却找不到办法,今日听到小侄子洗三苏青岚竟然不叫他来,苏青秀更是气得半死,本来是想拉着孙雪茹一起来的,可是孙雪茹愣是不想丢了面子,说人家没有请,不肯来,苏青秀无奈,只好厚着脸皮来了。只是他一来,就看到苏青岚和大家有说有笑的,看着那些人,许多都是清贵之流,这些人素来高傲,看不起他这种靠着祖上积德的闲散王爷,可是如今却和苏青岚有说有笑的,苏青秀心里,自然就更加不舒服了?

    明明都是同样的父母,他还是长子,继承了王位,为何,事事都要低这个弟弟一等?

    大半年也是积攒了不少的怒气的,苏青秀这话也没有多想就说出来,只是说出来,见着大家面色不虞,顿时有些尴尬。

    他虽然不服气苏青岚的好运气,可是如今,他依旧是要依靠苏青岚的,不然他什么都不是,所以,他更是不敢在大家面前得罪了苏青岚,免得大家知道他们兄弟不和,以后更加不会帮助他了。

    此时见着苏青岚面色不好,看着自己似乎有些不大欢迎,苏青秀张了张嘴,后悔死了自己的一时冲动了,正想找个什么借口将这事情揭过去了,苏青岚却只是扫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言了。

    当他知道,这个大哥这些年和元武侯来往密切的时候,甚至许多事情都是知晓的,却故作不知的任由那些人对付自己,他对这个大哥,也是没有什么感情了的。

    这些年避而不见,也不过是不想弄得彼此太难看,如今对方不识好歹的上门自取其辱,苏青岚的嘴角,轻不可见的划过一抹嘲讽。

    这样子的家人,他一点都不需要!

    “大哥,既然来了,就留下吃个饭吧,这里还有许多客人,恕我招待不周了。”今日是喜事,苏青岚可不想因为苏青秀弄得不开心。他喜得麟子,今日又是最重要的洗三之日,他当然是要好好的将这洗三办好。

    “呵呵,也好,那我去看看小侄子吧!”

    “孩子还小,太医说不好见太多人,大哥还是一会儿洗三的时候再见吧!”小孩子抵抗差,孙太医早就交代了,洗三完了就抱回去,也免得病了,这点,苏青岚牢牢的记着,这会儿就直接拒绝了苏青秀了,弄得苏青秀脸色满是尴尬,“那好,那我一会儿再见吧,也不着急!”心里十分的不爽苏青岚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苏青秀面色划过一抹恼色,可是看着大家投过来的眼神,苏青秀也只能装作没什么了。他可是最担心别人看出他们兄弟不和的,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他!

    “嗯!”也没有再理会苏青秀了,苏青岚直接就去招待了别人,等到门口传来靖北侯府的人来了,苏青岚干脆直接就去门口接了,“父亲,母亲,大舅嫂,你们都来了啊!”

    “呵呵,今日可是我那可爱的小外孙的洗三日,我们自然是要来的,不过那几个小鬼头太爱闹了,带他们来怕影响嫣儿休息。便也没让他们来,不过到满月酒,我们肯定是都要来的!”靖北侯夫人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看来是极开心的,一进门就叨唠着要去见慕容嫣了,“嫣儿如今可是还好?这一次生产,没遭什么罪吧?”

    “生了差不多一天一夜才生下来,嫣儿累坏了,不过好在这几日恢复的不错,母亲,父亲,我带你们去见她吧!”

    “不用了,我们知道路,这里还有那么多客人,你去忙吧,我们自己去就好了!”心急着要去见慕容嫣,靖北侯夫人也体贴苏青岚忙碌,也没让苏青岚送,苏青岚知道自家这个丈母娘说一不二的,也没有再勉强,只是吩咐人带了靖北侯夫人过去,靖北侯夫人前脚刚走,秦王妃就带着秦之衍来了。

    “秦王妃,武成王,你们也来了啊?请!”秦王府和相府的关系,也因着秦王妃赠药,近了许多。这大半年苏青岚虽然谢绝见客,不过秦王妃却总是让人送好的补药来,也正是因为这些上好的补药,还有一些养颜圣品,苏兰芷的伤口恢复的很快,如今只剩下浅浅的疤痕了,苏青岚对秦王妃十分的感激,两府也渐渐的熟络了起来了。

    “呵呵,苏相,恭喜啊!”一听说今日苏青岚小儿子洗三,秦王妃就带着秦之衍来了。严格算起来,他们许久都不曾来相府了,秦王妃知道,秦之衍想苏兰芷的紧。

    “呵呵,谢谢王妃吉言,王妃,请进吧!”

    “苏相,我有个不情之请,可否让苏相通融一下?”

    “王妃请说!”

