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章 担忧和试探
    丫鬟们自然都是希望苏兰芷好的,毕竟他们和苏兰芷都是坐在同一条船上,苏兰芷好了,他们也就好了,而且他们对苏兰芷忠心耿耿,自然是希望苏兰芷过得幸福的。舒殢殩獍

    所以秋霜几人和许多人的看法一样的,觉得秦之衍是个少有的良人,性子温和不说,而且家世显赫,秦王妃又是一个好相处的,想来将来婆媳之间的问题也不大。更何况秦王府的人丁比起别的世家大族要显得简单多了,家里也没有祖宗辈的老人,而且秦王就只有秦王妃和一个侧妃,除了秦之衍还有一个庶子庶女,这样子简单的人丁,在世家大族,已经算是非常简单的了。

    世家大族的关系综错复杂,做事情都得瞻前顾后,小心谨慎,而且人与人之间的来往也是麻烦,家中姊妹多了,哥嫂多了,矛盾自然也就多了,争斗也多了。所以如果可以,秦王府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除了身份上的显赫以外,在秦王府相对也会自由一些,家里没有老人,规矩自然也就不多,宫中的太后也不常见到,所以平时需要请安伺候的不多,再好不过了。

    不过这些,秋霜几人心里明白,却是不会对苏兰芷说的,毕竟苏兰芷还没有及笄,而且和秦之衍男未婚女未嫁的,实在是不好将两人随意的就扯到一起去,也免得麻烦了。

    丫鬟们的心思,苏兰芷多多少少是能明白的,所以也由着大家有意无意的在自己面前说秦之衍的好,大部分的时间,她都装作是没听见,不在意罢了,“那白狐,就秋霜你就照顾着吧,如今厨房里还有一些肉,你先喂它吃一点,看它吃不吃就是了,给它准备一个住的窝,暖和些就好。至于武成王送的那画,好生收起来就行了。”秦之衍的心思,苏兰芷经过那么几次的接触,也算是明白了,那人从来都没有在她的面前有所隐藏,甚至巴不得她看见一样的,苏兰芷就算是再迟钝,也是了解了的。

    只是,前世被伤得那么重,她早就已经失去了相信一个人,去爱一个人的能力了,前世那么用力的爱着秦焰,得到的,也不过是灵魂无法超度的结局罢了,如今,同样都是皇家子弟,虽然秦之衍和秦焰是不一样的,可是,谁能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变呢?

    自古男子薄情,常情的一直很少,受伤吃亏的,也总是女子罢了。她好不容易逃脱了那个牢笼,真的,还要再跳一次吗?

    心里有些犹豫,只是今日,见着秦之衍竟然可以听懂自己,苏兰芷的心里,有了点点的困惑和彷徨了。

    都说一个人用心,就可以去了解另外一个人,那么秦之衍对她,是用了心的吗?所以能读懂她的忧伤和彷徨?才会去开导她?

    心底有些疑惑,理智告诉她,不该随意的就去相信一个男子,可是她的心,似乎有些不由自主了。

    见着秋霜小心的抱着那白狐准备离开,苏兰芷瞧见那白狐的眼神,好似那深海的珍珠一般的,漆黑明亮,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真,让苏兰芷突然想去抱抱了,“等等,秋霜!”

    “怎么了?小姐?”

    “把雪白给我吧,还有,去厨房拿一些肉来,我来喂喂!”纵然是再坚硬的心,似乎都有着一抹特别的柔软,苏兰芷接过雪白那软绵绵的身子,抚摸着雪白那软软的毛发,看着雪白对自己的戒备,笑了笑,“雪白,你可是饿了?一会儿可不许挑食哦!”有些担心雪白挑食,苏兰芷让秋霜去厨房将不同的肉都准备了一份,等到秋霜拿来的时候,苏兰芷感觉到怀里的雪白身子颤了一下,那双眼睛也变得有些亮了,不由得笑了笑,“看来还是一个小馋猫,秋霜,把肉给我吧!”说罢小心的用筷子夹起了一块兔肉,雪白二话不说就吃了,看起来格外的香甜。

    “还以为这白狐很难养呢,看来也是不挑食的!”秋霜见着雪白不挑食,也放下了心了,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苏兰芷耐心的喂着雪白,每一样肉都尝试了些,发现雪白似乎最喜欢吃兔肉和鱼肉了。耐心的试过了每一样肉,苏兰芷吩咐秋霜道,“以后让厨房多准备一些兔肉和鱼肉,一日分三餐的喂就好。”

    “小姐,知道了。”见着苏兰芷多了一个晚班,秋霜几人也乐得见的。

    他们的小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有些沉了点,有的时候一个人,甚至都可以一句话都不说就可以一直看书或者是刺绣的,这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好。

    小姐年纪不大,如今尚未及笄,还是开朗活泼些的好。

    ……

    苏兰芷好生的喂了雪白,见着雪白对她,似乎没有那么戒备了,苏兰芷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喂养的效果了,想了想,便继续吩咐,“这几日还是我来喂它吧,也好和它熟悉一下。”这雪白还很小,属于幼狐,想来怕是一岁都还没有,如今正是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刚到了一个新地方,许多事情都有些害怕,看得出很不安,正是她可以好好和对方培养感情的时候了。

    先让白狐熟悉她的存在,以后要喂养起来,也是方便。

    本来是打算丢给秋霜的,苏兰芷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打算亲自喂养了,不过看着雪白那享受的样子,还有那眼神中对自己的依赖,虽然觉得自己这样子是衬了秦之衍的意了,可是苏兰芷并不后悔就是了。

