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诧异和疑虑
    慕容香如今的脸色,还真的是五味陈杂,那脸上透着别扭的红色,看着苏兰芷,小嘴咬着,眉头也是皱得厉害,看起来也是颇为苦恼的。

    “香儿,你这是怎么了?”也是觉察出慕容香的别扭了,慕容雅刚才本来还有些吃味苏铭阳不哭的,这会儿,却是担心慕容香了。

    “姐,阳哥儿貌似……”尴尬的看着自己撑着苏铭阳屁屁的小手,慕容香这会儿已经后悔死了去抱苏铭阳了。很难为情的好不好?

    “哎,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怎么吞吞吐吐的?”见着慕容香说一半没说一半的,慕容雅有些着急了,可是慕容香到底脸皮子薄,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说出来有些丢人,便涨红着脸,一脸憋屈的样子,慕容雅见着就更着急了,还想问什么,苏兰芷却是想到了什么,笑嘻嘻的就伸出了自己的手了,“香儿,把阳哥儿给我吧!”

    慕容香正觉得自己手上这烫手山芋麻烦呢,见着苏兰芷帮自己分担,二话不说就将孩子递了过去了,“兰姐姐,还是你抱着吧,我还真的是不大会抱!”算起来她比慕容雅更惨,慕容雅抱着,苏铭阳也只是哭了,可是她抱着,苏铭阳竟然尿了。

    呜呜,好丢人。

    “呵呵,阳哥儿还小,你也别在意就是了,张嬷嬷,你把阳哥儿带进屋子里面去收拾一下吧!”看着自己弟弟那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的,苏兰芷颇为无奈,将苏铭阳给了张嬷嬷,张嬷嬷笑着就接了过去了,“是,小姐,小少爷估摸着也快饿了,老奴抱着他进去喝了奶,也是累了,要睡了,就不抱出来了!”

    “嗯,去吧!”笑嘻嘻的看着张嬷嬷将苏铭阳抱回去,慕容雅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苏兰芷,又看了看慕容香,觉得挺好奇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让嬷嬷把阳哥儿抱回去了?”她都还没有看够呢,那么粉嘟嘟可爱的小孩子,她可真的喜欢的紧!

    “呵呵,雅姐姐,你就别问了,阳哥儿也该累了,我们不好总是抱着他耍的!”苏铭阳如今虽然是满月了,可是还是爱睡的年纪,今日满月,被这个看过来看过去的,已经是乏得很了,苏兰芷可不想苏铭阳因为累着了会不舒服,这会儿趁着机会,不就将苏铭阳送回去休息了?

    “哎,还想多看看的,好可爱啊!”不舍的看着苏铭阳离开,慕容雅其实真的挺羡慕的,她也好想有这么一个小弟弟哦,这样子玩起来,肯定很好玩!

    “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看呢,纪念日够忙的了,改日再让你好好看看!”

    “好,那可说好了啊,不许反悔!”

    “嗯,知道!”

    “哈哈,这会儿阳哥儿走了,兰儿你可得好好地招呼我们了,可不能推辞啊!”虽然是舍不得苏铭阳的,可是这会儿能让苏兰芷出一份力,慕容雅还是很乐意的。

    “这就是不不说,我也是会好生招呼你们的,说吧,你们想怎么样呢?”看慕容雅这样子就是有事情所求,苏兰芷也不在意,反正慕容雅这人,也不是贪心之人就是了。

    “好兰儿,我们有大半年没见了吧?上一次你送我的那些小东西我好喜欢,能不能再送我一点?”当面要东西,慕容雅也不觉得丢人,反正她就是这性子,一点都不矫揉造作。

    这大半年,她也算是想通了,秦之衍对她,也不过是像对待好友的妹妹一样的,完全就没有特别之处,她也是见着了自己嫁给秦之衍无望了,便也歇了那心思。心底里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好在她也是个看得开的,也就没有太在意就是了。

