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热闹的洗三
    “这孩子,被人卖了都还在帮对方数钱呢!”靖北侯夫人和席乐荣见着苏兰芷一脸困惑的样子,相视一笑,彼此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好笑的事情,越发的弄得苏兰芷不解了,“外祖母,你们倒是说说怎么回事啊?”怎么看两人的样子,好像这里面的故事,还不只只是这一点了。

    “呵呵,这话说来就话长了……”故意卖了关子,席乐荣敲了敲苏兰芷,想着几个小辈感情那么好,席乐荣也是很开心的,“我这些日子不是一直都在督促雅儿学女红吗?那一日你送了些帕子过去,雅儿见了很欢喜,每日都笑嘻嘻的拿着赏玩。一次淑儿见着了,很是喜欢,雅儿就送给她了。不过雅儿也没有直说这东西是你送的,大家都以为是雅儿女红进步了,母亲也让雅儿给做一些,雅儿自己做不出,后来就找你来了。不过大家一时半会儿还真的被她给骗了,以为她是有了极大的进步了,要不是那一日香儿说漏了嘴,我还以为这丫头素日里勤奋,真的就一蹴而成了呢!”

    从席乐荣的话里面,苏兰芷都能感觉到这事情的乌龙,想着大家以为都是慕容雅做的,慕容雅那得意的表情,苏兰芷再想起慕容雅后来直接就跟自己提了要去,要什么什么样子的,顿时就觉得好笑了,“原来雅姐姐是拿我的帕子去送人情了!”

    “可不是吗?那孩子也是故意装作糊涂,人家以为是她做的,她也没反驳,甚至还趁机送了我。后来大家都知道是你做的了,都觉得这孩子实在是调皮了。尽拿你的东西做人情了!”说起女儿,席乐荣一脸的笑容,看得出,她是真心的疼爱慕容雅,也是真心的希望,慕容雅好的。

    “呵呵,其实雅姐姐送我送都是一样的,不过这事情怕是闹出好多笑话吧?”

    “这是当然了,东西不是她绣的,素日里大家问的时候,她也是支支吾吾的,后来还闹出了笑话了,为此,大家都笑了她好些日子了。”

    “雅姐姐还是那么调皮!”

    “这大半年好了许多了,性子拘了些了,不然还真的是个野猴精了。等你一个月后见着了,怕是会觉得变了许多的。”都说女大十八变,这慕容雅都及笄了,如今性子算是沉稳了些了,不再像往年那样子的跳脱了,让席乐荣放心了不少。

    “嗯,真希望快点见到雅姐姐啊!”

    “会的!好了,我们也不打扰了,你娘需要好好休息,我们先去外面了,下一次再来看看絮叨絮叨!”

    “嗯,外祖父,外祖母,大舅母,我送你们!”

    “不必了,一家人,无需那么客气的!”

    靖北侯夫人前脚刚走,就遇到了和秦之衍一起过来的秦王妃了,靖北侯夫人瞧见秦王妃身边的秦之衍,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消失不见了,“秦王妃也来了啊?”

    “侯爷,老夫人,你们也是来看苏夫人的吗?”没有想到会碰到靖北侯夫人,秦王妃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不过想了想,也能明白,就恢复了常态了最新章节。

    “嗯,我们过来看看嫣儿,秦王妃你这也是去看嫣儿吗?”瞧着秦王妃,再瞧着秦之衍,靖北侯夫人的心里,只能划过点点的叹息了。

    “嗯,我听说苏夫人喜得麟子,想过来看看。”

    “呵呵,是吗?”笑了笑,靖北侯夫人目光似乎总是会扫到秦之衍的身上,秦王妃来看慕容嫣,虽然是有些唐突,但是秦王妃和慕容嫣渐渐的熟络,再加上有半年前的赠药事件,也是合情合理。可是秦之衍作为男子,也过来,怕是说不过去了。

    秦王妃似乎注意到了靖北侯夫人的神色,笑了笑,“衍儿,还不快见见侯爷和老夫人,还有慕容大夫人!”

