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秦之衍的话就好似一道魔咒一般的撞进了苏兰芷的心里,苏兰芷看着秦之衍,见着对方那眸子直直的看着自己,那温柔如水的眸子里,好似带着一种魔力一般的,让苏兰芷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转移了自己的视线,苏兰芷看着眼前的长明灯,想着前世那个无缘的孩子,想着那一日冰天雪地里那刺骨刻心的疼,苏兰芷的面色,划过一抹轻不可见的伤口,“这个长明灯,不过是圆了我的一份遗憾罢了。”前世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苏兰芷从来都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鬼怪神离,这些事情向来都是人们的禁忌,她可不想被人当成是异类了。

    “苏小姐也有未圆的梦吗?”知道苏兰芷这样子就是不会再说了,秦之衍也不勉强,只是笑了笑,看着对方,心底里虽然好奇对方到底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对方不说,秦之衍还是选择了尊重。

    “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遗憾的,谁能保证,人世间走一遭,谁是完美的呢?”人生,本就不可能完美,也正是这些遗憾,让人更懂得珍惜罢了。

    “呵呵,苏小姐说的极是。”这个话题,便也到此为止了,再说下去,也没有了意义。秦之衍便转移了话题了,“苏小姐可是念完了?”

    “嗯!”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走吧!”

    “我还有些事情,武成王先走吧!”这个,也是借口,也是拒绝。

    “也好,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尽可以找我!”

    “嗯!”

    秦之衍走后,苏兰芷在长明灯面前坐了一会儿,最后跪在了佛像面前祷告,似乎这样,心就可以得到了平静了。

    ……

    也不知道是不是终究是在寺庙遇到了,还是缘分使然,自从那一日去了秦之衍的院子,苏兰芷和秦之衍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以后,接下来的日子,苏兰芷碰到秦之衍的机会,也就多了。

    偶尔在院子里散步,会看到秦之衍坐在院子里品茶,或者是去念佛的时候,秦之衍也恰好会在,有的时候去找住持讨论一些佛经,秦之衍也是正好就在的……这么一来二往,一日之内,竟然会碰到秦之衍好几次,这样子的巧合,让苏兰芷自己都不得不怀疑是刻意了。总觉得两人见面太过频繁了些,虽然没有商量好,可是怎么偏偏就那么巧呢?

    苏兰芷有的时候甚至都刻意躲在院子里不出门,然而即使是这样子,秦之衍偶尔还会让人给她送来一些精致的吃食,这些吃食看起来很用心,而且也算不得大礼,苏兰芷又不好推辞,只好不甘愿的收下。可拿了别人的东西,不回礼又不好,苏兰芷也只好简单的回了些礼,这么一来一往,两人却是渐渐的熟悉了。

    这不这一日,秦之衍又让人送来了一些点心,月桃见着了,都不得不感慨秦之衍的用心了,“武成王作为男子,心思可真的是细腻呢。小姐这几日胃口不大好,便送来了这些开胃的点心,也实在是难得了。”

    “可不是吗?武成王对小姐,的确是格外照顾了。”看得出,对方是很有心的,只是他们的小姐……

    春暖瞧着心里也有些着急,不过主子的事情,他们做下人的也不好说什么,春暖只希望苏兰芷可以早点开窍就是了。

    “春暖啊,你说武成王对我们小姐,是不是有些特别啊?”这点,月桃早就看出来了,这秦之衍这么照顾他们小姐,这心里不是特别,那是什么?

    “我也觉得,只是小姐一直都不冷不淡的,这几日干脆都不出门了,也不知道小姐心里是怎么想的。”

    “武成王是个好男子,可是小姐怎么偏偏就躲着呢?”苏兰芷已经有两日不出门了,这要是再不出门,再过一日,就要回去了,到时候这样子的机会,就更少了。

    “小姐的心思,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哪里就清楚了呢?”他们只是感激到苏兰芷对秦之衍的回避和排斥,可是是为什么呢?

    那么多的女子都想要嫁给武成王为妻,怎么就偏偏是他们的小姐,好像是洪水猛兽一般的,一点都没有这心思呢?

