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刻意刁难
    到了秦王府赏花宴这一日,苏兰芷和慕容嫣早早的就起来了,妆扮好以后,两人皆是焕然一新,本就是极佳的容貌,风华绝代,如今稍微装点,更是衬得两人肌肤如玉,超发脱俗了。殢殩獍晓

    本就沾染了一身佛气的慕容嫣,这大半年来因着心境的变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多了一层柔和和温暖,上身秋香色潞绸小袄,下头是白绢挑线裙子,外头罩着一袭新的蜜合色剪绒披风,淡雅中带着低调的奢华,将她整个人衬托得越发的高雅迷人,陪着慕容嫣嘴角那抹清浅的笑容,更是让人只觉得看到了观音在世一般的,满是亲切柔和之意了。

    苏兰芷今日穿着的是一件粉色的银鼠袄子,上面绣着精致的莲花,开得极大极美,小巧玲珑的五官,虽然还未彻底的张开,可是已经初具美人的特质,乌黑的头发简单的扎了两个少女的发髻,戴上了桃红色的珠花,还插了两个漂亮的银叶簪子,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大方好看,却又不失华贵,很是动人。

    两人站在一块儿,都是倾城的容颜,慕容嫣因着岁月,多了一份沉稳和娴雅,而苏兰芷小小年纪稚气未脱,却也看起来稳重娴静,彼此手挽着手走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脚上的暖靴看起来精致小巧,实在是一处靓丽的风景了。

    苏青岚瞧着妻女如此,就连他总是瞧见也有些痴了,平日在家里,慕容嫣总是习惯一袭青衣,伴随青灯古佛,浑身上下除了一个桃木簪子就没有其他,而苏兰芷也是如此,穿的也极为素雅,平时就扎了少女发髻,偶尔插几朵珠花,像今日这般的打扮,也属难得,尤其是这半年来慕容嫣怀着身子,苏兰芷受了伤,两人也是许久没有好生打扮,好生出门了。

    再一次看到两人精心打扮的样子,看着妻子十几年不曾改变的绝世容颜,苏青岚的眼中带着点点的痴迷,再看着苏兰芷那日渐张开的美貌,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也让苏青岚有些自豪,也有些淡淡的酸涩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女儿也长大了,很快,就要是别人家的了,还真的是舍不得啊!

    虽然觉得自己担心过早,可是毕竟是心爱的女儿,苏青岚也知道慕容嫣今日的目的,突然就有些不想让苏兰芷出去了,也好多留女儿几年。

    只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早晚都得嫁的,趁着还早,还能好好挑挑,不然耽搁了,将来岂不是被别人挑了?

    他苏青岚的女儿,哪里能被别人挑呢?

    如此想着,苏青岚也只好压下心里的酸涩,看着慕容嫣,说道,“嫣儿,早些回来,一会儿我去接你们。”

    “老爷,不必麻烦了,秦王府有些距离,我们自己回来就好。”

    “无碍的,索性我今日也没什么事情,一会儿我就当做是出去走走吧!”大半年的朝夕相处,没有人打扰,更没有人破坏,苏青岚早就习惯了每日都有慕容嫣和苏兰芷陪伴的日子,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再也容不下其他,说实在是,有那么一整天见不到妻儿,他还真的是有些舍不得了。

    “那也好,只是如果一会儿下雪了,老爷就不要出门了吧,不方便!”

    “好了,你们快去吧,第一次去秦王府做客,可别迟到了才好,我送你们上车!”打断了慕容嫣的话,苏青岚可不想继续和慕容嫣一起讨论这个话题了,他的心里有数,所以,也不必浪费唇舌。

    “老爷,外面冷,外面自己上车就好,你不是还有些公务要处理吗?赶紧的去处理吧,也好早点休息!”

    “如今的事情不多,无碍的,走,我陪你们走走!”二话不说就牵起了慕容嫣的手,如今苏青岚做这些东西是越发的得心应手了,慕容嫣虽然有些不适应苏青岚如今越发热情的态度,更何况是当着苏兰芷的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也有些不忍心推开对方,免得苏青岚多想了,伤心了。故而也只能瞪了苏青岚一眼,无奈的由着对方牵着自己走了。

    许是彼此经过这十年来的悲欢离合,早就成熟了许多,再也不是曾经那热血青年般的太过固执,固执到伤害到了心爱的人也不自知。如今的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早就学会了包容和理解,现在也正在学会慢慢的再一次的适应彼此的存在,习惯彼此给的温暖和守护了。

    目前为止,他们做的很好,渐渐的习惯彼此,如今他们之间,温情也慢慢的浮现了。偶尔这样子的亲密,也是常见,慕容嫣对苏青岚,也没有曾经那么漠然和排斥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样,就足够了。往事如烟,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何必总是耿耿于怀呢?

    苏兰芷看着父母之间的亲密互动,暗自感叹自家老爹也有如此风情的一幕,笑嘻嘻的看着苏青岚愣是拉着慕容嫣的手,看着慕容嫣那责怪的样子,稍微放慢了步伐,将空间留给父母了。

    还好,重生一回,她终于是做好了一件事情,如今父母的感情正在升温,虽然比不得曾经,可是慢慢的,会回去的。

    父母今世,不再像前世一般的从此陌路,恩断义绝,反而还孕育了一个孩子,改变了前世的命运,也改变了她的命运了。

    从此,慕容嫣再也不会因为无子而忍受委屈,苏青岚也不必要再被老庆王妃逼着纳妾了,一切都在往美好的方向发展,真希望,这一世,父母的命运不再像前世一般的,最后都不得善终了,希望这一世,他们一家人都是平平安安的,再也不要遭受那无妄之灾了。

    所以,她如今要做的,就是阻止秦焰登基,这样子,那人就不会有机会处死她父亲了!