    “见过侯爷,老夫人,慕容大夫人!”恭恭敬敬的见了礼,秦之衍的态度既不是特别的亲密,也不是特别的冷漠,一切都恰恰好,让人觉得舒服的距离,可是席乐荣见着了,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失落的。

    “呵呵,衍儿陪我过来走走,也是不放心我,侯爷你们是要先离开了吗?”这算是解释秦之衍跟着她过来的原因了,秦王妃自然不会说秦之衍这样子是于情于理不合,让秦之衍走了。

    她今日来就是想让儿子一饱相思之苦的,哪里会让儿子失望呢?

    “嗯,嫣儿刚刚生完孩子,身体还很虚弱,我们也不好总是打扰了她休息了,所以先去前厅,准备洗三礼了。”

    “呵呵,那我也过去看看就好,侯爷,侯夫人,告辞!”

    “嗯!”若有所思的瞧着秦王妃和秦之衍消失的方向,靖北侯夫人想起这大半年来本来想要试探一下秦王妃的心思,可是秦王妃似乎每一次都不让她开口,总是会将事情岔开。也是因此,靖北侯夫人知道秦王妃这是在婉约的拒绝,也免得伤了两家的情分,婉转的告诉了席乐荣,席乐荣的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甘的。

    今日在这里碰到秦王妃和秦之衍,靖北侯府夫人就是不想多想,也是无法的。

    秦王妃虽然为人谦和,可是很少和别府走动,素日里来往的也是极其熟识的人家,就是他们靖北侯府,秦王妃也只是去过一两次罢了。

    这些年来,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秦王府和相府有些什么牵扯,怎么如今,秦王妃似乎对慕容嫣格外的熟络了呢?甚至一向来不喜欢串门子的秦之衍,也出席了今日的洗三礼,这其中涵盖了什么,靖北侯夫人实在是不敢多想了。

    在场的三人,靖北侯夫人有些疑虑,席乐荣则是有些心不在焉了。

    本来之前以为慕容雅可以嫁给秦之衍,秦王妃是个好相处的婆婆,秦王府比起别的大族又显得简单多了,至少亲族不多,府中的人口也较为简单,很适合慕容雅单纯的性子。更何况秦之衍乃人中龙凤,席乐荣自然是乐得见这婚事成了的。

    可是这大半年来,席乐荣渐渐看出秦王妃对这婚事似乎不上心,甚至总是暗示他们说不想秦之衍早早的就成亲了,得让秦之衍历练几年,等到大了些,有担当了才成亲了。

    这男子是等得起的,可是女子呢?慕容雅转眼就及笄了,秦王妃不表态,对他们的试探也是避左右而言其他,席乐荣哪里会不明白秦王妃的心思呢?

    说到底心里还是失望的,这世家大族好的男子虽然不少,可是能有秦之衍那么条件优秀,本身能力高,性子又好的,家里简单些的,也并不多了。自己的女儿几斤几两席乐荣很清楚,嫁进了豪门大宅,府中人口复杂的,肯定是要受委屈的,席乐荣为此,自从慕容雅及笄以来,还真的是差点就愁白了头发了。

    今日再一次看到秦之衍,席乐荣觉得对方似乎越发的俊美了,周身那淡定从容的气质更是凸显,年纪轻轻的,却深得帝王的器重,且不骄不躁,如此优秀的好男子,为何他们的雅儿,偏偏没有福气呢?

    三人心思各异的回去了席间,而另一边的秦王妃,则是带着秦之衍去看慕容嫣了。

    ……

    “夫人,小姐,秦王妃和武成王来了!”

    “他们来了?”没想到靖北侯夫人前脚刚走,秦王妃后脚就来了,慕容嫣赶忙让人请秦王妃进来,心里本来但是秦之衍会进来不方便的。不过她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苏夫人,恭喜你啊,我听说小公子可俊了呢,让我看看可好?”秦王妃进来的时候是一个人,秦之衍守礼的没有进来,倒是让慕容嫣放下了心了。

    “王妃怎么来了?快坐吧,紫儿,给王妃倒茶!”

    “呵呵,每一次来,苏夫人都是那么客气!”环视了一周,看到苏铭阳乖乖的躺在慕容嫣的身边,秦王妃一下子就来了兴致了,走了过去,看着苏铭阳那小小的,红扑扑的脸,只觉得可爱的紧了,“这就是苏少爷吧?长得可真俊呢!”

