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投壶比赛
    “哎呀,我们光吃肉也没意思,我们来些新鲜的吧?”也想是因为烤肉渐渐的上手了,或者是觉得有些无聊了,慕容雅这会儿又有了新的想法,当然是不想几个人就在这里烤肉过去了。..

    “大姐,那你说玩些什么新鲜的呢?”烤肉虽然好玩,可是也不尽兴呢,慕容香正想来个新鲜的,听到慕容雅的提议,也赶忙就符合了。

    “这文的嘛,我肯定是比不过你们的,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啊,不如我们来个武的吧?”如果是吟诗作对,慕容雅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刚才来个武的,这样子至少她也占了点点的优势。

    “那你说说,怎么个武法?”莫莹听着也来了兴致,放下了手上的动作,擦了擦手,瞧着慕容雅,一脸的好奇了。

    “呵呵,这吟诗作对我不会,可是这shè箭,我还是会一点的,不过shè箭也有些难度大了些,兰儿他们也不会,不如我们就来投壶吧,简单又方便,输了的人,就罚酒一杯,接受惩罚可好?”慕容雅兴致勃勃的看着大家,今rì她就是存了心的要来好好的玩玩了,当然就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了。

    “这个主意不错呢,投壶也不难,我觉得挺好!”罗佳素rì里在家里也没得那么多zì you,难得出来,当然也是想乐呵乐呵的。

    “可是,我不大会呢……”杨青青到底还小,而且xìng子有些弱,这会儿嘀咕,却是不敢当面反对的。

    她毕竟是客人,客随主便,也不好说不的,只是她确实不会,她有些担心待会儿丢人。

    不过她虽然声音小,坐在她旁边的慕容淑还是听到了,慕容淑也不大擅长投壶,看着慕容雅,有些为难,“大姐姐,这投壶,我不大会呢,不如我和青青就在一旁给大家计数吧,到时候看谁输谁赢可好?”慕容淑这也是有顾虑的,这万一总是输,那她岂不是会很惨?

    慕容淑继承了李柏萱的xìng子,喜静,不喜动,素rì里总是学女红或者是看书,是个典型的淑女,人如其名。平rì也没有像慕容雅和慕容香般的疯狂,而且学了武功傍身,故而这些,她还真的是不大了解了。

    心里担心输得太不好看了,慕容淑的确也是不会,担心会扫了大家的兴了,所以打算在一旁观看,可是慕容雅哪里会让她就袖手旁观了?

    “淑儿妹妹,人本来就不多,你和杨小姐如果就不参加了,那我们几个不也没意思了?你们可不能不参加的!”

    “可是大姐姐,我真的不会啊……”可怜巴巴的看着慕容雅,虽然输不丢人,可是总是输,而且她压根就不会,那就真的是丢人了。

    “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慕容雅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作保证,慕容淑倒是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希望今rì的寿星开口了。

    苏兰芷见着慕容淑可怜,便安慰道,“淑儿妹妹,没关系的,我也不会,一会儿我们可以慢慢的学!”她的确是不会,前世今生,她太过封锁自己,所以很多东西,她都没有好好的学过,更何况她何人的接触不多,哪里会接触这个投壶呢?

    今次难得有机会大家一起乐乐,苏兰芷当然也是不会推辞的。

    不过,之所以拉着慕容淑一起,也是希望慕容淑可以借着这个活动放松放松了,也免得jīng神总是紧绷着,对身子不好。

    当然了,心里的想法,苏兰芷是不会跟慕容淑说的,她只是笑嘻嘻的拉着慕容淑的手,吩咐云珠去准备了一个口径适中的壶,还有一些投壶的矢,见慕容淑一脸的无奈,苏兰芷拉着她就坐下了,“好了,别担心了,也不过是大家一块儿玩玩,我们几个不会的,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占了便宜去的。”

    “兰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容淑知道,自己在慕容雅面前,肯定是要输的,更何况还有武成王和慕容宵在呢,两人都是男子,骑shè自然是少不了的,自己更加的没有胜算的。

    这是实力,也没办法。

    “你等等!”对慕容淑眨了眨眼睛,苏兰芷等到人将动过心准备好了,便清了清嗓子,“我们几个实力不一,而且武成王和大表哥是男子,这个肯定难不倒你们。还有雅姐姐和香儿,你们定然也是练过的,这对你们也不难。可是我和淑儿他们,都没有玩过这类游戏,如果大家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我们岂不是吃亏了?”