    心里下了决定,想着如今那么美好的生活,苏兰芷自然是容不得任何人来破坏的!

    秦焰,这一世我不会再被你摆弄,被你欺骗,甚至被你利用而害了自己的家人了,这一世,我定然不会让你称心如意,因为,我不会给你任何伤害到我亲人的权利!

    下定了决心,苏兰芷暗自给自己打气,跟着慕容嫣上了车,最后,慕容嫣不放心的交代,“老爷,我今日不在,阳哥儿那里老爷就多费一份心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让人来告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放心去吧,阳哥儿有我和刘家的照顾着,不会有事情的,玩的开心些,注意安全!”

    “那老爷回去吧,如今天寒地冻的,可别生病了。”

    “好,你们也自己注意些,老马,马车赶慢些,别摔着夫人和小姐了!”

    “是!”

    ……

    终于是上路了,慕容嫣马上就给苏兰芷递过去了一个暖炉了,“车子里虽然暖和,可是你手冷,抱着吧,暖和些。来,坐近些,我们相互靠着,也温暖!”说完就拉着苏兰芷坐到了自己的身边,慕容嫣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看着女儿经过打扮越发如玉的肌肤,越发美丽的容颜,由心底里感到骄傲。可是隐约的,也有一些担心了。

    如今,兰儿愈发的美丽了,似乎有超过她当年之势,只是兰儿如今身子有些虚弱,加上之前受了伤,所以看起来年纪小些,五官没有完全张开,身子也还没有好好的发育,看起来有些瘦弱,所以才掩盖了她的风华了。再过一年及笄,可以梳成及笄女子的发髻,到时候,这样子的容貌,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

    “娘,我其实不冷的。”话虽然这么说,苏兰芷还是顺从的坐在了慕容嫣的身边,任由慕容嫣拉着自己靠过去,感受到母亲的温暖,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子似乎也暖和些了。

    “傻孩子,就是不冷,看着娘,也暖和些啊!”将苏兰芷拉着靠着自己,慕容嫣深处手来摸着苏兰芷的头发,看着女儿越发美丽的容颜,眼底有些担心,不过却满是慈爱,“我们的兰儿,也是长大了。如今越发的窈窕了,娘我有的时候见着了,也觉得惊艳了呢!”女儿长得好,是好事,可是有的时候,也不一定就是好事了。

    “呵呵,娘更美啊,我比起娘来,可是差多了。”其实苏兰芷的容貌,继承了慕容嫣的优点,也继承了苏青岚的有点,长得极美,加上她本人经历了两世的遭遇,整个人比同龄人多了一份沉稳。尤其是那双眸子,深似古井,带着不一样的神秘和魅惑,总是让人想要探究,自然也多了一份迷人的魅力了。

    越是有经历的人,就越是给人一种有故事的感觉,越是容易引起人去探究,苏兰芷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因为有故事,所以更显得神秘,却也有种致命的吸引力了。

    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容貌虽然相似,可是慕容嫣这些年长期礼佛,整个人多了一层淡雅和超凡,好似那远离城市喧嚣的仙子,轻易不会再入人间,给人的感觉,自然是淡雅出尘的,渴望而不可亵渎。反观苏兰芷,却好似那浓雾中的灯塔,带着神秘的光,在那迷雾重重中,让人渴望光明,吸引人去靠近,却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了。

    母女两给人的感觉虽然不同,可是同样的给人距离感,只是这份距离,一个是无法靠近,一个是无法捉摸罢了。

    “你这傻孩子!”其实看着如今的苏兰芷,虽然还是一块璞玉,未经精心的雕琢,可是已经开始绽放光芒,慕容嫣知道,假以时日,苏兰芷就会超过她了,甚至会比她站得更高,更远了。

    当然了,这也注定了苏兰芷将来遇到的事情会比她麻烦多了,故而慕容嫣早就决定,一定要尽所能的,给苏兰芷一个无忧的未来!

    “呵呵,娘您本来就比我美啊,娘的美是任何人都比不得的!”在苏兰芷的眼里,虽然也有不少的美人,就如秦王妃,高贵华丽的美,如皇后,雍容的美,如鸾妃,妖艳的美……纵然这世间美貌的女子不少,可是在她的眼里,慕容嫣的美是独一无二的,参杂了点点的出尘高雅,亲和却不高傲,优雅却不做作,这样的美,自然就将慕容嫣和其他的人区别开来了。

    “你呀,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少不得要编排你一顿呢!”哪有人这样子夸赞自家人的,而且还那么自得?

    “娘本来就是,我可没有说错!”对慕容嫣的美,苏兰芷一向来都是很有自信的,很少有女子可以达到慕容嫣这种美,容貌倒是其次,只是那种感觉,那种心境罢了。

    “这丫头,嘴巴是越发的甜了,来,吃个甜枣糕,一会儿去秦王府,你的嘴巴可的继续这么甜才是!”

    “呵呵,娘您也吃啊!”

    ……

    一路上倒也安宁,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终于是到了秦王府,苏兰芷一下马车就看到了那庄严肃穆的秦王府,和想象中的差不多,大气的深红色大门,外面摆着两只为伍的雄狮,门上那金黄色的秦王府三个大字,显示了秦王的尊贵和荣宠。

    门庭若市,谈笑往来,说的,也不过如此了吧?

