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满月之日
    秦王看着文帝那一脸戏趣的样子,再看着自家妻子那似笑非笑的神色,面色划过一抹僵硬,看着文帝,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皇上,您可是嫌弃臣弟太闲了,如此编排臣弟,让臣弟如何是好?您明知道,臣弟不是那块料,您这样子,让臣弟惶恐!”秦王素来骁勇善战,却是半点都不喜欢卖弄权术,所以他对那皇位真心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坐在那冰冷的位置,注定了要绝情绝心,不然受苦的会是自己。

    为了权利,不得不娶自己不喜欢的女子,甚至为了子嗣昌盛,后宫雨露均沾,还得公平,不能专宠,更不能有在乎和爱的人,因为一旦有了,那只会加速自己所爱人的灭亡罢了。

    文帝曾经,不也是这样吗?

    想起当年的那场霍乱,秦王的眼底滑过一抹复杂,看着文帝,一副避犹不及的样子,文帝见着秦王对那个位置如此排斥,心下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放心是有的,可是有的时候,却也是有着羡慕的。

    倘若当年,他没有争这个位置,或许现在,他是可以像秦王一样,和自己喜欢的女子朝夕相处,父慈子孝,夫妻和睦的。只是可惜,当年之事,已然无法挽回,也注定了如今的结局了,“呵呵,阿海你依旧如此,这天底下,怕也只是你对那位置不感兴趣了吧?”想着当年和自己的兄弟明争暗斗,相互厮杀,为的,不就是这个位置的光鲜亮丽吗?如今就连他的儿子,渐渐长大了,不也开始准备自己的力量,对他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吗?

    独享天下的位置,享受万民的敬仰,操控着所有人的生死,被万人朝拜,坐在那金碧辉煌的宫殿,俯瞰着这人世间,仿佛眼前的一切不过是蝼蚁,尽在掌控之中,那样子的感觉,的确,非常的让人满足和开怀。哪怕将来是一条孤寂凄凉的道路,怕也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忍受住诱惑的。

    “皇上,您知道臣弟的,臣弟如今已经很满足了,臣弟素日里也打仗还行,其他的也做不来,皇上您就别取笑臣弟了!”这个话题,秦王实在是有些不想下去了,因为他实在是不喜欢。

    皇兄终究还是变了,虽然对他依旧信任,可是怕也不必曾经了吧?

    那个位置,果然会让人迷失的,只是希望,皇兄至少可以保持清醒才好。

    “你呀,这么些年了,还是没变!”是啊,许多人都没变,可是他怎么觉得,自己都忘了自己曾经是什么样子了呢?是他变得面目全非了,还是,那么久远的记忆,他早已经不记得了呢?

    “皇上将大苍打理的那么好,这些年来也没有大规模的征战,臣弟也落得清闲,自然没有皇上操心的多了,人也清闲些,也是拖了皇上的福了!”的确,文帝纵然变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那个位置,注定了会有太多的诱惑,也会让人患得患失的。哪怕是明君,到了如今的年岁,因着担心,自然也是会偶尔走差了路了的。

    只是不要走差太远才好,不然也是危险!

    “哎,看来朕太操劳,倒是让你钻了空子了!”兄弟两说话,也算是亲密,可是却也比不得曾经的亲密无间了,文帝到底年岁大了,人啊,年纪渐渐的大了,疑心就会重,加上耳边总是有人进谗言,听的久了,也难免有些顾虑就是。好在秦王这些年一向来都是谨慎小心,从来都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文帝也素来知晓秦王的性子,当然也不会太过怀疑就是。

    “所以臣弟才说是托了皇上的福了。”

    “以后还是得给你找些事情才是,不然朕这个一国之君每日忙得头昏脑胀的,你却得意!”

    “别,皇上,臣弟可想过些清闲的日子,您就饶了臣弟吧!”