    其实抛开这东西是秦之衍送的以外,苏兰芷觉得这白狐实在是可爱,那圆滚滚的眼珠子,有着苏兰芷所没有的单纯,让苏兰芷的心里,总是有些忍不住的欢喜。

    “小姐说的也是,这雪白要小姐亲自喂养,将来才会亲近小姐的,小姐素日里也总是一个人,有雪白陪伴,屋子里会热闹许多的。”见着苏兰芷喜欢这白狐,秋霜也高兴,雪白吃好了,她就将东西给收了,苏兰芷和雪白玩了一会儿,神色有些疲惫了,便让秋霜下去将雪白安置好,准备睡觉了。

    ……

    一夜好眠,苏兰芷这一夜似乎做了一个好梦,梦里全部都是温暖的柔光,迷茫中,苏兰芷只觉得眼前有种东西在牵引着自己,她努力的靠近,靠近,只觉得似乎靠近了那里,自己会获得不一样的人生一般的,等到好不容易靠近了,在一片花海中,苏兰芷看到了远处一个的一片白衣,努力的追上去,等到那人转身的时候,苏兰芷看着对方那挂着笑容的脸庞,整个人都惊住了。

    还来不及仔细看那人一眼,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痒痒的,皱了皱眉头,伸出手想要挥开那让自己痒痒的东西,却触碰到了一片的柔软,苏兰芷觉得奇怪,睁开眼,就看到了雪白瞪着那双圆滚滚的眸子看着自己,小舌头舔着自己的脸,苏兰芷还没有适应这般的情况,好半天了才反应过来。

    “好了,雪白,别闹了。”秋霜见着苏兰芷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就知道雪白是吵到了苏兰芷了,脸色有些愧疚,“小姐,雪白很早就起来了,一起来就往小姐你的屋子里跑,奴婢也拦不住,怕惊扰了小姐,没想到,它自己跑到小姐的床上去了……”这雪白刚刚来到相府,对苏兰芷算是最熟悉的了,昨天被人抱了出去,今天一醒来就很不安,自然是很想找到一个熟悉的人,这样子,才不会觉得害怕了。

    “小姐,我把它抱走吧,小姐再睡一会儿……”说完秋霜就要将雪白抱走,雪白似乎有些舍不得苏兰芷,死死的用爪子抓着被子,苏兰芷见着雪白眼底似乎有些委屈的神色,笑了笑,对着秋霜摇了摇头,“算了吧,就让它呆在这儿,没事的。”

    “可是小姐,你可睡醒了?”昨天苏兰芷喝了酒,虽然喝了醒酒汤了,可是秋霜还是担心苏兰芷会不舒服,“小姐头疼吗?”

    “我很好,昨夜睡得很熟,这会儿也该起了,一会儿还得去跟娘亲请安,不睡了。”摸了摸雪白的头,软绵绵的,看着雪白趁势就躺在自己的身边,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苏兰芷笑了笑,起身穿衣服,洗漱好了,便将雪白抱在自己的怀里了。雪白对苏兰芷的怀抱也不排斥,很乖的就躺在苏兰芷的怀里,似乎很享受的样子,秋霜几人看着都觉得新奇,“这雪白还真的不像是刚刚从野外猎来的狐狸呢,看起来很乖巧,也没有什么野性,很好养。之前奴婢还担心它半夜就会跑了,结果将它关在屋子里,夜里总是起来看了好几次,却不曾想它倒是乖巧,都不曾乱跑,也不曾乱动东西,果然是有灵性的狐狸。”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兰芷本来就怀疑秦之衍的用心,这会儿看着雪白很是乖巧,除了昨天有点点的彷徨害怕以外,今日似乎格外的粘着自己了。

    低下头来看着雪白,毛色非常的纯净,雪白的一片,给人的感觉干干净净的,而且非常的乖巧,的确是比起野生的狐狸来说,多了一份安静了。

    “许是我昨日喂养了它,它对我,有了些特别的感情吧!”秦之衍是不是故意,苏兰芷如今也无从得知了,反正昨日慕容宵都给秦之衍作证了,她东西也收了,也没有办法反悔了就是。

    不过如果这真的是秦之衍的刻意,那也是对方的一片心意,对方既然那么肯为了她花心思,她也不会拒绝了就是了。

    “嗯,肯定是这样子的,瞧它对小姐,可真是依赖呢!”笑嘻嘻的给苏兰芷疏好了头发,秋霜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姐,要插些珠花吗?”苏兰芷平日在家里,都不喜欢过多的打扮的,都是渐渐淡淡的梳了一个少女发髻,就没有过多的装饰了。秋霜总觉得太过素净了,不大好。

    小女孩,本来就应该是多穿些亮色的衣服,戴些漂亮的珠花首饰,这样子看起来,才活泼。

    他们的小姐,实在是素得过了头了点了。虽然长得天生丽质,就算是不用装扮也是极美,可是装扮些,看起来会更美的。

    “就插三朵菊花的吧,不要太多了。”今日苏兰芷的心情不错,便也没有让秋霜失望,秋霜赶忙就给苏兰芷戴了珠花,拿着镜子给苏兰芷看了看,“小姐看看可还满意?”

    “嗯,你的手艺很好,不用看了。”前世的苏兰芷,特别在乎自己的长相,也是为了在心爱的男子面前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可是纵然她再美,还是未能赢得秦焰的心,所以如今的苏兰芷也看开了。

    容貌不过是过眼云烟,等到容华逝去,便不再了,如果一个人是因为你的容貌而喜欢你,在意你,那么这个人,也不是值得托付的对象了。因为这份喜欢的时间有限,等到老了,也就散了。

    “那小姐是现在就要去夫人那里吗?”

