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琴声
    秦之衍的话让苏兰芷回到了现实,看着秦之衍带着关切的神色,苏兰芷淡淡的笑了笑,并不想对方看出自己的心思了,“武成王,我没事。”摇了摇头,前世的记忆和痛苦,苏兰芷从来都不打算跟任何人分享,如此鬼怪神奇的事情,有谁会相信呢?纵然是相信了,大家怕也是会将她当成的怪物吧?所以,这个秘密,她只能烂在心里了。

    “真的没事吗?我怎么看你脸色好差?”小心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觉得刚才那一刻的苏兰芷有些奇怪,似乎陷入了某种梦魇一样的,那神情,让秦之衍有种完全看不透的感觉。

    她是遇到了什么,为何会有那么痛心绝望的神色?

    “我很好,武成王多虑了。”隐藏好自己的思绪,此刻的苏兰芷,又是那个完美无瑕的自己,脸上挂着不变的笑容,平静的看着秦之衍,隔开了些彼此的距离,戴上了完美的面具,也彻底的阻隔了自己和秦之衍的心。

    “你……”想说些什么,可是还来不及,身后就出现了一道冷冷的声音,这声音极其的突兀人,而且带着压迫,让人十分的不舒服,“之衍,苏小姐,你们两人在一边是在作甚?”秦焰看着苏兰芷面色不大好,而秦之衍一脸关切的样子,心里的火气,蹭的就上来了。他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人窥觑的感觉,这样子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不爽!

    因着心底里的那份不爽,秦焰毫不客气就阻隔在秦之衍和苏兰芷之间,生生的阻隔了秦之衍的视线,看着秦之衍的目光也带着冷意,“之衍,许久不见了,只是不知道,你和苏小姐什么时候,竟然也熟悉了起来了?”秦之衍对苏兰芷的特别,秦焰不是傻子,当然是看出了些了。半年前的冰清玉雪膏,还有如今的熟络,这些,都是秦焰无法忽视的现象了。

    “苏小姐只是有些不舒服,我过来看看罢了。”见着秦焰对自己似乎有些戒备,秦之衍反倒是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说出的借口,加上苏兰芷此刻的脸色,也让人无懈可击了。

    “苏小姐既然不舒服,那就回去休息吧,也免得大家担心!”心底里是很不愿意秦之衍和苏兰芷接触的,所以纵然秦焰舍不得苏兰芷离开,秦焰还是要催促对方走的。

    “嗯,武成王,焰王,我先告辞了!”苏兰芷此刻,也的确是想要静一静,刚才想起那个无缘的孩子,苏兰芷此刻面对秦焰,很担心自己会一时控制不住,失控了。所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苏小姐慢走,你,好好照顾你家小姐!”就好像是主人一样的吩咐了苏兰芷身边的云珠,秦焰一点都不在意云珠眼底的不服气,一切都理所当然的样子,弄得云珠十分的不爽,可偏偏还不能还嘴,“奴婢知道了,小姐,奴婢扶你吧!”

    大半年了,云珠是学过武的,身体恢复的也快,如今也能近身伺候苏兰芷了。两人因着大半年前的那一次刺杀,感情似乎比以前深了许多。不过云珠和苏兰芷一样,心底里是有些不喜欢秦焰的,总觉得那次刺杀,秦焰出现的太过巧合,而如今对方那么理所当然的将她当成自己的丫鬟,云珠心里,哪里舒服了?

    “武成王,麻烦你跟爹爹说说,我先回屋去了,让他别担心!”没有让苏青岚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苏兰芷对着秦之衍点了点头就离开了,秦之衍也应了,本来是打算去告诉苏青岚的,结果秦焰也跟着去了,“之衍,许久不见,我们一会儿一起喝一杯可好?”半年过去了,加上半年前元武侯府的事情,五皇子的势力降低了不少,秦焰如今,也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了。

    他一心都想要拉拢秦王府,偏偏秦王为人正直,从来都对他的示好视而不见,如今,他也只能从秦之衍的身上下手了。主动的放下身份,用平等的语气和秦之衍说话,话语里的称呼也很是亲切,本以为秦之衍多多少少会有些心动,却不曾想,秦之衍直接就拒绝了,“对不起,焰王爷,这几日身子有些不适,太医说了,我不宜饮酒!实在是抱歉!”刚才秦焰无意中流露出来对苏兰芷的占有,秦之衍心里的警铃大作,这会儿自然是不会轻易的就和秦焰走近了。

    “之衍,你我兄弟,需要那么生疏吗?难得见面,喝一杯都不成?”对秦之衍的拒绝,秦焰有些不悦,这半年来他也算是顺风顺水,越发的得到文帝的信任了。朝中如今他的呼声渐渐的有超过二皇子的趋势,秦焰本以为,大家该是开始站阵营,拉拢他了,怎么秦之衍却无动于衷呢?