    苏兰芷和慕容嫣来的也算是早的了,可是这会儿门口已经停放了不少的马车了,从马车上的标识来看,今日所来的皆是大苍有名的世家大族,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优雅大方,而且每个人都是带着自家女儿来的,脸色不一,却带着某种殷切。这让苏兰芷不由得想起了前世偶尔听到关于秦之衍的传闻,据说无数的贵夫人都想将自家的女儿嫁给秦之衍,都差挤破头了,偶尔预见秦之衍,都是想方设法的凑了上去。她甚至听说有些大家闺秀因为爱恋秦之衍,甚至不顾矜持的凑了上去,为的就是让两人有了肌肤之亲,秦之衍不得不负责……如此种种,也不过是前世的传闻,不过如今看着这架势,苏兰芷才知道,传言,果然也是有依据的。

    这不,今日的每个人,不都是精心的妆扮吗?哪个不是穿了全新的衣服来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画着精致的妆容,头上插着精致的簪子,戴着精致的宝石,看起来都觉得闪眼了。

    相比起来,苏兰芷和慕容嫣在这些人之中,倒显得太过素净了。不过也因为两人的不“合群”,反而更容易引起人的注意,这不,她和慕容嫣刚刚下马车,其中一个贵妇人,穿着枚红色的棉袄,用的是苏州的织锦,头上戴着一套红宝石的赤金头面,耳朵上挂着一串宝石耳坠,微胖的身子带着华贵,一看就知道家里是个有钱的,而且从那人的气质来看,家世不俗。

    此刻,她的身边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女孩梳了成年女子的发髻,带着一个赤金五凤朝阳大钗,上面娇嫩欲滴的缀着一颗圆润的蓝宝石,配着她那一身的湖蓝色的棉袄更是波光嶙峋,美艳动人了。此人面若桃李,肌肤如玉,五官很是周正,整个人带着点点的傲慢,看人似乎都是挑着眉毛的,给人一种俯瞰的感觉,和她身边的妇人一般,给人的感觉都是有种看不起人的了。

    这是谁?

    苏兰芷隐约的有些印象,可是想不起来,见着两人缓缓走进,眼神带着侵略,苏兰芷心底里很不高兴,皱了皱眉,本不想理会这两人,打算和慕容嫣直接走开,可是还没有走,就被那妇人快速的走过来拦住了步子了,“这位夫人看着好生眼生,不知道是哪家的妇人?今日可是路过?”秦王妃喜静,自嫁给秦王来,都没有举办过如此大的宴会,今日在大家看来都是一个机会,秦之衍如今尚未娶妃,家中但凡有适婚女子的,都精心打扮了带来,所以今日大家来的时候,所看到的的都是一片的繁华景色。然而慕容嫣和苏兰芷两人却和大多数人太不一样,偏偏两人面貌出众,纵然没有华贵的装扮,还是将许多人都比下去了,尤其是苏兰芷,让大家有了危机感,只是许多人都自持身份,没有过来认识,偏偏这妇人是个看不起人的,刻意的过来,甚至曲解了慕容嫣今日的身份,就是想弄清楚慕容嫣是谁了。

    这两人,实在是太过出众,将他们都比下去了,不好好杀杀威风,一会儿吃亏的,还不是他们吗?

    昌伯侯夫人一见着苏兰芷和慕容嫣就觉得有了危机感,自然也顾不得其他,当即就拉着女儿赵怡蓉过来了,为的,也不过是试探,顺便打压一下两人罢了。

    故而此刻摆出了一副傲慢的样子,嘴角带着轻蔑,她刚才可是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车子了,可比不得他们的豪华,定然家世是不如他们的,她也不在意,只是故意的刺激慕容嫣和苏兰芷,挑衅的意味,很是明显了。

    苏兰芷瞧见这人就觉得不喜,他们本不想惹麻烦,偏偏麻烦找上门来,她们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

    笑了笑,苏兰芷看着眼前的人,虽然一脸的华贵,可是却都是用衣服首饰堆出来的,那人面目可憎,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夫人也好生眼生,我和娘亲并不是路过的,今日秦王妃相邀,我们自然也是和夫人一般的,来参加秦王妃的赏花宴了。”那人故意侮辱他们没关系,她就让那人自食其果就是,不给人脸面的人,自己也犯不着给对方脸!

    如此想着,苏兰芷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讽刺,似乎在嘲笑对方的没有眼力,毕竟这是秦王府,如今又是秦王府难得的盛宴,如果不是客人,哪里敢随便就停留在这门口了呢?

    昌伯侯夫人似乎被苏兰芷那样子的笑容给刺激到了,一张脸气得有些红了,看着慕容嫣,语气满是责怪了,“这位小姐好生没有礼貌,我问的是你母亲,你怎么就随意的插口?如今的大家闺秀,就是这般的不懂礼仪的吗?”这算是间接的指责苏兰芷没有教养了,慕容嫣看着来人不怀好意,将苏兰芷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看着对方笑了笑,可是眼底却并没有笑意的,“夫人,我的女儿,我自己会教养,只是我们要进去了,夫人平白挡了我们的路是作甚?我可不认为我曾经有认识夫人你,夫人还是请让开吧!”自家的女儿疼都还来不及呢,怎么忍心就让她受到了委屈了?

    慕容嫣的性子虽然好,可是也容不得别人说苏兰芷半点不是的。

    “你!”没有想到慕容嫣如此不给自己面子,昌伯侯夫人有些气愤不过,一张脸气得有些红了指了指慕容嫣,“你也知道我是谁?你随便就得罪了?”好歹她也是一个侯夫人,哪里容得下别人就那么欺负了去了?