    “嗯,娘亲也是该起来了。”

    “小姐这雪白,是打算带去吗?”看着苏兰芷没有将雪白放下,秋霜觉得有些奇怪。

    “嗯,带去也好,让它熟悉一下环境,早日适应相府,也免得总是觉得陌生了。”今日是打算好了要带学吧串门了,苏兰芷高高兴兴的就抱着雪白出去了,一路上秋霜都看着苏兰芷,好几次欲言又止的,苏兰芷见着了,停下了脚步,“秋霜,你有什么话要说?可别总是瞒着。”

    “奴婢没有什么话要说,只是觉得小姐你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苏兰芷今日一起来整个人都给人一种愉悦的感觉,这是很少见的,尤其是今天苏兰芷嘴角有些不自觉的上扬,秋霜觉得很奇怪,想问,可是又觉得不知道怎么问就是了。

    “是吗?”摸了摸自己的脸,苏兰芷是觉得自己今日心情不错。她是她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自然是的,小姐以前醒来的时候,很少会笑的,可是今日却是笑着的,刚才也是笑着的,小姐昨日,可是做了什么好梦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开心?

    “好梦吗?”想着昨夜的那场梦,梦里都是那满地的海棠花,阳光明媚,朝气蓬勃的,自己一直都在快乐的奔跑寻找,似乎在找着什么一般的,最后找了许久,找到了那人……苏兰芷想起梦中的情景,面色划过一抹轻不可见的娇羞,不过她隐藏的很好,秋霜并没有发现就是了,“或许是好梦吧,只是觉得今天杂事起来,身子很清爽,很舒服就是了。”

    自己怎么会梦到他呢?真的是奇怪了。

    想起梦中的秦之衍,比起素日里见着的,似乎多了一份亲和之气,让人只觉得格外的亲切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是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子,奴婢倒是希望小姐可以经常都做美梦了。”这样子,苏兰芷每日都那么开开心心的就好了,也免得总是一个人有的时候一发呆,就是一上午。

    “好梦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好了,走吧,不然娘亲等急了。”

    “好!”

    ……

    来到烟云阁的时候,苏铭阳正哭得厉害呢,苏兰芷加快了脚步,听着弟弟的哭声,有些着急,“娘,阳哥儿怎么了?怎么哭得那么厉害?”

    “没事,就是尿裤子了,我刚才没发现,估计他觉得不舒服,就哭了。”笑嘻嘻的给苏铭阳洗了屁屁,换了尿布,苏铭阳小朋友果然乖巧的就不哭了,苏兰芷这才放下了心,“阳哥儿没事就好了。”

    “你也别大惊小怪的了,对了,这可是武成王昨日送你的白狐?”看着苏兰芷手上的白狐,雪白雪白的一团,虽然不大,却也很可爱,看起来很讨人喜欢。

    “嗯,我给它取名字叫做雪白,娘您觉得如何?”将雪白凑过去给慕容嫣看了看,慕容嫣点了点头,“嗯,不错,武成王倒是有心,送的礼物也是特别,你好生收着就是了。只是这白狐比不得一般的物件,得好好的养着了,可是知道它吃什么了?需不需要让厨房单独给它采办?”

    “这家伙喜欢吃鱼和兔肉,也挺喜欢吃鸡的,这些厨房里也都备着的,不需要刻意去买了。”

    “嗯,那就好了。好生养着,你平日也有个伴,我瞧着不错,挺可爱的。”

    “我知道了,娘。”笑嘻嘻的抱着雪白,苏兰芷嘴角溢出一抹喜爱的笑容,慕容嫣将苏兰芷的笑容看在眼里,想起了什么,便问道,“我听说你们昨日让武成王作画了,武成王将那画作给了你,你可是收好了?”问这话,慕容嫣自然不仅仅是这一个意思了,作为女子,还是一个聪慧的女子,慕容嫣自然是发觉了秦之衍对苏兰芷的不一样了,这会儿问,也是想间接的看看苏兰芷的态度了。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慕容嫣的担心的,笑了笑,摸了摸雪白的头,点了点头,“嗯,我都让秋霜收好了,娘您放心吧!”最后几个字,是安慰,也是暗示了。

    慕容嫣见着苏兰芷那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担忧,笑了笑,也没有多问了,“我听说武成王的丹青极是难得,而且画的是极好的,既然他送了你,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你都应该好生收着才是了。”对方毕竟位高权重,身份尊贵,纵然对苏兰芷有不一般的心思,他们无法接受,却也是不能怠慢的。

    朋友,多一个总是不嫌多的,得罪人的事情,能不做,就少做。

    “娘,我省得的。”就是慕容嫣不说,她都会好生的收着的。

    “好了,你也该饿了吧,传膳吧!”

    “好,秋霜,吩咐厨房,给雪白准备一条鱼!”

    “是!”

    ……

    菜很快就上了,很丰富的早膳,因着慕容嫣如今要亲自喂养苏铭阳,所以每日都炖了鸡汤,不说鸡汤就是鱼汤,很是滋补。

    不过今日菜一上来的时候,雪白看着那一碗的鸡汤,顿时眼睛都直了,苏兰芷瞧着雪白,有些困惑,不过还是给它盛了些鱼汤和鱼肉了。雪白见着东西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知道是自己可以吃的,高高兴兴的就吃了,苏兰芷看着,顿时了然,“昨日喂它的是生肉,他虽然吃着,却也没有那么香甜,看来它还是比较喜欢吃熟食。”

    “这只狐狸倒是奇特的紧,一般野生的狐狸,可不都是自己捕猎的吗?它倒是好,和我们人一样的,竟然喜欢吃熟食了。”慕容嫣的打趣落在苏兰芷的心上,苏兰芷心底的疑虑就更大了,想着雪白的乖巧,还有饮食习惯,苏兰芷是怎么都不相信雪白是野生的了。

    就算是野生的,怕也是好生的驯养了一段日子,不然野性未除,不会那么乖巧的。

    秦之衍这人,怎么说他才好呢?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就是为了让她收下,还真的是煞费苦心了。

    此刻,苏兰芷的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了。

    被人在意的感觉,她许久都不曾尝到了,如今一点一点的体会,她竟然发现,自己心底里其实并不排斥的。

    或许,他和秦焰,是不一样的吧?一个懂得她心思的人,一个会为了她花心思的人,想来和秦焰,就有本质的区别了不是吗?