    “焰王爷,我真的不能喝酒,改日吧,改日我请你!”其实大家都清楚,这是客套话,这改天的事情,谁知道是改天到什么时候呢?

    秦焰知道秦之衍这人看起来随和,实际决定的事情,几乎不会改变,也知道今日的拉拢不成了,便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都不是真心,“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改天吧!”反正秦王府如今还没有站队,他也不着急就是了。

    “嗯,没事的话,我先过去了!”想要去将苏兰芷的话转达给苏青岚,免得苏青岚担心,秦之衍没有想到的是,秦焰竟然提议一起过去了,“之衍你是要去见苏相吧,我也许久没有见着苏相了,一起过去打声招呼吧!”二话不说就拉着秦之衍走过去了,秦之衍这人素来不喜欢陌生人靠近自己,哪怕是个男的都不行,看着秦焰的手,皱了皱眉头,不经意间便甩开了自己的手了,秦焰见了也不在意,不过那脸上的寒冰,似乎深了一层了。

    ……

    两人来到苏青岚的身边,秦焰率先就打招呼了,“苏相,别来无恙啊,还忘了说声恭喜了!”

    “呵呵,焰王爷,多谢了!”今日邀请的是亲友,其实苏青岚没有约秦焰的,只是那一日出门的时候恰巧遇到秦焰,说到了这事情,苏青岚也不好不请对方,便也只能顺带说一句,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焰真的来了。

    “苏相的孩子很客气,苏相有福气,让人好生羡慕!”客套的赞扬,秦焰还是很会做的,不然他也不会拉拢到那么多的人为他效命了。

    “焰王爷还年轻,到时候会比我更有福气的!”说来秦焰也算是个异类了,早就弱冠,府中却没有妃子,整个人都有些冷冰冰的,让大家对他,总是有些猜测。

    “希望如此吧!”笑了笑,秦焰很少笑,可是这笑容,却是极美的。好似那冰雪融化般一样,让人只觉得眼前有一道光束传过,说不出的愉悦了。

    “会的,焰王爷天之骄子,定然会得偿所愿的!”

    “是吗?那就借苏相的吉言了。”秦焰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难得的划过一抹极亮的光芒,让人只觉得秦焰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样的,看的苏青岚以为,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了。一旁的秦之衍见着秦焰这样子,担心秦焰还会说些什么,便直接岔开了话题,“对了,苏相,刚才苏小姐让我转告你一声,她先回去屋子了,让你别担心!”

    “她怎么就回去了?”刚才他好像看到苏兰芷和秦之衍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

    “也想是不大习惯这样子的热闹吧,她也没说,就走了。”知道苏兰芷不想让苏青岚担心,所以秦之衍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是吗?”总觉得事情似乎不是这样子,苏青岚有些不解,不过这时有人过来找他了,他也就走了。

    ……

    这一次的洗三办得很热闹,也很成功,虽然不乏有些讨厌的人,比如苏青秀,但是苏青岚处理的很好,知道苏青秀是有事情要求他,等到洗三一完,苏青岚招呼大家吃了饭,也就直接就送走大家了。苏青秀好几次找机会跟苏青岚说话,都鉴于苏青岚身边有外人,不好开口,最后,也只好闷闷的离开了。

    自此,大家都知道苏青岚喜得麟子的消息,等到皇上知道了,也在责怪苏青岚瞒得紧,最后赏了一对龙凤麒麟,算是祝贺了。当然,这是后话。

    等到送走了宾客,苏青岚吩咐人收拾客厅,自己便去看望慕容嫣了。一回去就看到慕容嫣抱着苏铭阳喂奶,这样子的情景,看的苏青岚的眼底都觉得有些热热的,好像有些什么激动的情绪要溢出来了一样,呆呆的在门口站了好半天,都不敢进去,生怕打扰了那么美好的一副画面了。

    这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儿子啊,以后他一定会好好的守护他们,再也不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了!