    “哎,小姐这样子,也真让人着急啊!”错过了那么好的男子,那以后要想再遇到,那也不一定了的。

    “小姐或许有自己的考量吧,我们只需要好好的照顾小姐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就让小姐自己决定吧!”秋霜见着两人嘀嘀咕咕的,便出来提醒了。这里虽然没有外人,可是隔墙有耳,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秋霜,你都不着急的吗?”月桃见着秋霜如此淡定,她还真的是不淡定了。

    “小姐还小,给小姐一些时间想想吧,等小姐想通了,就好了。”虽然也是担心,可是秋霜也知道,苏兰芷自从一年前落湖醒来以后,就变得很不一样了。所以苏兰芷这么做,一定都有自己的道理,秋霜也只能让苏兰芷自己去决定了。

    “哎,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好了,还不快点准备准备,小姐一会儿要午睡了。”

    “嗯!”几人也忙开了,心里虽然对苏兰芷的做法有些困惑,可是也不好多说的,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话,都落入了角落里苏兰芷的耳朵,等到几人都走了,苏兰芷看着身边的云珠,有些不解,“大家都觉得我是在躲着武成王吗?”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小姐,他们只是觉得小姐这几日,有些奇怪。”本来是每日都会出去走走,散散心的,可是鉴于总是会遇到秦之衍,苏兰芷现在除了出去念经,就再也没有出去了,总是窝在院子里,也难免大家会有想法了。

    “云珠,你也这样子觉得?”

    “奴婢只是觉得,小姐该多走走的,总是窝着不好。”大大方方的,不好吗?而且武成王,确实也是一个不错的人。

    “……”怎么连云珠那么不解风情的人都这样说了,苏兰芷心底里实在是佩服秦之衍这人买通人心的手段,心下有些腹诽,也没说什么,只是坐了一会儿,便午睡了。

    午睡完了,苏兰芷也知道自己一直窝在院子里,云珠他们会有想法,便让云珠跟着自己,出去走走,顺便让头脑清醒一下了。

    “小姐,奴婢听说这云来寺有一处是极美的,如今深秋了,哪儿的菊花开的极好,小姐要不要去看看?”

    “我好像听说过,你可知道在哪里?”

    “这几日奴婢也有听人说的,奴婢都打听好了,小姐要去的话,奴婢可以带小姐去!”明日就要回去了,云珠也希望苏兰芷可以开开心心的,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事情了。

    出门的时候,苏兰芷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大家都是看得出,苏兰芷是有心事的。这几日一直陪着苏兰芷,看着苏兰芷供奉了无名的长明灯,每日都在念《地藏经》,甚至偶尔会失神,大家心底里,其实是有些担心的。不过好在苏兰芷渐渐的好了许多了,看起来好像放下了许多心理的重担一样的,几人才终于是放下了心了。

    “嗯,去看看吧,索性也没事做!”明日就要离开这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回去了,这里虽然没有那么多的浮华之气,可是每日伴着古钟佛语,苏兰芷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心底里有些执念,似乎也能渐渐的放下了,想起明日就要走了,苏兰芷突然有些舍不得了。

    如果可以,她还真的想将来自己也可以住在这么一个地方,山清水秀,远离尘世的烦杂,与山水为伍,获得心灵的平静和救赎了。

    “好,小姐,这边!”那地方位置有些偏,似乎云珠带着苏兰芷拐了好几个弯,终于是到了,远远的苏兰芷就闻到了一股子的菊花香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走进一看那一片五彩缤纷的菊花中,每一朵都绽放着极端的美丽。有小朵的小菊,一朵一朵的,颜色艳丽,还有大朵的金秀菊,层层花瓣包围,那一朵花就占了很大的枝干,看起来夺人极了……

    “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里的菊花品种那么多。而且,那么美!”自古以来吟诵菊花的诗句不少,苏兰芷突然就想起了好几首,不由自主就吟了出来,“菊花如志士,过时有余香。粲粲滋夕合,英英傲晨霜。如此多的菊花,而且长得都是极好,看来这寺院里的人,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的。”

    “可不是啊?这秋季的菊花开得最是艳丽,如今都开了,而且朵朵都是饱满,看起来实在是诱人,奴婢之前也听说了好几次,也一直都好奇来着,如今来了,果然才知道,什么叫做名不虚传了。”

    “传言这云来寺的创寺主持最爱菊花,如今看来,这里有些菊花也是有些岁月了的,外面都很少得见,果然传言是真的!”