    “多谢王妃夸奖!”

    “只是可惜睡着了,不然我可以好好抱抱呢!说不定我也可以沾染些喜气,到时候也能得偿夙愿了!”秦王妃这辈子就只有秦之衍那么一个孩子,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的,此刻看着慕容嫣高龄产子,秦王妃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王妃抱抱也是无妨的,这孩子睡着了雷打不动的。”渐渐和秦王妃接触的多了,慕容嫣也发现秦王妃性子里是个不拘小节的女子,两人也很合拍,见着秦王妃那么渴望的样子,也不忍心拒绝秦王妃了。不过秦王妃却没有报过去就是了,“还是算了,我一身的冷气,孩子刚出生,很容易生病的,我就看看就好!”

    说完怜爱的看着那孩子,秦王妃忍不住的就用自己的指尖触碰那软软的肌肤,好像觉得特别有趣一样的,玩的不亦乐乎,“这婴儿的肌肤,果然是极好的,摸着真舒服,苏夫人可真的是好福气!”是啊,好福气,同样都是被判了死刑无法再孕,可是慕容嫣却幸运的又生了一个孩子,偏偏她努力了那么多年,却不曾给心爱的男子再生孩子了,虽然秦之衍很好,一个孩子顶得了许多的孩子,可是秦王妃还是希望,她可以多给秦王生几个孩子的。毕竟在秦王这样子的地位,孩子少了,子嗣凋零,也不是一个好现象。

    “这孩子的确是一个我所没能想过的奇迹!”早就做好了此生无法再生子的事实了,却偏偏有了那么大的一个惊喜,慕容嫣怎能不开心呢?

    “是啊,这孩子很乖呢,我这么摸他都没醒,以后肯定也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希望吧,不过太省心的孩子,往往却越发的让人担心了。”就好比她的兰儿,小小年纪似乎就能够独当一面,什么都不需要她操心,反而是她要对方操心,慕容嫣有的时候,还真的是觉得自己和苏兰芷的身份颠倒过来了。

    “苏夫人说的极是,就好比我那衍儿……”说到自己的儿子,秦王妃也是一脸的柔色了。

    儿子从小也是乖巧的让人心疼,从来都不让她担心什么,可是也因为这样子,她总觉得自己亏欠良多。

    “对了,王妃,刚才不是说武成王也来了吗?怎么?”听秦王妃不经意间提起秦之衍,慕容嫣也不想两人聊到不越快的话题,便转移了话题了。

    “衍儿毕竟是男子,进来不方便,我就让他在门口等着了!”似乎是刚刚想起秦之衍一样的,秦王妃说起了也不经意的样子,倒是慕容嫣觉得很过意不去了,“这怎么行呢?武成王来者是客,让他站在外面,却是我们做主人的怠慢了。”

    “没事的,那孩子皮粗肉糙的,站一会儿也没事。”表面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秦王妃心底里,可是期待慕容嫣让苏兰芷去招呼秦之衍的。

    果然,慕容嫣见着秦王妃不在意,可是不代表她能不在意了,听着秦王妃说秦之衍就站在门口,颇有些不好意思了,“兰儿,你带着武成王去会客厅坐会儿吧,好生招待着,可别怠慢了!”

    “哎,这可怎么行呢?怎好劳烦苏小姐?”表面越是推辞,慕容嫣就越发的不好意思,只好催促苏兰芷过去了,“兰儿,还不快去?”

    “是!”心里其实是不甘心就那么去了的,苏兰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有些不大想去见那个人了。

    “哎,实在是太麻烦了,苏小姐,你只把他带去客厅就是,别的不用管了,让他坐在那儿等我就是!”虽然秦王妃话是这么说的,可是来者是客,苏兰芷真的能不管不顾吗?