    “我想去看看苏夫人和苏少爷,不知道可不可以?”按理说她不是近亲,慕容嫣又还没有出月子,她是不好去的。可是也只有去了,才能看到苏兰芷,秦王妃很想给自家的儿子制造一点点的机会的。

    这个要求有些不合规矩,苏青岚没有想到秦王妃会有如此的要求,看着对方满脸的真诚,苏青岚想着自己欠了秦王妃许多的人情,也不好拒绝的,“王妃担心内子,是内子的福气,王妃请,我带你去吧!”秦王妃到底身份尊贵,而且和慕容嫣的关系也不错,虽然秦王府去看慕容嫣有些不合规矩,不过苏青岚也不是迂腐之人。

    “呵呵,这个要求是有些过了,多谢苏相成全,那我就过去了,不需要苏相带路,我去过几次,认得路的。苏相还是自己去忙吧!”笑嘻嘻的就带着秦之衍去了,苏青岚看着两人走过去,其实很想说,秦之衍一个大男人,去了不方便,可是人家已经都走了,苏青岚想着秦王妃也算是守规矩懂礼之人,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去招待人了。

    ……

    “瞧我这小外孙,这鼻子这眼睛,还真的是和他爹爹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长得可真俊啊!”靖北侯夫人一进去屋子,就抱着苏铭阳一直看个不停,甚至还拿出了一个可爱的玉观音给苏振华戴上了,“阳阳,这是外婆给你的见面礼哦,你可得戴着,好好保管。这可是外婆去云来寺开过光的,保佑你平平安安的!”说完在苏铭阳的头上亲了亲,三天的孩子,还是很小很软,而且皮肤也泛着红色,看起来好脆弱,好让人心生怜意。

    “母亲,这孩子还小,不用那么惯着他的!”慕容嫣如今在坐月子,整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头上包了帕子,躺在床上,看着靖北侯夫人抱着自己的孩子,慕容嫣的脸上满是慈爱,却也见着自己的老母忍受马车颠簸过来,有些过意不去了。

    “这可是我的小外孙,我当然是要给他最好的了,瞧这孩子,一点都不认生,实在是可爱的紧!”靖北侯夫人是越欢喜,抱着都舍不得松手了,一旁的靖北侯见了,有些吃味了,“老婆子,我也该抱抱了吧?这小外孙我都还没有抱过的!”家里又添丁了,而且这孩子还是慕容嫣的,是他唯一的外孙子,靖北侯的喜爱,也完全的表现了出来了。

    “你又不会抱孩子,这孩子可嫩着呢,你要是闪着了不好,还是我抱着吧!”也不知道是不相信靖北侯,还是不想给对方抱,靖北侯夫人只是自己抱着,不肯给靖北侯。

    “你这……”有些苦笑不得了,靖北侯虽然抱过的孩子不多,可是也是有抱过的,哪里就不会抱了?

    “母亲,您就给爹爹抱抱吧,您瞧瞧爹爹,眼睛都贴在小外甥的身上了,您再不给他抱,爹爹怕是要抢过去了!”一旁的席乐荣也高兴,看着慕容嫣终于是有了儿子,席乐荣真心的替对方觉得开心。

    有了儿子,将来也有了依靠了,小姑子这么多年来吃的苦,也终于是有了个头了。

    “哎,瞧你说的,好像是霸着外孙一样的!”见靖北侯难得的渴望,靖北侯夫人小心的将孩子递了过去,“你可得小心一点啊,轻点,别弄疼了他了。”这孩子小,靖北侯一个大男人,难免力道把握不好的。

    “放心放心,我省得的!”第一次抱自己的小外孙,看着对方那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点都不认生的样子,靖北侯说不出的欢喜,直接就从怀里拿了一个小小的银手镯,上面有着一块精致的祖母绿,给这孩子戴上了,“还真的是秀气的很,而且很乖,好,很好!”

    “那是自然的!”似乎很得意,靖北侯夫人这会儿坐在了慕容嫣的床边,看着慕容嫣脸色虽然还有些白,不过看起来精神不错,笑了笑,“嫣儿,很累吗?这孩子可是好带?素日里乖不乖?”

    “母亲放心吧,这孩子很乖,除了哭了尿了会哭,一般都不会哭的全文阅读。”

    “看来也是一个懂得疼人的,这就好,这就好!”眼睛不由得就有些湿润了,想着女儿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就是因为没个儿子。如今倒是好了,有了这个孩子,女儿终于是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了。

    “母亲,你怎么了?”见着靖北侯夫人情绪有些不对,慕容嫣有些担心。

    “我没事,我就是高兴的,看着小外孙我高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靖北侯夫人爱恋的摸着慕容嫣的脸蛋,眼角带着疼爱,“孩子啊,如今你要坐月子,我刚才听张嬷嬷说你要自己带孩子,可别太辛苦了。身子最要紧,凡事不要勉强,知道吗?”