    ……

    一路上这对兄弟有说有笑的,苏青岚也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着文帝和秦王相处的模式,文帝在大臣的面前,想来都是一副温和,却高深莫测的样子,嘴角虽然总是挂着谦和的笑容,看起来很好说话,可是谁都知道,这位帝王就是典型的笑面虎,从来都是心思深沉,习惯将一切都掌控着。

    可是如今,文帝和秦王说话,却是真心的感觉得出两人的亲密,文帝这会儿明显是放下了架子了,秦王也是随意,两人看起来感情很好,苏青岚见着,也是有些诧异了。

    都说秦王极得皇上的信任,如今看来,果然是不假的。自己这个宰相这些年都渐渐被帝王所猜疑,处处都不得不小心谨慎,免得稍有不慎就被人抓住了把柄,陷入万劫不复。而对方却依旧稳坐着那位置,恩宠不断,这血肉亲情,果然还是比不得的。

    心里决定以后要和秦王走近一些,也免得帝王猜忌,苏青岚打定了主意,一路上偶尔被问及会说些话,大多数时间,还是保持沉默的。

    ……

    到了烟云阁的时候,远远的就听到了不少的笑声,苏青岚请文帝进去,入目的,就是慕容嫣抱着苏铭阳,和靖北侯夫人几人坐在院子里,有说有笑的了。

    “呵呵,看来有人比我们来得更早!”文帝一眼就看到了靖北侯夫人,笑着走了过去,几人见着文帝过去了,赶忙就起身行礼,“臣妇(女)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帝会来,几人也是早早的就得了消息了的,已经在这里等着了,见着文帝来了,每个人都规规矩矩的行了礼,文帝见着这几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朕今日微服出行,大家随意就好,平身吧!”

    “谢皇上!”

    “这位可就是那苏小公子了?可否让朕看看?”瞧见慕容嫣怀里那个粉嫩嫩的团团,文帝有了兴致,想要抱一抱了。

    “阳哥儿得到皇上的垂爱,是阳哥儿的福气!”将孩子交给了一旁的张嬷嬷,张嬷嬷抱着就到了文帝的身边,秦王妃先是接了过去,笑着看着那孩子,脸上露出一抹亲切来,“皇上,您瞧瞧,这孩子还真的是可爱的紧呢,粉嘟嘟的,俊俏极了!”苏铭阳自从一出生就被人赞誉俊俏,每个见了的人都被这孩子所吸引着,可见这真的是一个很讨人喜的孩子了。

    “哦,是吗?给朕瞧瞧?”文帝见着秦王妃喜形于表的神色,示意秦王妃将孩子递给了自己,不过他到底是帝王,少有抱孩子,多少有些不大适应。好在苏铭阳童鞋很给面子,见着文帝抱着他就微微的笑了笑,文帝见着高兴,随手就赏了一个很可爱的紫玉麒麟,那麒麟雕刻的栩栩如生,看起来非常的可爱,虽然并不大,可是非常适合苏铭阳这样子的年岁。苏青岚慕容嫣赶忙就谢了恩,文帝抱着苏铭阳,也是知道自己将对方抱得有些不舒服了,看着对方撇了撇嘴,似乎要哭了,也不想弄得尴尬,便将孩子递给了秦王妃,“这小孩子抱着可真软!”让他都担心自己会将对方给闪着了,文帝作为帝王,虽然孩子不少,可是他真正抱的很少,唯一经常抱过的,如今却……

    想起那件事情,文帝的眼底滑过一抹阴霾和恨意,最后消失不见了。

    “苏小公子的确是人中龙凤,小小年纪,却继承了苏相和苏夫人的优点,好生教养,将来定然能成大器!”虽然婴儿还小,看不出什么,可是文帝瞧见苏铭阳那可爱的模样,夸赞的话,还是很适合时宜的说出口了。

    “皇上谬赞了!”虽然自家的孩子被人夸奖了,苏青岚和慕容嫣很高兴,可是也不好表现太过,这谦虚,自然也是需要的。

    “呵呵,侯老夫人也在啊,老夫人如今身子可还健朗?”瞧见一旁的靖北侯夫人,文帝还是要打个招呼的。

    “回皇上,老身身子还好,有老皇上挂心了。”

    “侯老夫人看起来精神确实不错,如今侯老夫人添了外孙,想来人逢喜事精神爽,朕见着老夫人,可比上一次气色好多了。”

    “皇上说的极是,嫣儿如今喜得麟子,老身自然是为她高兴,只是嫣儿这胎怀得艰难,当日老身去云来寺祈福,住持说这孩子要想平安生下来。就得少些惊扰,老身也是担心这孩子坎坷,此事便让青岚瞒了下来,还望皇上饶恕青岚的不报之罪!”文帝今日来的用意,靖北侯夫人也是可以猜出一二的。

    这些年苏青岚颇为不太平,宫中的贵人有些人拉拢不成,便存了心的打压,加上苏青岚这些年在官场耿直中立,自然是得罪了一批人的,这些人无孔不入,当然也是费劲了心思的想要整苏青岚,老庆王妃见着文帝今日来,就知道文帝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介意苏青岚的隐瞒的。

    这事情往小了说,就是臣子的家事,不必宣扬,但是在有心人的刻意误导下,也是会让人觉得欺君的!