    “不麻烦的,王妃,我过去了!”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苏兰芷的步伐很慢很慢,似乎总有些排斥。可是纵然她再慢,也抵不过那短短的距离,她终究还是打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男子了。

    依旧是那一袭月白的长衫,那人就那么站在院子里,周身的一切,放佛都成了虚幻,全世界,便只剩下这人的存在了。

    丰神俊貌,眉目如画,隽永出尘,这大半年来,他似乎又高了,纵然隔了些距离,苏兰芷都得仰视对方了。对方的轮廓似乎也因着岁月,变得更加深邃了,眉毛似乎更浓密了,那双眸子也越发的清亮深邃,苏兰芷甚至可以清晰的见到那双眸子看着自己时候的笑容,含着苏兰芷熟悉的宠溺,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有些慌乱的节奏了。

    突然想起半年前,那几日自己夜晚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时间长了,心底里竟然有了点点的怀疑,所以在某个晚上,她强忍着睡意没睡,等了许久,果然看到窗口飘来一抹白影,轻轻的落在自己的身边,那目光带着宠溺和担心的看着她,一看就是许久TXT下载。她虽然不曾睁开眼睛看着是谁,却也知道,那人就是秦之衍无疑了。

    鼻尖那淡淡的幽香骗不了别人,更何况,这样子的目光,带着温柔和柔情,苏兰芷怎么会不懂呢?

    只是她不想面对对方被撞破的尴尬,更不想打破他们目前的相处模式,亦不想回应什么,所以装作一直都在睡觉。只是到了第二日开始,每日睡前,她就会让人锁好门窗,自此也没有见着秦之衍再来。

    然而,也不知道是她多心还是怎么的,她总觉得暗处有那么一双眸子时时刻刻的都在关注着她,可是每当转过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样子的认知,让苏兰芷觉得很奇怪。所以此刻,她是不想见秦之衍的,总觉得彼此见面,似乎有些尴尬了。

    那日她虽然是醒着,却故意装着在睡,见证了秦之衍在她受伤那几日,每日都会去看望她的事实,她知道对方是担心她,可是她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甚至阻隔了对方前去看望她的可能。

    他们是不可能的,所以何必牵扯过多呢?

    她的心已经死了,冷透了,没有人能够复活,更没有人可以捂热,这个男子如此优秀,却对她如此偏爱,说实在是,她不值得!

    “武成王,请去客厅坐坐吧!”笑着看着秦之衍,苏兰芷的笑容谦和,有礼,却淡漠疏离,完全都是客套的言语和动作。秦之衍见了,似乎也习惯了,点了点头,温润的嗓音,似乎因着岁月的流逝,变得低沉了些,也更加的好听了些,“嗯!”

    “这边走!”带着秦之衍去了外间的客厅,苏兰芷吩咐人准备茶水和点心,对待秦之衍,完全就像是主人面对客人一样的,礼貌的让人挑不出错误,可是,这个主人,却不是真心的想要接待客人的,“武成王先喝些茶水吧,这些小点心不错,只是不要吃太多了。一会儿还有正餐!”

    “好!”笑着喝了茶,秦之衍的余角看着苏兰芷,发现苏兰芷比起大半年前,似乎更美了。

    也许是因为这半年养得好,苏兰芷的面色红润了些,而且也长高了,如今看起来,也不再像是以前那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了,身上多了些肉,整个人也不似之前那般的弱不禁风的样子。反而看起来就跟那初春的荷花一般的,含苞待放,的确,是个花样的年华啊!

    看来这大半年,她的确是过得不错的。气色很好,心情也不错,而且也长高了,长了肉,虽然依旧是很瘦,可是已经很好了。

    反正,她还小,还有发展的可能,不是吗?

    “府上的茶,似乎总是格外的好喝!”轻轻的喝了几口茶,秦之衍还尝了几块点心,很熟悉的味道,让他的心里,格外的满足。

    这大半年来都没有好好正面和苏兰芷说说话打招呼了。他总是不放心,偶尔会偷偷去看看苏兰芷,看看苏兰芷恢复的怎么样了。他懂武功,所以那一日,他是感觉到苏兰芷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是有些混乱的,所以他知道,苏兰芷是醒了的,却装作睡着,甚至第二日锁好了门窗,不许他再去了。

    他知道,苏兰芷这是在无声的拒绝他,拒绝他的关心和靠近,甚至拒绝他对对方的好。面对着这样一个将心门紧锁的女子,秦之衍有的时候,也是颇为无奈的。

    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为何,从来都不问任何缘由的,直接就拒我于千里之外呢?是我不够好吗?