    苏兰芷这话一说出来,秦之衍就明白了意思,笑着看着苏兰芷,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苏兰芷还有这样子的一面,“苏小姐说的没错,那苏小姐觉得要如何才能公平呢?”一直以为苏兰芷都是一个隐忍的人,从来都不会暴露自己的缺点。如今来看,苏兰芷也不过是在外人面前保护自己罢了,在亲人的面前,她还是很放得开的。

    “这个玩游戏,自然也是要公平的,不然谁一直受罚,岂不是都觉得没意思了?武成王说是吧?”笑着看着秦之衍,两人虽然隔着点点的距离,不过苏兰芷依旧可以看到那人jīng致完美的五官轮廓鲜明,此刻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让人的心,都不由得被牵引了。

    “这是自然,苏小姐说吧,你打算怎么做?”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眼底带着点点的宠溺,苏兰芷见着对方眼底的光芒,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对着云珠说了些话,云珠点了点头,便和月桃几人将拿来的几个壶分别放在了远近不同的位置了,其中有一个格外的远,目测都不一定能够将矢投进去,而且那个壶的口子是最小的。位置稍微近一些的,口子也大些,看起来还比较好近,再近一些的,口子差不多大,不过难度降低了些,而最近的,口子更大了,似乎费不了多少力气。

    这样子的安排,很明显的差异,适合不同水准的人。慕容雅几人看着这样子的分布,有些奇怪的看着苏兰芷,只觉得苏兰芷这样子是刻意有些为难最远的那两个壶,而那两个壶,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是给谁准备的。

    不过苏兰芷却好像是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大家的眼神一样的,开始解释了起来,“我听说男子七八岁便开始学习骑shè,武成王和大表哥更是个中翘楚,骑shèjīng湛,这么点点的距离,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吧?”先是毫不吝啬的夸赞,最后给了这么一个陷阱,武成王一直都是天之骄子,慕容宵从小也是受着崇拜长大的,两人从小就接受了武学教养,当然,文化方面也是从来都没有落下的。他们也算是文武双全的才子了,这个难度虽然是有些大了,可是苏兰芷都这样子说了,两人都是少年天xìng,哪里能说自己不行呢?

    年少轻狂,最是禁不得激的时候,慕容宵见着苏兰芷最后的反问,二话不说就应了,“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大表妹,你这其余的三处,可是怎么算的?”知道了最远处最难的是属于自己和秦之衍,慕容宵虽然觉得有些困难,可是还是不想在自家妹妹的面前丢人的。

    “雅姐姐和香儿是学过的,自然是比你们近些,不过他们是女子,力气也比不得你们,所以壶口比你们大些的。而我年岁比淑儿他们大些,自然也不能占了便宜,我自愿将位置远些,也是为了挑战自己。淑儿和杨小姐两人最小,而且也和我一样的没有接触过,他们自然就最近了,壶口也是最大,这样,大家没有问题吧?”并没有因为自己不会就给自己减轻困难,苏兰芷说个喜欢挑战的人,这会儿自愿的给了自己一个有着挑战难度的距离,为的,也是尽兴罢了。

    “兰儿表妹如此公平,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见苏兰芷没有徇私,慕容宵自然也没有了意见。在他看来,虽然苏兰芷的位置不远,可是苏兰芷那么弱小,加上没有接触过,自然是讨不到好处的。