    靖北侯夫人这样也是在帮苏青岚说话,自己拦了一部分的责任,想来以靖北侯府的身份,文帝多多少少,还是会给一些面子的。

    果然,文帝听了靖北侯夫人的话,眼中划过些什么,快得让人看不清,不过脸色,却是越发的和气了,“老夫人严重了,苏相子嗣单薄,如今苏夫人好不容易怀上了,年岁也大了些,苏相担心,朕能理解。今日这可是好事情,朕怎么会怪罪呢?老夫人多虑了!”感觉得出靖北侯夫人对苏青岚的维护,文帝瞧着一旁安安静静站着的慕容嫣,多年过去了,那人还是最初的模样,静若青莲,出淤泥而不染,这样的女子,当年却遭受了那么多的绝望,的确是委屈了。他不该为难的。

    这一路上文帝心里早就转了几个弯了,如今对苏青岚,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信任,扶着靖北侯夫人起身,文帝看着慕容嫣,赏赐了些补品还有金银珠宝,便离开了。

    ……

    文帝一走,秦王和秦王妃也的走了,不过秦王妃见着慕容宵也在,便让秦之衍留下,自己才和文帝走了,她这个举动落在文帝的眼底,文帝看着秦王,似乎有些询问,秦王也不解的摇了摇头,文帝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心底里,也有了点点的猜测了。

    “落阳,衍儿这孩子,最近似乎有些变了。”好像变得没有那么不在意了,这是因为有了在意的东西吗?

    “皇上,这孩子大了,总会是变的。”

    “呵呵,是吗?不过朕听说,衍儿这孩子最近可总是跟着靖北侯府的慕容大公子在一起,他们两个的感情似乎不错?”刚才秦王妃虽然是让秦之衍去和慕容宵一起,可是文帝怎么都觉得似乎不大像这回事一样的。

    “皇上您又不是不知道,衍儿这孩子难得遇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好朋友,慕容大公子相貌出众,家世显赫,而且人品才学不俗,衍儿这孩子和慕容大公子一见如故,两人私下有些来往,臣妾也是乐得见的。也免得这孩子平日里也总是独来独往的,长期以往,性子却是会太孤僻了。”秦之衍和苏兰芷的事情,如今还早,也还没有定下来,秦王妃当然不会鲁莽的就说了,坏了苏兰芷的清誉。也只能含糊其辞了。

    “说来衍儿这孩子,早就弱冠了,也该是娶妻生子的时候了,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阿海和落阳你们可得好好给衍儿相看看了!”想起秦之衍早在不久前就弱冠了,世家大族的男子,到秦之衍这个年岁的时候,许多都已经成亲生子了,文帝也是关心侄子的婚事,今日突然想起,也就问了,不过他没有想到,秦王妃的回答,竟然是这样子的,“有劳皇上费心了,只是这孩子跟他爹一样的,对这事情都不上心,臣妾想着,还是再等等看吧。等这孩子心性定下来了,臣妾再好好给他相看一门婚事!”

    “衍儿这孩子,素日里性子的确是淡了些,阿海当年也是气父皇的赐婚,迟迟不肯娶妻,这衍儿却是为何?这京中那么多的大家闺秀,也不乏美丽优秀的,如此多的名门淑女,衍儿就没有一个看得上的?莫不是这孩子的眼光太高了?”秦之衍这年纪,也不算小了,算起来秦王就只有秦之衍这么一个嫡子,文帝也是很关心秦之衍的婚事的。

    早些成亲,就可以早些有孩子,这样子,至少可以让秦王府的人丁渐渐的兴旺起来了,也让他的心里,少些愧疚了。

    “这些,臣妾也是问过了的,之前也给这孩子说了些,只是这孩子不上心,我一说他就跟臣妾急,臣妾也只能想着过些时日再说了。反正这孩子如今也不算大,等等也好。他心眼和他爹爹一样的,认死理,这娶妻是一辈子的事情,臣妾也希望他可以娶一个称心如意的。”儿子啊,老娘都在这里为了你遮掩撒谎了,你可得努力啊,不然到时候皇上这里也都说不过去了。