    “知道的,母亲!”

    “好,章嬷嬷我就先留下来帮你照顾着,等你出了月子再回去。”将自己最得力的嬷嬷留给了慕容嫣,可见慕容嫣的受宠程度了。

    “不了,母亲,章嬷嬷是您用惯了的老人了,您离了她,肯定不习惯,我这里有张嬷嬷,还有奶妈,紫儿他们,够了的。”

    “傻孩子,这伺候的人,哪里会够?你如今坐月子不方便,章嬷嬷很擅长调养,你就听我的,让她帮你养身子,也免得你落下病了。”上一次慕容嫣生苏兰芷的时候,因为巨大的打击,经常哭,所以难免落了下病根,靖北侯夫人想趁着这机会,让慕容嫣好好将身子调养过来,也免得老来招罪了。

    “可是……”总觉得不大好,章嬷嬷伺候靖北侯夫人许多年了,一直都在靖北侯夫人身边,慕容嫣担心靖北侯离了章嬷嬷,会不习惯,过得不舒心。

    “好了,别说了,这事情就那么定了。你如今要做月子,我也不好打扰你休息,等孩子满月那天,我再来看你,到时候和你好好聊聊。”新生儿的抵抗力弱,慕容嫣如今坐月子,也不方便,靖北侯夫人也只是想来亲眼看看,这会儿人也见了,礼物也送了,靖北侯夫人当然是不好总是待在这里打扰了的。

    “也好,只是母亲不用总是操劳的,等我出了月子,我带着孩子去侯府好好给母亲看看,母亲就不必总是舟车劳顿了。”靖北侯夫人的身子不好,慕容嫣有些担心。

    “放心吧,这大半年我的身子调养的很好,都没有再病过了。如今这点舟车劳顿,也没事的。你抱着孩子也不方便,而且孩子还小,最好留在家里,带出去容易生病,你就乖乖的等我下一次过来看你就是了!”直接就拒绝了慕容嫣,靖北侯夫人可不敢拿刚出生的小外孙开玩笑。

    她年纪虽然是大了,可是因着如今慕容嫣和苏青岚渐渐的和好,她渐渐的放下了心中的大石,身子好了许多了。

    “可是……”慕容嫣还想再说什么,靖北侯夫人直接就打断了她了,“好了,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也是又做母亲的人了,孩子重要,知道吗?”

    “那,好吧!”说到孩子,慕容嫣也不敢大意,便也答应了。

    “嗯,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母亲慢走!”

    “嗯,兰儿,好好照顾你母亲,知道吗?有什么事情,就让人过去侯府通知一声!”大半年不见了,见着出落的越发动人的外孙女,靖北侯夫人走了过去,摸了摸苏兰芷的头发,看着苏兰芷的气色尚好,也放下了心来了。

    “外祖母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母亲的。”

    “嗯,你的伤口可是好了?有没有留下疤痕?”苏兰芷受伤的事情,到底还是没有瞒过靖北侯夫人,为此,靖北侯夫人都不知道送来了多少养眼的补品了。甚至差点就要老着脸去求秦王妃要冰清玉雪膏了,要不是苏青岚说已经有了,靖北侯夫人怕是真的就要去了。

    “嗯,已经好了许多了,还有一点点的疤痕,太医说,只要坚持用,再过些日子就会全部都消了。”

    “消了好,消了好,只是以后你自己可不能大意了。要好生照顾自己,知道吗?”知道苏兰芷是要救慕容嫣才会受伤的,靖北侯夫人感慨苏兰芷的孝心,却也想不想一命换一命的。

    女儿,外孙女,外孙,在她的心里,都是一样重要的,她不希望任何人有事情!

    “外祖母放心吧,我以后会小心的!”

    “嗯,对了,雅儿他们今日没来,托我给你带了些小玩意,说过一个月再来看你,你可不许忘了他们了!”这大半年相府以慕容嫣和苏兰芷身子不适为由谢绝见客了,算起来,几个好姐妹也有好些日子没见了。

    想着刚刚及笄不久的慕容雅,本来当初说好的要去参加对方的及笄礼的,只是那个时候她的伤没好,太医说不好出门,苏兰芷也只是送了一份礼,心里还真的是挺遗憾的。

    “嗯,我知道了,雅儿姐姐他们最近还好吗?雅儿姐姐可有没有怪我没有去参加她的及笄礼?”慕容雅终于是及笄了,很快就要嫁人了,苏兰芷听说靖北侯夫人已经在给慕容雅物色对象了,就是不知道,慕容雅会不会和前世一样的,远嫁他乡了。