    秦焰从来都不屑于去了解她,每每的承诺,也不过是为了让她对对方死心塌地罢了。那人待她,从来都没有用真心换真心,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用。他和秦之衍,完全都是不一样的。

    ……

    正想着,慕容嫣却提醒了苏兰芷吃早膳,苏兰芷笑了笑,夹了一块白玉馒头吃了,慕容嫣见着苏兰芷刚才似乎在想心事,有些担心,“兰儿,刚才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没想什么,只是觉得武成王送的这白狐机灵的紧,很是乖巧,让人喜爱的紧。”摸了摸雪白的毛发,苏兰芷觉得指尖的触感非常的柔软,甚至雪白身上暖和的气息透过她的指尖传到了心里,苏兰芷觉得心,也变得有些暖和了。

    或许,就是冲着对方的这份心意,还有这大半年来的细微的关怀和帮助,她就不该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那人,对她并没有不好的企图,所做也不过是随着心意罢了,她不该总是践踏这份真心的。

    突然就好想想通了一般的,许是因为昨日秦之衍的所作所为触动了苏兰芷心底的那份渴望的心弦,今日的苏兰芷,似乎对秦之衍的一切,不觉得有那么排斥了。

    换一种态度去看,苏兰芷竟然会觉得秦之衍这大半年来其实很贴心,好几次的出手相助,都不曾有任何的企图,她受伤了,秦之衍会不动声色的说服秦王妃来送药,半夜的时候,还总是在不打扰她的情况,偷偷的来看她,却从来都没有逾越的行为……这样子的细心和体贴,还是一个难得的正人君子,其实这人算起来,真的很不错了,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对方如此的青睐呢?

    或许,这是她的福气。

    “这白狐的确是可爱的紧,你喜欢,就好生的养着就是了,以后大了些了,可以多陪陪你的。”见着苏兰芷看着那白狐,似乎在想什么,慕容嫣虽然想问,可是知道,苏兰芷的心事,很少会述说的,她便也打住了话题了,“好了,吃饭吧。”

    “嗯!”

    ……

    这顿饭,慕容嫣心底里总有些莫名的担忧,等到苏兰芷回去了以后,苏青岚回来的时候,慕容嫣不由得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了,“老爷,你觉得武成王是个怎样的男子?”接触的不多,慕容嫣却是知道,秦之衍无论是样貌还是品行都是极好的,只是秦王府的情况,她纵然这些年不问世事,也是知道有些麻烦的。

    “武成王?你怎么突然问到他了?”慕容嫣想来对不关己的事情都是不担心的,也少有问他别人的事情,怎么今日却是问起了秦之衍了?

    苏青岚很奇怪,看着慕容嫣,很是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说法。慕容嫣见着了,也不好说其他的,免得是她一个人的胡猜,弄得尴尬了,“也没什么,只是秦王妃和武成王经常会来相府,我想这武成王似乎年岁不小了,他可是娶妻了?”秦之衍虽然各方面都很优秀,可是作为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慕容嫣宁愿苏兰芷嫁的平凡点,也不想女儿受苦了。

    他们如今的权势,已经是到了极限了,有的时候攀高枝,也并不是好事了。相反,一门在外人看来并不怎么出彩的婚事,或许才是他们最需要的。

    “武成王早就已经及冠了,如今弱冠之年,并未听说他娶妻了,你怎么突然就问起了他的事情了?”

    “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也知道,武成王那么优秀的男子,还是秦王唯一的嫡子,想来世家大族许多人都是想将女儿嫁给他的,我不过是好奇谁有这个福分罢了。”笑了笑算是解释,慕容嫣知道自己这么说,是隐藏了自己的心思的,不过她也不想苏青岚跟着担心就是了。

    或许一切不过是她多想了呢?秦王妃是什么人,武成王是什么人,他们的兰儿虽然优秀,可是到底年幼,他们怎么会看中呢?

    这样子告诉自己,慕容嫣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安慰自己了。

    “的确是有许多人想跟秦王府结亲的,可是据我所知,秦王妃并没有表示就是了。”

    “是吗?”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藏了事情,慕容嫣很想弄明白,可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去弄清楚了。

    “武成王是秦王妃唯一的嫡子,秦王妃想要好好的相看,也是理所当然的。看来她是不着急的,或许短时间内,武成王是不会娶妻的。”苏青岚毕竟长期在朝堂上混,也是经常和外界接触的,秦王是大家都关注的对方,秦之衍作为秦王唯一的嫡子,自然也是少不了关注的。

    “可是不是说武成王都弱冠了吗?”这个年岁的男子,许多都是当了父亲的了,秦之衍作为秦王唯一的嫡子,是秦王唯一的继承人,秦王莫非不着急?皇上莫非不着急?

    “当年秦王也是过了好些年才娶了秦王妃的,武成王和秦王是父子,或许有些地方,是一样的吧?”看着慕容嫣,苏青岚实在是觉得慕容嫣今日很奇怪了,“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关心起来武成王的婚事?”莫不是听说了什么?可是为何他不知道?

    “呵呵,没什么,就是有些好奇罢了,毕竟武成王那样子的男子,也算是难得的良人了。”的确,秦之衍是很好,可是作为秦王唯一的嫡子,府中还有一个身份尊贵的郡主侧妃,还有一个庶长兄,一个庶妹。这秦王妃看似人丁简单,实际上,怕也是很复杂的吧?