    “那你们呢?有没有问题?”慕容宵是没有问题了,为了表示公平,苏兰芷还是问了其他的人的意见。

    “没问题!”慕容雅很爽快,那个距离,有些挑战,不过她也应付得过来,她压根就没有意见。

    “我也没问题!”慕容香和慕容雅一样的,喜欢带点点的挑战,不然就没有意思了。

    “兰姐姐,我们这里,也可以!”和杨青青商量了一下,苏兰芷已经很照顾他们了,他们几乎只要是稍微用点力气,就能投进去了,那壶口也大,如果还有问题,那真的是不应该了。

    “嗯,既然没有问题,那就说说规则吧,大家觉得规则怎么定?”第一次玩这个游戏,苏兰芷有些好奇的同时,也是有些期待的。

    “这规矩很简单,谁投进去的矢最多,就算谁赢可好?一人每一次投十个矢,投进去最多的,就算是赢家,最少的,就算是输家,输了的先自罚一杯,然后接受赢家的惩罚可好?”这个规则简单公平,大家都没有意见,一致通过以后,便开始准备了。

    ……

    “不如这样吧,兰儿你们不会,让人先给你们做个示范,讲一下需要注意的细节可好?”也是不想太占苏兰芷他们的便宜,慕容雅今rì难得的细心了一回了。

    “这自然是好的,那谁给我们做示范呢?”

    “我也是个半吊子,说不清楚,谁说得清楚的,就来做个示范吧!”慕容雅不大习惯做示范,便推了,一旁的慕容宵对着秦之衍努了努嘴,“武成王,这里你的骑shè是最好的,不如你给大家讲解一下吧!”虽然是很不想秦之衍在这会儿出面的,慕容宵也是没有办法,谁让秦之衍的确是这里面最好的呢?

    “也好,苏小姐,你们且认真的听着!”如果是平时,秦之衍肯定是懒得参加这样子的热闹的,今次他开心,而且有苏兰芷在,他就是希望可以多看看苏兰芷不同的一面,自然是要参与进来的。

    二话不说就拿了一个矢,站在规定的地方,秦之衍便解说道,“一会儿大家扔的时候,不许超过这个界限,大家扔的时候注意看那个壶口,不要去看别的地方,估摸着距离和壶口的大小,然后把握住力道扔过去,注意矢的方向和着地点,这样……”耐心的做着示范,秦之衍扔了一个,纵然是隔得最远,壶口最小的,秦之衍依旧准确无误的扔了进去,看着大家明显有些吃惊的表情,秦之衍也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笑了笑,“需要我再示范一次吗?”

    “淑儿,你们还要不要再看看?”苏兰芷聪慧,秦之衍说的也详细,苏兰芷基本算是掌握了,剩下的只需要慢慢的实践,多练一练就好了,不过慕容淑和杨青青,她就说不好了。

    “兰姐姐,我们基本是听懂了,不过可能还掌握不好,我们一会儿再琢磨琢磨吧!”不好意思再麻烦秦之衍,慕容淑和杨青青商定一会儿两人好好地想想,争取少输一点吧!

    反正他们的难度是最低的,想来应该是能投中的吧?

    两人抱了这样子的心态,便也放平衡了,几人说定了,便开始了。

    ……

    “不如我和宵弟先开始吧,这样苏小姐你们还可以再看看!”知道苏兰芷他们第一次接触投壶,肯定不会那么快就掌控了要领,秦之衍体贴的先开始,苏兰芷也不推辞,“也好,武成王,你们先请!”给两人让开了位置,秦之衍就和慕容宵一起投了,两人的面前各自有一个壶,大小一样,距离也一样,两人速度极快的投着,秦之衍是十只都进了,不过慕容宵有四只落在了外面。

    “武成王,你的眼力,果然一直都是极好的,我又输了!”输给秦之衍,也不算是第一次了,慕容宵也接受了这个事实,无奈的笑了笑,只觉得自己自诩武功高强,在秦之衍的面前,似乎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宵弟你谦虚了。”笑了笑,秦之衍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做到最好,也正是因为如此,从小到大,他想做的事情,是没有做不到的。

    “呵呵,好了,我们投完了,雅儿,到你们了!”笑着看着慕容雅和慕容香,慕容宵知道自己不会输了,慕容雅和慕容香见着了,心下顿时觉得上当了,看着秦之衍和慕容宵两人投进去的矢,只觉得刚才应该再弄远一些才好!

    慕容宵看着慕容雅和慕容香一脸悔恨交加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人在想什么,可是他偏偏就不如了对方的愿了,“好好加油吧,可别输得太惨啊!”