    “男大当婚,落阳你们可不能由着衍儿的性子来了,他不小了,阿海就他那么一个孩子,就是他不着急,也得为你们考虑考虑。”作为家里的独子,秦衍儿的压力自然要比别人大许多,文帝这也是为了秦王考虑,只是秦王妃有自己的考量,也只能辜负了文帝的好意了。

    “皇上,这挑媳妇的事情,还得慢慢的看,急不得的,衍儿如今也没有遇到喜欢的,臣弟也不想勉强了他去,就再等等吧。”秦王看着秦王妃百般的推脱,心下是有些不解的,知道自家的王妃有事情瞒着他,还是关于秦衍儿的。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碍于文帝在,秦王也不好问什么,也只好揭过去,等到回去的时候,再慢慢的问了。

    儿子的确也不算小了,也是该娶妻了,秦王妃以前挺着急的,怎么最近,好像歇了这心思一样的,莫不是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感觉到儿子和妻子之间有瞒着自己的小秘密,秦王突然觉得,自己被人抗拒在门外了。

    “哎,罢了罢了,你们这做父母的都不着急,朕这个做伯伯的,倒是心急了。不过这事情也拖不得,衍儿年纪大了,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也是好的。”

    “皇上说的极是,只是这孩子倔啊,臣妾也没有办法!”

    “哈哈,不如这样吧,明年的百花宴,朕让皇后请了各家的闺秀进宫参加宴席,到时候落阳你可以好好的看看,朕就不信了,那么多美丽贤淑的女子,衍儿真真一个都看不上了?”秦之衍如今这样子的年岁,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也实在是有些让人诧异了。文帝也是出于关心,秦王妃却是不好拒绝了,“这也是极好的,到时候让他自己看看,说不定,还真的是喜欢了谁了!”到了明年的百花宴,苏兰芷也满了十四岁了,还有些日子,如果自家儿子赢得了佳人的芳心,倒是可以跟皇上透透底的,也好让皇上帮他们一把,免得自家的准儿媳妇,被别人抢走了。

    秦王妃可是还没有忘了许多人都对苏兰芷虎视眈眈呢,今日瞧见苏兰芷,越发的觉得苏兰芷美丽动人了,再过一年,怕是风华再也掩藏不住了吧?到时候,自家儿子,也有得争!

    “好,那就这样子说定了,到时候衍儿真的相中了哪家的姑娘,朕当场就赐婚。这样子,那姑娘就逃不过了!”文帝就那么一个亲侄子,还是自己信任的弟弟唯一的嫡子,文帝对秦之衍的疼爱,自然是不比自己的儿子少的。甚至比起自己的儿子,文帝对秦之衍的疼爱更为纯粹,加上上官无忧的事情,文帝对秦之衍存了一份愧疚,所以破格封了秦之衍为武成王,也是用别的方式弥补这份愧疚罢了。

    “皇上做媒,到时候成就佳话,臣妾定当带着衍儿亲自谢恩!”有了文帝这句话,秦王妃心里就更加的安定了。

    “哈哈,谢恩倒是不必,赶紧的给朕添个侄孙,才是好的!”

    “臣妾会让衍儿好生努力的!”

    “哈哈,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文帝今日的心情不错,见着秦王妃今日的反应,心里是有了些猜测的,只是没有得到证实罢了。不过这个猜测却是他乐得见的,所以文帝也是抱着祝福的态度的,唯有秦王,瞧着秦王妃和文帝有说有笑的,想着秦王妃有事情瞒着自己,心里有些吃味,一路上脸色都有些臭臭的,尤其是看到秦王妃还不去安慰他,他心里就更加的不舒服了。

    一路上生着莫名的闷气,秦王觉得自己似乎被妻子所遗忘了,想着儿子的事情自己竟然都不知道,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偏偏秦王妃如今为了秦之衍的婚姻努力着,哪里还顾得上秦王的感受?等到秦王妃反应过来的时候,少不得又得好好的哄着秦王了。

    秦王也因此就蹬鼻子上眼了,逼着秦王妃说了事情,当秦王知道自家儿子的心思的时候,都有些诧异了,“还真的没有想到,衍儿这孩子,目光和别人不一样!”自家儿子都二十了,人家苏兰芷十四岁都还没有,那么小的姑娘,自家儿子怎么就看中了呢?