    向来颇为受女子的欢迎,秦之衍哪里吃过那么多的闭门羹,偏偏他此生还非眼前的女子不可了,所以秦之衍面对挫折,依旧不会放弃。

    “这糕点,还是曾经的味道,很好。”笑嘻嘻的说着,秦之衍似乎在说着家常,苏兰芷也偶尔回应几句,“武成王喜欢就好。”态度总是特别的客气,反而让两人觉得很远很远。

    “刚才我没有办法进去看看苏夫人和苏少爷,不过我听说是一个很俊俏的孩子,不知道这孩子可曾乖巧?”将事情扯到了苏铭阳身上,苏兰芷脸上划过点点的暖色,“弟弟很乖,和爹爹很像。”

    “是吗?那肯定是一个俊俏的小伙子无疑了,真希望可以见见他呢!”只是可惜了,他是男子,不好进去看在坐月子的慕容嫣了。

    是她的弟弟,肯定和她,也是很像的吧?

    “武成王想见的话,一会儿洗三的时候,武成王就可以见着了。”

    “嗯,那我一会儿肯定是要见见的,如果能抱抱,那就更好了。”其实秦之衍没有抱过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抱,这话说出来,他也不过是想听听苏兰芷的声音,和苏兰芷说说话罢了。

    “呵呵。”对秦之衍的话,苏兰芷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大的回应。秦之衍见了,再瞧了瞧苏兰芷的神色,问道,“苏小姐的伤,可是好了?”

    “嗯,已经好多了,这多亏了秦王妃的冰清玉雪膏,不然我还真的不会好那么快!真的很谢谢王妃!”

    “苏小姐无需客气,母妃送你这冰清玉雪膏,也不过是因着你投了母妃的缘罢了。那冰清玉雪膏可是够了?苏小姐的伤,完全好了吗?”这一直都是秦之衍担心的问题,如果可能,他还想是多来看看苏兰芷的。只是偏偏相府谢绝见客,他也来不了,只能偶尔偷偷的看两眼,以解相思之苦了。

    “差不多了,还有一点淡淡的疤痕,想来再用些日子,就可以了。那冰清玉雪膏还剩许多,已经是够了,多谢武成王关心!”秦王妃后来有送了一瓶,都没用的,自然是够了的。苏兰芷不像再欠更多的人情了。

    “够了就好,对了,这是我偶尔得到的一个养颜的方子,苏小姐可以试一试,这样子搭配冰清玉雪膏,想来苏小姐背上的伤疤,会完全消除,肌肤也会恢复如初的。”女儿家家的,应该是在乎自己的皮肤的吧?秦之衍这样想着,不过他也不确定,像苏兰芷这般的,会不会和其他的女子一样的,也在乎了。

    “武成王,多谢了,这些日子我用的护肤圣品,已经很多了,伤疤眼看着就要好完了。孙太医也说了,这些养颜的圣品不好参杂着一起用,免得起了反作用了。武成王的好意,我心领了。”客气的拒绝了秦之衍,苏兰芷的脸上一直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容,秦之衍见着对方的模样,对对方这戴着面具的礼貌,还真的是颇为无奈了,“既然是送给苏小姐的,苏小姐就收好吧,能不能用,苏小姐可以问问孙太医。这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了!”直接就将东西伸到了苏兰芷的身边,秦之衍大有一副你不拿我就不收回去的样子,看的苏兰芷无语,只好收了,“如此,那多谢武成王了!”

    “无需多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话语里面的意思,有些歧义,苏兰芷听着心里似乎漏了一拍,最后却装作没有听见,只是埋头喝茶了。

    “苏小姐气色比半年前好了许多了,想来也是过得不错的吧?”

    “嗯,还行!”也是因祸得福,背后受了伤,孙太医给她开了不少的养颜护肤的药,苏青岚也将库房搬了出来,好的东西都她吃了,加上秦王妃时不时送来的东西,让苏兰芷着实是好好的补了补,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许多,让苏兰芷高兴的是,她长高了。不再是之前那瘦不拉几的样子,明明十三岁,看起来却只有七八岁。如今她虽然还不是很高,但是她还小,还会再长的,以后注意些饮食就是了。

    “苏小姐比起半年前,似乎变美了。”谁都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美,苏兰芷今世虽然对容貌是不怎么在意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秦之衍的赞美,苏兰芷的心跳突然就漏了一拍,手上的动作,也顿了顿,似乎对秦之衍这突如其来的赞美,有些局促了。好在苏兰芷定力好,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诧异,笑了笑,对秦之衍的夸赞,会以感谢,“多谢武成王夸奖,半年不见,武成王也越发丰神俊朗了。”而且也越发的成熟稳重了,这便是男子吗?随着岁月的洗礼。会变得越发的让人有种安定的感觉?