    只是面对秦之衍,多多少少,还有些不大自在罢了。

    “雅姐姐啊,说到这个,我可是听外祖母他们说你总是拿我的东西做人情呢,这不是又想要我的东西去做了人情去了?我怎么也得得些好处不是?不然我不是平白的出了力了?”彼此也算是越发的熟悉了,说话也不拐弯抹角的,苏兰芷瞧着慕容雅一脸眼馋的样子,存了心的戏趣,慕容雅听了苏兰芷的话,面色划过一抹窘迫,不过她脸皮够厚,也不在意就是了,“呵呵,兰儿啊,自家姐妹,何必如此客气呢?我拿你的东西做人情,不也是因为你做的东西好吗?你都不知道,祖母他们可喜欢了!”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了,反正慕容雅知道苏兰芷不会怪她就是了。

    “外祖母他们喜欢,你怎么就不自己做?外祖母他们定然会更加喜欢的!”看慕容雅这幅样子,苏兰芷也不恼,只是笑着,慕容雅心知苏兰芷也是说来玩的,也回给了对方一笑,吐了吐舌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手艺,拿不出啊!我的要是送出去了,那可就丢人了,祖母他们怕是带都不敢带出来的!”自己几斤几两重,慕容雅还是知道的,她这大半年虽然也用了功的,可是没有那天赋,也没办法。

    心底里有的时候也确实羡慕苏兰芷,好像对方什么都会一样的,偏偏她似乎都不大会,可是慕容雅想通了,也就好了。

    谁让她比不过呢?没办法!

    “哈哈,兰姐姐。你就应了吧,大姐的手艺,你也是见识过了的,送不出手。你做的东西又精致又好用,你就送我们些吧,我们自己用着,也是极好的,大姐,你说是吧?”这意思见识不拿去做人情了,慕容香也喜欢苏兰芷的东西,看起来精致,有的比外面买的还好,用着也舒服,慕容香当然也是想要的。这会儿也是坚定的和慕容雅统一了战线,为的就是从苏兰芷这里讨要些东西了。

    “你们呀,怕了你们了!”苏兰芷本就不是小气之人,慕容雅就是不问她要,她也是会送一些的,刚才也不过是说笑罢了,这会儿同意了,慕容雅和慕容香都高兴极了,“那我们赶紧的过去看看吧!”

    “雅姐姐,别急!”这会儿还不止他们几个呢,还有秦之衍和慕容宵也在的,苏兰芷这样子贸贸然就走了,也是不好的。

    “哎,我们赶紧的去吧,一会儿我们就该和祖母他们一起回去了,再有机会,也是难得了,我今日可是很想亲自去选几样喜欢的,这样更合心意!”打定了主意是要去亲自挑选的,苏兰芷看着慕容雅那么急切的样子,也是有些无奈,不过心底里,却也有些疑惑的。

    今日的雅姐姐,怎么看起来,有些奇怪呢?好像在躲着某人一样的,这是为何?

    心下不解,苏兰芷看着在一旁安静的喝茶的慕容宵和秦之衍,有些不好意思了。

    怎么说她都是半个主人,把客人留在这里,却是不好的。

    似乎知道了苏兰芷的为难,秦之衍看了过来,那目光和苏兰芷的交织在一起,让苏兰芷只觉得好似不经意间就撞入了一汪幽深无比的湖泊,总是带着某种未名的魔力,让人很难再抗拒了。

    “苏小姐既然有事情,不必理会我们的,我们就在这里坐会儿就好了,一会儿就要开席了,我们自己会过去的!”善解人意的话,从来都是让人觉得贴心的,苏兰芷没有想到秦之衍会那么说,心下有些诧异。一旁的慕容宵没有想到秦之衍突然开口,看着秦之衍的目光有些复杂,随即看着苏兰芷,一脸的亲切,“表妹,既然雅儿他们想去你那里坐坐,你们就去吧,一会儿我和武成王自行去外间就行了,你们自便就好!”

    虽然有些诧异秦之衍难得的开口,慕容宵却也是不想让苏兰芷为难的,他这一开口,慕容雅顿时就乐了,“好了,好兰儿,哥哥和武成王都发话了,我们赶紧的走吧!”说完就想拉着苏兰芷走,脸色似乎有些急切,苏兰芷突然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大表哥帮忙照顾一下武成王了,我们很快就回来!”

    “去吧去吧,不必管我们,我也不是客人!”摆了摆手,慕容宵示意几人去了,等到几人都走了,慕容宵才终于是看着一旁沉默着的秦之衍,笑了笑,“武成王,我最近听说,秦王妃似乎很喜欢我那大表妹,是不是真有此事?”