    虽然秦王承认苏兰芷长得很美,而且小小年纪似乎很稳重,和别的大家闺秀不一样,可是毕竟年岁还是小了些啊!

    更何况据秦王妃所说,秦之衍动心的时候,苏兰芷才十三岁啊,而且那个时候的苏兰芷,好像还是一个小丫头吧?极其瘦弱的样子,看起来就七八岁的样子,自家的儿子眼睛到底是看到哪里去了?竟然会看中那么小的姑娘?

    秦王妃自然是了解秦王的诧异的,当年她知道的时候,一度也觉得不可思议,总觉得看起来那么瘦弱的苏兰芷,虽然长得很美,可是太小了,秦之衍有得等!

    但是和苏兰芷接触越多,秦王妃越发的觉得苏兰芷就是一块还没有散发出自己光彩的璞玉,如今日渐褪去那层生涩,那动人心魄的美,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看到。而她的儿子,不过比别人看到的更早罢了。

    秦王妃如今是对苏兰芷越发的满意了,总觉得这样子的女子,内敛风华,孝顺懂礼,态度谦和,和自家的儿子是天作之合,哪里还会去想苏兰芷的年纪?见着秦王的诧异,秦王妃有些不悦了,“海,你是不相信我们衍儿的眼光不是?”

    “也不是这么说,苏小姐自然是极好的,容貌过人,家世也不错,人看起来也是极好的。只是她还没有及笄,就算是及笄了,少说也得等半来年才能出嫁,衍儿如今也不小了,他莫不是要一直等着?”年少的男子,有些冲动,也是常见的。当年他虽然不肯成亲,但是通房丫头也是有的,所以也不着急。可是自家的儿子……

    想起自家儿子屋子里都不让丫鬟近身伺候的,秦王有些担心了。

    还有两年呢,秦之衍如今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忍得住吗?

    “衍儿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们做父母的,也只能是帮着他了,大不了等到苏小姐及笄了,我们催着让她嫁过来就是了。莫不成我们还阻止不成?难道你想让衍儿恨你?”

    “哎,我自然是不想的,只是苏小姐是苏相唯一的女儿,苏相肯定是想多留苏小姐几年的,人家一及笄就让她嫁过来,我想,苏相怕也是不肯的。”

    “这也是一年后的事情了,如今衍儿都还不知道能不能抱得佳人归呢,等到衍儿让人苏小姐点头了,我们再说这事情吧?”

    “莫不是苏小姐不满意我们衍儿?”听到秦王妃这么说,秦王就更是诧异了。秦之衍是什么样子的行情,秦王会不知道吗?自从秦之衍十七岁以来,已经陆陆续续有好些大臣透露想要跟他们王府结亲的意思了,有的甚至都想给秦之衍送妾过来,只是都给拒绝了就是了。

    那么受欢迎的儿子,如今却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没办法获得芳心,秦王还真的是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了。

    看来,自家的儿子,也不是万人迷啊!

    “你呀,也莫总是以为自家儿子谁都喜欢了,这不就来了一个不喜欢的,衍儿如今可是单单的恋着人家呢,苏小姐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啊,我们能不能有儿媳妇,能不能抱上孙子,还说不定呢!”

    “你的意思是,衍儿娶不回来苏小姐,就不会成亲了不成?”秦王以为自己当年算是痴情的了,怎么秦之衍比他,似乎还严重一点?

    “你儿子的性子,你不了解?他这些年清心寡欲的,难得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子,万一不成,你觉得他还有这个心思吗?”知子莫若母,秦王妃对秦之衍的性子也是了解的,秦之衍表面看起来平和,内心却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认定了,就不会改变,否则宁缺毋滥,也不会将就!

    “你这意思,那我们的儿媳妇就只能是苏小姐,不是苏小姐,就不会是别人了?”自家的儿子,秦王还是有些了解的,可是得知这个事实,秦王颇有些无奈。

    又是一个痴情种啊,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可不是吗?衍儿这孩子从小就乖巧懂事,很少会要求什么,这一次难得他对一个女子上心,我们做父母的,怎么都得帮着他点!”