    “奴婢还不知道有这个传说呢,不过看这些菊花料理的那么好,定然也是很费心思的。而且那么多种类的菊花分门别类的放好,的确也是难得。好些奴婢都没有见过呢,看来小姐说的,定然是真的了!”

    “呵呵,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一路上赏玩,苏兰芷被这美景所迷住了,却没有注意到天色渐渐的有些变了,突然就起了冷风,苏兰芷出门的时候并没有披着披风,这会儿,却是有些冷了。

    “小姐,你可是冷了?”感觉到冷风袭来,云珠见着苏兰芷打了一个寒战,暗自责怪自己的不小心。

    “的确是有些冷了。”这天色渐渐的有些晚了,所以有些冷了,也是常事。

    “那小姐,我们要不要回去?”

    “也好,走吧!”虽然有些舍不得,可是苏兰芷也知道自己的身子,轻易感冒不得,不然也是麻烦,只好就转身走了。只是转身的时候,眼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苏兰芷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云珠似乎也见着了,有些奇怪,“小姐,那边的那个男子,可是武成王?”刚才一直被美景所吸引,倒是忘了,不远处有个男子安安静静的坐着,手里执着毛笔,似乎在画什么了。

    “好像是的。”虽然是说好像,其实苏兰芷的心里,知道那人就是秦之衍的。

    “那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在云珠看来,如今秦之衍和相府也算是熟识了,更何况秦王妃对苏兰芷有恩,避而不见,是很不好的。

    “不必了吧?我瞧着他似乎在忙,我们也不好打扰,不如我们就先走了吧。”秦之衍看起来好像是很专注的样子,苏兰芷找了个借口就打算避开了,云珠自然也不好说什么,“那好吧,小姐,我们走吧!”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不知道的是,等到她转身的时候,不远处的秦之衍却是突然抬起了头,见着苏兰芷的背影,秦之衍笑了笑,这一次却是没有阻止,只是继续执笔作画,隐约的,可以看见那一片五彩缤纷的花海中,一袭青衣女子,宛若仙子偷偷来到凡世一样,让人看着,便觉得惊艳了。

    这到底是这花海衬托了人呢?还是人点缀了这花海呢?怎生会如此的美丽,好像进入了一个让人应接不暇的仙境一般?

    ……

    等到作画完毕,秦之衍满意的看着笔下的丹青,这娴熟的笔落,精湛的画技,还真的是堪比大家之作了。如果苏兰芷刚才过来打招呼,定然会被秦之衍这幅画所震撼住,可惜,她终究是错过了那么美好的一幕了。

    “呵呵,你怎么就不过来看看呢?就知道你不会过来的,不然我偷偷的画了你,你岂不是会恼羞成怒了?”笑了笑,秦之衍等到墨迹干了,这才小心的收好画,最后看了一眼这菊花园,感叹道,“还真的是一处好去处,的确很美,有机会再来就是!”说完心情很好的离开,今日偶尔有心性来作画,却不曾想遇到了苏兰芷,还将对方入了画,秦之衍的心里,自然是满足的。

    +++++++++++我是五日过去,要回家的分界线

    过了第五日,苏兰芷就要回家了,将灯油钱给了主持,劳烦主持继续帮她供奉那长明灯,苏兰芷又给苏青岚几人都祈福了一边,这才准备收拾打包,回家了。

    好在来的时候带的东西不多,去的时候也是方便,苏兰芷看着云珠几人有条不理的收拾行李,心里还真的是有些舍不得了。

    与世隔绝的生活,说的怕就是如此吧?每日与青山绿水环绕,在这寺院,心灵似乎得到了净化一般的,让苏兰芷突然有了许多的留念的。

    看来以后有机会,可以常常来住一住,这样子心灵会得到安宁。

    “小姐,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准备走了吧!”

    “好,我去跟主持告辞!”这几日主持对她颇为照顾,苏兰芷要走了,自然是要辞行的。只是苏兰芷没有想到的就是,她去主持那里的时候,秦之衍正好也在。

    “支持方丈,武成王!”打了招呼,虽然不知道秦之衍为何会在,不过苏兰芷这会儿的目的是辞行,也不用管这许多了。

    “呵呵,苏小姐可是都收拾好了?”