    以前曾经以为,慕容雅是会嫁给秦之衍的,慕容宵和秦之衍也熟识,觉得秦之衍这人不错,是个值得托付的对象,所以也乐得见的这婚事成了。只是这大半年来看,秦王妃似乎没有这意思,秦之衍就更没有这意思了,靖北侯夫人也是个识趣的人,也便歇了这心思了。慕容宵得知这事情的时候,心里也是有些遗憾的。自家的妹子他清楚,如果不是嫁给秦之衍这种知根知底的,慕容宵还真的很担心,慕容雅将来会吃亏了。

    这事情本来就有个遗憾在那儿,今次又看着一向来不喜欢和女子交往的秦之衍耐心的坐在这儿喝茶,看着苏兰芷几人在一旁说说笑笑的也不觉得烦躁,刚才甚至主动的和苏兰芷说话,解了苏兰芷的为难。慕容宵就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个男子了。

    或许,很多事情,他在很久以前就忽略了的。

    秦之衍见着慕容宵语气里的试探,也不恼,只是笑了笑,“苏小姐聪慧大方,母妃一直都喜欢女孩子,因缘巧合见过苏小姐几次,两人颇为投缘,母妃自然是对苏小姐有几分喜欢的。”回答的滴水不漏的,秦之衍虽然和慕容宵的关系是不错,可是两人的关系真的非常要好,那也还是得追溯到大半年以前,见到苏兰芷以后了……

    那个时候,他似乎是知道了靖北侯府和苏兰芷的关系,所以,他和慕容宵之间的友谊,似乎越发的深厚了。

    如果说以前他和慕容宵是偶尔的聚聚,有的时候会一起吃吃饭,那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慕容宵的友谊,就已经突飞猛进了,以至于到了如今,他们两家,已经都混得很熟了。

    他承认到了如今这样子的局面,是有他的刻意成分,不过这是他乐得见到的。

    “大表妹的确是个可爱的女子,小小年纪就懂事乖巧,家里的人都很喜欢她!”听着秦之衍的回答,虽然只是淡淡的描述事实,没有参杂什么情绪在里面,可是慕容宵总觉得自己似乎忽视了什么一样的。甚至拿忽视的东西,很重要,可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

    是什么呢?为什么,他却是想不起来呢?

    “苏小姐的确是个妙人儿!”少有夸奖人,尤其是女子,秦之衍这怕是出了夸赞秦王妃,第一次夸赞别的女子吧?

    “呵呵,武成王也是这样子觉得吗?”看着秦之衍,慕容宵此刻突然觉得,自己之前,似乎太迟钝了些了。

    武成王这人,这些年对女子都是敬而远之的,可是如今,似乎有苏兰芷在的地方,他都是格外的和气。这,说明了什么呢?

    突然想起好几次秦之衍提议去他家坐坐的时候,往往都能遇到苏兰芷,而似乎每一次,秦之衍都格外的和气,怎么这些,他好像就没有发现呢?

    慕容宵越想越心惊,看着秦之衍的眼神,带着诧异,当然了,还有一点点的失落了。

    如果真的是如此,自家的妹妹,的确是没有胜算了,只是作为哥哥,依旧是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好好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罢了。

    “宵弟,苏小姐虽然还没有及笄,可是也是女子,作为男子,我不该评论她的,免得传出去,坏了她的清誉了!”也或许是看出了慕容宵眼底的失落,秦之衍淡淡的就揭过了这话题了,似乎并不想深入。

    如今事情还没定,看得出苏兰芷很在意这些家人,秦之衍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给苏兰芷带来任何的困扰了。

    “呵呵,是吗?是我不该,说错话了,希望武成王勿怪!”此刻认真的看着秦之衍,慕容宵真的想是看出什么,可是却偏偏什么都看不到,他的心里,其实还真的是失望的。

    莫不是是他多想了吗?

    “无碍,我知道,宵弟也不过是关心苏小姐罢了。”笑了笑表示理解,秦之衍也知道,此刻该表现出什么,免得让人知道他对苏兰芷的心思,对苏兰芷不好了。

    他的身份,他清楚,苏兰芷如今还小,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对方造成困扰。

    “宵弟,外面的宴席,怕是也要开始了,我们赶紧的去吧,也免得父王他们都在等了!”