    心底里还是希望慕容雅可以留下来的,至少他们姐妹之间,可以有个照应。

    “那丫头明白你身不由己,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也能理解。只是一直吵着要见你,本来今日就是要来的,我担心他们来了太吵,就没让他们来了。”慕容嫣如今还在坐月子,看的人多了,也不好,而且苏铭阳才三天,抵抗力差,万一大家都去亲啊,摸呀的,很容易遭病的,靖北侯夫人生了好几个孩子了,当然是;了解,便也没让家里的几个捣蛋鬼来了。

    “雅姐姐他们肯定很想来吧?外祖母想必也花了许多功夫不许他们来?”笑了笑,苏兰芷都可以想见慕容雅几人没能来的郁闷了,毕竟他们大半年不见了,而且慕容雅几人又是好奇的性子,当然是很期待见到这个孩子的。

    “哎,不说了,他们吵得我头疼,要不是我们一早就偷偷的来了,他们怕是还会偷偷的跟着!”

    “可不是吗?雅儿和香儿昨夜都还在我身边念叨,让我带他们过来,弄得我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想着家里的女儿,席乐荣一脸的柔色,将东西都拿了出来,都是一些小玩意,还有一些慕容雅这大半年努力学习女红的作品,席乐荣将其中的一块玉佩送给了苏铭阳,其他的就都给了苏兰芷了,“这些都是他们给你的,都是他们平日里做的,你喜欢就都拿去吧!”

    “看来今日洗三的人,好像都是我了,我收到的东西,可比弟弟的多得多了!”笑嘻嘻的将东西都接过去了,看着慕容雅给自己绣的帕子,针脚密实了许多了,苏兰芷笑了笑,“这可是雅姐姐绣的?进步了许多呢!”

    “可不是吗?这大半年你送给她不少的帕子,她瞧着你绣的那么美,也下定了决心的要好好学,这勤能补拙,如今,倒是能拿得出手了,这样,我也放心了许多了。”想着女儿及笄,已经在物色人家了,本来看中的秦之衍,却因为一些缘由最终作罢,席乐荣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生怕没有给女儿找个好人家,让女儿受苦了。所以总是想办法督促慕容雅的绣工,也免得女儿将来嫁过去,会被人嫌弃了。

    “呵呵,雅姐姐有进步就好,只是雅姐姐这绣的那么辛苦,都送了我了,她自己不留吗?”知道慕容雅绣一张帕子都要绣大半个月的,这一连送了自己好几张,怕是这些日子的辛苦,都给了她吧?

    “那丫头说礼尚往来,你给了她不少做样子,她也就回你礼物,这样子,你将来肯定还会再给她的。这样她就有更多好看的帕子了!”想起女儿这个有趣的打算,席乐荣都不得不说,这女儿也长了心眼了,比以前,倒是懂事了许多了。

    “呵呵,雅姐姐也真的是趣人,我这里正好又绣了些,拿去给雅姐姐做参考吧!”慕容雅让她帮忙提供女红,苏兰芷也出不得门,只好拿了自己绣的,给慕容雅做参考了,没想到慕容雅还上瘾了,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敲诈她的帕子。

    “哈哈,母亲,你瞧瞧,雅儿这丫头是说对了吧?”见苏兰芷果然是要给慕容雅帕子,席乐荣笑着跟靖北侯夫人打了个眼色,靖北侯夫人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可真皮,兰儿,你可别被这丫头骗了,她拿你的帕子做人情呢!”苏兰芷的绣工很平整,而且花样很多,大家瞧见了都喜欢,慕容雅便顺手做了人情,拿着苏兰芷的帕子送给了家里的长辈,这事情让靖北侯夫人和席乐荣哭笑不得了。

    “?”奇怪的看着靖北侯夫人,苏兰芷有些不大明白对方这意思了。

    “你呀,小心被雅儿那丫头给骗了,你看,这是什么?”拿出怀里的一方帕子,上面绣是青色的竹子,颜色素淡,绣得极其的精致,这不正是苏兰芷送给慕容雅的其中一个吗?

    “外祖母,这个,怎么会在你手上?”这不是她送给雅姐姐的吗?怎么外祖母会有?

    苏兰芷可是记得自己的帕子的,不会认错!

    “呵呵,所以我说呀,你被雅儿那丫头卖了都不知道呢!这帕子明明是你辛苦绣的,结果都被那丫头拿来做人情呢,你瞧瞧你大舅母,是不是也有一条?”靖北侯夫人刚说完,席乐荣就有些不要意思的笑了笑,拿出怀里的一方帕子,“这个牡丹我挺喜欢的,兰儿,你不介意我拿着用吧?”

    “……”看着靖北侯夫人和席乐荣那促狭的目光,苏兰芷突然明白了两人的意思了。

    敢情雅姐姐总是让自己送对方帕子,还是送不一样的风格的,原来是偷偷拿来送人了啊?

    想着这事情,苏兰芷顿时有些苦笑不得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