    “那你说,怎么帮?”想起秦之衍,秦王心底里还是有着一份愧疚的,自然也是想对秦之衍好一些,弥补遗憾了。

    “海,我们府上似乎许久都没有办宴会了,这过些日子,天气冷了,你素日里在花房里种的那些花,可就是稀有的了。过些日子怕是都开了,不如到时候来一个赏花宴,邀请大家过来坐坐,岂不是很好?”秦王这些年爱上了养花,花重金糟了一个花房,里面种的花,可以不受到四季的限制,尤其是到了冬日,开得极美。这是秦王送给秦王妃的礼物,也免得秦王妃总是思念家乡了。

    “你素日里不是不喜欢麻烦吗?怎么今次有这个兴趣了?”秦王妃很少会办宴会,一来是嫌麻烦,二来嘛,秦王妃是不想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免得受罪。

    “我这不也是为了衍儿吗?苏小姐素日里也少有出门,衍儿想见她,也不容易!”给儿子多制造一些机会总是好的,不然总没有机会,哪里就有进展呢?

    “呵呵,你什么时候,却是成了红娘了?”没有想到秦王妃对这事情那么上心,秦王还是有些诧异的。

    看来落儿对那苏小姐很满意,不然也不会如此欢喜的促成此事。

    这苏小姐,真的就有这般的魔力?

    之前没有认真的去观察苏兰芷,秦王此刻,倒是有了几分兴趣了。

    “是啊,我如今,还真的当定了这红娘了,不给自家儿子当好红娘,那我还就不干了呢!海,你到底是答不答应啊?”见秦王一直不松口,秦王妃不乐意了。

    “你开心就好,随你了!”他能说不吗?这可是关系到自家儿子的将来啊!

    “好,那我可以就开始准备了,到时候一定让这个宴会办的风风光光的!”虽然会遇到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人,可是为了儿子的幸福,她忍了!

    “别太操劳就是了,身子要紧!”儿子的幸福固然重要,妻子的身体,也是很重要的。

    “嗯,我知道了。只是许久没有请人来王府坐了,王府也是该热闹热闹了。”秦王妃喜欢清静,所以比起别的府上,秦王府算是清静的了,平日里除了几个要好的,来往的也不多,久而久之,王府的客人也渐渐的就少了起来了。

    “有什么事情交给下人做就好了,热闹归热闹,开心最重要,你实在不喜欢的人,就不要让他们来了!”秦王妃也算是爱恨分明的一个人了,对于有些人,秦王妃还真的喜欢不起来。

    “明面上也不好做太过的,不然也让皇上为难,海,你放心吧,大不了我到时候都不搭理就是!”

    “嗯,最重要的,是你开心!”

    “不,衍儿的幸福更重要!”

    “真不知道你怎么就如此喜欢那苏小姐,看来下一次,我得好好的看看!”

    “苏小姐可是一个妙人,你仔细接触了,也会喜欢的!”

    “呵呵,是吗?”有些期待了,秦王这人位高权重的,素日里对陌生的人关注的不多,所以对苏兰芷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只是记得看着苏兰芷的时候,觉得对方是一个很安静,而且很稳重的女子,眼神清澈深邃,似乎,也不是一个太过单纯的人就是了。

    衍儿和落儿如何都会如此喜欢她呢?莫不是她真的有过人之处?

    “你倒时候好生的感受就知道了!”

    ……

    秦王妃心里有了主意,就开始和秦王商量着细节,两人有说有笑的,而苏兰芷却全然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还被蒙在骨里呢!

    ++++++++++++++我是情节转回去到苏兰芷那边的分界线

    苏铭阳的满月酒办得很成功,这一日苏铭阳小朋友发了大财了,来来往往送的东西可不少,礼单都写了好几本,可见许久不曾办喜事的相府,今日一办起来,果然是热闹非凡的。

    文帝来打了个照面就走了,秦王和秦王妃是跟着文帝一起来的,文帝走了,两人自然也就跟着去了,不过秦之衍却是留下了,此刻,几个年轻人围在一起,看着中间的苏铭阳,嘴巴里吐着泡泡,慕容雅觉得可爱极了,“兰儿,阳哥儿可真可爱啊,比晔儿都可爱,我可真羡慕你呢!真希望我也有一个这么小的好弟弟!”