    “你说的极是,我们在这里也坐了许久了,等我去跟大姑姑说声!”

    “一起吧!”

    ……

    秦之衍和慕容宵这边的暗流,已经离开了的苏兰芷几人是完全不知道的,此刻,苏兰芷的屋子里,几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其中,总是传来慕容雅和慕容香欢快的声音了。

    “呵呵,兰儿,你的屋子总是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屋子里虽然没有什么华贵的东西,可是看起来就是让人舒服,偶尔有股子淡淡的香气,又不像是什么熏香之类的,实在是奇怪!”慕容雅也不是第一次来苏兰芷的屋子了,每一次看着苏兰芷的屋子,眼底就是说不出的羡慕。

    这样子的感觉,充满了书香气,而且干净整洁,屋子里没有花哨的装饰,怎么看都不会腻,反而越看越舒服,比她的屋子实在是好太多了。

    怎么她就达不到这境界呢?

    “呵呵,不过是一些药草罢了,你也知道,这大半年来,我基本都是吃着药过来的,屋子里古今也染了不少的味道了。”除了最初的一个月,苏兰芷伤得厉害,不想慕容嫣担心,便呆在烟云阁以外,后来的日子,苏兰芷也担心慕容嫣养胎不方便,她受伤劳累慕容嫣,便坚持回来了自己的屋子。不过每日都要吃药擦药,她自己也得花心思调养自己的身体,久而久之,这屋子里就有了一股子淡淡的味道了,不似熏香,可是却很好闻,不过苏兰芷经常在,也闻不到的,慕容雅几人难得来的,自然是闻到了。

    “说到你的伤,祖母说已经都痊愈了,可是真的?没有留下疤痕吧?”得知苏兰芷受伤的时候,慕容雅几人都是很想来看看苏兰芷的,只是那个时候,相府已经闭门谢客了,他们也不好打扰,只能靠着通信往来了。

    虽然是知道苏兰芷渐渐的好了,可是到底没有见到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差不多了,疤痕还有一点点,不过再用些药,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可是听说秦王妃都把那养颜圣药冰清玉雪膏给你了,也是你的福气,人没事就好了,不然女子留下疤痕,真的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了。”慕容雅虽然有些粗线条,但是也不是傻子,女子身上有疤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她自然是不喜欢苏兰芷会遭遇这些的。

    “嗯,王妃人倒是极好的,如果不是她,娘亲和爹爹怕是要愁坏了!”而自己,也得欠下秦焰的人情了,这是她万万不想看到的事情。

    她宁愿欠人情的是秦王妃,也绝对不会是自己前世那么恨的一个人!

    “可不是?如今都好了,可是你也大意不得,疤痕还没有全好,药可就不能停了,而且平日也得注意一些,我可是听说有些东西吃不得的!”难得的摆起小大人的姿态,苏兰芷见着笑了笑,“好了,知道了,雅姐姐!”

    “兰姐姐,你没事了就好了,你都不知道,我们当时都担心坏了,要不是祖母拦着我们,我们怕是都要来了的!”

    “我知道的,好了,不是说要来选东西的吗?我这大半年一直都在养病,也闲得慌,做了不少好东西呢,你们看看吧!喜欢什么就拿去!”巧妙的就将话题转移了,苏兰芷这话,成功的就转移了慕容雅和慕容香的注意力了,“好啊好啊,兰儿(雅姐姐)你可不能私藏啊!”

    “行,云珠,将东西都拿来吧!”

    “是!”云珠小心的将苏兰芷这大半年做的东西都拿出来,慕容雅看着苏兰芷做的小衣服,眼睛都直了,“兰儿,这是你做的?这针脚,可真密啊,这是你给阳哥儿做的?”天,她真的被打击到了,这样子的针脚,她要学多久才学得会啊?

    “嗯,阳哥儿如今也一个月了,慢慢的就大了,有些衣服,也是该添置了,娘亲刚刚出月子,也不好操劳,免得伤了身子了,我能帮着做一些,就做一些吧!”

    “兰儿,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做不好的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打击人?”慕容雅实在是羡慕的紧了,苏兰芷长得好,家世好,脾气好,女红也好,比起她来,实在是好太多了。在苏兰芷面前,她有几次都甚至有些自惭形秽了。

    这个世间,怎么就有那么完美的人呢?