    “我们才不会呢!”两人都是要强的,平rì里的功夫学的也不错,这会儿也不服气的开始投了,只是或许是刚才受了刺激,有了压力,慕容雅和慕容香的成绩都不是很好,本来不是很难的距离和大小,慕容雅才进去了五个,慕容香更差,竟然只进去了四个……

    “这……”看着明显的差距,慕容雅嘴角抽了抽,越发的觉得刚才真应该建议苏兰芷让秦之衍和慕容宵的壶更远些了。

    “呵呵,其实也不错,慕容小姐,你们刚才有些着急了,下一局耐心一点,会更好的!”平rì里几乎不会主动和女子说话的秦之衍,今rì心情似乎特别的好,见着慕容雅和慕容香的不甘心,反而劝说了起来了。

    “是吗?那我们下一次努力吧!”看着秦之衍那温和的笑容,好似那chūn花绽放般的绚丽夺目,让慕容雅的心底一痛,想起了曾经的痴恋,心底里,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的,眼底滑过一抹黯然,虽然明知道这个男子是自己无法驾驭的,更不可能属于她,奈何曾经少女心思终究是落满了芬芳,哪里是说忘,就能忘的?

    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慕容雅假装若无其事的看着苏兰芷,“兰儿,你可得争气啊,不然我们可输惨了!”如今看来,她和慕容香两个有希望的,都已经输了,剩下的,也就只有苏兰芷了。虽然,苏兰芷也不会,可是慕容雅对苏兰芷,还是有些抱希望的,因为潜意识里,她总觉得苏兰芷是无所不能的。

    “我会尽力!”刚才一直都在认真的观察大家投壶,苏兰芷基本是掌握了些的了,拿着矢,慢慢的,有序的投了起来,前面的三个虽然没中,但是第四个第五个都中了,大家看着苏兰芷的动作流利,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也是觉得诧异,毕竟第一次能投出这成绩,已经是很不错了。

    苏兰芷第一次投,因为手还没有完全的上手,只投中了四个,不过对于她此刻面对的距离,还有那壶口的大小,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等到她投完了,慕容雅看着苏兰芷,一脸的崇拜了,“兰儿,你刚才是不是故意逗着我们玩呢?你不是说你不会的吗?”她都记得自己第一次投的时候,可是一个都没有中呢!可是苏兰芷竟然投中了四个,而且这距离也不远呢,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我以前的确是没有玩过,今rì第一次玩,觉得还挺有意思!”她前世基本都没有什么朋友,也很少出席各种宴会,更别说和朋友一起玩闹了,这些类似的游戏她的确是很少接触,如今,也只不过算是运气,还有她刚才注意的观察罢了。

    “那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兰姐姐,我第一次和姐姐玩这游戏的时候,可是好几次都一个都没中啊,你是怎么做到的?”慕容香也是一脸的崇拜,想着自己已经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可也只中了四个,慕容香只觉得各种崇拜了。

    “我刚才也不过是仔细想了想武成王所说的,刚才你们投的时候,我认真的看了看,也仔细的想了想怎么投罢了,不过也是靠着几分运气罢了,不然也投不中的。”

    “苏小姐谦虚了,第一次可以有这样子的成绩,已经不错了!”秦之衍很少夸奖人,今rì那么毫不吝啬的夸奖一个人,可见他真的是觉得苏兰芷很不错了。

    “武成王客气了,真的是运气。”谦虚的回了秦之衍的话,苏兰芷虽然也是经过仔细的推敲的,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力道不足,所以纵然她明白了套路,要想全中,也是需要多练练的。

    不过第一次可以这样子,她已经很满足了。

    “苏小姐似乎总是如此谦虚。”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之衍看着苏兰芷,似笑非笑的,看得苏兰芷只好止住了这个话题了,“好了,淑儿妹妹他们还没有投的呢,淑儿,你们来吧!”

    “兰姐姐……”本来以为苏兰芷和自己是一路的,慕容淑也不怕,可是看着苏兰芷作为初学者就那么好,慕容淑有些压力山大了。

    “别紧张,就想想武成王刚才所说的需要注意的地方,然后集中jīng神就是了,注意控制好力度和方向,你们隔得近,这壶口也大,很好进的!”知道慕容淑和杨青青有压力,苏兰芷笑嘻嘻的开解,也是不想本来是玩乐的游戏,到最后变成了负担了。

    “……”就是因为好进,如果他们进的反而少了,岂不是有些丢人了?