    慕容嫣本来是在给孩子喂奶的,感觉到一道强烈的目光,慕容嫣回头便看到了苏青岚,笑了笑,“老爷站在门口作甚?还是进来吧,免得把风带进来了!”如今已经到了深秋了,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也开始冷了。

    “哦,好!”听到慕容嫣的话,苏青岚这才进来,小心的关了门,看着这幅母慈子爱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暖暖的了,“今日你辛苦了,不过过了今日,你就可以好好坐月子了,可得好好养着,别落下病根了。”

    “其实我今日不辛苦,辛苦的是老爷,老爷为了这洗三亲自操劳,是阳阳的福气!”

    “呵呵,刚才母亲跟我说,这孩子啊,还是要取个小名的好,我们之前,倒是忘了。”

    “也是,这几日昏昏沉沉的,老爷觉得如何呢?”

    “就叫阳哥儿吧,也免得叫不习惯了。”

    “都听老爷的。”对这名字没有抵触,慕容嫣便也应了,看着怀里的孩子,慕容嫣觉得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满足了,“老爷也累了吧?不如去休息,晚间的时候,再来看我们吧!”

    “也好,我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对了,兰儿呢?她怎么没在?”慕容嫣要坐月子,整日都躺着,什么也不能做,苏兰芷便自告奋勇的陪伴慕容嫣,也免得慕容嫣无聊了,这会儿没有看到苏兰芷,苏青岚有些担心。

    “兰儿回来就让人跟我说她累了,要休息一下,怎么了吗?”奇怪的看着苏青岚,慕容嫣觉得苏青岚这话语里,怎么好像有别的意思一样的?

    “没事,我就看她没在,随便问问,既然她累了,要休息,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吧,这孩子这几日,也是累坏了!”的确,自从慕容嫣离预产期近了,苏兰芷也是每日都陪伴在身边,生怕慕容嫣要生产了身边没人了。这几日慕容嫣坐月子,晚间孩子哭闹,也睡不好,苏兰芷也是在陪着,累了,也是理解的。

    “这孩子有的时候做事情就太较真了,而且骨子里有些偏执,说实在的,老爷,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兰儿!”女儿懂事的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慕容嫣有时还真的担心苏兰芷会因为承受太多,压不住了。

    “这孩子也是素日里玩伴太少了,所以性子或许有些孤僻。如今她也渐渐大了,以后我们让雅儿他们多来走动走动,再请些女夫子教她女红诗书,或许她事情多了,心思也就渐渐的定了。”苏兰芷马上就要十四岁了,再过一年就及笄,可以嫁人了,苏青岚这也是要开始准备准备了。

    “哎,真不知道这孩子像谁,骨子里,怎么就一副认定了死理就不回头的样子呢?我总担心她将来会吃亏!”她自己不就是吃亏在这上面吗?苏兰芷似乎比她还要严重,慕容嫣不想苏兰芷重蹈覆辙。

    “嫣儿,你放心吧,兰儿不会的,她有自己的分寸!”

    “嗯,这孩子懂事就懂事,就是一根筋有些拉不回来,希望这性子还是压一压的好,不然将来,也吃亏!”

    “好了,我知道你担心兰儿,素日里你可以多和她说说话,好好开导她一下,她现在也是还小,等大了些了,或许就会渐渐的转过来了。这孩子嘛,总是有偏执的,我们曾经,不也一样吗?”如果不是他们的偏执,他们何故错过这许多年呢?

    终究是年少,许多事情,真的要经由岁月和时间的洗礼,人们,才能真正的成熟。

    “嗯!”点了点头,慕容嫣也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少走一些弯路,免得像她一样,蹉跎许多年了。

    “好了,别多想了,兰儿这孩子也是一个有主见的,我们平日也只要在一旁开导就是了。你如今好好养好身子才是要紧,这坐月子,可不能疏忽了,不然将来身子会不舒服的。”