    “呵呵,是吗?我为何不觉得?”虽然知道苏兰芷只是礼尚往来的夸赞,秦之衍还是觉得心里甜甜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看起来似乎很受用苏兰芷的话,看着苏兰芷的眼神也多了份笑容,他这样子,弄得苏兰芷觉得有些怪怪的,心里也有些后悔了。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夸起了对方了?而且为何,对方刚才夸赞自己的话,竟然好似久久盘桓在耳际一样的,不曾散去?

    许是为了化解自己内心的怪异,苏兰芷看着秦之衍,笑了笑,说出来的话,越发的官方了,“武成王自谦了,人都说武成王是这个世间难得的男子,丰神俊貌,超凡脱俗,且性情极好,温文如玉,是许多女子都向往的夫婿呢!”这话也是有些玩笑的意思在里面,苏兰芷看着秦之衍,笑容轻轻浅浅的,看不出她真实的情绪,秦之衍却是回应了,“是吗?大家都是这么认为吗?那苏小姐呢?可是也这么认为?”

    这个问的有些直白了,苏兰芷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让秦之衍如此提问,看着对方那眼神,似乎要看进去自己的心底一样的,苏兰芷下意识的就垂下了眼帘,遮掩了自己的情绪了,“我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子罢了,大家的看法,自然也是我的看法。”这话明显有些敷衍,秦之衍却不在意,只是笑了笑,“是吗?可是我怎么总觉得,苏小姐对我避之如蛇呢?莫不是我是洪水猛兽不成?”突然就凑近了苏兰芷,秦之衍是恨极了苏兰芷总是避开他的做法了,山不过来他就过去,既然对方要逃避,那他就让对方避无可避!

    眼前突然就是秦之衍放大的俊颜,对方那清浅的呼吸传来,苏兰芷甚至可以闻到那股子淡淡的清香,好似檀香,却又不是的样子,让苏兰芷的面色划过一抹尴尬,稍微退了几步,“武成王多想了!”她虽然是避开对方,可是却也觉得这样子的距离对他们来说刚刚好,因为他们,并不适合全文阅读!

    “是我多想了吗?那苏小姐为何躲那么远?”不经意间的凑近,秦之衍甚至可以看到苏兰芷脖颈上那稚嫩的肌肤,让他的喉结动了动,看到苏兰芷投射过来的眼神,一片的清冷疏离之色,不知道怎么的,秦之衍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武成王,你想吃这盘点心,其实可以直接告诉我,无需直接来拿的!”似乎看出了秦之衍的用意和找的借口,苏兰芷直接就将在自己面前的那盘子点心递了过去,秦之衍见了,神色有些懊恼,面上却什么都没有,笑着接过去了,“多谢苏小姐,我刚才也是不想麻烦苏小姐的!”

    “不麻烦,武成王是客人,作为主人,是应该的!”提醒着秦之衍的身份,苏兰芷的面色换上了冰冷,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让秦之衍突然觉得对方很远很远,“苏小姐都不吃点心,是因为不喜欢吃吗?”说完将自己面前的点心推了过去,苏兰芷见了,却是摇了摇头,“这个口味的,我不喜欢!”话语里的深意,很难让人不多想,秦之衍见着苏兰芷对自己的暗示,却只当做是笑了笑,没有在意了,“苏小姐,人的口味,是会变的,很多时候以前喜欢的,后来就会不喜欢了。而有的时候以前不喜欢的,或许也会喜欢了也不一定,苏小姐你不尝尝看,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喜欢呢?”笑嘻嘻的将那盘子点心放在苏兰芷的面前,秦之衍示意苏兰芷吃,两人这样子打着哑谜,彼此的深意,或许也只有彼此才懂了。

    苏兰芷看着面前的那盘子点心,摇了摇头,“我这人嘴巴向来都很挑剔的,喜欢的就是喜欢,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不会改变的。”这也算是在间接的暗示秦之衍什么了,秦之衍笑了笑,似乎没有听懂,“苏小姐不尝尝看,怎么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呢?人啊,都是会变的!”