    慕容淑看着苏兰芷鼓励的眼神,也只好硬着头皮和杨青青一起上了。

    一个,两个,三个……

    因为两人力气不大,而且的确是第一次,加上没有苏兰芷前世今生两世智慧的积累,作为七八岁的孩子,慕容淑和杨青青虽然在同龄人中算是聪慧的,可是难免有些不好把握,所以两人投进去的不多,慕容淑两只,杨青青就可怜巴巴的一只,好在他们的难度已经被苏兰芷刻意的降低了,不然怕是一只都进不去的。

    “我们好像输了……”人家都是好几只的,他们却只有那么一两只,慕容淑和杨青青两人垂头丧气的,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哎,他们这个离他们就几步远的距离,而且壶口那么大,他们怎么就投不进去呢?

    慕容淑和杨青青觉得挺悲催的。

    “呵呵,不错了,尽力就好!”笑了笑,胜负已分,不过苏兰芷看着两个小家伙那么怯怯的样子,便提议道,“淑儿和杨小姐是最小的,他们也是第一次玩,他们投进去了就不错了,不如就算他们过关了,我们几个比拼输赢可好?”作为最小的孩子,怎么都是占了点点的优势的,苏兰芷这么一提议,也没人反对就是了。

    “我没问题!”秦之衍无所谓的笑了笑,反正他不管怎么算都是第一,他自然没有什么话说了,更何况这是苏兰芷提出来的建议,就算是有些不合理,他也是不会拒绝的。

    “武成王都没有问题,我作为大哥,自然也是没有问题的!”慕容宵这算是表态了,耸了耸肩,他目前排名第二,不在怕的。

    “兰姐姐,那不就是我输了?”慕容香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虽然她和苏兰芷投进去的矢是一样多的,可是苏兰芷是第一次投的,她怎么都是占了优势,慕容香自动认输。

    “呵呵,你的位置比我的远些,自然是我输了。”苏兰芷也不怕认输,反正第一次嘛,谁能保证自己什么都会呢?

    大家开心就好。

    “可是这样子我似乎占了你便宜了,照理说,应该是我输了。”她不是初学者了,莫不是还这样子判输赢,赢得也不光明!

    “无碍的,我技不如人,下一次,我争取进步,我先自罚一杯酒!”准备的酒是初chūn的桃花酿,放了些rì子了,香醇可口,带着桃花的清香,用的又是度数不高的淡酒,味道很不错,而且也不容易醉。

    “呵呵,兰姐姐,我陪你吧,反正我也是垫底的!”见苏兰芷喝酒,慕容香也不甘示弱的喝了一杯酒,“这味道不错呢,并不辣!”

    “酒太烈了容易醉,这个正好,口感不错,而且也不容易醉,最适合我们了。”在场的大部分都是女子,喝多了酒总是不好的。

    “兰姐姐想的果然周到!好了,我们酒喝完了,武成王,你打算如何惩罚我们?”说好了是赢家处罚输家的,慕容香也不怯场,已经准备好了。

    她就不信了,秦之衍还为难他们不成?

    “呵呵,这第一局算是我们占了先,你们喝了酒就行了,下一局再正式的开始吧!”第一局对苏兰芷三人算是练手,秦之衍自然也不想让人觉得他欺负了他们去,便也没有为难了。

    “也好,不过下一次,我可不会输了!”自信满满的放下酒杯,慕容香想起了什么,眼珠子转了转,“对了,武成王,我刚才瞧见你和大哥似乎挺轻松的,你们是男子,又是学过武的,臂力和眼力自然比我们好许多了,我瞧着你们刚才轻而易举的就将矢投进去了,我们却是要费好些功夫的,武成王这样子,可是有些胜之不武哦!”说话间,慕容香眼底在算计着什么,秦之衍自然是注意到了的,不过今rì他高兴,便也没有阻止,反而顺着慕容香的话说了,“那慕容小姐觉得要如何才公平呢?”