    “嗯,我知道了,老爷也去休息吧!”两人如今,也算是冰释前嫌了,虽然还没有恢复往日的甜蜜,但是渐渐的好似一对老夫老妻一样的,生活平静,却也越发的觉得幸福了。

    或许幸福真的就是那么简单吧?历经千帆的彩虹,总是最美,就像那波澜壮阔的生活一般的,最终,还是会恢复到最初的平静,这或许,才是幸福的最高定义。

    ……

    入夜,你张淡雅的床上,那睡着的女子紧皱着眉头,似乎很不安稳,似乎梦中遇到了不好的事情,女子面色有些苍白,脸上也露出了点点的汗水,最后,她似乎被噩梦惊醒了,满世界的血色,身下那冰寒刺骨的疼意,骨肉分离的绝望,还有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许久许久不曾做这个噩梦,苏兰芷半夜惊醒,头上还有残留的汗水,可见这个梦,有多么惊悚了。

    “小姐,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外间的秋霜听到里面的动静,点着灯进来看了看,见着苏兰芷满脸的汗水,脸色也惨白的,顿时有些吓坏了,“是不是伤口复发了?小姐,让奴婢看看!”说完就担心的想要看看苏兰芷后背的伤口,苏兰芷却制止了,“秋霜,别担心,我没事,你给我拿毛巾来擦擦身子!”大半夜的出了许多虚汗,想来很容易感冒,还是要擦干净的好。

    “好,小姐等等!”好在随时都有准备的热水,免得苏兰芷半夜渴了没有喝的,秋霜很快就准备了热水给苏兰芷擦拭了一边,发现苏兰芷的后背都湿了,有些担心的给苏兰芷重新换了一套里衣,给苏兰芷全部擦干净了,又给苏兰芷倒了一杯热茶,见着苏兰芷渐渐的恢复了平静,有些担忧的问道,“小姐是不是做噩梦了?”苏兰芷上一次做噩梦,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秋霜记得,那段日子苏兰芷变了许多,可是晚上总是要做噩梦。可是这都好了很久了,怎么今日突然又做噩梦了?

    莫不是今日小姐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我没事,秋霜,你去睡吧!”

    “小姐,要不要奴婢陪你?”小姐做的噩梦,肯定是很吓人的,不然也不会把小姐吓成这样子了。

    “不用了,你把灯点着,给我拿一本书过来看吧,我这会儿也睡不着了,我看会儿书再睡!”

    “好!”秋霜是个聪慧的女子,知道这个时候劝说苏兰芷也是徒劳,乖乖的就给苏兰芷点燃了灯,拿了一本游记给苏兰芷,苏兰芷便披了一件厚厚的衣服,靠在床头看了起来。不过秋霜却没有出去,只是默默的拿了一块帕子来绣,默默的陪着苏兰芷了。

    室内烛光隐动,那淡淡的燃烧声音,让苏兰芷的思绪,似乎从这书本中,飘去很远了。

    很久没有做这个噩梦了,一直都以为自己放得下了,可是似乎,她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是因为执念太深吗?所以,她才连轮回都没有?

    眼睛有些呆呆的看着那烛光波动,苏兰芷坐了好一会儿,因为顾及秋霜一直陪着自己,会累着,便躺下睡着了,只是这一次躺下,许久都没有睡着。只是愣愣的盯着床头,好半天了,才终于是睡着了。她不知道的是,等到她终于是睡着了,头顶上那道柔情的目光才终于是散去了,秦之衍小心的将瓦片放回原处,然后便坐在屋顶,看着天边的玄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苏兰芷,你果真是一个谜,越发的接近你,就越发的觉得,你是一个解不开的迷了,我该拿你怎么办?

    在屋顶做了许久,似乎在确定苏兰芷会不会做噩梦,秦之衍最后才不舍的离开,心里留下了一个隐约的担心,让他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觉得苏兰芷离他遥不可及。

    +++++++++++我是黑夜终将过去,白昼依旧会来临的分界线

    第二日,天气还不错,纵然是深秋了,可是还是有暖暖的阳光,苏兰芷也不知道是存了什么心思,第二日一大早就跟苏青岚提出要去云来寺住几日,为慕容嫣和孩子祈福,苏青岚本来不答应的,可是看着苏兰芷坚持,也只好答应了。

    “兰儿,你一定要去吗?”

    “爹爹,我昨日做了一个不好的梦,今日心里总是不安,我想去云来寺住几日,吃斋念佛,希望能让自己的心,恢复平静。”有多久没有想起那个孩子了?又有多久没有想起这个噩梦了?是因为她始终对亏欠那孩子一个交代吗?所以自己的心,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既然如此,那她就去给个交代吧!