    “都收拾好了,特意来跟主持方丈辞行的,这几日多亏了主持方丈的照顾了。”

    “苏小姐严重了,这几日照顾不周,也不知道苏小姐习不习惯,寺院粗茶淡饭,苏小姐估计吃不行吧?”寺庙里吃的都是素菜,一点油腥都没有的,苏兰芷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能在这里住了五天,也没有觉得苦,已经是不错的了。

    “主持严重了,寺里面的斋菜很好吃,而且很清静,环境很好,这几日我住的很舒服,感觉整个人,似乎都放松了不少了。以后有机会我还想再多来住一住,希望主持到时候,可不要嫌弃我麻烦才好!”

    “不麻烦不麻烦,苏小姐能来,也是我寺的福气了。贫僧听说苏小姐和秦公子是熟识,这却是一种缘分了。”这几日偶尔会看到苏兰芷和秦之衍一起,两人说话虽然客气,可是那样子,还真的是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了。

    “的确是缘分,我们两家也算是有些来往的,之前我见过秦公子几次,只是没有想到秦公子会来这里罢了。”不明白主持怎么会这么说,苏兰芷完全就是当局者迷了。

    “呵呵,缘分这事情,谁说的清呢?都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能在这寺庙遇到,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或许吧!”

    “呵呵,这几日苏小姐格外的虚诚,贫僧就送给苏小姐一份礼物吧!”说完就拿出了一块玉,那玉虽然不是特别的名贵,可是很是精致,“这玉是贫僧开过光的,苏小姐似乎有些执念未曾放下,贫僧希望,苏小姐带着这玉,可以逢凶化吉,放下执念,退一步,海阔天空。”

    “多些主持方丈!”小心的接了过去,那玉摸着有股子透凉的感觉,苏兰芷知道,这算是一份额外的礼物了,“那我就不打扰主持了,告辞!”

    “呵呵,苏小姐慢走!”

    ……

    苏兰芷刚刚出门的时候,才走了几步,就听到了身后的声音,看着走近的秦之衍,苏兰芷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本来以为自己走了不远就会和秦之衍分道扬镳的,却不曾想,等到她来到了门口,秦之衍依旧孩子走在她的身边,甚至苏兰芷要上马车的时候,秦之衍的马车也准备好了,苏兰芷这会儿,还真的是说不出是什么情绪了。

    怎么她前脚来,对方后脚就跟上了,如今自己要走了,对方也一起走?

    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苏兰芷默默的上了马车,本来是想先让秦之衍走的,毕竟对方身份尊贵,却不曾想,那马车直接就给自己让了道,苏兰芷的打算,也就落空了。

    一路上都感觉到秦之衍的马车跟在后面,苏兰芷心里有些怪怪的,一旁的月桃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苏兰芷的怪异还是故意的,总是掀起帘子,“秋霜,武成王今日怎么也走了?”

    “许是事情完成了吧?刚才小姐去跟主持告辞的时候,武成王也是在的,估计也是在跟主持辞行吧!”

    “是吗?”奇怪的看着秦之衍的马车,不急不慢的跟在后面,怎么看都像是在保护苏兰芷一样的,月桃的眼底划过些什么,笑了笑,“糟了,小姐,奴婢忘记准备茶水了,小姐路上渴了可怎么办啊?”

    “无碍的,也不是很远,忍忍就好了。”

    “武成王就在后面,小姐要不要奴婢去讨要一些?”有此提议,月桃也是想让苏兰芷和秦之衍多一些接触罢了,只是苏兰芷直接就拒绝了,“不用去麻烦武成王了。”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避开这个话题了。

    月桃见着苏兰芷反应的那么干脆,瞧瞧的对着秋霜吐了吐自己的舌头,那副调皮的样子,还真的是可爱的紧。

    不过也不知道是月桃刚才的声音被后面的秦之衍听到了还是怎么的,等走了一段路,苏兰芷准备休息一会儿的时候,秦之衍身边的侍从便过来了,“苏小姐,小王爷说这是些小点心,给苏小姐路上解馋,也免得路途无聊了。”

    “替我谢谢武成王!”