    “呵呵,雅姐姐,其实没有人是完美的,我不会的东西很多啊,比如我不会像你们一样,舞出那么美的鞭子,性子也不如你们活泼可爱,我有的时候还真的是羡慕你们,可以那么快乐无忧的,自由自在的,真好!”其实慕容雅羡慕她,她何尝不羡慕对方呢?

    人啊,都是会对自己所没有的,心生向往罢了,其实,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态。

    “可是和你比起来,我们这些差太多了!”继续的翻开苏兰芷的女红制品,慕容雅发现真的做的很好,每一样都做的很精致,看得出是用了心了的,“这个帕子绣得菊花可真美,兰儿,这个可以送我吗?”

    “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可不许拿去送人情了!”这菊花,就是那一日在云来寺看到的,因着觉得很美,就绣了些上去,云珠他们见了,都纷纷的赞叹她的手艺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这菊花我倒是没有见过,你在哪里见到的?”

    “前些日子去了云来寺,后院有一片菊花园,那里面的菊花很多都是稀有品种,我瞧着喜欢,就绣了些。”

    “云来寺还有这一处?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我的好姐姐,你不是不喜欢去寺庙吗?你都不去,怎么知道?”

    “香儿,你能不能不揭我的短?”颇为无奈的看着慕容香,两姐妹从小感情就很好,年岁差的也不大,性子也相似,感情想不好都难。

    “好好好,大姐姐,我不说了。”

    “不过有那么一出好看的地方,我也是想去的!”

    “那好啊,我也想去呢,我们改日让母亲带我们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

    ……

    几个姑娘有说有笑的,慕容雅和慕容香也不客气,挑了自己喜欢的,苏兰芷也没有不高兴,反而大方的就送了,最后,见两人都选好了,苏兰芷拿出了一个很小巧的络子,专门是用来装饰女子的玉佩的,“今日淑儿没来,这个你们就替我给她带去吧,还有这几个香囊,希望她喜欢!”

    “哎,淑儿今日本来想来的,只是如今天气越发的寒冷了,二婶婶的身子不大好,昨夜似乎染了风寒了,一直都不见好,淑儿担心二婶婶的身子,便也没来。不过她有让我们跟你说声抱歉,她有时间会来的!”慕容淑这一次虽然没来,但是礼物是送到了,送了一双小巧的鞋子,亲手做的,用的料子很好,虽然女红还不是很精进,但是也是不错了的。

    “淑儿妹妹如今的女孩似乎进步了许多,只是大半年不见了。也不知道她好不好,还有二舅母的身子,一直都不见好吗?”想起慕容淑,苏兰芷就会想起那个秋若落叶般的二舅母,长得秀秀气气的,人似乎是个心思有些重的,怕是日子不好过。

    “那一日之后,二叔改了许多了,不像以前那么胡闹了。每日也总是会陪着二婶婶,二婶婶也过了些好日子了,渐渐的身子好了。只是前些日子……”慕容香说道这里,慕容雅却阻止了她,笑了笑,很明显的岔开了话题了,“呵呵,兰儿啊,这些东西,淑儿一定喜欢的,我会替你带回去的啊,你放心吧!”

    “嗯!”见着慕容雅和慕容香的脸色都不大好,苏兰芷有些担心,只觉得慕容香刚才说的话很重要,但是慕容雅打断了,苏兰芷也是不好再问的。

    既然不想让她知道,她就不问了就是了,也免得他们为难。大不了自己一会儿再去打听就是了。

    “对了,兰儿,再过不久,就是你的生辰了吧?你可是有打算怎么过呢?”或许是见着气氛有些僵硬,慕容雅想起了什么,便将话题完全的扯开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就是在家里,好好和爹爹娘亲吃个饭吧,儿女的生辰,就是母亲的受难日,这一次见着娘亲生阳哥儿的艰辛,我觉得这几日,我最该做的,就是好好的让娘亲高兴高兴!”

    “可是话也不能这么说啊,兰儿,你马上就十四了,再一年就及笄了,到时候大了,也就没有如今这么自由了,趁着这难得的好机会,我们可得好好的过过才行!”