    慕容嫣因着自己的遭遇,只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嫁的平凡些,幸福些,所以看问题和其他的许多人,都是不一样的。

    别人觉得秦之衍是个良配,可是她却偏偏看到了秦之衍背后的麻烦,觉得很不适合苏兰芷就是了。

    “的确,武成王是一个不错的男子,只是可惜了,秦王府也不太平就是了。”苏青岚虽然欣赏秦之衍,却是从来都没有将秦之衍是作为他的女婿的,压根没有这份心思的他,自然也不会想到,秦王妃或许有这心思了。

    说到底也是因为他是男子,心思不必慕容嫣细腻敏感,自然不会发觉出不一样的地方罢了。

    “是啊,的确是不太平……”所以兰儿还是不要和武成王有太多的接触的好。

    看来,过些日子,等到天气好了,她就该带着兰儿多多的出去走动走动,开始给兰儿相看亲事了。早点定下来,她的心里,也安稳些。

    如此想着,慕容嫣便也没再问了,只是安安静静的哄着苏铭阳入睡,苏青岚虽然心里有些困惑,可是见着慕容嫣并不想说,他也不好再问的。

    两人如今好不容易渐渐的恢复了曾经的宁和,他也不想过多的干涉慕容嫣,免得慕容嫣不高兴了。

    +++++++++++++++++++我是情节转移到苏兰芷的分界线

    苏兰芷自然是不知道慕容嫣的担忧和打算的,用过了早膳,她就回去自己的院子了,当然也就不知道慕容嫣和苏青岚的对话,更加不知道,慕容嫣其实心底里是不满意秦之衍,决定要减少她和秦之衍的接触的。

    所以,当这一日下午,秦之衍按照昨天的约定,过来送雪白的吃食的时候,本想见到苏兰芷的,可是见到的并不是苏兰芷,而是慕容嫣了。

    秦之衍看着眼前的妇人,一袭玫瑰红的银鼠棉袄,上面绣着精致的梅花,看起来简单大方,此刻,慕容嫣正坐在主人的位置上,吩咐人给秦之衍准备了茶水,精致完美的五官比之之前,丰腴了些,看起来更加的多了一股子的韵味,头发整整齐齐的梳了一个凤尾髻,插了两根赤金的梅花簪子,简单,却不失大方高雅。

    “苏夫人!”给对方简单的见了礼,慕容嫣示意秦之衍坐下,便问了对方的来意了,“武成王今日拜访,可是为何?”昨日才来,今日又来了,不得不说,秦之衍来他们相府,的确是频繁了些了。这点,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慕容嫣今日单独见秦之衍,就是想看看之前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也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她的兰儿,她一定要好好的守护好,兰儿已经吃了太多的苦了,她不想兰儿再受苦。所以有些事情,她一旦有了疑虑,就必须弄清楚的。

    “是这样的,苏夫人,昨日我送了苏小姐一只白狐,苏小姐说她不会养,我今日特意去问了昨日的那猎户,得知白狐乃是食肉动物,素日里可以喂它一些肉类就好了。还有这白狐还小,不足半岁,不可以吃太多的肉类,平日里稍微注意一下它的饮食,也免得它吃坏了。”看着慕容嫣瞧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试探,秦之衍的心一凛,猜到了什么,面色波澜不惊的,说话也是有板有眼的,态度恭敬有加,却不过分的热情了。

    “武成王的话,我会带到的,昨日兰儿已经喂了那白狐一些兔肉了,白狐也都吃了,武成王不必担心。”

    “多谢苏夫人了。”今日没有见到苏兰芷,秦之衍挺失落的,不过看着慕容嫣这副驾驶,秦之衍知道,慕容嫣接下来,肯定还是有话要问的,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可千万不能让慕容嫣对他有所忌惮,不然将来要见苏兰芷,也就不容易了。

    每一个母亲都是疼爱自己的孩子的,秦之衍知道,慕容嫣和许多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却也有些不一样,别人或许想借着女儿飞黄腾达,亦或者是以为他是一个良配。可是眼前的人,却有着一双睿智的眼睛,看问题,往往比许多人都看得更加的清楚。也正是因为看得清楚,慕容嫣对他,或许并不一定就喜欢了。

    “武成王昨日来参加兰儿的生辰,的确是有心了,兰儿很感谢你送给她的白狐,她很喜欢。”说话间,慕容嫣那双沉静的眸子,带着一股子看透人心的味道,参杂着独属于尘世外的佛气,总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了。

    或许这就是常年跟佛打交道,练就出来的一番气势吧?

    慕容嫣一直以来都表现出的是优雅大方的,看起来很好相处,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是宁和的,这与慕容嫣常年沉浸在佛学中有着莫大的关系。

    可是,秦之衍从来都不会因为慕容嫣的这份表象就对对方掉以轻心了,此刻看着慕容嫣脸上的笑容依旧带着亲和,好似寺庙里面的观音像一般的,让人生出信赖之感,满脸的慈爱,甚至都无法违心的撒谎,秦之衍就知道,眼前的人,果然也是一个高手!

    “昨日我不过是凑巧遇到了宵弟,听说苏小姐生辰,便赶着来凑热闹了。只是没有什么准备,便到处去寻了一番,最后见着那白狐可怜,便买下了。本也是想救那白狐一命,顺便当做礼物送给苏小姐,让苏小姐高兴,苏小姐能喜欢,我自然是开心的。”语气淡淡的,和昨日完全一样的解说,听不出喜乐,就是在陈述事实一般的。秦之衍的目光也是淡然的紧,迎着慕容嫣那审视的目光,秦之衍始终都是淡淡的一笑,他这样子的气度和反应,让慕容嫣有些诧异了。

    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假装的?