    “可是如今你娘亲在坐月子,我平日也忙着公务,我们都没有时间陪你去,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上一次刺客的事情,苏青岚还历历在目,哪里放心苏兰芷一个人呢?

    “爹爹放心吧,有云珠陪着,爹爹多让几个侍卫跟着就是了,兰儿不会有事情的!”苏兰芷是打定了注意要去的,很想住在寺庙里,听着那古钟,佛经,让自己的心,得以平静,安抚那颗躁动不安的灵魂,最后给那个无缘的孩子,一个交代了。

    或许,她终究是亏欠那孩子的吧?毕竟孩子,始终都是无辜,她不是一个好母亲,也做不到一个好母亲,可是,她如今能做的,也只是赔偿罢了。

    “你一定要去吗?兰儿?”再一次的问了苏兰芷,苏青岚看着苏兰芷,似乎很想知道,苏兰芷怎么突然就有了这个想法了。

    毕竟,这个要求,太没有预兆了。

    “爹爹,我已经想好了,爹爹就让兰儿去吧,兰儿很想去云来寺住几日,好好的感受一下佛祖的慈悲!”寺庙里每日都撞钟,念佛,或许在那里,她这颗突然暴动的心,终究是会安静的。

    “可是你娘如今还在坐月子,你不陪着她了吗?”

    “娘亲有张嬷嬷,章嬷嬷他们在,想来会被照顾的很好的,爹爹,我就去几日,很快就回来。”只是突然很想去寺庙散散心,让自己不再那么烦躁,苏兰芷打定了主意,就不会轻易的改变了。

    “哎,那好吧,既然你坚持,我会多派些人保护你,只是你娘那里,你得自己去说!”

    “嗯!”见着苏青岚那么理解的放了自己走,苏兰芷很高兴,便去找慕容雅了,告诉慕容嫣自己的打算,本来以为慕容嫣会和苏青岚一样反对的,却不曾想,慕容嫣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她,那目光,似乎将她看透了一样的,“兰儿是想去散散心吗?”

    “女儿想去吃斋念佛,为娘亲和弟弟祈福,顺便散散心。”这话不假,可是苏兰芷最终目的,她是没有说的。

    “你爹爹同意了吗?”

    “爹爹已经同意了,他让我来问娘!”

    “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只是早些回来,不要去太久了,还有,注意安全!”这个女儿做什么事情,定然都是有理由的,慕容嫣虽然很想知道苏兰芷突然想去云来寺的原因,但是苏兰芷不说,她也就不好问了。

    她能满足苏兰芷的不多,苏兰芷难得的要求,她还忍心拒绝吗?

    “娘您放心吧,我就过去住五日,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五日,也该够她好生的偿还了吧?希望从此,她不用再怀着那份愧疚,总是在午夜梦回,想起那个孩子了。

    “嗯,那你什么时候走?”

    “我想今日就走!”决定的事情,苏兰芷就想赶紧的做好,也免得拖拖拉拉的,这不是她的性子。

    “那么快吗?东西可都收拾好了?”

    “也不需要带什么,就几日的换洗,反正吃也是吃寺里面的,顶多就是多带些人罢了,也免得路上遇到麻烦!”

    “那好,既然你都决定了,那一路上注意安全,早些回家。还有记得,每日都要给家里捎一封平安信!”

    “娘您放心吧,我会为娘和弟弟祈福的,娘也要好好养着身子,希望回来的时候,娘亲的气色可以好些,弟弟也可以更加活泼些!”

    “好好,你去准备吧,既然今日要去,就早些出发,免得去得晚了,到时候路上不安全!”

    “好,那娘,我走了!”