    “夫人是谁,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至于得罪,更是无从说起了,夫人还是请让开吧,一会儿我们去迟了,在王妃那里也不好交代!”不卑不亢的态度,很轻易的就将昌伯侯夫人的愤怒给勾起了,昌伯侯夫人瞧着慕容嫣竟然敢这样子对她,一张脸气得青了紫,紫了青,这时候有好事之人见着了,也来凑了一份热闹了,“呵呵,这不是昌伯侯夫人吗?这是怎么了?”刻意的提出昌伯侯夫人的身份,大家也是被慕容嫣诧异到了。

    昌伯侯乃是大苍的大族,而且极其的富余,而且掌控着一部分的矿产,手中有着实权,又有钱,昌伯侯夫人素来就傲慢,平日里大家也都是忍着,怎么今日,竟然来了一个不怕死的?

    这人是谁?竟然比昌伯侯还狂?

    本来在一旁看热闹的,有些人就不由得往这边看了,很是好奇慕容嫣的身份。只是慕容嫣这十年来深居简出的,加上这大半年来都在养胎,如今的状况比之之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多了一份幸福和恬静,这样的人,周身都是风华,心境变了,也更美了,有些人觉得慕容嫣眼熟,可是又觉得有些不确定了。

    毕竟慕容嫣如今还有个两个月大的孩子,按理说,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一时间看热闹的有之,疑问的有之,昌伯侯夫人本来是高兴有人喊出了她的身份,想看看慕容嫣担心害怕的样子,也好趁机打压一番慕容嫣,却不曾想,对方只是笑了笑,“原来是昌伯侯夫人。”便没有后文了,昌伯侯夫人见着慕容嫣如此,脸上的表情好像便秘一样的,要有多憋屈,就有多憋屈了。

    “不知道夫人是哪位?我怎么不曾见过?”好啊你,竟然不怕我,那有本事就报上名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了。

    慕容嫣见着昌伯侯夫人咄咄逼人的,很是不奈,本不想搭理,可是有人偏偏不如了她的意了,“苏小姐?”人群中有人突然就开口了,大家听着这人开口,纷纷看过去,那人走近,可不就是南王妃吗?

    事隔差不多大半年了,南王妃也有些日子没有露脸了,看起来依旧是容光泛发的,只是苏兰芷看得出南王妃眼底的担忧,还有人也瘦了些了,看来这大半年来,安宁郡主的事情,也是让南王妃极其挂心的。

    看着南王妃走近,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苏兰芷却怎么都亲近不起来,总是想着安宁郡主那嫉妒恶毒的脸,还有南王妃眼底的阴霾,苏兰芷就知道,南王妃此举,是想将她和慕容嫣推到了风口浪尖了,“呵呵,果然是苏小姐,刚才站得远,我还以为是看错了呢。大半年不见了,苏小姐可是越发的动人了,看得我都迷住了呢,果然是女大十八变。这位就是苏夫人吧?”不用猜都能知道眼前的人是慕容嫣了,两人虽然没有正式的见过,可是南王妃从慕容嫣和苏兰芷相似的容颜上就能猜出的。

    “正是家母!”笑了笑,苏兰芷看着南王妃那故作亲和的脸,瞧着对方亲密的拉着自己的手,赞扬的话毫不吝啬的说出口,看着一旁的人对自己的眼神越发的嫉妒和戒备,苏兰芷就知道,南王妃这是在给自己树敌呢!

    今日大家什么目的,苏兰芷不是傻子,从刚才的点滴就看出来了,南王妃想要将安宁郡主嫁给秦之衍,偏偏安宁郡主今日来不了,南王妃自然是要为女儿好好筹划筹划的。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让大家都来对付自己,然后南王妃坐收渔翁之利,这可不是极好的算盘了?

    心下划过一抹冷笑,苏兰芷看着南王妃的亲切,自己也算是亲切,笑嘻嘻的就跟南王妃介绍了慕容嫣,南王妃见着了,笑了笑,“苏夫人,久仰大名,如今终于得见,苏夫人果然天资佳人,也难怪苏相对苏夫人一直都青睐有加了!”提到了苏青岚,大家便都知道了慕容嫣的身份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好看极了,有懊恼的,有嫉妒的,也有看好戏的。而其中,昌伯侯夫人的脸色就更是好看了。只见她吃惊的看着慕容嫣,怎么都没有想到,传说中那个被苏青岚宠爱的女子,前些日子刚刚生了一个儿子的人,竟然就是眼前这个一脸浅笑,绝代风华的女子了。

    苏青岚是谁,昌伯侯夫人完全都不用问了,纵然她家富得流油,也是功勋之臣,然而世家大族和当朝权贵,那也是不好就正面起冲突的,不然吃亏的,还是他们!

    心下不由得就有些懊恼和不甘,懊恼的是自己刚才太冲动了,不甘的,自然就是慕容嫣的身份不低,那就是说,苏兰芷今日的几率,也是很大的了。

    “呵呵,原来是苏夫人,久仰久仰!”昌伯侯夫人到底不是完全没有脑子,如今慕容嫣不好得罪,她便笑了笑,打算一笑了之了。

    “昌伯侯夫人也是久仰了!”笑嘻嘻的回了昌伯侯夫人,慕容嫣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不过应付的很明显了。

    对待不客气的人,慕容嫣从来也是不客气的,这些年虽然长期礼佛,可是慕容嫣也知道,有的时候,一味的忍让,结果反而会让对方更加的得寸进尺了。所以,今日大家那么多人看着,许多人都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思了,慕容嫣当日是要好好的表现自己的立场,免得别人以为他们好欺负了!