    他们本就是男子,肯定占了许多的优势的,慕容香这样说也无可厚非,秦之衍愿意再增加难度,让对方心服口服。

    “呵呵,我听说真正好的shè箭手,可以蒙着眼睛就直接shè中猎物,我相信这个投壶也是一样的道理。武成王,不如这样,你和大哥都将眼睛蒙住投壶,不过这个难度较大,我们也不能让你们吃亏,那你们投中一个,就相当于我们投中的两个,这样武成王觉得可好?”慕容香这样说,也是为了增加秦之衍和慕容宵的难度,再就是想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加有趣味一点了。当然了,她心底里,也是存了看好戏的态度的,不过这一点,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蒙上眼睛投壶,这肯定很jīng彩,她光是想想,都觉得好玩!

    “呵呵,慕容小姐还真的是为难人呢!”笑着看着慕容香,在秦之衍看来,慕容香就是一个小妹妹一样的,虽然慕容香提出的难题是刁钻了些,秦之衍却是没有生气的。

    “呵呵,大家肯定都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蒙眼投壶的,我不过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罢了,武成王,你可愿意让大家见识一下?”见秦之衍没有生气,脸上一直带着和煦的笑容,慕容香的胆子也大了些,慕容宵见了,不由得皱了皱眉,“香儿!”语气中有些jǐng告,虽然慕容宵和秦之衍这几年也算是越发的熟悉了,可是秦之衍毕竟是王爷,慕容香这样子没大没小的,实在是有些失礼了。

    如此为难,有些过了,就是他也不一定是可以投中的,至于秦之衍,他并不知道对方的实力是多少,所以也不好让慕容香胡闹的。不然到时候秦之衍一个都没有投中,岂不是丢了对方的面子了?

    “大哥……”委屈的看着慕容宵jǐng告的眼神,慕容香乖乖的闭嘴了,可是眼底有些不甘,苏兰芷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总是被秦之衍弄得心绪不宁,存了心的想要看秦之衍出丑还是怎么的,竟然也开口了,“武成王,我觉得香儿的提议不错,武成王就当做是让我们见识一下可好?投不中也没关系,就当做让我们开开眼就行了,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其实苏兰芷心底里也是有些好奇的,蒙眼shè箭,她前世偶尔也会看到秦焰练习,那个时候她就知道秦焰的武功高强,鲜少有敌手。如今她想要避免前世的命运,那就必须得想办法阻挠秦焰的继位。奈何对方实力强悍,她如今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抵挡,所以,她很想知道,眼前的人和秦焰比,到底谁更高一些?这样,或许她将来,或许可以找到一个盟友也不一定。

    她相信,秦王应该不是秦焰这一派的才是,毕竟当年秦焰继位想要处死她父亲,秦王可是非常反对的!

    这个,或许就是她可以利用的地方!

    ……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一向来习惯置身事外的苏兰芷竟然也会帮着慕容香开口,心下有些疑虑,不过最后,他还是笑了,“既然大家都想看,那我们这样子比试又有何妨?宵弟,你可是要参加?”如此说来,秦之衍是没有问题了,要看的,就是慕容宵了。

    慕容宵看着秦之衍眼底的兴味,心下有些哀嚎,他刚才正对着睁开眼都只进去了六只,这要是将眼睛给蒙住了,他岂不是更少?

    虽然一只抵的了两只,可是他也没试过,万一输了,岂不是很丢人?

    想归想,如今有容不得慕容宵拒绝了,谁让秦之衍都答应了呢?他是在场除了秦之衍唯一的男子了,他难道还能当缩头乌龟不成?

    心下有些埋怨慕容香的多事,慕容宵却也只能应了,“这个玩法不错的,以前没试过,如今更刺激,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希望自己一会儿运气可以好些吧,不然可真的丢人了。

    “呵呵,这的确是一个新鲜的玩法,我也很期待!”笑嘻嘻的就拿着矢开始准备了,秦之衍看起来格外的轻松,闭上了眼睛,一脸的风轻云淡,不过仔细看,可以看到他的耳朵在动,似乎在感觉风的方向,还有就是壶的位置了。

    第一只,进了,第二只,也进了,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等到大家看着秦之衍所投的矢全部都进了的时候,剩下的,就只有目瞪口呆了,就连苏兰芷都忍不住的眼中带了诧异。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偶尔看到秦焰练功,秦焰蒙上眼睛shè箭,也不是次次都中了红心的,可是这秦之衍,竟然都准确无误的投进去了,甚至没有一点点的勉强,这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了?