    “是啊,阳哥儿好小啊,那么小一点儿,让人都不敢抱呢,脸蛋摸起来好舒服,长得好可爱哦,让人好想去亲亲!”慕容香今天终于也是跟着来了,整个人就跟那出了笼子的鸟儿一样的,高兴极了,眼馋的摸了摸苏铭阳的脸,慕容香那表情就跟偷了腥一样的,好玩极了。

    “兰儿,我可以抱一抱吗?”几个孩子在一起,也是高兴,看着苏铭阳这可爱的样子,各个都想抱抱,慕容雅渴望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见了,笑着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你等等!”小心的将苏铭阳递给了慕容雅,慕容雅有些僵硬的抱了过去,感觉手上的触感软绵绵的,慕容雅整个人都僵硬了,动都不敢动,“哎,他怎么好像都没有骨头一样的,好软啊!”

    “刚生下来的小孩子是这样子的,你小心的拖着他的头和屁(禁词)股就行了,放松,你别紧张,你这么紧张,他反而会觉得不舒服。”也是慕容雅实在是不会抱孩子,身体太僵硬了,苏铭阳小朋友觉得非常的不舒服,撇了撇嘴巴,“哇哇”的就大哭了起来,他一哭,慕容雅就吓到了,看着苏兰芷,着急的都要哭了,“兰儿,他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伤到他了?你,你抱回去啊!我,我不抱了!”只觉得手中的就是烫手山芋了,慕容雅很想推出去,可是又不敢轻易乱动,生怕弄得苏铭阳更加的不舒服,到时候苏铭阳伤了就不好了。

    “雅姐姐,你别紧张,身子不要太僵硬了,这样子阳哥儿会感激得出来的,他平日很好带,不会随便乱哭的,你哄哄就好了,放松点,他舒服了,就不会哭了!”

    “好好,阳哥儿,你别哭啊,雅姐姐我今日可是特意来看你的呢,我今天还送了你一对漂亮的小金猪裸子呢,有你的半个小拳头那么大哦,很可爱的,你可不许哭了,不然我可收回去了!”也不管苏铭阳听不听得懂,慕容雅反正在那里说着自以为对方可以听懂的话,可是不管她怎么说,苏铭阳就是没有停止哭,慕容雅顿时满脸的无奈了,“兰儿,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你刚才一直抱着都没哭,我抱着了,他就哭了?这不是歧视我吗?”说完语气有些酸酸的,某人是有点吃醋了。

    “呵呵,或许是你抱不习惯,他不舒服吧?给我!”

    “等等,我也想抱一抱,兰姐姐,可不可以?”慕容香见着慕容雅抱着苏铭阳,早就眼馋了,这会儿眼巴巴的看着苏兰芷,也很想抱抱那软绵绵的团子了。

    “香儿,你就别凑热闹了,你看阳哥儿都哭了,还是让兰儿抱着吧!”慕容香比她还要毛躁,慕容雅可不放心了。

    “可是我想抱一抱啦!”看着那粉嘟嘟的肉团,慕容香觉得好可爱啊,比三叔家的小晔儿都可爱,她真的好想好想抱一抱嘛!

    “呵呵,香儿,你先等等,我先哄哄他!”接过苏铭阳好生的哄着,这一个月来,苏兰芷也由最初的害怕担心,到了如今的习惯了。此刻,抱着这个孩子,苏兰芷的感觉是很奇妙的,感觉着好像是她的弟弟,又是她的孩子一样的,苏兰芷对苏铭阳的感情有些复杂,但是,她对苏铭阳的疼爱,也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哇,好神奇啊,兰姐姐你一抱着,他就不哭了!”慕容香一脸崇拜的看着苏兰芷,只觉得苏兰芷厉害极了,一旁的慕容雅有些黯然,“看来他果然是嫌弃我了。”她连个孩子都抱不好,还真的是失败了。

    “雅姐姐也别这么说,我刚开始抱的时候,他也是会哭的,我比你还要僵硬,不过也是熟悉了,就好了。阳哥儿,是不是啊?”笑嘻嘻的哄了哄苏铭阳,苏铭阳很快就不哭了,慕容香赶忙叨唠着要抱,苏兰芷便递给了慕容香了。

    “哈哈,好软啊,抱着就好像比那棉花还软一样的,怎么办,我都不敢动了!”慕容香甚至比慕容雅更加的夸张,本来就是多动的人,这会儿脸眼睛都不敢动了,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的大家都不由得“噗嗤”一笑了。

    “看啊,他没哭呢,姐姐,我比你厉害!”慕容香虽然不敢动,可是看着苏铭阳没哭,很是得意,只是,她还没有得意多久,脸色顿时就有些怪异了。苏兰芷见着了,有些奇怪,“香儿,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