    “我也还小,没必要这么费神吧?”苏兰芷一向来不喜欢麻烦,当然也是不喜欢将生日复杂化了。

    “不费神,不费神,你想想啊,这大半年你基本都是呆在相府的,也是好久都没有好好的见见大家了,你这样子总是窝在家里不好的。这样,你说好吗?我们就趁着你生辰的机会,约些人出来耍耍,到时候大家就一起热闹热闹,可不是很好?”慕容雅也是喜欢热闹的,她如今及笄了,自由少了许多了,眼看着父母意见在给她相看亲事了,最多一两年她就要出嫁了,到时候,就更加的没得自由了,这少女的心性,也得藏起来,许多经常在一起耍的好朋友,也是不能一起了的,慕容雅很想趁着还没有嫁人好好再玩玩,也免得到时候什么都被人束缚着,真的没得自由了。

    “呵呵,大姐,你说是让兰姐姐热闹热闹,其实是你自己想趁此机会,偷懒吧?”慕容香不愧是慕容雅的妹妹,一眼就看出了慕容雅的打算,直接就指了出来,慕容雅也不恼,“是啊是啊,我就是被拘得紧了,所以想放松放松,你莫非就不想了?”

    “呵呵,我当然也想啊,谁想被拘在屋子里,每日都陪着你绣花啊?”说到这个,慕容香其实心底里还真的是不舍得的。

    她虽然小,可是也听说,姐姐大了,要嫁人了,嫁人以后就不住在侯府了,到时候要见面就难了。

    得知这个事实,慕容香偶尔还偷偷的哭了几回,很舍不得从小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姐姐了。

    姐姐走了,以后谁陪她练武功呢?谁陪她切磋呢?

    “那不就得了?兰儿,你就答应了吧?你看看我这大半年那么可怜,你就让我放松放松吧,以后这样子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慕容雅虽然有的时候有些单纯,大神经,可是也知道,订了亲,嫁了人的人就没有那么自由了,要想和这些闺中密友常常见面,也是难事。如果遇到好的婆家,丈夫和婆婆体贴一点,她还有一些自由,要是不好的话,她也只能认了。

    所以,如今,她也不想那么多了,就希望趁着还自由,就好好的耍耍,也免得将来后悔了。

    “好好好,那你打算怎么过的?”看着慕容雅眼底的一抹忧伤,苏兰芷知道,慕容雅也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婚事,可是这事情,她又不好说,也免得慕容雅害羞了。

    不过席乐荣疼爱女儿的心,苏兰芷是了解的,她相信席乐荣肯定会给慕容雅寻一门好亲事,慕容雅不会受苦的。

    “呵呵,这个倒是没有想好,不过我肯定是要请一些好友来的,莫莹他们你也是认识了的,彼此也熟悉,到时候大家就一起聚聚,好好乐乐,你说好不好?”

    “自然是好的。不过你得帮我问问他们都喜欢些什么,到时候我也好准备!”

    “这个不着急,这一次你生辰,我们就办一个特别的,让大家都记得,不过目前我也没有好的注意,只有到时候再说了!”慕容雅是存心的想热闹热闹,至于其他的,她还真的是没有好好的想想,不过就是好好的想想了,她也还没有想到好的就是了。

    “嗯,那到时候,人你就安排,我这几日好好地想想做什么,到时候准备一些节目,大家也好高兴高兴!”突然想起去年刚刚重生那会儿的生辰,苏兰芷感受到父母的疼爱,感受到亲人的爱护,心里暖暖的。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也被填补了不少,如今虽然依旧是沧桑一片,但是因着这些爱着她的人,她已经不像曾经那么孤单无助了。

    “这没有问题!”

    “不过得先说好,不要送礼物的,就大家一起聚聚就好了!”苏兰芷可不想让大家破费了。

    “生辰哪里能不送礼物的,你不让我们送礼物,我们都还不好意思来了!”慕容雅想都不用想,直接就拒绝了,苏兰芷无奈,只好换了一个方法,“那好,但是不能让大家都破费了,我年纪还小,受不住大礼,大家有份心意就好了。”意思就是不收大礼了,慕容雅觉得这样也可以,生日礼物如果就只送厚礼,未免显得有些俗了,还是心意最重要,便也没有反对,“好,这没问题!”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来分好任务,到时候,大家就一起聚聚吧!”大半年没有见到这些朋友了,苏兰芷对莫莹几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也是希望可以多和那些人接触接触的。

    她的朋友本就不多,也造就了她前世的悲剧,这一世,她自然是不能重蹈覆辙了。

    “好好!”