    “纵然会变,可是口味,还是一样的,武成王喜欢的点心,武成王自己享用吧,我吃这个就好!”说完拿了一旁的绿豆糕尝了一块,一脸享受的样子,对秦之衍推过去的点心视而不见。秦之衍见了,也知道说服不了苏兰芷,心里感慨苏兰芷内心的坚持和强大,也越发的觉得眼前的女子,外柔内强,实则心里,是很有主意的,是个固执的人。

    还真的是固执啊,而且很有自己的坚持,看来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见苏兰芷坚持,秦之衍也没再勉强了,只是伸手过去拿了苏兰芷吃的那点心尝了尝,皱了皱眉,“这个味道,很一般啊!”接着拿着自己推荐的点心尝了尝,眉头就舒展开了,“这个才是真正的美味。”

    “个人口味不同,武成王喜欢的,我不一定喜欢,相同的,我喜欢的,武成王也不一定喜欢,这很正常。”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苏兰芷只是默默的吃着点心。心里想着,她今日和秦之衍说的话,似乎多了许多,总是被对方带着走的感觉,让苏兰芷很不爽。总感觉自己好似就被对方看穿了一样的,被对方牵着走,却偏偏避不开了。

    这人,的确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苏兰芷在心里给秦之衍下了定义,默默的决定以后还是少和秦之衍单独接触的好。正想着如何才能接触如今的状况,赵嬷嬷却来了,“大小姐,洗三开始了,大小姐要不要去看看?”

    “阳阳呢?”

    “已经被张嬷嬷抱出去了,大小姐和武成王可否要一起去?”

    “那是自然,武成王,我们走吧!”弟弟的洗三,苏兰芷当然是要看的,不过一到了外面的正厅,看着大家都在,苏兰芷第一次觉得,原来相府的人脉,竟然是如此多的。

    ……

    此刻,外厅正面设上香案,供奉了不少的神像,照例由老婆婆上香叩首,收生姥姥亦随之三拜。然后,苏青岚让人将盛有以槐条、艾叶熬成汤的铜盆以及一切礼仪用品均摆在炕上。这时,收生姥姥把婴儿一抱,“洗三”的序幕就拉开了。

    大家因着亲疏长幼顺序,纷纷放一些钱币,谓之“添盆”。如添的是金银锞子、硬币就放在盆里,如添的是纸币银票则放在茶盘里。此外,还可以添些桂元、荔枝、红枣、花生、栗子之类的喜果。苏兰芷见了,也凑了热闹,扔了几个金锣子,秦之衍随后也一样的扔了金锣子,虽然知道这些都不是苏铭阳的,而且那收生姥姥的,大家也都挺大方的。

    收生姥姥见着大家出手阔绰,脸上笑得皱纹都一层一层的,那眼睛都快看不见了,说出的话,也是句句都是特别吉祥的好话了。听得来宾各个都喜笑颜开的,尤其是听到大家赞扬苏铭阳的话,苏青岚作为父亲,那扯开的嘴,都不曾合过了。

    “苏相家的小公子长得可真的是俊啊,瞧着模子,还真的是跟苏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让人看着便心生怜爱!”

    “是啊,苏相可真的是好福气啊,中年得子,真的是大喜事啊!”

    “可不是吗?这洗三都那么热闹,到时候满月了,周岁了,怕是更加热闹吧,苏相下一次可别忘了我们啊!一定要让我们来凑这分热闹!”

    “小公子如此乖巧,将来定然也是一个成大事的,苏相可让我们真真是羡慕啊!”

    ……

    众说纷纭,好话在这个喜庆的日子,大家都是毫不吝啬的,苏青岚听了,也都谦虚的一一回应了,顿时大厅格外热闹,好些人都嚷着要抱抱苏铭阳,过些福气,只是苏青岚担心人抱得多了,苏铭阳容易染病,让张嬷嬷等着洗三完了,就让人抱着苏铭阳回去了,弄得大家可惜极了。

    “苏相可真的是疼爱令公子啊,都舍不得让我们抱抱的,可惜了啊!”