    “可是我们没有茶水,喝了口渴啊……”月桃一个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弄得苏兰芷挺无奈的,那侍从也是会武功的,听到月桃说的话,恭恭敬敬的就准备走了,“苏小姐请稍等!”回去请示了秦之衍,那侍从很快就端来了一壶茶水,递给了月桃,“这是小王爷吩咐奴才给苏小姐的茶水,小王爷说,茶水不好,希望苏小姐将就将就,不要嫌弃!”这话已经摆在这里了,苏兰芷要是拒绝,那就是真的嫌弃人家的茶水不好了,这可是很不给面子的,苏兰芷心下无奈,却也只能接了,“替我谢谢武成王,还有,这盘子的点心,麻烦你带过去,希望武成王尝尝,看看喜欢不喜欢!”

    “是!”那侍从带过去不久,秦之衍似乎尝了一块,那侍从尽职尽责的就过来回话了,“小王爷让奴才转告苏小姐,说很感谢苏小姐的好意,这点心很好吃。”

    “武成王喜欢就好,你回去吧,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就这么任由那侍从传话,苏兰芷和秦之衍两人这样子间接的聊天,也来回了几次。等到休息好了重新出发的时候,秦之衍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跟着苏兰芷,苏兰芷本以为秦之衍和自己不同路,终究是会分开的,却不曾想,秦之衍竟然一直送她倒相府不远处,直到看到了相府的大门,秦之衍才吩咐人调转了马车。苏兰芷听着那渐渐远去的马蹄声,突然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了。

    本来是希望对方早点走的,可是人家送了她这一路,苏兰芷这会儿见着人走了,心里竟然会有些失落了。

    她这是怎么了?

    秦之衍,别对我太好,好吗?你这样子,会让我无法承受!

    ……

    怀着心底里的那抹怪异的情绪,苏兰芷一进了相府的门,就有人来迎接了,苏兰芷欢喜好了衣服,这才去见慕容嫣了。

    “你这孩子,可终于是回来了,让我好生担心!”苏兰芷去了这五日,慕容嫣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心底里,到底还是不放心的。

    女儿虽然懂事,可是毕竟还小啊,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一个人出门在外的,慕容嫣有些担忧,也是正常的。

    “娘啊,这一路上有云珠他们照顾着,那么多人,我很好啦,不会有事情的,您多虑了。”

    “你这孩子,回来就好了。”

    “呵呵,对了,娘,弟弟呢?几日不见了,他可是长大了?”

    “的确是长大了不少,而且还会笑了呢。”

    “真的吗?快让我看看!”有些天没有见到苏铭阳了,苏兰芷还真的是想念的紧了。

    “他这会儿应该也快醒了,你且等等吧!”正说间,就听到了啼哭声,接着就看到奶妈抱着苏铭阳过来了,慕容嫣见着儿子,脸上顿时就泛出了母爱的光辉了,“这孩子醒了,怎么又哭了?”

    “可能是饿了吧?夫人可要自己喂奶?”

    “给我吧!”示意刘家的将孩子递给自己,慕容嫣躺在床上,看着渐渐大了的孩子,只觉得这孩子,好像一天一个样子一样的,怎么都看不够了。

    “娘,弟弟看起来好像好看多了,也变了。”五日不见,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兰芷觉得苏铭阳的五官好像更加的俊俏了。

    “这刚刚出生的孩子就是这样子的,一天一个样,如今他渐渐的大了,自然是要变的。”人都是在不断的变化中成长的,那么小小的婴儿,长大之后,哪里还有曾经的样子呢?

    “呵呵,弟弟如今喝奶似乎比以前更加有劲了了,而且似乎吃的也多了些。”

    “可不是?吃得我都有些吃疼了,这每日隔半个时辰就要喂一次,也实在是越发的会折腾了。也不知道我的奶水够不够了。”苏铭阳的食量很大,慕容嫣虽然身子养得好,可是奶水不是很充足,所以有的时候,还真的得靠刘家的。

    “娘您也别担心,这不是还有奶妈吗?奶水一定够的!”

    “呵呵,我只是想尽量自己喂罢了。”喂(禁词)奶可是一个亲近孩子的机会,慕容嫣当然是不想错过的。

    “娘也不要勉强就是了,弟弟只要健健康康的,将来长大了懂得孝顺娘,那就足够了!”