    ……

    终于是得到了慕容嫣和苏青岚的允许,苏兰芷在大家的不解中,坐上了一辆低调的马车,好不惹眼的就出门去了。

    一路上倒也安定,没出什么事情,行走了好些时辰,终于是来到了云来寺,因为一早就让人先来通知寺庙里的人了,所以云来寺的住持已经给苏兰芷备好了一间安静的厢房,苏兰芷几人一到,就有人领着他们去了。

    “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云来寺后院子里竟然还中了那么多的菊花,而且都是清一色的黄菊,可真美啊!”许久都没有出门了,今日苏兰芷的决定虽然有些奇怪,但是这一小年下来,大家都习惯信任苏兰芷,知道苏兰芷做什么事情都有缘由,比,便也没有多问,只是乖乖的伺候好苏兰芷的起居了。

    “这菊花的确很美,只是再过不久,就是冬日了,万物,也都要凋零了。”秋风瑟瑟,总是有种凄凉的感觉,苏兰芷看着那菊花,感觉到周围的冷风,不知道怎么的,今日觉得自己的心,格外的冷。

    “小姐冷的话,就先进屋吧,奴婢们去给小姐倒热茶!”苏兰芷的体温偏寒,这点尽管这半年来好生的调养也没能改变,秋霜几人有些担心,便扶着苏兰芷进屋了,一进屋顿时就觉得暖和多了,秋霜赶忙和月桃烧了水,煮了茶,苏兰芷喝了一杯,也觉得暖和多了。

    “小姐休息一下,我们整理一下行礼。”

    “嗯,也好,你们收拾吧,我去见见主持!”收拾好了就出门,这个时候并不是香火的旺季,这个时辰也都是吃饭的时间,所以外面的大厅没有多少人,苏兰芷跪在佛祖面前,念了一遍《地藏经》才终于是起身了。不过许是跪得有些久了,苏兰芷起身的时候,面前有些黑,好在没有摔倒,极是的扶住了一旁的桌子。

    “阿弥陀佛,女施主可是有心事?”住持早就看到苏兰芷在这里跪了许久了,甚至还念了《地藏经》的超度篇,心下有些疑惑,作为主持,他自然是要帮忙的。

    “主持!”对着住持行了一个礼,主持赶忙就回了,“女施主无需多礼,寺庙没有那么多规矩。”

    “方丈,不知道贵寺可不可以供奉上明灯?”终究是她亏欠那孩子的,或许,她该给那个孩子,一个归宿,不要让对方做那孤魂野鬼了。

    “自然是可以的,只是不知道女施主想要为谁供奉长明灯呢?”

    “这个,主持可否让我保密?我只需要主持给我留下一个小小的位置罢了,希望住持成全!”

    “女施主有自己的心事和打算,出家人本来就不该多加干涉的,明日贫僧就给女施主点上长明灯吧!”

    “多谢主持!”

    “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为女施主还愿,乃是贫僧应该做的。女施主的气色不是很好,要不要回去休息休息?明日再继续祈福呢?”

    “也好住持告辞!”《地藏经》已经念完了,她也该是回去了,剩下的,明日再做吧!

    “女施主慢走!”住持等到苏兰芷走了,才终于是看向了门口,看着那一袭月牙白的男子,住持笑了笑,“施主可是确定要在本寺借住几日?”

    “嗯,家母最近身子不适,我想替家母祈福!”

    “几日施主心意已定,请跟贫僧过来!”

    “有老方丈了!”日光下,那人的五官清秀隽永,深邃迷人,那双眸子好似那漆黑的夜空,泛着温润的色泽,然而终究是那月光冷光,纵然温润,却带着薄凉罢了。

    ……

    这一日睡前苏兰芷又念了一遍金刚经,伴随着寺庙独有的古钟和念经声,苏兰芷睡得很香甜,第二日一早起来就被住持叫去,看着那已经准备好的长明灯,苏兰芷笑了笑,“多谢住持,有劳住持费心了!”

    “女施主客气了,女施主为了完成心愿,贫僧自然是要尽绵薄之力的。如果还要上面需要,女施主尽管吩咐,贫僧能帮忙的,自然会帮的?”苏兰芷的身份,住持也知道,所以很客气。

    “已经很好了,剩下的,我自己做就好了。”

    “女施主可是还要念《地藏经》吗?”

    “嗯!”

    “那贫僧就不打扰了!”

    “住持慢走!”送走了住持,苏兰芷直接就跪在那长明灯面前,念起了《地藏经》,她念得很专注,偶尔每天轻轻的皱着,似乎有些愁绪,这样子的苏兰芷,是素日里很少看到的,那一声声清晰的《地藏经》传入门口那俊美男子的耳膜,男子眼中划过一丝疑虑,看着苏兰芷,似乎觉得第一次认识对方了。

    她到底是有着什么心事呢?为什么,他竟然完全感觉不到?