    “这孩子刚出生,孙太医说不宜见太多人,免得惊了魂,生病了,还望大家见谅!”

    “哈哈,不怪不怪,我们懂的,只是那么小的可爱娃娃,没有抱到,可惜了啊!”

    “是啊,我们都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还没看清楚什么样子呢,就见不着了!”

    “等孩子大了些,定然让大家好好看看!”苏青岚如此承诺了,大家也不好总是揪着这事情不放,便转移了话题,不过半句都不离夸赞这孩子,苏青岚是高兴了,可是一旁的苏青秀听了,却觉得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了。

    那孩子,长得可真像她啊!如果是自己的孩子,那该多好,他一定会让这洗三礼更加热闹的!

    ……

    笑语中,苏兰芷见着大家开心,为弟弟荣获那么多的祝福也感到开心,突然就觉得身边多了一股熟悉却陌生的气息,苏兰芷转身,就看到秦之衍了。见着对方看着自己,那温文如玉的笑容,总是给人安定的心绪,此刻的他,不再是曾经那么看似遥不可及,明明在身边,却觉得遥远的人了,反而是一个真实的存在,眼里也满是自己的影子,意识到这点,苏兰芷的心里也不知道划过些什么莫名的心绪,最后她也只是笑了笑,正在想秦之衍走到她身边来做什么,秦之衍却是说道,“苏小姐,你的弟弟,真的很可爱,和你很像!”

    一句话,成功的让苏兰芷的心湖,划过了点点的涟漪了。

    苏铭阳出生以后,大家都说他长得像苏青岚,要不就说长得像慕容嫣,可是从来都没有人说过,那孩子,长得像她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听到这话,苏兰芷的心里划过暖暖的一笔,看着秦之衍的眼神,也不再总是像曾经那么遥远了,“武成王何以见得?”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何这人会这么说?

    “苏小姐不觉得,那孩子的眼睛和你很像吗?还有鼻子嘴巴,似乎都有你的影子。”两人毕竟是至亲的血缘,那孩子长得像苏兰芷,也是常事。

    “呵呵,大家都说阳阳像爹爹,像娘亲,武成王的看法,还真的是奇特了。”从来都没有人说过的话,从秦之衍的嘴里说出来,苏兰芷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很开心。

    她有一个至亲血缘的弟弟了,而且还和自己长得很像,这难道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吗?

    那是她的弟弟啊,还是一个和她很像的弟弟!

    之前没觉得,秦之衍那么一说,苏兰芷还真的是那么觉得了,发现这点,苏兰芷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的,就笑了。可是想起了什么,苏兰芷的心里,顿时划过点点的苦涩,她这样子的心绪,没有逃过秦之衍的眼睛。

    “其实他很像你,只是大家没有往这方面想罢了。苏小姐不觉得吗?”也是因为苏兰芷的面容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里,所以秦之衍一见着苏铭阳,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样子的感觉和苏兰芷的面容重合,那不就是像苏兰芷吗?

    只是怎么大家都没有发现这点呢?

    “她是我弟弟,长得像我,也是常事,只是他长得更像爹爹罢了。”摇了摇头,苏兰芷努力的抛开脑海里那许久不曾沾染自己的噩梦,想起那个无缘的孩子,想起那日自己那洁白的衣裳上面那血红的一片,苏兰芷的心,突然觉得好冷好冷。

    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做了这个噩梦了?还以为忘了,可是,真的就忘了吗?如果真的忘了,自己为何还会记起,为何一切都那么清晰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为何自己的心里,竟然是撕裂般的疼还有心痛呢?

    终究,还是觉得亏欠了吗?那个无缘的孩子,那个她无法给予母爱,无法保护,甚至无法让他降生,被她生生弄掉的孩子?

    呵呵,她果真是冷酷无情啊,这个世间,怎么会有她这样子狠心的母亲呢?

    嘴角突然就划过一抹苦涩难耐的笑容,苏兰芷的脸色瞬间就白了,面容满是隐忍的痛,秦之衍很是担心,“苏小姐你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