    见着秦之衍的眼神清澈,没有躲闪,慕容嫣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也示意秦之衍不要客气,秦之衍笑了笑也端起了茶杯,喝了起来,静静的等着慕容嫣的提问了。

    果然,不大一会儿,慕容嫣就又说道,“武成王昨日画的那雪景可真的是美极了,都说武成王的一手丹青千金难求,昨日却白白送给了兰儿,武成王有心了。”

    “不过是因为投壶输了,随性而做罢了,只是画的毕竟是相府的院子,我也不好就拿回去了,便转手送给了苏小姐,画得不好,希望苏夫人和苏小姐不要嫌弃才好!”将自己的目的完全的掩藏,此刻的秦之衍就好像是一条狡猾的泥鳅一般的,让人完全就抓不住尾巴了。

    慕容嫣瞧着秦之衍神色淡然,眼神毫不避让,看起来丝毫是坦然的,没有一丝的隐瞒,只是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大放心,“武成王今日来,可是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秦之衍就为了那么一件小事过来,那就耐人寻味了。

    毕竟这几句话的事情,完全是可以让下人代劳的。

    “我今次来,自然是还有别的事情的。苏夫人,这是母妃让我转交给您的邀请函,邀请您两日后去王府赏花,希望苏夫人到时候赏脸去耍耍。”恭敬的将怀里的邀请函给了慕容嫣,其实秦之衍不打算那么早就给的,至少明天再给,可是今日慕容嫣明显的对他似乎有些不大放心,他也只能现在拿出来了。

    心里也是明白慕容嫣是在乎苏兰芷,才会有了今日这一出,这份母爱,秦之衍很替苏兰芷高兴,自然也不会有不满的地方了。

    “赏花宴?”如今已经是冬日了,漫天的白雪,除了梅花,就没有其他的花了,怎么王府却是来了个赏花宴?

    “苏夫人有所不知,母妃生在南诏,南诏国四季如春,花种奇多。只是母妃来到大苍,四季分明,尤其是到了冬季,几乎就没有什么花了。母妃多少有些不适应,想家的时候就想看到家乡的花,故而父王给母妃单独造了一个花房,一年四季都有百花齐放,母妃也是想请大家都去坐坐,也好热闹热闹了。”秦王如此做,花费巨资,可见对秦王妃的宠爱,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了。

    “哦,是吗?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这样子的趣事了。”或许真的是关在屋子里太久了,外面的世界,她都有些不了解了。

    想着这是一个好机会,慕容嫣也是想多出去走走,结交一些夫人,也好为苏兰芷的终身打算了。

    “如今花房里面的花开得极好,母妃觉得日子正好,约了大家一起赏花,母妃刻意让我亲自来请苏夫人,苏夫人可是一定要去的。”看慕容嫣似乎感兴趣的样子,秦之衍便劝说道,慕容嫣到底有些放心不下家中的幼儿,有些担心,“我自然是想去的,只是阳哥儿还小,离不得我。”苏铭阳如今也才两个多月的样子,素日里粘她的紧,慕容嫣还真的挺担心的。

    “苏夫人不放心的话,可以带着苏小少爷一起去的,让奶妈好生照看着,这样苏夫人就不必担心了。”

    “容我想想吧!”收了秦之衍的邀请函,慕容嫣虽然也想出去,可是稚子太小,她还真的是不好抉择了。

    “母妃念叨了许多次了,总想约苏夫人过去耍耍,今日我来之前,母妃还再三的交代我一定要请到苏夫人,希望苏夫人到时候一定要赏光才是!”一直都只是强调请慕容嫣,秦之衍这样子的态度很明显了,慕容嫣见着了,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秦之衍毕竟比苏兰芷大了许多,应该是不会有这心思的。

    就算是有这心思,怕也是等不得的,毕竟秦之衍也不小了,就算是不娶正妃,这侧妃,应该也是要娶了吧?

    如此,那就更不行了。

    “麻烦武成王回去转告秦王妃,我到时候尽力会去的。”想了想,慕容嫣觉得还是有必要去秦王府一趟的。这大半年来秦王妃帮了他们不少,如今让秦之衍亲自来请,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他们不去,未免有些失礼了。

    “我一定会转告母妃的,希望苏夫人到时候准时来!”

    “嗯,我尽量吧!”

    “苏夫人可还有什么需要我转达给母妃的话?”

    “就代我向王妃问好就行了。”

    “我一定代到,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也还要一些邀请函要送!”间接的告诉慕容嫣,他今日送邀请函的,不只只是相府,这么说来,他也不是刻意的来相府了。

    慕容嫣见着秦之衍很干脆的就走了,想着秦之衍刚才说的话,还有那态度,顿时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秦之衍是什么身份,她的兰儿还小,纵然天姿国色,可是年纪摆在那儿,对方已经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了,自家的女儿看起来才不过十一二岁。慕容嫣相信,秦之衍的眼光很正常,所以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多事,拿着那邀请函,就去找苏兰芷了。

    她这是做什么呢?是平日里太无聊了吗?所以有些风吹草动的,就想了这许多了?

    +++++++++++++++++++++我是慕容嫣去找苏兰芷的分界线

    “娘,您怎么来了?这路上挺冷的,快,过来坐坐!”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慕容嫣冒着风雪就来了,赶忙拉着慕容嫣坐在了炕上,吩咐人给慕容嫣到了热茶,慕容嫣喝了,苏兰芷不免有些责备了,“娘,有什么事情您直接让人过来吩咐就是了,何必亲自来一趟呢?如今这地上滑,很容易摔倒,而且还那么冷,您要是生病了,可怎么好呢?”