    “呵呵,苏夫人刚才和昌伯侯夫人可是有什么不愉快?”南王妃见着昌伯侯夫人的尴尬,心里觉得慕容嫣做的过了,笑着打圆场,为的就是维护自己和蔼可亲的形象了,“有什么不愉快,今日也都是秦王妃的宴会,大家就握手言欢,算了吧。不过是误会罢了,苏夫人,你说是吗?”这会儿当起了和事老,南王妃将自己的形象经营的极好,看起来亲近友好,她的话,实在是让人无法拒绝了。

    “南王妃,并也没什么大事,误会罢了。”南王妃都出来当和事老了,慕容嫣也不好继续不给面子,笑了笑,算是不了了之了。

    “呵呵,误会就好,误会就好,那我们赶紧的进去吧,别让秦王妃等急了!”笑嘻嘻的就给了昌伯侯夫人一个安抚的眼神,昌伯侯夫人悄悄的让开了,南王妃便约慕容嫣一起进去,看的大家实在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

    “原来这就是苏夫人,我还以为我之前是看错了呢,不过大半年没见了,苏夫人似乎越发的美了,而且那苏小姐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的风华气度,也是难得。今日之事,我们怕是白想了。”

    “我听说这大半年来秦王妃和苏夫人走的挺近的,你们说,秦王妃这是什么意思啊?”

    “谁知道呢?武成王弱冠都大半年了,如今秦王妃邀请大家来这赏花宴,想来也就是想为武成王选妃的意思,苏夫人和苏小姐今日都来了,这事情,怕是不好说。”

    “我听说那苏小姐尚未及笄,怕不是的吧?”

    “哎,再看看吧!不过昌伯侯夫人今日和苏夫人那么早就呛上了,今日怕是有好戏看。”

    “可不是吗?如今南王妃也来了,我听说安宁郡主去庄子上已经快一年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今日我瞧着南王妃的脸色不是很好,那安宁郡主可是得了什么重病了呢?”

    “听说安宁郡主大半年前落水了,染上了重寒,如今怕还是不得好吧?不然南王妃怎么会不带她来?”

    “南王妃和秦王妃也是极好的,今日南王妃对苏夫人如此的热情,那是不是秦王妃和苏夫人交情也是匪浅呢?不知道我们从苏夫人那里,是不是可以得到点点的消息?”

    “一会儿看看不就知道了,好了,我们也赶紧的进去吧,迟了可不好了!”

    ……

    秦王府难得的热闹,今日约了许多的人前来,每个人都是盛装打扮,也有不少人存了心思的,所以打扮的格外的精细。不过女人多的地方,八卦就多,是非也多,大家见着刚才那幕好戏,众说纷纭的,等到大家走了,一直还没有走的昌伯侯夫人的脸色,实在是难看极了。

    “娘,您说,这苏小姐如此美丽,秦王妃会不会?”赵怡蓉见过秦之衍几次,一颗芳心早就落在秦之衍身上了,如今及笄了,就是等着嫁给秦之衍了,今日刻意打扮的美美的来这里,就是想让对方多看她一眼,最后定了下来。

    她好歹也是侯府千金,他们侯府富饶,身份尊贵,她和秦之衍配起来再适合不过了,赵怡蓉真心的觉得自己这门亲事很不错。昌伯侯自然也是这样子的看法,所以刚才见着苏兰芷,才会觉得有威胁,过来示威了。

    “你放心吧,她不过是个毛头小丫头,不足畏惧,你今日只需要将你最美的一面展示给秦王妃看,剩下的,我会替你安排!”昌伯侯夫人相信,赵怡蓉嫁妆丰厚,加上他们侯府的地位不低,她就不信了,秦王妃会不动心。

    “可是母亲,苏小姐她……”很想说苏兰芷长得真美,可是同为女子,赵怡蓉实在是嫉妒,说不出这话来了。

    “好了,我听说苏相的女儿不过刚刚满了十四,还嫩着呢,武成王早已弱冠,该是娶妃的时候了,秦王和秦王府就得了那么一个嫡子,自然是等不得的,巴不得武成王早日娶妻散叶,早早的生下子嗣,也好巩固他的地位了。如今秦王庶子已经定亲,马上就要成亲了,就是秦王不着急,秦王妃也会着急的,你别担心了,有我替你安排着,万事无忧!”昌伯侯夫人有这个自信,那也是因为如今安宁郡主病重,暂时是见不得人了,最大的一个竞争对手已经没有竞争力了,其他的在她看来,她是有把握打败的,加上如今上官无忧的儿子已经定亲,未婚妻马上就要过门了。到时候如果提前生下孩子,秦王府这世子之位,怕是更悬了。所以,她相信,以他们侯府的财力和实力,和秦王府结亲,也不是不可能的。

    “母亲……”有些不好意思了,赵怡蓉见着昌伯侯夫人如此自信,便羞答答的低下了头了,昌伯侯夫人知道女儿面皮薄,也没说什么,拉着赵怡蓉就进去了,可不想就落在了慕容嫣的后面,被比下去了。

    +++++++++++++++++++++++++我是情节转换线

    慕容嫣自然是不知道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的打算的,此刻,她被南王妃亲密的拉着,看着南王妃那亲切的笑容,实在是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苏夫人,之前听说苏夫人喜得麟子,我本来也是想去的,只是家中有些事情,走不开,希望苏夫人不要见怪才好。”安宁郡主自从落水以后,身子一直都不见好,寒气侵体,肺都有些伤到了,这大半年来南王妃要照顾安宁郡主,还要防着玉侧妃,算计玉侧妃肚子里的孩子,好在她谨慎,玉侧妃最终没能生下孩子,不然到时候,吃亏的就是她了。

    不过也因为这原因,南王对她有了芥蒂,待她不如从前亲密了,加上玉侧妃恨她入骨,南王妃如今在南王府的处境,还真的是艰难,尤其是女儿又病成这样子,南王妃分身乏术,这大半年来都瘦了太多了,要不是今日秦王妃办了宴会,她担心会出什么乱子,她也不会丢开那许多的事情,亲自来看看了。