    ……

    几个女孩热烈的就讨论了起来,浑然忘我的境界,要不是有人来催促他们入席了,几人还要继续讨论呢!

    “那兰儿,可就这么说好了,具体的我们再讨论,今日就到这里吧!”恋恋不舍的离开,慕容雅虽然舍不得,可是如今,也只能去吃酒去了。

    “嗯,反正也还有些日子,不着急!”

    ……

    这一日,过的是忙碌又热闹的,慕容雅刚刚出了月子,劳累不得,苏兰芷还是得帮衬不少,送走了客人以后,苏兰芷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累得趴下了。强撑着精神,慕容雅见着苏兰芷这样子,很是心疼,“兰儿,你还好吧?可是累着了?”

    “娘,我没事,您呢?今日还好吗?”刚刚出月子的人,慕容雅如今虽然是丰盈了不少,可是身子还是有些弱,今日宾客众多,苏兰芷还真的担心慕容嫣应付不过来。

    “我还好,你今日也忙了一天了,早早的就歇着吧,这些交给下人们就好了!”收拾残局的事情,让张嬷嬷看着就好了,慕容嫣此刻也是强打着精神,很累了。

    也是苏青岚平日里交际太好了,今日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直到了天黑,客人才走完,实在是累啊!

    “也好,娘,我瞧着您也累了,您你也去休息吧,可别累坏了!”

    “我也正由于此意,老爷,你也早些去休息吧,我和兰儿,打算回屋去了!”

    “嗯,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看着就好,好生休息!”

    “老爷也别忙太晚了!”

    “好,我再去看看阳哥儿!”每日晚上回去自己院子之前,苏青岚总是舍不得的要去看看苏铭阳,最后才会恋恋不舍的离开,今日虽然也是累极,却也不例外的。

    “嗯,走吧!”

    “爹爹,娘,你们先走。我还有一些事情呢,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了!”见着父母两人一起,苏兰芷当然很自觉地不去当那灯火了,免得影响苏青岚和慕容嫣。

    “那你别忙太晚了!”

    “嗯!”

    ……

    目送着慕容嫣和苏青岚离开,苏兰芷目测,今日爹娘的感情,会有进展的。

    那么久了,爹爹这段日子的体贴和关怀,如今府内的姨娘也都走了,爹爹和祖母也闹翻了,娘亲也没有了顾虑,这大半年下来,苏青岚事事都顺着娘亲,两人着实是过了不少的两人世界。只是两人始终都没有跨出那一步,苏兰芷担心啊!

    不过今日,这样的日子,这样子的氛围,怕是有些事情,要发生变化了吧?

    果然,不出苏兰芷所料,等到苏青岚和慕容嫣一起回去烟云阁的时候,苏青岚宠溺的抱着苏铭阳玩了好一会儿,后来见着苏铭阳累了,这才不舍得的将苏铭阳交给了慕容嫣,看着慕容嫣,有些不舍得,却也不得不言不由衷的说道,“时辰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如果阳哥儿夜间哭闹,你就让刘家的带着,也免得吵着你睡觉了。”

    “阳哥儿素来乖巧,夜里很少吵的,老爷放心吧!”小心的将阳哥儿放在床上,慕容嫣摸了摸儿子可爱的脸蛋,只觉得这个世间,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那就好,那你早些睡,今日也累坏了,我,我走了……”这大半年来,苏青岚每一次都待到慕容嫣困了才走,其实心里是很想慕容嫣开口留他的,只是慕容嫣一次都没有。时间长了,他也只以为慕容嫣还没有彻底的接受他,也只能忍着思念,慢慢的等慕容嫣主动开口了。

    今日,也同往日无数次一样的,苏青岚忍下心里的不舍,看了苏铭阳一眼,又看了慕容嫣一眼,最后咬了咬牙,狠下心来转身离开,免得自己舍不得走了。只是这一次,苏青岚还没有走到门口,慕容嫣竟然开口了,“老爷今日也是累了,就不要来回奔波了,不如就在烟云阁歇下吧,也免得耽搁了瞌睡,明日早朝起不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