    脑海里突然就划过前世今生关于秦之衍的传言,都说少年才俊,风姿卓越,才华横溢……所有美妙的词语,似乎都用在了这人身上,如此完美的一个人,如此优秀的一个人,甚至是如此聪慧的一个人,照理说应该是没有什么可以为难到他的,可是为何,前世却如那流星般的,那么早就陨落了呢?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依稀记得当年似乎有一个传言,但是苏兰芷当时忙着和秦焰培养感情,哪里还关注这许多呢?任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只是看着秦之衍的眼神,不经意间多了一份惋惜和怜悯,秦之衍从来都是密切关注着苏兰芷的,自然是注意到了苏兰芷的眼神,眼底滑过一抹疑虑,再想看到底为何对方会用这样子的眼神看他的时候,苏兰芷却收回了视线了。

    她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有些奇怪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总觉得那样子的眼神让他莫名的有些不安。可是还容不得他多想,一旁慕容宵哀怨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武成王,你就不能稍微掉一两只吗?”这真的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啊!

    “宵弟,你可以的!”笑嘻嘻的就站到一边去了,秦之衍很快就将所有的情绪隐藏,此刻的他,依旧是那个温文如玉的工资,亲和,却疏离,让人不觉得难得相处,却也让人觉得难得靠近。

    “我试试吧!”闭上眼睛,努力的想了想,秦之衍刚才的动作,慕容宵第一次尝试,难免有些失误,好在也不是很差,十只中了四只,睁开眼睛瞧见了,虽然有些失落,不过这个结果,慕容宵还是满意的。

    “呵呵,大哥,你也不错的!”不是每个人都像秦之衍那么变态的,慕容雅有些同情的看了眼自家的大哥,也不希望慕容宵太受打击了,免得没了自信就不好了。

    “好了,该你了!”让开了位置,慕容宵虽然有些失落,不过也知道自己和秦之衍那个变态比不得,也认命了。

    “好,这一次,我不会输了!”慕容雅这一次很有自信,刚才因着苏兰芷的话,她也在认真的观察秦之衍和慕容宵投壶,心里总结出了些经验,慕容雅很干脆的就投了,速度不快不慢,但是很稳,这一次,投中了六个,算是不错的了。

    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慕容雅看着一旁的慕容香,给了对方一个鼓励的眼神,慕容香这一次也明显比上一次要沉得住气了,一口气投进去了五个,比之前,也有进步了。

    接着是苏兰芷,不过苏兰芷这一次发挥的不是很好,竟然只中了三个,让大家不由得有些大跌眼镜,反倒是慕容淑和杨青青一个人进了四个,这样的结局,慕容雅几人有些哀婉了,“兰儿,你这是……”怎么第一次投的还好些,第二次却反而差了呢?

    “可能是刚才起风了吧?所以位置有了偏差。”苏兰芷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奇怪,如今虽然天寒地冻的,可是今rì的风不大,刚才怎么就起风了呢?

    不过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她也不想了,很自觉的自罚了一杯酒,苏兰芷看着秦之衍,知道自己又输了,而且这一次没有第一次那么幸运,可以逃过惩罚了,“武成王打算如何罚我?”笑嘻嘻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此刻看着秦之衍脸上那似乎放大的笑容,还有对方那上扬的嘴唇,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种jiān诈的味道。

    “今rì是苏小姐的生辰,我也不好处罚的过了,不如这样,苏小姐就挑自己擅长的,随意给大家展示一下就好,让大家开心开心就行了。”这个问题虽然不刁钻,可是苏兰芷也不好随意的就应付了,不然大家也不尽兴,苏兰芷心里有些暗骂秦之衍的jiān诈,表面上,却还得维持着笑容,看着众人,心里却在想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让大家都满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