    慕容嫣虽然如今是丰腴了些,可是苏兰芷依旧担心,大冷天的,慕容嫣要照顾苏铭阳,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苏兰芷实在是不想慕容嫣费心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许久没有来你院子了,顺道过来看看你就是了。”仔细的看着苏兰芷的院子,她有许久都没来了,之前是因为怀孕不方便,如今身子方便了,她当然是要多多的来关心关心苏兰芷了。

    “我这里有什么好看的,不就和以前的一样的吗?”拉着慕容嫣,感觉到慕容嫣的手有些冷,苏兰芷递了一个暖壶过去,慕容嫣笑着推辞了,“我不冷,倒是你,这屋子可是暖和了?需不需要再给你加一些银丝碳?”苏兰芷怕冷,这是一直都无法改善的事情,对此,慕容嫣也是挺无奈的。

    “娘,您放心吧,我屋子里的银丝碳都是够用的。而且这屋子里到处都生了火,已经很暖和了,您瞧瞧,我这会儿不是就坐在炕上吗?还盖了被子,手上还放了暖壶,不冷的。”体质问题已经改变不了了,苏兰芷也只有尽可能的让自己暖和些了。

    “哎,只是如今要带阳哥儿,没有时间给你做衣服了,不然可以给你做一些厚些的袄子,也免得你冷了。”整了整苏兰芷的衣领,摸了摸苏兰芷的手,再摸了摸苏兰芷的脚,果然都是冰冷的,纵然坐在炕上都没有办法暖和,慕容嫣也没办法,只好将苏兰芷抱到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身子,给苏兰芷温暖了。

    “娘,初冬的时候您就让人给我做了不少的厚棉袄了,还有大氅,围脖暖手套,已经够了的。”慕容嫣虽然没能亲手给她做,可是已经都准备好了,苏兰芷已经很高兴了。

    “你呀,都那么冷了,怎么还做这些?不要做了吧,好好暖着身子要紧。”瞧着苏兰芷面前的小衣服,一看就是给苏铭阳穿的,慕容嫣不由得有些责怪了。

    “呵呵,娘您如今要带阳哥儿,也没时间做。我反正也无事可做,给阳哥儿做些暖和的衣服,过些日子,他也好穿。”

    “你这孩子,家里那么多下人,你还愁阳哥儿没有衣服穿不是?”家里许多人针线都是极好的,慕容嫣忙不过来的时候,也会吩咐下人做,在她看来,苏兰芷还是好生的烤火要紧,那么冷,可别感冒了就是了。

    “阳哥儿自然是不愁的,只是我做姐姐的也是一份心意。”笑了笑,知道慕容嫣是关心自己,苏兰芷靠在了慕容嫣的身上,母女间,自然是一份亲近之意了。

    “呵呵,这白狐倒是惬意的紧,挺会享受的。”看着躺在苏兰芷怀里的雪白,慕容嫣摸了摸,感觉到雪白似乎有些排斥,慕容嫣也不生气,“看来这白狐也会认人了。”

    “可不是吗?自从小姐喂了雪白吃东西,这雪白就很粘着小姐了,刚才小姐要坐在炕上,这雪白就非得上去,奴婢也是没办法了。”秋霜一直都在一旁伺候着,手上也拿着东西在绣,看得出是苏兰芷的鞋子。

    “兰儿抱着很暖和吧?”笑了笑,对白狐粘着苏兰芷,慕容嫣也没有什么意见。

    反正不过是一个动物罢了,能亲近苏兰芷,让苏兰芷开心,慕容嫣也是乐得见到的。

    “嗯,雪白很暖和,而且很乖。”自己安安静静的刺绣,雪白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她的腿上,似乎在睡觉,苏兰芷很喜欢这样子的感觉。

    “乖就好了,对了,刚才武成王来过了,告诉了一些养这白狐需要注意的,我见着天气冷,也就没让你去了,我直接转达给你就是了。”说完就将秦之衍说的告诉苏兰芷了,苏兰芷听了,笑了笑,对秦之衍的说一不二,还有贴心,感觉到挺好的,“武成王果然是一个细心的人,改日得给他说声谢谢。”

    “他的确是细心,也是个热心的小伙子,皇家子嗣,能做到他这般的亲和没有架子,也属难得。”其实心底里也是有些担心自己做的事情或许错了的。苏兰芷是个很有主见的孩子,秦之衍是什么心思,如今她是看不出了,不过如果苏兰芷是喜欢秦之衍的,慕容嫣还是不想让苏兰芷伤心了。

    女儿看起来很是理智,似乎很少会对一件事情上心,如果女儿真的对武成王有不一样的心思,她虽然有些担心,却也愿意相信女儿的眼光和选择了。

    “武成王的确是个极好的人。”点了点头,苏兰芷对秦之衍是欣赏的,慕容嫣见了,知道苏兰芷对秦之衍并不排斥,心里虽然有些担心,可是多余的话,她作为母亲,也是不好说的。毕竟苏兰芷如今,年岁还小,还不适合说这些。

    似乎是看出了慕容嫣眼底的担心,苏兰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却聪明的转移了话题了,“对了,娘您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吗?”听说秦之衍来了,可是慕容嫣没有让她去见客,苏兰芷也没有多想。反正她作为女子,不出去见客,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刚才在客厅的事情,慕容嫣依旧封了口了,苏兰芷自然也不知道慕容嫣和秦之衍谈了什么,只是看着慕容嫣脸色尚好,也放下了心了。