    “王妃素日里繁忙,我自然也是不好打扰的,王妃严重了。”相府和南王府也没什么来往,慕容嫣也没觉得应该请南王妃了,看着南王妃今日如此热情,慕容嫣心下有些困惑,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付了。

    “苏夫人太客气了,安宁和苏小姐也是朋友了,只是安宁如今病重,不好去看苏小姐。之前苏夫人身子不适,安宁就想来看看的,只是相府谢绝见客,我们也是见不到的。今日安宁本来想来,却偶然感了风寒,太医说不好出门,可是她见着我来,一直嘱咐我,如果看到苏小姐和苏夫人,一定要代她问好,顺便问问你们如何了,她这大半年来,也总是担心,只是无法去看你们罢了。苏小姐,你不怪的吧?”南王妃今日格外的亲切,连“本妃”都没用,对慕容嫣极其的和气,看的慕容嫣和苏兰芷都觉得怪异极了。

    “南王妃客气了,我怎么会怪安宁郡主呢?”见南王妃巧妙的就将安宁郡主大半年前寒气入体感染的风寒说成是一般的小风寒,苏兰芷也不点破,反正这些事情,就是有心要瞒着,也不一定能瞒得住的。

    不过也有那么久了,安宁郡主莫非真的病得那么重了?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可真是难得了。

    “你不怪就好了,安宁如今病着,也总是寂寞了些,苏小姐有空便去看看她,陪她说说话吧,也免得她一个人寂寞了。”这话当然就是礼貌罢了,安宁郡主之前的身体本来就好些了,可是因为最近变冷了,又加重了,南王妃哪里敢让人看到安宁如今的样子?

    那不是存了心的告诉大家安宁如今病重,那女儿的一辈子,不就毁了吗?

    “嗯,有机会我会去的!”知道南王妃不是真心,苏兰芷回答的也敷衍,南王妃见着苏兰芷,也知道不过都是客套罢了,也放下了心了,“好,那改日就去王府坐坐!”

    虽然南王妃一直都是笑嘻嘻的在说话,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可是其实她只是想着今日来的人,她就觉得头疼,恨不得将这些人都赶出去才好了!

    这些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还真的是妄想了,秦之衍这般的人,哪里是这些人可以高攀的?

    秦之衍是南王妃很早就看重的女婿,所以这些年,南王妃刻意和秦王妃交好,为的也是让安宁郡主刻意和秦之衍多多相处,从小就培养感情了。可是不知道为何,安宁郡主是越来越喜欢秦之衍了,而秦之衍对安宁郡主始终都是淡淡的,这让南王妃十分的担心。

    本来是想趁着两家交好,家世也相当,跟秦王妃定下两人的婚事的,偏偏秦王妃总是推托说秦之衍还小,等到定性了再说了,南王妃好不容易等到秦之衍弱冠,南王妃本来是准备在去年的时候趁着举家来到京都过年,将这事情定下来的,可安宁郡主偏偏这会儿这样子了,如今也见不得人,南王妃实在的担心啊!

    本来就担心,如今看着秦王府这情况,南王妃就更担心了,女儿还有一些日子需要调养,这可怎么办啊?

    心里着急了,南王妃如今看谁都不顺眼,总觉得这些人是来跟自家女儿抢人的,尤其是看着苏兰芷和慕容嫣,想着安宁郡主这个样子都是因为苏兰芷,南王妃心里恨极了,可是表面上还得一片的亲切,好表现她的大度和气概,还真的是为难她了。

    苏兰芷看着南王妃的嘴角笑得都快抽了,也知道对方难受,虽然很不想喝南王妃打交道,免得南王妃今天拿他们当枪使了,可是偏偏这人就跟那牛皮高糖一样的,一直和他们亲密的走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两家的关系有多好似的,弄得苏兰芷挺无奈的。尤其是看着有些人的嫉妒,苏兰芷更是觉得自己冤枉,心下对南王妃的居心叵测,更是不满了。

    这人,明明不喜欢他们,甚至恨死了他们了,干嘛非得拉着他们?这不是存心的吗?

    很想将表里不一的南王妃请走,可人家对慕容嫣“一见如故”,一路上拉着慕容嫣说起了孩子,还惋惜的说起了大半年前玉侧妃失去的那个孩子,眼神蛮悲切的,只是苏兰芷想起了哪个妖娆的女子,想起当日的情景,再看着南王妃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得意,心里不由得划过一震!

    看来,这人果然还是动手了,也难怪,前世她并没有听说南王还有其他的庶子!原来如此!

    突然就有些明白南王儿子极少的原因了,苏兰芷只觉得南王妃可怕的紧,对南王妃说不出的有些不喜,看了看周围,很想找个借口支开南王妃,免得南王妃继续这样下去,她和慕容嫣今日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许是感受到了苏兰芷的心思,几人走着走着,也是巧合,就遇到了孙雪茹了。

    ……

    时隔大半年不见,各自都有了些变化,如今的孙雪茹,许是和苏青秀感情不好,眼底有些阴霾,瞧见慕容嫣和苏兰芷,本来是不想打招呼的,奈何见着了南王妃对两人的熟络,孙雪茹有些不舒服,便赶紧的追了上来,“弟妹,兰儿,等等!”