    好几次都忍不住的上前去了,只是秦之衍最后还是忍住了,在外面静静的守着苏兰芷,在暗处看着苏兰芷那脸上那难解的神色。等到苏兰芷起身离开了,他才终于也跟着离开了。

    ……

    “小姐,你这是何苦?”月桃看着苏兰芷的膝盖都有些青色,想着苏兰芷在那里一跪就是两个时辰,实在是有些担心。

    “我没事的,月桃。”

    “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呢?自个儿的身子,要自个儿爱惜啊!”

    “呵呵,好了月桃,我饿了,今日早上才吃了一点点的素餐,如今也饿了,你去给我端饭过来吧!”知道月桃也是担心她,可是苏兰芷不想总是逃避这事情了。

    一直逃避,证明她始终都放心不下,与其总是将自己圈禁在那个笼子里,还不如勇敢的去面对,至少不用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一直存在着这个件事情,总是会困扰她了。

    这几日解决了这些事情,她和那个无缘的孩子,也就彻底的断了,希望那孩子可以重新好好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忘了她这个不负责任的娘亲了吧?

    以前或许不怎么信神佛,可是她如今都亲身重生了,苏兰芷哪里能不去相信这个奇幻的世界呢?

    “小姐,奴婢这就去给你端来!”月桃到底没有什么心机,见着苏兰芷饿了,赶忙就去准备膳食,苏兰芷见了,也只是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了。

    寺院的确是个好地方,每日听着那古钟的敲响,闻着这安定人心的檀香味,听着不远处那低吟的佛经,整个人都宁和了许多,她夜间,也没有再做梦了。

    ……

    云来寺的素菜其实是不错的,虽然没有什么油水,很容易饿,但是苏兰芷的饭量本来就不大,吃了一碗就饱了,刚放下准备去走走消食,就听到不远处的琴声了。

    “这琴声可真好听,不知道是谁在弹呢?”月桃听到这琴声就被吸引住了,那悠扬婉转的琴声,似乎带着穿透力一样的,有种特殊的魔力。

    “这云来寺,还有外来的香客在住吗?”听着那琴声来自不远处的厢房,苏兰芷有些奇怪了。好像昨日来的时候,就只有他们啊,怎么突然就多了一个人了呢?

    “好像是的,昨日好像来了一个香客留宿,奴婢昨日见着有人搬东西来了,不过没看清楚是谁就是了。”

    “是吗?”苏兰芷向来对外界的事情不大好奇,也从来不会想到事情与自己有关,走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书,觉得累了,也便睡着了。

    睡梦中似乎一直都觉得有股子温暖环绕,让苏兰芷这一觉,睡得很安稳,直到天有些黑了,才终于是醒来,一醒来就看到月桃担忧的样子,苏兰芷顿时不解了,“月桃,怎么了,你怎么那么看着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月桃直直的盯着自己,苏兰芷还是觉得挺奇怪的。

    “小姐,你终于是醒了,奴婢好担心!”

    “我睡了很久吗?”

    “是啊,小姐,你都睡了一下午了,如今天色都黑了!”

    “是吗?”不远处似乎依旧在弹琴,苏兰芷还是第一次见着那么喜欢弹琴的,有些不解,“我睡了那么久,那琴声一直都没有消失吗?”

    “是啊,小姐,那琴声可好听了,就是不知道是谁弹的就是了。”

    “一直都在弹吗?”睡梦中似乎也隐隐约约的听到这琴声,苏兰芷自认为是个浅眠的人,一旦有风吹草动就睡不着了。可是偏偏伴着这琴声睡着,自己竟然还睡得那么香!

    心里有些诧异,不过苏兰芷再仔细听的时候,那琴声就消失了。

    “小姐,你饿了吗?饿了就摆饭吧?”时辰不早了,月桃担心苏兰芷睡了那么久,会饿坏的。

    “睡了许久,暂时不饿,你把你金刚金拿来,我再念念吧!”都快一年了,也不知道如今是不是晚了些,但是苏兰芷还是想为那个无缘的孩子,尽一份心意了。

    终究是她这个做娘的太狠心了,剥夺了对方来到这个世间的权利,她该弥补一些的。

    “小姐,还是先吃饭吧,你不饿吗?”月桃看着苏兰芷这几日都是抱着《金刚金》念,还真的怕苏兰芷着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