    “是这样子的,秦王妃约我们两日后去秦王府赏花,我是决定去了的,只是有些担心阳哥儿……”孩子还小,做母亲的,自然是担心的。

    “娘别担心了,我瞧着那刘家的很不错,将阳哥儿带着是极好的。娘您出去一天应该也没有大碍。”慕容嫣真的许久没有好生的出门了,苏兰芷当然是希望慕容嫣有机会还是要出去一些的,免得消息太过鼻塞了,这样对慕容嫣,对她,对相府,都是不好的。

    如今相府没有了姨娘,许多势力定然又开始虎视眈眈了,苏兰芷必须要注意,免得再让人钻了空子了。

    所以,让慕容嫣出去很重要,一来是慕容嫣不再深居简出,二来慕容嫣如今的样子满脸的幸福,正是和苏青岚感情极好的证据,也可以打消一些人的念头了。

    “你这孩子,莫不是巴不得我出去?”瞧着苏兰芷二话不说就决定了,慕容嫣有些好笑的摸了摸苏兰芷的脸,心里自然是明白苏兰芷的心意的,只是看着女儿那么为自己考虑,慕容嫣的心里,还真的很不是滋味了。

    他们是母女,可是身份,似乎总是对调了。

    “娘您多出去走走也是极好的。而且秦王妃这大半年来总是来我们府上做客,我们却一直都没有机会去拜访的。秦王妃对我们极好,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当然也是不能太不给秦王妃面子的。”和秦王府交好,将来就是一个很好的保障,秦王位高权重,又得文帝的信任,他们和秦王走得近,想来文帝对他们的忌惮,也会少几分的。

    “你说的也是,我本意也是要去的,只是不放心阳哥儿。”

    “娘您不放心的话,那就让我照顾阳哥儿吧,这样娘您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了。”

    “傻孩子,秦王妃相约,我怎好就一个人去了?你自然也是要去的。”其实别说是她了,就是苏兰芷,也少有出去见人,尤其是这大半年他们闭门谢客,苏兰芷也是有许久没有出去了,慕容嫣也是想趁这个机会,一来散散心,二来,也是让大家认识苏兰芷了。

    “娘您既然早就有了打算,可耍着我玩呢?”故意撇了撇嘴,苏兰芷挺无奈的。

    “呵呵,我不过是想听听你的意见罢了,好了,别生气了,一会儿让秋霜他们好好给你准备一下衣服,到时候可也别让人小瞧了我们去了!”苏兰芷,她是一定要带去了的,还有一年就要及笄了,有些事情,是可以开始准备了。

    “娘,没有必要这么隆重吧?”苏兰芷习惯了简单的装扮,还真的是不大喜欢精心的装扮了,总觉得那样子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些束手束脚的。

    “你呀,第一次去秦王府,当然得慎重些,这也是对主人的尊重,明白吗?”点了点女儿小巧的鼻尖,看着女儿日渐长大,慕容嫣虽然担心苏兰芷的婚事,却也是有些舍不得的。

    女儿如果能够一直都是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孩子该有多好啊,这样子,她就可以一直守着女儿了。

    只是可惜,女儿啊,终究是要出嫁的,不然这辈子,也不完整。

    “娘,我知道了。”无奈的看着慕容嫣,如果太麻烦,苏兰芷还愿意呆在相府绣绣花,看看书了。至少这样子自在。

    “秋霜,记得给小姐找好合适的衣服,一会儿你去我那里拿一套头面,到时候给小姐戴上!”

    “奴婢知道了。”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了,只是你也别总是绣花,无聊了可以看看书,或者再屋子里走走,这样子也暖和些。阳哥儿这会儿怕是要醒了,我得先回去,你一会儿记得过来一起用膳。”

    “娘,我知道了,您慢走!”本想送送慕容嫣,可是慕容嫣直接就阻止了,“好了,都是每天都见面的一家人,不要那么客气了。好生坐着,暖和些。”笑嘻嘻的就走了,慕容嫣如今心里的包袱算是放下了,得知秦之衍并没有别样的心思,也放心了。

    ……

    秋霜见着慕容嫣走了,好生的给苏兰芷整理了一下盖的被子,“小姐,夫人可真疼你!”

    “娘自然是疼我的,只是她有的时候,太过小心翼翼了。”好像生怕她受到伤害一般的,苏兰芷不想慕容嫣因为她变得太过兢兢战战的。

    “夫人也是担心小姐罢了,小姐,吃些点心吧,这样子身子也暖和些。”

    “嗯,好!”

    “小姐可是想好后日穿什么衣服去秦王府了?”

    “你去看看我的衣服,挑一件稍微新一些的,暖和一些的就好了。”

    “小姐想要什么颜色的?”

    “素雅些的颜色就好了。”到时候是赏花宴,她记得曾经听说过秦王府有一座花房,里面种了许多话,就算是在冬日也能开放的。毫无疑问,秦王妃就是想请他们去参观那花房了,到时候姹紫千红的,她穿得太花了,反而不好,显得俗气了。

    “可是小姐,夫人的意思,是不让你穿太素了。”慕容嫣那意思就是让她好好的给苏兰芷打扮,秋霜怎好就给苏兰芷穿素的了?

    “太素了自然是不行,稍微有些颜色的就好,不要太艳的,我们毕竟是客人,不好夺了太多的光的。”苏兰芷的考虑,秋霜觉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奴婢记得小姐有一件粉色的棉衣,上面绣的是荷花,是刚做的,也还算新,小姐觉得可好?”

    “嗯,很好,就那一件吧!”

    “那奴婢一会儿去夫人那里拿了头面,再看看怎么搭配好。”

    “你的眼光我是信得过的,你自己觉得怎么好就行了。”装束方面,重生以后苏兰芷就直接交给秋霜打理了,自己丝毫都不怎么上心的。

    如今的她,只要舒适干净整洁就好了,其他的,她也不想花费过多的心思,反正,也没人能够欣赏,不是吗。何必浪费这时间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