    等苏兰芷和慕容嫣回头一看,就看到了孙雪茹了,此刻她的身边有一个女孩,应该是及笄了的,长得挺清秀,走在孙雪茹的身边唯唯诺诺的,看起来似乎有些怕孙雪茹,苏兰芷觉得这人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可是见着孙雪茹一脸的不喜,也能猜到这女子肯定是自家大伯其中一个小妾的女儿了,想来那大伯也想傍上秦王府这颗大树,没有了嫡女,倒是将庶女拿出来了,还真的是……脸皮够厚。也不知道大伯如今可有后悔当年没有帮着苏兰雨,任由对方去当了姑子了?不然如今,这事情也轮不到一个庶女。

    “大伯母!”对孙雪茹说不上喜欢和不喜欢,不过苏兰芷知道,对方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的,甚至因为苏兰雨的事情恨着他们呢,故而对孙雪茹今日难得的熟络,苏兰芷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的。

    前几次他们相府办喜事,来的人都只有苏青秀,可见孙雪茹其实是不想和他们来往的,今次就算是主动过来交好,定然也是存了目的的,她好生注意些就是了。

    “呵呵,弟妹,兰儿,你们今日也接到了秦王妃的邀请吗?兰儿如今,却是越发的动人了,我刚才瞧见了,都不敢过来相认,怕是认错人呢!瞧瞧这模样长得,可是水灵灵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就是我看着了,都觉得有些失魂了。”没有想到慕容嫣和苏兰芷也来了,她偶尔听说秦王妃和慕容嫣这些日子走得近,本来不以为意的,可是今日,她却是有些担心了。

    看着苏兰芷,想到苏兰芷一年后就要及笄了,如今正是长身子的时候,越发的美丽动人了,连她见着了,都不得不惊艳了,这要是苏兰芷真的被秦王妃选中了,那她……

    孙雪茹自然是不想相府和秦王府联姻的,这样子她以后要对付苏兰芷他们,也就更难了。她只要一想到自己可怜的女儿,就恨不得让慕容嫣和苏兰芷生不如死的好,哪里愿意两人将来风光?所以,她倒是宁愿将自己身边这个庶女推上去,到时候至少她是可以掌控的,也不想让苏兰芷如了意了。

    心底已经转了几个弯了,孙雪茹本来还不乐意带着苏玲玲来的,这会儿却是有些庆幸自己终究是挡不住苏青秀的要求带来了,不然到时候让苏兰芷嫁给了秦之衍,她岂不是又被慕容嫣比下去了?

    “大嫂,你可别这么夸她,小孩子经不得夸的!”女儿长得如何,慕容嫣自然清楚,可是听着孙雪茹的赞美,却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好像她女儿会勾人一般的,这样的话,实在让人欢喜不来。

    “弟妹总是如此谦虚,大半年不见了,弟妹倒是丰腴了一些,想来这些日子过得不错,小侄子可好?我王爷说长得可漂亮了,眉清目秀的,比女子还好看些!”这形容男子漂亮,这不是说苏铭阳长得有些女气吗?慕容嫣看着孙雪茹,也不知道这人是不会说话还是故意的,眉头皱了皱,自己的一双儿女被对方拿出来如此的形容,慕容嫣还真的是很不舒服了。

    “大嫂,这位是?”干脆转移了话题,慕容嫣看着孙雪茹身边那有些柔柔弱弱的女子,长得挺动人的,很符合女子的柔美,让人容易生出一种怜爱。

    “呵呵,这是我不久前过继过来的女儿,苏玲玲,玲玲,还不快来见见你二婶!还有你堂妹和南王妃!”跟南王妃见了礼,苏玲玲被孙雪茹推了出来,怯怯的叫了一声“南王妃”,“二婶”和“兰妹妹”,脸上划过点点的娇羞,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苏兰芷见着这人,就知道孙雪茹素日里打压庶子庶女的厉害,不然养出的孩子,也不可能就如此的怯弱了。

    不过,这大伯也是厚脸皮,嫡女没有了,就让孙雪茹过继了一个,将来也好利用这孩子交一门好亲事,还真的是……

    对这个大伯也是无语了,苏兰芷笑了笑,对苏玲玲说不上同情,不过也并不喜欢就是了。

    南王妃也是同样的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心下划过一抹诧异和惊喜,看着苏玲玲笑了笑,“这孩子长得倒是秀气,庆王妃好福气了了。”

    “这孩子素日里也懂事孝顺,如今我那可怜的雨儿不在身边,有个贴心的女儿在身边,我的心里,也是有些安慰了。”说道苏兰雨,孙雪茹想着自己前些日子去看望,女儿已经大了不少了,可是脸色也没了以前的憔悴,因为挨了板子,腿也有些瘸了,她想尽了办法都没能医好,看着女儿那一瘸一拐的样子,再想着女儿眼底的悲伤和愤怒,孙雪茹就下定了决心,一定不会让这些害她女儿的人好过的!

    “庆王妃也别伤心了,总有一日得了皇上的恩典,说不定苏小姐就可以回来了。”苏兰雨的事情,南王妃后来也知道了,见着孙雪茹眼底有些伤心,这话也不过是场面的安慰话,她说得也挺顺的。

    “哎,是这孩子没有福气,罢了罢了,不说她了。”想到女儿吃的苦,再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如今过得越发的好了,孙雪茹心里的恨意就噌噌噌的上来了,恨不得立刻让慕容嫣和苏兰芷去陪了苏兰雨才好了。可是偏偏这两人比不得老庆王妃和苏青秀,可以任由她算计拿捏。她必须得慢慢筹划才是,不然她的心里,哪里甘心呢?