    “他能做到这些,我就满足了。”说话间,苏铭阳小朋友已经吃饱了,瘪了瘪嘴,那双眸子好奇的睁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饱喝足的关系,眉眼弯了弯,看起来,好像在笑了。苏兰芷看着这一幕,可是好奇呢,“娘,您看啊,弟弟笑了,好可爱!”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铭阳那么快就会笑了,慕容嫣见着苏兰芷那么开心,摸了摸儿子的脸蛋,“可不是吗?这笑起来可真好看,就是平日逗他,他也不一定笑,只是偶尔会露出这样子的表情,看来他也是一个好吃鬼!”

    “吃得是福气,弟弟这样子,将来壮实一点,身子也好些!”看着苏铭阳那可爱的样子,苏兰芷也摸了摸苏铭阳的脸,只觉得苏铭阳的脸更加的柔滑了,加上日子渐渐的久了,苏铭阳的脸没有那么红了,还真的是越发的可爱了。

    皮肤好好啊,而且这模样,真的让人欲罢不能呢!

    “兰儿,你要抱一抱吗?”见着女儿那么喜欢苏铭阳,慕容嫣便有此提议,苏兰芷却拒绝了,“不了,娘,我不会抱小孩子,弟弟还小,还是等大了些再说吧!”那么小的孩子,感觉浑身都是软绵绵的,苏兰芷还真的是不大敢抱的。

    “没事的,你只要好生的抱,拖住他的头和屁(禁词)股就好了,注意不要闪着他就行。”

    “还是算了吧,我不会抱!”心底里其实也是很想抱一下这个孩子的,前世的她,做梦都想做母亲,可是最终终于怀上的时候,她却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孩子。因此,苏兰芷对孩子,心底里,还是有些心结未开的。如今她在云来寺供奉了一个长明灯,为的就是让前世的那个孩子灵魂安息,重新投胎做人罢了。

    “呵呵,你这孩子,怎么这会儿却是那么怕了?罢了罢了,等你想抱的时候再说吧,也免得你抱着不自在!”本来是看着苏兰芷特别亲近苏铭阳,慕容嫣想让这姐弟多些接触的,却不曾想苏兰芷好像有些不敢抱苏铭阳,慕容嫣也没有办法,只好作罢了。

    不过她不知道苏兰芷的心结所在就是了,只是以为苏兰芷担心会伤害到苏铭阳,所以不敢抱罢了。

    “好!”

    母女两说了会儿话,苏铭阳又有些昏昏沉沉的了,婴儿本就喜欢睡觉,如今他吃饱喝足了,自然是又睡了,苏兰芷看着苏铭阳刚醒来就又睡了,也是好生诧异,“弟弟怎么又睡了?”这也太爱睡了点吧?

    “这孩子素日里挺乖的,总是睡着,除了喝奶的时候是清醒的,一般都是安安静静的睡着,也很少哭闹。刚开始我还以为他哪里有问题,还特意的让孙太医来看了看,好在没什么事情,也就放下了。看着他吃了睡,睡了吃,也就由着他去了。”看着儿子又睡着了,慕容嫣也由最初的担忧到了如今的习惯了,早就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看来弟弟也是很乖巧的,不忍心娘您受苦了。”从小就那么懂得心疼人,长大了,肯定会是一个孝顺的好儿子的。当然了,这也得通过后天的教育的,家里已经出了一个失败的苏振华和苏玲月了,苏兰芷可不想苏铭阳步了两人的后尘了。

    “这孩子的确是个省心的,也很少给我惹麻烦,夜里哭闹的也少,章嬷嬷都说,阳哥儿比你三舅舅的那晔儿都好带多了!”

    “孩子乖巧,是父母的福分,弟弟也是个疼人的,将来爹爹和娘也是有个依靠了。”

    “这还小呢,还看不出。”虽然这么说,可是自家的孩子,自然什么都是好的,更何况苏铭阳又不怎么折腾,自然就更讨喜了。

    “娘,我看您也累了,我就先回屋去了,您好好休息吧!”慕容嫣还在坐月子了,苏兰芷也不好总是打扰了。

    “好,晚上过来吃饭,我一个人吃,没什么胃口!”

    “嗯!”