    “庆王妃也别过于忧心了,如今庆王妃身边多了一个女儿孝敬,想来也可以弥补些遗憾了,苏小姐还小,总归是有机会的,到时候寻着个机会,说不定也就成了。”南王妃许是看出了点点的猫腻,知道孙雪茹和慕容嫣不像表面那么和谐,故而说话也有意无意的刺激孙雪茹,为的,就是想让孙雪茹对慕容嫣苏兰芷更恨一层了。

    “希望借王妃你吉言了!”这大半年来,孙雪茹哪里没有努力呢?拖了多少关系,找了多少人,想要求得皇上的恩典放了苏兰雨回来了,也好就近照顾,好好的将女儿养好了。可是那毕竟是圣上一气之下做的决定,哪里能够随意的就更改了?孙雪茹如今也只好让人好好的照顾着苏兰雨,先将女儿的腿治好,也免得将来回来了,落下了残疾,到时候前途也毁了。

    只是燕来寺毕竟比不得京城,哪里有那么好的大夫呢?女儿这么一拖就是一年了,实在是堵心的紧。

    “有需要帮助的,庆王妃尽管提,如果可以帮一点,我也会尽力的!”迅速人就决定拉了孙雪茹作为盟友了,反正孙雪茹今日带来的是庶女,虽然长得不错,可是这身份是硬伤,无法成为安宁郡主的阻碍,南王妃自然起了结交的心思了。

    “如果需要,那少不得要麻烦南王妃的!”虽然南王妃和南王向来都中立,这些年南王也不过是个闲散王爷,可是那么些年下来了,南王在南方早就根基已深,江南富饶,南王的财富不可小觑,而且南王好歹是一个王爷,多年来闲散,却也得到了帝王的信任,有了对方的帮忙,或许,她的雨儿,终有一天可以得救!

    “呵呵,大家都是朋友,帮忙总是应该的!”就这样和孙雪茹达成了默契,南王妃如今需要的是同盟,帮助她对付今日的那些莺莺燕燕,她可不想自己女儿进门的时候,秦之衍已经有了妃子了,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她女儿吗?

    女儿对秦之衍一往情深,怕是痴情不改了,自己不帮着些,难不成看着女儿每日以泪洗面吗?

    “南王妃客气了!”虽然不知道南王妃拉拢自己的原因,不过孙雪茹是很乐意有一个同盟的,一路上和南王妃笑嘻嘻的,倒是将慕容嫣和苏兰芷落在一边去了。

    慕容嫣也不在意,见着南王妃和孙雪茹一见如故一般的,除了偶尔礼貌性的问了自己一些话,和自己说说,便笑嘻嘻的一起走着,慕容嫣也不觉得尴尬,只是和苏兰芷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看着秦王府的景致,由心底里觉得赞叹了,“以前听说秦王府布局精美,和别的府上不一样,如今看来,却也确有其事了。这格局,一点都不像都城里的格局,倒像是别国似的。”秦王府的格局有些类似苏州的园林,亭台楼阁,自成一景,综错交织的,看起来很是精巧美丽,可见当初布置的时候,是废了一番功夫的。

    “娘啊,我听说当年秦王妃远嫁,秦王担心秦王妃思念家乡,便照着秦王妃公主府的格局改造了这王府,如今想来,这怕是南诏的风格,所以个大苍的许多院子都不一样。”南诏四季如春,自然比起大苍都城的建筑,多了一份精细,而且草木也多,只是如今深冬了,草木都凋零,不然看起来,肯定是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了。

    “原来如此,秦王和秦王妃,果然是伉俪情深。”想着每一次见到秦王妃的模样,都是一脸柔和的笑容,没有一丝勉强和造作,可见秦王妃是真的很幸福。

    远嫁又如何呢?只要遇见了真心之人,肯真心待自己,就算是远嫁,也能弥补那份遗憾的。

    慕容嫣当年也是听说过秦王和秦王妃的事情的,由心底里觉得羡慕了。

    “呵呵,爹爹和娘的感情也很好啊,爹爹对娘不也言听计从的?娘可别羡慕别人了。”笑嘻嘻的揽着慕容嫣,苏兰芷想着父母的感情越发的好了,那颗心,也渐渐的放下了。

    “你这丫头,快别说了,这可不比在家里!”点了点苏兰芷的鼻尖,慕容嫣见着女儿打趣自己,不由得笑了。不过却也知道幸福是羡慕不来的,别人的幸福,终究是别人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是看不见暗地里的那些东西的。

    “我这说的可是实话呢,秦王和秦王妃伉俪情深,爹爹和娘亲不也鹣鲽情深吗?”其实每个家庭幸福的背后,也是有许多的心酸的,比如秦王妃,虽然和秦王伉俪情深,可是府中还有一个大牌的侧妃,暗地里,难道一点气都不受?就连她的爹爹和娘亲当年如胶似漆,不也因为府中的小妾变得淡漠疏离了吗?

    所以啊,但凡她将来要和一个人真心真意的在一起,那人就必须给她承诺。府中除了她,再也不会有别人,不然纵然两人再恩爱,再幸福,终究还是免不得有许多的烦恼和嫉妒了。

    想到这里,苏兰芷的脑海不由得浮现那清雅俊秀的容颜,男子如画的容颜清晰可见,鬼斧神凿的五官带着柔和的温度,看着自己的目光深情似海,苏兰芷不由得扪心自问,“如果是那人,他做得到吗?”

    世家大族的男子,府中姬妾无数,且以此为傲。这已经是一种潮流了,纵然感情伉俪如秦王,不也还有一个侧妃,她爹爹也是历经了磨难,如今府中才终于是散了人了。可见要想实现一人一事一双人,还真的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了。

    而那人更是天之骄子,皇亲贵胄,又是秦王唯一的儿子,他承载了子嗣的重任,而自己,偏偏又是一个子嗣艰难的。他们,有可能吗?

    不得不说,前世无子,终究是苏兰芷心里的一根刺,已经深深扎入,无法拔除,虽然她平日表现的很好,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哪里能不担心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