    ……

    日子就那么欢欢乐乐的过着,家里因着有了一个小生命,变得格外的热闹,苏兰芷每日都会抽时间去看看苏铭阳,陪陪慕容嫣,有空的时候继续钻研医术,遇到不懂的就询问孙太医,时间过得充实而且快乐。

    在张嬷嬷和章嬷嬷的照顾下,慕容嫣的身体恢复的很好,脸色也渐渐的红润了起来,身上也开始涨了肉,整个人都圆润了些,看起来更加的动人了。而苏铭阳的个头也是渐渐的大了,到了出月子的这一天,苏铭阳脸上红色少了许多了,看起来白白净净的,比刚刚生下来的时候,更加的可爱迷人了。

    因着苏铭阳是慕容嫣和苏青岚期待已久的孩子,洗三的时候,邀请了亲朋好友,到了满月这天,苏青岚打算大办,便请了素日里熟识的人来吃酒了。

    满月的这天很热闹,靖北侯府的人除了不在京城的,基本都来了,就连庆王府,苏青秀和孙雪茹也是来了的,秦王妃当然也带着秦之衍来了,不过随从的,竟然还有秦王和文帝!

    听闻文帝来了,苏青岚好生诧异,赶忙带着一家老小去接驾了,“臣等不知皇上大驾光临,还望皇上恕罪!”一出大门就见着文帝穿着一件绛紫色的袍子,玉冠束发,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的霸气让人一眼便知道非池中之物,大家看着文帝来了,看苏青岚的眼神,就更加的不一样了。

    这苏相,果然是位高权重,而且极得圣宠啊!果然不愧是一代权臣!

    “呵呵,今日是苏相的大好日子,也无需拘束了。朕今日微服出巡,也不过是来凑凑热闹罢了,大家无需拘束!”虽然文帝今日没有穿龙袍过来,可是大家都知道眼前这位是主宰大苍的帝王啊,而且就算是对方没有穿龙袍,那一袭的华衣贵不可攀,谁敢真的就随意了?

    万一一个大不敬下来,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恭恭敬敬的给文帝行了礼,大家可不会因为文帝一句客套的话就真的放肆了,文帝也不在意,只是看着苏青岚,眼中带着审视了,“听说苏相喜得麟子,不过苏相瞒得极好,半点风声不透,让人好生惊喜了。之前洗三朕赶不及,也是个遗憾,好在今日的满月酒朕来了,朕今日可得好好看看苏相的儿子如何了,朕可是听说,此子有苏相当年的风范啊!”笑嘻嘻的打趣苏青岚,文帝看样子似乎没有因为苏青岚的隐瞒生气,苏青岚不由得放下了心,“之前内子身子一直不好,臣也是担心这孩子保不好,也不好告诉大家这个消息,免得这孩子消受不起大家的祝福,便将消息瞒下了,还望皇上降罪!”

    “哈哈,苏相这话可说的,大喜的日子,朕可不想做那不讲理的昏君,随便降罪了。只是苏相这隐瞒一事,还是该罚的,一会儿你自罚三杯酒,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吧!”苏青岚有孩子,文帝是有些诧异的,感叹苏青岚这一次保密工作做的好的同时,心底里也是有些对苏青岚忌惮了。

    一个臣子,竟然可以将这事情瞒下十个月,实在是有些让人不得不多想了。

    文帝到底年岁大了,这年岁大了,就容易多想,疑心也就重了,不过好在他还保持理智,这些年虽然有的时候会打压一些大臣,但是大体上,他不会做太过就是。

    人老了,就越发的贪恋这权力,越发的想要抓住,只是有的时候,权力就像那沙子一样的,你越是想要抓住,反而就越难得抓住了。

    “这个臣一会儿自然是要罚的!”见文帝没有怪罪的意思,苏青岚也终于是松了口气了,最后文帝将他手上的好几个案子都交给了别人,让苏青岚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没底的,如今文帝这么明着说了,苏青岚反而放下心来了。

    只是喝三杯酒罢了,也无碍的,总比让帝王猜忌的好。

    “苏相果然爽快!”还待说什么,一旁的秦王妃对秦王使了个眼色,秦王见着自家爱妻的眼神,有些无奈了,“皇兄,你不是说想去看看苏少爷吗?要不我们现在就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